善終無界限 成大醫院安... 加德滿都必吃美食地圖不看盤也能輕鬆獲利40趴 印尼籍華僑老翁來台探親...
2009-09-13 03:13:22 | 人氣(7,165) |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推薦 0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幽遊白書──那段好辛苦的青春年少

幽遊白書本身是以死亡為出發點的漫畫,幽遊兩個字就代表像幽靈一樣在空中漫遊。

男主角浦飯幽助在一出場就死了,但他的青春比誰都燦爛。

~摘自【幽遊白書好辛苦】劇本。

 

 

十四歲,國中一年級。

在這樣的年紀,我們的青春理應才開始,卻在踏入校門的同時被宣判死亡。

一如在幽遊白書裡還沒出場就已經被撞死的幽助。

 

幽助接受重重的考驗,終能復活。於是我們也在壓抑的青春裡掙扎,渴望解脫,期待能夠像幽助一樣有一段不一定說得上燦爛卻絕對精彩的歲月。

 

在花波丹(牡丹)和游雪娜(雪菜)兩個女孩之間遊移不定的詹立原(桑原),總是與其打鬧的蒲國柱(幽助),外表乖巧文靜的游雪娜、活潑開朗夢想成為啦啦隊長的花波丹,以及品學兼優卻希望能夠選擇自己的興趣升學的張碼(藏馬),和個性火爆又兼有些自戀的菲志穎(飛影)。

他們的國中歲月,是升旗典禮老師會在抽屜與書包之中搜括違禁品的年代。是有髮禁的年代。是教材還是國立編譯館出版的年代。是性教育僅僅只有健康教育課本上短短兩章的年代。(咦?現在還是?騙人吧!)

 

在幾場投影與過場交錯的戲、以及原作者富樫的獨白之後,詹立原道出了一個事實,「故事」才在之後開始。

這個事實就是──「我們學校死了一個人」

 

雪菜有一個雙胞胎哥哥。理當如此親近的親人,卻在出生時便被迫分離,並且是被族裡的長老們親手拋下冰河之國。為了不讓所謂的「忌子」毀滅這個國家。

詹立原的班上死了一個同學。他是從補習班的樓上一躍而下的。「我以為老師一定會叫我們不要自殺,我覺得那是廢話。」「可是老師連叫我們『不要自殺』這種廢話都沒有說。」

為了維護表面的和平、為了「保護」眼前這些「什麼都不懂」的「孩子」,大人們虛妄地隱瞞事實。

明明是一個生命的消逝啊!

我多想跟著詹立原一起哭喊。「為什麼你們什麼都不說!」

 

但我們仍然只是在課業的海洋中載浮載沉,各自抓取浮木隨波逐流。

 

游雪娜的寄託是漫畫。

漫畫理所當然是違禁品,更不用說雪娜喜歡的是BL漫,還是有H的BL漫。

蒲國柱的寄託?或許可以說,是性吧。在那個對性還懵懵懂懂的年紀,我們所得到的性教育又只有虛應其事的理論名詞,於是夜間的東京情色派便成為了一個學習的「管道」。

違禁?還用說嗎!

 

或許並不是這些違禁品項本身,而是打破規則、或是在禁忌邊緣遊走的刺激,滿足了我們的國中教育帶來的壓抑。

 

幽遊白書教會了我們許多課本沒教的事。

比較表層的,像是從小都認定了「男生愛女生」的我們,第一次看見鴉對藏馬的告白,是多麼地震憾和疑惑。

比較深奧的,像是藏馬明明就戰勝了鴉,卻因為弔詭的規則而輸了這一場。

「有時候看起來是我們贏了,我們卻輸得很慘。」~雪菜

我們認識了人性,我們明瞭了這個世界並不是那麼單純。

大人嘗試著把我們關在象牙塔,我們卻早晚都要一窺塔外的世界,並且以為自己能夠應付得來。

 

「我好想逃,其實我們一定逃得掉,但我們又相信只要撐過這關就沒事了,大家都叫我們咬牙忍著。」~飛影

幽助等人在故事裡打倒了一個又一個、一組又一組的敵人。

我們在現實世界裡嘗試著挑戰規則與禁忌。其實只要遵從規則就可以全身而退的,我們卻以為只要對抗大人,就可以贏得青春的自主權。

如此天真,一直到最後才明瞭,人類真正的敵人並不是妖怪,而是一直「保護」著人類的靈界。

 

靈界為了能夠理所當然地獲取人界的資源,將原先和善的妖怪「改造」為攻擊人類的形態,再派靈界偵探去消滅。

這世界為了能夠讓孩子們能夠適應這個社會,於是以教育為名,讓大人們告訴我們什麼該做什麼不該做、好讓我們能夠成長為「適當」的模樣,

 

我們在對抗的是整個體制,而我們竟然還妄想可以獲得勝利。

 

一直保護著人類的仙水崩潰了,於是轉而要將妖怪放入人界,消滅罪惡的人類。

或許仙水真正想做的,是拯救那些尚未被污染毒化的純靜心靈。一如所有的師長,最初也都是希望能夠讓孩子擁有一個沒有傷害的青春年少。

 

劇中,學生們扮演著幽助等人的角色,打敗了以反派角色出場的師長。

現實世界裡,卻有多少人的回憶因此失色。

 

「老師,你有沒有聽過…揠苗助長的故事…」~雪娜

 

詹立原說,「我們班死了一個人。」

那是一個他知道在他的抽屜裡還藏著兩本A漫,想要拿出來翻卻因為想到他的死亡而哭泣的朋友。

 

在幽遊白書的一開始,為了救一個小孩,幽助被車子撞死了。

那個為了維護自己想要的青春,從樓頂一躍而下的同學,是否就是蒲國柱?

 

「如果可以轉生;如果可以復活;如果可以重來,你會想要再來一次嗎?」

「回到十四歲的時候。」

~摘自劇本

 

然而我們都再也回不去了啊。

 

所幸在那段被壓抑的年歲裡,透過幽遊白書我們還能懷抱美麗的夢想。

那段沒有網路、沒有手機,充滿考試與升學壓力的原該是燦爛的時光裡,因為幽遊白書,我們有了一個世界能夠滿足那些不足。

短短的幾十分鐘,我們又再次回到了那段日子──那段朝會老師會查違禁品、沒有週休二日、每天要留晚自習的日子。

當下或許有苦有淚,回憶起來,竟只餘下甜美的青春滋味。

 



本文已同步發佈到「影劇八卦」

台長: 冠潔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