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夯!無線手持電動拖地機 好想換手機~雙12怒搶一波G20美中貿易戰沙盤推演 孫安佐事件延燒9個月 ...
2006-09-22 23:54:49 | 人氣(81,113) | 回應(50) | 上一篇 | 下一篇

台灣小學課本裡的「南海血書」(管仁健/著)

推薦 0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2006年9月9日,台灣總統府前的介壽路(凱達格蘭大道),爆發了民進黨前主席施明德領導的「倒扁」反貪腐靜坐。

  對現實政治裡的權力鬥爭,堅持小民史觀的我,向來是不評論的。不過現任民進黨游大主席,竟然為了「挺扁」,在9月16日下午民進黨動員參與的「我們在向陽的地方」活動時,聲嘶力竭地對全國人民呼喊著:「這就是他們替『中國人糟蹋我們台灣人』,對不對?咱可以讓人家糟蹋嗎?不可以讓人家看衰小,對不對?」政治語言可以「驚悚」到這種程度,實在讓我嘆為觀止。

  游大主席這番「中國人欺負台灣人」的「挺扁」言論,先用「非我族類,其心必異」的手法畫分族群,讓自己站在有利的這一邊;再把政治上的對手貼上「異類」的標籤,讓無知的小民產生惶恐,這其實也是中國幾千年來權力鬥爭的傳統。感謝游大主席的忠告,讓活了40多年的我至今才覺悟:原來家父是中國人,家母是台灣人,而我只是個被「糟蹋」出來的副產品而已。幸好我天生駑鈍,不必忍辱就能偷生,相形之下,游大主席的遭遇就更坎坷了。

  對台灣黨外運動史稍有涉獵的人也大多知道,游大主席出身比他主子阿扁更寒微。最難堪的是他的生父在他十四歲時因貧病交迫而亡,生母改嫁一名湖南籍軍人「夏福禧」,因而他戶籍上有了一位「糟蹋我們台灣人」的「中國人」繼父,讓他不能阿扁像那樣誇耀自己是「台灣之子」。

  我很慶幸,家父是他們口中的「中國人」,認與不認都一樣是「賊」,不必傷太多腦筋;但游大主席卻是在年幼之時,被迫「認賊作父」。游大主席說「天要下雨,是天助阿扁」;那麼「娘要嫁人」,而且是要嫁「中國人」呢?今天他為了對阿扁宣示效忠,不惜「大義滅親」。所有「勇敢的台灣人」,為了他的「國仇家恨」,一定要好好追隨他。

  不過在此我也要為游大主席說句公道話,他所說「倒扁,中國是藏鏡人」的政治語言,在台灣也不是空前絕後。早在兩蔣「殺豬拔毛」時代,我們台灣中小學生就讀過「反紅經典」--南海血書。執政者如果要號召人民「殺豬保台」,千萬別忘記當年的統治神話--南海血書,我們還是先從作者「阮天仇」說起。請大家翻開小學社會課本第八冊的第三課「怒海求生」。
  
  。。。。。。。。。。。。。。。。。。。。 

  「在戰亂的歲月裡,人的生命,比螞蟻還不如。」呂慶生流著眼淚,嗚咽著說。

  慶生是丘家的遠親,他稱多年老先生為表舅公。民國六十四年,越南淪陷,呂家眼看著親朋故舊遭受越共清算、鬥爭、勞改、處死,真是人人自危,朝不保夕。於是,越南的難民潮,震驚了自由世界。呂家住在西貢,駕船冒死逃亡,在南海漂流了半個月。全船四十九人,獲救的只有十七人。呂家一家七口,倖存四人,輾轉來到臺灣,被安置在澎湖的難民營。

  「我們一家算是很幸運的了!」慶生對丘家的人泣訴著說,「有一個名叫『阮天仇』的越南人,一家十一口,大哥死在越戰炮火中;姪兒在一場暴動中被流彈所殺;九十三歲的老祖母和七歲的姪女,在越共政府的『照顧』下活活的餓死;父親在鬥爭大會上,被一棒一棒的打死;三哥在集中營裡,忍不住飢餓,偷吃了一個甘藷,被綁赴刑場槍決;大嫂死在獄中;母親在逃亡時被匪幹推下海淹死;妻子逃亡到海上,被海盜射殺。這一家只剩下阮天仇和他的兒子文星兩個人。船在南海的怒濤中漂流,難民們攀上一座珊瑚礁後,熬到第十三天,文星痛苦的死了。他的屍體被一同逃生的難友吃了,而吃了屍體的難友也陸續死了。海天茫茫,只剩下阮天仇在珊瑚礁上等死。他撐持了四十二天,也終於死亡。──這真是人類歷史上的大悲劇,竟發生在二十世紀的文明世界!」

  心健說:「人間慘事,訴說不盡。有一個十七歲的越南華僑陳蕙蕙,和五十個人一同駕船逃亡,在南海觸礁,經過一百五十多個劫難的日子,只剩下了一個人──陳蕙蕙。她獲救後,被送往澳洲。苦盡甘來,如今她在澳洲過著自由的生活。」

  心健以沈重的語氣,復述了陳蕙蕙的遭遇:「我的父親是一位鐘錶商人。越南淪陷,越共沒收了我們全家的財產。」

  「西元一九七八年(民國六十七年)九月十二日,我們用金條買通了關節。準備逃亡。那晚,在寧桂橋畔,乘舢舨駛向河流下游,準備登上停泊在沙洲旁的一隻大船。父親和母親以及兩個弟弟,未能及時登船。我和大哥陳燦,在船上哭著抗議,但船長說:『孩子,冷靜一點。』說著,大船就啟航了。」

  「九月十八日晚上,船在南海誤觸珊瑚礁而沈沒,全船五十個人,攀上珊瑚礁。攜帶的食品吃光了,就尋補生牡蠣充飢。過了十多天,五十個人中,接二連三的死亡。有些人駕木筏冒險求救,都一去不返。大哥陳燦,患了腹瀉症,痛苦得投海自殺。」

  「日子一天天挨過去,只剩下五個人了;三個女的,璜三十五歲,蘭十八歲,蕙蕙十七歲;兩個男的,康十八歲,鈞十四歲。牡蠣捕捉盡了,我們捕捉海鷗充飢。也不知是哪一天,璜死了。蘭被海浪捲走。康臨死時對我說:『我死了,會叫一艘船來救你。你等著!』康死後的第九天,鈞在睡夢中死去。這時在我的周圍,空無一物,只有大海和沈寂。有一天晚上,我在昏迷中聽見康和鈞的呼叫:『醒來,蕙蕙,明天有船來救你!』我驚醒了,彷彿聽到馬達聲,真的來了一艘菲律賓的漁船救了我。我在菲島登陸,看到牆上的日曆,是西元一九七九年(民國六十八年)二月十八日。現在,我在澳洲。我雖然失去了一切,但我看到美麗的明天!」

  爺爺說:「在香港,不是也有難民潮嗎?大陸同胞,冒死游泳,逃亡到香港的很多。」奶奶說:「共產黨真是沒有人性!」說著,大家感歎不已。但每個人都相信,暴政必定會滅亡的!

  
  。。。。。。。。。。。。。。。。。。。。

  歷史真的很愛跟國民黨開玩笑,他們不斷告誡台灣的小學生:「但每個人都相信,暴政必定會滅亡的!」偏偏人家中共也不亡,越共也不亡,反而是英明偉大的國民黨政權在2000年被阿扁「亡」了。不過政治上本來就是有起有落,興衰無常,如今換成阿扁快被府前廣場的洶湧紅潮給「亡」了。但統治者換了,統治神話卻永遠不會換,要解析統治神話,還是先說說這個全台灣小學生都認識的越南人「阮天仇」。

  七○年代的台灣,真是「鬱卒」到了極點。先是聯合國「排我納匪」,將老蔣宣稱代表全中國的政治神話氣球戳了一個大洞,但他老人家依舊昭示我們要「莊敬自強、處變不驚」;接著是日本「搭搭中國巴士」,斷交的骨牌效應,讓台灣剩不到三十個邦交國。再下來老蔣「駕崩」,中南半島越寮柬三國赤化,在那段時間,新聞裡真的是「沒消息就是好消息」。

  雖然御用媒體還是不斷宣傳「美匪建交,遙遙無期」,但有點大腦的人也知道,一旦與北京之間談妥了,老美遲早還是要對國民政府「背信忘義」的。果然到了1978年12月16日,美國卡特總統在無預警的情況下半夜宣布,半個月後的明年元旦,將對台斷交、廢約與撤軍。小蔣在羞憤之餘,立即也撕去「民主」的面具,停止即將舉行的中央民意代表增補選,各機關團體隨即熱烈展開各種「愛國」運動。

  三天之後的12月19日,國民黨的《中央日報》副刊上,刊載一篇二千八百字,署名為「阮天仇絕筆、朱桂譯」的〈南海血書〉,譯者於附記中聲稱,血書為其內弟於打魚時在南海荒島上發現。文中表示,南越會被北越「統一」,都是「偉大盟邦」與「民主鬥士」的過錯。

  南海血書的內容說穿了就是執政者操控媒體,用謊言恐嚇小老百姓,影射在台的美國人及黨外人士都是「匪諜」。由於當時台美剛斷交,大家恐懼越戰的結局將在台灣重演,立刻挑起台灣人的敏感神經,這篇大作經公務機關也大量發放,所有軍民同胞朗朗上口,台灣全島掀起一股學習熱。到底我們所背誦的〈南海血書〉是什麼?作者「阮天仇」又是個什麼東東呢?請大家還先閱讀一下〈南海血書〉的「原著」。
  
  。。。。。。。。。。。。。。。。。。。。

  我再也支持不下去了:這些年來我看夠了各式各樣慘絕人寰的死亡,對我來說,死已算不了什麼大事。只是滿腔悲憤,一肚子委屈,不傾吐出來,實在嚥不下這口氣。在南海中一個不知名的珊瑚礁上,我脫下襯衫,用螺螄尖蘸著自己身上僅餘的鮮血來寫這封信。

  我不知道該寫給誰?寫給天主吧?天主當吳廷琰被殺的時候就捨棄了越南子民;寫給佛祖吧?佛祖在和尚自焚的日子就已經自身難保了;寫給當年口口聲聲為我們爭自由謀幸福的民主鬥士吧?民主鬥士正在巴黎、倫敦、紐約忙著享受自由幸福;寫給出錢出力硬逼著我們享受民主人權的偉大盟邦吧?偉大盟邦早已判決我們罪有應得又到別處去耍他們的老把戲去了。

  寫給我自己的親人吧?我一家至親十一口:大哥死於越戰砲火之中;文斗姪兒在解放前一場暴動中為流彈所殺;九十三歲的老祖母和七歲的文媛姪女解放後在人民政府的照顧下活活餓死;一輩子絕口不談政治的父親在鬥爭大會上被一棒一棒地打死;二哥在集中營裡因忍不佳飢餓偷吃了一口番薯被綁赴刑場槍決;大嫂因莫須有的罪名庾死獄中;母親上船時被匪幹推下海裡淹死;妻在海上被海盜射殺;文星兒和我一同游泳來到這個珊瑚礁上,熬到第十三天就在萬般痛苦中死了,他的屍體被同來的難友吃了,吃他肉的難友也都死了。海天茫茫,如今我寫給誰呢?

  我一家至親十一口都死在共匪暴政之下,你一定以為我恨透了這不共戴天的血海深仇,是的,我恨透了他們!復仇的烈火支持著我才能忍受這麼大的痛苦折磨。但是我還有更痛恨的仇人。吃人的老虎固然可恨,但是把別人送往老虎口裡的那個人更可恨;燒死人的火坑固然可怕,但是推別人下火坑的那個人更可怕;咬死人的毒蛇固然歹毒,但是把毒蛇放進你被窩裡的那個人比毒蛇更歹毒。是誰把我們送往老虎口裡?是誰把我們推下火坑?是誰把毒蛇放進我們的被窩裡?是他!就是他!是那些民主鬥士和偉大盟邦。

  我是土生土長的越南人,我的祖先來自遙遠的北方大陸,那已是三百年前的事了。三百年來,我們世世代代生於斯,長於斯,我們已在這裡扎了根,祖國的泥土生育萬物來養活我們,我們死了之後又化為祖國的泥土。從前作夢也沒有想到有一天會被迫離開她的懷抱。

  我們國家的北部淪陷了,大批難民扶老攜幼逃到西貢來。他們餐風宿露、啼飢號寒,起初我對他們也曾一掬同情之淚。後來共匪窮追猛打,趕盡殺絕,南來的北佬又口口聲聲要收復家園,我對著為我們惹來麻煩的北佬逐漸發生反感。我天真地以為日內瓦協定就是鐵的保證、我不犯人,人必不來犯我。我又不是什麼行俠仗義的俠客,何苦犧牲自己的幸福為別人光復家園,我竟自然到想把同胞推回火坑裡去以求烈火不再蔓延。今天馬來西亞把成千上萬的越南難民推落海中的心情我完全理解,將來菲律賓把成批馬來西亞難民推落海中的心情相信馬來西亞人也會理解。人類永遠不會唇亡齒寒的道理。

  魔鬼的爪子很快地伸進十七度以南,叢林中、深山裡,不時傳來游擊隊燒殺擄掠的消息。所幸西貢表面上還很平靜。政府忙於剿匪,我忙於賺錢,素來對於政治沒有興趣的我,只想平平安安地過日子,國家事管他娘。「從不學什麼,也不忘記什麼」的偉大盟邦不請自來了。中國大陸的悲劇沒有給越南人和越南盟邦任何教訓。盟邦仍以救世主的姿態,要我們這樣作,要我們不那樣作。以大使館作為司令台和庇護所,運用大把大把鈔票,收買野心份子,到處製造事端。

  毋庸諱言,那時我們的政府,行政效率是有點顢頇,官吏難免貪污,人民不像傳說中的美國那麼自由,但是絕大多數越南人民的生活仍能在安定中逐漸改進。只是野心分子絕少升官發財的機會。但是這些缺點畢竟不是好事,更加野心分子誇大渲染,人人便覺得「斯可忍,孰不可忍!」學生罷課遊行,和尚絕食自焚,激動的情緒使人忘記了大敵當前。少數遠見之士提出警告,要大家謹防敵人乘隙而入。

  盟友傳出話來:「吳廷琰下台,共產黨不來!」信誓旦旦地保證,「只要越南人逼吳廷琰下台,盟邦就把越南置於原子傘保護之下。」我們的「民主鬥士」以壯烈的「烈士精神」在盟友的密切配合之下,槍殺了吳廷琰。鬥士們彈冠相慶,走馬上台,盟邦的大軍源源開到,越南人民開始享受「民煮」了。

  越打砲聲離西貢越近,行政效率更加顢頇,官吏再加貪污,人權更沒有保障。一次一次的政變,大使館裡一次一次傳出阮文紹下台,共產黨不來的天憲,無休無止的苦難一齊落到越南人民的頭上。偉大的盟友掉過頭來與虎謀皮,用越南幾千萬人民的生命換取諾貝爾和平獎金。

  一九七五年四月越南人民的末日終於來了。當初鬥士們要我們相信他一切都是為了我們好,保證絕對不會砸鍋沉船,他自己也在船上,他自己也從同一個鍋裡吃飯,他說的可真漂亮:船沉了,不管坐頭等艙或二等艙,都要淹死。我們當時竟傻得信以為真。後來船真的沉了,才發覺頭等艙裡還有直升飛機。看來我們真像他說的永遠只有十三歲。

  盟友光榮勝利同國了,鬥士飛往巴黎、倫敦、紐約去逍遙自在去了。越南淪陷後的悲慘日子,說出來他們也不屑聽。誰願意冒險犯難雜鄉背井?誰願意到陌生的國度去被人家往海裡推?誰願意漂流到荒島上來吃自己愛子的肉?電線桿倘若有腳,電線桿也必設法逃出鐵幕。

  在這孤島上我已撐持了四十二天了。叫天!天不應!喚地!地不靈!海天茫茫,有誰聽見我的呼喚?觀世音菩薩!耶穌基督!穆罕默德!太上老君!你們聽著:我好恨啊!我恨那些把我們送往虎口、推向火坑、把毒蛇放進我們被窩的鬥士、盟友,讓我活著咬他一口,死也甘心!阮天仇絕筆
  
  
  。。。。。。。。。。。。。。。。。。。。

  1979年1月,刊載〈南海血書〉的中央日報,在報上及各電視台大作《南海血書》單行本廣告,並以行政院長孫運璿在立法院答詢時所說:「大陸的淪陷、越南的淪亡,都是我們記憶猶新的教訓;今天我們不能做一個為自由奮戰的鬥士,明天就會淪為海上漂流的難民」作為宣傳。教育行政單位通函各校,要學生購買以作為教材,並要求學生撰寫心得報告,還函請國立編譯館將該文列為教材。另外國民黨黨營事業中央電影公司,依照該文情節攝製電影;黨政軍經營的三家電視台,也製作連續劇在每晚九點到九點半聯播。

  但天下事物極必反,〈南海血書〉作者「阮天仇」那種「舍弟江南死,家兄塞北亡」的悲慘遭遇,雖然一時之間,讓「民主鬥士」(黨外人士)和「偉大盟邦」(美國),成了在台灣人人喊打的過街老鼠。可是隨著美麗島軍法審判「叛亂案」與林義雄滅門血案的相繼發生,台灣人民對黨外人士的主張,開始有了更多的同情與理解。

  〈南海血書〉實在是一個可笑又可悲的統治神話。譯者朱桂宣稱,全文是作者「阮天仇」以螺絲尖端沾手指鮮血寫在襯衫上,還裝在海螺裡面。但究竟需要多少的血、多少件襯衫才能寫下這麼多的字?又需要多大的海螺,才能才能塞進這件血書?「阮天仇」的遺書究竟是用中文、英文、法文,還是越南文寫的?這些疑問,在崇右企專任教的譯者朱桂教授不會告訴我們,刊載中央日報也不會告訴我們,國民黨更不會告訴我們。

  不過我還是很感謝當時的執政者,他們在各級學校搞的小組討論、心得報告、徵文比賽等活動,讓課堂中討論的全班上下哭成一片,也讓我們把「恐共症」發洩在當時方興未艾的黨外人士身上,更讓我更看清了什麼叫「色厲內荏」。印象最深的是當時我讀專二時,班上有個原本我一直很有好感的女孩,有一天看到她用著充滿仇恨的眼光,拉尖了嗓門「朗誦」著:

  「是誰把我們送往老虎口裡?是誰把我們推下火坑?是誰把毒蛇放進我們的被窩裡?是他!就是他!是那些民主鬥士和偉大盟邦。」

  真的,在我耳朵裡寒毛倒豎的那一瞬間,我的心完全碎了。雖然我知道她不是在對我說話,但我也知道她所詛咒的那個推她進虎口、逼她下火坑與在她被窩裡放毒蛇的「他」,就是我--過去的我、現在的我與將來的我。

  幻滅是成長的開始,感謝「南海血書」讓我明白,在茫茫人海中,她終究與我是不同世界的人。

台長: 管仁健

顯示全部50則回應

訪客
政党好坏 要看做的事情,要历史辩证的看问题,不进步,不爱民的政党,就会被历史淘汰,变革自新了 就是好党!祖上曾经的富裕永远不可能让天上掉金子下来,啊Q自己不争气,就是不能让他姓赵。陈水扁该下台了,为了民进党,为了台湾人,更为了中华民族。
2006-11-14 15:25:36
jile tsai
本省人外省人都是人,人是有人性,只是選舉時用很多政治語言在操控,為什麼,選舉時台灣的選票不達70%,就是國民黨的天下,誰在操控百姓,你不清楚嗎?享受特權而不回饋是誰呢?不會覺醒只好淪為三等國民有何妨!!!
2006-11-28 11:40:42
鄉民
看著照片裡施明德一干人等在台上聲嘶力竭
看著台下紅衫軍如同中邪般地比著倒扁手勢
還有電視裡用套裝包著身體手舞足蹈的主播

我突然發現:那不正是新版的「南海血書」嗎?
2007-01-01 16:47:47
版主回應
鄉民先生

請您搞清楚一件事,「南海血書」是70年代國民黨虛構的政治宣傳,這是執政黨的專利。就像阿扁國務機要費裡的在北一女校門口交付的「甲君」一樣,虛構的啦!

誰執政,我就反誰。請你搞清楚現在誰是執政者,自然就知道現在是誰在搞「南海血書」。
2007-01-21 16:31:01
鄉民
政府宣傳必須要有人幫忙宣傳才能遂其惡行,台灣民主改革之前沒有新聞自由、連報社老闆編輯都是黨政軍的爪牙,我們自然無法抱持太大希望,更不用說什麼叫「新聞倫理」。然而,民主化之後的台灣,媒體素質一樣為人詬病,連「講真話」這種基本守則都作不到,誰敢說假宣傳是執政黨的專利?
從前是黨指揮媒體,要說什麼就說什麼,現在是政黨與媒體互相利用,只要有收視率,可以成為大家話題,媒體什麼假話也敢講;到這步田地,媒體反而成為在野黨撒野的助拳小弟!因為有什麼問題,大家都會怪到政府頭上,即使是鬼扯謊話,在野黨還可以賺個「監督政府不遺餘力」的虛名,罵過之後呢?如風過耳!最後「協調一番」兩邊扮好人,大撈一票!
板主要抱持「凡執政者必反」的理念沒關係,那是政治上的自由,不過鄉民抱持的是「凡媒體必反」,尤其是傳統電視廣播報紙雜誌這些只能獨裁傳達編輯個人色彩的媒體,他們越大聲疾呼自己是「神聖的第四權」,敝人越相信他們帶來「神聖的腐敗」,最後的希望,目前暫時只剩下網路。
2007-01-21 22:17:52
版主回應
鄉民先生

我從前反的是老三台、中央日報、青年戰士報;現在反的台視、華視,以及更加那種腿的民視、三立、自由時報。他們在幹的不就是一樣的那些事。

執政黨如果覺得媒體都在幫在野黨助拳,執政者幹的這麼委屈,那很簡單,執政者下台不就好了。但問題是他們死皮賴臉的就是不下台啊!

部落格裡照樣是謊言充斥、馬屁橫行。套句那個兒子當兵喝花酒,自己卻在部落格裡寫文章教家長如何灌輸子女正確「兩性觀念」的教育部長說的,現在執政黨的德政真的是「罄竹難書」(看清楚,不是「三隻小豬」喔!)
2007-01-27 23:43:34
訪客
http://www.ylib.com/readit/tower/default.asp?DocId=ESSAY&SNO=423

"隨著台灣民主化之後,《南海血書》純屬偽造的說法,逐漸傳播出來。今年九月初,翻譯《南海血書》的朱桂終於現身說法,「阮天仇」原來是他筆下虛構的文學人物,《南海血書》也只是故事情節下的產物。誰知卻被《中央日報》跟當時的總政治作戰部聯手炮製為「歷史證據」,成了政治宣傳工具。朱桂的無奈,說明了時代的悲哀。當年捧讀血書,熱淚盈眶、熱血澎湃的人們,得知這一謊言真相,追憶一逝不回頭,哭錯了的青春淚光,除了「情何以堪」四字,還能計較些什麼?後悔些什麼?"

這是20039月30號的文章 出自遠流博識網
2007-02-18 19:50:59
db
「誰執政,我就反誰」?
每個人都可以有自己的政治理念,或高貴一點,稱這個叫信念
不過,誰執政就要反誰,真的是對的嗎?
2007-02-19 13:36:37
sandman
話說回來 現在用性迫害越南女人的 就是台灣男人
2007-04-03 20:21:10
master
sandman大人說的。。。
雖是事實但是有點離題
嘿嘿
2007-05-14 23:13:11
Vincent
>>誰執政,我就反誰。請你搞清楚現在誰是執政者

民x黨是執政黨嗎? 你的 target搞不好就搞錯了.
這個rule&quot誰執政,我就反誰&quot不是一樣好笑嗎?
2007-05-24 04:18:33
版主回應
Vincent大大:

自古以來,執政者能搞的把戲不都是這些嗎?把「反攻大陸」換成「台灣獨立」,把「疾風雜誌」換成「非常光碟」,把「匪諜」換成「台奸」。

好笑嗎?不怎麼好笑,但對執政者而言卻很好用。

無需浪費太多唇舌,現在的歷史會很清楚的證明,是誰把大陸搞丟的。20年後(或許50年後),歷史也會很清楚的介紹台灣這八年發生了什麼事。
2007-05-24 09:26:47
Alex
「暴政必亡」是一廂情願的看法﹐事實誠如版主所言﹐「偏偏人家中共也不亡,越共也不亡,反而是英明偉大的國民黨政權在2000年被阿扁『亡』了。」

然而版主的「如今換成阿扁快被府前廣場的洶湧紅潮給『亡』了」卻也披露了版主自身一廂情願的看法。事實是﹐阿扁不但沒亡﹐作到任期結束應該是不成問題。

好一個「誰執政,我就反誰」﹗「南海血書」神話之造成乃在媒體沒有堅守專業道德﹐為特定的政治立場服務甚至造假也不惜。然而今天台灣的媒體並沒有改變﹐仍然為相同特定的政治立場服務﹐並不因誰執政而有所改變。有這種台灣媒體﹐我是「媒體捧誰,我就反誰」﹗
2007-06-09 02:19:03
版主回應
阿扁沒亡,但中央政府已經徹底癱瘓了。媒體有特定政治立場,但我可以不看不聽;但公權力是合法武力兼暴力集團,如果收買與操縱媒體,問題更大。

戒嚴時代的自立晚報等媒體也有問題,但我的注意力是集中在監督「擁護政府」的媒體。如今換人執政了,我的立場依舊沒變,就是在防治公權力的濫用。
2007-06-09 11:59:15
icare_taiwan
我們可不可以積極面對? 不要&quot反誰&quot 而是&quot要求誰&quot把力量用在正確的地方 例如要求市政府挖馬路時注意施工 然後要把路面重新鋪設完整 例如要求行政院不要只給失業勞工&quot假&quot工作 而是讓失業的人可以在工作上學習新技能 強化競爭力

要求 而不是反對 因為 顯然這些我們納稅人在養的 沒有在做我們希望他們去做的事 當他們把他們的工作作好的時候 我們就不會這樣無奈了
2007-07-01 16:16:10
臭奶茶
to 共產黨人的後代
台灣人好不好.歡迎你提出正確的資料來評論.
目前台灣就是這樣.你有意見.就會有空間讓你表達.接不接受.就看聽者的水準.
最起碼我敢在總統府前.大喊我要&quot祖國統一&quot.&quot台灣要獨立&quot.
等你夠膽去天安門廣場大喊&quot支持達賴回西藏&quot.再過來這邊跟我討論你所謂的差距.
2007-09-05 21:27:45
路人甲
說到底還是經驗問題,民主總是要陣痛期,阿扁倒楣就倒楣在他沒經驗,時機也不太好,更重要的是實力不夠,所以搞了老半天只好搞成現在這樣,一點尊嚴都沒有,整天被人家挑毛病,一點小事都要被媒體罵。

若說他差,其實論謀略 手段,檯面上除了老李其他人我看都差他一截,紅杉軍這樣搞他都能過的去,也蠻不簡單的,若論他對台灣有什麼貢獻,
除了政黨輪替之外,大概就是和平度過這一波
遊行,不管是他真的沒力,還是政治制度使然,
和平度過紅杉軍這場遊行的的成果,就是如人家
說的&quot深化民主&quot,以後應該很難遇到更猛的亂流
不管誰上台,照制度來應該都不會亂,至少不會出現政變這種狀況。

現在都快下台了,會不會變成中華民國最差的總統
,我認為應該不會,但已經注定了他不會是個偉大的總統。
2007-10-12 06:46:08
笑笑生
民主的好處就是大家可以討論
不會是老大說了算
不知道對岸罵胡錦濤的話
會不會被抓去槍斃

其實打台灣只是支那領導人
用來轉移內部問題的手段
如果要統一的話
還是世界一統吧
只要可以交配產生有生育力的下一代
都是同一種生物

不過朝鮮的金爺爺可以用石頭打下衛星
支那人可以嗎?

支那是大韓民族神聖不可分割的一部份
2007-10-13 03:26:53
我是華人
我十分厭惡阿扁的執政黨老是分裂臺灣人跟外省人..
但是我也討厭國民黨老是說:我是中國人.
我不去抗拒強辯我們祖先從大陸過來的,但是我現在是台灣人,不是中國人..
如果要這樣分祖先從哪來的就是哪裡人.那麼美國人不就天天有人大喊 我是中國人.我是非洲人.我是英國人了..
我承認我是華人..但是我不是中國人..
還有民進黨不要天天喊外來族群.除非你是原住民,不然你一樣是移民族群.只是先來晚到的順序不同..
2007-10-27 13:24:58
CAN
族群...是何等可怕.
只要扯到這裡.所有的理性所有的現實都可以扭曲了.

那位游主席說.中國人欺負台灣人.是你筆下的那種姦淫的意涵嗎?
若說游的語言可以說驚悚非常.但你這邊的扭曲不也是一種惡意.
當然.對你的部落格.帶給我十分的娛悦.也帶來很多觀念的衝擊.非常感謝.但還是有些殘念.
2007-12-31 20:54:09
普渡慈航
TO:yimohong

老實說,我不相信敢在中國領土之內,有種辱罵胡錦濤的人,能夠全身而退……
2008-01-03 23:25:16
大陆人
普渡慈航



TO:yimohong

老實說,我不相信敢在中國領土之內,有種辱罵胡錦濤的人,能夠全身而退……
=================================
这就是你孤陋寡闻了,我记得我上大学的时候,一个老师是上毛泽东思想的,很奇怪,这个老师居然在上课的时候大骂老江,那时老江还没有下台,而且说得十分挖苦,说什么选举都没选就知道谁接班了,这算什么民主。有同学开玩笑说这可以去举报国安局了,但是就是没人管,这个老师还是上他的课,当他的老师,一般来说大陆的媒体是控制的比较厉害的,一般没有不同的声音。但是你私下怎么骂都是没人管的,包括在大街上,公共场合。现在不是有很多的短信都是拿以前的国家领导人开刷也没人管的。
2008-01-04 17:25:38
大陆人
实际上,现在的大陆比以前的国民党戒严的时代还是要松很多的,不是很多人想象的那样。说几句话就会坐牢,判刑的。北京人一个流传大街小巷的笑话就是:“有一个人突然说,李鹏是个笨蛋,然后这个人马上就被逮捕了,罪名是泄露国家机密。”好像是美国的布希笑话的中国版。政府控制的手法是比较技术性的,只要你自己的利益和政府的系统没有直接的关系,他也拿你没有太大的办法,只是报纸不会登你说的话罢了,在网络里也是没办法管的。
2008-01-04 17:37:54
山东人
在大陆饭中茶余,拿政治人物开玩笑事情很普遍的.
2008-01-05 11:21:50
月下孤舟
哈哈,这是大陆讽刺笨蛋和愚民的词,你们台湾人温文尔雅,当然不懂了.这个词不雅,涉及到人身体一部分,但描绘那些愤青和糊涂虫时确实找不到比这更传神的词了.
2008-01-05 21:25:51
冷靜
跟大陸人說這麼多沒用,他們看不到法輪功三個字(因為金盾),要談六四也必須寫成六十四事件。
總之,我覺得真正傻比就是不知道自己是傻比,
很像當年台灣。
中國需要鄭南榕,兩岸關係才會長足進步。
2008-05-19 03:58:06
junglelay
您的部落格真是令人耳目一新阿
能否請問您一件事
我記得小時候全台灣都鬧鬼
家父還在門後放了一根木棒要打假鬼
那時候我應該國小吧
應該是民國六十幾年的事
那時候到底是發生了甚麼事
您知道原因嗎
2008-06-30 10:41:46
版主回應
老蔣去世的1975年前後,確實發生過鬧鬼事件,警總還公開闢謠,警方也在各地破獲了不少「匪諜裝鬼」案件,我有空再來整理這段故事。
2009-04-09 08:29:06
Hermann
剛好小弟內子是越南人..而且是芹苴..最近在家裡整理舊書時..看到1970-1990的讀者文摘..那時讀者文摘動不動就來一篇越南難民故事..但是和我老婆的認知是有些差距的...時代背景造成的誤解和文宣產物是要花費更多時間去還原真相的..當然早期中國難民跑到香港..越南難民跑到海上..今天我看來和偷渡客無異..
當時台灣也很多人跑到菲律賓.日本.美國..這些人是難民嗎?真正難民應該很少吧..是為了自己和家人尋求更好生活的偷渡客佔大宗吧
2008-07-06 23:40:25
版主回應
說是「船民」更恰當。解放後越南的清算與排華政策(當然相對於鄰國柬埔寨算是輕微),是「推」的力量。老美因越戰政策而給予「難民」的優惠,則是「拉」的力量。一推一拉,就讓越南「船民」問題困擾壓洲鄰國十餘年。我的文章裡也有提到:
http://mypaper.pchome.com.tw/news/kuan0416/3/1304293619/20080307165055/
http://mypaper.pchome.com.tw/news/kuan0416/3/1304293327/20080307163659/
2008-07-06 23:56:08
也是南海血書的經歷者
由於年齡與管兄相近,所以對南海血書一事至今記憶猶新。當時心裏就有點納悶,怎麼都快渴死了,還能用血寫下一篇,還能保存良好,傳諸於世。只是疑惑歸疑惑,當時環境下也由不得有多少異議。

至於族群的問題,我倒覺得本來就是個公開的秘密,討論又何妨?族群本來就有尋求集體歸屬及安全的作用,外省籍的朋友如果可能的話本來就會先選外省籍的候選人,這在歷次的選舉中已展現無疑。但是,我反對的是對於族群的攻訐,外省籍的朋友有其特定的生存背景和空間,其對中國的感情歸屬和幻想,高於本省人也是無庸置疑,因此,我覺得以本省籍的人來說,對此是應當給予理解及尊重的。同樣地,本省人在過去所受的岐視待遇,過去日據時代遺留的對日親合,外省籍的朋友自當予以同樣的包含,而非以啥漢奸、媚日來看待。人與人本來不同,族群間亦同,相互尊重,彼此理解,以台灣為安身立命之共約數,以民主為最大共識就夠了。至於所謂的政治人物,本來就是心黑者的職業,沒有權勢時理想滿懷,掌權時便腐化而利慾薰心,黨派間並無多大差異。以良心為尺,以慎思明辨為度,才是吾人唯一能做的。管兄之見,本人並不完全同意,但其追尋歷史真相的作法,確值得賀彩。
2008-07-08 01:09:17
版主回應
同感。大家都有不同的成長背景,有不同看法是很正常的。但政客的惡質與民眾的愚昧,是讓社會沉淪的推手。
2009-04-09 08:32:36
winston
我小時候也看過這本書.那時我是小學生,老師上課時會拿裏頭的故事出來講.不過才小學一二年級,實在不知道老師在說些什麼.回家見到姐姐買了一本,於是問她這本書說什麼.不知為何父親插嘴說:那本書是亂寫的,學校怎會教這種東西!母親則要父親閉嘴.我至今不知道為何父母當年就曉得那本書是編造的假歷史.
2009-04-23 11:29:45
另一個路人
現在看來,阿扁比較像吳廷琰,馬英九不知道會不會是阮文紹?!
謊言是撒但最厲害的伎倆,也是中國人最厲害的招數!
分化台灣人外省人的,一定是外省人;因為傳統台語裡面沒有&quot外省人&quot這個辭,我們對所謂的外省人有另外一種叫法! 所以,中國人的另一個主要伎倆叫作&quot打人喊救人&quot
德國人再討厭執政黨也不會歡迎納粹黨再執政,對於習慣生活在謊言裡的中國人和台灣人都感到悲哀
2009-05-16 15:47:17
版主回應
拜託,別鬧了,您這叫睜著眼睛說瞎話,吳廷琰的海外財產比起阿扁的,那才真叫九牛一毛。阿扁的海外財產可不是國民黨踢爆的(國民黨也沒這本事),那是被瑞士聯邦檢查署凍結的,都到了這種荒唐的地步,還有死忠的扁迷要去舔那個,我是無話可說,您就去相信您自己相信的吧!
2009-05-16 18:04:47
開竅中
中國人私底下罵罵共產黨,沒啥了不起。中國人知道那也只是罵個爽,對老共起不了作用...老共真正能被罵嗎??看他們對於媒體的管制就知道了。所以中國廣大百姓還以為老共給了空間批評時政...說穿了,那還不是老共的統治技倆---你不爽讓你嘴巴嚷嚷就好,免得憋到真正桶樓子,真正你有本事動搖我的統治基礎的言論及影響力,看老共我怎麼整死你 !!
2009-05-27 10:38:18
kent
目前這年代還分省籍啊~~至少我覺得我們這輩年青人,大部分可不屑這玩意~
走在路上大家都一個樣子了~分的出來嗎?
老是炒作這應該被時代淘汰的過期問題,不如來談經濟及社會治安的實際問題~最近的像賭博(博益)條款或設紅燈區啊台北市公廁設針筒販賣機等這此易造成社會治安的問題,好像比較實際一點吧~因為這比較容易在你我生活中產生影響~
2009-06-24 10:21:58
xiamu
版大實在太風趣了....

感謝游大主席的忠告,讓活了40多年的我至今才覺悟:原來家父是中國人,家母是台灣人,而我只是個被「糟蹋」出來的副產品而已。幸好我天生駑鈍,不必忍辱就能偷生,相形之下,游大主席的遭遇就更坎坷了。

笑到卒倒....
2009-07-07 15:53:23
0.0
政治嘛,不是你死就是我活,除非有共同的利益,才有妥協這回事....
不是敵人就是朋友,這種二分法很好用的,剛好分成中國人跟台灣人...
2010-10-13 01:00:15
Jeff
誰甘願流離顛沛. 誰希望失去所愛
2010-10-26 03:23:17
小王
中國需要鄭南榕,兩岸關係才會長足進步。
==============

總比 需要陳勝吳廣好
2011-05-30 01:31:45
EJ8
中國需要神才對
沒有維持良心的信仰
正義的人誰出頭誰倒楣,燒死十個一百個鄭南榕也沒有用,當權者眉尖上不會滴下一滴反省的汗水
當一個民族選擇罪惡,就是它滅亡的時候了
2011-06-02 16:07:57
ra
普遍中国人很单纯不像你们台湾人对政治都不感兴趣,没有那种非要怎样的意识。我觉得这才是真正的好政府保护国民的方式。如果人人都闹政治,中国13亿人岂不是又要天下大乱。
我们需要一个强硬的政府管理一个有着56个跨度很大的民族和江山。当然它杀人放火自然不行,它需要有一定自省能力。如果它真的很烂像过去的国民党一样,群众的革命意识还可以再苏醒麽。只不过伤的又是中国。
再说,共产党虽然大家都也不太满意(我们骂可以,但别人骂就不行),但是确实它有本事,经济确实上来了,你有什么话说。现在的人比较喜欢安逸,嘴上骂骂算了,谁还真要推翻你啊,有病啊。
台湾经济起飞的时候不也是一个政党在执政么。多了一个民进党麻烦多多,种族、认同感都分裂了,经济却没好多少。老实话,我不希望中国会这样。
你说我们被洗脑,其实你们某些人才是真正的小民意识。思想狭隘而愚昧,看不清局势,心里不像我们装的却是大中國。统一怎样?统一了就被侮辱了吗?统一了就活不了了?台独怎样??台独就有饭吃了?台独就受人尊重了??台语又怎样??我们有着数不清的方言,某些台湾人心胸很狭窄只局限在它的小岛上,以为好了不起。殊不知这才叫没见过世面。。
我从小就被教育台湾是中国的一部分,台湾同胞,地理课上的台湾宝岛,语文课上的台湾美麗阿里山。我们总是宣传你们好的一面,也难怪全世界也就中国人那么哈台湾。你们不知道多少人真心把你们当作同胞,不是那种嘴上说说的,是你们好了我们也自豪,你们受欺负了我们会想帮你。你不知道我們把台灣的東西都視為“國產”“國貨”嗎?但这不代表我们认同台湾独立和中華民國(不是不想,是我们觉得中华民国是前朝是历史)好吧我承認,這就是所謂的洗腦吧。也是因为这样,很多人受不了台独,并不是要在国际上打压你们,因为我们从小就被教育是一个国家。所以這對我們是一種恥辱。
2011-09-25 00:16:16
版主回應
需要來這裡宣傳政治嗎?我們在兩蔣時代,小學課本裡寫的不就是你現在留下的這麼一大堆垃圾嗎?幫幫忙,豬吃了飼料只會增肥,但人吃了豬飼料就會警覺,這是豬吃的,我被迫吃了,但我不要變成豬。

統獨我沒興趣,也別來對我洗腦,你吃的那些我真的早已吃膩了、吃怕了。你相信你吃的是山珍海味,餵你吃的主子如此聖哲天縱,你就去相信你自己相信的吧!
2011-09-25 07:49:29
ra
我另外两则留言怎麼不見了?
你認定我宣传政治你自己就沒在宣傳政治?不過我告訴你,我從來就沒覺得政治是好過,請不要曲解我的立場。我是覺得某些人很可笑以為別人被洗腦了其實自己洗腦的比誰都厲害。我無意針對你,不過如果你要想自己對號入座請便。
2011-09-26 09:55:02
版主回應
我寫的是不是政治,那要看讀者的智商,我管不著。但你要相信什麼國家民族的神話,就請你自己去找你的同類。我們這裡改朝換代多了,騙子也看多了,比較低級無聊的騙術,不管是要講什麼大中國或大台灣的,就請別一再重複。
2011-09-26 11:08:39
Alex~也是南海血書的讀者
十分認同上面"也是南海血書的經歷者"的留言~

給版主上兩個回應按讚!太有趣了

我以前也被餵豬飼料餵得非常辛苦.更慘的事,發現周遭很多人已經在不知不覺間,把豬飼料消化進腦袋了~~@@~~
不知道現在的小孩是不是還在被餵豬飼料.這樣是很可憐的.
2011-09-28 01:40:10
Millone
娘要嫁人的娘原意是姑娘的意思,並非指母親。
2011-10-20 20:56:00
Eric Lu
管大有沒有當年越南船民開腸破肚的海報? 那時候我才小二 就放在公佈欄上面 我的媽呀那時候真的是嚇死我也
2012-04-08 22:09:55
Eric Lu
2012-08-30 23:31:03
我要回應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