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床睡避免寶寶猝死 醫... 一同遊玩冷門的羅馬尼亞照片太唯美!綿延抹茶山脈 米塔手感烘焙坊新竹巨城...
2010-03-13 00:08:26 | 人氣(89,796) | 回應(42) | 上一篇 | 下一篇

螢橋之花:1970年代的江湖美少女(管仁健/著)

推薦 0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2010年台灣新春假期裡最夯的電影,應該就是鈕承澤導演的黑幫史詩片《艋舺》了。這部戲的場景,大多是在我年幼時外婆家的萬華(當時要叫龍山區)。不過有張劇照裡五位男主角一起坐在學校圍牆上,這圍牆卻「跨區」到了古亭區的螢橋國中;偏偏鈕大導演在接受訪問時還提到,他出身世家,小學讀的是貴族學校,國中時因被同學欺負才接觸幫派,於是那所大導演的母校,一個原本早已被人遺忘的「黑幫學校」,又被媒體給挖了出來。

  其實回歸真實的台灣史,劇中描述的艋舺「太子幫」當然是虛構的。現實生活裡小蔣那幾個寶貝兒子少年時所混的,也只是「少年隊」警員口中戲謔的「太子幫」,除非鈕大導演是要影射當年該校校長與太子爺那群人的關係,但我想應該也沒這麼複雜的用意。不過對記性還不太差的中年人來說,應該不會忘記,老蔣駕崩的那一年,台灣犯罪手段最血腥、也是成員最年輕,誇張到按門鈴進屋,再殺人洗劫的黑幫,就是出自該校的「狂風暴雨幫」。

  我在「台灣的中正頭與西瓜皮」一文裡就已提到,1968年時那個胸無點墨,偏偏又特別喜歡干涉教育的軍閥,好大喜功的忽然下了一道急令,下一學年度全國實施九年國民教育;於是一夜之間全台各地大興土木,蓋了一大堆被當成「次級品」的國中。而且硬體建設要趕工還簡單,軟體建設根本無法速成。這些新成立的國中,在師資嚴重不足的窘境下,教育當局只好任意發配訓練沒多久,拿著俗稱「中正牌」證書的退役軍人教師;偏偏校內又有一大堆前幾屆初中聯考落榜的回鍋油條生,他們擁有豐富的「社會經驗」,就這樣師生之間「教學相長」,校園裡想不熱鬧也難。

  我的母校新民國中,也是在這個背景下成立的,相對於原來北投初中改制後的北投國中,師資優劣立刻顯現,與螢橋可說是是難兄難弟。但我們北投本來就是郊區,所以北投與新民之間的差距,比起螢橋與附近南門或金華的差距,那真的就是「小巫見大巫」了。1983年10月2日,台北市議會的教育審查會裡,當地選出的兩位市議員周陳阿春與許文龍,就痛責教育局放任螢橋國中裡不良幫派橫行,以致學區環境惡劣,家長大多不願讓子女就讀,一旦被分發到該校,無不想盡辦法遷移戶口,到附近的南門或金華國中學區,教育局應拿出魄力,督促該校校長潘維鑑拿出魄力、整頓校風。

  其實被兩位議員點名的潘校長也很冤枉,因為螢橋之所以被外界冠上「黑幫學校」的污名,根本原因還是在於1975年爆發的「狂風暴雨幫」事件,當時的校長應該是高堂忠,也就是新民第一任的校長。無奈現實就是這樣,就像中國海專只因「血戰中華路」一戰,被冠上打架學校之名三十年,螢橋國中也是受狂風暴雨幫的盛名之累。不過我小管從國中時就很「娘」,對那些陽剛性的古惑仔故事毫無興趣,至今還能記住這三十年前的幫派,靠的當然還是那位江湖美少女劉╳萍。

  。。。。。。。。。。。。。。。。。。。。


  小學時我有一個很要好的同學高君儒,他是薇閣的住院生(就是孤兒),畢業後他回原生家庭,進了螢橋國中。1975年12月25日,那年代聖誕節還可以放假的,我就專程上台北找他。舅舅以前常提到的萬華到新店的鐵路,那時已拆了變成汀州路;木造的橋找不到了,有座鋁橋還是鐵橋的不知算不算是?至於螢火蟲,真的就更難尋覓。高兄笑說我來晚了,當時螢橋就已物不是、人更非了。兩個小男生從白天聊到晚上,除了談小女生,也沒什麼可八卦的。到最後連小學班上的那幾個女生都說完了,只好吹噓現在國中裡的校花。

  雖然我們「新民之花」蔣家唐,後來一路上去成為北一女之花、台大之花,最後當上了十大校園美女的榜首,至今依然是最美的熟女教授。無奈「記得當時年紀小」,日後這些豐功偉業,當年全派不上用場,必須靠我費盡唇舌,才能形容蔣家唐百分之一不到的美。而高兄廢話不多說,拿出報紙就問,有比我們「螢橋之花」漂亮嗎?唉!那年代報紙才三大張,要擠進版面談何容易?高兄為我上了一課「有圖就有真相」的庶民新聞學,所以,這一回合我認輸了。「螢橋之花」比「新民之花」,勝!

  「螢橋之花」之所以會成為聞名全台,當然還是拜加入「狂風暴雨幫」之賜。1975年4月老蔣駕崩,小蔣登基後就全國減刑,9月23日徐兆銘(23歲,江蘇人)得沐天恩,脫離大牢,剛回復自由,立刻又想效法國父,組織地下愛國組織。於是選在十月十日的國恩家慶時,在螢橋國中附近的水源路堤防邊,與弟弟徐兆群,還有張悅群、曾清源、馬永泰、王鎮華、楊聯政、蔡裕信、廖金權、徐大榮、貢培坤、周永平、周永明、伍學衡、陳宗隆、田純國、葉建菁、鄭明山、丁志忠、林桂芬、李偉萍、朱麗紅、劉╳萍等23人歃血為盟,成立了轟動一時的「狂風暴雨幫」。

  狂風暴雨幫最大的特色,就是內部分狂風(男生)與暴雨(女生)兩堂,狂風堂除了徐兆銘、張悅群(20歲)、曾清源(21歲)、周永平(19歲)、周永明(23歲)及伍學衡(19歲)成年外,其餘都是14到16歲的國中生。暴雨堂更加特殊,除了贓物犯龔海青(48歲)的姘婦朱麗紅(17歲)以外,其餘皆是14歲的國中女生。尤其最特殊的是劉╳萍,1962年7月出生的她,1975年11月4日被捕時年僅13歲,根據刑法18條「未滿十四歲人之行為,不罰。」不能與其他罪犯關在一起的。

  不過那年代的警察辦案,是不可能講究這麼多「繁文縟節」的。所以當劉╳萍在警局裡,被刑警上了手銬,張著清澈無辜的大眼睛,好奇的看著電視攝影機時,清秀稚嫩的臉龐,立刻吸引了各報記者。這位傳說中的「螢橋之花」,不知謀殺了多少現場記者的底片,也讓當時我們這些其他國中的臭男生大感惋惜。這些照片要是早一點出來,別的國中我不知道,但我班上就有好幾個她的粉絲深感「生不逢地」,沒有機會及早加入狂風暴雨幫。

  。。。。。。。。。。。。。。。。。。。。


  1975年10月23日晚間十時,台北市吉林路51巷的眷村宿舍裡,73歲的陳將軍夫人,與幾位鄰居太太們,正忙著在客廳裡築方城之戰。陳將軍雖已去世,夫人仍住在寬敞到有庭院的眷舍裡。由於眷村住戶都是多年鄰居,白天很少有人習慣關大門,便於街坊串門子;所以即使到了晚上,女傭以為這麼多人在客廳裡打牌,也就沒想到要鎖上大門。不料怪事發生了,陳將軍家裡客廳的紗門,忽然被一個不認識的小女孩打開了,陳老太太還沒搞清楚怎麼回事,接著又衝進來六個小孩,有男有女,個個手上都還拿著尖刀。

  當時牌桌上除了陳老太太,還有她的妹妹、鄰居68歲的鄭老太太與她23歲的孫女,一開始鄭小姐還笑著說:「婆婆,你們這裡的小孩比美國的還好玩,來別人家裡要糖還帶著真刀,好逼真喔!」1961年12月出生,未滿14歲的王鎮華聽了之後大怒,罵說:「拿什麼糖,把所有的錢都交出來,不然別怪我的刀不長眼睛。」客廳裡還坐在牌桌上的這四個大人外帶女傭,才驚覺這不是萬聖節的小孩子在胡鬧,是真的有強盜上門來打劫,大家立刻都嚇呆了。

  陳老太太不愧是將軍夫人,大清帝國時代出生的她,跟著戎馬一生的丈夫,歷經北伐、抗日、剿匪,整個大中國都跑遍了,幾個毛賊,不,是毛都還沒長出來的賊,這種小場面哪裡嚇得住她。陳老太太鎮定的說:「朋友,桌上的錢全都拿去,千萬不要傷到人。」這幾個小孩立刻按照標準作業流程,有的去割斷電話線,有的收集桌上的五千多元賭資,還有的進臥房翻箱倒櫃,將保險箱裡的美金台幣全部搜括一空,連每個牌友的皮包都難逃洗劫,然後大家嘻嘻哈哈的走到街上,搭乘兩部計程車揚長而去。

  被搶的陳老太太向警方報案時,受理的警員不敢怠慢,因為陳老太太的公子就是警界高官,台北市警察局大同分局長陳兆揆。但陳老太太與牌友們報案時所陳述的情節,讓警員聽了想笑又不敢笑,因為闖進眷村洗劫已經很難想像了,涉案者還是國中生,而且還有女生,警員們雖然心裡難免存疑,卻還是照著陳老太太所說的登記備案,然後「存查」了事。

  不過這也是因果循環,不久之前3月5日晚間六時,陳兆揆還擔任木柵分局長時,離分局不遠的集應廟前發生了命案,中山女中學生陳╳明被三名青少年當場輪姦致死。這時高層已發布陳兆揆調任大同分局長,他擔心因轄區出現大案而節外生枝,於是「重案輕辦」,將調查方向導向情殺,把陳╳明認識的男生,從小學到高中補習班男同學都問一遍,並且天天見報,將死者描述成「交游廣闊」,害得死者家屬含冤受辱。最後刑事局插手,才抓到三名兇手,還死者與其家人一個清白。如今天理昭彰、報應不爽,分局長的母親家裡遭國中生洗劫,也能體會一下什麼叫「重案輕辦」了。

  。。。。。。。。。。。。。。。。。。。。


  10月30日下午二時,狂風暴雨幫裡暴雨堂的大姐頭朱麗紅,手拿一本教科書,裝扮成學生模樣,在新生南路這一帶外省人居多的眷舍,只要聽到裡面傳出麻將聲,就上前去按門鈴或敲門,隨口亂喊要找什麼張媽媽、王奶奶的,裡面打麻將的人一聽是年輕的外省女生口音,大多沒有警覺,會好心的開門問一下她到底想找誰,這時朱麗紅後面的六個國中男生,就比照洗劫陳分局長媽媽的手法,衝進屋裡「狂風暴雨」一番,然後再揚長而去。

  可是他們在金門街14巷19之3號搶劫時,除了麻將桌上的賭資與房裡的現金,朱麗紅還看上了66歲的李老太太手上那個翠玉手鐲,就揮刀逼她把手鐲拔下來。老太太想到這是她從大陸帶出來的嫁妝,已經跟著她二十多年了,多年來每逢她想家時,這是唯一的家鄉味,就跪著哭求這個小女孩。朱麗紅怒不可遏,舉起刀大罵:「死老太婆,敬酒不吃吃罰酒,你不拔下來,那就不用拔了,我直接剁了你的手來拿更快。」

  在一旁14歲已超過七個月的楊聯政,早已不耐久等,大姐頭說要剁手取鐲,立刻衝上前去,對老太太左臂上用力刺了一刀,老太太痛到全身扭曲,其他牌友嚇得要命,趕緊上前幫老太太拔下玉鐲;大姐頭戴在自己的手上後,才得意洋洋的離開。經過這幾天來在大安區這一帶的「狂風暴雨」,現在這群人「上下班」已經不用計程車了,而是租了兩台福特千里馬,專車接送。有了專車之後,這些國中生就不只是搶現金首飾而已,連新一點的電視、音響等家電也不放過。

  辛苦「工作」一天後,大家把「戰利品」搬進龔海青的巢穴,由他負責銷贓。狂風堂的國中男生每人分到五十元或一百元的獎金,然後回到台北新南海旅社與桃園紅宮飯店。至於暴雨堂這邊,大姐頭朱麗紅不但要帶隊「工作」,還要對其他國中女生實施「愛」的教育,這樣年近半百的龔海青才得以採陰補陽,永遠活龍一尾。因此暴雨堂這邊的成員,除了比照狂風堂成員的「分紅」,還能視龔海青對她的「滿意度」,買一些自己喜歡的衣服鞋子,大家無不對「乾爹」爭相逢迎,總盼今晚能獲獨攬寵倖,不然退而求其次,3P、4P,還是多P也行,因為只要能被乾爹「狂風暴雨」一次,立刻就有新衣新鞋,在幫中地位還能快速升級。

  所以,暴雨幫成員比狂風幫的更辛苦,白天出外幹活,晚上回來還要被幹,雙幹當然要比單幹的多分些「紅利」。也難怪在1976年1月28日,台北地方法院判決本案時,龔海青除了贓物罪被判六個月,還被追加「連續姦淫未滿十四歲之女子」的刑責,處以有期徒刑十年;合併應執行有期徒刑十年六月。徐兆銘則因連續結夥搶劫,處死刑,褫奪公權終身,還追加「姦淫未滿十四歲之女子」的刑責,處有期徒刑八年;合併應執行死刑,褫奪公權終身。

  。。。。。。。。。。。。。。。。。。。。


  古亭區的外省幫派,跑來大安區「狂風暴雨」了十一次,除了有一次誤闖真正的職業賭場,被裡面的保鑣持槍威脅,下跪求饒並遭痛毆一頓才得以脫身,其他任務都很順利。由於打麻將在當時也是違法,被搶的大多又是軍公教家庭,所以只要沒人受傷,財物損失不重,根本不會去報案。另一方面徐氏兄弟與龔海青,也不斷教導這些外省小孩,搶這種打麻將的外省人家庭,是種劫富濟貧、財物重分配、實踐公平正義的「高尚」行為。在這樣的「供需」原則下,狂風暴雨幫的行徑越來越誇張,直到總統冥誕那一天,他們還不肯「休工」,鬧出了「潘志偉事件」,這個少年幫派「誤觸天威」後,才受到層峰重視。

  潘志偉(25歲,台南人)是淡江文理學院工商管理系四年級學生,他的父親是退伍軍人,母親則因病需要手術治療。他一人在台北租屋半工半讀,工作內容則是四處奔波,收集各公司需報關的文件,藉以賺取學費,並將剩餘的錢寄回家。10月31日是老蔣駕崩後的第一次冥誕,全台休假一日。但潘志偉卻接到電話,對方說有一份緊急文件要收,請他去和平東路二段18巷3弄29號按門鈴收取。

  潘志偉依約前往那裡收件,才發現原來那位公司負責人正在打麻將,潘志偉收到後立刻準備離去,因為第二天早上還趕著要去報關。不巧這時門鈴又響了,門外有個年輕女生喊著要找「小王」,正在打麻將的四個人沒有人姓王,但心想反正不是警察來抓賭,放一個女生進來也沒關係,就請要出門的潘志偉順便幫他們開個門。不料門一開麻煩就來了,立刻衝進了十三個國中生,無論男女,手上都拿著利刃,威脅大家把財物交出來。

  這十三個國中生早已訓練有素,按照標準作業流程,除了搜括桌上賭資與房裡財物,還對每個人搜身。潘志偉身上的二千元現款被搜出時,竟然「撲通」一聲跪了下來,對這些跪著和他們站著一樣高的國中生苦苦哀求,表明他與這些打麻將的人無關,他只是來收件報關的工讀生,這筆錢是他借來要匯回去讓媽媽動手術的醫藥費,沒這筆錢他媽媽就沒救了;牌桌上的四個睹友也幫他證實。但帶頭的徐兆群「認錢不認人」,嫌潘志偉廢話太多,一刀就刺進了他的右胸,鮮血立刻像箭一樣的射出。

  徐兆群一動刀,跟在旁邊的李偉萍巾幗不讓鬚眉,立刻補上一刀在他腹部,眾人都嚇傻了;徐兆群一看連女生都動刀了,自己只殺他一刀,未免也太沒面子,於是又在潘志偉臀部再補一刀。一群國中生殺高興、搶高興後,才成群呼嘯而去。四個牌友見他的三處創傷都深中要害,為了救命,趕緊將他就近送往忠孝東路上超貴族的醫院中心診所,雖經醫生動了四個小時的大手術,還輸了四千五百西西的血漿,依然還有生命危險。

  。。。。。。。。。。。。。。。。。。。。


  在老蔣第一次冥誕時,一大群國中生在那裡「見紅報喜」,終於震驚了層峰。大安分局會同台北市刑大、古亭分局、中山分局與保安大隊的黎明小組,組成專案小組,清查這段期間大安、古亭與中山三區裡,多達十四件的高級住宅遭搶案,發現都是在打麻將時遇劫,至於沒報案的還不知有多少。11月3日,逮捕徐兆銘、張悅群與其他11名未成年嫌犯,其中還有2名少女。11月4日,再逮捕贓物犯龔海清及其他8名少年犯,另外2名在逃少女嫌犯於下午三時自動向大安分局投案。11月5日,最後一名成年嫌犯曾清源投案,狂風暴雨幫就此瓦解。

  警方宣佈破案時,順帶起出的贓物包括勞力士錶、天梭錶、玉鐲、項鍊、紀念銀幣、錄音機、劍、洋酒、現鈔等總值十餘萬元;並查扣武士刀一把、短刀七把、木棍五支與黑松汽水一瓶。經台北地檢處劉敬一於12月24日偵查終結,警方移送的33名嫌犯中,徐兆銘、龔海清、曾清源、周永平、及伍學衡6名成年犯與蔡裕信、楊聯政、徐大榮、李偉萍、貢培坤、馬永泰、王鎮華、廖金權、田純國、丁志忠、丁志良、葉建菁、林桂芬、朱麗紅、梁玉娟共20人被起訴。但轟動一時的「螢橋之花」劉╳萍與其他五名嫌犯,因證據不足獲不起訴處分。

  雖然劉╳萍獲得了檢察官的不起訴處分,證明她並非搶劫犯,而是起訴書裡「徐兆銘糾結無知少年少女組成『狂風暴雨幫』不良組織,並以首領自居,利用龔海清的住宅為集會場所,平時對同夥未成年少女施以姦淫。」的受害人,但因「盛名之累」,當局為「保護」她不被騷擾,遂移送少年法庭,接受感化教育,從此「螢橋之花」就不會出現在螢橋國中了。

  1976年1月28日,台北地方法院判決,徐兆銘姦淫未滿十四歲之女子,處有期徒刑八年;又連續結夥搶劫,處死刑,褫奪公權終身。應執行死刑,褫奪公權終身。曾清源連續結夥搶劫,處死刑,褫奪公權終身。龔海清連續姦淫未滿十四歲之女子,處有期徒刑十年;又收受贓物,處有期徒刑六月。應執行有期徒刑十年六月。其餘未成年者,徐兆群搶劫時殺人,雖年僅14歲,但手段狠毒,處十五年最高刑期;楊聯政、李偉萍二人處十四年;蔡裕信、徐大榮、貢培坤三人處十三年:馬永泰、廖金權二人處十二年六月;朱麗紅、王鎮華二人處十二年;丁志良、田純國二人處十一年;丁志忠、葉建菁、林桂芬三人處十年;梁玉娟因贓物罪處徒刑六月,如易科罰金以九銀元折算一日。

  不過兩蔣時代是人治而非法治,法官怎麼量刑也要揣摩上意。小蔣要治亂世用重典,法官就「治亂世用亂典」,甚至「治亂世亂用典」。例如1976年1月5日,素無前科的張木金搶奪一個女會計的皮包,而且還是搶奪未遂,但因為在歌星甄妮家被搶案同時,竟然被移送軍法,連同多次結夥搶劫的成員,不到二十天就被槍決。可是狂風暴雨幫這一案件,由於小蔣並沒說這個月是「亂世」,審判就有得拖了。1976年3月30日,高院依然判決徐兆銘死刑,曾清源則改判無期徒刑。然後就開始在高院與最高法院之間互踢皮球,反覆更審。拖到1979年7月17日高院更五審時,徐兆銘竟然死裡逃生,獲判無期徒刑了。

  。。。。。。。。。。。。。。。。。。。。


  狂風暴雨幫的幫主徐兆銘之弟徐兆群,七年後假釋出獄,立刻繼承其兄衣缽。1983年8月29日,台北市刑大在大安區「好客之家」酒店臨檢時,逮獲了李、黃、宋三名少年,原來這是徐兆群組織的青少年結夥勒索及討債組織,被依據擄人勒贖未遂及違反槍砲彈藥刀械管制條例移送法辦,但徐兆群已逃逸無蹤。1984年1月26日,市刑大逮捕了徐兆群,這時他已改行「闖空門」,先後在台北縣市行竊三十多次,竊得彩色電視機、錄放影機、照相機、洋酒與金飾等贓物共四十多件,價值一百多萬元。據新聞報導說,徐兆群被捕後,感到愧對中風臥床的老父,在警局多次用頭撞牆,刑警制止未果,只好為他戴上一頂機車安全帽。

  到了1988年1月,小蔣又駕崩,全國又減刑,被判無期徒刑的幫主徐兆銘再次得沐天恩,又光榮出獄,可以兄弟聯手,再創霸業了。1989年5月5日,北市大安分局接獲葛姓市民報案,住在忠孝東路三段的女兒葛╳麗(28歲、台北縣人),在敦化南路有一戶房屋出租,有兩名男子與她約好,下午四時要來東豐街的公司簽約,簽約後葛╳麗攜帶台北郵局信義路支局定期存款800萬元存單、印章和保險箱鑰匙等,與兩名男子同去即告失蹤,恐遭歹徒綁架。分局長陳榮三據報,隨即指示刑事組長林欽龍,率值日小組長王松雄佈線追查。

  6日上午,葛╳麗家人接到信義路支局電話通知,有一男子攜不同印章要求解約八百萬定存,已遭工作人員拒絕。警方據報前往圍捕時,歹徒雖已兔脫;但從錄影中仍能看出是管訓中保外就醫的徐兆群。到了下午7時,失蹤一天的葛╳麗突然自行返家,但家人發現其胸、頸部皆有吻痕,所攜帶的存單、印鑑也都遺失,趕緊報警。葛╳麗向警方供稱,那兩名男子約她到外雙溪望鄉餐廳吃飯,她怕太晚回家會讓家人擔心,離席打電話回家,再回座時喝一杯果汁後即感頭暈,之後就毫無知覺。直到次日中午,才被信義路三段千祥賓館服務生發現叫醒,全身赤裸的昏迷在房間裡,可能已被歹徒強姦。

  8日開始,葛╳麗多次接到陌生男子恐嚇電話,要她拿出800萬贖回裸照。林欽隆組長率員埋伏未獲。11日中午,刑警李聲孝、許瑞賓、徐耀宗獲線民密報,徐氏兄弟正帶著房屋仲介公司的張╳娟(30歲),在伊通街與四平街的流行人生髮廊附近,可能又企圖犯案,三人遂一擁而上,將徐氏兄弟逮獲,並從車上搜出葛╳麗與其他數名不知名女子的裸照。

  徐氏兄弟被捕後坦承,自4月起夥同陸百龍(31歲)、許國偉(29歲、浙江人)和黃光捷(現役軍官),從報紙上尋找租屋或售屋廣告。由徐氏兄弟佯稱要租屋或購屋,邀約對方洽商簽定契約,再趁機下藥迷昏。被害人若是男子或老醜婦人,則洗劫棄於郊區。如被害人是稍有姿色的年輕女子,則帶入莎麗沙汽車賓館,召陸、許、黃三人來一起輪姦,並拍攝裸照勒贖。經被害人指認,發現他們犯案高達十四件,被害人包括梁國魂、陳榮茂、闕隆盛、王村輝等人,可能還有更多被害人未報案,洗劫財物包括一輛喜美雅哥轎車,總價在100萬元以上。

  。。。。。。。。。。。。。。。。。。。。

  大安分局刑事組破獲徐氏兄弟十四件下藥洗劫迷姦案後,在借提偵訊的過程中,意外又破獲了五件更大的「案外案」。原來景美綜合醫院張徽昱院長,看了報上刊登徐兆群的照片後才來報案,226徐兆群持偽造的軍法局「王兆麟」服務證,與在逃共犯許國偉,以及另一名戴眼鏡自稱是警總中尉的男子,一進醫院就亮出「武漢」服務證,痛斥醫院裡貼有反動標語,要立刻封院搜查。張院長請總務科長陪同,果然搜出一紙張貼在牆上主張台獨的標語,徐兆群立刻拿出手銬,將張院長銬住,揚言要帶回去「處理」。

  張院長交代員工,打電話請律師隨行,那名「警總中尉」竟拔出槍來,揚言誰敢「妨害公務」,他就立刻開槍。這時徐兆群又出來扮白臉,勸中尉「別生氣,有事好商量」。之後又轉向張院長,表示「法律不外人情」,要求張院長拿出四十萬元,讓中尉「喝口茶、消消氣」,經過討價還價後,雙方以二十萬元現款成交。另外博仁綜合醫院總務主任黃聯輝也來報案,219有警總人員來院裡用相同方法勒索,劫走二百萬元現款。消息一見報,警總立即也派人來大安分局「了解」一下,因為2月時警總就已開始調查徐兆群等人,但派去調查的人,竟被徐兆群趁喝酒之際下藥迷昏後洗劫逃逸。

  大安分局刑事組繼續追查迷姦案外案,結果越查越「大條」,又冒出一個案外案的案外案。原來徐兆群1988年在警總職訓第一總隊(坪林山莊)管訓時,與中尉鄭銘郎(23歲,國防管理學院畢)熟識。後來徐兆群在澎湖監獄以脊椎受傷保外就醫,回台北後就找上了已調到師管區擔任作戰官的鄭銘郎,51晚間九時,與蔣錫卿三人先去帝苑酒廊喝酒,再去世界舞廳跳舞,直到52凌晨三時,駕駛595-8639雪佛蘭轎車,送鄭銘郎回師管區,結果在高速公路南崁交流道的長榮貨櫃集散場附近,徐兆群因酒醉駕車,追撞了海產商人李銘駕駛的698-2261喜美轎車。

  車禍一發生,鄭銘郎就仗著酒意,下車拿服務證要求李銘交出證件,徐兆群還威脅李銘賠償,由於他們藉酒裝瘋、無理取鬧,阻礙了交流道的進出,其他駕駛人也幫忙勸解,但鄭銘郎態度囂張,據鄭姓、邱姓計程車司機與李姓駕駛人作證,有一高一矮兩名貌似黑道的男子下車說話了,但鄭銘郎依然叫囂,兩名男子不再多說,拔出槍來就射,鄭銘郎與蔣錫卿都腹部中彈,其他人趕緊將兩人送敏盛醫院急救。由於傷勢嚴重,鄭銘郎轉送三總,蔣錫卿則轉送馬偕。大園分局追查了很久,始終無法查獲這一高一矮的槍擊犯是誰。

  由於鄭銘郎身分敏感,是否涉及勒索案,外界議論紛紛。警總趕緊調派北警部政三科陳姓中校與陳姓中尉監察官,前往三總八病房五床查訪。由於本案已由警總「家法」處置,後續調查結果則不得而知。199084,徐兆群被台北地院以連續冒充情治人員,藉口追查叛亂分子,強行搜刮醫院、賓館財物,並佯裝租屋而下手搶劫、強姦女屋主,依懲治盜匪條例罪判處死刑;同夥蔣錫卿、黃光捷各被判處有期徒刑二十年,褫奪公權十年。

  徐兆群與他哥哥一樣被判死刑,但真的會執行嗎?由於1991年建國八十年又減刑了,徐兆群得以逃過一死。2006610日《中國時報》報導,假釋中的44歲男子徐兆群,愛上了在西門町紅包場歌廳駐唱的陳姓女星,瘋狂追求未果,竟在她家住處樓下,強押她上車到台中嘉義兩地的汽車賓館拍攝裸照,一整天後才將她釋回。日後還將裸照放在紅包袋裡,委請其他歌廳常客代送給陳姓女星,她不堪其擾才報警自保。徐兆群雖辯稱兩人是情侶關係,並非強擄,而是合意出遊。但檢察官依據裸照姿勢與表情,明顯不是心甘情願,加上陳姓女星提供的恐嚇電話佐證,將徐兆群依擄人恐嚇起訴,並請求加重其刑。這是狂風暴雨幫最後出現在媒體的報導,至於未來還會如何發展,誰也都無法知道了


台長: 管仁健

顯示全部42則回應

路人101
看完之後真是發覺
會執行槍斃的人不是證據有問題
就是惹到高等人種
真的是人治而非法治
2010-03-13 10:38:31
chhi
新興國中我那個時代也是有名的流氓學校 小學同學被分到新興學區的人有辦法遷戶籍都遷了 留在新興的人變七逃仔也不少 這個學校成立的背景跟螢橋也是一樣嗎?
2010-03-13 14:14:21
版主回應
您說的是林森北路上那個新興嗎?那個比螢橋更「大尾」,只是沒有「狂風暴雨幫」與「螢橋之花」那麼有戲劇性的人物,所以我沒寫。要比「義氣」,這家更誇張。以前的行天宮就在這裡,實施九年國教以後,才搬去民權東路那裡,空出來的廟產與拆除附近幾百戶的違建,才有這個學校。拜關公的都是哪些人,大家心裡有數。

新興國中附近都是特種行業,所以很難改善。學校裡還有男學生集體強逼女學生賣淫的事。螢橋那種是男女一起混幫派(加入幫派是自願),新興這裡則是幫派逼女生(這些女生等於是他們的鄰居)去賣。外省掛比較不敢這樣。因為外省掛的特點就是只「魚肉」別鄉的「鄉民」,在自己的眷村裡不敢亂來,甚至還有「保護」之責,所以眷村「夜不閉戶」不是形容詞。
2010-03-14 14:09:10
wild
只有死刑和無期途刑可以選,法官也很不容易決定量刑,沒有終生監禁不得假釋的配套措施,一個減刑又死裡逃生。
讓犯罪者有僥倖的心態產生,真可怕!
2010-03-13 14:28:59
(悄悄話)
2010-03-13 17:30:01
jai
民國一百年又要減刑了...
2010-03-13 22:08:11
Jinbo
怪不得隔一陣子就會有重大刑事犯罪(死刑/強盜/傷害)前科犯在外面趴趴走或當眾踢人, 也難怪愛國同心會統一促進党永遠不缺人, 皇恩果然浩蕩XU
2010-03-14 08:13:53
版主回應
不只是國民黨執政時有減刑,綠營裡的阿扁也是一個娘養出來的貨色。2007年為選舉而搞出來的減刑,7月15日放出來了38歲的楊振堂,22日上午十時就在馬場町紀念公園,打死了台大植物病理與微生物學系副教授謝煥儒。這種台灣天行的「德政」,綠營也沒少幹過。

況且兩蔣皇恩浩蕩的結果,不是愛國同心會的專利,綠營裡那些地下電台賣藥的、在黨部裡雞姦青少年的,照樣也能得沐天恩。
2010-03-14 13:41:20
Jinbo
該說是傳統叫慾的封建思維使然嗎?
2010-03-15 02:35:32
書迷
學長:

不管誰都一樣
「減刑」,其實顯示出「當皇帝」的心態,皇恩浩蕩嘛
2010-03-15 10:15:57
路人賈
相較於先前的文章, 我比較喜歡這篇的風格. 管大能將史實儘量呈現出來就很棒了, 因為事實勝於雄辯, 可以不用在文中做太多的主觀批判(如該廢死刑否), 這一部份在管迷回應文中自然會補足. 若有人持不同看法, 也未必一定要親自下海據理力爭. 管大雖難得保有顆赤子之心, 但論年紀-也近半百了, 堅持理念就好, 若還要堅持爭辯的風格, 我在一旁看您寫的, 都看得好累..
2010-03-15 21:26:08
版主回應
賈兄:那是完全不同的兩件事。我對是否要執行死刑,是完全冷靜客觀的態度。張木金搶奪未遂,卓長仁綁架未撕票(也未凌虐肉票),這種死刑我堅決反對,因為輕重失衡。陸正案、蘇建和案涉案者皆非善類,但因為警方採證技術太差,以致沒有直接證據而纏訟多年,這種只要有冤獄可能的死刑我也堅決反對。所以就算有死刑,徐氏兄弟沒真正殺死過人,自然不該判死刑。(雖然我也極度厭惡這種人)

死刑要不要廢,讓正反兩派人自己去角力就好。而且我認為個案不同,也不該混在一起討論。但女侍應生問題就不是這樣,她們是被國家公權力所迫害的真正弱勢個體,在世俗的偏見下,這些人多年後依然不敢訴說自己的冤屈,就像20年前慰安婦的遭遇一樣。那些無恥的兩蔣粉絲要來護航,我就像對在替日本軍方護航的金美齡許文龍一樣,當然無法溫良恭儉讓。

兩蔣對台灣最糟的流毒就是用人治取代法治,無論是否有死刑,都不該賦予當權者隨意全面減刑的特權。針對個案特赦,我可以接受,全面減刑,我反對。
2010-03-16 16:48:04
我是1969年次的~我也是螢橋國中畢業的~對於狂風暴雨幫也有耳聞~謝謝管兄分享
2010-03-16 13:56:00
貓人
感謝您又寫出了一篇讓我更了解這塊土地的文章...
可以再多寫一些嗎?
每次都要等很久....
2010-03-16 16:37:48
版主回應
老兄,我也要生活啊!您知道一個編輯月薪多少嗎?辛苦啊!
2010-03-16 23:56:51
拷貝羊
提醒一下,萬華到新店的五分仔鐵路這點有誤,萬新鐵路是1067MM軌跡,與一般台鐵軌距相同
2010-03-16 22:10:53
版主回應
感謝賜正,我寫錯了,已修改。
2010-03-16 22:42:13
資深天兵
當年12月25日放假是因為行憲紀念日不是聖誕節,記得放假前一天教務主任問我們明天放假是為什麼?有同學答聖誕節!結果被叫出來罰站,然後花了近一小時說明行憲紀念日的由來,
可憐的小學生!
2010-03-17 05:25:20
杜蘭熊, 外號杜老爺
哇咧...以前我住汀州路, 照理應唸螢橋國中...
我現在才知道, 我老姊拼死幫我遷戶口, 去唸和平國中, 是什麼緣故了 ?
2010-03-18 07:49:53
中坡不孝生
老師您好:

其實在您部落格潛水拜讀已經一段時日
今天會想留言是因為報紙上
”無名正妹小煞”被逮的事情
太陽底下果真沒有新鮮事
悲喜不斷輪迴
但台灣人總是刻意選擇遺忘

喜歡老師關於電視媒體與軍事祕聞
期待之後也會有影視流行音樂相關主題

小弟不才部落格關於音樂相關文字 懇請賜教
2010-03-18 13:04:03
九年教育德政
翻看當年各種德政的新聞社論 真是讓我潸然淚下
許多專家學者舉出各種高妙言論
頓時感到民族救星英明睿智仁懷天地 力推九年教育德政 頗有不能生見此人萬千感嘆

看完管兄一文方知全是... 嘿嘿

如今廢除死刑者也是不知發出多少精妙言論
與當年專家學者相去無幾呀
2010-03-18 17:13:55
sula54
我可以證明~~!
編輯的薪水真的不高...
我們公司新進編輯的薪水是24K平均值...
雖然是8小時的工時制...
但先做好「晚上9點以後才算加班」的心理建設比較好...
不過管大哥應該已經是主管級的吧?
2010-03-19 13:37:54
版主回應
小公司,人人都是兵,不過我也就是喜歡親手作工。
2010-03-22 13:03:48
螢橋國中校友
我與徐兆群、馬永泰、楊聯政、貢培坤、陳宗榮等為國中同班. 徐兆群原為鄰校民族國中的開除生,在義務教育的德政下, 轉至本班(212),徐兆群滿臉橫肉透著邪氣,個性陰沉寡言,轉至不久即傳出他老爸為當時的電影製片兼導演,家境富裕,很有辦法. 家裡有一堆A片可看,老爸放任不管. 未己馬永泰、楊聯政等即與之為伍, 馬、楊、貢、陳等原極單純,貢培坤還是當屆入學智商測驗第二名(當屆23個班約1000人,後來上建中北一女約20人,前三志願約70~80人)版主所述內容大致符合實情, 惟螢橋之花,江湖美少女劉╳萍
就離事實太遠與蔣家唐教授相比, 更是天與地不淪不類!唐凸佳人.我後來服預官役於陸軍士校,深感這些社會邊緣人的造成十之八九為父母溺愛或疏於管教,最後為害社會. 徐兆群與他哥哥早該處以極刑, 與社會隔離.可歎王清峰之流高舉人權大旗疏不知為禍之烈流毒無窮! 螢橋經此一役, 家長如驚弓之鳥避之為恐不急,三年之後舍弟畢業時當屆建中只剩2人.
2010-03-22 01:12:01
版主回應
老兄,您說「版主所述內容大致符合實情,惟螢橋之花江湖美少女劉╳萍,就離事實太遠。與蔣家唐教授相比,更是天與地不淪不類!唐凸佳人。」罪過!罪過!我也覺得這樣相比,確實「唐」凸了劉玉萍。

不好意思,我對那些像是莒光日女主持人的模範生,怎麼看就是怎麼怪,我還是比較喜歡地上的女生,仙女跟我是不同國的。螢橋的部分我寫得相對於新民,是有些隔靴搔癢,或許您可以多提供一點資訊。
2010-03-22 12:59:36
GARY
管大加油!!我也是ㄧ直潛水看你的大作!!但是真的每ㄧ篇都好久...但是有些事也是急不得的~要好文就要有好耐性~~希望管大能繼續多寫些不為人知的事件
2010-03-22 18:05:58
版主回應
拜託!收集這些小老百性的資料,比收集那些達官貴人的可就難多了。何況我寫這些也沒收入,但要付出的時間卻很多,所以平均一個月能有一篇就不錯了。
2010-03-23 08:30:22
螢橋國中校友同學
陳宗隆此隆才對.楊聯政2人為螢橋國中316班.陳宗隆123年跟我同班.為人很好.樓上同學是那位.65年畢業至今已34年
2010-03-23 10:54:45
版主回應
抱歉,名字難免有出入,已更正。
2010-03-23 11:47:36
螢橋國中校友同學
上圖前排右邊為楊聯政小學也跟我同班
2010-03-23 11:12:09
螢橋國中校友
"螢橋之花江湖美少女..."是悚動標題, 劉玉萍根本默默無名,長相平凡! 她只是不愛念書且剛好被吸引加入狂風暴雨幫,鬧事而已! 螢橋國中是一所因九年義務教育, 新成立的國中, 師資一般, 運作正常, 升學表現也還好. 記得高我2屆的楊穎青, 為建中全校第一名畢業, 也是台大電機第一名畢業, 目前是美國麻省理工(MIT)電機系的資深教授, 獲獎無數!螢橋國中畢業生中,內外皆美如蔣家唐教授者,亦所在多有.早期螢橋讓人詬病的最大因素, 大概是訓育組和體育組充斥者一批軍職退役轉任的低階軍士官, 這批丘八既不適任又蠻幹! 搞得我們這些12~15歲的青少年,生活慘綠. 狂風暴雨幫事件在那保守的年代, 確實讓螢橋低潮了約10年. 我目前任教於台'清'交之中的一所工學院,常常有螢橋的畢業生考入就讀,表現良好!螢橋已讓當地家長恢復信心, 成為辦學良好的國中.我回憶我的求學生涯,螢橋是我認為惠我良多的三年, 比起我在後三年的明星高中, 螢橋的學習經驗要好很多! 我曾待過所謂放牛班(212),班上惟一讓我認為是人渣的, 就是2下學期轉入的徐兆群. 狂風暴雨幫的絕大部分份子, 原來都是單純,勝至乖巧的學生.例如陳宗隆(106, 215, 316)他是木材行的小開, 家中獨子.為人慷慨好義, 只因好奇,加入一次搶劫賭場的把風行動, 結果被判刑11年,讓人唏噓!
2010-03-24 08:54:44
版主回應
劉玉萍從照片裡看起來還很稚嫩清秀,如果拿國中時代蔣家唐的照片來比一比,應該也不會差太遠的。至於日後發展,那只是原生家庭背景的差異吧!

新民那時也不少幫派,本地的如山腳、市場(這兩幫的幫名要用台語讀),外省掛的像是北聯,都是很有歷史與規模的「社團」。不過螢橋因狂風暴雨的快速崛起,搶走了報紙版面,因此被視為像海專一樣的「兄弟型」學校多年。

我們這年紀同學裡的眷村子弟,上焉者出國放洋,中者軍公教警,下者則淪為黑幫成員,落差極大的。年幼時無知,也一度以為竹籬笆裡是人間天堂,如今回想起來,才知照樣衣分三色、食差五等,但那才是真實的眷村,也才是真實的人生。
2010-03-26 09:04:15
螢橋國中校友同學
陳宗隆(106 215, 316)他是水電包商的小開.他家我去過1次也見過他父母.他出獄考上台北工專.你對他很了解.我3年都跟他同一班.劉玉珍老師教212班國文
楊聯政316班.徐大榮321班.貢培(方方土)313班
管理組長鐵釘.有空E我
2010-03-24 10:04:25
阿泰
我因為有人推薦才知道管先生的部落格
原來
你是我新民國中的學長
這是學弟我的部落格
請學長有空指教批評
http://www.wretch.cc/blog/tigerlp
2010-03-25 01:14:34
版主回應
已拜讀,一起努力吧!
2010-03-26 09:13:24
Howard
文中提到的那位潘志偉,是否就是現任淡大教授,偶像歌手潘瑋柏的爸爸呢?
2010-03-31 17:54:04
61年次
管大大又勾起小弟我年少時的痛苦回憶了!!
1.民國75年.國二下學期..我讀的大直國中訓導主任在朝會時大聲宣佈:我們的學生在校外被新興國中的人打了..被打的很慘.(而且是國三被國二打)
2.國三上學期開學...新興國中的老大(全校園最大尾)的學生"林x琦"綽號"大支仔"...從訓導處一路走到了我們3年12班...坐到了我的旁邊!(我真是衰到爆)
3.打人的就是他啦! 也導致我國三無心唸書(應該說全班都無心唸書)...最後進了國四班!畢業時...他竟還勸我好好唸書...我則是把我的"保護費"全給了他...永別了.以後不見最好! 畢業後他馬上就業.去顧"場子"(賭場)了.
4.多年後我和一個不太熟的朋友聊天(62年次)...他說他是跆拳道黑帶.我問他為甚麼要練??他說:因為我讀新興國中.
以上.報告完畢!
ps.20個打1個..我不怕! 我怕的是:1個打20個!
2010-04-06 14:06:01
61年次
補充一點:
林x琦當年被新興記18支大過(我們導師講的).後於國三上學期轉來本校大直國中....真的是"我的野蠻同學".為什麼記18支大過而不必退學? 還可以轉學? 這20多年來...我一直想不透啊!
2010-04-06 14:13:34
螢中校友丙
許久沒來管大的blog閒逛,沒想到一來看到標題讓人大吃一驚,怎麼管大談起我的母校了。我就讀螢橋國中大約是80年代(西元)已是"後"狂風暴雨幫時期。那時候螢橋國中狀況非常遭,班級數嚴重不足(沒人要唸),幫派問題還是很大。常常校內幫派打群架見血了直接送到隔壁的三總。那時候耳聞這個狂風暴雨幫的事件,但是師長一律三緘其口。直到今天才從管大這邊得知來龍去脈。我那時全校一個年級好像只有五六百人,每年考上建中北一女的的大個不過兩三個人,算是台北市最差的學校之一。不過那時來了個新校長,特別找了幾位升學名師來督促學生,在每天上課12小時,每天10個小考加上藤條掃把伺候的情況下,我那一屆一舉考上十幾個建中與十幾個北一女。算是螢橋國中
長期低潮以來的首度翻身。現在螢橋情況不知如何?是否有更年輕的校友說明一下?
2010-04-14 01:25:48
Rick
請別左一個駕崩,右一個駕崩好嗎?這是對古代帝王的用詞,混蛋國民黨亂搞出來的。
2010-06-29 05:45:57
版主回應
先生,您有什麼政治立場,那是您的政治自由;但這裡是我的部落格,我也有我的言論自由。

老蔣與小蔣的死當然是「駕崩」,民主國家總統就是定期改選,任期到了或連任失利就下臺,死了就死了,哪裡有什麼一人死亡,全國減刑的鬧劇?老蔣與小蔣明明就是皇帝,這兩父子死了是「駕崩」,所以才要全國減刑。

您喜不喜歡我這樣寫,那是您家的事,我只針對歷史做事實陳述。
2010-06-29 17:11:40
TH
看了几篇大作,发现同一个问题,可怜的“家淦”到那去啦?
2010-07-01 03:48:37
sh
九年國教
是國民應盡的義務(義務教育)
不是國民的權利
所以
正確來說 是沒有退學 只能轉學 繼續盡義務
就像男生當兵是義務
逃兵抓回來 還是要把役期服完
2010-07-30 14:03:14
多筆
兩蔣說穿了,跟古代皇帝也沒什麼不同(小蔣還好一點)
說駕崩也沒什麼不對阿!老蔣駕崩我老爸還被騙去掉眼淚咧!看看當時的社會是多麼的封閉阿..
2011-01-21 00:30:10
少年安啦
丁志忠,南机场虎风新村的,應該是萬華國中,以前我們那條克難街,臥虎藏龍,不是萬中(虎風,高炮,戰鋒,自強,崇仁,新和村,梅園,達德,空南三村)就是螢橋國中(空南一村,二村)亂七八糟幫一大堆,什麽龍虎,南聯,虎南,螢橋,小菜場,萬里飄等等,哈哈, 我們小時候上學放學隨時得準備打架..
2011-01-21 07:30:32
PETER
狂風暴雨幫--我記得,
管大俠年紀不大.居然知道的這麼詳盡.
該幫派裡..剛好有一個是我鄰居.
我到現在都還記得...當時的街坊都不好意思提這件事.
因為誰都不希望自己的兒女發生這件事...
剛好我親戚是做律師.
還幫他打官司...
花了不少銀子....

本來我也是按學區分得讀螢橋國中.
就如管大俠所言..
每個父母都遷戶口..把孩子轉到萬中去..
其中..萬中也沒有多好....
也是一堆太保流氓
2012-09-24 18:54:07
bystander
"小蔣又駕崩"

這語意很怪...

anyway...文章寫得很好
2012-09-30 19:00:21
天問
學長們,小弟民國74年欲就中正與弘道不成,才"落入"螢橋,時值『常態分班』當道,一開始在後段班成天看著同學上課拉出陰毛比長短,下課則對著靠三總的那條小巷朝下撒尿,班上老大又蠻橫,心中雖常不勝懼怖,卻因青稚,而仍未意識到自己為學的"前途堪虞"。好在後來我家老阿嬤,手牽著我淚灑校長室(校長是誰人小弟早忘記,要看畢業紀念冊方知,在一堆書箱中),才轉到諸多學校老師子弟就讀的前段班。就我印象所及,其實離版大所述的『狂暴事件』雖已時隔十年,但仍時有所聞『狂風暴雨幫』之名,只是小弟當年傻里傻氣的,嫩得不行,個性又超內向,所以也只是聽人說說罷了,這還是拜讀了版大您這"連勝文"(連篇"勝文",引人讀之而不思寐,您說不是"勝文"是啥呢?),才釐清原來『狂風』與『暴雨』在『瑩中專有名詞』裡的定義呢!僅此叩謝學長大大......。只是恨未恭逢其時(您剛po這篇文的時候)之勝,稍懷晚見之恨罷了。
2012-12-15 07:55:40
小火子
我不管!
求求各位大哥大姊好心透露劉玉萍現況!
我... 我想多了解她...

.... 不過掐指算算,她現在不就五十歲上下了?
2013-01-25 02:54:32
pam
贓物查獲黑松汽水一瓶=.=?
2013-09-27 17:19:12
CHOU
我想聽新興國中的故事
2017-02-01 12:32:28
lksung
我也是106班,劉玉珍是導師.當時螢橋採能力分班,各年級1-5班是女生班,第1班是升學班,6-23班是男生班,6-11班是升學班,第12班比較特殊介於升學班及普通班(俗稱放牛班,我非常不喜歡此戲稱).入學後先測一次,以決定分配的班別,以後每次升級時再測一次.我是106,208,306.螢橋當年其實學風不錯,教師普遍優秀,我如今有最高等教育學位,回憶起來也覺得他(她)們被低估了.老校長張彤書五育並重,從不剝奪體育課,還請滬江高中籃球隊(徐經鉞在陣中,來校比賽時我初一大概165cm在他腰部,本人長大後187cm)來校與教職員隊友誼賽(當時有古吉雄,黃友義,戴嘉慶等),鼓號樂隊全台知名,可惜身陷啟達案.的確當時每年約可考上第一志願約20人.訓導主任及管理組長等的確採強勢及不留情面作風,如割喇叭褲,藤條體罰等,我親眼看過,但當時社會整體氣息不佳,螢中學區涵蓋部分經濟弱勢社區,當學生學習狀況不佳又被分到普通班時,容易受到一些已放棄學業同學的影響,如貢及陳(一年級是106班時並無異狀).
2017-07-15 22:40:58
我要回應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