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婦人突被三癌上身 陽... 羅馬尼亞地下鹽礦遊樂場郭台銘修補人和抗韓流 Ella出道17年舉辦...
2011-05-16 23:11:21 | 人氣(105,991) | 回應(29) | 上一篇 | 下一篇

政治法醫鑑定出來的「墮胎處女」(管仁健/著)

推薦 4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以前公司裡有個小女生,每次只要我一看報,她就在旁邊聒噪:「管大哥太遜了,都不看我們年輕人的水果報。」本來我都聽聽算了,懶得理會;但她卻一直說一直說,終於有一次我忍不住了,就告訴她:「我不愛看水果報,是因為這裡面的報導還不夠八卦,我喜歡研究比八卦更八卦的老八卦。」小朋友一聽我這老男人這樣說,當然不服氣,就說:「大叔,八卦這種事,你不懂啦!戒嚴時代的報紙,什麼言論都管制,連張數都管制,哪裡會有什麼八卦?」

  解嚴以後才出生長大的小朋友,根本完全誤解了戒嚴時代;無奈大多數台灣人對歷史也都很冷漠,所以這種錯覺幾乎已成了全台灣的共識。兩蔣的戒嚴是對政治新聞戒嚴,對於能安定人心、專移焦點的社會新聞,那種八卦豈是今日的水果報或數字週刊所能相比。為了證明老八卦的可看性,我就隨手拿了2005年4月4日的《蘋果日報》來比較,標題上就寫著「體外射精,處女也會懷孕;男友發誓『沒進入』精子逆流20公分『中獎』。」

  這則新聞的內文則是:「一名女大學生與男友進行『親密接觸』,堅守最後一道防線,不讓男友插入,不料竟在處女膜沒破情況下懷孕!醫師表示,男女親密接觸時,若女方陰道物分泌多,男方又在陰道口附近射精,即使陰莖未插入,仍有百分之十到十五懷孕機率,不可不慎。台中市趙婦產科診所院長趙宗冠說,這對學生情人上月相約到診所,一進診間女學生就沮喪表示「我懷孕了」,並眼眶泛紅地說,就是擔心不小心懷孕,所以堅持男友親密行為僅止於『室外』,但不明白『為何體外射精也會懷孕』,而男學生則激動地對醫師說:『我敢發誓,我絕對沒有進入。』

  趙宗冠幫女學生內診時,確定女學生處女膜完好,但發現女學生陰道的潤滑液分泌旺盛,進一步了解才知道,原來兩人親密到達高潮後,男生常在女友陰道口附近射精,可能在潤滑液多、精子強的情況下,在陰道口的精子『逆流而上』,歷經一般體內射精兩倍以上、約二十公分距離的旅程,成功受孕。女學生經驗孕與超音波檢查,確定已懷孕約兩個月。趙宗冠說,他行醫數十年來,才碰過兩例『處女懷孕』個案。

  陳芳英婦幼醫院院長陳芳英表示,她曾碰過一名大四男生,因為女朋友堅守最後一道防線,不准他插入射精,所以他都是跟女友算準安全期才作親密接觸,並採體外射精,但也因射在陰道口,精子活動力強,女友還是意外懷孕接受流產手術,讓兩人自嘲是『處女流產手術』。」

  我就以這則新聞為例,告訴那個認為我不看水果報就不夠八卦的小朋友說:「《蘋果日報》到21世紀了,還把『處女懷胎』寫成新聞,最多也只是把『處女墮胎』寫成新聞,但這只是國中健康教育的常識。在老蔣時代,報紙裡有更勁爆的『墮胎後依然是處女』,而且法院判定這個台籍少女,是先被一外省已婚男誘姦後懷孕,墮胎後又被另一外省已婚男接手,誘拐同居一個月,然後被外省已婚男的夫人知道了,多次上門打鬧,逼得少女走投無路,最後在火車上服毒自殺,留下遺書控訴這兩個禽獸。但在政治法醫驗屍時,仍被判定是『處女膜完整』。這個『墮胎處女』的真實故事,在報上歹戲拖棚的搞了幾個月;現在的水果報,會有這麼勁爆的八卦嗎?」

  。。。。。。。。。。。。。。。。。。。。

  1950年代的台灣,高速公路與高鐵都尚未興建,縱貫鐵路也還沒電氣化,高雄到台北的車程多達八小時。所以比較富裕的旅客,南來北往時為了避免舟車勞頓,往往都選擇台鐵設有坐臥兩用座椅的夜行快車。1958年9月2日清晨七時十分,前一晚由高雄開往基隆的第八次夜行快車抵達中壢時,隨車服務生馮均昌循慣例向旅客遞送洗臉毛巾時,卻發現39號座位上的少女,怎麼叫也叫不醒,伸手一探才赫然發現,少女已經沒有呼吸。馮均昌趕緊向列車長報告,七時五十五分列車抵達台北時,鐵路警察局第一警務段刑事組組長何牧安,已報請台北地檢處,由檢察官王鎮率同刑總法醫高坤玉與書記官易涼軒前往相驗。

  王鎮相驗後向媒體說明,死者年約二十歲,身高155公分,體重43公斤;面貌極為秀麗,身穿白綢上衣,黑綢長裙,白棉內褲,腳穿黑色平底皮鞋,左手戴著一只恩尼卡鍍金17鑽女錶,由衣著打扮推測家庭環境應極富裕。警方詢問鄰座的一位美籍傳教士,了解死者是在台南車站上車,傳教士曾想對她傳教,但因死者愁容滿面,根本不願開口回應,傳教士就停止交談,一路上也並無異狀。由於死者仰臥於坐臥兩用座位上,身上沒有任何身分文件與遺書,腰部以下蓋著鐵路局供給的白布被單一床,被單裡則有一本《拾穗》雜誌89期及一本書《英漢對照世界名諺六百句》,書內第一頁左下角,有一行很娟秀的鋼筆字「湘文購於台南」。

  由於是夜行列車,有人懷疑是否有歹徒趁深夜在車上劫財或劫色?王鎮公佈死者的黑色皮包內仍有化妝品及新台幣五十六元二角,座位下還遺有日製藥瓶一只,但瓶內已空。法醫高坤玉則指出,死者容貌安祥、衣著整齊,並無外傷。乳房約有茶杯大,呈過半球型,乳頭大小約如小兒食指,乳頭乳暈均未發現色素沉著狀態,呈淡茶褐色,以手壓也無任何分泌物流出:下腹部也未發現妊娠線。陰部發育極佳,陰毛叢生,大小陰唇弛緩,大陰唇張開,露出小陰唇,展開大小陰唇時,由尿道流出少量尿水,其處女膜至下緣半月型,處女膜口寬度約如二角硬幣大,膜緣凹凸不整,厚而有伸展性,未發現至基底部之裂痕,陰道內皺壁弛緩且少,可見處女膜尚完整。應是死者趁夜深人靜,其他旅客酣睡時服毒的。

  警方從書上所留的名字「湘文」,在台南找到了依然健在台南護校的學生洪湘文。據洪湘文供述,書與雜誌都是她的,9月1日下午,她的護校同學康╳(19歲,高雄人)到她家中,借走了書之後就不知所蹤。警方查出康╳的父親康╳洋(71歲),家住民族二路1╳0號,是當地望族;康╳洋有三妻十二子,死者康╳是二老婆黃╳所生,除了二哥康╳南與三姊康○之外,還有同父異母的五兄二姊二妹。大哥康╳馨已經四十多歲,日治時代就擔任信義國校教員,小妹康╳華卻還在就學。

  康╳在警方戶籍卡上登記的住址雖是南台路1╳號之一,但鄰居說康╳的父親房產眾多,但不知為何三年前其生母黃╳帶她搬來這裡租屋居住,一年後又帶女兒遷回民族二路。警方於是趕緊通知康╳洋北上認屍,康╳洋以年老無力奔波為由,委託其生母黃╳、二哥康╳南與三哥康╳山,搭2日晚間的台鐵第八次夜行快車北上,預計3日早上到達台北後再行確認。康╳的母親與哥哥到台北時,檢方早已驗屍完畢,確認死者處女膜完整,手上的鑽表與身上的錢財都完好無缺,無他殺嫌疑;但因無死者身分證件與遺書,所以等家屬北上確認畫押後,領回遺體火化,骨灰送到高雄市三民區南港里松法寺內安置,本案就以自殺簽結。

  。。。。。。。。。。。。。。。。。。。。

  由於康╳自殺當天,金門八二三砲戰的戰火正熾,料羅灣海面更爆發了海軍驅逐艦沱江號與共軍多艘魚雷快艇的「九二海戰」,沱江號被柳江號拖回馬公後,最後因無法修復而解體除役,媒體都忙著報導海戰過程,以及跟四年前太平艦在大陳外海被擊沉,島內風起雲湧的「建艦復仇」運動,所以這則沒遺書的處女自殺案,見報一天後就消聲匿跡了。但就像《聖經》裡耶穌提醒門徒的:「掩蓋的事,沒有不露出來的;隱藏的,沒有不被人知道的。」康╳的屍體被火化後,檢察官信誓旦旦的「沒有遺書」與法醫說的「處女膜完整」,卻被逐漸浮現的事實,狠狠打了幾個巴掌。

  原來康╳在尋短之前,不但有遺書,而且還寄到台北市警局,被看過且同情康╳遭遇的本省籍警員暗中製作複本,再交給記者發表。幾天之後,這封傳說中的「康╳遺書」,終於在死者頭七那天公諸於世了。原來康╳在死前曾被外省已婚男子王申孫誘姦,還一度墮胎。但由於八年前轟動全台的「陳╳卿與張白帆事件」,本來被老蔣拿來當成「台灣版的羅密歐與茱麗葉」,希望促進省籍和諧,結果最後真相竟是陳╳卿被張白帆詐騙殉情。這次的案情則更勁爆,男方的手段也更毒辣,官方的遮掩當然也就更徹底,康╳的遺書是這樣寫的(別字部分以括弧更正):

  「刑警總長鈞鑑:敝人住高雄市新興區民族路一╳○號,發生一件值得當局重視的事,即無意中認識一位台北來高雄做走私開空頭值(支)票的同竊(通緝)犯王申孫改名王琦,在南部無惡不為,隨地引誘少女,強姦懷孕即棄之上地,不理會倫理道德,更不顧受欺騙失貞後的少女是否會走上自殺的歧路,只管尋花問柳,成天醉於酒色。如此的作為,將成為破壞國家的匪徒。熱望當局能處罰他,以免少女再受辱!則感恩不盡。現受辱之少女陷於痛苦的深淵。渴望貴局賜救處罰王申孫,否則惟有自殺才能解決一切!王申孫住於台北市羅斯福路三段,警局可察(查)知。敬祝鈞安。告訴者康╳謹呈。」

  康╳的遺書一見報,記者紛紛去打聽這個通緝犯王申孫究竟是誰?結果是不查還好,一查下去更嚇人。王申孫(35歲,浙江人)身份證字號北市古(口)0038號,戶籍住址是台北市古亭區溫州街90巷9號,學歷是暨南大學商學院畢業,職業是法商書局會計主任。初來台時是聯勤總部上尉軍需,1952年因貪污遭軍法局扣押,判刑五年,在監號碼為3355。後來立法院通過假釋人犯條例,才在1955年3月15日,由他在台大服務的表弟孫寶熙具保假釋,戶籍則從台北縣新店鎮大湖底路15號的軍人監獄,遷到孫寶熙位於溫州街的台大宿舍。

  但一位在石門水庫工程局服務的重要證人吳治元則指出,王申孫的戶籍資料都是一派胡言。他是福州人,只是在浙江財政廳辦理的會計人員訓練班結業,哪裡讀過什麼暨南大學?他的妻子顧文絢是浙江上虞人,長子夭折,育有次子王毅(8歲)及三子王劍虹(2歲)。王申孫出獄後,就在浙江籍律師王逸民創辦的「法商圖書供應社」任職。他發現這些不肖的浙江人在台灣都很有辦法,索性把籍貫改為妻子的「浙江上虞」,然後冒充「高級外省人」,在全省各地與那些浙江籍人士往來,詐騙的段數也就越來越高。

  。。。。。。。。。。。。。。。。。。。。

  王逸民律師在台灣的司法黃牛界,可說是祖師級的人物;王律師手下的法商圖書供應社,其實就是他轉送賄款的白手套。王申孫在出獄後能有這個肥缺,就該安分一點了吧?無奈飽暖思淫慾,男人有錢後若不作怪,就像女人作怪了卻沒錢一樣難得。1955年11月8日晚間,王申孫到王逸民律師位於浦城街的豪宅,見到剛自洪記介紹所仲介來的下女姚╳玉(19歲,台中人)面貌清秀,年幼可欺,竟不顧其哀求抵抗,以暴力脫下其長褲,並撕毀內褲加以姦污。姚╳玉次日早晨立即向和平東路派出所報案,並寫信通知母親北上;15日在母親陪伴下向北市警四分局正式提告,並檢同被撕毀的內褲及醫師出具的處女膜破裂證明書,但王申孫被台灣高院判處有期徒刑二年六月後,就化名逃逸無蹤。

  王申孫色膽包天,連他主子家裡的下女都難逃其魔掌;但他主子王逸民因為貪財,下場也好不到哪裡去。戒嚴時代兩蔣的鷹犬,缺錢時就上兩家「專用銀行」去提錢,第一家是中藥行,第二家則是銀樓。因為中藥行賣的藥材,大多是自「匪區」進口的「匪貨」;銀樓則除了買賣金飾,大多也買賣黃金(金條或金塊),這些商品都違反國家總動員法,鷹犬可藉機勒索斂財。1956年11月9日,台北金瑞芳銀樓老板劉瑞芳,因買賣黃金被羈押於台北看守所,痔瘡發作而流血不止,獄方請看守所特約醫師蔡漢基(46歲,福建人)為其醫治。蔡漢基在診療時就說:「醫卜同源,我不只能醫肛門之病,更精通相術。先生你印堂發黑,不宜久羈縲絏,今年內若不能重獲自由,就請家人先安排一下後事,以免到時忙亂。」

  劉瑞芳一聽蔡漢基這麼說,就嚇得要命,也詳述了自己的入獄經過。蔡漢基見有機可乘,就宣稱與主審本案的高等法院推事蔣伯邢之間有管道,包在他身上沒問題了。三天後蔡漢基又入獄為劉瑞芳治病時,謊稱已活動妥當,要劉瑞芳付二萬元打通關節。劉瑞芳聽了後大喜,就在妻子蔡寶蓮探監時,囑咐她拿二萬元到蔡漢基診所。16日蔡寶蓮與店員黃堯山攜現鈔交付,但一個月後劉瑞芳仍未獲釋,自知受騙,要蔡寶蓮去找蔡漢基索回二萬元,蔡漢基卻說已將一萬元交給律師王逸民代為活動。蔡寶蓮找上王逸民催討時,王逸民先用馮玉華名義開具一張1957年1月15日到期的一萬元支票,但這張支票根本無法兌現;另外一萬元蔡漢基也不退還,劉瑞芳不堪白受損失,就向看守所陳情,轉報由台北地方法院檢察處偵查終結,將王逸民、蔡漢基兩人以共同串結詐欺罪嫌提起公訴。

  9月16日台北地院刑庭審結,判決蔡漢基被有期徒刑一年四月,王逸民辯解這一萬元是律師辯護的公費,因而諭知無罪。原起訴檢察官對這一部份不服,再向台灣高等法院刑庭上訴,由刑庭庭長夏華夏,推事陳思永、陳鐘審結,改判處王逸民有期徒刑一年四月,與蔡漢基刑期相同。由於本案為二審終結定讞,王逸民不得上訴,乖乖入獄服刑。台北地方法院因此註銷了他的律師登錄,律師公會也註銷了王逸民的會員資格。王逸民入獄後,法商圖書供應社也無法營業,但王申孫卻依然打著這張招牌招搖撞騙。

  。。。。。。。。。。。。。。。。。。。。

  指控王申孫騙財騙色的重要證人吳治元,為何要挺身而出?他與王申孫及死者康╳又是什麼關係?記者深入訪談後才發現,這個檢察官口中案情單純的「處女自殺」,其實複雜的程度還勝過於八年前的「陳╳卿自殺」。兩個外省已婚男子因為始亂終棄,才對這單純的台籍少女所設下了連環騙局,先迫使她墮胎,再以各種方法迫使她自殺。罪魁禍首當然是因強姦女傭而被通緝的王申孫,他這時除了1957年4月18日因妨害風化被通緝一次,8月16日、9月18日與1月2日,各因違反票據法通緝被一次。但他卻順利改名為王玉奇,還擁有另一張身分證。不過改名後他又在1958年4月8日、5月16日與9月9日,各因違反票據法通緝被一次,所以王玉奇這名字也不能用了。他對外就以王奇、王琦或王玉琦這三個化名自稱。

  吳治元對記者說,死者康╳原本是台北護校的學生,1957年寒假回高雄時,在開明打字機行打工兼學打字時,認識了自稱是法商圖書供應社代理的王奇(王申孫)。王奇雖已35歲,出獄後多案纏身,已婚且有二子,而且蒼老瘦黑,卻憑著一張舌燦蓮花的嘴,依然能哄騙年輕貌美、涉世未深的康╳,沒不久康╳就被騙失身,珠胎暗結。康╳不斷催促王奇要履行承諾,與她結婚,但王奇早想甩掉這已經玩膩了的少女,就出示三張身分證,謊稱自己是情治人員,現在要去接受秘密訓練,無法連絡。王奇留給康╳的通訊地點,就是「台北市博愛路76號綜藝廣告社徐良政先生」轉交。吳治元當時是綜藝廣告社的繪圖員,徐良政就是他的同事,而王奇與徐良政則是以前軍中的同僚,經常來廣告社找徐良政串門子。

  可憐的康╳失身懷孕後,被台北護校以「敗壞校譽」為由慘遭退學,但回高雄後依然不願墮胎,繼續寫信給王奇,甚至以死相脅,希望早日結婚,使腹中胎兒有所安排。王奇一方面為了謀擺脫康╳的糾纏,另一方面也為了躲避警方的通緝,就與徐良政商議,由王奇的妻顧文珣出面,在8月14日《中央日報》第二版左下角,刊登了一則五段高,一公分寬的訃聞:「聞(二號方體字):法商圖書公司副理,前浙江蕭山商會長王玉奇(琦)先生,於中華民國四十六年八月三日下午三時在淡水河游泳,不幸慘遭滅頂,享年三十歲,本(十四)日上午九時,移靈觀音山公祭,下午三時火葬,謹訃告諸親友。王玉奇先生冶喪處啟。」

  王奇自從詐死的訃聞刊出後,就不再來廣告社找徐良政,但顯然《中央日報》並非台灣人經常閱讀的報紙,康╳根本沒看到,照樣還是一直寫信來廣告社請徐良政代轉。王奇為求一勞永逸,就請徐良政將王奇「溺斃訃文」的剪報寄給她,並以假惺惺的同情態度與康╳通信,勸她趕緊「處理」腹內的麻煩。康╳接獲徐良政寄來的「噩耗」之後,哀痛的專程趕來台北「奔喪」,但徐良政詐騙的手段毫不遜於王奇,年幼無知卻貌美清瘦的康╳,就這樣從上一個騙局進入下一個騙局。她在徐良政甜言蜜語的哄騙下,相信了王奇已溺斃的「事實」,也接受了徐良政「勸導」,到松山中正路101號林雲騰經營的健生藥房,找林雲騰妻子林不幫忙,處理掉了腹中這個「麻煩」。

  。。。。。。。。。。。。。。。。。。。。

  王奇夫婦與徐良政的「詐死」陰謀,被徐良政的同事吳治元看穿,他很同情康╳的遭遇,就私下去勸徐良政,別玩弄這個癡情的少女。徐良政恐怕吳治元會將實情告訴康╳,就承諾吳治元會湊出500元的醫療費給康╳。但在那鈔票面額最大都還只是10元的時代,500元也不是一筆小數字。因為藍田種玉的禍首是王奇,徐良政就帶著康╳到溫州街的台大宿舍,去找王奇的「遺孀」顧文珣要這筆錢。顧文珣為了替這花心丈夫收拾善後,已經花了一筆刊登訃聞的廣告費,當然不肯再出這筆打胎費。徐良政無法對吳治元交代,就請吳治元出面擔任會頭,起個會湊足500元,匯寄到高雄由給康╳,徐良政則負擔以後每個月的會款。

  康╳墮了胎,也回了高雄,王奇成功的甩掉了這麻煩,看似悲劇已告終結。但徐良政在這場「詐死」的騙局裡,發現年輕貌美的康╳,真的是「好吃又不黏嘴」,於是色心大起,也冒充未婚者,重新詐騙康╳。暑假時康╳通過轉學考試,進入台南護校就讀,徐良政就寫信給康╳,一面安慰,一面以她在台北曾退學墮胎的事實要脅,康╳哪裡是這些外省已婚男子的對手?1958年放寒假時,徐良政哄騙說要介紹她來台北工作,康╳一到台北,就在四喜旅社裡被徐良政霸王硬上弓。康╳擔心徐良政會說出「真相」,讓她在台南護校裡,重演當初被台北護校退學的悲劇,只好聽從徐良政的「規勸」,不再南下註冊,乖乖留在台北。繼王奇之後,她又成了徐良政「進出口」貿易的對象。

  但徐良政家裡除了妻子莊明釵,還有一子二女,根本沒地方金屋藏嬌,只好把康╳從四喜旅社,再搬到山梅、三葉莊、永大及城中等各旅社。這樣長久下去也不是辦法,只好讓康╳趕緊去找工作,幸好康╳年輕貌美,國台語流利,又是護校高年級的學生,找工作並不難,沒多久就在台北縣中和鄉一間精神病院擔任護士,搬離了台北市。但女人的直覺是很準的,莊明釵一發現徐良政外面有了女人,醋勁大發,立刻「殺」到中和鄉的精神病院,給了康╳一頓「好吃的」,把精神病的病人都嚇著了,康╳也因此丟了工作。徐良政這時一面已玩膩了康╳,一面也無法忍受莊明釵的「獅吼功」,只好告訴康╳,王奇尚在人世,希望康╳還是去找王奇破鏡重圓吧!

  康╳再一次被徐良政始亂終棄,又丟了工作,無可奈何之下,只好跑回台北投宿旅社,每天再去綜藝廣告社找徐良政。但徐良政這時已辭了工作,前往三重鎮福德北路23號,他親威開設的台興鐵工廠門口,經營華成廣告公司。吳治元很同情康╳的遭遇,但自己也經濟窘困,康╳住了幾天旅社以後,他就把康╳帶到友人吳致和在上海路上的家中暫住,並介紹康╳到天水路應世痔科醫院當護士。只是沒過幾天,康╳又辭了工作,可能是莊明釵又去醫院騷擾。康╳不堪被騙失身,又被對方的妻子凌辱,現在根本無法工作,在三重找到了徐良政後,就向台北縣警局三重分駐所控告徐良政強姦。

  徐良政在分駐所裡,矢口否認強姦及同居的指控,警方就將全案移送新莊分局。原告與被告在分局被偵訊時,康╳仍咬定徐良政強姦,徐良政卻不承認,還有恃無恐的向康╳恐嚇:「這件事送往法院,我不過犯個和姦罪,我太太會不會原諒我,你也見識過她的態度了。但這醜聞張揚出去,你恐怕以後就無顏嫁人了。我勸你乖乖回高雄,過去就當成是一場噩夢吧!」康╳在分局裡痛哭失聲,警員也在旁為康╳剖析「利害」,康╳最後終於撤回告訴。因為強姦在兩蔣時代是告訴乃論罪,康╳既然不提告,分局也就不移送,這個強姦案就歸檔存查。康╳報案被警方勸回後,就在吳治元典當衣物,湊出車馬費後回高雄去了;之後吳治元也轉往石門水庫工程局工作,從此與康╳失聯。

  。。。。。。。。。。。。。。。。。。。。

  9月10日之後,康╳的遺書與報案紀錄見報,加上吳治元出面指控後,檢察官與法醫公佈的「墮胎處女」,立刻成為舉世奇聞。康╳的同班同學陳彩薇也說,7月4日校方通知康╳「行為不檢」,禁止她參加畢業考試。她的父親也毒打了她一頓,同胞兄姊不但不跟她說話,連她姊姊的結婚典禮也不准她參加。康╳傷心極了,就去應徵高雄聖公會聖保羅堂牧師馬永梁夫人的私人護士。馬夫人罹患末期乳癌,康╳不眠不休的照顧了馬夫人兩星期。馬夫人7月26日彌留時,康╳不但掉了不少眼淚,還自動的替馬夫人更衣與洗刷遺體,馬永梁牧師對康╳非常感激,就把妻子遺物中的一個扇形別針贈給康╳。

  王申孫(王奇)的罪行一一曝光後,引起了全台憤慨,因為這比八年前的張白帆哄騙陳╳卿殉情更惡質。張白帆與陳╳卿交往時並未結婚,他是在陳╳卿家人反對兩人結婚後,才與同事徐冰軒交往,後來徐冰軒懷孕,兩人才結婚,但陳╳卿不放棄,仍與張白帆繼續「交往」,才發生殉情的悲劇。然而王申孫更惡質,他早已結婚,還有兩個孩子,卻依然哄騙康╳成孕,還與妻子聯手詐死騙她墮胎,再「移交」給徐良政繼續蹂躪。其實1950年代到1960年代,外省已婚男子哄騙台籍少女獻身後再拋棄,或是台灣家庭聯手對老兵騙婚,都出了不少人命,無論本省外省,也都有騙子存在。但問題是王申孫一個人有五個名字,其中三個名字都還有身分證,當時兩蔣從中國帶來的軍人,根本沒有身分證(只有補給證),但王申孫卻合法擁有三張,這是老蔣用政策放任這群浙江騙子所造成的惡果。政策的不公平,才是問題的焦點。

  這個帶著八項通緝前科的王申孫,究竟躲在哪裡?當謎底揭曉時,更讓大家跌破眼鏡。原來神通廣大的他,竟然又化名為王秉遜,5月19日透過台北市政府社會局譚姓雇員介紹,經過查驗身分證與正式考試,以珠算得一百分的優異成績,擔任地政科地價股臨時僱員。六月底因會計年度屆滿,地政科受限於預算及任務調整,七十多位臨時雇員都被解雇,只留用成績優秀的18人,而王秉遜就屬於「成績優秀」者。記者找出了這秘密後,市政府地政科也無法再袒護,立即將其革職。王申孫溫州街的家門外,群聚著同情康╳的抗議者要王申孫「踹共」(台語「出來講」),王申孫擔心妻兒安全,加上老蔣鷹犬也擔心引發省籍衝突,封鎖他的一切資源。他自知已難逃眾怒,只好在9月12日下午四時,在表弟孫寶熙陪同下,向台北地檢處按鈴投案。

  王申孫落網後,在地檢處寫了一整晚的自白書,文長五千言,洋洋大觀,簡直是在寫一部短篇愛情小說,開始先交代與康╳的認識經過,1957年3月,他為推廣法商圖書供應社業務而南下高雄,有天晚上他騎腳踏車在愛河岸邊,與康╳騎的腳踏車相撞,兩人因此認識。之後見了三、四面,只是君子之交。而且自12月起,他發現康╳的家庭背景很複雜,精神狀態也有問題,就與她斷絕來往,不知她的消息了。直到最近在報紙上,才發覺康╳自殺的新聞,他才又想起這女孩。後來報紙愈寫越誇張,把他寫成是「張白帆第二」的負心漢,他自認與康╳是單純的友誼,康╳之死與他無干,何況這幾個月他都在台北,因而出來投案自清。

  。。。。。。。。。。。。。。。。。。。。

  但王申孫的自白書實在太「白目」了,高雄火車站對面紅十字冰店老板的女兒陳玉惠就出面駁斥。他說去年康╳與王奇熱戀時,常來他店裡吃冰,因而她與男女兩人都有點認識。有一次王奇拿一張紙條給她,要她冒充是康╳的護校同學,到康家將紙條交給康╳。而康╳收到後,則囑咐陳玉惠轉告王奇,請他快點託媒來向父母提親,不能再拖了。康╳死前見到的同學洪湘文則說,有次她在馬路上,看到康╳和王奇擁抱而行,有說有笑;康╳對她說到要與王奇結婚時也喜不自勝。但去年七月間,康╳卻難過的對她說,王奇這個人靠不住;還說:「我的月經沒有來,好像有孕了。如果月經再不來,只好去找醫生想辦法。」不過以後康╳是否有去打胎,她並未細問。

  高雄火車站前的三輪車伕林振波也說,康╳死前三週的一個晚上,和一位中等身材、戴眼鏡,說國語的男子,一起搭上他的車。康╳用台語說要去林森路,兩人就在車上用國語交談,內容他聽不懂,但從語氣中可發現兩人是在爭吵。到了林森路後,康╳用台語要他再拉回林森路的另一頭,她會多給車資,林振波就在這條當地人稱為「鴛鴦路」的林蔭大道上,拉來拉去好幾回,兩人在車上也越吵越兇,最後康╳叫他拉到民族二路,在康家門前還有一段路時就先付錢下車,一面哭著一面跑回家,林振波再將那位男客拉回火車站。

  另外高雄市南台路25號的安號樂旅社帳房陳旗山則說,王奇去年與另外兩個友人蔡繼埔、劉載清常來投宿;在名片上蔡繼埔自稱僑豐紡織總經理,王奇為副總經理,劉載清為會計。王奇常自台北帶著布匹毛巾來販賣,有時很闊綽,但有時又很窮困。每次王奇等人一來,康╳就會來陪宿整夜。去年6月25日,王奇等三人又帶著康╳投宿,次日三人先行離去,留康╳一人在旅社枯等。到27日王奇等三人仍未返回旅社,康╳身無分文,因此挨餓兩天,女侍應生整天在男人之間生張熟魏,同情這少女被拐騙失身,先請她吃兩碗麵充飢。陳旗山則提醒康╳,這三人不務正業,絕非善類,勸康╳早點回頭。但康╳泣訴完璧之軀已給了這男人,萬一他變心,只好一死了之。去年7月,王奇三人已積欠安樂旅社房租一千四百餘元,被陳旗山告進高市第一警分局。警方捕獲蔡繼埔,但王奇與劉載清則脫逃。陳旗山與女侍應生都指證,王奇每次在投宿時,死者康╳都陪王奇同居一室。

  繼康╳的遺書出現後,康╳的日記也陸續見報。1957年2月7日的日記中,寫她失身於王奇時是這樣寫著:「多可怕的現象,又難改變謗言,我承認自己愚笨、含怨。失去了理智,只憑情感的衝動,做出卑賤的舉動,事後被發現,才追悔莫及,真是為難自己。每次面臨難堪的場面,均形成麻木的肉體,如今回味起來,只感損失太大。人生幾何,何必糟踏自己,無疑的,是我一生可恥的事呀!」12月18日寫他失身於徐良政時則寫著:「我不明白,徐對我那麼忍心和卑鄙,也許要我再去一趟。」1958年2月6日的日記中更寫著:「徐的態度太不誠,是否有意來欺騙我,我給了他三封信,只收了他一封信,內容也無誠懇的話,太使我傷感。再向他咬一口,不可能消除我的怒火。」

  康╳被王奇與徐良政先後玩弄後而懷孕,1958年2月6日的日記中就寫著:「今天陪媽上市場買菜,市場菜色太多了,但中意仍然有限。也許是身孕的關係,食慾減低了,提不起好的精神。日子過得可怕而苦悶,因此對外界的景象也是乏味。」在1958年2月1日的日記中,更已透露了尋短的意圖:「祈待命運安排,我的確充滿著悲怨,嘗盡人間不幸,徐與王仍然是我最痛恨的人。他們的卑鄙必難有善果,此場惡夢仍然留在心底的創傷,是磨滅不了。似乎深仇必報,否則心靈的創痛將磨折成更破碎不堪。徐的狡猾下流的令我噁心的言舉,絕對不以為恥,現在我對人生充滿著恨火、怨氣,相信有消氣的機會。總之,王奇你太狠心,縱慾是一件可怕危險的罪惡,理智安定很重要的,在這最後努力所能挽回一部分的損失,否則生存的勇氣將消失殆盡。」

  。。。。。。。。。。。。。。。。。。。。

  王申孫到案後,寫的自白書竟還妄想否認與康╳之間的性關係,結果引來眾憤。這封自白書才剛完成,證人吳治元就呈上康╳給他的十封書信、一張明信片以及三張轉交徐良政的信,讓王申孫的獸行一一現形。但王申孫與台北地檢處面對這一「墮胎處女」案,就像現在阿扁與特偵組面對「海角?億」那樣,王申孫與阿扁是「證據到哪裡,就承認到哪裡」,特偵組與台北地檢處則是「證據到哪裡,就辦到哪裡」。王申孫在罪證確鑿下,還是只承認與康╳有兩次姦情,第一次是他在台南市與康╳遊公園時,暢談至深夜一時,他隨康╳到一旅社投宿,那時他身心疲憊,才落入康╳的詭計。第二次是在高雄市圓環邊的一家旅社,名字不記得了,但這一次他有登記姓名。

  至於王申孫的妻子顧文珣與徐良政的妻子莊明釵,就像現在小蔣的私生子自稱「涉世未深」,招惹到「天上掉下來的禮物」後,老婆就必須忍辱負重,挺身出來充當老公擋箭牌。王申孫夫妻還說康╳貪得無饜,屢次向他借錢,每次數十元不等,他因家窮,深感不勝負荷,所以要切斷孽緣。徐良政夫婦更誇張,竟說康╳生前所戴的十七鑽圓形金色手錶,是用他所資助的墮胎費購買。家住高雄市北斗街╳3號的康╳表姐劉╳就駁斥,去年六月康╳自台北護校退學回至高雄後,家人見她悶悶不樂,就送她到劉家住了一個多月。劉╳為了消除康╳的積鬱,陪她到至市區逛街,就在七賢三路的萬國鐘錶店,以330元買了那隻手錶送給她。因有發票為證,檢察官才將這隻引起爭議的手錶,發還給她的表姐劉╳作為紀念。

  王申孫與徐良政得了便宜還賣乖,仗著康╳已死,為了脫罪,竟將一切都推給已成骨灰的康╳。逼得原本只想遮掩家醜的康家忍無可忍,終於在9月17日由康╳的三個哥哥康╳馨、康╳南與康╳山三人出面,委託王逸公律師向台北地檢處控告王申孫、徐良政、吳冶元與法醫高坤玉四人。一告王申孫不擇手段引誘康╳成姦,始亂終棄,明知康╳懷孕,復又教唆墮胎,偽造訃聞登載廣告,意圖以詐欺之手段逃避刑責,事後發覺其虛偽不實,經康╳交涉請其允予結婚,以維聲譽,竟復置諸不理,以致康╳羞憤致死。二告徐良政為王琦偽造死亡證明,並利用機會強姦康╳,並代墊墮胎費用五百元。三告吳治元明知徐良政交付康╳之五百元為墮胎費用,仍代為交付康╳。四告法醫高坤玉明知「處女膜仍屬完整」為不實,竟將不實之事登載於公文書上。

  康家三兄弟這樣一提告,嚇壞了老蔣的鷹犬,深怕好不容易才冷卻的「張白帆事件」再起,就威迫利誘康家立即撤告。於是在王逸公律師代為提告兩小時後,康家三兄弟忽然又以郵政存證信函,寄出解除王逸公律師的委託狀,並停止進行訴訟。康家三兄弟對記者說:「我們因為家務繁忙,無法為康╳案南北奔走,所以撤回了告訴狀,但我們相信台北地檢處必能一本公正,將康╳的自殺內情查明真相,使王申孫等人受到法律制裁。」

  11月4日,檢察官王鎮調查結束,為了避免引發省籍問題,王申孫誘姦康╳的罪行竟然不起訴,檢察官不起訴的理由是:「王申孫係有配偶之人,竟誘惑少女與之相姦,實為可惡,固係觸犯刑法239條之罪。但本罪為告訴乃論,惟其配偶顧文珣始有告訴權,既未經其配偶提出告訴,自毋須論列,應不起訴。」轟動一時的「墮胎處女」案,就這樣被檢察官與法醫給草草了結。半世紀之後,誰也不記得當年這個在夜行快車上服毒自盡的少女;但老蔣時代的法醫,為了配合政治需要,能創造出少女被兩個男子強姦又墮胎後,依然有「處女膜仍屬完整」的醫學奇蹟,這就值得歷史記上一筆了。

台長: 管仁健
人氣(105,991) | 回應(29)| 推薦 (4)|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圖文創作(詩詞、散文、小說、懷舊、插畫) | 個人分類: 二之2.明星學校 |
此分類上一篇:一個明星女中的資優生自殺以後(管仁健/著)

喵啦
這比外星人強姦母牛還瞎...感謝管大讓我看傻了
2011-05-17 02:28:05
小明
令人憤怒~~~
2011-05-17 08:13:35
Victor
戒嚴時帶兩蔣的鷹犬 -> 時代
字「匪區」進口的「匪貨」 -> 自
她的父親也讀打了她一頓 -> 毒打
賬房陳旗山 -> 帳房

報紙不是已打出少女康仙的全名了?王申孫最後只被判了八個月,但都是因為變造身分證和偽造文書,康仙的部分都無罪.
2011-05-17 09:01:55
小六
印象中,解嚴前的報紙,還有詳述過強姦的過程,
只是寫得很像文言小說。
2011-05-17 10:45:30
感嘆
王申孫最後就只被判了八個月? 戒嚴時代也是有好處的。
2011-05-17 10:58:58
科科
解嚴前報紙比較有文學氣質
2011-05-17 11:11:50
MICKEL
同意管兄的看法,戒嚴時期的社會新聞更黑更亂,根本不是從蘋果進來才開始的

中國國民黨報人
http://freedom-or-liberty.blogspot.com/2011/04/taiwan-07.html


從這篇可以知道那些質報到底是怎麼質法,尤其是經典的聯合報,無中生有的技術和今日一樣。
2011-05-17 13:59:13
版主回應
說《聯合報》最爛,我認為太偏激,只是黨同伐異的情緒用語,那年代什麼更爛的事都有。

新聞評議會的問題不在他們是不是國民黨,雷震在國民黨內也是排在前幾名的,就像今天中國大陸,不能說他是共產黨,他就是壞人,做的就是壞事。台灣有好報紙嗎?我是沒看過。

台灣報紙就是從根爛起,那是因為漢民族的文化本來就沒有檢討的機制,不只是報紙沒有,請問政府有嗎?寺廟有嗎?學校有嗎?我們就是沒有「恥」感的民族,柳哲生已經是受害最輕的,他的三個手下才倒楣,莫名其妙被抓去刑求逼供,但破案後有誰向他們道歉?
2011-05-17 15:59:28
MICKEL
感謝版主的回應!!

謝謝!!
2011-05-17 22:29:48
CK
那一段法醫報告真的是刊在報紙上嗎?若為真那水果報真是小巫見大巫了...
2011-05-17 23:25:52
RZPTT
「《蘋果日報》到21世紀了,還把『處女懷胎』寫成新聞,最多也只是把『處女墮胎』寫成新聞,但這只是國中健康教育的常識。」

管大,現在國中課堂上的健康教育真的已經有教到這麼勁爆的東西嗎?

只是好奇問一下。
2011-05-18 12:12:48
cato
高坤玉也是林義雄宅血案和陳文成案的驗屍者。

我感到奇怪的是:康女在火車上自殺時,王申孫與徐良政的身分尚未曝光,高坤玉有理由掩飾什麼嗎?
2011-05-18 21:37:06
版主回應
老兄,你太單純了吧!康仙故意選在夜行快車上服毒自殺,就是要跟那兩個畜生與護短的妻子同歸於盡。你真的相信她死時身上沒有遺書嗎?我沒證據,但我強烈懷疑是有的,否則一個墮過胎的女子,哪有可能被法醫誤判為處女?檢察官與法醫都發現「事態嚴重」,會動搖國本,才會做出這些決定的。

只是檢察官與法醫一定沒想到,康仙除了身上的遺書,還寄到各警政單位,總有警察看了不爽會洩漏出來(尤其是同情本省女性被騙的),所以檢察官與法醫原以為毀了遺書、判定為處女、家屬火化了屍體,這個醜聞就遮掉了,哪裡想到一星期後還是有其他單位把遺書洩漏出來,法醫的報告等於是塗了自己一臉大便。

不過他們這些異類,主子屁股往哪歪,他們的嘴就要往哪接,吃的都比塗在臉上的多了好幾倍,大概也不以為意吧!
2011-05-19 10:07:23
呆灣人
好險還有個吳治元這個好人.

整個故事太悲慘了啦
2011-05-20 04:50:51
KAI
『心湖一度靜謐
是誰吹皺春池
寂寞芳心......』
以前的報紙好有文藝氣息.......?
2011-05-20 14:52:40
賴怡靜
現在的報紙用字粗俗不堪 還有錯字 用錯典故...一堆亂七八糟
2011-05-20 21:15:02
eric
看了才知道 其實哪裡都有好與壞的人 不分籍貫 布過可能那女生太過單純天真吧 看了只能說可悲又可嘆 管老師 借轉貼
2011-05-21 01:11:55
IMJOXO
管先生的文章幾乎都在謾罵過去,但經歷過,且總是醜化某一方,淡化另一方,像我們這種經歷過去和現在的人卻覺得更想看你罵現在式,尤其是民進黨如何墮落成為過去你所謾罵的國民黨,但對於老一輩的人來說,恨就是一輩子的恨,不爽也是一輩子的,那怕眼睛定定的看著腐爛都會當作沒看到,然後自圓其說,管先生充分有了這樣的現象,加油囉~現在正成為過去的歷史,不知道會不會有另個管先生多年後,也是在罵台灣經濟使上消失的八年,以致於禍國殃名影響到現在的繼任者,馬先生。
2011-05-22 21:41:21
版主回應
我只是在敘述事實,但在那些鷹犬的嗅覺裡就成了謾罵,這是各自的生物本性,我無能為力。我想大家就各自順著自己的生物本能吧!

我已經不知寫了多少次,戒嚴時代是我的童年與青少年時代,我這個部落格就是懷舊,懷念在那個荒謬時代裡,很多無法用文字紀錄自己悲慘遭遇的人們。這些轉型政義,既然民進黨與那些大福佬沙文主義者不做,我來略盡棉薄,告慰那些在謬年代裡無辜的受難者。

至於現在的馬與扁這兩個騙子,各自都有電視台的談話性節目可以高談闊論,誰對這兩個騙子有意見,拜託誰就去自己看電視或看報紙,無須寄望我來寫,我也沒這麼多時間。
2011-05-23 00:38:38
AL
看大大每篇文章 都想罵髒話
以後還是不要看好了
2011-05-26 20:03:41
失蹤人口
看了版主的文章,隱隱約約記得好像小時候在玩耍時,有聽見大人們在閒聊時說過「處女墮胎」這件事,原來此事是這麼來的,感謝版主大人 Orz
2011-05-26 21:30:17
hermann
管大..請問<由刑庭庭長夏華夏,推事陳思永、陳鐘審結>其中的陳鐘..是陳啟禮父親嗎?
2011-06-01 12:10:20
jetzake
嘖嘖...沒有最爛 只有更爛...
這篇讓俺長見識了
2011-06-03 03:50:49
maam
至今吃过的最佳的 wet & salty 肉粽文章~
管大, 辛苦了!

專移? 轉移! of 兩蔣的戒嚴是對政治新聞戒嚴,對於能安定人心、專移焦點的社會新聞,那種八卦豈是今日的水果報或數字週刊所能相比。
2011-06-05 12:41:57
非非
沒想到會收到回信 最近在一位主內兄弟的菲斯不可看到您 超驚訝的 就醬 謝謝 加油
2011-06-24 10:18:12
Observer
不能同意戒嚴時期的社會更黑更亂. 那時候社會一般還是簡單純真許多的! 黑亂是人類產物,一直存在, 只是媒體水準越來越低下,卻越來越因資訊發達而所向披靡的無時無刻的將罪惡黑亂教育群眾. 人心腐蝕,原本善的變得複雜,原本壞的更變得十惡不赦.
2011-07-02 04:53:00
版主回應
戒嚴時代的社會,是你相信的那麼「單純」,還是你的腦筋太「單純」,我也不知。
2011-10-06 14:04:03
ggk
順便問一下

張白凡事件

怎麼沒有用科學辦案斷為自殺結案?

是被害人家有什麼背景嗎?
2011-07-04 22:56:32
克勞棣
敢問版大,除了倒楣的洪湘文以外,處女在哪裡?
綜觀大作全文,從水果日報到數十年前舊聞,
僅見"處女膜完整的女人",然而洪湘文以外的處女何在???我找不到其他任何處女!!
法醫何時鑑定出一個處女來?
2011-10-05 00:34:32
www
希望看到格主揭發拉法葉案的文章,尹清風屍骨已寒。
2012-02-28 13:56:22
ORION
鷹犬?這樣的形容算好聽了吧?要我來說只怕會有更難聽的...
雖然我也是個男人,但我十分贊成將犯這種案的壞人直接去勢不用客氣,x的,直接用菜刀剁掉餵狗也難消悠悠大眾之怒.將心比心吧,各位國會的大代表,誰人不是人生父母養?誰家沒有辛辛苦苦帶大的兒女?
每每看到這些代表或團體為了這些惡人爭取所謂人權的嘴臉,而漠視更廣大善良民眾人權的心態,就覺得萬分痛心和不齒.
2012-06-29 11:42:27
99999
戒嚴時帶 辦到哪裡 就有證據到哪裡
2016-12-29 11:48:18
大陆客
为什么不更新了?我很喜欢看戒严时期台湾地区的这些案件,很有趣。
2018-08-20 12:13:39
版主回應
請出錢贊助寫作者的生活,不能永遠只想著免費享用一切資源。寫作者也需要生活,謝謝。
2018-08-29 07:43:10
我要回應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