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何老年人常有原因不明... VOLVO全系列出清特賣鹽酥雞內用空間比家還舒適 雲門舞集45週年「林懷...
2006-11-06 21:57:17 | 人氣(74,268) | 回應(38) | 上一篇 | 下一篇

台灣原住民的中國心與日本情(管仁健/著)

推薦 1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月亮在我窗前盪漾,透進了愛的光芒,
  我低頭靜靜的想一想,猜不透你心腸。
  好像今晚月亮一樣,忽明忽暗又忽亮,
  啊~啊~到底是愛,還是心慌,啊~啊~月光。

  月夜情境像夢一樣,那甜蜜怎能相忘,
  細語猶在耳邊盪漾,怎不叫我回想。
  我怕見那月亮光,抬頭把那窗簾拉上,
  啊~啊~我心兒醉,我心兒慌,啊~啊~月光。

  60年代台灣剛有電視時,這首〈月光小夜曲〉就被號稱「長青歌后」的紫薇唱紅,日後又被蔡琴翻唱而流傳於兩岸;70年代甚至被香港的薰妮翻唱為粵語版〈每當變幻時〉。但你若以為兩岸三地的華人,對這首歌都是相同的印象,那就大錯特錯了。戰前出生的台灣人都會知道這首歌的背景,因為那是他們小學時就讀過的課文(初等國語科卷五17課)。

  1993年春天,一位16歲的日本女高中生,來台灣參加羽球賽時,在KTV裡聽到〈月光小夜曲〉後非常喜歡,於是寫成遊記投稿,被刊登在4月9日《每日新聞》。由於承平日久,海峽兩岸與日本的年輕人,都無法理解戰爭的殘酷與軍國主義的手段,只把這首歌當作情歌。國營電視NHK於是展開一場「尋訪之旅」,到台灣製作了《幻の歌「サヨンの鐘」が聞こえる》(聽見了虛幻之歌「莎央之鐘」)的紀錄片。

  莎央是台灣原住民少女,1938年9月27日在風雨中被當局徵召,背著將入伍的日本老師田北正記的行李下山,經過武塔南溪的獨木橋時墜河失蹤。兩天後的《台灣日日新報》,標題只是「蕃婦跌落溪中,行方不明」。但到了1941年1月《台灣愛國婦人新報․112號》,莎央已變成當地的「女子青年團副團長」。到了《理蕃之友․117號》,落水時的莎央手裡還多了一面日本國旗。

  1941年5月,在台灣的日籍畫家鹽月桃甫,特別為莎央作畫。6月,哥倫比亞唱片公司灌製由詩人西条八十作詞、古賀正男作曲,紅歌星渡辺はま子演唱的〈サヨンの鐘〉,立刻風行全台。10月9日《台灣日日新報》報導,畫家堀田清治也畫了一幅「莎央」獻給當時的總督長谷川清。到最後台灣人吳曼沙的小說《サヨンの鐘》裡,落水時的莎央不但緊握著恩師的武士刀,獲救後還在國旗上寫下自己的名字後才嚥氣,「愛國少女莎央」的故事也終於「完工」了。

  。。。。。。。。。。。。。。。。。。。。
  サヨンの鐘 ( 莎央之鐘)

嵐吹きまく 峰麓ふもと (暴風雨吹襲著高峰山谷)
流れ危ふき 丸木橋 (洪流沖擊著獨木橋)
渡るは誰ぞ 麗うるわし乙女 (青春美麗的誰家姑娘)
紅き唇 ああ サヨン (紅紅的雙唇~啊~莎央)

晴れの戦に 出て給ふ (為了捍衛鄉土勇敢上沙場)
雄々し師の君 なつかしや (雄赳赳氣昂昂英姿扣心弦)
荷なう荷物に 歌さへ朗ら(肩上扛著行曩歌聲震山谷)
雨は降る降る ああ サヨン(狂風暴雨中~啊~莎央)
 
散るや嵐 に花一と枝 (可憐一枝春花落失激流中)
消えて悲しき水煙り(滾滾洪水一去不復返)
蕃社の森に小鳥は啼けど(迷濛的山谷中小鳥為你哭泣)
何故に帰へらぬ ああ サヨン (為什麼不回來~啊~莎央)

清き乙女の真心を(青春美麗的少女真誠心)
誰か涙にしのばるる (有誰能夠不為你灑淚)
南の島のたそがれ深く(南島的姑娘呀雖然天色近黃昏)
鐘は鳴る鳴る ああ サヨン(鐘聲永為你敲響~啊~莎央)

  這首〈サヨンの鐘〉,在戰後周藍萍填詞改為〈月光小夜曲〉,翻唱後流行於華人地區。很多日本人或台灣人在KTV裡常點錯歌,誤點為李香蘭在電影裡所唱〈サヨンの歌〉。因為這兩首歌詞曲作者都一樣,但內容、曲調與演唱者卻都不同。

  〈サヨンの鐘〉這首歌流行於電影拍攝之前,只是電影把這首歌當成插曲而已。(關於〈サヨンの歌〉,請見拙作「台灣人的中國心與日本情」)
http://myblog.pchome.com.tw/_/myblog/?blog_id=kuan0416&y=2005&m=12&an=11951&acn=2920

  1941年4月,太平洋戰爭爆發前,日本已被軍國主義氣焰籠罩,長谷川總督頒贈一具刻有「愛國乙女サヨンの鐘」(愛國少女莎央之鐘)銘文的銅鐘,贈予莎央的家屬,陳列於她的故鄉宜蘭南澳,藉以期許全台高砂族青年效法莎央「獻一命於軍國之愛國熱情,且盡事親之孝養的忠孝之心」。

  1943月3月,二戰正如火如荼,台灣總督府為了募集前線的軍伕,於是邀請國內的松竹映畫公司與滿州國的滿州映畫公司,聯合製作皇民化宣傳大戲《サヨンの鐘》,由執導《金色夜叉》的清水宏導演籌畫,並邀當時紅遍亞洲的李香蘭來台與原住民合拍。但電影並不是在事發地點的宜蘭南澳(在台灣東北部)拍攝,而改成13年前「霧社事件」的爆發地,台灣中部的櫻の社(春陽部落)。劇中主角都由日籍影星擔任,第二男主角的名字還被叫做「莫那」(影射霧社事件首領「莫那魯道」)。

  電影最先是五分鐘的泰雅族生活紀錄片,今日卻成了最珍貴的人類學史料。接著故事開始於女主角莎央(サヨン,李香蘭飾)的男友沙布洛(サブロ,島崎溌飾)自日本學成返鄉,卻引來部落裡另一男子莫那(モーナ,中川健三飾)的嫉妒。結局是莎央為了歡送部落裡的警手(警局的雜役)武田先生(近衛敏明飾)奉召入伍,強忍高燒而冒險渡河,卻不幸跌落激流中而香消玉殞。

  雖然劇情表面上只是男女三角關係,但「置入性行銷」的卻是鼓吹年輕人從軍,所以片中不管是泰雅青年或日本年輕教師,都以收到召集令為莫大光榮,結果成效果然甚佳。台語片老導演何居明事後回憶,當時他擔任台中州映像放送會雇員,經常背著沉重的放映機攀爬山路,巡迴各部落放映《莎央之鐘》,原住民感動萬分,爭相到派出所登記從軍,由於志願「名額」有限,不但要身家調查、口試筆試與體能測驗,還有人以「血書」爭取從軍機會。

  曾任「高砂義勇兵」,戰後擔任仁愛鄉長的高聰義(布農族人)回憶,部隊遠赴南洋前夕,在台北公會堂(現在的中山堂)觀賞《莎央之鐘》,當時被電影感動得淚流滿面,一心想效法莎央;但後來到了戰場才發現,原住民僅是炮灰。因為他們都被派到最艱困的森林,所以傷亡比例比正規軍高,而且戰後也未獲得任何官方賠償。直到1974年,躲在印尼叢林裡29年的史尼雍(日名中村輝夫、漢名李光輝)被發現,才引發全球媒體的關注。

  戰後台灣統治者由日本改為老蔣,為了「中國化」,南澳鄉的「莎央之鐘」被拆除後下落不明,「愛國乙女サヨンの鐘」碑文中的「愛國」和「サヨン」兩處被磨掉。〈サヨンの鐘〉的歌曲被中文版的〈月光小夜曲〉替代,甚至還有一部複製的台語電影《沙容》,但從軍不是為了「大東亞聖戰」,而是要「反攻大陸」。原住民也從日本人口中的「高砂族」,成了中國人口中的「山胞」。至於霧社事件,歷史的變化就更有趣了。

  。。。。。。。。。。。。。。。。。。。。

  「我的弟弟正男,死於10月27日的霧社事件,他還是小學生。

  那天我們很高興的參加運動會,卻聽到蕃人的槍聲,我們驚慌的躲到公學校新原校長的宿舍,這時弟弟已經不知道在哪裡了。我躲在廚房裡假裝死去,直到黃昏。大約下午四點左右,我和同在這裡躲避的五、六個人,一起到廁所裡去躲藏,接下來兩天都沒有吃東西,直到29日清晨,警察才把我們救出來。

  二、三天後,我和媽媽回到公學校去找你,結果在校長宿舍的窗下,發現你的頭已經被砍掉了,我覺得很可憐,忍不住掉下淚來。你被砍時一定很痛吧?而且是哭著喊媽媽吧?想到這裡,我忍不住又掉下淚來。

  媽媽想剪下你的指甲留念,但你的指甲沒有長出來。想剪下你的頭髮,你的頭又被砍了。11月3日,我們把你的屍體燒成骨灰,這時我更傷心了。就是到了今天,我想起你仍然會流淚。」

  這篇文章的作者是當時11歲的小島重雄,用著稚氣未脫的文筆,紀念他在霧社事件中遇難的弟弟。當天早上,他的媽媽小島松野,帶著五個孩子來霧社公學校,參加日本小孩讀的小學、漢人小孩讀的公學校與原住民小孩讀的蕃童教育所的三校聯合運動會。

  塞德克族(泰雅族一支)馬赫坡社(Mahebo)大頭目莫那.魯道(Mona Rudao),趁機帶領著塔洛灣(Talowan)、波亞倫(Boalum)、荷歌(Hogo)、斯克(Suku)與羅多夫(Rodof)共六社的青壯原住民,持槍帶刀的衝入運動場,殺害了老弱婦孺在內的134名日本人,以及李彩雲與劉才良兩名漢人。

  因為事發突然,小島松野只能帶著長子重雄與三子正男,逃往新原校長的宿舍,結果正男在屋外就先遇害。松野目睹自己十一歲的孩子被砍斷頭顱,但為了另一個孩子重雄,還是冒死衝進廚房,等莫那一群人進屋時,仍繼續開槍與劈砍,連躲在櫥櫃與床下的孩童也都不放過。松野於是按著重雄的頭,帶著其他六個日本孩子,躺在血泊遍地的廚房裝死,僥倖逃過一劫。

  入夜之前,松野在全校的屍體與血泊中翻尋,又找到十個倖存的孩子,為了提防莫那的族人再來學校,她把這十七個孩子都藏在廁所裡。這時已經是秋末,山區原本就冷,而且沒有吃喝,廁所又通風不良。但整整兩天,她發揮了最堅強的母性,不斷安撫這十七個飢寒交迫的孩子,直到日軍的高井部隊上山後,他們十八人才獲救。

  。。。。。。。。。。。。。。。。。。。。

  雖然死裡逃生,但松野依舊活在驚慌憂煩中。因為她另外三個年紀更小的孩子:五歲的義夫、三歲的利夫,還有六個月大的今朝夫,當時依然音訊全無。大屠殺時她是學校裡唯一倖存的大人,但入夜後卻沒有帶著重雄逃走,或是先去尋找自己另外三個孩子,而是留下照顧安撫另外十六個孩子。

  幸好原來在松野家裡,有兩位幫傭的道澤社(Toda)原住民少女魯比•那威與嘿米莉•比荷,當大屠殺一開始,她們立刻背著著三個孩子逃離學校,往道澤社的方向逃亡。可是半路上就看到日軍的飛機已經在霧社上空盤旋,一來她們也不知道澤社是否正在戰爭中,二來她們更擔心,萬一道澤社也加入了莫那魯道的陣營,回去之後,這三個孩子就難逃一死了。

  為了三個毫無血緣的日本孩子,魯比與嘿米莉決定不顧自己安危,要把他們送回日本人手上。如果逃往埔里街上,那裡是漢人居住的市集,不會被戰爭波及;可是這樣走就必須先經過霧社,三個日本孩子恐將難逃毒手。於是她們反而往更深山,三十公里外的馬利巴方向前進。

  兩個少女帶著三個孩子,躲躲藏藏的走了兩天,終於到了馬力巴社,當地原住民並未加入抗日陣營,馬力巴駐在所的警察於是護送魯比與嘿米莉,還有義夫、利夫與襁媬中的今朝夫,越過大甲溪到達東勢。比起其他在學校裡遇難的孩子,他們三人確實是幸運。兩位原住民少女的義行,也在這場台日相互滅族的屠殺中,成了可貴的回憶。

  。。。。。。。。。。。。。。。。。。。。

  「われらはこの世を去らねばならぬ。蕃人の興奮は出役が多いためにこんな 事件になりました。われらも蕃人たちに捕われ、どうすることもできません。昭和五年十月二十七日午前九時。」
  (我們必須離開人世,蕃人因飽受役使終於爆發積壓己久的公憤,我們也被蕃人逮捕沒有任何辦法。昭和五年十月二十七日午前九時。)

  這是霧社分室宿舍的牆壁上,乙種巡察花岡一郎與警手花岡二郎,用日文共同署名的遺書。花岡一郎與花岡二郎不是兄弟,也不是日本人。一郎本名拉其斯.諾敏(Dakis Nomin),二郎本名拉其斯.那威(Dakis Nawi),他們都是荷歌社的原住民,因為從小聰慧,公學校畢業後,主管「理蕃」事務的能高郡警察課,保送他們進埔里小學高等科。荷歌社位於高海拔山區,春天時緋櫻(山櫻花)盛開,在熱帶的台灣是少見的景象,日本老師就以「花岡」為他們的姓氏。

  一郎與二郎是日本當局「理蕃」政策下的「樣板」,尤其是一郎,他還不是頭目之子,但成績優異,連劍道與柔道都很好,證明日式教育的成功。1925年(大正十四年)入台中師範就讀,畢業後擔任霧社分社乙種巡察,都被當局與媒體大肆吹噓。乙種巡察其實並不負責治安,而是擔任教師。由於他日語流利,所以也是日本人類學者的得力助手。至於二郎在小學高等科畢業後擔任的「警手」,就是警局裡的雜役。

  日本的「理蕃」政策不只是栽培原住民男性而已。一郎的妻子川野花子原名娥賓.那威(Opin Nawi),二郎的妻子高山初子原名娥賓.塔達歐(Opin Dado),她們是表姊妹,都出身荷歌社的頭目家庭,因為聰慧過人,被送到埔里小學高等科就讀。1929年(昭和四年)八月,高郡警察課命令花子和初子輟學,十月二十七日「南鎮神祭」(台灣神社祭典)時與一郎、二郎結為夫妻。

  。。。。。。。。。。。。。。。。。。。。

  霧社事件剛爆發時,整個霧社山區被原住民制控,對外交通和信息全部中斷,「霧社皆亡」的音訊傳遍台灣各地,連日本中央政府也非常震驚。因為一來霧社原本是日本理蕃政策的示範區,教育、醫療等措施好過其他漢人居住的村落,甚至超過國內,但原住民竟然用「滅族」的手段來對抗。二來事件爆發後,外界隔了一天才知道,以致日本人死傷慘重。但警局的電話線卻一直都是暢通的,為何沒有通報?(莫那並不笨,如果切斷霧社對外的聯絡,附近軍警一定立刻來查線)

  台灣總督府與台中州廳的官員原本認為,這些「未開化蕃」不可能發動如此完美的攻擊,讓當地日人完全被殺,就推論一定受過「撫育」的花岡一郎、二郎兩人,控制電話線二人不讓消息外洩,即使不是首魁,最少也是共謀。報紙的「號外」刊出後,日本人都憤憤不平地指責花岡兩人「忘恩負義」,也反對懷柔教化式的「理蕃」政策。

  但是到了11月12日,更震撼的消息從濁水溪畔的軍警傳來。一郎與花子著日式和服,還有剛滿月的嬰兒幸男,一家三口成川形淌在血泊中。經過檢驗,一郎先殺了花子、幸男再切腹。二郎則穿著賽德克勇士裝在樹上自縊,其他20具花岡兩人家族的上吊屍體,結實纍纍地把大樹的樹枝幾乎折斷。

  一郎與二郎壯烈的自殺方式和淒美的死姿,再次震驚了日本當局,更撼動台島的各方人士。因為一郎的「武士道」死法,是一種謝罪的方式,也是一種義理。為了族人他必須與日本對抗,但他確實也受過日本當局與師長極大的恩寵,所以他用切腹的方式還報他的上司與師長。而二郎及其家族選用原住民的自殺方式──上吊,集體自縊的照片也被日人尊崇不已。讚美聲從日本內地和全島各地傳來,也讓日本軍警在征剿行動上受到「節制」。

  。。。。。。。。。。。。。。。。。。。。

  至於二郎的妻子初子,當時已經懷孕。事件爆發時她穿著和服,險些被抗日的族人所誤殺。她躲在新原校長的宿舍裡時,志願來霧社診療所擔任公醫多年的志桓源次郎,夫婦倆人也躲了進來。但原住民已殺紅了眼,連他們就學時的師長,都在這次屠殺中無人倖存;平日已愛心醫治他們的志桓醫生,這次也難逃大劫。

  志桓醫生頭部中彈時,他的妻子慘叫一聲,卻被初子制止後壓倒在地,裝死躲過原住民的屠殺。直到她聽見荷歌社的姑媽在喊著「娥賓」,初子才起來與家人相認。但她站起來時還是一再提醒醫生娘,要繼續裝死到所有原住民都離開後才能起來,這樣救了醫生娘一命。

  初子生下二郎的遺腹子花岡初男(阿威.拉其斯)七個月後,在日警安排下,再嫁小她三歲的荷歌社青年中山清(畢荷.瓦歷斯)。婚後四年,又生下一女中山杏子(伊凡.比荷)。中山清雖是「反抗番」的後代,但日本當局並未苛待他,不但讓他去東京遊學,還出任中原公醫診療所的「限地醫」,月薪110元(比日本甲種警察每月70元還多)。

  1945年8月,日本天皇「玉音放送」,台灣重歸「祖國」懷抱,原住民莫名其妙的又換了一批主子,歷史又要重新被改寫。霧社的日本人殉難記念碑被拆毀,改立一塊抗日紀念碑。老蔣1969年還批示要將日治時期以武力對抗的抗日份子也送進忠烈祠,於是莫那魯道與花岡一郎兩人,就這樣與福佬人簡大獅、柯鐵、余清芳、羅俊,還有客家人吳湯興、徐驤、羅福星等人,成了中華民國的「烈士」。

  但花岡一郎不是已經有遺書明志,而且也殺妻殺子後又切腹,連日本人都不認為他是抗日份子,老蔣何以認為他「抗日」。況且就算遺書是日本人捏造的,但二郎是與一郎一起自殺的,為什麼二郎不是「烈士」?一郎卻是。但這種問題在日本是歷史,在中國卻是政治。主子說是,不是也得是;主子說不是,是也得不是。

  至於當年日本的殖民把戲,老蔣當然更要發揚光大。於是中山清被改名成「高永清」,初子被改名「高彩雲」,初男則被改名「高光華」。最可笑的是改活人也就算了,老蔣是連死人都要改。莫那魯道的女兒馬紅莫那,被改名為「張秀妹」後,1970年內政部明令表揚莫那魯道的褒揚令這樣寫著:「查南投縣民莫那奴道(即張老)於日據時期領導本鄉霧社山胞起義抗敵……」。

  莫那努道是為了他自己的「祖靈」去對抗日本,不是為了中國去對抗日本,他一定無法搞懂自己為何變成了「張老」。日本改原住民的名字之前要教育十多年,老蔣卻不必花半點力氣,就可以從花岡三郎、四郎、五郎一路改到N郎。唉!要玩「改名」遊戲,小日本哪裡是我們大中國的對手?

台長: 管仁健

阿儒
在中國歷史上,歷史為政治服務的例子可說是不勝枚舉呀!
2006-11-07 16:57:07
glj
管先生的文章真是好看。
我是大陆的,看先生的文章了解不少台湾过去的东西。
赞!
2006-11-07 22:11:05
Nick
glj
你們也有用 贊 這個用語嗎??
2006-12-08 10:49:44
asim
有沒有&quot牡丹社事件&quot的相關資料可參考?
謝謝你!滿心期待!
2007-04-12 10:55:23
中日混血
認真的看完了文章覺得有收獲

所以留言感恩一下
2007-06-13 23:42:36
hahano
很棒的文章
日本人政治手法當然比蔣介石的手法高明很多
但我不認為他們的政治企圖與用意有什麼不同
或有哪個比較高尚XD
2007-06-14 22:54:28
Diana
Bravo!
太精彩了,
忍不住節錄到我的小站上,
先斬後奏, 可別告我喔!
2007-10-01 15:26:35
重庆
替2楼回Nick
都是学汉语,我们当然也用赞了.其实两除了政治方面的东西,我们学的区别不大.
有一点我想不明白的是,日本人做为我们中国人的侵略者,为什么台湾会那么淡化它?
难道为了政治连历史也不要了么?
希望懂这方面的朋友可以给我一个答复.
我的E-mail:wanglei290308994@126.com.
希望可以和台湾的朋友相互讨论一些都感兴趣的历史知识.
谢谢!
2007-10-01 18:26:29
Alex
Part 5 你不知道的台日關係 << might help :)
2007-10-11 00:27:02
RL
日本跟國民黨都是外來政權
目的都是殖民/同化台灣,只能從手段分出高下

所以日本人還是比國民黨高尚一些
2007-10-15 01:14:56
瘦的
国民党是外来政权?宁夏人能不能说大陆政权也是外来的?因为大陆政权基本没什么宁夏人。

我觉得:日本人和台湾不是一个民族,所以叫“外来”;而在台湾居住的大部分是汉族移民,国民党是晚到的汉族移民,所以不能叫“外来”。

理解不喜欢国民党,但是不理解乱认亲戚和祖宗。
2007-10-27 04:51:26
123
給樓上的
對台灣原住民來說
都是外來政權
他們說得是南島語,流著是南島血
大都是母系社會
如果越查他們的可憐歷史
你就越認定他們不是中國人
2007-11-26 21:13:40
&quot同一民族&quot 這可以從兩方面談
一是血源,用DNA 科學方法可判定
可參考&quot台灣馬偕醫院輸血醫學研究室主任林媽利&quot
出初步結論&quot85%的台灣閩客族群帶有原住民基因&quot 網上資料很多.
二是經濟,武力,制度,語言,文化的強勢
讓弱勢文化消滅,和
&quot不喜欢国民党,但是不理解乱认亲戚和祖宗&quot無關
---漢人再大量進入西藏,西藏以後就沒藏族...
`
2007-12-15 11:48:10
咖啡
台灣目前正進入另一個民族融合時代
台灣男性不斷娶回各族新娘
生下新新台灣人
不知三十年後台灣人的長相
會有什麼微妙變化?
順便
(開個韓國人的玩笑)
前兩年報載韓國男星xxx抵台
粉絲瘋狂接機云云
我隨口說
他真的五官端正英俊無比
我老爹聞言抬頭盯著我看

是啊
你看他眉眼鼻子哪裡像韓國人?
韓國人原來長這樣嗎?
接下來只剩下我大笑不止
(韓國人聽說美容成為時尚)
2008-01-17 19:48:02
小杜白雲
說一個小笑話.
在美國..
台灣留學生甲:韓國人怎麼那麼愛整型..
韓國留學生乙:這是誤解..是刻板印象...
甲:那有..你看那個誰誰誰都有割雙眼皮..
乙:啊?割雙眼皮也算是整型??
2008-06-03 14:18:44
台人
國民黨可以把莫那魯道抗日的動機改成為了大中國,而共產黨教科書把二二八事件,說成是台灣同胞是為了祖國的統一大業,與共產黨裡應外合推翻國民黨的暴政統治。而民進黨又說二二八事件是台灣人民為了台灣獨立而奮鬥犧牲。執政者總是喜歡篡改歷史,使其成為執政的統治工具之一。
2008-09-26 17:12:00
老喬
誰掌握政權,就有寫史釋史的權力!

上述原住民抗暴先前公共電視有撥出 &quot風中的緋櫻&quot 就是莫那魯道及其週邊的故事!

海角七號的魏導演也一直籌拍莫那魯道的 &quot塞德克巴萊&quot,期待中!
2008-12-04 14:33:21
Ango
台灣福佬人一向瞧不起原住民。

從小常聽父執輩喜歡用嘲諷的語氣說&quot番仔&quot,
個人就覺得非常的不自在和厭惡!!

台灣有些人天天吵者要獨立,抗拒和大陸統一。

這些人憑什麼?!

從祖先到現代對待原住民的做法,
不也和大陸一樣充滿沙文嗎?

有尊重過他們嗎?!

難怪台灣一直無法獨立,這就是報應!!!
2009-06-25 18:33:29
suomi
文字深邃,令人动容。
2009-10-26 22:44:11
rongfanlf
中国政权对待被统治的异族人民的手段,确实是比英美国人差很远。该柔的不够柔,该狠的没狠到地方。

英国人300年殖民世界史,屠杀的人数绝对是世界第一。但英人擅长挑拨被殖民者之间的矛盾,被殖民国家至今还需要英国人来当矛盾调解人,至今没法清算英国人的罪行。

美国人澳洲人对待土著的手段是杀为主。剩下没杀光的,今天当珍惜动物一样圈养,给些小恩惠保证饿不死,再拍些“悔过”电影以表现人权。

老蒋白和欧美当了几十年盟友,人权保护他不肯学,连践踏人权的高级技术也不学,活该被骂

老共也傻。藏维这2个民族,生产建设从来不会也不肯干,却看周围的兄弟民族都不顺眼,觉得所有人都欠他们的。干脆挑挑藏维和其他少数民族的矛盾,学学英人手段,何愁他们闹独立?
2009-12-25 02:20:58
yo
對台灣這塊土地而言
哪個族群不是外來政權?
原住民最初不也是從其他地方遷徙來的嗎?
美國也是啊
它不是有所謂"民族大熔爐"的稱號嗎?
難道他們還分英國外來政權 還法國外來政權
那歐巴馬執政就叫非洲外來政權嗎?
因此過於分化族群
究竟對這個國家 這片土地有何好處?
台灣已經夠小了
唯有心胸寬大 兼容並蓄
需了解歷史 做為警惕
但不能被過去牽絆
把握現在 著眼未來
我們才能擁有更多
2011-08-21 10:49:00
pol
>>Ango

原住民一詞也不過是近幾年才出現的明詞....
番仔~生番~凶番等稱呼可是台灣幾百年來的普世價值

其實現在創造原住民一詞也不過是表面性安撫用語...實際上他們仍然不受到重視
2011-08-21 15:40:58
蔡念儒
花岡一郎與花岡二郎的自殺,是因為他們是被"開化"的原住民樣板,這跟他們的部落被殖民是兩回事。版主的部落格很豐富,但他顯然被困在總督府與國府的概念論述裡,沒弄懂霧社事件到底"悲情"在哪。

真正的悲情不是日後的國族歷史要怎麼詮釋誰善誰惡,而是作為事件的主體,這些部落如何被打著"文明開化"的日本殖民者扣上"野蠻落後"的帽子。他們一方面要被"開化",另一方面卻永遠被當成"野蠻人"來看待,而且永不得翻身。在日治時期如此,在國府時期,也何嘗不是如此。
2011-09-10 06:34:18
Victor
福佬人客家人外省人,有多少人之前有嘗試去學習,賽德克語Seediq Bale,它的意義是"真正的人,有膽識的人"?賽德克族名的由來,為什麼是從"人=Seediq"一詞而來?南島語族的台灣原住民語,為何文法是Seediq人(名詞)+Bale真正的'有膽識的(形容詞)?而在台生活了三四百年的漢人,之前有多少人想去了解賽德克與泰雅的關係?
2011-09-10 11:00:25
彌勒熊
http://orzmovies.com/?p=10226

你好~未經同意~轉貼~如有不妥請告知~立刻移除~謝謝~抱歉~
2011-09-11 10:38:49
版主回應
請用,感謝。
2011-09-26 17:34:27
卵生水筆仔
真好的一篇文章,又多了解了其中原住民、日本人、漢人等政治與歷史重重糾葛
2011-09-11 10:42:49
ha
其實所謂的"漢人"基本上已經成為一種文化圈的代名詞了。我相信就算是38年來台灣的大陸人也不是純的漢人。中國歷史太長久,那塊土地上的族群融合早已多得數不清了,漢人,只能說是一種概念罷了。
2011-09-14 00:29:02
HAHAHSIAO
看完許多內容, 從原住民角色來看, 管你漢人,日本人,國民黨政府, 都是異族人. 從遠古到近代, 山上的原住民怎麼生活的?如何生存競爭的?只是後來異族有槍有砲, 冷兵器無法抵擋.

日本人的統治還是殖民統治, 給原住民銅鍋讓他們生病不懷好意, 欺壓原住民男女, 欺壓程度可能是電影上的好幾倍, 造成部族的叛亂, 不只是信仰不同而已. 也有文章說莫那魯道也幫日本人偷襲別的部落, 一個人從來不是好就好到底, 壞就壞到底的.

談到血緣關係, 現今住在台灣的閩南人客家人有兩大血統來源, 其一是古越族(包含中國大陸南部至東南亞)比400年前更早甚至4000年前就移入; 另一是南島(平埔,高山原住民,東南亞島群)血緣; 至於中國大陸南部的漢人, 也是文化上的漢化, 與北方漢人不同.

古代, 接受漢民族文化的, 就是漢人, 沒有接受的, 就是夷族; 日本當初在甲午戰的宣傳, 對漢人亦是以中華文化解救者, 自居.

所以漢人的中華文化標榜的是文化的同化, 而不是武力的征服. 中華民族, 不過是清末民國初年, 才出現中華民族這個辭兒.

台灣本來就是蠻夷之地, 中國不要也罷. 只是倒楣的牽扯到中國日本的戰爭, 仇恨.

台灣不可否認的在清朝就是中國的一部分; 但是也經過50年的日本統治跟經營, 已經經過一代兩代以上, 甚至皇民化的階段(講日語, 慣日姓); 只是國民黨剛好跑來這裡, 又當起中華民國人民了. 所以請大陸人看台灣人, 絕不能當他是一般中國同胞, 他是中國人加上日本半世紀的染色, 思想行為是不一樣的了, 強加的統一絕非統一, 只是佔領.

這個影片, 喚起的是台灣人的認同問題, 喚起的是台灣的靈魂, 也許是台灣人覺醒的契機. 這還得感謝高山族原住民的帶領.
2011-09-14 12:22:16
小j
管大您好

長期是您忠實讀者
這篇文章寫得真好

請讓我們開眼電影網轉載

我們會註明作者和連結的

非常感謝
2011-09-19 01:39:47
版主回應
請用,感謝。
2011-09-26 17:36:20
4x
你好
未經同意轉貼如有不妥請告知
感謝感謝
2011-09-25 12:18:23
版主回應
請用,感謝。
2011-09-26 17:36:50
曾廣洋
看文兼具理性與感性的動人有史學家的功夫及散文家的清韻 就[沙韻之鐘]而言讓人佩服作為統治者的日本其包裝行銷宣傳之高明與成功與德國納粹的宣傳可相媲美 本文是否可借轉貼我[廣洋曾]FB和朋友分享呢
2011-10-04 00:45:01
版主回應
請用,謝謝。
2011-10-04 08:34:28
1234567
將賽德克電影情節和你的文章合併後
才有比較完整的歷史畫面
謝謝你
2011-10-07 00:18:17
詹小慈
真的寫得太好了,在網路上只能找到不完整的資料,這裡卻看到整理好的~謝謝大大
2011-10-08 12:24:21
Ag
從"サヨンの鐘"這首歌,我母親快90歲也會唱,到霧社事件,從日治時代到民國政府,感謝管先生的整理,讓我們了解到歷史原貌。歷史的傷痕就讓它隨著時間長河流逝,但是歷史的教訓要記取,不要重蹈覆轍!
2011-10-09 05:50:28
ymk0106
不論管先生怎麼說,日據時期五十年間原住民反抗事件是層出不窮,兩蔣時期四十年間一次也沒有, 原住民分得出誰對他們好, 誰對他們壞的!!
2011-10-13 11:31:30
版主回應
你也幫幫忙好嗎?時空背景不同,日本統治台灣初期,原住民完全是「化外之民」,當然會有武力衝突。那就像清朝領台時,漢人即使同樣是來自閩南,漳泉械鬥也都殺戮極慘重的。但今天你問台灣人是漳州的或泉州的,別人一定當問話的是瘋子。

每個時代都有每個時代不同的問題,而且兩蔣領台時也沒你說的那麼「和平」,上網檢索一下「高一生」,你就會知道兩蔣不是吃素的。
2011-10-13 11:49:56
Temu Payas
回應一下ymk0106,不管是管先生如何說,我必須要講,日據時期時我們出草不是像你們傳統漢人所謂的亂出草,都是事出有因,而且國民黨之所以我們不出草,是因為我們老人家因為在日據時期時,日本人說實在的,比起國民政府竊據台灣好太多了,他們不會把我們的土地全部沒收,更不會設立那麼多的國家公園將我們與動物關在一起,讓外賓觀賞,也從不把原住民當人看(是!日本把我們分成熟番、化番、生番,但是總比國民黨永遠把我們當憨番看來得好),有公共建設總是犧牲我們,日本人不會這樣,更不會把萬年毒物-核廢料放置在蘭嶼,所以KMT根本對我們原住民比日本差,我們老人家都很懷念以前的日據時期,為何對KMT的統治他們那麼懼怕,如果國民黨對台灣原住民好,台灣原住民早就每個都抬頭挺胸做人了,用不著成為這個主流社會的邊緣人,更不會做每件公共建設,犧牲的總是我們原住民!再套一句賽德克巴萊裡,然後我加以改編的:他們這些政治人物,對待對岸的人民總是很好,很有禮貌,對待我們原住民,總是一副官僚模樣,總是逼得我想出草!
2012-11-21 13:02:16
to 樓上
你用中文描述,表示你們早已不是憨番,這島上四百年來每個族群多少都吃過點憋,用不著把自己塑造成悲情人物,至少現今法律制度是同時保障每一個人的。據我所知當今社會唯一能將人劃階分級的東西叫做貧富,其餘都是政客跟憨人一搭一唱的的把戲而已,如果你只是覺得因為國民黨對大陸人比你們好就想出草,我只能說,兄弟你還在等什麼?這60年來從來也沒人攔過你們吧?
2012-11-21 14:14:53
salu
從以前就對「張老」充滿疑惑,終於在這邊找到「張老」的來由!
2014-11-04 01:10:19
我要回應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