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08-04 22:35:51| 人氣120,233| 回應38 | 上一篇 | 下一篇

一個雛妓被老鴇與流氓擄走後(管仁健/著)

推薦 4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俗話說:「人不招忌是庸才」,所以像我這樣的庸才來談「召妓」,當然比不上我們太子爺在高雄的「身體力行」,以及電視名嘴們在台北的「說長道短」;但也因為他們這樣一搭一唱、歹戲拖棚,成功引爆了台灣同胞按圖索「妓」的全民運動。唉!台灣已經好久沒太子爺了,小蔣的太子因「隱疾」而成了弱智,阿輝的太子在登基前就已蒙主寵召,小馬哥對外公開的也只有兩個美國籍的女兒而已。唯一的這個太子爺,假如沒這檔爛戲,大家還誤以為他只對洗錢有興趣而已。

  據新《壹週刊》478期爆料,2010年7月3日凌晨,高雄市一名應召女妮可,坐上一台銀色轎車,與駕駛人到鼓山區裕誠路1789四季汽車旅館,四十分鐘後離開。由於他是這台車的車主,旅館與他的人文首璽又近,「太子爺召妓」的新聞立刻成為各報頭條。報導中也指出,23歲的妮可身高165公分,50公斤,體態曼妙,貌似藝人丁小芹。她本姓陳,出身屏東,高職美容美髮科畢業後從事化粧品直銷,因投資失敗負債才下海兼差。妮可因傳說中的太子爺臨幸而爆紅,原本五千的行情已飆漲到上萬,而且還「有錢都叫不到」,成了高雄這裡最紅也最神秘的按圖被索之「妓」。

  其實台灣的法律本來就是「罰娼不罰嫖」,所以別說《壹週刊》週刊沒拍到太子爺的正面照片,就算是有,也只能證明他有偷腥,但又不是偷情,實在不需再學前朝大法官或大立委,說什麼去賓館開房間是為了上廁所或接受選民陳情的奇怪理由。無奈太子爺因為忙著選舉,沒空理會媒體的追根究底,於是先說車是被朋友的「台北友人」借去,接下來就是住家監視器「剛好」壞了十九支,公布的手機通聯紀錄「只有」一隻,「台北友人」又因種種因素不能出面,他現在一定很羨慕我們的阿舍連爺爺,大家別誤會我在影射那個「台灣地王」在召妓,因為此連爺爺非彼連爺爺,而是連爺爺的爺爺。

  在連爺爺的爺爺那個時代的台灣,大家對妓是愛怎麼召就怎麼召,而且根本不必等狗仔隊來偷拍,嫖客們還自己寫嫖妓心得公諸於世。1900年,連橫在《台南新報》上開「赤城花榜」,撰寫〈花叢回顧錄〉。先解釋一下什麼叫「赤城花榜」?「赤城」就是台南市,「花榜」就是妓女選美會。那一年台南「十大名妓」第一名,是年僅十二歲的雛妓李蓮卿。可惜妓怕出名豬怕肥,一旦登上花榜,不堪眾多「戀童症」的蹂躪摧殘,結果才十六歲就香消玉殞了。連爺爺的爺爺因而寫文章與作詩,哀悼這個超幼齒的雛妓李蓮卿說:

  「庚子之秋,余乏南報,曾開赤城花榜,遴選十美,以李蓮卿為首。蓮卿,台南人,年十二,鬻于勾闌,姿容妨(妨當作「妙」)曼,體態溫柔,又能纏綿宛轉之歌;豔名日著,而蓮卿則自恫不已。蓋狂且之肆虐,由是而來,遂以病沒,年方十六。余傷其遇,以詩弔之,和者甚多,因成一帙,曰《悼蓮集》。」詩曰:「一朵蓮花墜劫塵,紅樓半現女兒身。西風昨夜吹裙帶,好向情天證夙因。」

  。。。。。。。。。。。。。。。。。。。。


  其實我們這些不會「召妓」的庸才,可以笑嫖,但絕不該笑娼;因為那些淪落風塵的可憐女子,正如連爺爺的爺爺當年所說:「青樓亦一業,修其容,習其聲,以售其技,博金錢於溫柔繾綣之中,固賢於貪吏之強噬民血也。」簡言之就是「娼妓好過貪官」。況且台灣會出現這些鶯飛燕舞、眾聲喧嘩,無論現在23歲的妮可也罷,當年12歲的蓮卿也罷,不也都是因為被真正的「超大牌恩客」臨幸,才會因此芳名遠播、一夕爆紅。不過這些按圖索「妓」的新聞,比起1960年代「名妓」許╳倉引起的風波,都只能說是小巫見大巫了。

  1963年8月1日清晨五時許,位於台北市中山區基隆河邊的濱江街103巷4號,台北市立婦女職業輔導館裡一片大亂。原本在保安街72巷9號珠玉閣妓女戶被迫賣淫的雛妓許╳倉(14歲,彰化縣芳苑鄉建平里12鄰光明巷╳號),離開寢室去上廁所時,竟被九個江山樓一帶的老鴇、妓女及流氓,趁著天剛微亮時,以水陸兩路包圍婦職館,挾持許╳倉先拖上一艘木船,渡過基隆河至忠烈祠上岸後,又換乘計程車逃走,從此下落不明。目睹的學生們立即向在館內值夜的總幹事何潤報告,館方也趕緊以電話向附近的圓山派出所報案。

  根據調查,許╳倉是在6月19日晚間,警方清查珠玉閣妓女戶時,發現她沒有執照,而且根本未成年,才把她帶回警局,訊問後隨即送到婦職館保護。許╳倉剛進婦職館時,輔導老師與其他同學對她都印象深刻。因為她身材矮小,發育尚未完全,而且表情呆滯、反應遲鈍,一副畏畏縮縮、驚魂未定的樣子,完全無法適應館裡的團體生活,夜間甚至還會尿床。她的父母曾來警局要求「領回」,婦職館不同意,他們留下一百元給她,從此不曾來探望過。一個多月後,她才漸漸安下心,在輔導老師諄諄善誘下,斷斷續續說出自己的悲慘身世。

  原來在5月25日,她的父親許二(41歲)與母親許金英(40歲)夫婦,以三萬二千元將她「質押」給同鄉的人口販子林施涼,騙說要帶她來台北做「下女」(日語的女傭),結果竟被送進珠玉閣賣淫。還是處女的她當然極力抗拒,珠玉閣老鴇張月雲不堪損失,就通知林施涼「領回管教」。許╳倉被林施涼帶去別處毒打凌虐,遍體鱗傷且一耳失聰後才不敢反抗,被送回珠玉閣後乖乖接客。在遭高價標到「開苞權」的嫖客奪去童貞後,許╳倉每次接客收費20元,但張月雲拿走6元,其他14元都被林施涼收去抵她父母的債。

  由於短期內接客太多,未經人事的她,又不懂得自我保護,不但染上了性病,下體還血漏不止,就偷跑到五常街47巷8弄10號表兄陳城那裡,拜託陳城帶她就醫;但陳城利慾薰心,反而把她以二千元又「賣回」給林施涼。許╳倉這次因脫逃被林施涼打到腦震盪,影響到腦神經,以致思想遲鈍,說話吞吞吐吐,行動緩慢笨拙,還會不斷流鼻血、全身浮腫。婦職館的老師與同學們都相信,假如她沒被送來這裡,繼續這樣上下都失血,應該也活不了多久了。

  。。。。。。。。。。。。。。。。。。。。


  台灣男人嫖雛妓的歪風由來已久,背後當然有著供需兩方各自強大的推力與拉力。就需求面來說,嫖雛妓就像賭徒喜歡賭少棒一樣,賭徒們以為小球員不懂得打假球,然而事實剛好相反,成人球員要打假球,必須一個一個買;即使買到了教練,也不見得能買動其他球員,而且只要有一個不合作就可能洩密;但少棒就不同了,買到教練就成了,小孩都乖乖聽教練,所以當年中南部的少棒比賽,警察常比觀眾多。嫖雛妓也是同樣道理,變態的嫖客都認為幼齒的經驗少,不容易染病,事實卻是她們不懂得保護自己,接客量又大,染病機率反而更高。

  嫖客這邊喜歡雛妓,而供應的這方由於台灣民間重男輕女,又盛行非常殘忍的養女制度。很多家庭把自己的女兒賣給別人收養,自己又收養別人的女兒。這些居心叵測的收養家庭,如不是用來作為虐待壓榨的童養媳,就是等到青春期(甚至不到青春期)賣給人口販子謀取暴利。由於台灣本來就有很多男性喜好嫖妓,加上老蔣帶來的百萬大軍,以及駐防與來台度假的美軍,大家的性慾都需要「出口」,雛妓問題就越來越嚴重了。

  1955年5月21日,台北市政府民政局在年度預算中,編列了五十七萬元的經費,預定在年底以前於松山區的三張犁,設立台北市立婦女職業輔導館,收容二百名遭迫害而無家可歸的養女和妓女,收容期間最少為一年,除供應膳宿外,並訓練她們各種生產技能,如家事、縫紉、刺繡、編織、打字、育嬰常識等,訓練期滿後予以介紹工作或婚姻,以援助被害之妓女與養女恢復自由。相對於其他縣市,這可說是台灣地方政治史上的先進做法,對眾多被迫害而墮入火坑的女子,尤其是那些雛妓,無異是一大福音。

  然而為保護養女與妓女所規劃的婦職館,從一開始興建就波折不斷。由於買賣雛妓是個有暴利的行業,黑白兩道都要插手,軟硬體要完工都不容易。例如婦職館原本要設立於三張犁,但那年代人民知識水準很低,色情業者與地方民代就群起造謠,謊稱婦職館裡收容的雛妓會破壞當地風水與治安,婦職館只好遷往人煙稀少,基隆河行水區的濱江街。另一方面,與色情業掛勾台北市議員,在議會裡藉口婦職館並非「牢獄」,不應設置警衛;而且該館收容的都是婦女,設置男警衛可能發生桃色事件。所以婦職館成了郊區裡完全不設防的機構,人口販子就有機可乘了。

  。。。。。。。。。。。。。。。。。。。。


  婦職館的設立雖是台北市政府的美意,但在黑白兩道的作梗下,必須興建在基隆河濱,以致工程不斷延宕。本來編列了57萬元,預計在1955年底完工,但因興建在行水區裡,連續遭遇兩次颱風,蓋好的房屋都被吹壞了。到了1956年底,已花了一百多萬元,仍然無法完工,也不曾收容過任何一個人。而且該館第三期整修工程裡,有一座三萬瓩的變壓器必須遷移,電力公司雖同意動工,但為了一萬多元的搬移費該由誰來出,又爭執拖延了半年,到1957年5月10日總算完工,舉行了開幕典禮。

  當時婦職館收容的婦女,福利非常優渥,每人每日發主食白米一台斤,副食費一元五角,醫藥費三元,營養費一元。另外台北市政府每年還編列教育費二萬二千元,習藝費三萬六千元,收容者也不限於台北市籍,可見那時地方政府的器度也還真大。不過硬體雖困難,肯花錢終究能完成,但軟體就非一朝一夕能成的。開幕了三個月,警方也沒送來任何一個雛妓,婦職館只好自8月9日起,分成三組人員,探訪合法的妓女戶。第一組負責大同區(江山樓)、第二組負責萬華區(寶斗里)、第三組負責建成區(後車站),結果發現連合法的妓女戶裡都充斥著雛妓,何況無法訪視的非法私娼寮與國軍特約茶室。

  8月12日晚間,婦職館聯合省婦女會、市婦女會、養女保護委員會與市黨部等各單位,一起對警方施壓,市警局第二分局才在萬華區突檢各公私娼館,找出了101名雛妓,但這些大多沒受過教育的養女,在老鴇與保鑣的威脅下,雖然各單位人員對她們百般勸導,要協助她們脫離火抗;但老鴇們為了控制雛妓,除了暴力威脅,還帶她們去神壇賭咒,離開娼館就會不得好死,以致雛妓都不敢接受輔導保護。幸好社工們並不灰心,持續開導,一個來自花蓮的14歲養女李╳子,才哭著答應到婦職館報到。

  李╳子身材瘦小,連第二性徵都還不明顯,完全是小孩子模樣;但她狠心的養父,5月初就將她以6200元賣給三水街的私娼館,每天最高接客十四次,早已不堪摧殘。她卻害怕養父與老鴇,始終不敢答應。最後在婦職館人員的安撫與保證下,她才成為婦職館收容的第一人。接下來警方與社工持續掃蕩風化區與勸導雛妓從良,婦職館總算有了第一批學員。但老鴇們當然不甘心認賠,除了找她們的養父母藉著會面,裝死耍賴、軟硬兼施的慫恿雛妓脫逃,也有找民意代表來施壓「領回」的;不過最恐怖的,還是像這樣直接找流氓綁架回去。

  。。。。。。。。。。。。。。。。。。。。


  許╳倉在婦職館裡失蹤後,館內的老師說:「許╳倉人很老實,進婦職館之後,性病及關節炎都好了很多,但流鼻血與腦傷則尚未痊癒。她每次談到老鴇林施涼就嚇到發抖,也常向同學及老師透露,深恐老鴇會派流氓來殺她。」另外目擊許╳倉被綁架的同學則指證,除了抓她上木船的兩個流氓與兩個妓女以外,還見到保安街27號清心樓妓女戶的老鴇林月女(28歲,屏東人),帶著一群男女在婦職館附近接應。因為她們當中有人過去曾被林月女脅迫賣淫,所以對她猙獰的模樣印象深刻,就算化成灰,她們也都認得這個禽獸。

  婦職館轄區的市警三分局接到擄人報案後,趕緊來到現場,逮捕了還不及脫逃的老鴇林月女,以及同行的妓女鍾恭妹(20歲,屏東人)、王連合(18歲,屏東人)與潘阿好(17歲,屏東人)三人,另外在逃的三女二男姓名身份均不詳。由於老鴇與流氓膽大妄為,竟然上婦職館「侵門踏戶」,綁架受輔導保護的雛妓,消息見報後,社會輿論一片譁然,警總司令陳大慶上將也大為震怒,飭令省警務處轉飭市警局限期破案。江山樓轄區的市警八分局深感上級壓力,趕緊又逮捕了妓女潘娟、趙春霞兩人,並將這一名老鴇與五名妓女以違警裁決拘押七天,待拘押偵訊期滿,再依「略誘」許╳倉失蹤罪嫌移送台北地檢處。

  表面上看來,市警八分局的辦案還算迅速,但其實是暗藏玄機。尤其林月女一再辯稱:「我經營的是清心樓,許╳倉是珠玉閣的人,跟我毫無關係。許╳倉一定是不滿婦職館的管教與生活條件才脫逃的。」至於她當天為何會在現場被捕?她說:「我帶員工去散步,不行嗎?」婦職館主任王吳清香則駁斥說:「婦職館的地形是沿基隆河三面環水,只有大門向著道路,但大門晚間會上鎖,許╳倉根本無法逃走。況且她如果想逃,婦職館又沒警衛,在白天就能逃,何必等到清晨穿著睡衣偷跑?何況許╳倉的衣物與現金都還在館內,若要偷跑為何不帶走?最重要的是輔導館位於荒郊野地,林月女為何要帶一群人凌晨五時搭三輪車來這裡散步?」

  警方也知道林月女的辯解荒謬絕倫,無法服眾;就直接宣佈:「林月女當天會帶其他雛妓到婦職館附近,只是『實行員工教育』,先熟悉當地環境,將來如果被『關』在這裡時,可以順利脫逃。而且林月女供述,當天清晨她帶了五個妓女,連同她自己六個女人,乘坐三輛三輪車,所以許╳倉同學們看到的七女二男,其實是她們六女三男;那是三個三輪車夫,而不是兩個流氓。」但婦職館的同學則堅稱:「我們大家都親眼看見是七女二男,那兩個男的年約二十歲,穿喇叭褲,腰間掛著尖刀,一副流氓打扮,絕不是警察說的六女三男。那兩個男子是與林月女一起來的男人,一定是保鑣,車夫在更遠的地方,而且還有一個女人沒抓到。」

  。。。。。。。。。。。。。。。。。。。。


  原本許╳倉是在眾目睽睽下被綁架的,但案子到了市警八分局手上,卻成了略誘失蹤。其實大家心裡也都明白,雛妓是色情業者利潤最高的「商品」,所以別說是私娼寮,就算是合法的妓女戶與國軍特約茶室,也都不能缺少雛妓。但這些妓女戶遇到雛妓被送到婦職館,就該視為「消耗品」,認賠了事。侵門踏戶去搶,終於引來了眾怒,也揭開了兩蔣統治下「凡妓皆雛,妓老變鴇」的黑盒子。婦職館主任王吳清香因此出面拜託台北市警局張毓中局長,請警方加強保護,並加緊追查許╳倉的下落。

  收容九十多位學員的婦職館,第四屆市議會時曾提出設置警衛的預算,贊成的女議員張四英與反對的陳鴻韜兩人,還舌劍唇槍爭論了很久;但最後投票結果,陳鴻韜、沈應松、張詩經、鄞建信、黃衍樑、陳鄭岐、歐陽斌與陳秋火等25人反對,僅有張四英、遠建華及廖鍾脈等8人贊成,增設警衛的編制案未能通過。婦職館門口雖有一位穿黃色卡其制服、外貌雄偉的工友,實際上卻是婦職館結訓學員;一個女生再怎麼壯碩,面對老鴇找來的許多流氓,還是擋不住的。婦職館在囂張的色情業者與黑白兩道夾擊下,許╳倉已「失蹤」了快三星期,警方還是找不到人,只好引進媒體來自保,也揭露了讓警方更難堪的內幕。

  與許╳倉同期的學員廖╳英(16歲)、施╳(17歲)與洪╳桃(18歲)告訴記者,在許╳倉被劫走前半個月,另一個學員張╳也是這樣「失蹤」的。她們都是彰化縣芳苑鄉人,林施涼常在芳苑鄉各村莊遊蕩,藉口要請人到高雄「煮飯」,還先借二萬元到三萬元給她們父母做安家費。她們被騙離家後,在珠玉閣煮了一星期的飯,就被強迫賣淫,不從的就酷刑伺候。林施涼還規定她們每天的接客次數,不夠便打。她打人的手段很毒,隨便拿起一件東西,就往人頭上身上招呼,而且被打者還不准哭喊。許╳倉因為成功逃亡過一次,被抓回後遭林施涼打到腦部受傷,才變成現在這副痴呆模樣。

  這些學員若只是向記者哭訴自己的悲慘遭遇,記者也許還懶得報導,因為雛妓下海的經過都差不多;但其中一名學員哭訴時提到,在許╳倉和張╳失蹤前幾天,都有一位議員與多位「普通市民」帶著家長出面,向館員要求「領回」自行管教,館員拒絕後對方還一再叫囂,在館員撥電話找記者後他們才憤憤離去。有些在江山樓一帶從業較久的資深雛妓,還能認出那些「普通市民」就是轄區警察。而且更讓人不解的是,與許╳倉同時被捕的雛妓多達26人,卻只有11人送婦職館,其他的警方都讓她們「具保領回」,連林施涼也能獲得交保,重操舊業。

  婦職館學員的爆料,果然成了新聞震撼彈,幾個小時之後,市警八分局宣布,「失蹤」22天的許╳倉,連同之前的張╳都已尋獲了;連林施涼與保鑣楊寬永、莊朝宗也被傳訊後扣押。媒體又進一步爆料,6月11日遭市警局督察室破獲的江山樓六家合法妓女戶:「珠玉閣」陳美女、「鳳英樓」黃陳居、「芳花閣」陳因、「雪花園」張金、「清風亭」陳幼英與「蝴蝶」朱許好款,因為容留許╳倉在內的16名雛妓,依法應送法院並吊銷執照;但市警八分局卻「體恤商情」,拖延到許╳倉「失蹤尋獲」後,珠玉閣等這六家妓女戶照常還在營業。警方解釋這六家妓女戶,還在向市政府「行政訴願中」,所以仍准予營業。

  。。。。。。。。。。。。。。。。。。。。


  市警八分局「尋獲」了「失蹤」22天的許╳倉,卻一點也沒有「破案」的欣慰,因為轄區這六家「金雞母」看來是保不住了,更糟的是許╳倉還不知會對虎視眈眈的媒體,又爆出什麼讓警方更難堪的內幕,因此23日下午找到許╳倉後,經過72小時的「再教育」,才在26日下午,勉強回應記者要求,舉行了記者招待會,由該局副局長兼發言人陳舉籌主持,負責偵辦的刑警隊長羅仲銑、社會組長曹健行及辦案人員何樹仁、姚崇嵐等均到場說明。

  許╳倉骨瘦如柴,神情不安,在記者會上出現時,只用台語吞吞吐吐、含糊不清的答了幾句話。記者問她是怎麼離開婦職館?她說:「我自己走的。」再問她是不是林施涼叫妳走的?她說:「不是。」再問她離開時穿什麼衣服?她說:「睡衣。」再問她為什麼穿睡衣?她說:「其他衣服洗了。」再問她為什麼要離開婦職館?她說:「因為常流鼻血。」警方這時趕緊幫她解釋,說她是因為流鼻血,婦職館治不好,所以想離開去找表哥帶她去治病。記者追問她表哥住在那裡?許╳倉竟然吞吞吐吐的答不出來。而且許╳倉上次偷跑,就是被她表兄陳城賣回娼館,現在流鼻血和全身浮腫都是那次被毒打的結果,她何以笨到又要去找他?

  警方擔心記者再問下去會穿幫,就將許╳倉送回警局「休息」,記者直接問警方,林施涼、楊寬永與莊朝宗等人與失蹤案是否有關?警方竟說:「無關。但他們有妨害風化與妨害自由罪嫌。」記者再問警方,為何婦職館認為他們是兇手?警方就說:「這幾個人沒知識,不知道為自己找有利的證據,現在經過我們調查,已為他們找到不在場證明。」記者再問林施涼曾經買賣過五個雛妓,還有三個在婦職館,她們的遭遇與許金倉相同,警方會不會去查?警方卻說:「沒有,我們現在只偵辦許╳倉一案。」記者再問說,據許╳倉的同學指證,當場被捕的林月女與綁架有關嗎?警方卻說:「查無此事。」

  轟動一時許╳倉「失蹤」案,就這樣雷大雨小,草草結束。警方「保護」了許╳倉12天後,9月4日送回婦職館。台北地檢處檢察官吳天惠在次年的2月18日,將林施涼、楊寬永、許二、許金英及陳騰等五人以妨害風化等罪嫌提起公訴。次年7月16日台北地院宣判,林施涼被處有期徒刑五年,許二、許金英各十月,楊寬永、陳騰各五月。至於現場被捕的清心樓老鴇林月女,警方則認定她與本案無關,全身而退。從此妓依然雛、鴇依然毒、客依然嫖、警依然罩,江山樓則江山依舊,一切又都回歸到原來那樣。

  。。。。。。。。。。。。。。。。。。。。


  雖然許╳倉的「失蹤」,被警方從駭人聽聞的擄人賣淫,成功的「辦」到略誘脫逃;但許╳倉在台灣歷史上,還是有著劃時代的意義。因為原本婦職館的輔導績效並不好,雛妓原本家庭就有問題,大多又失學甚至是文盲,在妓院的大染缸裡,也浸淫得是一身惡習,結訓後要升學或就業都很難。況且父母與妓院為了暴利,還是會一直糾纏;要從良只有一個辦法,就是嫁入一個新家庭。問題是有正業的男人,誰會娶一個雛妓?就算自己想娶,家族的反對與左鄰右舍的閒言閒語,也會讓人打退堂鼓。婦職館也怕來求婚的男性,會是人口販子或是沒固定收入,害得婚後的雛妓重操舊業,所以也不敢公開為雛妓徵婚。

  可是自8月初許╳倉的淒涼遭遇,透過報紙像連續劇一樣的天天報導,很多沒有家族纏累的外省籍軍公教人員,竟然紛紛向婦職館投遞履歷。在8月21日許╳倉還沒被警方「尋獲」前,與她一起進入婦職館的學員吳╳珠,透過館方介紹安排,與一個外省籍軍人已論及婚姻,將在半個月內訂婚。訂婚後該吳╳珠就可以結訓返家,準備婚禮。這則消息見報後,婦職館才透露,其實過去三年裡,館方已輔導二十多位學員覓得歸宿,目前還有6位學員願意接受館方輔導徵婚。消息一見報,第二天立刻湧來423人應徵;另外還有17人不等通知,直接上門希望接受面試,嚇得婦職館趕緊宣布:「因應徵的人數超出預定數目太多,自即刻起暫停應徵申請。已收件的423位應徵者,正由本館專人審核中,合格者將於近日安排會面。」

  另一方面,警方在許╳倉的父母與表哥都落網並偵訊移送後,9月4日才將她送回婦職館。五天後葛樂禮颱風登陸北台灣,重創台北市,光在9月10日這一天之內,降雨量就高達一千公厘以上,成為史上第一,全市都淪為水鄉澤國。位於基隆河邊的婦職館,原本就地勢低窪,因海潮倒流,災情更加慘重。但由於許╳倉讓婦職館成了新聞焦點,警方不敢怠慢,趕緊動員為數有限的渡船全力搶救,八十多位包括許╳倉在內的苦難女子,得以全數獲救。事後統計本次颱風造成242人死亡、88人失蹤,這些原本被社會棄絕,在行水區內一群雛妓,反而因許╳倉而得到媒體關注,得以在洪水中獲救,婦職館可說是因禍而福。

  許╳倉事件與葛樂禮颱風後,輿論紛紛攻擊市府將婦職館設在偏僻的濱江街,讓可憐的雛妓必須遭受天然與人為的雙重威脅,實在太不人道;問題是要搬回市區,無論放在哪裡,當地居民與民意代表都反對,最後只好正本清源,雛妓從哪裡來,就回哪裡去,這樣就沒人會反對了。1965年9月,婦職館由濱江路搬到萬華區的廣州街,因為這裡本來就是紅燈區,加上警官學校就在附近,市政府原本以為這樣一舉兩得,但婦職館搬回風化區,老鴇更加猖獗,1966年5月26日,市議會審查預算時,發現婦職館搬到廣州街後,原本收容的42名雛妓,逃走了13名,被人利用關係保走9名,現在只剩下20名。

  9月19日陳連祿議員質詢婦職館館長王吳清香時,爆出有多名議員為妓女戶向館方保出雛妓,害這些可憐的少女重入火坑,館長應拿出道德勇氣,公布是哪些議員在為虎作倡,王吳清香答應回去調查後再作報告。大家本來也以為這只是行禮如儀的虛問虛答,豈料9月23日王吳清香來市議會時,真的公布了九位作保的議員名單:夏效禹保出潘╳月、洪╳珍和劉╳嬌三人,陳清標保出王╳卿、王╳梅、莊╳鳳三人,沈應松保出李╳孰及楊╳娥兩人,李清泉保出范╳妹、潘╳梅兩人,李黃恆貞保出黃╳花一人,劉立卓保出董╳雲一人,高六龍保出藍╳蘭一人,黃信介保出許╳珍一人,宋霖康保出劉╳霞、許╳森兩人。

  王吳清香公佈的「九人名單」,立刻引來軒然大波,劉立卓議員主張應移送調查局處理,歐陽斌議員則認為調查局不會管這些芝麻小事,還是由市議會來調查即可。議長張祥傳於是宣佈將召集專案會議,由他本人擔任召集人調查。無奈調查到了隔年4月,大家也沒看到什麼結果,反而是省刑警大隊查出了十名被保釋出去的學員,已確定改業從良,證明陳清標、李清泉、李黃恆貞與劉立卓四人沒問題;而夏效禹、高六龍、沈應松與黃信介、宋霖康五位議員則遭到約談。外界才赫然發現,原來這種「選民服務」,不是國民黨草根型議員的專利,黨外的照樣不落人後,最後宋霖康還因轉賣劉╳霞、許╳森至桃園國軍特約茶室被判刑三年半。什麼統獨立場的尖銳對立,在特約茶室與雛妓問題上,照樣也能攜手合作的。

台長: 管仁健

adol
唉...那些害人的...不會有報應麼...
2010-08-05 03:27:49
狂怒
這些人渣!沒有天理會報應也沒有人類該有的正義!悲哀我們台灣人!中國文化果然只能是狗屎不如!什麼時候我們才有正義啊!
2010-08-05 12:32:43
S. E. さん
以前在五專時,我要求老師要上《台灣通史》的課程,但是老師說她已經排定那些課程了,《台灣通史》是不會教的。我有稍微看過一下《台灣通史》,想說「連爺爺」的「爺爺」不會有那種寫作;現在看到這篇文章,實在很難想像有這樣子的事情。

小時候,我讀的班級,就有幾個大變態了。他們很喜歡在課本上畫裸女,也很愛出黃腔。我還記得其中一個大變態,他在我的課外讀物,寫「牛肉松愛老潘」(「牛肉松」是我在那時候的外號,「老潘」是我們班上某個看似很骯髒的女孩)、「牛肉松家住妓院」等「不堪入目」與「不堪入『耳』」的話,讓我哭了好一陣子(當時還很怕那些惡勢力)。這個傢伙,還跟我至少勒索過四百元以上,不從就打或欺負,甚至拿東西打。我當時膽子小,因此不敢報告老師。如果當時有水果報,我一定要拿他來當頭條,至少這種欺善怕惡的人渣,不要再危害校園了(如果我沒猜錯,他現在應該在麟洛市場賣蔬菜,雖然他戶籍設在屏東縣麟洛鄉,但是他卻來我這個「隔壁鄉」讀小學,由此可見,他真是個令人頭痛的學生)。至於他心智為什麼這麼糟糕,連「妓院」、「牛肉場」等黃腔,都說得出口,這可能要問他自己了(至今,除了他寄給我兩張賀卡,其中一張的字樣非常難聽外,我到現在死也不肯跟他聯絡,更不要提給他什麼祝賀辭了)。
2010-08-05 13:08:00
老麥
黃信介? 是那個後來帶領民主運動的黃信介嗎? 不敢相信他會幹這種事!
2010-08-06 02:47:32
Smore
根據 wikipedia 的資料,黃信介的經歷:
臺北市議會(第五屆)議員(1961年-1964年)
2010-08-06 09:50:21
ABC
您的文章才2天就挑起仇恨跟對立.版長您煽動的功力.真是高手中的高手啊.我用講的都沒辦法造成這樣的效果!真是佩服佩服.
2010-08-06 11:30:30
版主回應
我才佩服您的嗅覺靈敏,什麼文章您都要來匿名潑點糞,真可惜您生錯了時代,要是偉大領袖的皇太孫沒那種嗜好,不得那些隱疾,如今依然三世四世的傳下去,您這種棄而不捨的生物性狂吠,榮華富貴是少不了你一家的。

這裡是公開作者姓名自負言責的部落格,不是匿名潑糞的論壇。不想看的生物拜託就請安靜點,不要這樣無恥的匿名潑糞,持續污染我這裡的留言版,要吠要啼請到中正紀念堂、慈湖,那裡比較適合你們的遺傳基因。
2010-08-06 12:36:47
書迷
根據台北市議會網站,黃信介,1964~67年擔任第六屆議員(未改制為直轄市)
網址:http://www.tcc.gov.tw/bar1/bar1_8/intro2.asp?serno=7
2010-08-06 11:34:24
ABC
版主您搞錯了啦!我不是鷹犬啦!我最痛恨兩蔣了.您講的這些都告訴世人.兩蔣從中國帶來的這些垃圾是如何糟蹋台灣人.我用講的同事朋友都當我是白癡!您用資料佐證.效果就不同.能引起大家的共鳴.
2010-08-06 15:57:11
版主回應
是這樣喔!我錯怪您了,您應該是阿扁的鷹犬,結果我把您看成兩蔣鷹犬。那麼就請您去高雄太子爺那裡留言,看他們家的建國基金會不會分一點給您?

我提醒你,我是具名寫文章的,你卻是不斷在留言版匿名潑糞的。你對拙作不爽,就請你別看,我本來也就沒興趣看到這種大腦跟大腸裝一樣東西的生物,請不要一直在這裡潑糞。拜託!有點格調好嗎?
2010-08-06 16:56:56
W
黃信介? 是那個後來帶領民主運動的黃信介嗎? 不敢相信他會幹這種事!
震驚+1
2010-08-06 16:13:35
書迷
什麼統獨立場的尖銳對立,在特約茶室與雛妓問題上,照樣也能攜手合作的。

這句話說得好。恕我在說一句,人說選舉無師傅,國民黨是用錢買,民進黨是用嘴遍。騙到拿到權,都是一窩子
2010-08-06 20:12:36
太平官
管大您好,昨天看電視有播陸小芬主演的"看海的日子",看第四台好多次了,昨天終於把它完整看完,原來陸小芬的角色是養女,所以才會被賣到妓院,跟您在本篇所寫的內容一樣,看完文章才恍然大悟,以前那個年代真的充滿許多不公不義的現象,對於以前年代美好的想像都幻滅了,原來以前國泰民安的印象,都是經過刻意包裝的假象。
2010-08-06 20:18:56
delta
釋憲666也很快就會滿兩年了,罰娼不罰嫖到時也即將廢止,應該有很多人想說可以合法嫖妓真是一大福音,但大法官做了正確的事,政府不見得會規畫出完善的配套,只要是住在台灣,腦袋不是裝屎都知道,台灣沒有顏色鮮明的黑與白,有錢大家賺,有搞頭大家爽嘛,未來關於合法嫖妓這件事,絕對又是一場黑白聯手的搶錢大作戰。
2010-08-07 19:58:14
psalmi23
大法官決議廢止罰娼不罰嫖是基於平等原則,但卻不敢觸及性工作是否應該合法化的問題,感覺還是有點隔靴搔癢。或許從人道的基本價值出發,出賣靈肉就是應該禁止,但人性深處的骯髒卻是無法根絕的,與其讓性工作者在社會底層看不見光的地方,被那些人渣垃圾蹂躪壓榨。還不如讓她們檯面化由公權力監督,只是我想很多衛道人士會抓狂吧~
2010-08-07 21:10:34
stonekey
psalmi23 說得好 堵不如疏

開膛剖腹 是殺是救?
2010-08-08 07:50:14
ninja_pig
"小蔣的太子因「隱疾」而成了弱智" Do you plan to write a story about this in the future?
2010-08-08 11:42:25
版主回應
不會。因為我的時間很寶貴,不能浪費在那些人與那些事上。我奉行的是小民史觀,這些權貴後裔的所作所為,有比我更適合的人來寫。
2010-08-08 15:13:59
Victor
在下聽過參與過官邸的醫護人員轉述,或許各位不相信,不過蔣孝文真的就是因為糖尿病血糖過低而大腦受損的.事情的經過是,蔣孝文長久以來患有糖尿病,而且又愛喝酒.有一日下午他飲酒後,因為血糖過低而昏迷.隨從人員以為是酒醉在午睡而不以為意,時間到了還幫他打了一針胰島素,使得血糖更低.一直昏迷到到次日,身旁的人發現不對勁才開始急救,但大腦已受損.
蔣孝文後來很少出現在公開場合,只有多年後在蔣經國的葬禮上,公開露面過一次.如果是"隱疾",梅毒有一個特徵就是小傷口大傷口都很難癒合,血流難止,所以多年的梅毒患者容易四肢潰爛,他並沒有這種現象.
在下只是轉述我聽到的故事,我不是鷹犬...
2010-08-08 13:27:41
支持版主
支持版主將真相公布於世! 感謝! 台灣加油!
2010-08-15 17:22:08
路人
好驚訝!本來還想問說這個黃信介是不是大家熟知的那個,結果竟然還真的是他啊!

文中的事情是不難想像的,至少我國中的時候還見到過,家附近有卡拉OK,內有雛妓。當時還天真,還想說怎麼警察都不知道,結果某天經過,親眼見到警察收錢....一疊千元大鈔從老娼手中交給警察....
2010-08-20 16:30:55
1987
昨天才看到您的部落格,謝謝您寫了這麼多台灣的老故事,太精采了!!晚上一個人看首仙仙日記有點毛毛的Q.Q,請問有時雨中學的故事嗎:DDD
2010-08-23 09:31:29
版主回應
我沒有時雨中學的故事。
2010-08-23 22:28:15
SE7EN
板主加油!看您的大作讓我又破例熬夜了! 膿梅大瘡就膿梅大瘡,啥年代了還需要粉飾一下惡習導致的結果嗎? 還胰島素咧,低血糖倒楣,無妄之災....
2010-08-26 03:00:48
字拼 錯
SE7EN 你是肥柴嗎?沒醫學概念
2010-08-26 17:59:00
DDD
這些事還真是看一次痛心一次
2010-09-01 19:03:10
peter
有關蔣孝文有否染梅毒,大家可搜尋〈谷正文: 蔣孝文染病內幕〉一文,當可有更全面的看法。網址http://www.boxun.com/hero/201002/xsj12/2_1.shtml
2010-09-08 15:04:39
61年次
回應一下樓上:
1.谷正文在蔣孝武持槍大鬧東雲閣時"英勇"制服蔣.並送回家..不知是真是假 ???
2.歌手黃乙玲年輕時幫家理賺錢走唱...也有提到某"大人物"子弟持槍大鬧酒家的往事...當時酒家保鑣認出...當然不敢"處理"..警察來也不敢"處理"...歌手只好一直唱到天亮..警察保鑣全部"立正"站好”聽歌”..若是真的..那場面還真有趣!
3.事後黃乙玲領了大紅包...皆大歡喜.
2010-09-08 22:39:47
Dr.
回應一下victor,你真的相信太子爺身邊的醫護人員都是笨蛋還是有臥底的混在裡面?有糖尿病史的病人昏迷的第一個鑑別診斷就是低血糖昏迷,怎麼可能笨到再給他打一針胰島素,你不是鷹犬,但是你聽到的故事應該是鷹犬編出來的bullshit.
2010-09-16 20:06:56
Victor
在下聽到這個鷹犬編出來的故事中說,以為蔣是酒醉在午睡,時間到了還給他打一針胰島素的人,並非醫師,而是隨扈.
當時的主治醫師應該還在人世(並不是姜XX),當然,我也不是從當事人口中聽說的,只是聽到當時醫界內的流傳.
Again,我不是鷹犬,我也不是醫師,只是在醫院打雜過,聽說過一些故事而已.
2010-09-17 05:38:50
KAI
版主謝謝您成立這麼優良的好格
純粹想了解關於這塊土地的故事的人上
2010-09-17 10:24:00
南洋客
高六龍是我外公, 事情發生在我出生前好幾年, 所以我也沒聽過.
不過以我了解我外公的個性, 他應該是受人所託, 無法推辭吧.
不管怎樣, 知道曾經發生過如此事情, 深感遺憾!
2010-09-28 14:26:05
無雙
在那民智未開的時代這樣的事並不稀奇,聽起來也並不使人覺得荒唐.那些女孩就只不過是買主的貨品而已..只不過當時的事拿到現在來看一切就顯得那麼殘忍.荒唐了...
2010-09-30 18:13:47
martin
長輩曾說過一段話讓我印象深刻:
小蔣時代黨政軍特一把抓,當年的"黨外"也就是日後的"x進黨"如果沒有他的默許(或者暗中支持?),早早就消失於無形.
2010-12-03 04:40:36
TREYA
血跡斑斑啊,唉
版主謝謝你
2011-03-04 19:44:59
南洋客GG
文中的高六龍是鄙人的外祖父, 在此借版向該苦主鎮重致歉! 此事小弟也是頭一次聽到, 真歹勢!
2011-04-06 13:46:29
憲兵司令部後巷居民
蔣孝文因為糖尿病血糖過低而大腦受損的說法許多年前我也曾聽家父說過,資訊來源來源是在蔣家工作的人, 這些人不是甚麼鷹犬, 多是老老實實的老竽仔. 醫務兵或隨扈醫療常識不足或失誤其實與那年頭的人員素質有關--大老粗或小糊塗, 我不認為這與哪一黨的鷹犬有關.
2011-04-29 00:16:30
zzz
罰娼不罰嫖走入歷史後,變成娼嫖都罰,蓋因沒有縣市肯設立專區,沒有專區內的不罰,到處都是專區外。大法官好心做壞事又是一例,低估了政治的現實面,高估了自己的法學(也只有法學)素養。
如同之前,宣告視障者從事按摩業違憲,不是不能限制只有視障者能從事按摩業這件事是違憲,而是實施以來成效不彰,大法官希望有關單位檢討改進,故而宣告違憲。但是成效不彰歸不彰,拔掉這個就業限制,視障者就會更好?3年落日條款?有些法該立了10多年都沒立好,何況才3年?
好意不經過縝密的思維規劃,學歷再高也就是這樣辦事而已。
2011-07-24 09:50:52
ORION
真乃人神共憤之惡事,個人認為最可惡的是那些假裝為國家人民做事的民代,私底下卻是如此邪惡骯髒.請恕在下一時想不出更嚴厲精準的形容詞來形容這樣的人.
偏偏台灣隨處都可見這樣的民代....
2012-06-29 10:59:46
進攻屎那
Victor說錯了.我曾經看到某篇報導[忘記出處],蔣經國每次看望臥病的蔣孝文,都會跪下說:[孩子,我對不起你].那時還看不懂為什麼蔣經國會說這樣的話,直到陳文輝在[新聞哇哇哇]節目中說:[曾經有高的嚇人的高官,因為兒子開車,看到一對情侶,竟把女人強姦,此高官一時氣憤,拿石塊砸傷兒子],不知是否是蔣經國父子,此才是蔣孝文致病的真正原因?
2012-07-02 17:27:35
Victor
Again,我只是把我聽一些老醫生說過的故事轉述而已.陳輝文說的是對是錯,我也不知道.
蔣孝武的故事也是流傳了廿幾年,有關江南案的部分,這幾年白狼才承認當初是故意栽贓他.老醫生們也提過有關蔣孝武的故事,不過是否屬實,我也不知道.
2012-07-03 10:52:14
CHOU
你好
想請教
當時販賣人口 逼良為娼
政府都不抓嗎 原因為何
2017-02-01 14:20:11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請輸入圖片中算式的結果(可能為0)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