滿滿大配備竟然只要百萬內 百萬內全車安全防衛科技不看盤也能輕鬆獲利40趴 邱宇辰演強暴犯 IG粉...
2016-01-12 14:16:50 | 人氣(64,717) | 回應(13) | 上一篇 | 下一篇

戒嚴時代小學國語課本裡的「共匪」形象初探(管仁健)

推薦 3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摘要

英文「教育」(education)一詞,拉丁文原意是「引出」。就是不直接傳授知識,而採用對話、思辨,一步步啟發對方的思考,引導出智慧。所以,教育的本質不應該是灌輸統治階級的意識形態,反而是要幫助學生「批判思考的建構」。真正的教育是讓孩子學會獨立思考的方法,而不是以「標準正確答案」的教科書方式,壓制一切的思辨能力。

但戒嚴時代各公私立小學的教科書,只准國立編譯館統編本一種為了反共宣傳,使用的竟是與「引出」背道而馳的「灌輸1950年代修訂暫用版小學國語課本裡,還出現槍斃、集體槍斃、溺斃、刺刀捅人與高處墜落這五種殺人過程的冷血殘酷文字描寫,甚至為了加強「仇匪恨匪」的效果,還用了當時民間漫畫書都無財力製版印刷的彩色插圖。

1968年起,國內外情勢轉變,國立編譯館終於將使用了近二十年的修訂暫用版小學課本,改編為正式的初版反共宣傳也刪除了殘忍的殺人過程,改用食衣住行這四項民生需求,分別透過第三人稱全知觀點敘述或假託外電報導,將臺灣與大陸人民生活的差異,對比後喻為天堂與地獄,其中同名同姓的臺灣蘇小海與江蘇蘇小海,更成為臺灣中年人的共同記憶。

本文將分類摘錄戒嚴時代國立編譯館主編的小學二到六年級國語課本裡,較有代表性描述「共匪」的十五種課文全文與二十幅彩色插圖,還原並見證戒嚴時代的國民義務教育裡,為了反共宣傳而出現的「反教育」內容

 

        關鍵字:戒嚴時代、小學國語課本、共匪、天堂與地獄

 

前言  我們都是這樣長大的——為仇匪恨匪而編的國語課本

 

高中歷史課綱微調,因修改過程是否符合民主程序與委員是否具備歷史專業?引發學界與社會不少異議。即使解嚴多年,中小學課本也早已由官方統編本改為一綱多本,但當權者似乎仍企圖透過課綱的審訂,以政治力指導教學與去臺灣化,就能想見30年前到60年前這段戒嚴時期,官方欽定的統編本教科書裡,會有哪些「反教育」的政治課文。

        戒嚴時代國立編譯館所編的小學教科書,有關歷史的部分,尤其是敘述中國共產黨這一「叛亂集團」時,在社會課本裡並無太大爭議。但在國語課本裡,為了強化敵我之分與仇匪恨匪,出現了大量今日看來匪夷所思的文字,以及血腥殘酷的殺人方法與彩色插圖。

 

剿什麼匪?——1947年之前的五種「匪」名

近代中國各地皆兵,亦即各地皆兵禍。清廷官方文書上總將民變團體或反對勢力泛稱為「匪」,如太平天國的粵匪、義和團的拳匪、捻軍的捻匪與新疆,陝甘的回匪等。民國初年軍閥割據,兵禍較晚清更烈,各方勢力也沿襲清代官方文書慣例,稱敵對武裝團體為「匪」。

1927年蔣介石在北伐過程中,自412清黨後就開始稱呼被逐出的共產黨為赤匪、土匪、奸匪、毛匪、共匪等。1933年創立廬山軍官訓練團時,還親頒《剿匪手本》給受訓的高階軍官。

但被國軍五次圍剿後卻越剿越大的「匪」,究竟該稱為什麼「匪」?國民政府自1927年至1947年,官方自己也莫衷一是;以致連蔣介石在演講與對外文書中,也出現過以下這五種不同的「匪」名。

 

一、赤匪

這是官方對共產黨最早的稱呼。1931723蔣介石在南昌發表〈告全國同胞一致安內攘外書〉時說:故『赤匪』一日未滅,則中正之責任一日未盡,叛亂一日未平,即中正之職務一日未了。古人云,一息尚存,此志不渝。中正不敏,竊願自矢。

19321214,於南京發表〈第二次內政會議修明內政與整飭吏治〉時也說:第二、就是『赤匪』的紛擾。今天我們可以說,日本不配做我們的敵人,我們當前的敵人還是『赤匪』,如果我們在內部把『赤匪』的禍亂消除了,對日本是沒有問題的。

 

二、內匪

1933313,蔣介石在保定發表〈致陳濟棠、蔣光鼐等指示剿匪軍事電〉時說:抗日剿共,如能同時派兵參加,固甚企盼,否則,剿共部隊,務望飭令捷進急擊,以期早日合圍,稍戢兇頑,在此外寇『內匪』夾攻交迫之中,苟不劍及履及以赴之,恐無復我輩從容畫策之餘地矣。

193346,於南昌發表〈勗勉各將士專心剿匪電〉時也說:中正此次以新淦失陷,匪勢猖獗,特於昨日馳抵南昌督剿,茲為我各將領剴切痛告之。夫外寇不足慮,而『內匪』實為心腹之患,如不先清『內匪』,則決不能禦外侮。

 

三、土匪

1933102,蔣介石在南昌發表〈剿匪成敗與國家存亡〉時說:現在無論就主義、人才、兵力、經濟、以及其他一切精神和物質的要素來講,我們無一樣不是勝過『土匪』若干倍,所以我們剿匪,自始就有十分的把握,早就應當將『土匪』剿清,但是事實上的結果,並不如此。

19351113,於南京發表〈第五次全國代表大會政治報告補充說明〉時也說:「因為今年『土匪』逃竄到那裡,中央軍隨著跟去追剿,所以那幾省的交通,現在可以說已恢復了十分之六。現在新通的或恢復的電報線,也達到我們預定的十分之八。

 

四、奸匪

19451116,蔣介石在重慶軍事委員會講〈剿匪戰術之研究與高級將領應有之認識〉時說:我們回想這二十年來,『奸匪』始終是本黨唯一的敵人。從民國十四年到現在,他用各種各樣的方法,和本黨糾纏鏖戰,誠然是很兇頑,很健鬥;但他一切行動的結果,竟無意之間幫助了我革命徹底的成功。

194667,在南京講〈特種兵的任務和努力的方向〉時也說:一般人民在其淫威之下,敢怒而不敢言,他們軍民只要有人在他裡面能領導他、鼓動他的時候,一有機會,他自然會起來反抗『奸匪』的。

 

五、共匪

1933912,蔣介石在南京對軍官訓練團第三期學員講〈軍人精神教育之精義〉時說:「我們現在剿匪,就是要行仁,要救國救民,亦即以做人的道理來消滅禽獸,用仁字為中心的三民主義來打倒『共匪』不仁的邪說異端,使所有的中國人都能做一個人,不致淪為禽獸。

19331130,在南城檢閱第三師及第九師對全體官長講〈國民革命軍人的立足點和責任心〉時也說:再進一步的問他們,你們豈不是中華民國的國民?現在你們所稱的國號是什麼?是不是還稱中華民國?你們真正的敵人,到底是那一個?究竟是日本和『共匪』呢?

由於官方對共產黨的稱呼太過混亂,行政院遂於1947722對全國各級機關發布364防字第19038號訓令開:查政府現正厲行全國總動員,戡平共匪叛亂,茲為正名定義起見,爾後對共黨之稱謂,無論對內對外,一切文章報導,均應一律稱為『共匪』,不再沿用『奸匪』或『共軍』名稱,以免混淆,即希轉飭所屬各部會及各省市政府遵照」。從此「共匪」一詞拍板定案,官方文書上不再有「一匪多名」的亂象。

 

五種共匪殺人法——小學課本裡的血腥畫面

雖然1947年還在南京的國民政府,就已將中國共產黨正式定名為「共匪」。但對隔著一道海峽,1945年才回歸「祖國懷抱」的臺灣人來說,仍是一個很陌生的詞彙。

由於日治時期臺灣總督府視臺共為非法政黨,19319月還大舉逮捕臺共黨員,臺共因而覆滅多年。戰後蔡孝乾雖於1946年來臺成立中國共產黨臺灣省工作委員會(中共「省工委」),但黨員只有七十人。1949519日臺灣宣布戒嚴後,在情治機構的整肅與捕殺下,支持共產主義幾乎沒有活動空間。

大多數臺灣成年人的經驗裡,根本不清楚什麼是共產黨,又怎能教導年僅6歲到12歲的兒童?因此,要讓上百萬接受國民義務教育的學童,認識並仇視對岸的「共匪」,就考驗國立編譯館負責編撰小學統編本教科書諸位編輯委員的想像力了。

1950年代是臺灣白色恐怖的高峰期,島內充斥著肅殺氣氛,連教科書裡的課文也不例外。當時臺灣孩子對於「共匪」的印象,大多來自於同時期小學課本裡出現的這五種殺人方法與插畫。

 

一、槍斃

這是二年級小朋友從課本裡看到的第一種殺人方法。1958年修訂暫用版第四冊第21課<愛國的老農夫>:(請見圖1)

 

一個老農夫,家裡有十幾畝田,自己帶著兩個兒子耕種,一家人辛辛苦苦的過日子。

共匪來到他們鄉下,說老農夫是小地主,就把他的田分了,把他住的房屋拆了,又要他的兩個兒子去參軍。

老農夫沒有房屋住了,只得住在一個破廟裡;他沒有糧食,也只得像人討飯。一天的晚上,一位遊擊隊長逃到廟裡來。老農夫趕緊把身上的衣服,脫給遊擊隊長穿,好讓他逃走,自己卻穿起遊擊隊長的衣服。一會兒,共匪追來了,看見老農夫,以為他是遊擊隊長,就把他抓走了。

第二天,共匪問明白了他是農夫,遊擊隊長是他放走的,就用槍把他打死。老農夫死的時候,還高喊:「中華民國萬歲!」

(圖1)課文裡的槍斃插畫

 

二、集體槍斃

這是二年級小朋友從課本裡看到的第二種殺人方法。1958年修訂暫用版第四冊第22課<共匪太殘忍了>:(請見圖2)

 

四川省出產的東西很多,有米,有糖,有鹽,人人過著快樂的日子。

共匪來了,俄國人也跟著來了。他們到了四川以後,殺了許多人,燒了許多房屋,搶去了許多米糧。大家都非常痛恨,都參加遊擊隊,來打共匪。

有一天,兩個俄國人坐著汽車在鄉下經過。遊擊隊來了,就用槍把他們打死。後來共匪知道了,派了許多匪兵來打遊擊隊,可是遊擊隊早走了,共匪就把一百多個老百姓,捉到城裡去,說他們是遊擊隊,把他們通通殺死。共匪這樣對待老百姓,真是殘忍極了。

(圖2)課文裡的集體槍斃插畫

 

三、溺斃

  這是三年級小朋友從課本裡看到的第三種殺人方法。1958年修訂暫用版第五冊第9課<萬惡的共匪>:(請見圖3)

 

南京城內,有一家福康綢布店,因為貨物好,價錢便宜,王老闆對待顧客又很和氣,所以生意很好。王老闆辛辛苦苦的積了一點錢,買了幾十畝田地,一家人過著快樂的日子。

共匪到了南京,就要他拿出好幾百兩金子。後來又要他拿出兩萬斤穀子,王老闆把家裡的東西全賣光了,可是還少八千斤穀子。

共匪一再要他拿出這八千斤穀子。王老闆眼看著家裡連買米的錢也沒有,一家人沒有法子活下去,只好跳河死了。

共匪知道了這件事,叫人把王老闆的屍體從水裡撈起來,稱了一下,重一百斤,就對王老闆的太太說:「你家老闆重一百斤,可當一百斤穀子,還有七千九百斤穀子,你要立刻送來。」

王太太氣極了,大聲罵道:「萬惡的共匪,國軍來了,你們的死期就到了。」

(圖3)課文裡的溺斃插畫

 

四、刺殺

這是三年級小朋友從課本裡看到的第四種殺人方法。1958年修訂暫用版第六冊第13課<好人也被害死>:(請見圖4)

 

林福財是全村敬重的一個好人。他平日修橋補路,救濟窮人,在地方上做了不少的善事。

共匪來了之後,常常要他捐錢,獻糧。他把所有的財產都獻出去了,還是免不了共匪的壓榨。有一天,他向人說了一句:「這樣的日子怎樣過下去?」被共匪聽見了,認為他有反抗的意思,就想把他害死。

隔了兩天,共匪把林福財捉到「人民大會」去公審,要他跪在臺上。會場裡,有被迫參加的老百姓,有別個地方的流氓,有穿著便衣的共匪。

臺上的共匪指著林福財像會場上的人說:「他是地主,又不肯捐獻軍糧,你們說,他該殺不該殺?」本村的老百姓都害怕共匪的兇惡,沒有人敢站出來替他說話。

忽然一個穿便衣的共匪高聲的喊:「該殺!該殺!」接著許多流氓都拍手贊成。其實這是共匪預先想好的法子。

臺上的共匪說:「好!這是人民的意見,我們要服從。」於是把林福財拖下臺來,一陣刺刀,把他活活刺死。村裡的人聽到林福財慘叫的聲音,大家都流著眼淚。暗地裡說:「連這樣的好人都要害死,還成什麼世界!」

(圖4)課文裡的刺刀捅人插畫

 

五、高處墜落

這是三年級小朋友從課本裡看到的第五種殺人方法。1958年修訂暫用版第六冊第14課<報國的機會到了>:(請見圖5)

 

共匪和俄寇佔據杭州的時候,到處殺人放火,成裡的老百姓死的死,逃的逃了。本來熱鬧繁華的都市,不久就變成了冷靜荒涼的空城。

當時有一個司機,名叫李必勝。他看到共匪和俄寇隨便槍殺同胞,心理非常痛恨。他不願意再住在杭州,就把行李放在汽車上,準備逃到別處去。

他把汽車開出了杭州,在路上卻碰到三個俄國人和一個共匪。他們拿出槍來攔住去路,李必勝只得把汽車停下來。俄國人叫他把行李搬下來,他沒有辦法,只好把行李搬出。俄國人和共匪就坐進汽車裡,叫他開到杭州去。

他一面開車,一面想到共匪和俄寇槍殺同胞的兇惡樣子,心裡更加痛恨。這時候,恰巧開到一座大橋上,橋下是二丈多深的江水。他心裡想:「報國的機會到了。」他含著熱淚,不顧一切,把汽車轉向江裡開去。「轟隆」一聲,車子衝到江裡,三個俄國人和一個共匪都沈到江底。可是這位愛國的司機也為國犧牲了。

(圖5)課文裡的高處墜落插畫

 

用現在的觀點,電影中若出現殺人鏡頭,都會被列為「兒童不宜」的輔導級,電視更是非深夜時段不准出現。因此很難想像在1950年代,為了宣傳反共,臺灣孩子才八、九歲時,就必須從國語課本裡看到這五課有關殺人的文字描寫,還要加上坊間漫畫書都只是黑白印刷,課本裡卻用鮮紅色的血腥配圖。這種殘酷變態的教育方式,人類歷史中少見。

當然,長達30年的戒嚴時代,小學國語課本裡的內容已逐漸「正常化」,而非解嚴後一夕達成。以<愛國的老農夫>與<共匪太殘忍了>這兩課裡出現槍斃與集體槍斃為例,1969年修訂暫用版第四冊的第18與第19課,雖然課文內容沒變,(請見圖6與圖7)1958年修訂暫用版裡開槍濺血的彩色插圖已被刪除,換成畫面上共匪只是將要槍斃的百姓押走而已。

(圖6)課文裡的「潔版」槍斃插畫

(圖7)課文裡的「潔版」集體槍斃插畫

 

變詐變胖——課本裡「共匪」形象的變化

1958823砲戰後,兩岸間除金馬外島仍有「單打雙不打」的砲宣彈與偶發零星性武裝衝突,軍事對峙狀態已外張內弛。因此1960年代小學國語課本裡對於共匪的描述,也從1950年代蠻橫殘酷的殺人兇手,文字上轉化為奸詐」與插圖上轉化為痴肥」這兩大特點。這段時期課本裡形容專門壓榨工農階級的共匪,相關惡行可分為:

 

一、清算鬥爭

共匪怎樣壓迫農民?1966年修訂暫用版第五冊第13課<好人活不了>:(請見圖8)

 

有一個年老的農夫,一生勤勞,省吃儉用;最後種到八十畝水田,生活過得很好。他時常拿出錢來修橋鋪路和救濟窮人。

後來共匪來了。他們高喊著「窮人翻身」和「清算鬥爭」。有一天,許多共匪在村裡打鑼吶喊,叫大家去開「人民大會」。全村的人,不論男女,都只得丟下工作去開會。大家圍坐在一個廣場上。一會兒,有個共匪把老農夫拉到廣場當中,說:「他有八十畝水田。這些水田都是榨取窮人的血汗得來的。大家說怎麼辦?」

老農夫很害怕的說:「不!不!那是我辛辛苦苦得來的。」

那共匪大聲的罵道:「胡說!八十畝水田都是你親手種的嗎?」老農夫說:「有一些是花錢僱人種的。」共匪說:「你花錢僱人就是榨取窮人。大家說怎麼辦?」另外一個共匪說:「掃地出門,沒收他的房屋和田地。」

這時候圍坐在廣場上的人,都低著頭,為老農夫落淚。有的偷偷的說:「這年頭好人活不了。」

老農夫就這樣被趕出家門,變成了可憐的叫花子。

(圖8)課文裡的清算鬥爭插畫

 

二、拐騙參軍

反共義士是控訴「共匪暴行」的活見證,課本裡當然少不了這些題材。共匪詐騙農民子弟從軍,害得父母貧病交加。1970年初版第五冊第17課<投奔自由的義士>:(請見圖9)

 

李義士是山東人。他的父親是一個窮苦的農夫。共匪到了山東以後,他們的生活就更苦了。

李義士的身體很強壯,共匪看上了他,要他當飛行員。共匪對他說:「如果你參加空軍,全家老小就可以過好日子,有吃有穿,不用再做苦工了。」

李義士以為他們說的話是真的,就去參加共匪的空軍。

過了兩年,他一直得不到父母的來信,就設法回家去看父母。到了村子外面,看見父親在地裡挖草根吃。回到家裡,看見母親病在床上。他的心裡很難過,抱著母親大哭一場。

李義士痛恨共匪欺騙他,常常想投奔自由。有一天,他乘著飛行的機會,就逃離大陸,飛到臺灣來了。

李義士到了臺灣,受到同胞的熱烈歡迎,成為堅強的反共鬥士。

(圖9)課文裡的拐騙參軍插畫

 

三、欺壓工人

共產黨標榜是無產階級政黨,無産階級是指被剝奪生産資本而不得不向資本家出賣勞動力者。農民可能擁有土地與生產工具,栽種也需要自有或借貸來的資金,不一定是無產階級,但工人就一定被歸類為無產階級了。

因此宣傳共匪如何欺壓工人,成了反共教育裡很重要的一環。1970年初版第五冊第15課<工人的襯衫>:(請見圖10)

 

共匪都是大騙子,他們口頭上說得很好聽,什麼「改善工人生活」呀!「讓老百姓過舒服的日子」呀!可是事實上,他們處處壓榨工人,殘殺老百姓。

有一次,一個匪幹訪問一個工人:「共產黨來到你們這裡以前,你有幾件襯衫?」

工人說:「兩件。」

匪幹提醒他一句話:「大概是用最壞的布做的吧?」

工人望著他,不敢回答。

匪幹得意揚揚的問:「現在你有幾件襯衫呢?」

工人說:「一件。」

匪幹停了一下,說:「現在的襯衫,一定比從前的襯衫好得多吧?」

那個工人屬遲遲不敢回答。最後,他終於說出來:「這一件是用從前兩件舊襯衫改做的。」

(圖10)課文裡的欺壓工人插畫

 

 四、匪胖民瘦

匪幹壓迫工人,不只是要實質上的利益。工人即使消極不抱怨還無法自保,必須積極表態諂媚,否則就要倒楣。1960年修定暫用版第五冊第10課<李明失蹤了>:(請見圖11)

 

李明是一個年輕的工人。共匪剛到上海的時候,口口聲聲喊著:「工人萬歲」,李明以為要過好日子了。

可是一個月之後,共匪就要工人增加工作的時間。原來他每天只做八小時工作的,共匪卻要他每天作十二小時的工作,並且要他每天把四小時的工錢捐給公家。

李明失望了。他常常對人說,共匪不應該要他每天做這樣久的工作,又拿去他的工錢。

共匪知道了,就問他說:「李明,你覺得現在比以前好嗎?」

李明心裡說:「現在比以前壞得多啦!」可是他不敢說出來,只對著共匪笑笑。

共匪追問他說:「你笑什麼?回答我的問題啊!」

李明說:「我能夠說什麼呢?」

共匪對他冷笑一聲,再也不問他什麼了。

第二天晚上,共匪又來叫李明去談話。從此以後,李明就失蹤了。

(圖11)課文裡還很瘦的匪幹插畫瘦匪幹

 

  <李明失蹤了>這一課,或許是臺灣反共教育裡最失敗的一課。因為對一個小學三年級(89歲)來說,很難領會「失蹤」這種的開放式結局的筆法。教科書編輯們原本也許是想宣傳大陸同胞心懷領袖、反共必勝;偏偏臺灣從未被中共統治過,共匪統治下的中國到底是天堂還是地獄,臺灣人並不知道。所以有些臺灣人的家長,竟然用這樣的課文告訴孩子:

「以後有人問你,你覺得現在比以前好嗎?你一定要立刻說蔣總統比日本好,不能只是笑而不答,否則你就會跟李明一樣失蹤了。」

        另外這一課裡另一個值得關注的地方,就是插圖裡的共匪發福了。本文第2單元裡,1950年代小學課本裡描述五種共匪殺人法,課文插圖裡的共匪與被迫害的人民,看起來。體重並無太大差別,即使是在1960年修定暫用版裡,共匪與李明也是同樣「份量」;但是到了1970年修定暫用版裡的第六冊第20課<李明失蹤了>(請見圖12),文字雖然沒變,插圖裡的共匪已逐漸「發福」。

(圖12)課文裡變胖的匪幹的插畫

 

五、以人代牛

1960年代國語小學課本裡,關於共匪的標準造型,除了看來痴肥邪惡以外,還要頭戴星星壓舌帽,嘴裡叼根香煙,手裡拿著鞭子。大陸苦難同胞則都是骨瘦如柴、不穿上衣,在田中代替牛來拉犁耕田,1970年初版第五冊第16課<恐怖的人民公社>:(請見圖13)

 

共匪佔據大陸以後,一面用美麗的謊言來欺騙人民,一面用殘忍的手段來壓榨人民。大陸同胞看清了共匪的真面目,就紛紛起來反抗,殺死了許多共匪。

共匪著慌了,就在各地建立了人民公社。他們把人民的家庭拆散了,要他們分別住在不同的公社裡。丈夫看不見自己的妻子,母親照顧不了自己的兒女。家家都是妻離子散,享受不到一點兒家庭的溫暖。

在公社裡,老百姓每天吃不飽、穿不暖,過著痛苦的日子。白天他們要像牛馬一樣的做苦工,晚上還要在田裡耕種。因此,大陸人民一聽到「人民公社」,都會發生一種恐怖的心情。

(圖13)課文裡人民公社的插畫

 

        <恐怖的人民公社>與<李明失蹤了>一樣,都產生了「反反共」的另類效果。教科書編輯們都是知識分子,或許以為下田耕作就是地獄,這種插圖(請見圖14)能達到全民一致仇匪恨匪的目標。但我那些家裡務農的同學們,卻用臺語告訴我:「阿山(大陸人)真厲害,我家養的牛這麼壯,拉起犁來都氣喘噓噓,他們那麼瘦,力氣還這麼大,我不敢反攻大陸了。」可笑的反共教育,對臺灣本省人農家的小孩,反而造成了恐匪懼匪的反效果。

(圖14)以人代牛耕田的插畫

 

天堂往臺,地獄往中——逐漸有自信的反共宣傳

戒嚴時代小學國語課本的插畫裡,除了前述「肥共匪VS.瘦人民」的特色以外,另一特色就是「天堂VS.地獄」。簡單說就是國民黨統治下的地方一定是天堂,例如1949年之前的中國與1945年之後的臺灣,都是地上的天堂;相反的共產黨統治下的地方就是地獄。

 

一、人寒己寒

怎樣對剛入小學不久(七到八歲)的二年級孩子,介紹「天堂VS.地獄」?1950年代的小學課本裡,相對於前述五種殘酷的殺人血腥畫面,也有很溫馨的手法。1957年修訂暫用版第三冊第20課<送衣服給同學>:(請見圖15)

 

冬天到了,天氣漸漸冷了。大年的媽媽忙著給他縫棉衣。

過了幾天,新棉衣做好了,大年穿著上學校去。

大年走進教室,看見新民還穿著夾衣,好像很冷的樣子。

大年問他:「天氣這麼冷,你怎麼不多穿點衣服呢?」

新民說:「我是從大陸上逃出來的。我家的東西,被共匪搶光了。現在沒有錢添做衣服。」

大年回家以後,就請媽媽做一套棉衣,送給新民穿。

(圖15)課文裡人寒己寒的插畫

 

二、趕走共匪

        1950年代的小學課本裡,除了用外省小孩在臺灣沒有冬衣可穿,要臺灣小孩發揮「人寒己寒」的同情心,回家請媽媽也做一件棉衣送給同學,下一課立即加上要小朋友認識幫助同學唯有在  蔣總統統領導下,把大陸上的共匪「趕走」,才是正本清源之道。

至於反攻大陸,到底是要將共匪「趕走」到哪裡去?課文裡沒說,師生之間也就不用妄加猜測。1957年修訂暫用版第三冊第21課<把共匪趕走>:(請見圖16)

 

大年放學回家,爸爸也從田裡做工回來。

媽媽把飯菜擺在桌上,大家坐下來,吃得很高興。

爸爸說:「現在大陸的同胞,大家沒有飯吃,沒有衣穿。我們要在 蔣總統的領導下,早早反攻大陸,把共匪趕走,使大陸上的同胞,也能夠吃得飽,穿得暖。」

(圖16)課文裡趕走共匪的插畫

 

三、打回大陸去

1960年代起,臺灣承平已久,島上人人都將杭州當汴洲。當權者為了力挽狂瀾、導正視聽,小學課本出現了重大改革。「我們為什麼要反攻大陸?」這一題目不能等到長大當兵時,才出現在軍中莒光日的政治教材;而是必須防微杜漸,從小學起就要開始灌輸。1969年修訂暫用版第六冊第20課<我們的家在大陸上>:(請見圖17)

 

爸爸媽媽告訴我:我們的家在大陸上。

那兒有五嶽和五湖,那兒有黃河與長江。

爸爸媽媽告訴我:我們的家在大陸上。

那兒有祖先的家園,那兒有美麗的田莊。

現在家鄉變成了屠場,共匪是殺人的魔王。

他們拆散了美滿的家庭,他們破壞了安樂的村莊。

現在家鄉變成了屠場,人民好像牛馬一樣。

我們要打回大陸去,把萬惡的共匪殺光。

(圖17)課文裡殺光共匪的插畫

 

        雖然1960年代末期<我們的家在大陸上>這一課裡的爸爸媽媽,告訴兒女「我們為什麼要反攻大陸?」比起1950年代的<把共匪趕走>清楚多了。課文裡直接告訴小孩,「我們要打回大陸去」,不是只「把共匪趕走」,而是要「把萬惡的共匪殺光」。

        但這一課也有些矛盾,我們要打回大陸去,是因「共匪是殺人的魔王」;但是我們卻能把「把萬惡的共匪殺光」,那不是代表我們比「魔王」還會殺人?我們不就是「超級大魔王」了嗎?

        另一方面這一課既然是編在小學三年級下學期,但文中出現的「五嶽和五湖」,以及「黃河與長江」,這些地理常識在社會科裡都還沒提到,即使修改社會科教材,一個八、九歲的孩子也很難對五嶽、五湖,黃河、長江有什麼特別的感情,因此1971年的初版(請注意,教育部到了這一年,也就是暫用本與修訂暫用本用了二十多年,才編了初版教科書)第六冊第27課<我們的家在大陸上>,內容更正為:(請見圖18)

 

爸爸媽媽告訴我:我們的家在大陸上。

那兒有吃不完的稻麥,那兒有數不盡的牛羊。

爸爸媽媽告訴我:我們的家在大陸上。

那兒有祖先的家園,那兒有美麗的田莊。

現在家鄉變成了屠場,共匪是殺人的魔王。

他們拆散了美滿的家庭,他們破壞了安樂的村莊。

現在家鄉變成了屠場,人民好像牛馬一樣。

我們要打回大陸去,重建我們的家鄉。

(圖18)課文裡反攻大陸的插畫

 

  教科書編輯委員們刪除了太過血腥也不合情理的「把萬惡的共匪殺光」,以及小孩子無法理解的「五嶽、五湖,黃河、長江」,固然是從善如流;但是改成「重建我們的家鄉」與「吃不完的稻麥」、「數不盡的牛羊」更不合情理。

1949年雖有上百萬的軍民隨國民政府來臺、但相對於原來就生活在這一島上的六百多萬人來說,大陸真的就不是他們的家鄉。而且大陸就算真有「吃不完的稻麥,數不盡的牛羊」,稻麥不是我們種的,牛羊也不是我們養的,臺灣人憑什麼「打回大陸去」?這不是強盜嗎?真的是「教歹孩子大小」。

 

四、天堂變成地獄

「暖風薰得遊人醉,直把杭州作汴州。」為了告訴臺灣小孩「我們的家在大陸上」,杭州就成了課本裡「地獄」的代名詞。1969年修訂暫用版第五冊第14課<天堂變成地獄>:(請見圖19)

 

杭州是一個風景優美的地方。城外的西湖,周圍幾十里。湖邊有楊柳,真像一張圖畫。杭州人民,有的打魚,有的種田,十分快樂。所以大家都說杭州是天堂。

自從共匪到了杭州,又是「清算」,又是「鬥爭」。人民被殺的被殺,餓死的餓死。過了幾年,共匪更成立了「人民公社」。他們把人民當牛馬,讓幾百人幾千人一塊兒工作,一塊兒吃飯,一塊兒睡覺。男的在男「公社」,女的在女「公社」。使得家人分散,爸爸見不到媽媽,媽媽見不到兒女。

人們每天從早到晚的工作,吃不飽,穿不暖。杭州從前是快樂的天堂,現在變成了愁苦的地獄。

(圖19)課文裡天堂與地獄的插畫

 

五、兩個蘇小海

「人民公社」是戒嚴時代小學國語課本裡對共匪暴政最嚴厲的控訴,1970年代臺灣雖因退出聯合國而處於外交逆境,但在經濟發展上,已領先對岸甚多。因而在小學課本裡的反共宣傳,就不再描述殘忍的殺人過程,而是透過第三人稱全知觀點敘述或假託外電報導,將臺灣與大陸人民生活的差異,對比後比喻為天堂與地獄。

1973年初版第十一冊第4課到第7課,一連四課的題目都叫〈天堂與地獄〉。分別由食、衣、住、行四方面,介紹幸福快樂的臺灣人民與水深火熱中的大陸同胞。由於字數限制,無法一一引述,就以臺灣灣中年人印象最深的「兩個蘇小海」為例,也就是1973年初版第十一冊第6課<天堂變成地獄(三)>:(請見圖20)

 

天下常有同名同姓的人。臺灣省有一個孩子,叫蘇小海,同時,江蘇省有一個孩子,也叫蘇小海。兩個蘇小海的年紀差不多,都在十一二歲左右。但是,兩個孩子的命運完全不同:臺灣省的蘇小海,生活在富足康樂的天地裡,江蘇省的蘇小海,卻不幸生活在匪偽政權的壓迫折磨之下。

住在臺灣的蘇小海,放學回家,來到門口,先按電鈴。他走進客廳把書包放在沙發上,嚷著:「媽,好渴!」一面打開冰箱,去拿水果。他的媽媽說:「小海,先喝一杯溫開水,馬上要吃飯了,水果留到飯後再吃。」

這時候,住在江蘇的蘇小海,也從外面急急忙忙的回家,他在路口站了兩小時的崗,剛剛交班,又飢又渴。站崗是共匪替她們規定的工作,要這些天真的孩子去監視來往行人。他用不著按鈴或敲門,因為他家早已沒有門,幾年以前,共匪就把門板卸下來,抬走了。他家也沒有客廳,一家八口住在兩間破爛不堪的房子裡。他找水喝,發現水缸是空的,媽媽到井邊去打水,還沒有回來。他只好站在門口,眼巴巴的望著。

晚上,住在臺灣的蘇小海,跟爸爸媽媽一塊兒看電視,螢光幕上正在介紹新近完成的國民住宅,那一排一牌的樓房,一層一層的陽臺,比圖畫還好看。小海看了兩個節目,聽見電視機裡的播報人員說:「小朋友,睡覺的時間到了,現在該去睡覺。早睡早起身體好!」他就到自己臥室裡去了。

這時候,江蘇正在下著傾盆大雨,那裡的蘇小海肚子痛,睡不著覺。大概是晚飯前喝生水,喝出來的毛病。他家沒有廁所,他們跟這條巷子十幾戶人家,共同使用一間廁所。外面雨下得太大,他沒有辦法出門,就坐在母親事先準備好的木桶上,嘩啦嘩啦響了一陣。他的父母兄弟都在黑暗中皺著眉頭,捏緊了鼻子。

有一天,住在臺灣的蘇小海出門上學,看見許多工人,開著挖土機、推土機蜂擁而來,要把門前的馬路拓寬。第二天,就有人來拜訪小海的爸爸,勸他賣掉房子,到風景優美、環境清靜的地方,去住新式公寓,因為有人想在馬路旁邊蓋百貨公司,願意出高價買這塊地皮。小海的爸爸答應了,帶著全家去看新房子,那房子既寬大又漂亮,跟在電視機上看到的一模一樣。於是他們辦好手續,高高興興的搬了進去。

江蘇省發生的事情可不一樣;接連下了幾天大雨,那個蘇小海的房子倒塌了,因為他們的破房子,十幾年沒有修過,本來就隨時可能發生意外的。他們沒有房子可住,共匪命令他們去住「人民公社」。在那裡人們一排一排的睡在地上,每一間房子有幾十個人擠在一起,每人只占自己身體那麼大的地方。而且丈夫和妻子分開,大人和小孩分開,一家人不許輕易見面。從此,那個蘇小海每天跟蟑螂、跳蚤、老鼠、螞蟻一塊兒生活。

同樣的是孩子,為什麼兩個孩子的遭遇完全不同?因為他們一個生活在天堂上,一個生活在地獄裡。

(圖20)課文裡兩個蘇小海的插畫

 

  前面<恐怖的人民公社>裡的插畫,人民必須代替牛來拉犁,讓農村小孩很困惑;而<天堂變成地獄(三)>這一課,對眷村裡的小孩也有同樣效果。

因為1949年後隨國府遷臺的軍人與眷屬,在「一年準備,兩年反攻,三年掃蕩,五年成功」政策口號下,面對房舍短缺,僅能在營區附近或其他邊陲土地,就地以現有竹子、稻草、泥巴等為建材,自行搭建簡易的克難平房,屋內根本不可能有廁所。

住在眷村裡的居民還好,村內設有公廁;那些沒分配到眷舍,住在村外的軍眷們更麻煩白天眷村的大門開著,還可以進去上公廁;晚上眷村大門一關起,有些門口還設有武裝衛兵,外面的小孩即使內急也不能去上公廁。江蘇的蘇小海半夜沒公廁可上的情境,反而是臺灣小孩的生活經驗,成為「天堂與地獄」的最大諷刺。

 

  結論  從變態到人性——國語課本裡反共宣傳的鬆綁過程

英文「教育」(education〉一詞,拉丁文原意是「引出」。就是不直接傳授知識,而採用對話、思辯,一步步啟發對方的思考,引導出智慧。所以,教育的本質不應該是灌輸統治階級的意識形態,反而是要幫助學生「批判思考的建構」。真正的教育是讓孩子學會獨立思考的方法,而不是以「標準正確答案」的教科書方式,壓制一切的思辨能力。

戒嚴時代的國民義務教育裡,為了反共宣傳而出現的「反教育」內容。如今政府禮聘了某些帶著特定意識形態的課綱檢核小組委員們,是否沿用當年「反共就對了」的手法,企圖以「合憲」這一政治考量的意識形態教條,強迫學子接受過時且不合史實的歷史教材?時間必將是最公平的裁判。

 

參考書目 

        1. 秦孝儀編,《先總統  蔣公思想言論總集》7專著、卷10演講、卷11演講、卷13演講、卷23演講、卷37別錄、臺北,中國國民黨黨史會,1978

2. 臺灣省政府秘書處編,《臺灣省政府公報》臺北,臺灣省政府,1947

3. 國立編譯館編,《國語課本》1958修訂暫用版第3冊、第4冊、第5冊、第6冊、1960修訂暫用版第6冊、1968初版第5冊、1969初版第4冊、第6冊、1970初版第5冊、第6冊、1973初版第11,臺北,國立編譯館,



秦孝儀編,《先總統  蔣公思想言論總集‧卷30書告》頁151,臺北,中國國民黨黨史會,1978

同上《卷10演講》頁679

同上《卷37別錄》頁65

同上《卷37別錄》頁69

同上《卷7專著》頁8

同上《卷13演講》頁515

同上《卷21演講》頁234

同上《卷21演講》頁329

同上《卷11演講》頁500

同上《卷11演講》頁618

臺灣省政府秘書處編,《臺灣省政府公報》36卷秋27期,頁427,臺北,臺灣省政府,1947

國立編譯館編,《國語課本第四冊》頁44-45,臺北,國立編譯館,1958

同上,頁46-47

同上,《第五冊》頁23-24

同上,《第六冊》頁37-38

同上,《第六冊》頁39-40

同上,《第四冊》頁48-501969

同上,《第五冊》頁41-421966

同上,《第五冊》頁55-561970

同上,《第五冊》頁51-521970

同上,《第五冊》頁25-261960

同上,《第六冊》頁65-661970

同上,《第五冊》頁53-541970

同上,《第五冊》頁60 1970

同上,《第三冊》頁59-601958

同上,頁61

同上,《第六冊》頁69-701969

同上,《第六冊》頁99-1001971

同上,《第五冊》頁43-441968

同上,《第十一冊》頁20-241973

台長: 管仁健
人氣(64,717) | 回應(13)| 推薦 (3)|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藝文活動(書評、展覽、舞蹈、表演) | 個人分類: 四之3.反共神話 |
此分類上一篇:台灣小學課本裡的「南海血書」(管仁健/著)

paicheng
感謝老天,管大復出了。
2016-01-12 18:39:17
版主回應
沒復出,把我的小論文找個地方存檔而已。
2016-01-12 23:21:16
otaku119
版主,能否小聲的詢問一下:
怎麼裡面的圖片連結,都是G槽的檔案?
看起來是使用word打的論文
2016-01-13 09:43:38
版主回應
因為它就是論文。日後會改寫成較通俗的文體。
2016-01-14 09:11:52
新聞台Blog小天使
親愛的台長︰
  恭喜您!此篇文章極為優質,獲選為本日哈燒文章,將會出現在新聞台首頁哈燒文章區塊輪播。請您繼續保持每日撰寫文章的好習慣,期待您提供讀者更多精采的內容,加油!
2016-01-13 15:50:51
AAA
怎麼辦呢? 現在一堆共匪同路人在路上亂跑。
還一直惡搞自己人~
這段根本是苗栗張藥房的翻版~
=========================================
京城內,有一家福康綢布店,因為貨物好,價錢便宜,王老闆對待顧客又很和氣,所以生意很好。王老闆辛辛苦苦的積了一點錢,買了幾十畝田地,一家人過著快樂的日子。
共匪到了南京,就要他拿出好幾百兩金子。後來又要他拿出兩萬斤穀子,王老闆把家裡的東西全賣光了,可是還少八千斤穀子。

共匪一再要他拿出這八千斤穀子。王老闆眼看著家裡連買米的錢也沒有,一家人沒有法子活下去,只好跳河死了。

共匪知道了這件事,叫人把王老闆的屍體從水裡撈起來,稱了一下,重一百斤,就對王老闆的太太說:「你家老闆重一百斤,可當一百斤穀子,還有七千九百斤穀子,你要立刻送來。」

王太太氣極了,大聲罵道:「萬惡的共匪,國軍來了,你們的死期就到了。」[
2016-01-14 12:49:15
未上市陳先生
好詳細....
2016-01-17 23:09:25
kenn
版主,照片是我小時候的回憶,可以轉貼臉書嗎!!!
2016-01-20 22:18:06
版主回應
請用
2016-02-05 11:50:38
曼地
謝謝管老師,文章都非常精彩也長知識!
2016-02-07 08:58:15
K
天啊這樣的文章太棒了,真是相見恨晚
小弟在進修課程研究所,如果管大去年把這篇文章發表出來,小弟真想以管大文章為基礎更詳細寫成一篇論文
2016-02-17 21:47:57
版主回應
歡迎與我聯繫,這只是我的單篇論文,我的學位論文與此完全無關,你放心寫沒問題,我也可以全力協助。
2016-02-18 10:27:46
文文
圖片都看不到阿
2016-03-16 18:28:44
6
版主你好,從圖1之後ㄉ圖片都看不到喔
2016-03-16 19:26:18
Ernie
軍眷剛來台灣所住的就如同打仗一樣的克難,因為他們認為這是短期的戰時生活而已,原先沒有打在此落地生根。能分配到像樣一點的房子的話應該是高官吧!

記得在1980年代末期,當台灣剛開放赴大陸探親時,曾聽一位剛從大陸探親回來的老榮民說他的老家目前還沒有沖水馬桶,所以一進到廁所內就感覺得很臭。此外洗澡時沒有熱水器,還要用燒碳將水加熱。

雖然當時鄧小平宣佈改革開放後已過了10年,但是很多比較鄉下地方還是很落後。
2016-04-28 11:23:10
cccccc
共匪的定義 大概是 (1)大陸的領導官員(2)黨員(3)戰場上的解放軍
2016-11-10 11:15:26
相見恨晚
小時候的回憶,很棒!

可是看不到圖啊! (不能放嗎?)
2018-04-01 11:19:20
我要回應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請輸入圖片中算式的結果(可能為0)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