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02-06 22:29:45 | 人氣(362,806) | 回應(116) | 上一篇 | 下一篇

強逼幼女賣淫的國軍特約茶室(管仁健/著)

推薦 3 收藏 1 轉貼0 訂閱站台

    二○○八年三月八號的總統大選前夕,正逢國際婦女節一百週年,國民黨總統候選人馬英九受邀出席了「台灣慰安婦阿嬤圓夢同樂會」。他親切的問候這些「資深受害婦女」,還發表感言:「我們對日本在台灣所作所為,對於國民黨過去在台灣所作所為,對於中共在大陸所作所為,我們用的標準是一樣的:該認錯就認錯、該道歉就道歉、該賠償就賠償。」他還表示當選後還是會持續關注慰安婦問題。後來大選勝利,五月二十日他就位登基之後,果然也為這些苦命的阿嬤們又做了些事。

 

    十二月二十四日下午,他在總統府接見了陳×、吳×妹、何×鳳、盧×妹、蘇×嬌、林×中、蔡×美等前台籍慰安婦,也提到自己從一九九七年起關心慰安婦平反的議題,至今已經十一年,和許多阿嬤之間都有很深厚的感情。多年來他不僅參與紀錄片的拍攝,也不間斷的出席義賣活動,李敖老師在當年的義賣中捐贈多件物品,獲得很多社會名流參與響應,一共募集新台幣三千八百多萬元,讓當年還在世的五十八位阿嬤,每人領到一百萬元作為補償。之後王清峰律師協助阿嬤們赴日跨海訴訟求償時,他在政大教書,也幫忙撰寫國際宣傳的英文文稿;他甚至支持將慰安婦的悲痛經歷,放進中學歷史教科書裡。

 

    馬英九針對慰安婦這段史實所說的:「阿嬤們的故事是台灣歷史的一部分,不應被遺忘。這不是個別種族議題,而是一個人權議題。歷史的錯誤或許可以被原諒,但絕不能被遺忘,以免重蹈覆轍。」他的這段話讓我很感動,年輕少女被政府強逼為軍妓,這是何等令人髮指的罪行,當然不能被遺忘,更不該被遺忘。

 

    不過我也要提醒馬總統,台灣少女被政府強逼充當軍妓這種缺德事,不只是在二戰時才有。您之前每年要去桃園跪拜哭悼的那兩具乾屍,生前也沒少幹過。所以也請您撥出對慰安婦百分之一的愛心,用在國軍特約茶室裡早已哭乾眼淚的女侍應生身上,她們也是台灣人啊!

 

    兩蔣與二戰時的日本軍閥,是二十世紀時全世界唯二設置軍妓的政權。當然,政府與兩蔣的盲從者,總能昧著良心,將「特約茶室」推給所謂的「民間」,這些說法在我們聽過日本右派為「慰安婦」辯解時,大概也都聽到耳朵長繭了。更糟糕的是這些人睜眼說瞎話,硬說「侍應生」與「慰安婦」不一樣,慰安婦是被迫的,而侍應生是自願的。

 

    特約茶室裡究竟有無「逼良為娼」?有無未成年少女?甚至有無女受刑人?就看大家要看事實真相,還是愚民宣傳了。


  。。。。。。。。。。。。。。。。。。。。


    二○○六年十二月,金門縣政府出版印行了當地作家陳長慶先生的大作《金門特約茶室》,這是繼他在前一年完成《走過烽火歲月的金門特約茶室》後,又加了許多資料與圖片的新作。陳長慶原任金防部政戰福利站聘僱會計員,一九六七年七月奉調成為相當於軍職中校福利官的福利站經理,進入所謂的「政五組」,開始他管理國軍特約茶室的三十多年歷程。許多管理規定、編制、預算、檢查的制度,都由他擬定簽准實施。就連國軍本身對這段史實的熟悉度,也不及這位滿頭白髮蒼蒼的老者。這本《金門特約茶室》是國內第一本由公帑贊助、官方背書的國軍性工作者歷史紀錄書刊。

 

    當這本由金門文化局印行、局長李錫隆作序的官方出版品才剛印好,我就透過熱心的金門軍友,專程去幫我「要」來了一本。之所以要用「要」的,是因為雖然這已是官方出版的「潔本」,為了替我們「偉大的民族英雄」擦脂抹粉,已經左遮右蓋、上刪下減得夠辛苦了。但即使這樣「掛一漏萬」,依然能惹惱了軍方高層。所以金門文化局僅印製一千本,提供各地圖書館收藏之用,沒有上市計畫,也就是說本書是「只送不賣」的非賣品。

 

    雖然我已有幸收藏一本,但在二○○八年八月二十四日,我與軍友回金門追蹤訪談二一三事件時,還是親臨作者陳先生在山外村經營的書店,向他本人又買了一本《金門特約茶室》,還請他老人家簽名。我問本書究竟是何處「犯忌」?他告訴我《蘋果日報》上報導的「軍方壓力」,是因書中影射曾有一名「少將」沈迷侍應生美色,常派吉普車接送,結果卻惹來了三名老將軍的「關心」此事。原來老蔣的愛將們,還都有類似的癖好,真的「不是一家人,不進一家門」,什麼皇帝就挑什麼將軍,武大郎要他不挑夜貓子也還真難。書裡只寫一名「少將」召妓,書外引來三位老將抗議,古代有一桃殺三士,現代有一妓殺三將,還真是今古輝映啊!

 

    陳先生是當年金防部「特約茶室」業務民間承辦人,他在書中不但列舉特約茶室設立法源與編制分佈,並直言軍妓業務就是由國軍各級政戰部政五處承辦。關於國軍特約茶室制度創設者、實施,書中明指是一九五○年由五十二軍政戰主任楊銳建議、國防部總政治部主任蔣經國批准試辦、一九五一年由金防部司令官胡璉任內開始實施;直到一九九○年時,才由國防部長陳履安下令全面裁撤。陳先生能承認這個偉大的「革命事業」,是出自兩蔣自己,而不像無恥的日本軍國主義者,將慰安婦問題全賴給所謂的「民間」,這樣對女侍應生的平反,總算也是貢獻良多。

 

    雖然我對陳先生勇於保存史料的勇氣如此肯定,但很抱歉的是,我對他在接受記者採訪時仍然堅持:「軍妓全是自願到金門執業,與二次世界大戰日本強徵慰安婦不同,兩者不能相提並論,外界長久以來有著錯誤觀念,不斷醜化軍妓形象,甚至誣指軍妓是因犯罪被流放到金門賣身,其實都是子虛烏有的傳言。」陳先生會說這樣「子虛更烏有」的話,實在令我更加難過。

 

    這個社會上說謊的人太多,但我對本來就該說謊的人說謊,就像人該吃飯、狗該吃屎一樣,沒有任何意見。但是對於馬總統或陳先生,基本上我還是相信他們依然有點人性,因此我只能簡單提幾個國軍強逼少女充當軍妓的真實案例,也盼他們「好人做到底」,不要好人遇到兩蔣就轉彎。


  。。。。。。。。。。。。。。。。。。。。

    「特約茶室」原名「軍中樂園」,阿兵哥們則通稱為「八三一」,而且要用北京話讀做「八三么」。八三一的由來,一說是軍中使用的中文電報明碼,女性生殖器官「屄」的電碼是八三一一,於是八三一便成為軍中的暗語;另有一說當時的軍中特約茶室,手搖總機代轉的號碼為「八三一」。但因年代久遠,難以考證。「八三一」裡強迫未成年少女賣淫,在戒嚴時代根本不是秘密。請看當時《聯合報》社會新聞,《聯合報》當時的發行人王惕吾,是黃埔軍校與老蔣侍衛出身,他總不會有毀謗軍方的動機吧?

 

    一九六九年一月十一日《聯合報》第三版報導,台北市議員宋霖康,中壢鎮清香亭妓女戶老闆林蜂蜜,紅玫瑰妓女戶老闆吳明章互相勾結:「向台北市婦女職業輔導所強保已從良的雛妓許阿森、劉月霞,又將她們迫入火坑,被最高法院以妨害風化罪,各判處有期徒刑三年六月。法院在判決書中指出:被告宋霖康身為民意代表,不思造福人群,為民表率,竟自趨下流,甘受妓女戶老闆驅使,為虎作倀,千方百計,騙誘立志從良稚齡少女送入火坑賣淫,如同逼人入地獄,情節可惡,罪不可恕。林蜂蜜將十九歲的雛妓許×森,吳明章將十四歲雛妓劉×霞,先後分別送至『桃園特約茶室』賣淫,未久,於同年三月十六日,為桃園縣警察局查獲,轉由省警務處於同年四月七日,送交台北市政府婦女職業輔導所保護,均已立志從良。」

 

    「被告林蜂蜜,吳明章因不甘損失及欲圖使她們繼續賣淫,以藉得重利而資維生,乃勾搭台北市議員宋霖康前往該所說情,但因該所規定,保釋在所學生,限於直系尊親屬,並在一定條件之下才可以,因此宋霖康等又勾串許×森之父許金生、劉×霞之父劉清在,以他們名義前往保釋。同年五月二日上午,宋霖康偕同許金生、劉清在,前往婦女職業輔導所要求保釋,該所主任吳清香曾一再勸阻,並告訴宋霖康如將許、劉二女保釋,可能再被迫入火坑,但宋霖康等竟一再糾纏,吳清香見他們甚為堅決,又怕開罪議員找上麻煩,遂准予保釋。」

 

    「當日下午三時許,許、劉二女隨他們父親離開輔導所大門後,許金生即偕其女許×森沿廣州街左行至二十公尺處,即為林蜂蜜等所預伏的保鏢四人,強行押上停候路旁之紅色計程車,直駛中壢清香亭妓女戶,許×森在該妓女戶樓上被非法禁閉四日後,於四月六日下午,被林蜂蜜及老鴇林邦文誘至桃園原茶室強迫繼續賣淫。」


    20141219日加註)宋霖康是台北市議會的黨外議員元老,輩分在黃信介之上,若不是因此案入獄,台灣民主運動史可能會改寫。當時涉案的台北市議員共九位,最後卻只有宋霖康一人被起訴判刑,而且還被褫奪公權,可見案情不單純。詳細經過,請見另一篇文章。


http://mypaper.pchome.com.tw/kuan0416/post/1321277659


  。。。。。。。。。。。。。。。。。。。。


    上面這則社會新聞很清楚的點明,國軍的桃園特約茶室裡,有年僅十四歲的未成年少女在裡面充當軍妓。當然啦!馬總統對老蔣這種「瘋」功「痿」業,或許還認識得不夠清楚,會推託說這是「個案」。以下我就隨便再公布三則剪報,請馬總統與全球各地的蔣粉絲們看清楚,國軍的「特約茶室」裡,到底有沒有未成年的軍妓?這些軍方專屬的雛妓,到底是怎樣被逼成「自願」的?以及這些案例到底是個案?還是通案?

 

    一九六五年十一月十七日《聯合報》第三版報導:「台北市警局少年警察隊,偵破一件涉嫌逼良為娼案,十五歲陳姓少女於本月十二日逃家,經家屬報警查尋結果,才知道是被傅傑、林滿妹夫婦誘拐離家,經傅傑施以強暴後,由同夥謝文鑫、鄺農二人將陳女賣到關渡茶室,繼又轉賣到『龍崗特約茶室』,由其經理石金貴及管理員劉煥洋迫她每週接客一百次,使陳女無法忍受,昨日經市警局少年隊救出火坑,交由家長領回,一干涉嫌逼良為娼疑犯,均已捕獲偵辦。」

 

    一九六五年七月二十七日《聯合報》第三版報導:「十九歲花蓮籍女子曾×英,因不堪在『特約茶室』出賣靈肉之苦,於哈莉颱風來襲時逃出,向北市警局刑警隊請求保護,警局將於今日把她送到北市婦職館收容習藝。曾女在警局哭訴;她在十六歲時因生母死亡,生父即作主將她嫁給一個四十多歲的男子為妻,至去年與該男子離婚,乃父騙她到台中遊玩,結果是以兩萬元代價把她押給『台中特約茶室』賣淫,她因不堪長期接客出賣靈肉之苦,趁颱風來襲逃出,到台北由一女友陪同到市警局請求保護。」

 

    一九六五年三月二十四日《聯合報》第三版報導:「花蓮縣十四歲少女名王×妹,因她的母親受一個由台北去花蓮的男子誘騙,於今年一月二十三日把她送到景美鎮的『特約茶室』做工,當時她母親得到現款八千元,介紹人得到四千元,但到茶室做工一事完全是騙人的,自一月二十五日起,該茶室老闆即迫她接客賣淫,她因不肯就範,曾多次被打。」

 

    從以上三則社會新聞裡,很明顯的能看出在龍崗、台中與景美這三家特約茶室裡,這些雛妓會「自願」在這裡為「國」捐「軀」,原因分別是逃家被歹徒強暴後轉賣、被生父販賣與母親被歹徒所騙。三年前我將這些剪報資料,公佈在我們後備軍友俱樂部網站後,有些軍友們也憶起當年「特約茶室」的景象。在眾多回憶與評論中,曾任《中國時報》記者的網友「六○砲長」就一語道破:「對於以上的剪報資料,媒體會罵人口販子,會罵充滿貪念的家長跟無恥的嫖客,但還是不敢提到軍方,可見當時的政治氛圍。」


  。。。。。。。。。。。。。。。。。。。。


    只要還殘存一點人性、一絲良知的人就能看出,國軍的特約茶室與日軍的慰安所,根本就是同一個娘養出來的貨色。老蔣統治下的三民主義模範省,那些國軍特約茶室裡的雛妓,生活究竟有多「幸福自由」,我就再來貼一段剪報。一九六六年三月三十日《聯合報》第三版報導:

 

    「台南市警察第二分局,二十九日凌晨遠征高雄縣橋頭燕巢兩地,偵破一件規模龐大的販賣人口案,十六名大多未成年的妓女,正被帶返警局依法保護。橋頭滿春園妓女戶老闆方深洲及另一男子吳清漢涉嫌被捕,尚有多人在逃,警方正擴大偵查中。警二分局係根據『燕巢特約茶室』十八歲妓女古×妹及十七歲妓女陳×帶二人,徒步由燕巢到台南市警二分局民生派出所請求保護。當時她們指橋頭滿春園妓女戶與『燕巢特約茶室』老闆涉嫌販賣人口,並予不人道的虐待,而於二十九日凌晨一時許採取上項行動。」

 

    「古×妹、陳×帶兩人自稱被滿春園妓女戶老闆方深洲買去,放在『燕巢特約茶室』賣淫賺錢,且被關在裡面不准外出,每人每日規定要接客三十次以上,否則即被鞭笞毒打。有時生病或遇經期,亦強迫接客不准休息,所賺的錢全部被老闆拿去。她倆受不了皮肉之苦與精神虐待,乘監視人睡眠不注意之時,私自打開鐵門,冒著生命危險,由燕巢經過岡山,步行了五個多小時,走到台南市,然後始向警方求援,請求拯救尚在受苦中的姊妹脫離苦海。」

 

    「警二分局長王協五據報後,指派刑事組周局員率領刑警人員,於深夜趕至橋頭,先將方深洲逮捕,並在滿春園妓女戶查獲未成年妓女三名,接著轉往『燕巢特約茶室』,再將吳清漢逮捕,並在密室裡面查獲妓女十一名,連同報案之古、陳二人,共計十六人,全部帶返分局偵辦。被查獲的十六名妓女中,半數以上為山地姑娘,年齡從十三歲到十九歲,大多是未成年。古等十三人異口同聲的說,她們在賣淫期間,如達不到鴇母指定接客次數,即遭受毒打,同時還要遭受下列不人道的虐待與摧殘:

 

     (一)她們經期來時只准休息一天,第二天起即被迫用棉花塞進子宮裡繼續接客。

     (二)她們所賺皮肉錢,除少數給予一次一元零用外,大部份是分文不給。

     (三)年齡未滿十四歲,發育不全者每星期打荷爾蒙針劑六針。

     (四)茶室裡有兩道鐵門,派有專人把守,她們沒有自由活動的權利。

     (五)處女接客時,派有保鑣在房門外監視,不准哭叫,不准反抗。

  。。。。。。。。。。。。。。。。。。。。


    很多兩蔣粉絲看到這裡,也許還要強加辯解說這是老蔣時代的事,到小蔣時代就沒有了;或是曲解成這是台灣「外包」的特約茶室,到了金門馬祖等外島,由軍方「委託直營」的特約茶室,就不會出現雛妓了。很抱歉,下面這則一九八七年發生在金門的「十六歲江姓少女賣淫事件」,就能證明陳長慶先生的大作《金門特約茶室》裡,對小蔣時代金門依然存在的「八三一雛妓」,還是有著「為君諱」的傳統美德。

 

    根據台北地方法院士林分院的判決書記載,一九八七年五月,在金門縣金城鎮經營庵前特約茶室的游自樂(四十八歲,住台北市士林區天玉里),經由軍中老鴇吳惜(三十三歲)的介紹,得悉吳惜之姊吳金英有意販賣與江正雄所生的江姓少女(十六歲),就返台與吳金英接洽,並向陸軍外島服務處申請台灣金馬地區往返許可證,當年七月四日將江女送往金門「省親」,老鴇吳惜在金門尚義機場接機。

 

    吳惜在機場一接到人,就把年僅十六歲的江女帶到庵前特約茶室,起初江女不願接客,游自樂卻威脅她必須「做滿三個月」才能返台,加上吳惜的遊說,江女不得已先後接客三千餘人次,賺得四十餘萬元,游自樂抽取二十餘萬元,直到十月九日才讓江女返台。而江女的生父江正雄得悉女兒被送去金門賣春,報請基隆市警察局第三分局移送基隆地檢署起訴,因管轄錯誤,移轉至士林分院審理,涉嫌質押女兒的吳金英已另案處理。

 

    但游自樂在法院辯稱江女前往金門,一切均按軍方規定處理,需軍方同意後才能出境。而國防部總政治作戰部答覆基隆地方法院的覆函指出,依金防部規定「須年滿十八歲,始可前往軍中樂園接客。」法官認為,游自樂明知江女未滿十八歲,卻意圖營利而容留江女接客,不能以江女的出境是獲金門防衛司令部核准而減免其刑責,所以判他十月有期徒刑。

 

    初審宣判後,台北市婦女救援社會福利事業基金會,對金門軍中樂園這種蹂躪少女的現象一再發生,而且還出現在戰地金門,特提出嚴重抗議;且認為法院判游自樂十月徒刑處罰太輕,籲請檢察官上訴。《聯合報》第六版的社會新聞,也有一段記者陳永富的特稿「雛妓赴金門,誰開的門?法院調閱申請單,卻被軍方打回票」,新聞這樣說的:

 

    「十六歲的江姓少女,被強迫在金門軍中樂園賣淫案,士林分院審理期間,為了瞭解到底是軍方那個單位違法核准游自樂帶她去金門,多次行文給位於台北市公館的陸軍外島服務處及金防部要求調閱游自樂的申請單,但都被打回票,到底那個單位應該負責,法院無法查明。由於金防部已指出,按規定年滿十八歲才可到軍中樂園接客,江女卻能搭軍機去金門,且接客長達三個月,什麼單位該負責,軍方也應查明嚴辦。」

 

    「游自樂是台北市人,卻能在戒嚴的戰地金門經營特種營業,是否有特殊關係或特別規定,外界不瞭解。但按理說,游自樂以『軍中樂園』負責人的身分替江女申請前往金門,並到特約茶室工作,受理申請的軍方人員,不可能不知道她被送往金門的目的。如果金防部早已定下十八歲以下的女子不可前往軍中樂園接客的規定,外島服務處是明知故犯?還是這個規定形同虛設?或者江女已不是第一個到金門的雛妓。」

 

    「除了外島服務處以外,據瞭解,法院也曾函請金防部寄送有關核准江女到金門的文件當辦案參考。根據金防部寄回的文件,江女的年籍資料與她本人符合,但獨缺游自樂替她填寫的出境申請單,問題是否出在受理的審核人員,值得追查。至於金防部規定年滿十八歲的女子,就可到軍中樂園接客,不問她過去是否就操賤業,也有可議之處。」


  。。。。。。。。。。。。。。。。。。。。


    游自樂先生在一九八七年導演的「十六歲江姓少女賣淫事件」,由於案情太驚悚,終於導致後來國軍特約茶室在解嚴後因輿論壓力而關閉,社會大眾也慢慢淡忘了這位「終結雛妓的民族英雄」。

 

    到了二○○六年五月二十日,阿扁女婿趙健銘的台開案爆發,為綠色王朝敲下第一記喪鐘,兩名共犯之一的寬頻房訊董事長游世一慘遭收押。同時間媒體又爆出游世一與民進黨中評委蔡天啟聯手,讓趙建銘出面用游世一人頭購買豪宅,TVBS因此獨家專訪了游世一的父親游自樂時,我們才赫然發現,果然這一家與兩蔣一樣,真是「虎父無犬子」啊!

 

    其實關於國軍特約茶室裡的悲劇,李敖老師早在一九六○年代就已揭露。後來李敖老師在他自己主持的電視節目裡也說:

 

    「一個小妓女拉我衣服說:『排長啊!買張票。』我也不是故作清高,我說:『排長壞掉了。』我就指著我下面,我說:『壞掉了,不能搞。』她說:『我給你看樣東西。』她把裙子一撩,大腿上一條一條都被打得那個紫的痕跡,紫的傷。她說:『排長請買張票,不然他們會打我。』我一看這樣子,我說:『好,我買張票給你。』她說:『你要進來一下,你不搞我沒關係,可是你要進來坐一下,不然的話他們會說,怎麼排長沒搞就走了?你把排長給得罪了。』還要拉我進去坐一下,坐一下以後我才出來。

 

    人被打成這樣子因為每天接的客人不夠。要接多少客人呢?要比賽,我接三十個人,我接四十個人,我接五十個人。接五十個人放鞭炮慶祝了。請大家想想,一個女孩子一天接五十個人是什麼感覺!那種黑暗是你想像不到的。

 

    我當兵回來,有一次跟殷海光聊天,我講軍中樂園的這個女孩子情況給大家聽。我說:『殷老師,如果我是這個妓女,我身分證被沒收了,我人生自由被控制了,我要跑的話,他們把我腿打成一條一條紫紅色的傷痕,我沒有辦法,我非做妓女不可。可是如果台灣換一個政權,每天接客四十次,每一次接客多一塊錢,我有什麼選擇呢?我就會支持這個政權。它能夠改善我的生活,把我的悲慘世界改善一點點,這個政權我就擁護它,管它是國民黨,管它是共產黨,管它是日本人,對我沒有意思啊!國家對我沒有保護,我的生命是這麼樣的悲慘,根本沒有保護我,我有什麼選擇呢?』

 

    我說:『殷老師啊!你們談自由、民主、人權、博愛,對這些中國人而言,對這些下層的群眾而言沒有意思,完全沒有意思!』殷老師聽了潸然淚下,他哭了。我說:「你們幹的事情,你們不瞭解另一個時代的另一個族群,她們怎麼在活,她們也是中國人。所以,作為一個妓女眼光裡看起來,你們這些高高在上的人,管你是什麼黨,管你是哪省人,你們根本都是壓迫我們的人,你們是不能夠解決我們生活的人。」

 

    聽完李敖老師的話,心裡更加沉重。如今老蔣死了,小蔣死了,連小蔣的三個兒子,外帶一個私生子都死了。時代進步了,戒嚴令解除了,國軍特約茶室廢止了,建築物荒廢了,侍應生姊姊們老了,我們這些阿兵哥也忘了。但歷史呢?歷史會遺忘那兩個曾在台灣逼良為娼,強迫幼女充當軍妓的「偉大領袖」嗎?沒人知道,但我誠摯的希望不會。

台長: 管仁健

顯示全部116則回應

支持管大
1.支持管大, 花很多工夫寫出的作品,還要被罵
寫作到流汗, 還被吐口水

2.BBC網友, 提到[張純如]

請問她為什麼自殺?這麼優秀漂亮的女作家,基督徒
應該知道如果自殺,會去陰間,會超渴,被不滅的火烤
我想基督徒自殺的比例應該比拜偶像的少!!!
2010-05-12 07:53:05
ACE
任何歷史考證的東西除非有當時代留下的「可靠」數字,否則日後去考證的數字一定都有嚴重的統計黑數和樣本誤差。講白了就是根本不可能適用統計方法,更不可能搞科學研究。

歷史研究除了技術面的重建外,哪有人宣稱自己「科學研究」的啊?

BBC,玩自然科學的人就乖乖回去玩自然科學,人文議題你的能耐碰不起。
2010-05-13 15:12:50
老羅
原來如此。我們把國家,交給一群混蛋,他們統治的方式,就是欺壓弱小。自願的慰安婦?自願的侍應生?當慰安婦、侍應生這麼偉大,怎麼蔣夫人不以身作則,為國獻身呢?日本皇后也應該挺身報國才對。所謂的偉大領袖,就建築在弱小者的痛苦上。
2010-05-13 17:51:39
BLINK lIN
我實在是搞不懂 怎麼還可以有那麼多人進行詭辯

相信mr.管 找這些資料一定花了很多時間

在你們看過這些資料之前?你們如果聽說這件事你們會去進行詭辯嗎?

看了資料後就像要進行無意義的詭辯來證明自己的善變?

小蔣同意試辦後 相關的民間組織或是軍人組織也會徵象冒出,再來,等到問題變多之後 難道小蔣都不會察覺嗎?

在這的議題上 如果你們願意去思考 很快答案就出來了!

首先是 軍妓的成立是否合法?

既然不合法 你管他自不自願 有無成年

既然都不合法了 小蔣高層等也都默許了

那不就代表小蔣等高層們算是 首腦

拜託各位台灣人 日本人是殖民我們 所以可以不合理

但是國民黨說我們是自己人 還可以不合理嗎?

台灣人真的要思考 都已經解嚴了

現在已經不是以前那個 大人不敢思考 小孩不會思考

的年代了!!台灣人 動動腦

不要被不合理化的東西長期蓋住眼睛 就認為這是合理
2010-05-18 04:42:31
Brent
"慰安婦的歷史大家都很清楚,加上至今歷史檔案只有找到一個二戰廣告指明徵"慰安婦",可見大多數都是被騙過去的"

照這樣看來, 當年國軍徵求自願軍妓的廣告應該貼的大街小巷滿滿都是才對
2010-05-18 09:50:27
Blink Lin
回Brent:
你已經預設立場了""照這樣看來, 當年國軍徵求自願軍妓的廣告應該貼的大街小巷滿滿都是才對""
你還在堅持女性去作軍妓是自願的...看來事情不是發生在你身上,你就會亂說...
況且這種東西本來就是私底下的東西 不可能明講
如果是你 你難道會貼在大街小巷?怎麼可能嗎?
睜眼說瞎話!就已經說,軍妓本身就不合法 你管他自不自願,
當時被日本殖民 軍妓6年
爾後回到祖國回報 軍妓40年??
那請問一下 講白點 我們是不是國民黨的殖民地?
2010-05-18 12:54:33
Brent
"慰安婦的歷史大家都很清楚,加上至今歷史檔案只有找到一個二戰廣告指明徵"慰安婦",可見大多數都是被騙過去的"

這個是引言喲, 而且你完全誤解的我的意思了
2010-05-19 11:45:07
yuanhao
謝謝您的文章分享!看到李敖先生的那段特別讓人聯想到魯迅先生的文章,心裡很難受...原來在每個世代,每個社會下都有著壓迫別人和被人壓迫的一群...民初到戒嚴期,以為有了進步,卻又可能不然...
謝謝您的文章,讓831的故事不會就此被遺忘...
2010-05-20 19:21:41
哈哈
學科學的BBC先生的回答真的是太搞笑了吧...
-------------------------------------------
"請相信我跟你BBC先生是同一邊的"
"我對格主管先生看法不認同"
"我想用數據來支持事實的方法來討論"
"請你告訴我被強迫的受害者在所有的軍妓中比例佔多少? "
"好讓大家知道沒被強迫的有多少"
"相信我絕對不是站在哪一邊的...^.< "
---------------------------------------
看完我都覺得我打這些真XX的沒腦阿~~

舉證責任該在提出論點的一方不是嗎?
管先生提出了看法
也同時舉出支持他行成這些看法的的證據
想反駁的要先搞清楚
要駁斥的是他的論點
還是駁斥支持他行成這種想法的證據
還是駁斥他這個人
.................
1.駁斥他人的論點僅提出自己的看法是不夠的
還要同時提出支持自己的證據阿

2.若是目的是駁斥行成正種看法的證據
那事件還是存在 解讀還是各自不同

3.如果目標是個人的話...那直接趕羚羊最快
2010-06-22 12:55:31
外島小兵兵
好可惜喔,沒生在以前那時代,以前居然有軍隊經營的妓院ㄟ,好棒喔!現在外島放假超無聊的,只能逛網咖了!
2010-07-26 17:33:01
stonekey
啥叫貴族?貴族的祖先,還不是一群殺人殺得好,搶東西搶得好的強盜嗎

==========
時代背景 不同 很多事情被淹沒在歷史中
弱者就是會被剝奪權利

否則哪有獅子吃狼 狼吃羊 羊吃草的道理
所能做的不過是避免這人吃人的不幸再次上演
不知道自己站在下棋者的位置上會不會做相同的判斷

這些女人 是被逼得

但跟被時代背景被馴化成自願的女人
血淋淋的殺 與看不見的殺


權力者的腐化
看綠營就知道了 時間這麼短
何況是藍營

把特約茶室搞成地下化的也正是阿扁
功過是非難定論

投鼠忌器 過去性工作者要合法化很難
雖有失察之過 甚至默許 但說兩蔣逼良為娼未免太過

希望台灣多一點 版主這樣的歷史資料
讓拼拼湊湊的史實更清楚一點
==========
我老闆不行 又小氣又吝嗇沒能力......
那你幹嘛不自己當老闆 我....
=========
下棋的人 讓棋子以為自己很高明

以為這樣就自己作主了

寧學斟酒意 人人如此天下無事
我是小兵兵 只能被人吃 兵兵吃將
2010-08-08 07:32:15
版主回應
你搞錯了,什麼「投鼠忌器 過去性工作者要合法化很難 雖有失察之過 甚至默許 但說兩蔣逼良為娼未免太過」?歷史不是你這樣解釋的。

兩蔣時代性奴隸(不是你說的性工作者)是合法存在的,那些雛妓都是在合法的公娼妓女戶裡被迫賣淫,甚至是在官方設置的特約茶室裡被迫賣淫。不但合「法」,還有憲兵「保護」的。這怎麼會是什麼「失察之過」?是兩蔣的「明察之功」。阿扁爛不代表老蔣好。
2010-08-08 08:56:03
心中來
其實也不是
寫史的人
總有著自己的故事
所以有著自己的角度

我以為
總以角度為出發
去否定作品很無意

就像論及史記
難道要因司馬遷受腐而恨漢
導致有些觀點有失公允
就否定其作品的光輝
那實在有些矯枉過正

收集資料很辛苦
寫史不簡單
或許會有人因為版主觀點或偏執覺得不妥
但別忘了這是版主暢所欲言的空間
他的觀念思維並不需要對你我來負責或矯正
也別忘了他的文章帶給我們許多的新知或是回味
你可以在這邊尋求喜樂
也可以比較鑽牛角的一直鑽

總之
不一定能理解他人背後的故事
但尊重他人
至少可以讓彼此都有所收穫
2010-08-10 00:18:52
SE7EN
樓上〝心中來〞兄所言甚是!

一件事情在不同的時空背景、政治氛圍下,處理過程、方式一定也不同,結過更是不可能一樣。硬要用現在的角度去檢視、討論,是否有失公允?

在江山是老子打下來的時代,不是你死就是我亡,此種情境之下您要跟當權者談民主,豈不是妄想嗎?

老兵、老士官長、軍妓...都是時代悲劇下的祭品,都是甘苦人,無奈啦!

記錄歷史,就好比新聞播報者,將過程真實陳述既可,若過程中過渡加入自己的情緒與看法,味道就有點走味了,是唄!
2010-08-26 17:23:54
Road
游自樂還當過多年里長(就在文中所指的里)
某年選舉前被人發傳單指涉及官司
(我忘記當年是怎麼寫的,總之有出現姦淫之類罪名的字眼)
但他還是當選,幾年後才被取代


不過我沒想到寬頻房訊游世一是他兒子...
2010-09-04 10:09:42
後生晚輩
致裝瘋賣傻:

小弟我還記得國父肖像的遺言是:
『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須努力。』
2010-09-20 15:35:20
路人
管大您好

關於慰安婦及831,小時曾聽長輩提過,初期的確是「招募」,但是是否有明講工作內容還是用騙的,不得而知;後來因為供給跟不上需求,長官命令難違,於是開始強拉,才會出現有所謂「自願」及「非自願」,所以雙方所言均有所本。當然當時所謂的「自願」,與現代完全自由意志下的「自願」,應該是有所不同。

老蔣本質上就是軍閥,就如歷史課本上的所述的軍閥一樣,該幹的壞事也沒少過,強拉民女這類事,在歷朝歷代,甚至民國38年前,根本是常見的事。當時戰亂不斷,當兵的隨時會沒命(不管他是自願或是不自願),老百姓也是隨時會沒命,整個社會根本就是脫序的,很多事情不能用現代眼光去看,就如同清末對英國商人的處置方式,以洋人來看真是匪夷所思,與土匪無異。

831當年說不定還是「德政」,減少軍民糾紛、維持軍紀,替有槍沒錢的土匪士兵找到出口,只不過犧牲少數人……,這些當年的「德政」,以現今社會標準看起來,當然德不起來,也有幸,至少社會還在進步,這些當年的「德政」正逐漸消失中,也期待管大多挖些當年「反共復國」光輝使命下的醜陋的真相。
2010-09-27 15:44:38
拂曉曙光
您好,今日有份報導,
其中內容和此篇人名有所重複,即為陳長慶先生。
http://tw.news.yahoo.com/article/url/d/a/101113/2/2gwbq.html

歷史不容扭曲、誤導,某種方面貌似是在說,
管大您的論調,是對歷史的褻瀆...
「不是罪犯、也不是強迫的,這一段八三一歷史不容扭曲、誤導。」對照上述的資料來對比,
是多麼的諷刺呢。
2010-11-13 18:55:53
奇怪奇怪
831是德政,
不然2兵肥皂撿不完.

管大應該感謝兩蔣保衛了您後門的貞操
2010-11-14 23:36:40
拂曉曙光
TO 奇怪奇怪

那又是誰要保衛那些在831裡的「女侍應生」
得貞操?
2010-11-15 21:42:25
jimmy
從解嚴以來~台灣社會一直有很嚴重的雙重標準社會態度存在..
我想版主只是想提出請依同樣一套標準去看事情.
就史料來看,日本慰安婦與兩蔣八三一這兩件事本質其實是一樣的,就是"以公權力迫害婦女人權",不管被害者是不是自願的,以現代眼光這種行為都是要被譴責的,還有不論考量當時時空背景為何,這種行為就是不對,沒有什麼妥協的空間...至於誰要負責,如果你要求日本政府負責.當初的兩蔣政權不就一樣也要負責..而不是一直有兩套標準看待...

兩套標準會造成社會的對立,看看現在的政府跟以前的扁政府,貪污既然是沒有妥協空間的罪惡,就應該一視同仁監督,而不是看主子是誰,看顏色論是非..這樣下去社會永遠是分裂對立的...
2010-12-24 15:12:33
阿福
TO 版主:

1 有哭
2 謝謝
2011-01-02 13:39:40
金門人
特約茶室待應生的悲慘,金門人(年紀別太小的)大多有耳聞....被強迫的、半強迫、被賣來的...都有。

熬夜看完管兄的文章,小時候聽來的故事也一一回憶起來了。

這些女孩的苦,誰該負責?
同樣是我們自己的同胞姐妹,
既然日本軍淫威下的慰安婦該被重視,難道我國政府犯下的罪惡就該被忽略嗎?甚至僅被當成「軍中樂園」的「趣談」?

兩蔣的各種罪惡早就多到磬竹難書了,蔣迷們替兩蔣抹粉就能掩蓋嗎?就讓歷史回歸真相吧。
2011-01-29 04:01:24
maam
唉,對管大的這一段'版主回應'2010-02-23( 差別待遇 )最憤怒,雖然俺也是'外省'賤民第二代.

****************************************

金門831裡一名女侍應生,她的生父是河南籍老兵,......籍貫被改為台灣省台北縣。她在金門執業時,被其他來嫖妓的河南老兵發現,幾乎引發兵變,高層因此也「嚴懲」軍方失職人員。所以接下來30年裡,831裡的女侍應生都是台灣人或原住民,這是當過兵的人都知道的事實。金防部政五組就是在管這件事,只要不是外省人的小孩,這些軍妓究竟幾歲,兩蔣鷹犬們是不管的。

*******************************************

我當年在金門,透過連上戰友的協助,訪談過島上四家特約茶室的侍應生,對這個問題也算有點涉獵。2010-02-10

*******************************************

在此祝福'特約茶室的侍應生'也能夠有遲來的正義.
2011-06-05 20:43:52
Zeuson
根據維基百科:中國春秋時期的齊國管仲設立國營妓院,收取稅金,據說是國家發展妓女事業的開始,後來漢武帝又創立營妓制度。而到了隋朝,隋煬帝設立教坊,廣納歌舞藝人,縱情聲色。唐朝沿襲了隋朝教坊制度,風流皇帝唐玄宗更是擴大教坊機構,教坊藝人達到11409人。宋元明清時期,理學興起,重視男女之防,規定妓女只能為官員提供歌舞和陪酒這類活動,不能提供性服務,違者要受處分。官妓營妓的經費成為問題,不得不向市場化服務轉變,中國妓女以官營為主向民營主導過渡。中國的妓女的市場化從此開始了。
2011-08-10 21:00:34
外省3
今天無意中發現到你的文章,讓我一看好幾個小時
因為我對於史事和真人真事很有興趣,你的文章又道出許多臺灣和國軍黑暗內幕,讓我看了非常過癮,也非常震憾

對於這篇831,由於我是七年級生,831一詞只聽過年長的人提過,但詳細內容不了解

這篇讓我了解蠻多的
2011-12-23 07:05:06
kent
噁心~非常的噁心!
光是上方的剪報~一九六五年的同年間就發生三次未成年少女被強迫在特約茶室作侍應生耶!!
但當時的兩蔣政府,居然可以在當時報紙已報導成那樣~
從兩蔣由上至下居然全然漠視這人權重要根本性問題!
還可以採取不面對、不檢討、不改進的態度!!
這代表官方政策已出了嚴重的瑕疪問題了耶!!
有報導的一年三件~那沒報導跟查獲的社會黑數~不覺得更可怕嗎?

我很懷疑兩蔣他們是盲了還是聾了,還是不識字兼看不懂報紙聽不到廣播的
上面不滿的要不要改討論兩蔣是盲人還是聾人?或是有其他先天或後天的肢體缺陷性?還是心是黑的或血是冷的之類話題!
無知少女的貞操跟自由還有百姓道德觀感居然比不過軍中王老五的小弟弟????再者~我也不懂日本慰安婦跟軍中特約茶室侍應生有何不同??
服務的對象一樣是軍人~一樣是官方默許或特准!
工作人員都是女人~工作內容一樣讓是軍人捅~讓軍人爽!
真的不覺得台灣設立有比日本高級耶~
我實在很難理解這兩個比較性問題的差異!

不管是不是自願的~一天要接客幾十次的業績就很詭異了吧!(就算是男同性戀~也不會喜歡被捅屁眼一天幾十回!那怕你一開始第一二回會覺得爽!)
這規矩又誰訂的?又達不到業績為什麼又可以被打?
那達到業績有加錢還是有啥福利?
軍方政策在擬訂時為什麼似乎都只有軍方及茶室資方得利?
卻似乎無任何有關侍應生的優待條款?有沒有勞健保?
三節禮金外加績效獎金?員工旅遊?
週休及年假?尾牙?外島加給?
這些我也要搞一本陳長慶先生的著作來瞧瞧瞭解一下!

重點是居然還可以繼續辦到一九九零年代???
不覺得那等於從一九五一年設立到最後一九九二年份,四十多個年頭~咱們政府對這項政策完全沒進步過耶!
一個完全沒進步的鳥政府~沒有比較可怕嗎?
至今~馬政府一樣漠視的態度~一樣讓人心寒!

最令人震憾的是~居然在一九八七年還在發生!
那時我七歲了耶!!報紙是彩色的~電視也是彩色的,
照理說時代已進步不少了吧!
個人很榮幸的在國小參與了八十三年的華西街反雛妓慢跑活動!
此活動也順利推動「兒童及少年性交易防制條例」立法工作,
個人倍感榮幸及自豪~而不性交易之原則至今活了三十個年頭也沒打破過!
2012-06-03 09:05:44
Victor
除了兩蔣外,恐怕也要提一下蔣緯國.
http://tw.myblog.yahoo.com/bm2acp/article?mid=26669&prev=26671&l=f&fid=18
1950年代,隨國民黨撤退來台的老兵們,由於無法順利“反攻大陸”,向上級表達“想家、想打砲”的心願,於是由最高領袖點頭同意,開始在台灣本島和離島設置“軍中樂園”,又稱“軍中特約茶室”。  
據說人性化成立軍中樂園的高階警官,便是裝甲兵司令蔣緯國,起初總司令拒絕他的要求,但後來他「直達天聽」跟他老子說,就批准成立了。
2012-06-03 13:13:46
coscoshyu
請確認,「特約茶室」並不當然就是「國軍特約茶室」。當年國軍設立「特約茶室」後,並未限制其他私娼館不得也以「特約茶室」為名營業。因此不只在各大營區附近各種形形色色民營「特約茶室」林立,其他地方也以此為名,替代私娼館之惡名,以掩人耳目招攬客人。且「國軍特約茶室」規定太多,除非無從選擇(像在外島),一般嫖客,包含軍人,寧可去民營「特約茶室」光顧,享受自由,也不願去「國軍特約茶室」。因此「國軍特約茶室」確實沒有雛妓。
2013-02-19 07:52:30
版主回應
拜託你也幫幫忙,特約茶室就是要與軍方有簽約的茶室,才能掛這樣的招牌,不是跟你簽約就叫特約的好嗎?
一般私娼寮要掛「特約茶室」,我當兵時特約茶室一次120元,私娼或公娼是250元,請問你亂掛招牌後要收多少,收多了人家不會來,也等於告訴別人自己是冒牌的假貨;收少了私娼寮的成本有可能與軍方的一樣嗎?中間的差額又要誰吸收?
殺頭生意有人做,賠銭生意沒人做,除非像你這麼「愛國」的人,願意為黨為國犧牲。
2013-02-20 13:00:24
湯台台
感謝管先生,這些沒入歷史而鮮為人知的黑暗與苦痛若非經您部落格文章,真無法輕易去了解

至於樓上的跳針,這些事只要稍微思考一下就能背脊發涼的意識到其真實,這些東西可不會這麼"嚴謹"的被記錄
2014-03-22 07:41:33
831軍妓是很慘!但許多軍妓是為了賺錢,才到裡面,賺錢之外更賺老兵送的東西!而有許多是獄中人,做831可以抵她們服刑,幾個月就能抵幾年的刑!
她們很可憐,不能說自願去,但也不是被國家逼去,而是被生活逼的!
2015-08-04 21:16:44
三星人
所謂「科學」是如何定義?現在討論的是人的事情,不是物理化學。人的事情當然也可以做科學研究,不過要知道人的事情是會變化的。科學證據最重要的是資料的取得。BBC要求看到數據,當然是合理的。問題是現在能夠取得什麼樣的數據?第一,當年的慰安婦有些已經不在,數據的來源大概也只能從還健在的取得。當然也可以從子女處取得,但是可信度多少是問題。然後即使問到本人,他的回答是否可信?設身處地,有多少人會承認自己是自願的?我也多少受過一些科學訓練,但是我知道是不可能拿到真實的數據的。合理的推測,數據必然會朝向強迫這方向傾斜。或許我們問一下,強迫跟自願的比例多少,這樣的意義在哪裡?如果從女性的尊嚴來看,這整件事都是不合理的,不管是慰安婦還是831,那比例多少,也沒有什麼意義。
2015-08-06 21:39:34
嫣然
所以林克穎也不必賠償什麼了,反正台灣人自己也在開車撞人逃逸,誰撞誰都不必追究了?你娘可好? 你自己的女兒和媽媽姊妹哪天被送去玷污千萬也記得國軍也可強押幼女做慰安婦.
2015-08-07 12:46:42
全面聲討 打倒萬惡國民黨
慰安婦給日本人用,831給自己軍隊用,日本的誰用了很難考證,台灣自己軍人用的就看良心啊!現在普查台灣過往當過兵的,誰有消費過831,誰就是共犯,請出來一起賠償面對,國民黨是首惡讓牠倒,其餘的共犯別想逃,你們也是嫖雛妓的垃圾,生生世世受譴責..
2015-08-08 21:11:41
白色裂痕
本來呢就沒有人會天生自願想到特種行業,課綱卻刻意弄個自願非自願強迫,為什麼? 就是為了掩蓋831的醜聞,軍官四處強暴民女到,不做記號會搞到自己的女兒孫女去。
2015-08-12 21:38:23
一笑
在現在提倡性自主的時代,看到這篇文章,心裡滿滿的悲慟與驚愕,總覺得電影、報紙上的那些事件只是少數的案例也忒誇大,831裡面的也應該只是部分,但今天因為反課綱這件事情,讓歷史被挖掘出來示人,(我才驚覺:臺灣人啊…對於歷史、對於臺灣,我們關心的太少,惡鬥的太多,這些史料如同身上的癰,你不戳破它,讓它見光,反而拿塊布當作沒看見,傷口只會爛到底),而我們的政府卻意圖遮掩掩蓋這些歷史,歷史可以被原諒但不能被遺忘,這些女孩兒身上的痛、心裡的苦我們是來不及幫助她們了,但至少,我們可以讓我們的孩子知道,過去她們的悲苦、傷痕…
(不能連她們曾經受過的痛苦都要藏,沒有強姦完還不準人家哭的道理…但我們的政府現在正在做這種事情…)

我很慶幸我活在這個世代、這個島嶼,我擁有我自己的身體自主權,不用害怕哪天就被父母/壞人給抓走、轉賣到茶室,每天被逼著接客五十人或是被強姦,雛妓被打荷爾蒙針劑強迫性成熟,若有不從便是挨打、挨餓,這種屈辱直到死才有解脫的那天…

謝謝版主發佈這篇文章,也希望能喚起更多人的關心與在意。
政治是很髒,但是如果我們因為政治很髒而不在乎政治,那就只有被這些骯髒渾沌給掩蓋的結局…
這是個最壞的時代,也是最好的時代。
2015-08-13 14:10:12
平行時空下
國民黨,這個績效不彰的執政黨;有著一屁股不良紀錄的政黨;可以讓李敖大師一罵罵了四十年,從台灣罵回去大陸還沒罵完的政黨.或許可以讓近代史學家們用盡一生也罄竹難書的政黨.這種政黨要是不存在那該多好啊!!!
想起九把刀在電影裡拋出的平行時空理論,也許在某個平行時空下國民黨被消滅也好,消失也好,平行時空理論,也許在某個平行時空下國民黨被消滅也好,消失也好,總之它不曾存在在台灣這塊土地上,那該多美好啊!!! 沒有該死的三七五減租(不然我就是好野人第三代...幹!);沒有耕者有其田(憑啥做我家佃農就要給你田...幹!);沒有228;沒有這些亂七八糟的外省人跟政客和黑金;沒有腦袋上中華民國的刺青,愛叫啥國名就叫啥(關其他國屁事).
哀~~~羨慕啊!!! 如果從來沒有國民黨...真好!!!
2015-08-13 15:57:48
kenn
真的很多人還是奴性深殖到骨子裡了,最近還會看到好懷念兩蔣時代的治安良好..挖哩咧,
2015-08-19 15:11:32
郭永吉
抽傭的錢誰拿走了?一個國家的軍隊需要女人賣淫來賺錢,難怪日本人只肯賠錢給韓國人,不鳥台灣,真實內情如何雙方心裡有數(不是全部遭受到強迫,很好賺,不然沒工作沒食住,至今還是如此=傳播妹、應召女…)。
2016-02-22 15:33:40
郭永吉
不設妓院(日本時代就有了_全部的旅社都有),中國土匪流氓兵種會強姦民女,事情更大條,所以在金門澎湖廣設茶店仔,反正那些老芋頭同穿一條褲子習慣了,也沒差,甚至娶做妻子生兒育女,也是傳宗接代,而且人人有工作(都當任什麼工作?)。
2016年2月22日星期一
2016-02-22 15:45:28
Conan
評國民黨消費慰安婦 並談八三么http://talk.ltn.com.tw/article/paper/1224833
2018-08-16 06:45:42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