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ffice 365免費試用 TOEIC黃金證書認證班地價稅繳納至12月1日 抓到了!出事校車齡18...
2006-06-02 21:38:28 人氣(2,036) | 回應(0) | 推薦(0) | 收藏(0) 上一篇 | 下一篇

教戰守策-蘇軾[原文+譯文]

0
收藏
0
推薦

原文:
  夫當今生民之患,果安在哉?在於知安而不知危,能逸而不能勞。此其患不見於今,而將見於他日。今不為之計,其後將有所不可救者。
  昔者先王知兵之不可去也,是故天下雖平,不敢忘戰。秋冬之隙,致民田獵以講武,教之以進退坐作之方,使其耳目習於鐘鼓旌旗之間而不亂,使其心志安於斬刈殺伐之際而不懾。是以雖有盜賊之變,而民不至於驚潰。
  及至後世,用迂儒之議,以去兵為王者之盛節。天下既定,則卷甲而藏之。數十年之後,甲兵損敞,而人民日以安於佚樂;卒有盜賊之警,則相與恐懼訛言,不戰而走。開元、天寶之際,天下豈不大治?惟其民安於太平之樂,酣豢於遊戲酒食之間;其剛心勇氣,銷耗鈍眊,痿蹶而不復振。是以區區之祿山一山而乘之,四方之民,獸奔鳥竄,乞為囚虜之不暇,天下分裂,而唐室因以微矣。
  蓋嘗試論之:天下之勢,譬如一身。王公貴人所以養其身者,豈不至哉?而其平居常苦於多疾。至於農夫小民,終歲勤苦,而未嘗告病,此其故何也?夫風雨霜露寒暑之變,疾之所由生也。農夫小民,盛夏力作,窮冬暴露,其筋骸之所衝犯,肌膚之所浸漬,輕霜露而狎風雨,是故寒暑不能為之毒。今王公貴人,處於重屋之下,出則乘輿,風則襲裘,雨則御蓋。凡所以慮患之具,莫不備至。畏之太甚,而養之太過,小不如意,則寒暑入之矣。是以善養身者,使之能逸能勞;步趨動作,使其四體狃於寒暑之變;然後可以剛健強力,涉險而不傷。夫民亦然。
  今者治平之日久,天下之人,驕惰脆弱,如婦人孺子,不出於閨門。論戰鬥之事,則縮頸而股慄;聞盜賊之名,則掩耳而不願聽。而士大夫亦未嘗言兵,以為生事擾民,漸不可長。此不亦畏之太甚,而養之太過歟?
  
且夫天下固有意外之患也。愚者見四方之無事,則以為變故無自而有,此亦不然矣。今國家所以奉西北二虜者,歲以百萬計。奉之者有限,而求之者無厭,此其勢必至於戰。戰者必然之勢也。不先於我,則先於彼;不出於西,則出於北。所不可知者,有遲速遠近,而要以不能免也。
  天下苟不免於用兵,而用之不以漸,使民於安樂無事之中,一旦出身而蹈死地,則其為患必有所不測。故曰:天下之民,知安而不知危,能逸而不能勞,此臣所謂大患也。臣欲使士大夫尊尚武勇,講習兵法;庶人之在官者,教以行陣之節;役民之司盜者,授以擊刺之術;每歲終則聚於郡府;如古都試之法,有勝負,有賞罰,而行之既久,則又以軍法從事。然議者必以為無故而動民,又撓以軍法,則民將不安,而臣以為此所以安民也。天下果未能去兵,則其一旦將以不教之民而驅之戰。夫無故而動民,雖有小怨,然熟與夫一旦之危哉?
  今天下屯聚之兵,驕豪而多怨,陵壓百姓,而邀其上者,何故?此其心,以為天下之知戰者,惟我而已。如使平民皆習於兵,彼知有所敵,則固以破其奸謀,而折其驕氣。利害之際,豈不亦甚明歟?
譯文:
當今一般老百姓的憂患,究竟是在那裡呢?在於知道過平安的日子卻不知道怎麼過危險的日子,能夠享受安逸的生活卻不能夠面對勞苦的生活。這個憂患不在今天出現,將會在未來出現。現在不好好打算,以後將到達不可挽救的地步。
從前先主知道軍備不可以拋棄掉,所以雖然天下太平,仍然不敢疏忽戰備。在秋冬農閒的時候,先主會招集百姓打獵,來練習戰技,教百姓前進、後退、蹲下、起立各種方法,讓他們耳朵聽懂鐘鼓的聲音,眼晴看懂旌旗指揮,不致於荒亂,讓他們在砍砍殺殺之間而不害怕。所以即有盜賊的變亂,百姓也不致於驚恐隤散。
到了後代,採用不切實際、迂腐讀書人的建議,認為解除兵備是君主的大德美節。天下平定以後,就把兵器鎧甲統統收藏了起來。好幾十年後,鎧甲破損、兵器鈍鏽,百姓一天天地安於享樂;突然有盜賊的警報發生,就互相害怕了起來,紛紛散播謠言,還沒作戰就先逃跑了。唐玄宗開元,天寶的時候,天下難道不是非常太平嗎?只是當時的百姓安於太平享樂的日子,在遊戲酒食間縱情狂歡,他們剛強的精神、勇敢的氣魄,消耗光了、枯竭光了,萎靡麻痺,再也無法振作了。所以小小的安祿山利用時機出來造反,各地方的百姓,就像走獸亂奔、飛鳥亂竄一樣,乞求當名俘虜都還來不及;天下四分五裂,唐王朝也因此而衰微了下去。
我曾試著評論過,天下大勢就像人的身體一樣。王公貴人用來保養自己的身體,難道不夠周到嗎?而他們平時卻經常苦於多病。至於一般的農夫小老百姓,終年都辛勞勤苦卻不曾生過病,這是什麼原因呢?颳風下雨、降霜染露、冷熱的變化,這是疾病發生的原因哪!農夫小老百姓,在炎熱的夏天努力工作,在酷寒的冬天暴露野外,他們的筋骨受到冒犯磨鍊,肌肉皮膚受到浸泡,他們忽視霜露、習慣風雨,所以冷熱不能傷害他們。如今王公貴人住在高樓大廈裡面,出門就坐車搭轎,颳風就穿起皮衣,下雨就撐著雨傘,大凡用來防範災患的器具,沒有不是十分的完備周全啊!然而害怕得太過分而又保養得太過度,稍稍不如意,那麼冷熱就入侵身體了。所以善於保養身體的人,會讓自己能夠安逸也能夠勞動,跑跑走走,讓自己的手腳四肢習慣於冷熱的變化,然後身體才可以剛健強壯有力量,遇到危險也不會受到傷害。老百姓也是這個樣子啊!
現在天下太平的日子過得久了,天下的人,驕傲、懶惰、非常脆弱,好像婦人小孩一樣,沒離開過閨門。談論到戰鬥的事情,就縮著脖子而兩腿發抖;聽到盜賊的名字,就摀起耳朵而不想聽。而士大夫也不曾談論到軍事,認為那是無端惹事,騷擾老百姓,不可以讓它滋生、漫延、擴散。這不也是好像保養身體那樣害怕得太過分而又保養得太過度了嗎?
況且天下本來就會有意外的災患。憑人看到各地沒有事故發生,就認為變故無從產生出來。這也不對哪!現在國家供奉西夏、北遼兩個敵國的財物,每年是以百萬來計算。供奉國的財力是有限度的,可是索求國卻沒有滿足的時候,這樣情勢的發展必定走到戰爭。戰爭是必然的趨勢,不是我國先發動,就必定是敵國先發動;不是西邊先發生,就是北邊先發生。所以沒辦法預知的,是有快慢遠近的差別,而總之是沒法避免的啊!天下如果免不了要用兵的話,而用兵又不慢慢地來、漸漸地做的話,讓老百姓在安樂無事之中,突然就要他們冒著生命的危險出來和敵人作戰,那樣的災患必定難以預測的啊!所以說天下的老百姓是「知道過平安的日子卻不知道怎麼過危險的日子,能夠享受安逸的生活卻不能面對勞苦的生活」,這就是我所說百姓的大災患哪!
我想要讓士大夫們都注重武勇,講習兵法;讓那些在官府服務的老百姓,教他們部隊行列陣式的法度;讓那些為官府服勤防盜的百姓,教導他們刺擊的技術。每年年終的時候,將他們聚集到郡府來,舉行像古代都試的考校辦法一樣,有勝負、有賞罰,這法子實行久了後,再依照軍法來辦理。然而那些批評者必定會認為這是無故擾民、騷動百姓的做法,又用軍法來驚嚇百姓,那麼百姓將會大大不安;可是我卻認為這麼做才是真正地在安定老百姓啊!天下如果不能夠完全拋棄軍備的話,那麼一旦有事,我們就一定要把沒受過訓練的老百姓強逼著去打仗傷亡真是難以想像哪!。平常似乎是無綠無故在騷動百姓,雖然會有小小的恐慌,但是比起突發的危難,那個好呢?
現在天下駐紮的士兵,驕傲蠻橫而又充滿怨言,任意欺壓百姓而威脅長官,為什麼呢?這是因為他們內心認為全天下知道作戰的人,只有自己罷了。假如我們講平民百姓都來學習征戰行陣的軍事的話,那些駐紮的士兵就會知道自己有了敵手,這麼一來就可以破除他們的奸計而折折他們的驕氣。二者間的利害情形,難道不是非常清楚嗎?

我要檢舉 台長:lamort
人氣(2,036) | 回應(0)| 推薦 (0)|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不分類 | 個人分類: 文章 |
此分類下一篇:[轉貼]什麼舉動會洩漏你正在暗戀?
此分類上一篇:[轉貼]3年9班的生活公約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