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生2萬新生命 婦產科... 陽明山一日農夫體驗最新!外資連續5日買超股 終於曝光!楊丞琳聯名平...
2006-12-31 23:34:44 | 人氣(140,412) | 回應(128) | 上一篇 | 下一篇

搶救台灣的「雷恩大兵」(管仁健/著)

推薦 0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一九四四年六月六日(俗稱的「D日」) 凌晨,英美聯軍為了呼應東線蘇聯軍隊的要求,開闢第二戰場,以利東西夾擊佔領歐洲多時之納粹德軍,於是發動了大規模「諾曼第」行動。大軍在槍林彈雨中雖然傷亡慘重,仍然強行登陸了奧瑪哈海灘。德軍無法阻擋盟軍的搶灘,卻依舊頑抗到隔年四月,直到東線的蘇聯軍隊攻陷德國首都柏林為止。

 

    數十萬的美英聯軍裡,很多人都是第一次,也是最後一次踏上法國的土地。奧瑪哈戰役結束時,一天內美軍就陣亡了二千四百人,其中包括了雷恩(Ryan)一家四兄弟中的兩人,當噩耗傳回國內後,無獨有偶的是雷恩家的另一兄弟也在太平洋戰場陣亡,軍務局的電報員發現,雷恩的母親將會在同一天內,收到三個兒子的死訊,而他家唯一還有可能存活的,就是在一○一空降師五○六連的二兵詹姆士.雷恩(James Ryan),於是立刻報告了陸軍參謀首長馬歇爾(Marshall)將軍。

 

    一九四二年十一月,美國國會剛通過了「蘇利文法案」。蘇利文家族五個同胞兄弟,同時在朱諾號上服役,以致在太平洋戰場同一天陣亡。美國國會因此明文規定:同一家族的同胞兄弟不得全部上前線。馬歇爾將軍於是派遣二九師第二突擊營的約翰.米勒 (John H. Miller) 上尉連長,率一個班的兵力深入德軍佔領區搜尋雷恩,並將他帶離戰場,讓他返家去安慰他傷心的母親。米勒在參戰前是位高中老師,但是連上弟兄都不知道。面對這個「大海撈針」的任務,而且成功率微乎其微,突擊隊成員都有一個質疑:為什麼動用八個人冒著生命危險,卻只為救一個人?

 

    二戰結束半世紀以後,名導演史蒂芬˙史匹柏(Steven Spielberg)用這個故事為背景,執導了這部美國經典戰爭片《搶救雷恩大兵》(Saving Private Ryan),該片不但榮獲一九九八年奧斯卡最佳影片獎在內的五項大獎,票房收入也創下新高。這部鏡頭血腥、手法寫實的戰爭片,卻也成為最佳的反戰電影。

 

    軍人原本的任務只是在殺人,如今卻擔負起了救人的任務。但諷刺的是,雖然搶救行動的本質是高度人道的,是為了讓一個悲傷的母親在連喪三子後,還有生存的寄託;但這個人道目標,卻必須經由更多的殺戮才能實現。

 

    最衝突的一幕是突擊隊俘虜了一名德軍,八名隊員為了殺他還是放他而有所爭執,米勒連長最後還是決定放了他,但諷刺的是這名德軍後來又領著德軍包圍突擊隊。其實,在整部影片中沒有一個壞人,每個人也都採取了他自己所認為的正確行動。所以米勒連長在釋放德軍俘虜前,對同志們說的是:「每當我們多殺一個人,我們就離家更遠了。」

 

    在台灣開始有文字紀錄的四百年歷史裡,也不乏一些海外失蹤軍人的故事。其中最有名的就是「李光輝」與「林正義」兩人。要談李光輝,還必須先從太平洋戰爭中的搜尋日軍失蹤士兵開始談起。

  
  。。。。。。。。。。。。。。。。。。。。

    一九四五年初,太平洋戰場上的美軍,憑著強大的海空優勢,以「越島戰術」重創日軍,先後攻佔了日軍固守的戰略要地塞班島、關島、菲律賓、硫磺島和沖繩。但在這些島上,仍有極少數拒不投降的日軍,在失去抵抗能力後藏身於陰暗潮濕的山洞,或躲進人煙罕至的熱帶叢林。

 

    一九七二年一月二十四日,美軍在關島叢林內,發現了已躲藏二十八年的日軍下士橫井庄一(一九一五年生,愛知縣名古屋市人)。他始終相信二戰還在進行,而在關島躲了二十八年,只以堅果、莓子、青蛙、蝸牛、老鼠為食,以樹皮為衣。他在被送回東京時的第一句話竟是:「我真羞愧,活著回來。」因而獲得日本全國英雄式的歡迎,這句話也成了日本當年的最熱門新聞用語。

 

    橫井回到母國後,立刻適應了這個現代工業國家,幾個月後竟與新女友美保子結婚,不但到處演講,還出版了一本暢銷書《叢林生活二十八年》(台灣也出版過翻譯的中文版)。到了一九七四年六月,他還參加了參議員的競選,結果落選後不久又離婚。一九九七年九月二十二日去世於名古屋,享齡八十二歲。但橫田返回日本後才一年,他的「叢林生活」紀錄,就被日軍步兵少尉小野田寬郎給打破了。

 

    小野田是日本和歌山縣海南市人,生於一九二二年。一九四二年十二月被徵召入和歌山步兵第六一聯隊,一九四三年九月升任甲種幹部候補生,一九四四年一月入久留米第一陸軍預備士官學校,八月畢業任見習士官。九月再進入陸軍中野學校受遊擊戰訓練,十一月畢業後被派往菲律賓盧邦島 (Lubang),準備在美軍登陸後開展遊擊戰。

 

    一九四五年二月二十八日美軍登陸盧邦島,日本士兵大多投降或戰死。小野田同伍長島田、上等兵小塚、一等兵赤津三人退入叢林,繼續頑抗。八月十五日,裕仁天皇宣布無條件投降。美軍也派軍機撒下大量的日文傳單。但小野田並不理會,每天清晨依舊帶著三名士兵,對著旭日敬禮並繼續戰鬥。他們停留在同一個地點幾天後就立刻移動,靠偷竊當地居民的食物維生,甚至襲擊經過車輛,槍殺司機;或是殺害落單的村民,藉以搶奪食物或民生必需品。

 

    一九四九年,赤津忍受不了這樣的環境,高舉雙手向當地警察投降,並配合美軍寫了許多傳單,但小野田判斷這只是美軍的謊言,下令全體退到更深的山區。一九五二年,美軍空投了給這三人的家書與日本報紙,然而小野田看了仍然不信。一九五四年五月,島田伍長與當地警察在槍戰中被射殺,美軍空投新的傳單,但小野仍然頑抗。直到一九七二年十月九日,同伴小塚在槍戰中被當地警察射殺,屍體與手中保養良好的三八式步槍,終於引起了日本政府的重視。開始積極派人到緬甸、馬來西亞和菲律賓,尋找還潛藏在森林中的日軍士兵。

 

    雖然日本政府把報上小塚屍體送回國的喪禮新聞,印製成大量傳單空投發送,但小野田看到了還是不相信。直到一九七四年二月二十日,日本青年探險家鈴木紀夫,終於在山裡找到了小野田,鈴木告訴他天皇早就宣布投降二十九年了,但小野田仍堅持必須有指揮官的命令才會投降,並要將保存良好的軍刀親自交給天皇。鈴木勸說不成,只好承諾會帶著他隊長的命令再來。

 

    鈴木回國後,找到了小野田的老上司谷口義美少校,但谷口當年為了逃避戰犯追緝,回國後已改名並成了書商。鈴木說服谷口,用本名親筆寫下一分「投降令」,交由菲律賓軍方空投。一九七四年三月九日,小野田發現這張「投降令」的影本傳單,才身穿當年日本軍服,步行了一天至次日清晨,到達盧邦島警察局,把步槍放到地上說:「我是日軍少尉小野田,奉上級命令向你們投降。」

 

    在盧邦島三十年,小野田造成菲律賓包括士兵、警察和平民總共一百三十人傷亡,許多菲律賓人都主張法辦小野田。但因日本政府的斡旋,菲律賓總統馬可仕宣布特赦。一九七四年三月十二日,他與鈴木紀夫、谷口義美,一起搭機回到日本,受到英雄般的熱切歡迎,他的自傳《盧邦島的三十年戰爭》也成了暢銷書。但小野田的極右思想與父親不和,因而與新婚的妻子町枝移民巴西,投靠在當地經營農場的哥哥。

 

    一九九六年五月,小野田為宣傳最新自傳《已過一人之三十年戰爭》,回到了盧邦島,一位八十一歲曾被他射傷的農民Tria,接受了七十四歲的小野田之擁抱。Tria說:「我已經沒有怨恨了!」但其他受害的盧邦島民卻不這樣想。小野田雖然仍不認錯地堅持:「軍人就是服從命令,我沒有違反國際法,也沒有責任。」但他還是捐了一萬美金給當地學校。不過當小野田回日本不到半年,他的叢林生活紀錄就被另一名二兵「中村輝夫」給打破了。


  。。。。。。。。。。。。。。。。。。。。

    一九七四年十一月,印尼駐摩祿島空軍中尉蘇巴迪據村民報案,深山裡有個「野人」,就在十二月十六日率領了十一人的搜索隊,經過三十小時的跋涉,於十八日在深山裡發現一間簡陋草房,屋外有個裸體男人正持刀劈柴,他雖然有三八式步槍卻沒抵抗。透過翻譯才知他是日軍二兵中村輝夫,從一九四四年十一月與部隊失聯後逃進叢林,就在這裡獨自生活了三十年,根本不知道二戰已經結束的消息。中村在印尼叢林生活時,並未像小野田那樣傷害當地軍民,又創下叢林生活的最高紀錄,回日本應該更受歡迎才對;但對日本政府而言,卻是個更加難堪的「燙手山芋」。

 

    原來中村雖是戰前的皇軍,卻不是來自日本,而是台灣的阿美族原住民,原名史尼育唔,出生於台東縣成功鎮都歷部落,八歲就讀都歷公學校,不但品學兼優,且擅長相撲和棒球,曾代表台東廳來台北比賽,被譽為最佳捕手。一九四三年十月奉召入營,編入「高砂義勇隊」,接受短期訓練後,被調往印尼參戰。但如今台灣已不是日本領土,史尼育唔該被遣返到日本?還是老蔣統治下的中華民國?成為第一個難題。

 

    另外一個難題則是史尼育唔依日本法律規定,從一九四三年入伍到一九七四年被找回,三十年的服役薪餉加返鄉費用,只有六萬八千二百八十日元(折合二百二十四美元),這一點對數十萬二戰時的台籍日本兵而言,都能感同身受。因為他們在戰時未領的薪資、年金、保險金與軍事儲金等「確定債務」,都只能索取一次領清的一百二十倍補償,但他們計算出的卻是七千倍;而戰死者及重傷的台籍日本兵只有二百萬日元的補償,但日本軍人則至少可領四千萬日元的補償。

 

    日本政府賠償史尼育唔二百二十四美元的消息見報後,遭到日本輿論的普遍指責,日本內閣於是宣布:比照小野田與橫井的「特殊待遇」,發給史尼育唔三百五十萬日元(折合一萬一千七百美元)。至於史尼育唔要回日本或台灣,則尊重他個人意願。一九七五年一月八日,史尼育唔自印尼首都雅加達搭機抵達台北松山機場,一月九日返回他闊別三十一年的老家台東。當年他奉召入伍時,家中有父親拉瓦、母親尼卡魯,另外還有四兄三姊,如今只剩六十八歲的大姐賴全妹與六十歲的三姐林生妹還在人世。

    為何史尼育唔的大姐與三姐都被改成漢名,而且一個姓賴,另一個姓陳呢?原來老蔣在台灣強迫原住民改名,就由戶政人員亂填,以致一家人有好幾種不同姓氏。史尼育唔雖然在戶籍上是死人,但他的日本姓名「中村輝夫」也被改為「李光輝」,他的妻子「中村良子」被改為「李蘭英」。李蘭英在李光輝去印尼前,已為他生了一個兒子李弘,但因李光輝已被日本與國民政府宣布死亡,李蘭英為了撫養李弘,不得不改嫁鄰村的黃金木。如今李弘也三十一歲了,還結婚育有二子二女。

 

    當年七十三歲的黃金木,知道李光輝還健在,就決定搬出與妻子李蘭英共同居住的成功鎮北源村北溪路五十×號,而到另一個兒子黃阿仁在小馬路四十×號的家中居住。但李光輝回台東後,知道妻子李蘭英已改嫁,也不願干擾他們的生活,就去成功鎮都歷村一四×號的三姊林生妹家中暫住。得到了日本政府「視同日本國民」的賠償後,日本內閣閣員也捐贈五千美元,日本駐印尼大使館捐贈六百六十二美元,雅加達記者捐贈送一百五十美元,日本民間捐贈二千四百六十七美元,有馬元治捐贈三千美元,同僚川島贈送的十萬日圓等,均由印尼中華商會的會長蔣貽曾轉交台東縣長黃鏡峰。

 

    取得日本補償與捐贈的李光輝,在台灣養老已不成問題。但李光輝仍拿出十萬台幣給年老的的黃金木,自己搬到新購的成功鎮都歷路一八×號新屋獨居。二十四歲離家,五十四歲返家,妻子早已改嫁,部落面貌全非,加上語言的隔閡,與族人、親人之間不知何以相處,以致他鬱鬱寡歡,絕口不提南方的事。但媒體與政客仍不斷騷擾,要求他穿著叢林時的服裝拍照,蔣經國甚至在一九七八年十月八日還親臨他家,讓他對「大中國化」環境的更加難以適應,鬱悶悲憤難抑,雖然他在原始叢林裡獨居三十年,多次受傷、染患瘧疾,都能痊癒康復;但返台後短短四年,就在一九七九年六月以肺癌病故,結束了他從史尼育唔到中村輝夫到李光輝,悲情卻也戲劇性的一生。

  
  。。。。。。。。。。。。。。。。。。。。

    台灣歷史上另一個有名的「失蹤軍人」,一生也是擁有三個名字,從林正義到林正誼到林毅夫,每個名字都讓台灣政府與民眾跌破眼鏡。故事要從投筆從戎的林正義開始說起。

 

    林正義是宜蘭人,幼年家境清苦,初中每天放學後,必須先到宜蘭新生綜合醫院載運餿水去餵豬。由於家住夜市附近,環境十分吵雜,他總是晚飯後先倒頭大睡,過了午夜十二點才起來唸書到清晨。他的功課很好,宜蘭初中畢業後保送直升宜蘭高中,然後考上台大農學院的農工系水利組。那時台灣所有大學新生入學前,男生要上台中的成功嶺受軍訓八週,但那一年台大學生第一次從「暑訓」改為「寒訓」,也就是大一上學期上完課之後才去。

 

    當時海外保釣運動興起,台大校園也受到波及,林正義趁機發起「大一學生代表會」 (一代會)並當選主席,和當時的「班代表聯誼會」(班聯會)、畢業生代表聯誼會 (畢聯會) 分庭抗禮。為爭取發言權,他發動「校園絕食」,抗議聯合國排我納「匪」,由當時台大訓導長張德溥苦勸後暫停。由於投入太多時間在政治運動上,以致大一上學期成績不佳、瀕臨退學。但他身高一八三公分,在成功嶺受訓時又認真,以致表現突出,深得長官喜愛。受訓一個月後,他向長官報告決定不回台大,而要留在軍中,對當時被社會譏為「來來來,來台大;去去去,去美國」的台大學生而言是一個震撼彈,也是大專學生成功嶺集訓十餘年來的首例。

 

    當時他選擇進入陸軍官校,許多長官感到奇怪,找他去談話,問他:「你是學理工的,為何不選擇中正理工學院。」他說:「從軍就是接受磨練,陸軍官校的環境最適合我,如果我選擇舒服的路,如何能喚醒別人?」為此他向參謀總長賴名湯請纓,「協助我轉到陸軍軍官學校,學習戰鬥技能,將來在反攻聖戰中,好在疆場上為國效命。」賴總長答應了他的請求,並在結訓典禮時當面嘉獎他。當時行政院副院長兼國防部長的小蔣,還特地到成功嶺視察,並發表這一大振奮人心的消息,各大媒體廣為披露,一時傳為美談,此後林正義就一直是國軍的明星,不時在各種媒體以「英雄」形象出現。

 

    在升學主義下的台灣,軍校一向是聯考淘汰者的剩餘選擇,林正義此舉無疑為軍校招生的低迷行情注射了一劑強心針。一九七二年三月一日,《聯合報》三版報導小蔣接見這位新聞人物時,林正義還說促成他最後下定決心的,就是行政院副院長蔣經國在本月九日參觀成功嶺時,對大專學生講的一席話。因為蔣副院長勉勵他們「絕不做被人輕視的民族的最後一代」,而應「成為一個意想不到的完美時代的開端」。所以內心被這句話深深地震撼著,他撥開重重雲霧,看到了青天。從林正義「投筆從戎」時的這段「謝主隆恩」的發言就能證明,原來台灣的領導者愛吃「軍人牌巧克力」,原創者並非阿扁,當年小蔣也很吃「這一套」的。

 

    林正義轉學鳳山的陸軍官校四十四期後,果然不負小蔣與各級長官的期盼。一九七五年八月十一日,《聯合報》三版報導,他以八九.七五分第二名的出眾成績畢業,與第一名傅篤誠的八九.七六,僅差○.○一分。報導中還提到他雖然就讀步科,但在一九七三年七月,曾領導十位通信兵科的同學,以廢鐵及普通鏡片為材料,經過一年多的研究與改造,製出一具六吋長的牛頓反光式天文望遠鏡,這項製作的成功,在各大專院校中尚屬首創。報上說:「這位宜蘭籍的優秀青年,不僅在理工科有成就,對社會科學及歷史也頗有見解,是國軍優秀的基本幹部。」

 

    他在軍校期間,小蔣已高升為行政院院長,並在老蔣臥病時,逐漸掌握了黨政軍所有的政治資源。但小蔣與老蔣雖同樣是獨裁專制,腦筋卻清楚一點。他明白對內一九四九年來台的外省籍軍人都已年老,對外又被聯合國逐出後,蔣氏世襲政權代表全中國的謊言已經無法欺騙國人了,必須大力攏落本地人從軍,否則蔣家勢力難保。不但本省政客心存不軌,外省軍頭或政客,也可能以殘殺蔣家「幼主」來立威,並爭取台灣民眾的支持。林正義的省籍正確,又是台大學生,因此多年來一直關心他的近況,小蔣還囑咐他的心腹學生,當時的總政戰部主任王昇,必須特別照顧林正義。畢業之後,他不必立刻下野戰部隊帶兵,而是得以軍職身分進政大企管研究所就讀。

 

    一九七六年六月二十二日,《聯合報》三版報導,台大舉行畢業生酒會,歡送二千五百位應屆畢業同學,校長閻振興在酒會中特別表揚了經濟系畢業生陳憲良,因為他剛戴上方帽子就要南下鳳山,轉入另外一個學校,重新從二年級讀起,那個學校就是陸軍軍官學校。他也將是繼林正義之後由台大進陸官的第二人,陳憲良對記者說想讀軍校很久了,促成他下定決心的是三月十五日岳飛誕辰紀念日那天,行政院蔣院長呼籲大家效法岳飛「精忠報國」精神。他認為,大陸河山正待收復,這一代的青年,都應有「還我河山」的壯志。看來這位學弟學林正義學得還真像,連對小蔣的「巧克力」發言也學得唯妙唯肖。


  。。。。。。。。。。。。。。。。。。。。

    一九七八年十二月十六日,傳說已久的美「匪」建交終於成為事實。而中共十一大三中全會裡,鄧小平徹底擊潰了以華國鋒為主的「凡是派」,掌握政權後對台政策開始轉變。一九七九年元旦,中國在與美建交的同時,全國人大常會發表「告台灣同胞書」,由國防部長徐向前宣佈,停止對金門持續二十年的「單打雙不打」砲擊。兩岸之間由國共兩黨三十年的軍事對峙,逐漸轉化成統獨之間的政治對峙。這時從政大企研所畢業的林正義,因為與部隊長官同名,也已經改名為林正誼;但依舊是媒體追逐的寵兒、少女崇拜的偶像與青年遵循的目標。

 

    一九七九年二月十六日,林正誼剛到金門下部隊,就擔任獨當一面的指揮官,成為最受矚目的金東二八四師馬山連連長。馬山位在金門東北角,是國軍距離大陸的最前哨,與共軍據點角嶼退潮時的距離只有一千八百公尺,可以掌握大陸福建白河口、小嶝角、刀嶼、大伯嶼、小伯嶼等一線共軍的動態。馬山還設有對大陸心戰喊話的播音站,所以馬山連連長要常向到前線視察的長官和外賓們簡報,因此,只有最優秀的基層軍官才能出任馬山連長,也可見小蔣對林正誼這位台籍青年的提攜眷顧之隆。

 

    一九七九年五月十八日晚上六時,晚餐時馬山連連長沒到,到了七時,士兵找連長看電視,還是找不到人,連上開始緊張,士兵到處尋找,直到半夜還不見人,才向師部報告。師部全面清查後發現,不但連長失蹤,連旗和防衛作戰資料也不見了,全師一萬多人立刻全體動員展開搜尋,照明彈從凌晨打到天亮,五○機槍與各式迫炮及榴砲不斷射擊海面可疑漂浮物,但打到的都是浮木。五月十九日開始,金防部舉行全島「雷霆演習」,十萬官兵與五萬百姓,每人手臂上綁上一樣的白臂章識別,手持木棍翻遍島上每寸土地。但找了好幾天都全無結果,軍方研判他是帶著籃球浮具從海上潛逃。

 

    報載與林正誼同連的詹姓退伍軍官事後回憶,他的營長侯金生因受到師長周仲南斥責,不滿無辜受牽累憤而在金門上吊自殺(經查證是謠言而已)。但因為林正誼失蹤時帶走了金門極機密的駐地作戰計畫,裡面註記了金門兵力部署、防禦演習、反登陸、反空降,以及沿海防禦共軍登陸的瓊麻、刺條等數量,因而金防部基於軍事部署安全,立即將駐守金東的二八四師與駐守南雄的三一九師對調換防。六月,一五八師移防台灣,一二七師改駐小金門,一四六師則駐守金中。短短一個月,駐守大、小金門的五個師全部移防,同時要重新制訂「通訊密碼表」和金門的作戰計畫。當年各營區設備,既無影印機,更不可能有電腦,頁數不薄的作戰計畫在修改前後,不斷地擬出新案,重新刻鋼板再油印,累翻了參與作業的軍官。至於參與移防的小兵,更是累到趴下。

 

    當時的金西師幹訓班分隊長趙守樸也說,雖然軍方對外說林正誼是失蹤,但私下卻告知幹部林正義是叛逃,所以全島的軍事據點都重新部署,甚至連出過事的廢碉堡都啟用,幹訓班也停止操課,全力配合部隊移防,軍心浮動不安好幾個月。但因為一直沒有找到林正誼屍體,對岸也沒有發表他「投誠」的消息,軍方為了保住郝柏村的同鄉,就是林正誼的師長周仲南,陸軍總部就在一年後宣佈「林正誼死亡」,還發給家屬四十六萬元的撫卹金。至於外界傳說台大轉讀陸官的連長叛逃,國防部則派陳憲良當林正誼替身,出面「駁斥謠言」,對外證明軍中還有「台大軍官」。知情者不敢多言,只能選擇相信政府;記憶力差一點的人,當然也就只會選擇相信政府了。


  。。。。。。。。。。。。。。。。。。。。

    林正誼原本是集三千寵愛在一身、省籍正確、學經歷傲人、家室美滿的「超級明星」青年軍官,誰也不相信他會在戒備森嚴的金門前線叛逃;但不該發生的還是發生了,風靡一時的什麼本省人從軍、台大人從軍等樣板戲就不再演了,一切又回到老蔣時代那種封閉的對眷村外省第二代招兵。在戒嚴時期,沒有任何媒體公開報導林正誼叛逃的事。至於他的替身陳憲良,因為有同樣由台大轉入軍校發展的背景,而被軍方暗中列為「重點考管人員」,所有職務經歷都經過特殊考量,表面上升級待遇與常人無異,但重要敏感的職務和受訓機會卻受到多般橫阻。因此林正誼的生死之謎,一直被他所關切。

 

    一九九三年春,林正誼事件過了十多年,陳憲良終於解脫了「重點考管」,被國安單位放行,得以到美國賓夕法尼亞大學進修,並應邀赴耶魯大學參加兩岸關係研討會。陳憲良在餐敘中遇見幾位大陸經濟學者,初次聽說大陸社科院有位芝加哥大學的博士「林毅夫」,指導教授是諾貝爾獎得主,但他的背景很神秘,不但是台灣人,還是陸軍,可是又沒人知道詳情。他想一定是林正義,就託人到芝加哥大學圖書館去查博士論文,果然有一位Justin Lin,撰寫的是關於中國農村經濟研究的論文,而Justin在英文中就是「正義」,因此他透過駐美副武官將消息報回國防部。但國防部卻沒有處理,因為「林正誼事件」已經以殉職結案,周仲南也繼續高升憲兵司令、警總司令等職了。

 

    其實早在林正誼叛逃一個月後,他的妻子陳雲英與父親就已收到林正誼從日本轉來的家書,但軍方與林家就像當年演「明星軍官」那樣繼續演著這場好戲,郝柏村的同鄉周仲南繼續升官,林家則平白收到數十萬元撫卹金。一九八三年,陳雲英帶著兒女赴美,然後兒子也繼承父業,「逃兵」投奔大陸,陳雲英後來還擔任人大代表。二○○○年總統大選後國民黨落敗,當年國民黨的「明星軍官叛逃記」,也就更加沒人追究了。

 

    二○○二年五月,林正誼父親林火樹去世,民進黨裡的台獨大老立委蔡同榮在二十九日向政府陳情,現任中國總理朱鎔基的首席經濟智囊、也身兼北京大學中國經濟研究中心主任林毅夫申請返台奔喪,當年叛逃追訴時效已過,政府應該核准林毅夫返台,讓「林正誼叛逃案」結案,同時可借重林毅夫與中國高層關係,及其在財經方面的專業,作為兩岸經貿往來有利於台灣發展的建言。蔡同榮希望政府能將這個國民黨政府時代最後的「政治黑名單」解禁,讓再次改名為林毅夫的林正義能順利返台結案。

 

    有了台獨大老的「解禁最後政治黑名單」政治加持,林毅夫的叛逃,瞬間在民進黨人眼中成了「反對國民黨」的英雄。與林毅夫同鄉的行政院長游錫,被媒體問到是否認識林毅夫時,他說自己當過宜蘭縣長,宜蘭並不大,他都知道大部分的人住在哪裡。媒體再追問林毅夫是什麼樣的人時,游揆仍低調回答他們同是宜蘭人,同樣是宜蘭中學畢業。有關政府是否核准林毅夫申請返台奔喪,他說,政府現在已經依「人道精神」在考量,應該很快就會有所決定。

 

    那些九三海戰、突襲東山島等戰役中被俘的國軍,還有當年在台灣被老蔣徵調去大陸「滲透」的被俘軍人,要入境時因為不是「台灣人」,被政府「依法行政」時百般刁難。但林毅夫來台,經台獨大老立委與宜蘭同鄉院長的「人道」與「台灣人返鄉」加持,內政部長余政憲對媒體說,「台灣人」有返鄉的權利,從人道考量,內政部樂觀其成,只要陸委會點頭,僅需五分鐘作業時間,就可以完成核發入境證件作業。入出境管理局官員則說,根據「大陸地區人民進入台灣地區許可辦法」第四條規定,境管局沒有理由拒絕林毅夫申請進入台灣地區奔喪,因此只要陸委會政策同意,境管局就會放行。

 

    眼看林毅夫將以「人道」的理由與「台灣人」的身分「衣錦還鄉」,阿扁總統還御賜冒領林正義殉職撫卹金的林火樹老先生「遺德可風」輓額、阿蓮副總統也御賜「遺芬裕後」輓額,這一連串的「人道」行動,終於引發台灣人當年的痛苦記憶。民進黨內被尊為「台獨教父」的林濁水立委,在國會裡以拍桌表達憤怒說:

 

    「叛國者和政治異議者不同,黑名單人士是因為政治主張遭政府打壓,兩者不能相提並論。叛國者必須接受制裁,假如軍方研究結果是尚未逾越追訴權時效,林毅夫入境後就應該依法制裁;假如已超過追訴權時效,政府就應將林毅夫列為『不歡迎人物』,讓他奔喪後立即驅逐出境。如果游揆同意林毅夫返台,無異鼓勵國軍隨時叛逃,這樣就廢除國防部,以後要當兵就讓宜蘭人自己去當。」

 

    最後民進黨迫於輿論壓力,將林毅夫返台「冷處理」,林毅夫也只讓妻子陳雲英代表返台,化解了民進黨內部對這件事的爭議。從林正義到林正誼到林毅夫,從「投筆從戎」到「馬山英雄」到「衣錦還鄉」,這位宜蘭籍的「台灣人」,在不同的年代裡,用「愛國」與「人道」,揭穿了國民黨軍頭與民進黨政客的虛偽與醜陋。為了尋找這位台灣的「失蹤軍人」,也讓台灣人更認清,任何政黨一旦掌握權勢,都是同樣的這副嘴臉、這種吃相。「愛國」與「愛台灣」這種讓人耳朵生老繭的陳腔濫調,拜託政客們就休息一下吧!

台長: 管仁健
人氣(140,412) | 回應(128)| 推薦 (0)|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社會萬象(時事、政論、公益、八卦、社會、宗教、超自然) | 個人分類: 一之2.通案故事 |
此分類下一篇:台灣對中國的反攻烏龍史(管仁健/著)

顯示全部128則回應

Louis Liou
版主:
你是個有是非,有理性的真正台灣人!令人尊敬!讚!
2010-04-20 22:31:19
七年級生
我想,稱他為'叛徒'在台灣是一件很吊詭的事,那是個國家認同很錯亂的年代。
台灣人從來不曾有過自己的國家,一直以來都是別人的殖民地,被迫接受不見得願意的統治。
後來,成為了名義上的日本人,50年後,成了所謂的'中國人'。
那時,'台灣人'可能都還不是主流的選項之一。
所謂的叛徒,叛"國",這個"國"是蔣政府的中華民國
是沒有經過台灣住民同意就執行高壓統治的政權
他真正叛的,是蔣政府
在那個國家認同錯亂的年代
連成為哪一國人都不是自己所能選擇
那麼人民效忠的意義何在?
連中華民國政權的正當性都尚未被完全建立的年代
(其實現在似乎也一樣)
他背叛了蔣政府代表的中華民國
甚至,更可笑的一點在
中華人民共和國在聯合國繼承了中華民國的地位
如果蔣政府要人們當一個"堂堂正正的中國人"
誰才是代表了中國?
不過,我想他當時應該沒有想那麼多
或許只是對名利的追求,或者只是對軍方政府的不滿
我不知道,可以確定的是,國家認同對他來說並不怎麼重要
不過他最後卻也確定了自己最終的國籍。
這樣的行為,就私德來說非常不可取
只是,卻也暴露出了,那一段台灣人悲哀的過渡期。
2010-05-01 04:21:53
你們大陸人也覺得卓長仁、姜宏軍、高東萍這些人帶種、有膽識吧,如果他們沒有在台灣犯下綁架殺人案被槍斃,你們也歡迎他們榮歸故里衣錦返鄉吧
2010-05-20 02:25:14
他媽的
不同的二邊人對此事的看法真的就是很不同.對於歷史以後對林正義OR林正誼OR林毅夫的評價會如何我不知道,但我確定知道一件事,再我作古前我可以確認他是不折不扣的賣國賊我也會告訴我的後輩這賣國求榮小子的故事~~
2010-07-02 20:38:48
ktsai
林毅夫跟台灣大部分統派比起來還算比較有格的
起碼他還為他的祖國奉獻服務, 至少對一部分人類還算有貢獻

台灣一堆所謂的「統派」 嘴巴喊統一, 在台灣撈完錢, 就移民美國加拿大退休養老, 要他們到中國定居還不肯...
要是中國真的有他們說的那麼好, 怎不移民到中國養老? 要是祖國社會問題叢生, 真的這麼愛中國 怎不回你們的祖國犧牲奉獻? 還留在台灣當米蟲...

還有以前在北京的電視節目看到一堆台灣的「名嘴」在那裏講台灣多爛多爛...台灣真那麼爛到流膿, 怎還死賴不走 還留在台灣? 這些人濫用台灣所保障的言論自由, 根本全是批人渣...
2010-07-17 13:55:47
版主回應
這段留言完全缺乏法治的基本素養。軍官叛逃跟人民批評政府或是放棄國籍移民,根本是不同層次的兩件事。哪個國家的軍隊可以允許叛逃的?統派言論你喜歡或討厭,那是你家的事;只要他沒有煽動武裝革命,活是使用暴力,就算是天天放屁,你也只能選擇不聞。
2010-07-17 17:12:25
rongfanlf
林毅夫(或者林正义林正谊)确实是一个枭雄。“枭雄”这个字,管斑竹用的非常贴切。放在三国时代,林这个人,可能就是一个叱咤风云的军阀。

有心计,有体能,有智慧,有上进心。能从戒严的台湾的军营叛逃到中国,最终发展到世界级别的经济大师,我真服了他。这个人的经历,绝对够级别拍成好莱坞电影。

不过,到底他还是一个台湾的叛徒。我可以理解台湾人对他极大的不屑。

但,实事求是的讲,林的叛逃,最终给台湾带来的间接的好处,可能远远大于给台湾带来的损失。台湾不算亏。

看看有些从大陆去美国学金融的人,学的自己成了犹太人的狗腿子,回国在金融体系里身居高位,却从来只为美国人的利益奔波,再从美国人那里拿好处费。这样的人虽然不像林那样真正叛逃,却比林的叛逃恶劣百倍!

林毅夫作为一个叛逃的人,在公开场合好像从来没有任何对台湾不利的言论。比起中国那些‘拿美金薪水’的‘民主自由斗士’,学术上没有任何成就,叛国后屡屡对母国出言不逊,林还是强太多了。
2010-08-28 08:57:30
版主回應
毫無常識的留言,古今中外不管這國家是帝國、是民國、是資本、是共產,有什麼國家能准許他的軍人持械叛逃的?這跟留學生在海外工作能相提並論嗎?也大概只有狼奶餵養下的怪胎才會這樣想。

林先生除了被中國政府拿來當統戰樣板,到底有何學術成就,您說得出來嗎?在美國拿到博士的,無論在中國、在台灣,都是車載斗量的。況且在美國工作的人是狗腿子,那麼到中國工作的又是什麼,是撿狗屎的嗎?
2010-08-29 21:14:38
一傻
管先生,近日在網上拜讀閣下大作(不只這一篇),驚見資料充足丶文筆流暢丶論據有理有節,才知道以後看島內文章不應只有李才子。
關於林毅夫叛逃一事,我有兩個題目想跟大家分享。第一是“動機”,第二是“評價(結論)及處理”。
首先我很難從黃金黨的角度去看他。
當然,人要做一個大決定時,會考慮很多因素。台灣監察院報告摘要提到,「林員調任為馬山連連長時,曾表示不願前往,自覺有被利用的感受。」、「六十八年四月二十六日自台灣休假回來,林員情緒很不穩定,並稱希望能回陸軍官校任職及兼課,對未能參加培英案考試內心很失意。」這些可能都是原因之一二。管先生,若果他的叛逃原因又真是如你所推論「不滿軍方當初騙他可以去美國深造的承諾」,那他實在太短視了,我想區區一些挫折不可能是主因,否則他便不像大家說的“城俯很深”。
他是軍官明星,已是上尉之銜,擁有碩士學位,有說他沒幾年當少將的機會也很高,前途無可限量;家中有妻有兒丶有老有少。很明顯當時的情丶義丶利等等都在臺灣,純粹為了錢或者為了可能會平步青雲根本不需要冒這麼大險遊過對岸。我不知道在臺灣當時叛國是不是死罪,但肯定是很大的事情,還可能禍及家人。我不敢說錢對他沒有吸引力,但拋妻棄子丶放下族人,看來風險與收益不成比例。事實上他到了對岸還要等很多年才被人發現身份。
不管怎樣,就算林先生今天講當年“動機”什麼什麼的,大家都可以有不同解讀。但以上面論斷,我很難從黃金黨的角度去看他,所以我更有興趣去想“評價(結論)及處理”。
待續
2010-10-21 19:12:13
一傻
續上
“評價(結論)及處理”這個題目我只針對林先生個人,其他部分如當時及現時臺灣當局丶國防部丶共產黨等等可不是我的思考範圍。
無可爭辯,林先生1979年對臺灣的行為是叛國,這是事實。但今天追不追訴,那就看當政的需要了。時移世易,國共又合作了,民進黨很多人也想放他一馬以交換點什麼好處。所以處理他彈性可以很大,就看你的立場及需要是什麼。
逃了一個連長,肯定有對當時防務做成影響,換防累壞同僚便不可避免,更加可能有人受到懲罰。但監察院報告摘要說「短少物品包括救生衣乙件、帆布腰帶乙條、水壺一個、指北針乙只、急救包乙個、軍人補給證乙枚、及連長保管之作戰計畫與司令官對金門防衛作戰指導講話全文。馬山連於同年月十八日移防時,復發現連旗遺失。」又說「軍事上:判其(指林正誼)所接觸有關軍事訓練機密之資料有限,應無造成重大軍事危害之顧慮。」
關於換防我有一個想法,摘要說「清查未發現連長保管之作戰計畫,但無法證實是否為林正誼攜走」,又說「經核:金門於六十八年之時為前線戰地,而作戰計畫及其相關資料記載武力部署與應變方式,其機密等級為極機密(旅級以上)或機密,重要性不言可喻,然當時相關調查未予敘明,事後有關人員之說法頗有差距,足認案發當時軍中機密資料並未律定點收移交之保管作法,致林正誼當時究竟保管多少件機密資料,並無簿冊文件可資查核,對機密資料之管理,顯有欠確實,亦有不當。」所以很可能因為不知道他有沒有拿,只能假定他拿了而進行換防。當然我這樣講好像有點不公道,但反過來想一想,若果當時就知道他沒有拿任何文檔,大家猜一猜管防務的會不會冒險不換防。無論如何,仗沒有打起來,結果過了30年看便感到沒有什麼實際上的損害。
若說真正損害,對蔣家王朝的面子,或臺灣人們的感情可能更大,又或如摘要說的「政治上:以林某於台大一年後志願入陸軍官校正期就讀,政大研究所畢業,並獲頒優秀青年獎章,加以其籍隸宜蘭,在政治上可能造成國際人士某種錯覺,影響對我國之看法與信心,尤對海外忠貞愛國僑胞產生親痛仇快之反應,減低對政府之向心。」
待續
2010-10-21 19:13:15
一傻
續上
若果問他對大陸人民做了些什麼,我查到「他在中國經濟學研究的最前沿,也一直是中國政府決策部門重要的智庫之一」,大陸這30年間經濟上的高速發展不知道他的貢獻能算萬分之幾還是億分之幾,但國(大陸)內外應該有不少人肯定他,所以才當上世界銀行高級副行長、首席經濟學家,否則為什麼不找王毅夫丶張毅夫丶還有很多外國人呢?
關於他對兩岸關係的影響好像也沒有什麼。共產黨沒有在他抵壘後馬上做文章,就算今天用他統戰也不明顯,他在大陸當官好像根本不碰臺灣事務,如果兩岸關係和諧發展,考慮他叛逃一事年月已久兼且沒有實質性的傷害,就好像職業球員轉換俱樂部一樣,臺灣總不能永不讓他回家;當然兩岸不和,好像從前國共老打架,叛徒當然不可容,那自另當別論。
不管怎樣,林毅夫當是能人一個,臺大不易進,軍官畢業第二名,博士也讀了,若然他能當好世界銀行高官為世界做點好事,或給臺灣對岸辦點實事,那真公德無量,我們又何需算那陳年蔣家舊事,願大愛瀉人間,兩岸永和平。
2010-10-21 19:14:28
hermann
樓上長篇大論.我非常感動..但是在怎麼說也不能改變林毅夫叛變的事實阿...除非台灣不要軍隊..不然林毅夫回台灣只有一個原則...要受軍法<當然他可以釋憲>...基本上不論中華民國或是台灣國...這款背骨是要法律解決...
說句真心話...我認為張釋之執法是狗屁...台灣執法是狗屁不如..君莫笑.走私毒品在1960扯到美國人市如何?看<中央日報>的法紀就知道...
蔣矮子親戚無期張木金打靶..
君可知..1983年之前貪污犯還不能假釋哩 ..
君可知..你都從結果論...再推論從前...歷史是不能從來..我只有說你把這樣子批判精神拿出來對那位馬總統和趙霸子合照更有意義...
多得罪
2010-10-22 03:50:53
一傻
我本來就說「無可爭辯,林先生1979年對臺灣的行為是叛國,這是事實。」只不過臺灣這軍法肯定對林先生用不上,因為:
1. 他不再回臺灣,或者
2. 他能再回臺灣時,肯定已經“特赦”或“釋憲”了
既然不會判叛國,就好像潑出去的水收不回來了,倒不如正面一點看,這水可以洗地,林先生也可以對世界或大陸做點好事丶實事。
台灣執法狗屁不如,大陸又何償不是呢?要找瑕疵,香港也好不到那裏,新加坡就更不用說了。我在美國和英國都住過一陣,要說不滿意他們的執法也可以說一大堆的。就說日本最近抓放大陸船長那也令好些日本人不滿。以上通通都是一些當地人的結論,但請別誤會,我都喜歡以上這些地方,生活在其中我都能適應。生命便是如此,遇到不好的事情,能力以內改變得了便盡力而為,否則躲一下或者容忍一下便過了,我總不能去為能力以外的事情煩惱吧?所以我是不會去日本住的。
“馬總統和趙霸子合照”一事原來我沒有跟蹤便不能評論了,否則網上抄來的都是人家的想法便沒有意義了。見諒。
2010-10-22 11:27:40
Victor
>我不知道在臺灣當時叛國是不是死罪
軍人敵前叛逃(1979時金馬是前線) 按軍法是唯一死刑
李顯斌1965來台,1991回中國探親,被捕下獄判刑15年,2002因胃癌假釋,旋於上海去世.
2010-10-23 08:54:50
一傻
沒想到,大陸對敵前叛逃(李顯斌)還可以假釋,但臺灣“按軍法是唯一死刑”!!!
2010-10-25 12:24:45
aser
軍人的忠貞.是非對錯.不能因為形勢改變.而不去算陳年舊事.如果可以.秦檜.吳三桂何需面對千夫手指.
2010-10-25 19:15:53
Victor
李顯斌當時回匪區前,他的故鄉鄉長一再向他保證早已過了追溯期,不料一回去就被捕.
看來蔣幫的國防部倒是言行一致,保證林毅夫回台一定會被起訴,不像共匪說一套做一套.
2010-10-26 09:54:51
小凯
我是大陆人,目前在海外。想说句“客观地说”却发现很难,因为自己无法摆脱自己大陆人的立场。我只想说本是同根生,两岸敌对了那么多年,中华的社会经济资源损失了多少!大陆这边确实很多做得不好,我们现在也在反思,批评过去,虽然不是主流意识,但是我个人相信自由民主是中国的必由之路。我想你们很多人也许很讨厌大陆,讨厌大陆人(看看中国大陆的周边国家,不讨厌大陆的有几个),我也是大陆的一份子,也必须接受你们的厌恶。但是我想说,如果从今天来看过去的很多东西都没有继续坚持的价值,那么我们又何必固守已往的观点不放?林毅夫确实背叛了当时的台湾,但是从民族利益来看,他也许正是民族的英雄!因为他考虑的是民族利益!他也许拿走了军事机密资料,但他的本来目的也许正是为了阻止某种战争爆发的可能性。无论如何,他没有帮助大陆来打击台湾,当时他的父母妻儿还在台湾,他也不可能这么做。至于他的动机只有他自己清楚,但至少现在看来,除过叛逃一事,他没有做过一件损害台湾利益的事情。我倒不想为他辩护什么,我也没有这个资格,其实也不关我什么事。但是作为大陆人,我还是很感谢他,他一直为大陆的经济事业尽心尽力,有目共睹。大陆有良心的经济学家有几个!

我知道我这么含糊的说中华民族概念,你们很多人肯定很反感,但是我觉得我们不能只盯着我们这一代的恩怨。我走过国外很多地方,也接触过很多文化圈,我越来越觉得文化圈的重要。我们的语言,文字都是互通的,都属于中华圈,这是我们共同的优势。中国大陆老是在国际政治上恶劣地打压台湾,老实说我也很反感。我只能说这就是政治素养太差的表现。但是仇恨只能引起新的仇恨,唯有宽恕才能得到爱与和平。在你们看来也许一个大陆人说这些是很可笑的,但是我本人确实是由心而发,见谅!
2010-12-11 17:22:33
他害慘一票沒靠山的
評價的標準如果是軍人,那他就是變節。

要替他平反,那除非他游過去是"高層"的安排--"死間",這就不得了了。--跟UFO事件一樣神

至於對岸的要替他平反,問題是已經有人寫過了--如果現在是"中國義夫"拿了"中國沿海防備圖",投奔美國,然後"歷史的詭譎"因此中美簽訂和約,那麼溫總會不會放"中國義夫"回北京?對岸的要不要替"中國義夫"平反?這個很實際的問題吧,總不能因為"台灣義夫"就該是人間英雄,然後"中國義夫"就是"陰間狗雄"吧。

只是,一群當年在金門的,因為這件事受了不少罪,總不能跟他們說--這是歷史的不幸 就了帳吧。有的人是累的半死(搬武器、搬棉被、搬臉盆,你想得到的都得搬),有的是嚇得半死(兵不說,住那兒的百姓呢?不知道會不會打起來),好了,事過30年,人家是人中龍,不能衣錦回台灣"在重要一刻,搭起兩岸友誼的橋樑,成就終身對大中華的貢獻,確立他在大中華歷史的地位,而目前甚為抱憾"(當年如果他"合法"回來了,現在肯定是大中華歷史的樣版英雄,不能回來,台灣義夫錯失機會,他肯定是不甘心的",你呢,寫兩個字,還被譏笑就只是個不識歷史大義的癟三?要替"台灣義夫"申辯的,要不要先替"台灣義夫"向這些歷史沉默的大眾給點實際的補貼?

"台灣義夫"當年深痛不能回台奔喪,喪父之痛是其一,不過,會不會也很痛不能奔出"兩岸橋樑"這個更好的前程?被台灣定位成指標性爭議人物,中國肯定是不會讓他在未來兩岸議題上有任何聲音,從這一點來看,有沒有人敢替他去向中南海爭取支持他返台?中南海,大概也不希望他成為兩岸的地雷吧?沒辦法發生的歷史,也是歷史吧。
2010-12-11 22:07:18
回楼上朋友。
首先说我不是要给他平反,我没这个资格也没这个能力,我只是试图就事论事探讨一下。楼上要打比方就不要举美国,美国跟台湾对大陆来说完全两回事。要比也就比台湾,比如说大陆某个军官跑到台湾。说实话别人怎么想我不知道,我自己不会把他看成叛徒,只要他没有在具体行动上危害大陆的利益,跑到台湾也许还好,再没人能强拆他的房子,哥们,一路平安。说实话台湾又危害大陆什么利益了,汶川地震捐款最多不就是台湾?双方也许都给对方派间谍,我认为那也不过是目前地缘政治的惯性,倒希望这种不正常的关系早点结束为好。也许只有到了两岸真正能开诚布公的那一天,才能避免这种所谓叛逃的悲剧,喜剧,荒唐剧的重演吧。
2010-12-11 22:53:20
他害慘一票沒靠山的
貳臣就是貳臣。

前面有人說過了。
軍人敵前叛逃(1979時金馬是前線) 按軍法是唯一死刑,李顯斌1965來台,1991回中國探親,被捕下獄判刑15年,2002因胃癌假釋,旋於上海去世.

有那一個投奔對方的不是拿著民族大義的旗子?他們求得了個人的榮華富貴,總不能大搖大擺地衣錦還鄉吧?李顯斌要關,台灣義夫要衣錦還鄉?

反對台灣義夫回台的不一定有什麼政治立場,不屑這種僥倖行險踩在別人骨頭上往上爬的人可能更多吧。

中南海為什麼把他擺到世界銀行,不把他放在海基會?中南海認為他對大部分台灣人民而言,是民族英雄還是叛徒?如果是民族英雄,中南海為什麼不替他申訴呢?說穿了,恐怕兩岸這一點都是一致的---有了榮華富貴,你就閉上嘴,老子愛把你往那擺就往那擺,老子說你是什麼就是什麼,你別來壞了老子的大事。就這樣。

中南海,可能比台灣更忌憚台灣義夫被當成脫離"祖國"的樣版吧,對一般老百姓而言,是看不到民族大義的,億萬的蟻族,如果有個萬分之一想效法台灣義夫,他們是分不清帶了資料投奔美國為什麼不能當"中國榮"的。
2010-12-12 11:45:39
再回。
法律和感情得分开来看。从法律上讲,各位大牛已经说的很清楚了,林毅夫的叛逃罪目前仍然成立,台湾若不修法,这一点也没啥好说,原则就是原则,碰上认倒霉(当然林是明知故犯),这正是现代法律精神,没有让步的例外。

我想探讨的是民族感情问题。不管怎么说,林曾经是你们台湾人,就算叛逃,有没有做多大危害台湾的事,你说他“他害慘一票沒靠山的 ”,不也就是后来折腾了他那么多同僚么,可能经济损失不少,但是也不是人命关天的道义犯罪吧。为什么你们台湾人没有人能宽恕他呢?说道宽恕,我不敢代表其他中国人,我只看见周围的很多人能够宽恕英法人,宽恕俄罗斯人,甚至宽恕日本人对中国犯下的罪行,惟独不肯宽恕曾经犯错的中国人,而且总是恨之入骨。中国自古有恕道,可悲的是中国人每每宽恕外人,惟独本族人永不得宽恕。一个民族如此,也太显得小气了吧。
2010-12-12 14:22:53
老頭
叛徒就是叛徒!敵前逃亡唯一死刑,最好回台灣來,就地正法!
2010-12-12 19:39:27
Victor
共匪何曾寬恕過李顯斌了?當時怎麼不見人提民族感情?
2010-12-13 10:32:05
aser
跳槽沒關係.不能把東家生存的秘方都帶走.斷人生路.談什麼原諒.
2010-12-13 18:22:01
明白了,就当我什么没说好了。
2010-12-13 22:24:53
他害慘一票沒靠山的
說都說了,那能沒說。

台灣義夫投新主子所好,演了一齣民族大義的戲碼,事先寫好的,還是事後主子配合辦理,就不是庶民知道的。

心照不宣多年,突然要演一幕四郎探母,大家都各有盤算,一方是要重申民族大義,舖起和平的道路;一方是要清算前朝,表彰德政;加上一個不無兩方取利,名利兼收的投機政客。

結果,庶民的想法單純,"統戰、媚俗、和無恥",一齣大戲就這樣草草謝幕。現實的答案是,現在沒政客要提這檔子事,只是因為"沒有利用價值了"

那三方都不民族大義了,我們在這提什麼呢?
2010-12-14 02:59:21
多谢。至少我明白台湾人为什么怒了。以后会我慎言民族大义,民族感情,免得被你们误会成统战分子。对台湾好,自己心里记得,行动去做就行了,用不着成天把一颗心在口腔里跳动。
2010-12-14 21:47:26
FKY
這麼會寫
怎麼沒人推薦你去得諾貝爾文學獎?
2011-03-28 15:15:55
路過台灣人
看完所有留言以及內容,謝謝管大的故事,太精采了.海內外朋友的留言也都看了,我們曾做過平和的交流!但事實無法更改,而彼此的價值觀衝擊,才能讓我們彼此多一些了解!
2011-05-21 08:49:10
Victor
怎樣的人就有怎樣的老婆,生怎樣的兒子.如果林是外省人,綠蠅當初會有人為他求情嗎?
http://news.chinatimes.com/mainland/11050506/112012031100168.html 林毅夫難返台 兒子也不回來
2012-03-11 10:10:08
黑豆
俺是當年的小兵,為了找那個人地毯式責任區搜索,晚上累到睡在墳墓雜草上,讓老鼠蛇類爬過不省人事的疲憊身軀,有怎麼會忘記這段歷史與經歷呢,又如何能驅除心中那股被"背叛"的怨氣呢?..
2013-03-09 16:29:29
Victor
http://n.yam.com/nownews/politics/20130307/20130307273042.html 林毅夫希望清明返鄉祭祖 國防部長高華柱:返台就送法辦 NOWnews-2013年03月07日
2013-03-11 08:36:48
殺人放火金腰帶
文轉PCDVD作者idemon..

歷史上這種人只有一個定位、叫做叛徒
這個和有沒有才能無關,只和一個人的操守品行有關

洪承疇就是這樣的人、很有才能
幫清朝建立堅實的基礎,但沒有人會瞧得起他
包含他的滿人主子

文天祥文武俱廢、眼看南宋軍隊涯山一戰毀滅,他不投降
元朝叫老部屬、長官勸降,他不投降
元朝拉宋恭帝來勸降,他拜別不降
元朝拉文天祥的女兒來勸降,他依然不降

在史上最強大的帝國面前、他徹底成為了一個英雄
「孔曰成仁,孟曰取義;惟其義盡,所以仁至。讀聖賢書,所學何事?而今而後,庶幾無愧!」
世上幾個人死的時候可以自豪的說這些話
「人生自古誰無死?留取丹心照汗青」
陷入絕境不改其志、不求利已求生,這才叫為「信念」而活
2013-05-30 03:38:04
修橋補路無屍駭
有一種東西叫大是大非,無論日後台灣未來統一或獨立,都不能改變林先生叛變的事實,他昨日因細故可以叛變中華民國,明日就可以因重利叛變中華人民共和國,管先生無論怎樣引經據典幫其緩瑕,都不能抹滅,林毅夫深受國家栽培,因細故心生不忿,於陣前未戰帶機密情資投敵的事實...
2013-05-30 04:15:30
澳門學生
父母去世,就應該奔喪。無恥叛徒,當年背離父母、拋妻棄子;今天卻不敢面對審判,敢做不敢當。
2013-12-27 23:23:06
Victor
林毅夫說當年沒人受牽連
http://www.chinatimes.com/newspapers/20140113000340-260102 當年駕F-5F赴大陸 黃植誠:尊重台灣法律

林毅夫這兩天人在美國。他曾於去年表示,「當年離開金門時沒帶走機密文件,事後也沒長官或同僚受懲處。」只有一位也是投筆從戎的台大同學陳建良自稱受影響,「如真受池魚之殃,我願道歉。」
2014-01-13 15:46:22
Victor
http://news.chinatimes.com/world/110504/112014011800127.html 2014/01/16 小野田寬郎病逝 享年91歲
2014-01-18 06:17:04
林毅夫之前一直主張中國未來二十年經濟形勢大好,以其機會主義性格看來,其言論可信度也不高了,很可能是帶有政治成分的宣傳。
2014-02-20 15:09:34
天不收
君子有所不為,小人無所不為

無所不為者,任可狗屎都可以做為出賣"恩主"的理由

"恩主"可以是蟾蜍蔣/國民黨/台灣人.....

或謂君子,或謂人格者,林某人永遠無緣吔!
2017-04-17 22:05:02
呆伯特
這種人才是生存者,
不過俺絕不會和這種人有任何關系,
作人做真小人沒啥,但是做這種偽君子,,,,嘿嘿嘿
2017-07-06 04:24:50
呆伯特
樹沒皮會死,人不要臉無敵!
其實他可以早一點過去,剛好文革時期,
這樣說不定還可以混個五人幫當當!
2017-07-06 04:29:49
我要回應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