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你省更多賺更多 6檔好股票放一年賺5成型男出任務嗨翻機場-廣告 維力炸醬麵下架 賣場公...
2009-07-27 16:55:00 人氣(165) | 回應(0) | 推薦(0) | 收藏(0) 上一篇 | 下一篇

薛平貴

0
收藏
0
推薦

薛平貴:楊麗花 飾演/唐宣宗:楊麗花 飾演/王寶釧:許秀年 飾演/代戰公主:郭美珠&司馬玉嬌 飾演/王金釧:青 蓉 飾演/王銀釧:高玉珊 飾演/太英史:李如鄰 飾演/李 三:小鳳仙 飾演/王 大:陳聰明 飾演/春蘭:洪秀美飾演/王允:石文戶 飾演/陳夫人:吳梅芳 飾演/魏妃:王琦 飾演/鄭妃:陸一蟬 飾演

曲調〜送蓮花
合聲:紅粉青蛾步款款,水晶簾捲見龍顏,金闕玉階春風暖,春風暖,輕歌妙舞鬧聲喧,鬧聲喧;江山萬代樂安然,子孫綿延秦無邊,魏妃鄭妃同邀寵,同邀寵,爭奇鬥艷在君前,在君前。

曲調〜悲憫的古箏
宣宗:宮燈昏暗月不明,深宮內院冷清清,眼前榮華有何用?滿懷遺憾誰知情?

曲調
宣宗:親斟御酒賜與卿,訴盡君臣離別情,但願賊亂早平定,班師回朝奏凱聲。
光義:拜謝我主聖眷隆,刻骨銘心永不忘,御酒微臣不敢飲,奉敬天地表忠心。

曲調〜遊潭(人蛇姻緣) (龍蛇姻緣) (春遊)
合聲:秋風瑟瑟草木凋,轉眼寒冬去又遙,春風吹得花似錦,鄭妃產下女千金;宣宗不由暗失意,寄望魏妃產麟兒,臨盆在即難安寢,鄭妃妒意日日深。

曲調
魏妃:皇兒啊~!枉你生在帝王家,福氣卻如天邊的晚霞,你不該出世太過早,只好逃避惡運的鎖枷,為了日後回宮門,為了日後認爹尊,莫怪為娘心腸狠,手腕刺字名叫李溫。
「魏妃:杜忠…」
「杜忠:奴婢在!」
魏妃:你保殿下去逃生,本宮永感大恩情,玉環是他外公贈,日後要對他說分明。

曲調〜七字調
鄭妃:生死有命難回天,保重龍體應為先,
宣宗:魏妃死得太冤枉,皇兒不該一命亡!
鄭妃:臣妾奉旨去照顧,莫非怪妾太疏失,
宣宗:孤皇並非責怪妳,只恨無能的庸醫。

曲調〜雜唸仔
光義:聽說聖意已決定,要立鄭妃為正宮,微臣斗膽來求證,是真是假探分明?
宣宗:鄭妃賢淑又穩重,親侍太后上清宮,孤皇確實有此意,下旨封她掌昭陽。
光義:皇上對她可寵愛?
宣宗:卿問此話為何來?
光義:微臣若是奏此案,觸怒龍顏罪如山。
曲調〜七字調
宣宗:魏卿啊!是非孤皇認得清,有何冤情奏分明?鄭妃若是犯了罪,王法之情難容情!
「光義:謝謝皇上!」
「皇上:你有話只管說吧!」

曲調
合聲:皇子李溫無蹤影,平寇將軍無計行,麟兒分明由天送,誠心誠意謝上蒼;歲月如流去匆匆,皇子長成小兒郎,取名叫做薛平貴,擅使花槍舞若飛;員外去世家道敗,典當抵押散盡財,夫人臥病在草蓆枕,親侍湯藥盡孝心。

曲調
金釧:韶華易逝莫錯過,眼光不可過於高,
銀釧:花開千挑又萬選,花謝被人嫌平凡;
寶釧:終身大事靠緣份,無緣與誰配成婚?
銀釧:李沖才高品貌俊,正好入贅相府門;
寶釧:二姐莫再提此人,
銀釧:此人是魏虎的表親,二姐向妳討情面,答應這樁好婚姻。
「寶釧:二姐,換了別的事我一定會答應妳的,至於這件事請恕小妹不能給妳這個面子!」
「銀釧:三妹…妳!」

「平貴:妳受驚了!」
「寶釧:等一等!」
曲調〜新求婚
寶釧:氣宇宣昂好武功,夢中天子貌相同,偏偏柴刀拿在手,是何出身想不通?
平貴:小姐尚有何貴事?只管吩咐絕不推辭,
寶釧:請問公子何名姓?何方人氏?做何營生?
平貴:家住山西絳州城,姓薛平貴我的名,投親不遇寄居在此,日劈柴來夜讀書。
「寶釧:真是太可惜了!」
「平貴:小姐,妳說什麼?」
「寶釧:我是說…像薛公子這樣知道求上進的人,卻必須為了三餐勞苦,不能專心讀書,真是太可惜了!」

「寶釧:彩樓招親憑的是天意,所以女兒的終身大事全憑彩球落下為定,接球之人不論為貧為富、為官為民,一經拋中就不得再更改了,不知爹的意思如何?」
「王允:當然當然!為父連這個都不懂嗎?女兒,妳爹是當朝宰相啊!妳也太小看為父了!」
「寶釧:女兒不敢!」

曲調〜碎心花
平貴:人地生蔬居無處,無計謀生費心思,世態炎涼嘆寒士,無錢困煞大丈夫。

曲調
合聲:撮土為香結兄弟,結交朋友全情誼,慈雲寺內探消息,匆忙報與小姐知!
「春蘭:小姐!」
「寶釧:春蘭,妳找到他沒有?」
「春蘭:沒有,慈雲寺的老師父說…薛相公已經搬走了!小姐,妳真的決心要把彩球拋給他!」
「寶釧:不然的話,又何必命令妳去找他呢?」

曲調〜卜卦調
平貴:無親無戚無所依,落難街頭當乞兒,沒依沒靠靠自己,沿街求乞來維持,來維持。
曲調〜數來寶
李三:街頭巷尾在求乞,難兄難弟結成群,乞丐也有三年的好運,應該好壞要輪流,要輪流。
曲調〜乞丐調
平貴:天下最好咱兄弟,患難與共來相依,我們的大哥在生病,行乞銀錢去就醫。

「春蘭:薛相公,我們小姐來看你了,在那兒!」
「平貴:薛平貴見過小姐!」
「寶釧:薛相公少禮!」
「平貴:多謝小姐!」
「寶釧:薛相公,那日多蒙搭救,還沒有向薛相公道謝呢?」
「平貴:路見不平、仗義相助,這是應該的,怎敢當道謝二字呢?」
「寶釧:春蘭,春蘭!」
「春蘭:ㄚ!」
「寶釧:去取十兩銀子來!」
「春蘭:我知道了,我這就去拿!」
「寶釧:薛相公,你…你可曾娶妻?」
曲調
平貴:在下家貧如水洗,淪落行乞在長街,一人日子已難過,那有餘錢去娶妻?
「寶釧:薛郎…」
寶釧:水往下流人向上,有道是人窮志不窮,你的前途未可限量,切莫頹喪當自強。
平貴:感謝小姐金言玉語,不敢忘懷自己是男兒,怎奈雖有沖天志,遭逢不遇無良機。
「寶釧:薛郎…我命春蘭找你來…是為了要告訴你一件事…」
「平貴:小姐請說…小生洗耳恭聽就是了!」
寶釧:西街初二搭彩樓,繡球是寶釧親手拋,那天薛郎你一定要到,得了繡球不難出頭。
平貴:妳是相府千金的身分,烏鴉怎闖鳳凰群?
寶釧:倘若姻緣簿上有名份,富貴貧賤我不分。
平貴:感謝小姐多情意,平貴不敢再推辭,二月初二我一定去,風雨無阻不延遲。

曲調
寶釧:一見樓下亂紛紛,寶釧詳細看人群,左觀右看東西望,為何不見薛家郎?
平貴:聽見裡面亂紛紛,使我心內急如焚,門官勢利太可恨,不許平貴進樓門。
寶釧:姐夫眼中露疑雲,寶釧趕緊看人群,果見薛郎的蹤影,宛如孤鶴立雞群。
平貴:王三小姐在樓前,杏目含情笑盈然,
寶釧:月老保佑宿願償,繡球拋在他懷中。
「平貴:相爺,小的原本不敢來,只因皇榜上寫得清清楚,不論貧富軍民,一經接得彩球,即可應選為婿的呀!如今彩球被我接住,分明是天作良緣,相爺怎會口出此言呢?相爺!令千金拋彩球招親之事,乃是皇上下旨,滿朝文武皆知,相爺是一國丞相,難道要背叛聖旨,把令千金的婚事當作兒戲嗎?」

「寶釧:彩樓招親乃是奉旨行事,女兒…決定遵從聖上的旨意!」
「相爺:妳!」
「寶釧:爹,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薛平貴日後會有出頭的日子,求您…」
「相爺:住口!薛平貴是一個淪落街頭行乞為生的人,還會有什麼出頭的日子?」
曲調〜七字調
寶釧:吳市吹蕭伍子胥,君子失意是暫時,平貴並非無志氣,求爹息怒收留他。
曲調〜七字白
王允:女兒妳要聽爹講,絕難由妳嫁花郎,王家世代有名望,烏鴉怎能配鳳凰?
「蘇龍:岳父…」
蘇龍:小婿聞言勸岳父,平貴相貌非凡夫,前途應當有希望,岳父提拔多成功。
「相爺:你要我提拔他?」
「金釧:爹!既然蘇龍說薛平貴並非無用之材,不如您就認下這個女婿,好好栽培他…」

曲調
王母:銀釧魏虎別多嘴,爐中添碳弄是非,我勸相爺收平貴,量他前途必有為。
王允:夫人不必再相勸,叫聲女兒王寶釧,他日爹爹再另選,平貴與妳難團圓。
寶釧:一馬兩鞍馬不行,一女兩夫敗名聲,好壞是兒八字命,嫁雞甘願隨雞行。
王允:千金小姐妳不做,願隨花郎當乞婆,女兒妳要想清楚,事後反悔無奈何。
寶釧:女兒心意已決定,願與平貴結鴛盟,
王允:若要嫁花郎我不肯,除非斷絕父女情。
寶釧:寶釧本是爹娘養,自古女兒守三從,在家父母要孝順,出嫁就該從夫君。
「相爺:妳!既然父女感情斷盡,從此不許妳再進相府門庭一步!」
「寶釧:平貴若是不能成功,我永不進相府大門就是了!」
「王母:寶釧,寶釧,不許這麼說…」
「相爺:夫人,妳讓開!寶釧…」
相爺:平貴賤骨難更改,乞丐那有狀元才?若想高中烏紗戴,除非來世再投胎。
寶釧:人難貌相水難量,有朝得志魚化龍,
相爺:可敢與我三擊掌?
寶釧:爹若願意兒也從。
■曲調〜七字調
寶釧:爹爹不肯留情面,也該報答哺乳恩,我該後堂去告稟,三拜九叩別娘親。
曲調〜七字白
相爺:父女之情都斷盡,後堂那有你母親,即刻給我離相府,這種女兒不如無。

「寶釧:薛郎…薛郎…」
「平貴:小姐…妳這是又何苦呢?我薛平貴已經受夠了羞辱,難道妳…」
「寶釧:薛郎…我全都知道了,不過現在和過去不同了,我爹…再也不會來管我了」
「平貴:小姐…妳是說…」
「寶釧:爹已經不認我這個女兒了,父女三聲掌立下誓言,你若沒有出人頭地的日子,我就永遠不進相府的大門!」
曲調〜七字白
寶釧:我重人品父重財,為此父女不往來,榮華豈在我眼內,願隨薛郎奔天涯。
「平貴:小姐…」
平貴:平貴本是流浪子,小姐不可隨我行,父女之情怎可捨?莫損相府的家聲。
寶釧:逆旨行事罪難當,烈女不嫁二夫郎,父女天性情非捨,只為自信好眼光。
■曲調〜七字調
平貴:眼前我是落難人,怎配與妳結成親?
寶釧:富貴貧寒不要緊,寶釧決意託終身。
平貴:感謝多情美紅顏,
寶釧:你要立志不畏難;
平貴:同甘共苦同患難,
寶釧:人間到處有青山,
合唱:到處有青山。

■曲調〜霜雪調
寶釧:姻緣本在月老手,
平貴:紅絲繫足結鸞儔;
寶釧:白頭偕老同廝守,
合唱:真情如水水長流,水長流。
■曲調〜愛姑調
寶釧:一坡過了又一坡,何時行到武家坡?
平貴:*******,*******。
■曲調〜文明調
寶釧:自幼未曾出遠門,行到手軟腳又痠,
平貴:委屈小姐行這遠,
寶釧:為君受苦暖洋洋。
「平貴:小姐…委屈妳了…」
■曲調〜下凡
寶釧:武家坡處處是溫暖,寒窯好處說不完,寶釧有幸住在此,神仙境地也不如。
平貴:我白天練武在後山,入夜讀書至更殘,生活清苦又平淡,冷落小姐心怎安?
寶釧:說什麼冷落心不安,切莫分神為寶釧,盼你成名於一旦,夫妻攜手度難關。

■曲調〜
代戰:堂兄輕視女紅粧,
英史:女子掛帥不應當;
代戰:今日叫他做敗將,
英史:今日不容她逞強。
英史:公主雖然是女子,槍法不輸大丈夫,
代戰:堂兄不愧英雄將,槍影飛舞似蛟龍。
英史:不該看輕女釵裙,果然足可統三軍,
代戰:堂兄雖然好武藝,若比代戰遜三分。

■曲調〜
蘇龍:此馬莫非是神駒,呼風喚霧真稀奇,
平貴:此馬煞時跑千里,出征殺敵最相宜。
蘇龍:妹婿膽識令人敬,本帥立刻奏龍廷,紅鬃烈馬賞與你,後軍督府隨軍行。

「寶釧:薛郎,你這身榮耀是怎麼得來的?」
「平貴:我…已經從軍了…」
「寶釧:從軍…」
「平貴:三姐,西涼國兵馬侵犯玉門關,皇上下旨命蘇龍、魏虎為帥,我收伏楚江河之紅鬃列馬,蘇元帥已經命我做了先鋒官…」
「寶釧:薛郎,你出頭的日子終於到了!你什麼時候走呢?」
「平貴:我騎著紅鬃列馬飛奔回來向妳辭行…即刻就要啟程了…」
「寶釧:這麼說,你立刻就要走了…薛郎…」

■曲調〜七字調
平貴:回窯只為別妻房,若是誤卯罪難當,
寶釧:千言萬語口難講,如此分別太匆匆。
■曲調〜七字白
平貴:此番平西歲月久,不知何時戰事休?十擔乾柴八斗米,你在寒窯度春秋。
寶釧:寶釧聞言淚漣漣,夫妻重逢在何年?夫覓封侯雖可喜,戰事拆散好姻緣。
平貴:戰事拆散好姻緣,堪憐嬌妻正少年,守得住的寶釧為我守,寶釧…你若改嫁我無怨言!
■曲調〜七字調
寶釧:說什麽改嫁無怨言,彩球招親志節堅,十年八年寒窯守,寶釧此心可對天。

■曲調〜梅花烙
寶釧:含悲忍淚送君行,此去西涼展鵬程,願君在外多保重,殺敵立功稱英雄。
平貴:分別在即心頭亂,不知何時才回還?平貴雖是男子漢,此時卻難捨妻寶釧。
■曲調〜七字調
寶釧:英雄氣短不應當,兒女情長非兒郎,前面柴橋已在望,不由寶釧也徬徨。
「寶釧:薛郎…你還記得這柴橋嗎?這柴橋…」
寶釧:昔日斷絕父女情,柴橋相遇結鴛盟,
平貴:今日夫妻兩分離,淚灑柴橋水盈盈。
寶釧:柴橋一別歲月長,夫君殺敵在邊疆,為妻每日柴橋上,望夫歸來訴衷腸。
「寶釧:薛郎…」
■曲調〜吟詩調
寶釧:蒼天降下無情劍,
平貴:斬斷人間恩愛情;
寶釧:流淚眼觀流淚眼,
合唱:斷腸人送斷腸人。
「寶釧:薛郎…薛郎…」

■曲調〜七字調
代戰:代戰聞言怒難當,不信唐軍如虎狼,馬達江海接軍令,本帥沙場去衝鋒。
「英史:慢著!公主…」
英史:首陣戰死楚先鋒,我軍過半已傷亡,此時上陣犯大忌,不如退兵待良機。
代戰:堂兄此言欠妥當,助長唐軍的威風,
英史:意氣用事士氣喪,此計有何欠妥當?

■曲調〜
平貴:無端烽火戰禍起,遍地哀鴻見亡屍,番兵傷亡極慘重,同僚戰死在異鄉;百姓無辜受傷害,稚童也難逃兵災,但願上蒼消戰禍,萬民安居息干戈。

「英史:我問妳…妳對薛平貴了解多少?公主…」
■曲調〜都馬調
英史:先鋒平貴武藝好,兵馬嫻熟謀略高,你該明白,出兵之道,若無把握空徒勞。
代戰:就算他是李廣再生,就算他媲美漢將衛青,要他陣前來斃命,雪花槍是不留情。
英史:我報仇之心比你盛,不能不顧兄妹情,公主若是遭不幸,我如何對皇叔來說明?

曲調
張峰:魏虎不肯派援兵,敵情我軍尚不明,為恐將軍遭不幸,末將伴你虎山行。
平貴:多謝將軍的好意,永銘肺腑同袍誼,西涼小小代戰女,平貴焉能懼怕她?

「代戰:慢著!薛平貴,你為什麼不殺了我?是不是心存輕視之意?你為什麼不說話?」
■曲調〜七字調
代戰:代戰敗在你手內,卻不傷我爲何來?存心羞辱難忍受,劍下自盡一命休。
「平貴:公主,妳誤會了!」
平貴:公主聽我說分明,素無過節無冤情,兩陣交兵各爲主,不願無端妄殺生。
代戰:楚員槍下已喪命,說什麽不願妄殺生?
平貴:楚員野蠻又勇猛,除他爲了保自生。
「平貴:公主…」
■曲調〜七字白
平貴:兩國交兵爲何因?互爭土地起烽塵,鐵馬良田全踏遍,少壯從軍誰下田?
■曲調〜都馬調
平貴:生靈塗炭爲戰禍,萬民受災造孽多,公主若有憐憫意,速速收兵最相宜。

■曲調〜
平貴:邊關百姓遭禍殃,無數番兵死邊疆,眼望同僚傷勢重,極力避免戰禍揚。
蘇龍:本帥聞言心開朗,西涼叛亂本不當,願她聽信你言語,連連收兵復大唐。

■曲調〜
代戰:明月萬里無浮雲,想起唐營小將軍,一番言語合情理,不殺代戰永感恩。

■曲調〜
合聲:大雪紛飛寒凜凜,無情三冬已來臨,衣衫單薄寒難禁,天眩地轉昏沉沉。
「寶釧:母親…」
■曲調〜七字調
寶釧:自從斷絕父女情,寶釧志氣早表明,餓死也不靠相府,只有辜負娘恩情。
王母:寶釧不可太任性,看妳受苦娘傷情,
「金釧:三妹…」
金釧:日用物品非銀兩,不可拒絕負親娘。
寶釧:寶釧受苦自甘願,求娘體諒來成全,
春蘭:既然小姐有志氣,夫人莫再勉強她。

■曲調〜七字調
蘇龍:天保山高幾千峰,山峰山霧濃復濃,
平貴:遠看山野雖遼曠,山徑縱橫錯西東。
蘇龍:地勢險要衝鋒難,如何攻破天保山?
平貴:以退為進守山澗,欲破山寨並不難。
「蘇龍:莫非薛先鋒你已經有了妙計了!」
「平貴:元帥,我軍根本不必衝上山,以那太英史的傲氣和代戰公主的好勝心,最遲明天…他們就會到我軍陣前叫陣的…」

曲調
代戰:聽說素英傲氣性,竟然如此對堂兄,不避嫌疑和污穢,分明對他已有情;堂兄人人稱鐵漢,拒絕無數美紅顏,但願素英的真愛,感動鐵漢的情懷。

曲調
蘇龍:自從出兵建奇功,如今生擒小樊宏,水酒本帥親手奉,回朝金殿再受封。

「平貴:張將軍…」
曲調
平貴:將軍不要太衝動,
張峰:分明是你立大功,說不是薛平貴,你沙場拼命為了誰?

■曲調〜都馬調
代戰:代戰女提筆上書父王,半年歲月去匆匆,唐軍勢大難抵擋,最英勇是白袍小將薛先鋒;楚六渾死在他手內,他是少有的將材,兒臣也被他戰敗,堂兄不幸中了金械;無奈無奈退守天保山,樊宏被擒又遇難關,父王速速派兵援,免得兒臣進退兩難。

■曲調〜
英史:槍挑我國楚先鋒,趕盡殺絕爲立功,公主被你殺敗陣,全軍只剩千餘人。
平貴:代戰不聽我忠言,不肯收兵息烽煙,樊宏被我破雙刃,全軍覆沒怪何人?
英史:任你理由千百條,今日不容你逍遙,
平貴:平貴惜你好人品,不可妄為害自身。

■曲調〜七字調
寶釧:夫郎從軍征西去,留下寶釧無所依,寒窯無柴又無米,只有薺菜暫止饑。

■曲調〜初一十五
平貴:平貴離鄉征西番,拋下嬌妻在中原,不知何時回鄉轉?武家坡前見寶釧。
寶釧:薛郎遠征在邊界,願他安康少禍災,馬到成功早奏凱,早日班師回朝來。
平貴:再聽更鼓打二更,夜深露重不忍瞑,千山萬水來隔離,願求明月寄相思。
寶釧:縷縷輕煙飄何方?玉門關外會薛郎,
平貴:夜長最怕南柯夢,夢醒不見妻影蹤。

■曲調〜
蘇龍:連聲呼喚薛先鋒,不該酗酒一命亡,不該乘醉逞豪勇,枉你沙場立大功,沙場立大功。

曲調
平貴:元帥對我表器重,水酒賀功在營中,平貴素來無酒量,酒過數杯入醉鄉。
代戰:醉後之事可知曉,你已昏睡整三朝,
平貴:醉得人事全不解,不知為何到此來?
代戰:你是馱在紅鬃馬,奔向我國不停蹄,分明你是中了計,有人要你命歸西。
「平貴:不錯!是魏虎…」
平貴:開口怒罵賊魏虎,陷害平貴用奸謀,希望公主能相助,釋放平貴回京都。
「代戰:薛將軍…」
代戰:魏虎妒恨你功勞,只恐此賊陰謀多,將軍你要想清楚,若再中計待如何?
平貴:多謝公主來提醒,平貴自會提防伊,
代戰:唐軍已經班師轉,將軍何必急回還?

■曲調〜三盆水仙
合聲:蘇龍官封成國公,換了朝服更威風,魏虎償了心頭願,兵馬元帥掌兵權;王家一門多顯耀,百官賀喜譽滿朝,但見相府滿堂彩,不由王允樂開懷。

寶釧:一聲哭苦二聲君,肝腸寸斷淚紛紛,誰知夫妻無緣份,從此人天兩離分;三聲哭君四聲苦,夫妻人鬼已殊途,薛郎等在陰陽路,寶釧隨你赴酆都。
「寶釧:母親…」
■曲調〜七字白
寶釧:千謝萬謝謝母親,饒恕女兒不孝人,餓死不願相府進,寶釧已是薛家人。
銀釧:何必死守薛平貴,莫非盼伊魂魄歸,
寶釧:寶釧願做薛家鬼,永守寒窯閉門扉。
「春蘭:小姐…」
■曲調〜七字調
春蘭:夫人為妳日傷神,回府也好報親恩,
金釧:姐妹相伴互關照,獨守寒窯多蕭條。
「王母:寶釧…跟娘回去吧」
「寶釧:不!」
■曲調〜七字白
王母:為娘知你志節堅,平貴在世我絕不言,如今人死難相見,叫娘如何寬心田?
寶釧:綵球招親兒自選,出嫁就不再回還,求娘不必再相勸,恕兒節孝難兩全。

■曲調〜
合聲:喜氣洋溢滿朝堂,平貴西涼招東床,柴橋日日空盼望,望穿秋水不見郎。

「寶釧:薛郎,平西大軍已經班師回朝了,為什麼單獨你沒有回來呢?你可知道,我日夜都在為你擔心嗎?難道你把我忘了嗎?薛郎!你對不起我!薛郎…」
■曲調〜寒門秋月
平貴:明知寶釧寒窯守,卻在西涼長居留,身爲駙馬著錦繡,享盡榮華滿面羞。
「代戰:附馬,咱家既然將終身託付給你,就絕對信任你,可是堂兄總是懷疑你會逃回中原,但是咱家卻認為你永遠不會離開咱家的…」
平貴:公主對我情意真,我卻早有結髮人,夫妻異夢誰相信?兩面皆做負心人。

曲調
代戰:素英對你情意癡,有意與你來結縭,
英史:此事由何來說起?突然提親太離奇。
代戰:當初療傷山寨裏,是你親口承諾她,鐵漢要娶樊氏女,咱家的嫂你的妻。
英史:當初無心的戲言,怎能憑此結姻緣?
代戰:她將戲言記心內,為了成婚專程來。

「寶釧:薛郎,你真的死在沙場了嗎?我不信!我不信!你會回來的對不對?薛郎…」

曲調
英史:三更已過心惶惶,素英不知在何方?如果她真尋短見,良心怎安愧對天?
英史:不該戲言錯出唇,一世傲氣蕩無存,只要素英安無恙,甘願與她配成婚。

■曲調〜
合聲:男傲女驕難成霜,萬念俱灰一場空,是悔是怨還是恨,碧水湖內斷芳魂。

■曲調〜
英史:花開能有幾日紅?花謝無處覓芳蹤,前情不堪重回首,碧水湖邊徒徬徨。
「平貴:看來…人稱鐵石心腸的太英史也比我薛平貴重情重義,他為了樊素英竟然終身不娶,而我…不但愧對公主,更對不起中原的寶釧…」

■曲調〜鐵三郎
寶釧:受盡苦難不在意,薺菜一樣可充饑,想起薛郎淚不止,真會一死棄爲妻?不信你已離世間,必是歸程受阻難,莫非戰亂中失散?莫非平貴流落在西番?

「寶釧:住口!」
■曲調〜怒罵
寶釧:寶釧乃是貞烈婦,誰敢勸我嫁二夫?你不仁不義又無恥,從此不認二姐夫。

■曲調〜七字調
代戰:禽鳥也會通人性,感激咱家飼養情,千里之遙辨歸路,傳書帶信回宮廷。
平貴:公主語中含深意,莫非怕我辜負她?可能是我會錯意,可能是我多猜疑。

■曲調〜都馬調
代戰:你登基爲王已臨朝,享榮華,受富貴,自在逍遙,誰不羡慕你的榮耀?面無笑容爲哪條?
■曲調〜都馬湖
平貴:孤王一時思故鄉,難免面上露愁容,公主千萬要體諒,體諒孤王心內的苦衷。
■曲調〜都馬調
代戰:果然被堂兄預料中,你難忘中原,難忘故鄉,狼主啊~你我夫妻情義重,總不會拋棄爲妻回轉故鄉?

■曲調〜七字調
平貴:平貴雖然雙親亡,尚有結髮的妻房,只是不能對她講,寶釧莫恨負心郎。
寶釧:柴橋相遇多歡喜,柴橋分離情依依,每日淚灑相思地,等待柴橋重團圓,柴橋重團圓。

■曲調〜新求婚
合聲:平貴無法回長安,只好留在西涼川,公主美貌又溫婉,對待平貴情意專;親至部落與山村,傳授禮節教漢文,親王見了心寬放,百姓崇敬薛平王;匆匆歲月如流水,歡樂時光去如飛,苦難日子度不盡,貧病交加憔悴人。
寶釧:寶釧寒窯望穿眼,一十八載度日難,每年只見歸來雁,不見薛郎回長安。

■曲調〜都馬調
寶釧:咬破手指寫血書,寄與西涼我的夫,今日喜信由天降,方知薛郎在西邦;一十八載未回轉,書信也無為哪般?莫非做了負心漢,忘了為妻王寶釧;薛郎啊~記否彩樓招親時,彩球中君不遲疑,記否柴橋來相遇,寒窯結成好夫妻,記否投軍兩分離,柴橋分手情依依,斬斷征袍狠心去,至今已過十八年。
■曲調〜七字調
寶釧:你若未將為妻忘,速速回程重相逢,你若已將為妻放,休書也該寄一封。

■曲調〜
英史:歲月摧老太英史,湖水似碧露似珠,最怕回憶當年事,心底創傷永難驅。

■曲調〜
合聲:李三出了玉門關,討飯來到西涼川,行人南來又北往,繁華盛景似長安,似長安。

■曲調〜
代戰:夢中之事雖虛幻,咱家不敢心放寬,先王若非得一夢,怎會招你做東床?
平貴:公主若是心徬徨,孤王願改騎驌驦,紅鬃烈馬牽宮外,依然交與太親王。

■曲調〜
平貴:公主一番的好意,金鑲玉環戴身邊,枉我為王龍巾戴,雙親早亡,怎盡孝思?養父養母大恩義,不能光耀薛家門楣,平貴事事不由己,守在深宮暗傷悲;想起寶釧淚不止,分離已經十八年,她守在寒窯無柴米,可能早已另披嫁衣,早已另披嫁衣。

■曲調〜陳三五娘
代戰:你我成親十八年,至今膝下猶空虛,未生一男和半女,大王怎不惹愁思?
平貴:公主美貌絕色女,何必為此心懷疑,孤王縱有納妃意,也無美人勝御妻。
代戰:你我至今無子女,
平貴:等待蒼天賜麟兒;
代戰:感謝大王深情意,
平貴:今後切勿再多疑。

■曲調〜
平貴:寶釧寒窯將我盼,我卻無計逃出關,令箭難取空長嘆,欲盜令旗更爲難。
「平貴:十八年來受公主厚愛,我要走該留下一封書信…求公主原諒才是…」
■曲調~找鴛鴦(花月良宵)
平貴:西涼雖好難留戀,今日暫別回中原,並非恩愛從此斷,公主大量多成全,耳聽更鼓打三更,晝盡周身汗淋漓,啊~~只恐公主會驚醒,要走只好趁此時。

■曲調〜七字調
平貴:當初招親不由已,辜負髮妻愧難辭,負心痛苦的滋味,你也嘗盡十八年。
英史:大王言語實不錯,我對素英愧悔多,歲月難補無心過,至今懊悔在心窩。
■曲調〜七字白
平貴:將心比心同不幸,求你下令放孤行,隱瞞公主是善意,免她知情太傷悲。
英史:你對髮妻心難忘,可見不是負心郎,見妻一面速回轉,本爵願意來成全。

曲調
英史:不告而別離西涼,想他必然有苦衷,素英已死十八載,至今內疚在心中。
代戰:你為素英愧心田,這與平貴何關連?
英史:同為苦衷同不幸,同情之念油然生。
英史:盛怒之人問何人?本爵如何說原因?妒火交加更嚴重,只好隱藏在心中。
「代戰:堂兄,你說呀!狼主回中原究竟是為了探望誰?」

「代戰:薛平貴!你…你好絕情呀!」
■曲調〜
代戰:十八年來多恩愛,忍心一旦全拋開,咱家對你不算壞,不告而別不應該。
「平貴:公主啊…」
平貴:公主暫請息雷霆,我會離開有隱情,莫怪平貴太薄倖,公主聽我說分明。
代戰:你要說得有理由,否則不放你干休,惹得咱家翻了臉,殺得雞犬全不留。
平貴:公主不必怒沖沖,且聽平貴說端詳,十八年來情義重,只有一事瞞心中。
「代戰:什麼事?」
平貴:公主啊~那日打獵在山中,遇見昔日結義兄,專程西涼血書送,見血書悲傷在心胸。
「代戰:什麼血書?血書誰寫的?」
平貴:她是一位節烈女,為我受苦十八年,寶釧寒窯無柴米,寶釧寒窯忍受饑;不忍將她來拋棄,寶釧終身無所依,為了寶釧離宮院,匆匆趕回不遲疑。
代戰:開口閉口提寶釧,千言萬語提寶釧,為她與我恩情斷,咱家不知細根源!速速對我說原因,寶釧究竟何許人?為何對你這麼要緊?與你到底什麼親?
「平貴:公主啊…」
■曲調〜七字調
平貴:寶釧與我相依為命,寶釧與我結鴛盟,雖然分別十八載,深情厚愛難忘懷。
「代戰:什麼?原來寶釧是你的妻子!」
「平貴:是!公主原諒…」
代戰:聞言傷心淚汪汪,*******,*******,*******。
「代戰:咱家命馬達、江海通知堂兄,立刻發兵二次攻打玉門關!」
「平貴:妳…妳這話是真的?」
平貴:錯本錯在我自身,左右為難難為人,自盡了結我性命,免得造孽禍眾生。
「代戰:狼主,有話好說嘛~這是何苦呢?」
「平貴:妳要發兵我只有一死!」

■曲調〜七字白
英史:夫妻相處講情分,是后是妃何需分?娥皇女英侍大舜,誰不歌頌二湘君。
代戰:咱家心內疑問多,寶釧相貌究如何?除非她比咱家好,大王情繫武家坡。
■曲調〜七字調
英史:公主雖是女英雄,婦人之見在心胸,娶妻賢德最為重,不該只重好貌容。
代戰:莫非寶釧比我賢?
英史:為臣並未出此言,
代戰:你替平貴來分辯,志卻偏見在心田。
「太英史:我並不是對狼主優偏見,只因十八年來…我一直認為他會逃回中原去…」

■曲調〜
寶釧:二哥專誠到西涼,血書遞交我的郎,寶釧倚門長盼望,一天等過又一天。

■曲調〜七字調
平貴:一馬離了西涼界,凡事不由人安排,離開柴橋十八載,舊地重遊暗傷懷。
平貴:血書句句都是淚,因何堅貞一旦催,莫非貧寒守不住,為貪安逸嫁兩夫。
■曲調〜七字白
平貴:站在寒窯抬眼望,人事已非景相同,妻已不知何處往?坡前野花笑迎風。
■曲調〜七字調
平貴:平貴抬頭看仔細,前面坡下有一人,背影真像王三姐,側影好像我的妻;本欲近前來相見,她與李沖訂姻緣,本欲拂袖轉身去,依依之情在心田。
■曲調〜運河二調
平貴:粗布舊衫貧寒相,怎會即將嫁李沖?是真是假費思量,假意調戲探端詳。

「寶釧:軍爺,你快告訴我呀!」
「平貴:說…我這就說…」
■曲調〜都馬調
平貴:八月十五月光明,月下修書聽離情,
「寶釧:慢且!軍營之中,難道連一盞燈都沒有嗎?」
「平貴:大嫂,彼夜皓月當空,點燈何用呢?」
「寶釧:喔…」
平貴:當時是夜深人又靜,他下筆千行我看得清。
「寶釧:軍爺,我丈夫十八年來一點消息都沒有,他可好嗎?」
平貴:薛大哥現在無恙無病,他不憂不愁不傷悲,
「寶釧:三餐茶飯呢?」
平貴:三餐的茶飯自有小軍備,
「寶釧:衣服要是破了呢?」
平貴:衣服破了自有人補衣。
平貴:那日營中失落了一匹馬,
「寶釧:平貴失落了馬?是官馬還是私馬?」
「平貴:軍營中那會有私馬呢?」
「寶釧:那…那怎麼辦呢?」
平貴:當然平貴他要賠,
「寶釧:可是我丈夫哪有錢賠馬呢?」
「平貴:是我借錢給他!」
平貴:為了賠馬欠下我的債,十兩紋銀解決難題。
寶釧:軍爺你糧餉領多少?
平貴:白銀三兩沒有多,
「寶釧:那平貴呢?他領多少糧餉?」
平貴:薛大哥與我領一樣,
寶釧:為何你有銀兩借他將馬賠?
「平貴:這…大嫂呀!」
平貴:大嫂有所不知情,薛大哥為人不正經,花街柳巷嫖賭飲,賭輸錢~他是越陷越深,所領的糧餉都用盡,我身邊積蓄了幾兩銀,看他為難心不忍,借錢給他是一片好心。
平貴:本利一共二十兩銀,至今尚未還半分,
寶釧:平貴墮落實可恨,你該逼他還你二十兩銀。
平貴:那日我過營向他討債,他說家中還有寶釧美嬌妻,
「寶釧:住口!薛平貴欠你的債,提我王寶釧做什麼?」
「平貴:哈哈…大嫂呀!」
平貴:薛大哥已經將妻賣,大嫂從此屬於我的。
「寶釧:你這話是真的?」
「平貴:當然是真的,我怎麼會騙妳?有薛大哥親筆寫的字據為證!」
「寶釧:拿出來我看看!」
「平貴:不行,我把字據給妳看,萬一妳把它撕破了,那我豈不落得人財兩空嗎?」
「寶釧:薛郎…你好狠的心…」
■曲調〜七字調
寶釧:寶釧為你苦受盡,為你斷絕骨肉親,一去不回不要緊,竟然將我賣他人。
「平貴:大嫂…」
平貴:我的家內有祖產,隨我回家跨馬鞍,結為夫妻多美滿,強似寒窯受貧寒。
「平貴:走,隨我上馬吧!」
「寶釧:別過來!」
寶釧:你說此話理難盡,不該強迫奴的身,
平貴:我有字據誰不信?你爹是我老丈人。
寶釧:滿口胡言真無恥,寶釧設法還你錢,
平貴:大嫂美如天仙女,我是要人不要錢。

「平貴:我真是平貴,我接到二哥送到西涼去的血書,專誠趕回來的呀!寶釧,開門啊…」
「寶釧:你若真是平貴,那麼你把過去的事說一遍,好證明你不是冒充的!」
「平貴:這…寶釧啊…」
■曲調〜什念仔
平貴:二月初二搭彩樓,繡球是寶釧親手拋,平貴得到繡球後,你爹嫌貧不收留;寶釧為我與父反目,鳳冠霞帔一旦拋,願嫁花郎跟我走,寒窯成親結白頭;自從降服紅鬃馬,身為先鋒去征西,魏虎奪功設奸計,將我灌醉人昏迷;酒醉奔入西涼界,狼主憐才未將我殺,不久狼主駕崩死,執掌大權我登基。
■曲調〜七字調
平貴:光陰荏苒快似箭,不覺經過十八年,打擸與二哥來相見,快馬加鞭來會妻,加鞭來會妻。
「平貴:寶釧,我真是妳的薛郎回來了,快開門啊…」
■曲調〜七字調
平貴:寶釧開門又住手,將門緊閉為何由?
寶釧:薛郎是白面書生樣,他為何有五柳鬚?
「平貴:寶釧啊…」
平貴:光陰已過十八年,青春一去不流連,菱花鏡中照人面,模樣不似綵樓前。
「寶釧:這寒窯之中那兒有鏡子呢?」
「平貴:難道妳這十八年來都沒照過鏡子?」
「寶釧:三餐不繼、貧病交迫,那兒還有心照鏡子呢?」
「平貴:盆水裏也可以照啊~」
寶釧:面向盆水照容顏,紅粉佳人兩鬢斑,一十八載寒窯等,歲月催老王寶釧。
「平貴:寶釧…寶釧…」
寶釧:柴橋分別十八載,不見血書不歸來,歸來竟然將妻戲,撞牆自盡你收屍。
平貴:寶釧千萬莫輕生,為夫跪在妻面前,怪我信心不堅定,路聽謠言誤會生。
「寶釧:薛郎…你既然做了西涼國王,為什麼不早點回來看我?」
「平貴:狼主之姪太英史,是個精明無比的人,他怕我逃回中原,誤了她堂妹的終身…所以他掌握兵權處處留意我,不然我早就回來了…」
「寶釧:薛郎…你說太英史的堂妹是誰啊?」
「平貴:寶釧…」
■曲調〜新求婚
平貴:狼主招我為東床,代戰公主配鸞鳳,結縭至今十八載,為了探妻才分開。
寶釧:代戰為人必貞賢,待你恩情大如天,寶釧情願來退讓,她為正來我為偏。
平貴:什麽是正什麽偏,你我結髮在她先,你是姐來她是妹,寶釧貞節代戰賢。
「寶釧:薛郎…」

曲調
代戰:她們是我邦的美女,才貌雙全世間稀,不知堂兄可中意?挑選一人娶為妻。
英史:多謝公主的好意,不必枉費用心機,縱然天仙化美女,本爵立誓不娶妻。
代戰:莫非你是柳下惠,美女難叩你心扉,
英史:莫忘人稱我鐵漢,鐵漢不畏美人關。

曲調
春蘭:小姐今日真風光,飛上枝頭做鳳凰,
寶釧:慈雲寺內得一夢,果然印證夢非空。
春蘭:姑爺品貌不尋常,如今更是神采揚,
寶釧:當年落魄長街上,今日為王鎮西涼。

■曲調〜七字調
平貴:十八年來滿腹冤,當年落魄在長安,王三小姐具慧眼,丞相王允欺貧寒;接到綵球不允婚,將我趕出相府門,三姐與父三擊掌,寒窯與我配成婚;西涼兵犯玉門關,投軍立功惹禍端,魏虎吞功用毒計,灌醉打馬入西川;代戰公主好恩義,西涼招親又登基,為了探妻回鄉里,時光已過十八年。

「寶釧:你…魏虎!」
曲調
寶釧:寶釧與你有何怨?平貴與你有何冤?毒計吞功猶不滿,又害我夫擅用權。
銀釧:不許漫罵我夫君,上奏君王是爹尊,妳敢對爹不恭敬,口出狂言無孝行。
「蘇龍:岳父…」
■曲調〜七字調
蘇龍:此事無憑又無證,必是謠傳非真情,
金釧:求爹上殿做保證,開釋妹婿免罪名。
■曲調〜七字白
王允:不必多言又多語,皇旨已下難逆天,只怪平貴不成器,非是為父妄奏他。

■曲調〜
寶釧:聞言不由笑滿面,撥開雲霧見青天,
金釧:柳暗花明桃源現,三妹不必再淚漣漣。
春蘭:皇上下旨立儲君,日後登基為至尊,小姐真是好福份,榮華富貴上青雲。
■曲調〜
李三:世間有這種稀奇事,三弟竟然變成太子,
王大:不稀奇也不奇怪,這件事情我早就知。
李三:你不是神仙下凡來,這種事情怎會知?
王大:我的眼光最厲害,三弟是真龍來投胎。
李三:雖然你是我老大,勸你牛皮別吹破,
王大:你沒大沒小隨便喊,吹牛皮也是你的老大。
■曲調〜
寶釧:大哥果然好眼光,二哥大恩永不忘,
金釧:日後昭陽你執掌,要將為姐記心中。
春蘭:小姐若入深宮苑,切莫忘懷小春蘭,
寶釧:榮華不忘曾患難,寶釧不敢忘貧寒。

■曲調〜
英史:生來是位女英豪,苦練花槍舞兵刀,近日國事不過問,沈默寡歡是為何?
代戰:逞強之心早已無,倦練花槍與兵刀,堂兄英才智略高,國事何妨你代勞。
英史:代理國事是應當,看你憂愁我徬徨,先王命我照顧你,莫非掛念薛平王?

■曲調〜七字調
寶釧:魏虎謀反罪滔天,爹爹切莫受牽連,你是當今的丞相,速速設法挽禍殃。
■曲調〜七字白
王允:平貴謊言欺聖君,自稱皇子名李溫,發兵名正言也順,除掉平貴我為至尊。
「王母:你這個老糊塗啊!」
王母:你不忠不仁又不義,死到臨頭猶不知,寶釧的話是正理,若是不聽後悔遲。
■曲調〜七字調
金釧:你官高極品掌大權,相府金銀堆如山,為何爹爹仍不滿,大禍來臨欲逃難。

■曲調〜
合聲:昔日街頭流浪漢,今日登基坐金鑾,文武百官齊叩拜,天子大悅展笑顔。

「平貴:王允,先帝待你不薄,竟敢圖謀不軌,理應斬首!」
「王允:皇上,老臣…」
「平貴:推出去斬首!」
「寶釧:刀下留人…」
「王允:寶釧,為父之罪今日被斬我無話可說,妳若念父女之情,快去向皇上求情,饒了為父一命…」
「寶釧:爹親…」
曲調
寶釧:叛國大罪何能免?怪爹不肯納忠言,
王允:悔不當初淚滿面,誤受魏虎的牽連。
「王允:寶釧…」
王允:為父雖然虧待妳,也曾養育二十年,
寶釧:父子之情斬不斷,女兒求情上金鑾。
「寶釧:臣妾見吾皇萬歲…萬萬歲…」
「平貴:寶釧,平身…」
「寶釧:皇上,求你赦免臣妾之父,否則臣妾就在這金殿上跪上十八年…」
「平貴:寶釧…」
曲調
平貴:王允謀反害孤皇,斬他是為振朝綱,
寶釧:他是寶釧的生父,網開一面又何妨?
平貴:王子犯法同庶民,妳父孤皇也難開恩,
寶釧:不能救父終生遺恨,十八年來等回一個薄情人。
平貴:妳對孤皇情義重,封妳正宮掌昭陽,
寶釧:臣妾再拜謝皇上,不赦爹親不受封。
「平貴:寶釧,有功當賞,有罪當罰,要孤皇赦免王允,那是不可能的!」
「寶釧:既然如此,臣妾不忍眼見老父身受死刑,不如碰死階前,以報爹爹養育之恩…」
「平貴:寶釧…好好,孤皇赦免王允就是了…」
「寶釧:多謝皇上…」

「平貴:春蘭聽封…」
■曲調〜狀元樓
平貴:當年有恩於孤王,踏遍長街尋花郎,封為郡主在宮內,下旨為你選才郎。

「平貴:程宮人…」
■曲調〜狀元樓
平貴:感謝妳冒死救孤皇,無妳孤皇早夭亡,又曾侍奉朕生母,節義太后將你封。

「內侍:啟奏皇上,有兩名乞丐名叫王大、李三現在午門外候旨!」
「寶釧:是大哥、二哥…」
「平貴:快,宣他們上殿…」
■曲調〜狀元調
平貴:孤封大哥逍遙王,再封二哥自在王,不理公務拿王俸,逍遙自在樂安康。
寶釧:本宮加賜二兄長,無詔也可入深宮,見面不行跪拜禮,無拘無束樂融融。

「平貴:內侍,傳旨下去,宣代戰公主上殿…」
「代戰:代戰女見駕吾皇萬歲萬萬歲…娘娘千歲…」
■曲調〜
寶釧:代戰貌美如天仙,難怪他西涼久流連,上前雙手來扶起,薛郎受妳照顧十八年。
代戰:寶釧姐姐美又賢,你為正來我為偏,
寶釧:何必要分偏與正,相聚當論姐妹情。
平貴:東宮已封王寶釧,西宮代戰掌兵權,
合唱:謝封謝寵謝恩典,姐妹同心永團圓。
「內侍:宣西涼國親王太英史上殿…」
「英史:臣太英史聞聽吾皇身登大寶,特來朝賀,願吾皇萬歲萬萬歲…」
平貴:你英明智慧勇難當,忠心耿耿護西涼,孤皇御賜你姓李,從此你為西涼王。
英史:多謝皇上賜大恩,願與天朝永稱臣,
合聲:邊關安寧民有幸,風調雨順享太平。

楊麗花歌仔戲
我要檢舉 台長:
人氣(165) | 回應(0)| 推薦 (0)|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圖文創作(詩詞、散文、小說、懷舊、插畫) | 個人分類: 1980年 |
此分類下一篇:龍鳳再生緣

我要回應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請輸入圖片中的英文字(不分大小寫) (ex:ABCD)

(有*為必填)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