2004-07-12 15:36:39 | 人氣(426) |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月落之鄉】卷一

推薦 0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一直以來都很想把父親說的一些奇奇怪怪的事蹟紀錄下來。也許,是出自對於父親的一種崇拜;當老一輩的人都離我們而去,我不曉得還有誰能述說這些故事。讀著琦君的書,總讓我有種欲說還休的感覺;鄉愁是這麼赤裸裸地擺在眼前,可是,那卻是父親的鄉,一個十來歲少年的愁。
  父親是一個強者,我只能這麼說。當他脫去了軍服,花一個下午的時間洗菜、洗米,再花兩個小時炒出一盤盤晚餐上桌時,年少的我總是不解為什麼他的動作老是那麼慢;而平常日子等他下班後再開始洗洗煮煮的話,我們的晚餐便經常是在八點以後才開動。規規矩矩是他的信條,但他從不拿來要求我們;不過從他的行為處世上面,我們卻學了不少。很難不去想像他是個不苟言笑嚴肅的人,事實上,他年紀越大越像個頑童;每次在講年輕時一些事情的時候,他總是樂的嘻嘻笑著,眼神裏充滿了狡獪,狡獪中又帶著十分的認真。
  「我不信世上有鬼。」他認真的說。
  「但是我相信有成精這回事。」他依舊認真的說。
  有些時候半夜傳來的怪聲音,風中搖擺的衣服,突然的停電,種種足以讓我跟母親嚇得抱在一起的事情,他總是十分不解:我的女兒就這點跟我不像,偏偏去像他媽...
  「我以前還跟死人睡在一起呢,」他不解的說,「從來就沒有怕過。」
  
  剛剛上東吳的時候,我走在艷陽高張下的矮牆邊,驚奇地看著一隻隻攀木蜥蜴在腳下四竄,一下子就跳入爬藤裏邊。我蹲下來,也不管穿著大學窄裙有多難看,忽地撲上一隻,揪著尾巴仔細的在掌心裏端詳;蜥蜴氣呼呼的咬著我的食指,一邊拿斜眼瞪我。這樣看不夠,趕緊拿鉛筆盒裝了,回家時到鳥店買五塊錢的麵包蟲,打算養上個幾天過過癮。照例母親看到時是嚇得邊跳邊尖叫,只有父親滿意極了。
  「跟我小時候一模一樣;」
  「可是為什麼卻會怕蟑螂咧?」他又開始不解了。
  「您從沒有怕過甚麼東西嗎?」我反問他。
  「當然沒有!」他略向後仰神氣地瞪著我。
  「您當兵的時候就沒有鬧過鬼嗎?」我相信任何一個男人都會說有的。
  「我不信世上有鬼。」他認真的說。
  「但我真的看過狐狸成精。」
  
  那是民國廿幾年一個寒冬的清晨。天剛濛濛亮,三三兩兩的孩童們踏著打了層霜的土地向學堂走去。早到的孩童拿出生書來念,呼出來的氣像燒熱水的蒸汽般長長地從壺嘴冒出來。當時,農民非常討厭狐狸,因為牠會咬走小雞,還會四處在農田裏刨洞;小孩在學堂上課的時候,狐狸就坐在一旁鬧人,骨碌碌的賊眼睛轉著,不時還會低聲狺狺作吠,既打不著又不能忽視牠的存在。農民們逮到狐狸,不論牠是否曾經為害過,總是殘忍地從牠的下巴劃上一刀,然後整張皮一下子剝下來;肉就拿來加菜。在江蘇一帶鄉野間的傳說,狐狸修了百年成精是黑色的,修到了千年則變成白色。還只有五六歲的父親一早就進了學堂,默誦著今天塾師要考的文章。來了約莫十個學生,都是寒冬時節不用幫忙農事才有這許多,年紀大大小小參差不齊。不知道什麼時候一個高瘦的人影在門口靜靜地佇立。還這麼早!孩童們一個個地抬起頭來注視,卻不是什麼塾師先生。
  「...」他沉吟著。那清晨的灰藍色光線照不清楚黯沉的身影,孩童們一會兒才看出他穿著一身深黑色清代官袍,頂戴花翎。
  「為什麼要殺害我的子孫?」蒼涼的聲音終於響起。
  空氣整個兒凝結住了;似乎還沒有人想到要逃跑。
  「他們在這裡過得好好的,你們為什麼要殺他們?回去告訴家裏,你們這樣隨便殺狐狸,我絕對不會放過你們的!」他咬著牙慢慢地說。
  「他們都是我的子孫,記住了!不准你們再殺狐狸!」
  他低頭轉身匆匆離去;孩童們這才想起驚慌,有幾個嚇得跌在地上,大叫著跑出學堂的則沒命地奔回家。黑衣人卻像空氣般瞬間消失了蹤影。
  父親大病了一個月。看到黑衣人的所有小孩都大病了一場;大人們研究的結果,認定是百年狐狸精作祟。幾場法事做下來,小孩子們也漸漸病癒;不過自此,村民倒真的開始不再隨意殘殺狐狸了。
  「我的身體一直都很好的!只有那次我整整燒了一個月,說胡話,把你爺爺奶奶嚇死了!」我望著父親燃得發亮的稚氣的臉,跟著他一起走入時光裏。大鄉野裏發生的許多事,是都市叢林小孩子最深最深處的幻想;那是原始的一種冒險力量,我跟父親走了進去,就再也沒有走出來過。
  「我一直不相信有鬼,世界上哪裡會有鬼呢?好幾次我碰到的奇奇怪怪的事都是動物成精...」我坐在家鄉大樹上傾聽著年少的他興奮地講述似乎昨日才發生的故事。

台長: 河童(請叫我KAPPA)
人氣(426) | 回應(0)| 推薦 (0)|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圖文創作(詩詞、散文、小說、懷舊、插畫) | 個人分類: 是也不是故事 |
此分類下一篇:【月落之鄉】卷二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