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侵入式新技術 解救狐... 全民發大財,報稅利多釋出同婚專法影響2020選戰? 鴻海發重訊閃避中美貿易...
2009-03-14 23:48:06 | 人氣(63,573) | 回應(74) | 上一篇 | 下一篇

騙婚謀殺中國老兵的「黑寡婦」(管仁健/著)

推薦 0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黑寡婦」原意是指一種熱帶地區帶有強烈神經毒素的蜘蛛,牠們以各種昆蟲為食。當獵物被纏在牠們所結的網上時,就迅速用堅韌的網包裹獵物,再刺穿獵物並注入毒素,等十分鐘後獵物的掙扎都停止了再食用。這種蜘蛛最大的特徵,就是在交配後,雌性往往會像對待獵物那樣,殺死並吃掉雄性。

 

    但是在台灣,由於某些政客或媒體的操弄,許多因結婚而入境定居的中國女性,也被污名化為「黑寡婦」,例如二○○三年三月七日《自由時報》第三版,記者王志宏的報導就說:

 

    「民進黨立委簡肇棟、湯火聖及林育生昨天召開『大陸黑寡婦、一連嫁九夫』記者會指出,大陸新娘在台再婚比率偏高,有二位大陸新娘來台結婚高達九次,輝煌的婚姻紀錄背後存在許多問題及故事。兩岸長期敵對狀態讓大陸新娘成為黑寡婦,除了台灣社會融入度,還有遺產繼承等人性面現實問題。」 

 

    坦白說,兩蔣父子在台灣實行的四十年戒嚴統治,對台灣傷害最大的,還不只是屠殺了多少人、剝奪了多少人的自由、禁梏了多少人的青春;他們最惡劣的是為了鞏固權勢,延續香火,不惜將這社會上僅存的一點人性摧毀殆盡。即使解嚴之後,貪腐的阿扁家族與支持他免於被罷免的民進黨,看似在反對兩蔣,但骨子裡卻有著一樣的心態。他們對追求「轉型正義」的興趣不大,只是積極地在社會上尋找更弱勢的族群來壓迫,反正只要底下踩著一些人,即使自己的上面還有壓迫者,但心理上也覺得安全多了。

 

    民進黨裡的那些政客,尤其是召開『大陸黑寡婦、一連嫁九夫』記者會的這三位立委,確實是深得民粹要領。他們在使用民粹語言時,比那些外省權貴第二代政客更露骨、更辛辣也更誇張,甚至連最基本的拐彎抹角、包裝遮掩等動作都省略了。對弱勢的外籍配偶(尤其是來自中國的),他們急於表現本地人與多數人口族群的優越感,將兩蔣以及他身邊的政客當年對本土族群的打壓與歧視,加倍轉嫁到這群新移民身上。

 

    台灣已經是個法治社會了,中國籍女性嫁來台灣,是合法取得居留身分。他們結婚的對象若是當初隨老蔣來台,或被老蔣拉伕而來的退伍軍人,最年輕的也都七八十歲了,而台灣男性的平均壽命本來就是七十多歲,這些人死亡率高是很正常的。況且這類的兩岸婚姻,夫婦雙方年紀差異這麼大,文化差距又這麼多,甚至有些老兵還喜新厭舊,因此結婚離婚不斷,離婚的關鍵不見得是出自中國女性移民,況且她們的結婚次數再多,也不代表她們有殺人啊!

 

    民進黨立委在尚未證實那些老兵是被謀害前,就先將「黑寡婦」這種聳動的標籤,貼在這些弱勢的外籍配偶身上,實在是很沒人性。這些中國新娘到底有沒有殺夫,出來開記者會的立委與報導出來的報社也都沒寫,那麼就讓我來補充報導,把當年台灣新娘連同姦夫(甚至是父親兄弟),騙婚謀殺中國老兵的故事公布出來,讓大家認清誰才是「黑寡婦」的開山始祖。


  。。。。。。。。。。。。。。。。。。。。

    為了鞏固政權與傳位給兒子,來台初期老蔣禁止陸軍士官兵結婚;況且軍人待遇差,也不可能組織家庭。所以早期能結婚的不是伙房兵,就是補給、經理、運輸等那些有油水的兵科。後來開放軍人能結婚後,一來他們年紀大了,二來還是沒什麼錢,能娶的不就是全台灣上山下海所有重度智障與重度精神疾病女子?

 

    老兵對台灣最大的貢獻之一,就是他們替全台灣解決了家族與國家該擔負的責任。大家可能不知道,眷村始終是台灣重度智障與重度精神疾病人口最多的社區。只要去榮總精神科或花蓮玉里醫院去看看,那些八十多歲的老榮民,帶著智障與精神疾病的妻子與孩子去看門診或探病,年輕時我讀公共衛生科實習的那一年裡,就被這種景象震撼了。

 

    收視率極高的電視連續劇《光陰的故事》,只是改良版的「電視莒光日」。劇情中那種烏托邦眷村,別說過去沒有、現在沒有、將來更不會有。眷村裡有兩個老兵合買一個智障女「共用」的。有家裡裝四個鐵籠,把妻子與三個已經發病的兒女各關一個,留一個正常還在讀小學的女生負責煮飯照顧(在這樣的環境裡,她到青春期後想不瘋也難)。有妻子因沒錢養育兒女偷偷去賣淫,被抓後憲兵堅持行文外島她丈夫服役的單位,害那個老兵在同僚面前很沒面子,站安全士官時持槍自殺,這婦人接到消息後在家裡毒死了四個兒女再上吊。我同學的爸爸被檢舉是匪諜遭槍決,媽媽入監,她與兄弟姊妹都送孤兒院。老兵婚姻的血淚史,真的是「罄竹難書」。

 

    然而另一方面,老兵在叢林式的婚姻市場裡,除了買到重度智障與精神病的女子,必須拖累後半生以外,即使買到了年輕貌美的台灣女子,也不用高興得太早,因為很可能是謀財害命的陷阱。

 

    一九五四年六月十九日清晨,台中市北區當時還是荒涼地帶的旱溪,有路人報案發現一具男性屍體,警方調查發現死者是家住台中市北區橫坑巷一×○號的鄧敏忠(二十九歲,廣東梅縣人),他是一九四九年來台的軍人,去年十二月因逃兵被捕,判刑一年,執行半年後,六月十八日才剛假釋出獄,不料就慘死郊外。警方調查時也發現,當初向軍方告密,使鄧敏忠被捕入獄的人,就是他的妻子黃水月(二十三歲),因此將她列為兇嫌。

 

    結果調查後果然證實,黃水月自一九五一年起,就與鄰居朱城(三十六歲)通姦。到了一九五二年,他們發現鄰居鄧敏忠是攜款潛逃的軍人,就密謀由黃水月向鄧敏忠示好,進而結婚,用來當障眼法,以免朱城妻子醋勁大發。但婚後不久鄧敏忠就發現黃水月與朱城有姦情,因而時常吵鬧。一九五三年十二月,朱黃兩人乾脆密謀向軍方告密,讓鄧敏忠被捕入獄,藉以霸佔財產,兩人又雙宿雙飛了半年。

 

    但半年之後,他們知道鄧敏忠將假釋出獄時,黃水月與姦夫朱城已暗結珠胎,為了一勞永逸,就計畫謀財害命。於是由黃水月寫信到獄中,約鄧敏忠返家前先去「旱溪」,而朱城則出錢請黃水月的姐夫陳德金(二十五歲)與自己的弟弟朱載元(十七歲),三人一同埋伏。待鄧敏忠十九日凌晨二時到現場後,三人先以大鐵管將其擊昏,再合力用巨石重擊至死。

 

    十月十三日上午十一時,台中地檢處起訴黃水月、朱城、朱載源、陳德金四人,經地院刑庭多次開庭審訊後,由推事鄺宗源宣判:「朱城、朱載源、陳德金共同殺人,各處無期徒刑,褫奪公權終身。黃水月幫助殺人,處刑十五年,褫奪公權五年,鐵棍一條沒收。」案發時黃水月因懷孕交保,宣判時已順利產下一名男嬰,因而當庭收押。

 

    一九五五年四月二十五日下午,四人上訴台灣高等法院後改判:朱城及陳德金仍維持原判無期徒刑,黃水月因並未實際殺人,朱戴源則因犯案時未滿十八歲,都獲改判有期徒刑十年。轟動一時的「旱溪命案」才告落幕。

 

    不過鄧敏忠雖被謀害,但起碼還跟黃水月過了一年的有名也有實的夫妻生活,死得還不算最冤。十年後的一九六○年代,接連數起的「黑寡婦」案,那些老兵卻是連青春的肉體都還沒摸到,就先進了枉死城。


  。。。。。。。。。。。。。。。。。。。。

    一九六八年九月十八日凌晨,嘉義市警局接到公明路上的宏興大旅社櫃台女中(服務生)的電話報案,指稱昨天晚上十一時,在嘉義山仔頂服役的通訊連排長韋久勝,與自稱是他未婚妻的曾淑花 (十七歲,住南投縣竹山鎮福興里中興巷一×號),兩人登記投宿於三○號客房。到了清晨,曾淑花來櫃台請他代為報案,說她在房內與未婚夫行了二次周公之禮後,未婚夫竟因氣喘病發而忽然暴斃。由於韋久勝年過四十,自一九四九年隨軍來台後,近二十年來都是孤家寡人一個,沒有其他家屬可以處理後事,於是警方除報請檢察官相驗外,也通知軍方領回屍體。韋久勝服役的單位完全不疑有他,就派人將遺體領回,準備火化後寄存。

 

    但來宏興大旅社相驗的嘉義地檢處檢察官黃文禎,卻發現自稱死者未婚妻的曾淑花年紀雖輕,穿著與言行卻有濃厚的風塵味,且與韋久勝年齡相差甚多,語言又不甚相通,心中就暗自起疑。

 

    另外黃文禎也從軍方派來收屍的同僚口中得知,死者生前省吃儉用,因此頗有積蓄,訂婚時就已付給女方聘金二萬元;但在宏興大旅社暴斃後,身上竟無任何現金,那要如何支付房間費呢?於是偷偷報請嘉義地檢處首席檢察官張耀海,指派法醫王世宗相驗屍體。

 

    果然王世宗勘驗後發現,死者根本未患氣喘病,也非死於與女性交歡時過度興奮的「馬上風」。而且在死者睡過的旅社床舖木板上,還發現有藥物反應,取下化驗後確定是氰酸鉀,認為韋久勝的死因極為可疑,於是呈報嘉義地檢處首席檢察官張耀海。張首席研判後也認為,死者被謀殺成份極大,就一面通知軍方,韋久勝的屍體不得火葬,一面命令檢察官黃文禎赴南投調查。

 

    黃文禎遠赴南投縣竹山,在曾淑花家中搜到幾張照片,都是她與死者訂婚後,最近與另一有婦之夫林清弼 (四十歲,住南投縣鹿谷鄉秀峰村鳳明巷二×號)一起拍攝的雙人照,以及二人來往的親暱書信。黃文禎認為這對男女的關係不單純,在交通不便的情況下,又跋涉四小時的山路,到鹿谷林清弼家中,搜出了不少與曾淑花的情書,最重要的是還在他家中搜出了一瓶氰酸鉀。黃文禎於是飭令逮補林清弼與曾淑花兩人,並押解回嘉義市偵訊。


  。。。。。。。。。。。。。。。。。。。。

    九月二十三日上午,穿著大花青上衣與黑色長褲的曾淑花,被押到地檢處偵訊。數千名嘉義縣市的居民,也特地來此爭睹被報紙喻為「少女潘金蓮」的廬山真面目。曾淑花面對圍觀人群與記者,只能以手遮臉,並不時搖晃頭部,藉以躲避採訪記者的照相。檢察官黃文禎告訴曾淑花:「你的年齡未滿十八歲,會得到法律的減刑,最好從實招供,免得一錯再錯。」接著又讓她聆聽姦夫林清弼的供詞錄音,曾淑花才坦承毒斃韋久順的經過;並對林清弼漏述的若干情節加以補充。

 

    原來曾淑花自十五歲起,就以「明珠」或「娟娟」等花名,在屏東、高雄與板橋等地的私娼寮接客。到今年五月,才返回故鄉竹山鎮,在當地人林進騰(四十二歲)經營的私娼寮續操淫業。六月初,年過四十卻依舊單身的通訊排排長韋久順,請住在彰化縣花壇的媒婆黃閂作媒,黃閂利慾薰心,存心詐騙想婚成痴的韋久順,就與張文宗合謀,找來在竹山經營私娼寮的林進騰,請他安排年輕機伶的妓女曾淑花,四人共謀詐騙,偽稱曾淑花為良家婦女,安排她與韋久順相親,五天後就在竹山鎮曾淑花住宅訂婚,而韋久順將聘金二萬元交給曾淑花,另付三千元介紹費給在逃的黃閂,而黃閂則將三千元與已經到案的林進騰、張文宗三人朋分。

 

    由於曾淑花本來就是存心詐騙,毫無一絲從良的念頭,因此訂婚後仍操淫業,並與有婦之夫林清弼繼續姘搭,雙宿雙飛與夫婦無異;而韋久順在嘉義服役,完全不知已當了冤大頭。到了九月三日,兩人在嘉義市登記完婚後,韋久順於九月五日,與曾淑花去竹山鎮辦理戶籍遷移,林清弼竟當著韋久順的面邀曾淑花飲酒,韋久順怒不可遏,就警告林清弼,曾淑花已是他的妻子,若再繼續糾纏,就對他不客氣了。林清弼聽了老羞成怒,頓萌殺機。

 

    九月十七日上午,林清弼在竹山鎮橫街八×號的明堂西藥房,對老闆郭傳發謊稱要毒魚,花二十元購買了一小瓶氰酸鉀。他隨身攜帶三粒,與曾淑花於下午五時十分乘汽車至斗六鎮,再換車來嘉義市。由曾淑花將韋久順約出營房,一起吃過晚飯後,又去逛街,至夜間十一時許,再相偕進入公明路宏興大旅社投宿。曾淑花將林清弼事先準備好加入氰酸鉀的黑松桔子水,騙韋久順說這是進口的春藥,喝下去可以一夜都金槍不倒。韋久順不疑有他,就一口喝了下去,當場暴斃,而林清弼則趁機將其全身財物搜去。

 

    十一月五日下午三時,嘉義地方法院審理終結:「林清弼共同殺人處死刑,褫奪公權終身,又搶奪財物處有期徒刑十年,褫奪公權十年,應執行死刑,褫奪公權終身。曾淑花共同殺人處有期徒刑十三年,褫奪公權十年,又共同詐欺處有期徒刑一年,應執行有期徒刑十三年六月,褫奪公權十年。張文宗、林進騰共同詐欺,各處有期徒刑四月。」轟動一時的「宏興大旅社」殺夫案,總算暫時落幕。


  。。。。。。。。。。。。。。。。。。。。

    一九五四年遇害的鄧敏忠,與妻子黃水月還同居了一年;而一九六八年遇害的韋久順,與淫婦曾淑花最少也還同居過幾天。但這些殺害中國老兵的女性,都不是在立法院召開「大陸黑寡婦」記者會的三位民進黨立委或︽自由時報︾所說的來自對岸,完全都是土生土長的台灣人。當然,這些女人會謀害親夫,除了謀財之外,背後也還有想與姦夫繼續苟合的慾念,說是「黑寡婦」也不盡然完全合理,說是「潘金蓮」還比較恰當。

 

    台灣真正最恐怖的「黑寡婦」,要算是一九六七年蕉園雙屍命案的兇手朱冬梅(二十四歲,住高雄旗山鎮南昌路×號)。因為與她同謀殺害無辜中國老兵的共犯,根本不是什麼姦夫,而是父親兄弟。兩個素不相識的中國老兵趙錫貴(四十八歲)與沈虎臣(四十二歲),只是因為想「婚」了頭,中了朱冬梅一家所設下的美人計,最後這兩個老芋伯別說羊肉沒吃到,連羊騷味都還沒聞到,就先丟了自己的兩條老命。比起鄧敏忠與韋久順兩人,他們的遭遇就更令人同情了。

 

    一九五○年代菲律賓與南洋各國尚未生產香蕉前,台灣向來被稱為「香蕉天堂」;靠香蕉輸出賺取的外匯,曾達到台灣輸出金額的八分之一。而蕉園雙屍命案的發生地點旗山鎮,位於高雄縣東北方,由於氣候與地理條件適合種植香蕉,更有「香蕉王國」的美名。一九六○年代起,由於日本人喜歡台灣生產的香蕉,一公斤高達約六至七元,為旗山人帶來了巨大財富。蕉農隨便割一串香蕉,就能換得一兩百元,而酒家茶室的女侍應生陪男客一節僅需五元。因此這裡的「賺吃查某」,只要見到衣服上沾有蕉汁的男客,無不奉為上賓、爭相逢迎;相反的,衣物乾淨的男客,就算不是坐冷板凳,女侍應生也只是隨意敷衍。

 

    一九六六年十一月十七日,高雄縣杉林鄉的警員查戶口時,發現住在通仙巷四×號,以開墾山坡地種植樹薯為生的退伍老兵沈虎臣失蹤了,經鄰居證實已失蹤一個月以上了。無巧不巧的,兩個月前高雄縣內門鄉的警員查戶口時,發現住在永富村一號之×,以開墾山坡地來種植樹薯的退伍老兵趙錫貴也失蹤了,經鄰居證實也已失蹤一個月以上了。這種無家無眷的在台老兵,都是老蔣當年自中國撤退時拉伕而來,如今年邁已無利用價值,就將他們在台灣各荒山野地「放生」,還美其名為「拓荒實邊」,這些統治者眼中的喪家之犬,即使失蹤了幾個,通常也不會有人關心。

 

    幸好本案遇上了高雄縣縣警局刑警隊長佟繼澤,他警覺到這兩位老兵的失蹤大有疑問,於是調閱檔案資料,赫然發現這兩位原本素不相識的老兵,卻都在旗山鎮的廣福派出所有過報案紀錄,而且兩人控告以「結婚」為餌來詐財的人竟然相同,都是家住旗山鎮廣福里南昌街×號的朱冬梅(二十四歲),還有她的哥哥朱炳輝(二十六歲)與弟弟朱澄輝(十七歲)。於是佟隊長率領刑事組長林總,隊員徐建、焦浩民及旗山分局刑事組全體人員,組成專案小組,研判後決定前往朱家調查。

 

    起初朱炳輝自稱早已把錢還給兩人了,只是未立和解字據,也沒任何還款收據;至於他妹妹朱冬梅已在八月十五日由鄰居宋順唐介紹,嫁給台南人趙書聲且已懷孕。但專案小組覺得非常可疑,多次勘查朱家及沈虎臣、趙錫貴生前住處,發現有異,於是在一九六七年五月二十一日晚間十時,於杉林鄉一香蕉園的草寮內將朱澄輝捕獲,但朱炳輝則早已在去年十一月警方首次來家裡問話過後,就已不知去向大半年了。


  。。。。。。。。。。。。。。。。。。。。

    警方調查後才發現,本案被害人趙錫貴,於一九六五年八月自軍中退役後,經友人吳樂善介紹,九月一日到屏東縣里港鄉土庫村孫月芩經營的農場擔任管理員,後來孫月芩將農場轉給趙錫貴自己經營,而趙錫貴又僱用了朱炳輝、朱澄輝與朱冬梅三人為耕作工人。由於趙錫貴年近半百、成家心切,竟妄想染指年輕貌美的朱冬梅,這種豬哥相讓她哥哥朱炳輝窺知,就以妹妹為餌,向趙錫貴借了八千五百元;在一九六六年的春節前,又預支了兄妹三人兩千多元工資,日後又零星借支,總共借了一萬二千元,把趙錫貴的積蓄榨乾了,農場也因周轉不靈而被迫再次轉賣出去,朱氏兄妹趁機返回旗山老家,倒楣的趙錫貴落得人財兩空。

 

    趙錫貴發覺受騙後,只好轉往高雄縣內門鄉開墾荒地,而朱氏兄妹則轉住杉林鄉另一退伍老兵沈虎臣的農場工作,趙錫貴屢次去旗山的朱家催討欠債;但朱炳輝依然拖欠,朱冬梅也不履行婚約。一九六六年七月十三日,趙錫貴又去朱家討債未遂,憤而向管區廣福派出所訴明經過,經派出所警員從中斡旋,但仍無結果。

 

    無獨有偶的是相隔不到一個月,八月十日廣福派出所又來了另一名退伍老兵沈虎臣報案,指控朱氏兄妹以同樣手法,詐騙了他一萬三千元,派出所警員找來了朱氏兄妹與鄰居(也是媒人)的宋順唐,相約於八月下旬在朱家進行調解,但與趙錫貴的結果一樣,朱冬梅最後還是嫁給了台南人趙書聲。

 

    沈虎臣早在一九六○年六月,一退伍就在杉林鄉開墾山地。到了一九六五年冬天,朱氏兄妹離開趙錫貴經營的農場後,返回旗山老家,朱炳輝與朱澄輝透過友人周國榮介紹,到杉林鄉沈虎臣的農場擔任臨時工。朱炳輝見沈虎臣成家心切,於是又生歹念,邀沈虎臣至其家中作客,由其父朱清霖(六十二歲)謊稱女兒朱冬梅還待字閨中,有意招他為婿,詐騙一萬三千元聘金;而朱冬梅也故意對沈虎臣獻媚,還親筆寫情書給沈虎臣,因此朱炳輝及朱澄輝在沈虎臣的農場,又是借錢週轉,又是預支工資,每次二、三千元不等,總計數萬元。

 

    到了一九六六年八月,沈虎臣的農場已被朱家搜索一空後,他們又重施故技,不再為沈虎臣做工,朱冬梅也在八月十五日與趙書聲結婚。沈虎臣脾氣暴躁,多次攜帶手榴彈到朱家門口叫罵,揚言要炸燬朱家,鄰人大感恐慌,也要求朱家趕緊出面解決。朱清霖於是派遣未成年的兒子朱澄輝出面安撫,謊稱其姊朱冬梅是在家人不知情的情況下與人私奔,他們會退還聘金與歸還所有借款。但現在香蕉尚未收成,現金不足,稍緩一段時間後將連本帶利的歸還。沈虎臣聽說當時香蕉價錢很好,旗山這裡有許多農民都因此一夕暴富,就再次聽信了朱家人的花言巧語。


  。。。。。。。。。。。。。。。。。。。。

    警方發現朱家的人,這大半年來既不耕作、又不打工,但卻出手闊綽,就懷疑趙錫貴與沈虎臣這兩名退伍老兵的失蹤,與這一家人有關。五月二十一日率隊前往朱家搜索時,發現朱家附近香蕉園裡的一座獨立草寮,地板雖經大力刷洗,但狼犬仍能聞出有人血反應,於是逮捕了朱澄輝,而朱炳輝早已逃逸多時。

 

    警方偵訊朱澄輝時,他坦承去年七月間,趙錫貴屢次來家裡向朱炳輝索債未果,十三日那天還鬧到派出所。朱炳輝因無法償債,正感走頭無路時,其父朱清霖的好友宋順唐(五十九歲)就勸朱炳輝要趕快解決,朱炳輝原本並無殺害趙錫貴之意思,但宋順唐警告這些老兵要找槍械與手榴彈都不難,如果不先下手為強,恐怕會全家遭殃,朱炳輝因此立萌殺機。

 

    七月三十日早上,朱家人先在香蕉園裡挖好了洞穴,等趙錫貴來朱家討債時,朱清霖夫婦與宋順唐正在飲酒,遂邀趙錫貴共飲。直到趙錫貴略醉,朱炳輝才現身扶他進入屋旁草寮中休息,朱澄輝也陪同至草寮。這時趙錫貴仍不忘索討債務,朱炳輝滿口答應還錢,但要趙錫貴先寫收據,於是趙錫貴親手寫了收據一紙,卻不肯蓋章,揚言要收錢到手後再蓋章。朱炳輝就偽以收據漏字為由,另以趙錫貴聽不懂的福佬語通知朱澄輝「拿家私」(拿兇器),趁趙錫貴在修改收據字句時,兄弟二人分別用鐵鍬及木棍,合力重擊趙錫貴頭部,直到腦漿溢出死亡後,再用麻袋包裹,抬往早上挖好的深坑埋下。

 

    由於朱氏兄弟也是第一次殺人,手法還不老練,以致趙錫貴被擊時並非立刻死亡,還多次高呼救命。朱清霖夫婦、朱全輝、朱冬梅、宋順唐等五人,在屋裡都聽到慘叫聲而往草寮查看,被在外面的朱炳輝攔阻,只有宋順唐一人走近草寮門口,看見趙錫貴死在當地,宋順唐立刻告訴朱澄輝,如果有人問及此事,應說另有四名幫兇,由朱炳輝以九百元代價請來,然後即往草寮後面把風,等朱炳輝將一切行兇痕跡收拾乾淨,才一同去宋家借宿四天四夜。

 

    至於另一名退伍老兵沈虎臣,八月起知道朱冬梅要與趙書聲結婚,就多次上門叫罵,朱家人為了一勞永逸,又共同商定要重施故技,一面由朱炳輝向友人陳金田索取安眠藥五粒,另一面由朱冬梅繼續寫情書與沈虎臣拖延週旋。至九月十一日,朱澄輝到沈虎臣居所,謊稱其姊朱冬梅願與他私奔,沈虎臣於十二日黃昏被騙到朱家,朱澄輝將一杯置有高單位強力安眠藥的青草茶,端給沈虎臣解渴,沈虎臣喝了一口因感到茶味奇苦而拒絕再喝,但經朱炳輝多次勸請,才一飲而盡,未久即告昏迷。

 

    約一小時後,朱炳輝將另一弟弟朱全輝叫來,共同將沈虎臣抬到香蕉園內。然後由宋順唐與朱炳輝二人共同挖坑,將沈虎臣推入活埋。下手之前,他們又共同侵占沈虎臣衣袋內的現款七百元、印章一顆及其遺留的電晶體收音機一個、單車一輛等。

 

    因為沈虎臣曾向警方控告朱炳輝一家詐欺,朱炳輝既取得沈虎臣的印章,就在十月十八日與陳金田同往屏東縣黃德安代書處,由陳金田冒充沈虎臣,寫了一紙撤回告訴的狀子呈送警方,企圖了結前案。結果欲蓋彌彰,反而引起專案小組的懷疑,認為沈虎臣的無故失蹤與朱家有關,經多方追查求證,結果破獲了這宗慘絕人寰的蕉園雙屍案。

 

    朱澄輝被警方逮捕後,起先還故弄玄虛,只供出趙錫貴的埋屍地點,警方在五月二十二日下午,於旗山鎮廣福里南昌街一號左側的香蕉園起出,並經高雄地院檢察官史如洲與法醫楊國禎到場檢驗,認定趙錫貴係被鈍器打死後埋屍滅跡。至於沈虎臣的屍體,朱澄輝則詐稱埋在朱炳輝的姘婦林翠娥家中的田裡,而林翠娥的父親林礽昌住在台東縣關山鎮,朱澄輝想趁警方押解他去台東起出屍體的路上找機會脫逃,也是朱家賊星該敗,二十二日下午起當地大雨傾盆,警方無法啟程,但帶來的狼犬卻在香蕉園裡聞出破綻,警方僱工冒雨挖掘,竟然找出沈虎臣尚未腐爛完全的屍體,立即報請高雄地檢處檢察官施國家會同法醫楊國禎相驗,在屍體上並未發現傷痕,與朱澄輝供認於下毒後埋屍滅跡的情形相符。


  。。。。。。。。。。。。。。。。。。。。

    蕉園雙屍案被警方破獲後,兩位被害人趙錫貴及沈虎臣的骸骨,在五月二十八日由退除役官兵輔導會高雄縣聯絡中心予以安葬。殮葬當天,旗山各界及退除役官兵二百餘人,曾舉行追悼會,為死者安靈,然後送入公墓安葬。大家曾要求警方提解在押兇嫌朱澄輝為死者上香,但警方恐發生意外而予婉拒。至於在逃主嫌朱炳輝,警方在二十六日下午,於甲仙鄉關山村中和巷十×號陳姓鄉民家中,找到他留下的部分書籍及日記以及一本親友通訊錄。據甲仙鄉民眾說,朱炳輝去年起在當地販賣鹹魚乾,在寶隆村時化名王子雄,當地人都叫他「阿雄」,後來移住關山村,又化名朱意恆,原來戴黑框眼鏡的他,現已不戴眼鏡。

 

    趙錫貴的屍體被警方挖出後,朱炳輝的哥哥朱杞輝就跑到山區報訊,告知弟弟朱澄輝已被捕,當晚兩人在草寮中睡了一晚,第二天朱杞輝下山回家,朱炳輝則剪短頭髮,拋棄眼鏡,開始逃亡。他換了一件舊的藍布褲子,赤足進入甲仙鄉山林中的小林村,在那裡住了兩天,又翻山逃到台南縣境的南化鄉玉山村,在一位姓鄧的農民家裡做了七天的零工。然後再回到高雄縣甲仙鄉,在和安村四德巷十鄰三×號彭傳枝家裡做零工,直到六月十八日被捕當天,他還在幫人做工。警方在獲得密報後,趁朱炳輝入睡時,順利將其擒獲。朱炳輝平日只穿汗衫、長褲和膠鞋,晚間也都穿著鞋子睡覺,他說這是預防被警察追捕時可方便逃跑。

 

    朱炳輝的高中學歷,在當時南台灣鄉間,已算得上是知識份子。加上原本留長髮、戴眼鏡,很有書卷氣息。但逃亡時卻剃光頭,不戴眼鏡,全身被曬得又黑又紅,化名林瑞和在彭傳枝家中做工時,由於工作賣力,彭家每天都給他四十元工資,他已積蓄了二百多元,誰也不曾懷疑他就是連續殺害兩名老兵的朱炳輝。受過高中教育的他,知道弟弟朱澄輝只有十七歲,在法律上可以減刑,所以事先教他萬一被捕時,應多方抵賴,實在無法抵賴時,也只能承認是他人幹的。由於本案是朱家家族性的計畫犯罪,所以都已事先串供,即使破案了,在司法上依舊纏訟多年。

 

    七月六日,高雄縣警局將本案移送高雄地檢處,警方在移送書中列有十一名涉嫌人。除共同殺人及埋屍滅跡的在押被告朱炳輝、朱澄輝、宋順唐等三人外,朱炳輝已出嫁的妹妹朱冬梅,弟弟朱全輝,父親朱清霖等三人也一並移送。至於朱炳輝之兄朱杞輝、朱炳輝的姘婦林翠娥,及林翠娥的父親林礽昌三人則涉嫌藏匿人犯。而朱炳輝的友人吳上吉,涉嫌偽造沈虎臣的撤銷告訴狀,另一友人陳金田,涉嫌供給朱炳輝安眠藥,也被一併移送法辦。

 

    七月二十六日,高雄地檢處檢察官史如洲偵查終結,將朱炳輝、朱澄輝和宋順唐,依殺人、侵占,偽造文書等罪嫌提起公訴。其他被警方列為被告的朱冬梅、朱全輝、朱杞輝、朱清霖、林礽昌、林翠娥、吳上吉六人,都因罪證不足獲不起訴處分。另一被告陳金田為現役軍人,依法移轉軍法機關審判。

 

    八月二十二日上午,本案在高雄地方法院第一法庭首次開庭,由女推事楊玉簪主審。獲不起訴但卻成為記者與地方人士關心焦點的騙婚女主角朱冬梅,以證人身分出庭作證。由於檢察官在起訴書中的心證,早已認定朱冬梅只是在不明內情的情形下,抄寫朱炳輝擬好草稿的情書,其他一概不知情,朱冬梅至此已完全逃過了法律制裁。

 

    十月二十日深夜,被押在高雄地方法院看守所的朱炳輝,自忖連續殺人已難逃死刑,竟慫恿關在同一監舍的人犯尋找鐵器,計劃鋸斷鐵窗,越窗逃亡。被看守所值夜法警發覺,鳴槍制止後送回監房,並加上手銬腳鐐,改送犯則房中加強監禁。

 

    十二月十三日本案初審宣判前夕,凌晨一時四十分開始,朱炳輝就在犯則房內大哭大鬧,使看守所幾乎通宵不得安寧。他告訴法警說:「半夜裡突然有一條冰涼的腿伸進我的被窩裡,接著有人伸手扼住我的脖子。」管理人員苦勸無效,一直鬧到凌晨四時才安靜下來,使看守所內數十名在押人犯大受干擾。

 

    十二月十三日下午五時,高雄地方法院宣判,被告朱炳輝、朱澄輝、宋順唐被控共同殺人,除朱澄輝因尚未成年獲判有期徒刑十五年外,朱炳輝和宋順唐均被判處死刑,褫奪公權終身。但本案纏訟至一九七○年四月三十日,仍被台南高分院依殺人罪判決朱炳輝、宋順唐處死刑,褫奪公權終身;然而朱澄輝卻被減刑為有期徒刑十二年,褫奪公權十年。轟動一時的「黑寡婦」騙婚謀殺退伍老兵案,從此漸漸被人淡忘,直到進入二十一世紀,「黑寡婦」這個話題才又被民進黨立委挑起,只是事過境遷,那些真正殺害退伍老兵的「黑寡婦」沒人記得,反而是中國的女性移民要來扛這個罪名。台灣弱勢族群的人權,或許還有很長很長的路要走吧!

台長: 管仁健

顯示全部74則回應

Vincent
歷史評價似乎真的會隨著時間而改變
同樣的史料會因為意識形態而有各式各樣的解讀
期望大家對於過去的歷史都要有自己的見解
別因為他人的見解而盲目隨從
真佩服版主找到的史料以及其客觀的見解
每個人都有自己的見解
對別人的見解應該要加以尊重
2009-04-08 22:06:11
刀學生
從前歷史課本教我們中國人自古就有華夷之&quot辯&quot(區別)但從未提及有華夷之&quot難&quot(非難),所以讓當學生的我們知道我們這個民族有他兼容並蓄的一點,如今在許多政客的無恥操作下,大咧咧的把這種法西斯式的非難赤裸呈現,這讓我們該如何面對自己;學院裡研究後現代的人不少,談去中心.談多元.談溝通.談場域.談言說情境.談脈絡分析...等,但面對這種粗暴式的攻擊卻絲毫聞風不動,甚至也不必談到這麼&quot新潮&quot的東西,就連&quot民主.自由.平等&quot這些老觀念都未必能庇護時代的遺民.
不論新舊移民他們遭遇的都是立即的壓迫.貼身的困境(戰亂.貧窮.制度等),從來就不是牽扯什麼&quot民族深仇大恨&quot的東西啊....
人類在歷史事件面前是渺小無力的,感謝站長翔實紀述他(它)們,屢屢看完,都不免略有所感.
2009-04-09 20:23:12
麵人張
忽然看到追求50大板的範例:http://www.wife.org.tw/viewthread.php?tid=22810&extra=&page=1
台長得空可去看看..
只不過這個板喔,另外真不曉得是否為配偶的許多言論,還真是「經典」..
唉~~
2009-04-17 09:55:50
shouri
韋久順案和蕉園雙屍命案, 也都被台灣變色龍改編過, 也都和事實不遠, 未誇大渲染.
2009-04-22 03:49:49
版主回應
抱歉,我比較少看電視,不過有瞄到過中天《全民最大黨》裡小邰模仿的<藍綠蜘蛛網>,應該就是這種「類戲劇」吧!
2009-04-22 14:47:49
真羨慕老芋仔冰
年少打混不學無術
加入國民黨土八路軍
打敗仗輸給共產黨後逃難到台灣島
又讓老蔣和國民黨照顧得無微不至衣食無缺
年老了還能花錢買個大陸妹來玩
外省老芋仔冰應該是全天下最幸福的了!
2009-04-22 15:29:33
版主回應
您應該請問令尊或令祖當年為何不志願留營?外省老兵很多都是被抓伕強押入伍的,要是您那麼喜歡戰士授田證,就該問問令尊或令祖當年為何不繼續給他簽下去,我想當年老蔣也很歡迎有人要「志願留營」的。
2009-04-23 14:02:31
陰森購物
管大,承蒙贈書!多謝!

已先匆匆翻閱一遍
有關書中165頁中之&quot聲色犬馬&quot一詞
來因應為:

中國古代即有鬥犬(中低階層)
賽犬 賽馬(有名的上泗下泗故事)(貴族好行之)

故詞中犬馬引申為賭博,類似為吃喝嫖賭
當然與雞鴨牛羊無關,也非聖人不喜此類動物之氣緣故

以上拙見
2009-04-22 18:22:34
物傷其類
樓上的先生:
你看到的國民黨軍可粗分兩種:
一是攜眷來台或在在台結婚,並配發眷舍者.此類以海空軍較多.陸軍很多.但最少是士官,單身或士兵是沒份的.此種眷舍30年前材米油鹽送到家,水電半價,子女唸書不花半文錢.這種眷村是國民黨的老巢,選舉或紅衫軍時會自動包遊覽車前往支持.因為養尊處優,也是郭冠英,白狼張安樂或外省掛流氓的出產地.眷村子弟因受國民黨毒化教育及洗腦,優越感特別重,看不起本省閩客人士.
此種眷村如封建時代,不但住到死而且由子孫繼承
,眷村改建還要給他錢.台北市好的地段一間就值兩千多萬,更別提黃埔敗類羅友倫羅文山羅揚鞭竊據的房舍,價值上億.郝龍斌沒當市長前,也用他父親郝柏村的電話,水電,佔公家的便宜.滿口仁義道德,滿肚子男盜女娼,是此輩的特色.台北市的眷村外省人連垃圾袋也不買,民進黨的議員不滿質詢,反被郝龍斌扣上”挑撥族群”的大帽子.
一是中日戰爭被國民黨抽壯丁,或是國共戰爭中用槍押來的,以農村子弟居多;有的在大陸已有家室
,有的還是十二三歲的小孩.因為沒有利用價值,很早就被國民黨踢開.很多沒有結婚,或是配偶殘障,這種退伍軍人一個月領一萬三千多元,在各地榮家或山之巔海之濱都可見.
我有鄰居在家鄉山上作水缸為業,敗北的國民黨軍經過,就把他押解來台,死後遺產被眷村的乾女兒女婿搜括一空,大陸親人分文俱無.收屍隊是沒有台灣大陸,本省外省之分的.
像李師科這樣的老兵到處都是,提供給作參考.也請你從人的觀點,看看想想這些孤苦伶仃的老兵.
2009-04-22 19:16:48
物傷其類
給真羨慕老芋仔冰;
不要說是你自己,就是你的叔叔伯伯,年少扛起槍
,被抓到遙遠的海島;或是三十多歲,已有妻兒,
卻在刺刀下押來台灣,你心中感受如何?
讓我們為這些外省老兵,以及被喪命南洋的台籍日本兵和滯留大陸的台籍老兵,一灑同情之淚吧?
2009-04-23 16:51:09
真羨慕老芋仔冰
樓上的仁兄和格主是在說笑嗎?

老芋仔冰們是死忠的老小蔣和國民黨支持者,選舉中的鐵票,怎麼可能是被強迫的呢? 您別逗了!

喪命南洋的台籍日本兵和滯留大陸的台籍老兵,這些人就真的可憐了,沒辦法像老芋仔冰一樣在台灣不用工作就衣食無缺有屋有房,享受國民黨的恩澤。
2009-04-23 22:17:48
版主回應
沒有人在說笑,只看見無知的人在強辯。別讓屁股代替自己的腦袋思考?您聽過李師科的故事嗎?當初退伍的人是拿一雙膠鞋、一副草蓆就下來的,終身俸是哪年才有的您知道嗎?

我前面已說過,請您去問問令尊與令祖,當初為何不志願留營?當兵有您說的這麼爽,您自己怎麼不去?令尊與令祖又為何不去?請回到歷史來看問題,那些弱智的政治宣傳,只適合某些族群沙文主義的支持者。
2009-04-24 00:22:04
Net Spider
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

說明白一些,台籍老兵成為一群被獵食的對象。
除了騙婚還有詐欺投資,或拜乾爹再謀殺的。
基本上都是同一類型謀財或再加害命。

Brian,

你沒說錯。
港澳配偶想拿身份證的確比較容易。

管大,

你說『家父是外省人,家母是福佬人』。
當年這種情形不多耶。

很巧。
我也是『家父是外省人,家母是台北市人』。
註:平常外婆家只有說自己是閩南人。

當初家父家母也經過一番奮鬥才能在一起。


歡迎來作客。

NetSpider 的部落格
網址:http://blog.udn.com/NetSpider
2009-04-23 22:48:39
物傷其類
真羨慕老竽仔冰:
如果你腳沒斷,眼不瞎,腦未殘,請你到各地的榮家,或山地鄉去看看那些超過75歲的退伍軍人,瞭解她們的生活及婚姻狀況,再來說話也不遲.
蔣家王朝和國民黨為了鞏固政權,買票綁樁兼自肥,近40多年一再優渥收買軍警公教人員,漠視一般工農兵及市井小民,搞得國庫空虛,負債累累,這是事實,稍有良心及知識的人都知道.
但這與早期退伍的低階士官兵的悲慘遭遇是兩回事
,不該混為一談.
在軍國主義及獨裁政權下,不管是日本人,台灣人,
中國人.注定要受苦受難,莫可奈何.
對原台籍日本兵的索賠問題及滯留大陸的台籍老兵補償,國民黨及其所屬國防部確實力有未逮,因其專長為買官賣官,打敗仗,禍國殃民,充實自己荷包.
民進黨執政,忙著搶錢,也是混蛋一堆.所以台籍老兵,日本兵問題,只能無語問蒼天!
2009-04-24 12:32:40
真羨慕老芋仔冰
說老芋仔冰當兵是被中國國民黨強迫的?那為什麼到死還是死忠的國民黨徒?只能說,被人賣了還幫人數鈔票,犯賤!

把老芋仔冰說的那麼可憐,國民黨照顧他們已經夠多了,難道要把每個老芋仔冰養得像連戰一樣的富豪才算對得起他們?當年自己要逃難來台灣,怨不得別人。

說羨慕老芋仔冰,是羨慕他們的福利。當兵?靠!當兵不過就是在吃喝嫖賭罷了。當兵是很爽,標準國家的米虫,好男不當兵。

李師科這個老芋仔冰,他哪裡可憐了?開計程車開得好好的,衣食無缺。退伍只拿一雙膠鞋、一副草蓆還不夠?難道要送黃金一萬兩才夠?

為什麼有的人自稱為虔誠基督徒,卻動不動就問候人家爺爺、外公、爸爸? 跟蔣介石自稱為基督徒卻殺了幾萬個台灣人,是一樣的道理嗎?基督徒怎麼都那麼猛?

外省人厲害的地方,就是自己先佔盡利益,瞧不起其他族群,卻又先罵人在挑撥族群,是族群沙文主義的支持者;標準的做賊喊捉賊。
2009-04-25 04:18:58
版主回應
您就不必躲在幕後放話了,大家就用真名實姓來「超級比一比」,看看我家與你家在兩蔣時代,究竟是誰比較好命?誰是什麼既得利益者?但您敢嗎?

老兵是怎麼被拉伕來台的?在軍中是什麼待遇?為什麼當年不能結婚?哪一年才開始有終身俸的?這些都是簡單清楚的歷史議題。族群沙文主義者不敢討論真正的歷史,只敢跟著政客喊一些弱智低級的口號。若沒有正確的數據史料,恕我也不繼續回覆現實政治的無聊口號。
2009-04-26 21:05:51
給思想偏激的真羨慕老芋仔冰
老芋仔兵對國民黨死忠是無奈的選擇,難道他們離開了國民黨之後,民進黨會接納他們?他們對民進黨來說少有政治上的利用價值,比不上某些外省子弟的綠營政治名嘴。
有多少老芋仔兵是被一路敗退的國民黨軍沿路抓丁過來的,開小差只有被槍斃的命運,怎會是自願來台的呢,自願來台的都成高級公務員了。
當兵都在吃喝嫖賭嗎?除非是高級將官,否則
一般小兵那一點的薪俸,一般生活費都要省吃儉用才撐的下去了,那來的錢吃喝嫖賭,這些你都不知道嗎?還是你根本沒當過兵。
2009-04-25 11:18:43
webber
政客的歧視言語,建議你直指這些政客邏輯誤謬之處就夠了,

拿出過往的故紙陳章,用另一個曾經被撕裂的傷口,說明「你看,別人也作過這樣的事情」
這種作為,我並不覺得妥當

邏輯一點說吧,政客試圖用一個特例(先不說特例本身是否成立),意圖無限擴大外籍新娘婚姻的動機,藉以操弄族群

您用三個特例(特例本身成立),但也試圖著擴大這些不幸婚姻的動機,說明籍貫不同的婚姻,背後的動機不純

這樣的筆法,我真的覺得,遺憾

BTW,整理舊報導的態度,還是頗令我敬服(無反諷之意)
2009-04-26 08:41:51
版主回應
家父外省、家母本省、拙荊客家,請問您我有什麼立場去做如您所說「說明籍貫不同的婚姻,背後的動機不純。」顯然您的邏輯,恕我也很難理解。

我很喜歡聖經裡的《路得記》,就是在說猶太人接受外邦女子的一段歷史。可是在台灣,什麼「周成過台灣」、「林投姊」的民間故事,卻都是在誣衊外來的男人或女人,要本地人不要與外地人通婚。

其實台灣大多數人都是移民後裔(用人類學來看,原住民其實也是移民),但為何要這樣去無中生有的去搞什麼「黑寡婦」「收屍隊」的議題?我之所以完成這篇拙作,僅是要提醒大家,任何族群裡都有好人、有壞人,用族群作為婚姻選擇的條件是沒意義的。

台灣的不同族群通婚,是讓台灣文化更多元、心地更包容的一件美事。我鼓勵都來不及,而我家也身體力行。如果讓您有不同看法,那是我的文筆還有待改進,不是我的想法有問題。
2009-04-26 21:24:53
開竅中
我雖然佩服您蒐集史料的功夫,但您在文中還是陷入了自己的陷阱。您有正義感,您願意思考分析,但仍可以看出您不小心也落入自己批評的那種意識形態中。
我很好奇您那些歷史資料,包括人物對話,人物心境的揣測(對不起,我只能用揣測這個詞形容,因為我無法得知您就是當事人肚中蛔蟲,站在那些當事人身旁聽他們講話,或目睹事情經過,或是確認您手中報社資料是否被添油加醋扭曲?警察筆錄或官方作的資料是否如實)。
您本身懂媒體,也許您本身就曾經在媒體工作,我相信您相當知道媒體透露的訊息,其實很難很難做到公正客觀。我發現您試圖做到一個客觀的評論者,也對於沙文主義徹底厭惡...的確是個知識份子應該保持的警醒。不過,我發現潛藏在您文字底下的心態,仍然有相當的霸氣,這與您試圖營造的理性客觀重視實的分圍是有衝突的。
但我謝謝您提供很多&quot我所不知的台灣&quot,我很佩服你,也欣賞你保持警醒的頭腦,但您的文字讓我很自然地看到隱藏的矛盾。
您,也在傷害另一弱勢族群,您是否有發現??
知識份子的自信與高傲(透過謙卑檢討來呈現)往往是最傷人的武器。
您對弱者有同情心,但小心的文字。往往您最想保護的,也是您傷最重的。
您的確可以批評民進黨立委在使用黑寡婦這個詞彙的時候太不小心,應該更謹慎,對象要更明確或有特定的針對(確實犯罪者)。若真有中國新娘意圖不軌傷害了無辜的老兵爺爺,若正視這個問題,可以保護無辜者也杜絕犯罪...但您也不用馬上義憤填膺地要拉扯別的女人,來證實&quot還有人比黑寡婦&quot更可惡,讓我來好好說給你聽!!(這不是你說的,只是我的感覺,若你沒這意思也不用回應我)

這世界犯罪者到處都有,有些犯罪是基於人性,這就沒族群之分;有些犯罪則是上位者的犯罪,這就是可以公開被檢視與討論的。

我發現您這網站中有許多來自中國網友的留言是相當有水準的。或許他們的提醒,可以避免你成為李敖陳文茜之流的貨色。
加油。聽你說故事還蠻有趣的。但別說著說著,沒意識到自己在說什麼。
2009-05-22 10:40:35
版主回應
感謝賜教。部落格一開頭我就先聲明了:我只是「一個落拓潦倒、喜歡懷舊的後青春期男生。」您看到這篇是綠營的網友反應很激烈,但您若不嫌棄,繼續往下看就能看到,其他文章裡,藍營與紅營的網友也有類似激烈的反應。當然,我的表達能力不好,也受限於出身背景的限制,沒有辦法讓所有讀者對每篇文章都滿意,這一點我非常清楚。

至於您提到:「這網站中有許多來自中國網友的留言是相當有水準的。或許他們的提醒,可以避免你成為李敖陳文茜之流的貨色。」中國網友能看懂正體字的,必然具備了一定水準,我的部落格都是正體字,這一點也有自動過濾的功能。而且您放心,我不可能成為李敖陳文茜,一來我的學識能力不及他們(這不是謙虛,他們的層次確實不是我所能及),二來我沒有政治慾望(他們雖然是政治弱勢,但心卻沒死),所以我寫文章比較不帶目的性,也無需去討好任何人。

我痛恨台灣媒體的生態,這麼多年來我一直當個小編輯,負責的是冷門文學類。賺的少,花的更少,能度日就好。這個部落格也就是隨意寫寫,很多題目都是與我同年紀讀書當兵的網友提供,我就把一些資料整理一下而已。我對現實政治很厭惡,也無意去標榜什麼客觀理性中立正義的虛浮口號,反正就是單純的寫啦!
2009-05-22 15:05:24
路人
有些亂七八糟的瘋言瘋語是不是該刪除呢?留言這麼多,結果有一大堆是垃圾。(或可說是垃圾所留)
2009-05-31 20:50:12
小黃
看來很多留言的人看到這篇文章都腦充血了...
我倒是覺得板主您很幽默,不過很有可能落到被藍綠夾擊的狀態。
省籍在台灣是一個超級敏感的話題,也是一個很神秘的地方。這跟人類的演化一樣,某些地方會變得越來越神秘,然後很敏感,一碰就會全身不自主抽動,導致不能自己,胡言亂語。
2009-10-07 03:29:31
版主回應
我現在何只是藍綠夾擊,是藍綠紅亂擊。不過這些人外表似乎敵我分明,裡面卻都一樣,都是一些族群沙文主義者,就是用屁股取代腦袋的低等動物。外面扛的招牌不同,裡面卻都一樣。
2009-10-07 13:02:35
本省外省還是本國外國?
族群問題用沙文主義或老兵來區分或者形容,似乎相當便宜行事,指責別人的同時卻也閃爍資源分配不公平的事實,是通病。省籍或者是原罪,但是這種以政策與福利刻意扶植的分化,大部分既得利益者反省的確太少。

期待社會公義有實現的一天,只是在青天白日下似乎遙遙無期。
2009-10-23 22:32:38
suomi
今天偶然查阅古宁头鏖战资料,无意中进到先生博客,一读就半天。此时,把读到几篇文章感受通通写在这里。为先生的文字力度深度震撼所以,当然,也有点遗憾。

我震撼于沧桑的台湾民众经历的蓝缕筚路,在先生的文笔之下入木三分的刻画,对台湾社会从不同的角度领域剖析分解,展现出一个艰难险阻的岛国岛民的历程。

遗憾两蒋在特定的历史背景下已成惊弓之鸟,在苏俄霸气冲天,虎视眈眈,中共绿眉绿眼,弱肉强食,美国则唯利是图,目光短浅,处于焦头烂额的国民党不得已而为之。当然,专制行为不值得夸誉,但紧要关头,许有谅解之处。介时,台湾不乱则有今天,一乱就祸起萧墙,同室操戈,228必将重演。至今,好像很多人无知于国共恶斗的背景,垮台根本原因还是苏美对中共的支持和放纵。如果以腐败垮台论,至今的中共起码该垮一百次了。国民党最少还有自我修复的功能。不然怎么会还政于民,让台湾走上法制之路。如果拿国民党,共产党,民进党当三个病人看,国民党病在肌肤,民进党病在五脏,而共产党则是病入膏肓。

从此文的振聋发聩,秉公直言,反映出一个知识分子的良知和正义,不偏袒一方,展现公理是非。为台湾那些真不承担悲剧的主角,那些被抓丁去的大陆老兵鸣冤,他们每人都是一部血淋淋的小说。其实,我家里就有两位爷辈兄弟被抓丁抗日,而后音讯了无,这样草菅人命的政府,也是天下一绝。还记得我在攀登大武山经过神社见到当年的高雄日军司令官为高砂义勇队牺牲者写的祭文,油然感触那种对生命的尊重情怀。有时我也去屏东的荣民住宅区域看看,和那些老兵聊聊,深深的同情他们的不幸遭遇。特别经过南横山脉的长青祠,更为他们不平和悲怜。人生一世于他们却是背负着一个民族的历史伤痕,冤哉!死于先生写的“黑蜘蛛”毒汁下的老兵更为可怜。呜呼!

此外,先生文笔严谨,描述客观,把握资料脉络清晰,令读者为之折服。

我在台湾生活了一年多,对台湾民众的感觉是重感情而不重理智,台湾人很淳朴友好,很乐于助人,心地善良,但每天打开电视见里面两党争吵谩骂,特别是民进党人的专横,像陈水扁那样的政客居然受到拥戴,实在有点为台湾民众悲哀。

竞选总统期间我在台湾,看那三猪言行,觉得陈水扁政府麾下是流氓团伙而非执政者应有的风范。幸好台湾在民主中进步,不然,后果不堪设想。

读罢,冒昧随写,见谅!
2009-10-26 21:13:51
rextem
to 中國人suomi:
台灣人的確是重感情不重理智 不然就不會又被國民黨騙讓馬先生當選
民進黨專橫?哈...至少民進黨執政 我沒有看過有人因為拿國旗上街 被警察痛毆的
陳水扁爛歸爛 說實話 也倫不到你們外人來說三道四...我們台灣人自己會處裡他 現在他不就被法院根本還沒有作出判決前 就關到現在了嗎?
就好像閣下家裡如果有人行為可議 我不會在那裡幫你出言教訓他 因為這是對你的基本尊重與禮貌
另外民進黨的政客 說話難聽 有時吃像難看 至少我們看的到 知道他們是真小人 爛歸爛 多少比較好防著他們
不像國民黨偽君子 表面上仁義道德.肚子男盜女娼
被他們陰了怎麼死的都還不知道
我想 貴國的政治人物 也大多跟國民黨人很像吧?
2009-11-03 13:21:55
justin
記得我到美國唸書那年(1995),有馬來西亞學生控告某家電信公司種族岐視,因為那電信公司只對馬來西亞人收取保證金200美元,後來的結果是not guility.最主要的原因是因為之前馬來西亞的學生要回國前就猛打國際電話,然後一走了之.那時老中有個習慣就是利用supermarket可以15天退貨的規定,先去買個電器,然後一直退貨,後來聽說退貨店員都會記錄並詢問原因.這種事情能說岐視嗎?當然就馬國人可以說是只是少數人的行為,老中也可說除以中國廣大人口,這些人只是微不足道.但問題是這些人就足以造成別人對這個族群或國家的觀感.對目前馬國人而言,他們可能已經沒那麼做了,但是對老美或這家公司而言,他們會相信嗎?除非後來馬國人能真的表現出與之前馬國人真正不同的地方,也就是真正的改變.基本上,對當時台灣人而言,外省人是非常強勢,就跟滿清入關對漢人的態度一樣.滿人都受國家的保障,無屋給屋,無錢給錢,敗光了,國家還要替他們想辦法,以現代角度,覺得不可思議,但那時滿人透過流血,是征服者,當然對漢人的態度是不一樣的,現在我們看慈禧說寧贈外人不與家奴,會覺得很訝異,主要原因在於我們將滿漢列為同一等級,用現代國家觀念去看那時的事.後來漢人透過革命才能爭取平等,換成滿人倒楣,被五族共和.今天台灣的可貴之處就在於台灣沒有透過武力革命,而是採用和平的方式漸次給予人民同樣的平等權力,但是從李登輝上台,竊國之說就一直流傳,阿扁當選,根本就認定是竊國,並一直給予台灣人無能治國的印象.這次馬上台,才真的印證一些.陳水扁的可惡,並不在於對這個國家或是外省人的虧欠,而是在於他對於台灣人的承諾並沒有達成,也沒有扭轉台灣人在政經地位的提昇,無法使得社會更加公平,反倒促成眷改,施政專檢容易的做,說句實話,它反而施政上較討好外省族群,這是他的政客個性,也可看出外省族群在台灣的影響力.
至於外省人,我相信有許多不錯的人,也有很多感人的故事,也希望能真的融合,但可以看得出來,這還有一段路要走.目前的媒體生態,難道阿扁真的比馬該死嗎?難道台灣真得要走向極端,或回到以往兩蔣外省人光榮的時代嗎?
2009-11-03 17:45:42
Justin
想想看台灣人出頭天那句話,我相信一定讓外省族群害怕,就跟滿人對漢人要求君主制憲的反應一樣.但是滿人能永遠用那一套統治嗎?
2009-11-03 17:47:16
我也是外省賤民
給Justin網友
我和管大身份背景有些相似,家父是外省人,家母是本省人,妻子也是本省人,您所謂的外省族群福利,我一個都沒享受過,我不喜歡兩蔣的獨裁,也不喜歡國民黨,也不喜歡民進黨。而且不知道您相不相信,對於台灣主權的關心,台灣獨立的必要性,我相信我並不輸給您。所以我並不是要挑您的發言,請您動怒之前先息怒,而只是想借用您的發言提出我心中的一個疑惑,也就是說,何謂『外省人』,何謂『本省人』,是用血統區分嗎?那我算是哪一邊?外省第二代嗎?那我和本省人結婚所生得孩子,又是哪一邊?外省第三代嗎?那血統要稀釋到多少才能和您一樣變成本省人?或是以支持的政黨來分?或是以意識形態來分呢?或是以有沒有領18趴!符不符合眷改來分呢?50年前,『本省』『外省』的區分容易的多,但50年過去了,今天政治人物口口聲聲的本省外省,究竟標準何在,而廣大民眾的標準又何在?我不解!
Justin大大,我無意促動省籍情結,只是到了今天,除了政治人物在切割政治市場,鞏固基本盤的時候我可以理解口號用語,但對於我們這種小民,有何意義呢?尤其台灣人出頭天的時候,我還以為我也是臺灣人而與有榮焉的時候,下一行卻發現我這種外省第二代是被歸類為必須害怕的一群,我真的無語。
2009-11-05 14:21:22
Justin
當台灣人出頭天會很高興,當自覺被歸類外省人會覺得有被壓迫,那到底是外省人還是台灣人?其實所謂台灣人出頭天,那是一種被壓抑的釋放,而外省人的驚厄,是一種權力的失落,為甚麼自認為被壓抑的一方獲得釋放會感到驚厄?其實就是本身自認為是外省人.我也可說我是美國人,也是中國人,更是世界人.但最重要的時後就是當利害相關的時候你會站在那邊.我也覺得外省人其實是中性,正如本省人,客家人.戰前日本人跟這些不同稱謂的就不存在嗎?還是存在的,為甚麼外省人本省人就會觸動心情.其實戰前那有外省本省之分,那是中國思想的區分,因為中國很大,不同省份就是這樣稱呼,只是過來的外省人是征服者的心態,就如同滿漢之分而已.其實就像我前所講的馬來西亞的例子,後來的馬來西亞人會因為這樣的限制而感到不悅,但他其實就要面對,因為這是歷史,難道他該認為美國人太爛了嗎?還是他應該做對他國家族群有益的事,讓人家改觀?要求別人之前,要要求自己,心態的轉變與認同,是大家可以感受到的.今天你說你是台灣人,我也接受,你說你是本省人我也同意,以前你的父親是大陸某省過來的,這也很好.其實主要的點就是你已經不是外省人,而只是你父親是外省人,但是你本身的認同還是外省人.我個人認為台灣跟中國無關的話,其實台灣並無本省人外省人的問題.現在的問提就在於那大中國思想.不知道你是否能體會.當去除本外省人之分,而是將台灣視為一個國家,無論是甚麼名字,那我們存在的問題就是一個公平的社會如何達成,而不是要擔心清算鬥爭.
2009-11-05 16:41:03
Justin
再說說一些自己的感想,有一次我接待一位老外基督徒,問他依基督的教義,怎麼會有將黑人當奴隸的事情,他回答也很直接,就是那時不認為黑人是人.就這麼簡單.那問他芝加哥黑白社區的問題,他也說雖然是基督徒,不過因為黑人的生活習慣與文化差異太大,所以基本上他們不會住在一起,不過他的社區也有一些老黑.大家也是過得ok.其實說真的,講我英文不好的大都是屬於外省族群,或是華人.不過我在一次宴會上碰到一位史丹福的教育博士,他也直接講,他覺得我講的很好,因為他都聽的懂,也瞭解,語言是用來溝通,並不是用來比較.他也說移民大約要過個幾代英文才能很標準,不過就算英文標準,膚色也是不變.台灣是壹個移民的社會,不過並不像美國那樣.該如何往正面的方向前進,我想這才是重要的.每個人的心是不同.想想美國駱家輝到中國去尋根,搞得像是中國的喜事,但他實際上是美國人.如果你說他的祖父輩來自中國,那也ok
不過這代表甚麼?他還是要在美國生活,要過個小民的日子.在美國與中國間,他還是選擇美國利益,因為那是他生長的地方,而中國可能只是一個過往.1949來台的人,或許有對中國的依戀,但未曾在中國生活生存的第二代甚至第三代有同駱家輝的想法嗎?當然駱可以回歸祖國享受他的利益,但他必需跟美國有個清楚的理解.從沒聽他說過他是中國人也是美國人.錢學森回歸中國後,也沒說過他是美國人.在台灣的人是不是也該思考這些問題.也許模糊可以從中國獲利,也許是國際的現實,但在國內?還是省內?還是島內?是不是該真正面對自己.這樣才不會有一些很奇怪的事跟說法出現
2009-11-05 17:36:50
Justin
話匣子講開了,我們都知道蒙古人,也有內蒙外蒙,可是外蒙獨立了,內蒙則留在中國,之前在美國有碰到一位外蒙的,我們就聊天,他說他是蒙古人,不是中國人,但是內蒙是中國人不是蒙古人.那我問他有沒有親戚在我所謂內蒙,他說有,不過他們是中國人.我的意思是說,遙念幾代前的共同想像是ok的,但在現時的時光下就要面對現實.蒙古人也可說是中國人,也可說是清國人,也可說....,但那都是歷史的回顧.正如後人說三國,那就是三個國家,只是要用一個中國概念模糊化,那三國的人就是三國,難到那時的人會說是漢朝人嗎?中國人與西方的差異就在這邊.說歷史其實應該中性,只是中國的歷史多由強者寫.而又特別重視面子.我在美國念書時,一位日本同學就說嫁給美國人的日本女人不是日本人,其實這是很正常的,因為她已歸化,但她可以對日本很友好.這是情感,如果她身在曹營心在漢,那她的角色就是間諜.
2009-11-05 18:32:26
芋圓
說什麼台灣人外省人 其實通通是外來的
真正的台灣人應該是原住民
那些高喊我是台灣人的人去查查祖譜
大部份是從福建漳州泉州移民過來的
有什麼權利叫人滾蛋
難道不怕百年後回到娘胎前的地方被祖先打屁股嗎
罪名背宗忘祖
2009-11-11 04:23:07
simon
版主您好
無意中用長輩的名字搜尋,才發現您此文的資料。因本人正是「鄧敏忠」遭殺害事件兇手之一的子弟,小時後雖有聽過此事,但大人皆草草略過避而不談。文中之三男一女如今只剩一人健在,但也年老體衰。

如果可以,身為家屬的我也希望能了解事件的真相。可否請教您何處可取得或查閱相關的資料?
2009-11-18 00:07:58
版主回應
不用太麻煩,報紙都有記載,那年代報紙對政治新聞很敏感,但對社會新聞是百無禁忌的。
2009-11-18 10:05:39
Suomi
呵呵,我老婆就是台湾人,我对台湾说话就像对家里人说话一样,没有什么外国人外国腔的干活,况且都用中文,网络上说说都不行,还能讲民主吗。借用此君的话而言,非楼主,也轮不到你有如此权利。我嘛,去台湾的时间比去大陆的次数还多。别以为对绿豆有点微言就有426之嫌。

今天偶尔进来,笑笑说说。呵呵。
2009-12-10 03:49:28
若魂
再爭論族群沒有意義
台灣是個多元的國家
族群、文化都是
如果連嫁九夫真的是謀害先生 天理難容 若不是當然還其清白 何分大陸台灣籍?
2010-07-05 15:31:32
cruzri
邓敏忠是梅县人 是我的同乡 我的伯公是内战时期被抓了壮丁的 生死不明 如果还在台湾应该也是老兵中的一员吧 我表姐也是嫁给了台湾人 虽然姐夫也是我们客家人 看了这些东西 不禁对表姐在台湾的环境担忧起来 不知道管先生可否写写大陆新娘在台湾的遭遇呢? PS 大部分中国人都可以看懂正体字 正体字在中国人一样很多人怀念的 并不是说要一定有一定水平 当然那些洗脑之后的人是不在此列
2010-12-18 23:05:45
wchien4
楊琪英48歲原在四川重慶沙平坝和其男友經營洗衣店因而認識一位年紀80歲台胞. 來台一年老翁驟逝. 諸如此類的事太多了. 嫁年輕的還有其故事可說嫁年紀大的已無故事可講.婚姻詐財,謀財害命
2011-01-29 05:10:49
QQ
過去的事,我們是只當做故事來看看無妨,但重要的是我們(一般百姓)要學會明辨是非曲直,提高政治素養和敏感度,不要被藍綠兩黨的爛政客牽著走,這些爛政客成天只想從國家和人民身上撈到好處,吃香喝辣的不說,把國家和人民帶到死胡同也不關他們的事,反正現在財產很容易藏匿,放到海外也無人知,兒女大多都送到國外"深造",甚至都有雙重國籍,國家一但有戰事,請相信你的直覺,這些人絕對會跑光光(至少99%),而苦果就是一般老百姓來承擔.這應該就是那些爛政客所說的歷史共業吧.
2012-07-12 04:01:49
沒錢看精神科
眷村始終是台灣重度智障與重度精神疾病人口最多的社區。這點有可能,但不表示比例較高。因榮民到軍醫院看病免費,且眷村集中互通訊息,所以有問題就到醫院的比例較高。
台灣人當時生病也是很可憐的,沒有錢就無法就醫,我兄長也是智障,只要沒受傷,哪知去看精神科。只是到了成年了才看醫生,也太晚了。一生要吃藥控制。
文內意指有精神智能問題的才會嫁老兵,實不盡然。老兵有月退俸經濟基本盤比一般台灣取不到老婆的羅漢腳稍好一些些,女方也是有選則的。大家在都有各路同學、親戚朋友可了解。
2014-03-07 23:40:03
版主回應
退伍老兵有月退俸,是在1980年代李師科搶銀行以後的事,不在我寫作討論的範圍內。
2014-03-08 21:28:58
Mesin reverse osmosis ro
話匣子講開了,我們都知道蒙古人,也有內蒙外蒙,可是外蒙獨立了,內蒙則留在中國,之前在美國有碰到一位外蒙的,我們就聊天,他說他是蒙古人,不是中國人,但是內蒙是中國人不是蒙古人.那我問他有沒有親戚在我所謂內蒙,他說有,不過他們是中國人.我的意思是說,遙念幾代前的共同想像是ok的,但在現時的時光下就要面對現實.蒙古人也可說是中國人,也可說是清國人,也可說....,但那都是歷史的回顧.正如後人說三國,那就是三個國家,只是要用一個中國概念模糊化,那三國的人就是三國,難到那時的人會說是漢朝人嗎?中國人與西方的差異就在這邊.說歷史其實應該中性,只是中國的歷史多由強者寫.而又特別重視面子.我在美國念書時,一位日本同學就說嫁給美國人的日本女人不是日本人,其實這是很正常的,因為她已歸化,但她可以對日本很友好.這是情感,如果她身在曹營心在漢,那她的角色就是間諜.
2016-01-19 11:43:17
forskolin fuel
即使自己的上面還有壓迫者,但心理上也覺得安全多了。
2018-04-04 19:14:58
calculator
从此文的振聋发聩,秉公直言,反映出一个知识分子的良知和正义,不偏袒一方,展现公理是非。为台湾那些真不承担悲剧的主角,那些被抓丁去的大陆老兵鸣冤,他们每人都是一部血淋淋的小说。其实,我家里就有两位爷辈兄弟被抓丁抗日,而后音讯了无,这样草菅人命的政府,也是天下一绝。还记得我在攀登大武山经过神社见到当年的高雄日军司令官为高砂义勇队牺牲者写的祭文,油然感触那种对生命的尊重情怀。有时我也去屏东的荣民住宅区域看看,和那些老兵聊聊,深深的同情他们的不幸遭遇
2018-04-04 19:21:35
payday loans
Rejuve Med-Spa offers Laser Lipo under local anesthesia in Dallas TX. This is an FDA approved medical procedure that utilizes Vaser Lipo technology to ...
2019-05-21 05:42:31
payday loans online
local Check `n Go at 3129A Seneca Wichita KS to apply for a payday loan or cash advance in Wichita. ... In Wichita, KS we offer the following online products:.
2019-05-21 05:43:45
laser liposuction surgery
Here is the story of how I accidentally got liposuction. Well, it was technically a form of laser liposuction. Not familiar? Yeah, neither was I, so let ..
2019-05-21 05:44:46
我要回應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