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05-22 06:43:50 | 人氣(53,171) | 回應(16) | 上一篇 | 下一篇

遙想當年台灣的「山中傳奇」(管仁健/著)

推薦 0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很多大陸網友透過電視新聞,看到台灣的國會開會情形,常會感到不解的問我:

  「你們台灣人開會,怎麼總是喜歡吵鬧打架呢?你看,我們大陸的人大和政協,整整齊齊,進退有序,是全世界最棒的合唱團,只有一個調,絕對不會有人走音的。」

  其實一個民主社會,本來就是要有各種不同的聲音,不同的意見,拿到議會來辯論聽證,爭取其他議員的認同。

  當然,立場理念不同的人,一定會為自己的意見和主張積極辯護,大聲疾呼,互相指責批評,這本來就是天經地義的事,如果大家意見都一樣,那何必浪費時間來開會。

  開會就是要做理念意見的溝通協調,大家經過一番各自陳述和激辯後,進行表決,最後是少數服從多數,多數尊重少數,這也是民主議會的基本遊戲規則。

  在台灣最近的電視新聞裡,看到兩大開會,不禁令我想起當年在台灣不斷上演的「山中傳奇」。所謂「山中傳奇」,原本是知名華人導演胡金銓的一部電影,但多少年下來,台灣媒體都習慣用「山中傳奇」來形容國民大會,因為國民大會總是在陽明山硫磺氣飄渺的中山樓開會。

  中山樓,是兩蔣時代台灣的中華民國之「正統象徵」。是老蔣在1964年,為紀念孫文百歲誕辰,而在台北近郊的陽明山上,蓋起了這座古色古香,外型頗有大陸天壇模樣的中山樓。

  為了與後來大搞文化大革命的北京政權「對比」,老蔣藉這棟樓來象徵他是中華文化的復興者與正統維護者。好長一段時間,台灣的鈔票上印的圖案都是中山樓。

  。。。。。。。。。。。。

  要談「山中傳奇」,我想先從一個七○年代發生在台灣的真實故事開始。

  日治時代的台北高校,就是現在台北的超級明星高中建國中學,從1949年國府遷台開始,就有一位非常勤快的外省籍老工友,負責打掃辦公室的清潔、燒開水、倒垃圾,每天兢兢業業的在工作著。

  二十多年過去了,到了七○年代,眼看老工友就快退休了。有一天早上,校長要接待訪客,請老工友去將會客室打掃一下。

  這位老工友非但沒有像平時那樣勤快,立刻跑去打掃,反而笑著從口袋拿出一張紙交給校長,校長看完後立刻變了臉色,不但請他坐下,改請其他工友奉上茶水,然後再派司機送他回家。

  大家以為這位老工友拿出來的,大概是什麼病情診斷書,校長同情他老人家,才這樣「優待」他嗎?抱歉!答錯了,老工友拿出來的是內政部發給他的「第一屆國民大會代表遞補通知書」,通知他排在他前面的老國代已經死了,由他遞補成為「第一屆國民大會代表」了。

  這究竟是怎麼回事呢?必須從在1947年12月的南京開始說起。當時國民政府在中國舉行第一屆國大代表選舉。代表產生的方式有:
    (一) 區域代表:665名
    (二) 職業代表:380名
    (三) 特種選舉代表:155名
    (四)增加黨派及社會賢達之代表700人,這些由遴選產生。

  第一屆國民大會代表選舉,是在1947年11月21日 至23日舉行,總名額為3045人,實際選出2961人,第一次會議報到人數為2841人。

  但當時國共內戰如火如荼,很多地方根本無法選舉,於是有同鄉會選的,有省議會選的,有指派的,還有些國民黨已選上,卻硬被老蔣排除,換成青年黨或民社黨這些「友黨」參選人,真的是豈一個「亂」字了得。

  。。。。。。。。。。。。

  老蔣制定的憲法第28條規定:原本規定,「國民大會代表每6年改選一次。 每屆國大代表之任期至次屆國民大會開會之日為止。」, 第一屆國大第一次會議於1948年3月5日舉行。

  但剛選完總統一年,馬上就江山易守,國府遷台。1953年10月第二任總統要在台灣選舉前,國代報到者為1041人,依序遞補242人,不足人數再按照35省遞補,但仍然不足憲法上所說需「三分之二出席」的數位。無法召開第二屆國大。老蔣於是採取以下辦法予以彌補。

  第一是1953年要御用大法官重新解釋「至次屆之含義」為:「在第二屆國民大會代表未能依法辦理選舉、集會以前,第一屆國民大會代表自應適用該項條款之規定,俟將來形勢許可,再行辦理改選」。就這樣,在第二屆國代未選出以前,第一屆國代可以無限制的連任下去。難怪人們稱一屆國代是「萬年國代」或「老賊」。

  第二是重新修訂出席大會代表的名額。改原「非有代表半數之出席, 不得開議」,改為「非有代表三分之一以上人數之出席,不得開議」。

  第三是重新解釋「國民大會代表總額」含義。1960年2月,大法官會議解釋為「在當前情形應依法選出而能召集之國民大會代表人數為計算標準。」

  老蔣用「解釋憲法」的手段「強姦」憲法,使第一屆國民大會永遠不必改選, 並先後於1954年5月、1960年3月、1966年3月、1972年3月、1978年3月、1984年3月、1990年3月召開了國民大會 第一屆第二次會議至第八次會議。

  更可笑的是在1953年9月,老蔣緊急制訂了《第一屆國民大會代表出缺遞補補充條例》,陸續將各省原本落選者,按得票多少順序,依次予以遞補缺額。但補到最後,所有參選者都補完了,有些還沒補到就先死了,最後乾脆連當年的投票者(省參議員)也遞補進來。

  。。。。。。。。。。。。

  1954年,第一屆國代屆滿任期,老蔣以動員戡亂臨時條款為藉口,不再重新選舉,從此這些中央級民意代表開始「無限期延任」。就這樣「老的不退,死了就補」,維持國民大會這個「花瓶」,而老蔣的大總統一職,也因此「無限期延任」至「鞠躬盡瘁」。

  當然,老蔣死了之後,他的愛子得以入承大統,所以總統與國民大會的「無限期延任」傳統,也得以繼續發揚光大。成了老蔣「愛權之心,勝於愛國;愛子之心,勝於愛民」的最佳典範。

  七○年代台灣被聯合國趕出來後,小蔣面對台灣民主化的呼聲,勉強1972年12月,舉行了第一次增額國代、立委補選,但國代名額只有「十五名」,立委更少到只有「十一名」,他們一直延任到1991年才全面改選,在此之前,台灣人稱這些由大陸來台的「資深代表」叫做「老賊」。

  1972年3月21日,老蔣參選第5任總統。當然,依往例,只能有他一個候選人。這天榮總調派了全台北各醫院的救護車,從山上排到山腳,只是為了載這些老國代上山,當然也怕稍有閃失,立刻又少了一票。這些平均81歲的老國代,要選86歲的老蔣做總統。相形之下,老國代還是「年輕」了一點。

  這群有的拿拐杖被扶來,有的坐輪椅被推來,有的躺擔架被扛來,有的插呼吸器,有的打點滴,有的挂尿袋,有的帶抽痰器。最壯觀的是還有「植物人」代表,在家屬與醫護人員「扶持」下,投下自己「神聖的一票」。開票後,在1316位國代中,蔣介石得到1308票,得票率98.9%,當選第5任總統,也是他在世時最後1任總統。

  為了準備六年一次「神聖的選舉」,依往例每年都要由銘傳商專的校長包德明女士負責,親自甄選的一群女大學生,除了面貌要清秀,聲音要甜美,身高還規定160公分以上。尤其為了要穿合身的旗袍,讓身材凹凸有致,對入選者的三圍,更是有嚴格規定。

  這些女學生為這些老國代所提供的服務,最重要的當然就是要扶老國代去廁所。但大家也不要胡思亂想,平均81歲的老代表們,即使讓女學生服務,那裡也只剩一樣功能了。

  。。。。。。。。。。。。

  1954年12月,老蔣與美國簽訂了「中美共同防禦條約」。締約前雙方就先發表聲明,該約屬「防禦性質」,不含反攻大陸之作用。而且內容裡還規定「締約國所有『領土』等詞就中華民國而言,應指台灣與澎湖」。

  1958年中國對金門發動炮戰,老蔣擔心老美會像之前大陳撤軍一樣,又要求老蔣自金門撤軍,於是趕緊與美國總統艾森豪威爾發表聯合公報,老蔣再次答應放棄武力反攻大陸。老蔣為了得到美國援助,早已對外白紙黑字的承認不再反攻大陸了,可是對內卻還在欺騙台灣人民,天天嚷著「反攻大陸,消滅共匪」。

  老蔣所吹噓的「反攻大陸」,與現在阿扁叫囂的「台灣獨立」,是人類歷史上最荒謬的兩大騙局。老蔣利用「反攻大陸」神話蒙蔽人民,對內實施白色恐怖,戒嚴一戒40年;對外挾中共以自重,向老美討價還價。他透過種種黨化教育,分化台灣人和大陸人,使他們互相猜忌,彼此孤立,以便操縱與統治,國民大會也成了他吹噓「法統」的工具。

  1990年2月,國民大會最後一次選舉總統,雖然兩蔣都死了,但李登輝卻依然需要兩蔣當年留下的這個國會,為他穿上「國王的新衣」。752個老賊加小賊,上演了「山中傳奇PART 2」

  當時已93歲的老代表吳敬群,身體狀況極差,必須由家屬代為舉手宣誓。不過比起其他由漂亮的女學生幫忙提尿袋,甚至要操作噪音極大電動抽痰機,他還算是身體「健壯的」。

  來到中山樓報到的老代表們,大概也不會預料到,這竟是他們最後一次選總統的機會。然而山下的台北,國民黨的主流和非主流發生政爭,非主流企圖推翻李登輝政權。

  2月19日到3月30日,選舉第8屆總統的國民大會召開,國民大會自行通過臨時條款,將任期延為9年,並提案擴權,成為太上皇政府。老賊的種種行為,終於引起社會公憤。

  1990年3月16日,台灣的大學生學習對岸學生,發動「野百合學運」,反對這些老國代自行修憲、選舉總統、無人監督制衡,卻又拒絕全面改選,提出「老賊下台,全面改選」的口號。

  一開始只有幾十個學生,自發性的在中正紀念堂抗議,但許多學生、教授、民眾自動自發的從台灣各地前來抗議,並有數名學生開始絕食,到後來連水也不喝。3月19日是最高潮,最多時中正紀念堂聚集了萬餘人。
 
  3月21日,局勢越來越難收拾,在老美的壓力下,10名學生代表范雲等得以進入總統府。總統李登輝答應學生要求,召開國是會議,並展開對國民大會的檢討。學生代表走出總統府後,宣佈學生解散,第2天人群就全部解散了。

  1991年5月1日,總統李登輝正式宣佈廢除動員戡亂時期臨時條款。1991年12月舉行第二次國大代表選舉,「老賊」和「萬年國會」,在台灣正式走入歷史。

  。。。。。。。。。。。。

  第二屆國民大會代表選出來後,自1992年1月起報到,任內共開了四次臨時會與第五次會議,新選的國代依舊大權在握,部分國代在會中倡議「兩院制」,與立法院互別苗頭。

  國大因形象不佳,加上開會支出費用龐大,立委們曾責罵國大是「垃圾」,國大則反指立委是「蟑螂」,立法院揚言刪除國大預算,國大則揚言修憲廢掉立院。被媒體形容為「蟑螂與垃圾大戰」。李登輝為了避免滋生事端,於是立下立院、國大不同時開會的運作特例。

  國大開會時間向來亂象不斷,營私自肥的新聞就沒斷過,中山樓屢次傳出種種利益交換、打架等負面消息。前國大副議長謝隆盛還在二屆國大時,因為與民進黨發生衝突,打架時造成一耳失聰。「山中傳奇PART 3」比前兩集的老賊演出時更精采。

  二屆國大兩度修訂憲法增修條文,定期改選的新國代普遍年輕力壯,集會期間躍躍欲試,每每想要擴張國大職權,但有志難伸,不少國代遂將國大當成從政的跳板,紛紛轉戰立委,有的甚至出任監委。
 
  到了第三屆國大,因任內李登輝三度發動修憲,尤其是以1999年9月的第五次修憲,最為驚天動地,是「山中傳奇」經典作。

  因李登輝自己想延任,於是先放任國大擴權自肥,通過自行延長國代任期的憲法,一時之間輿情譁然。結果在老美壓力下,李登輝打消了延任的野心,延長國代任期的憲法也被司法院大法官會議第四九九號解釋,認定該次修憲條文失效。

  結果在民情沸騰與老美壓力下,第三屆國大第六次修憲,將國大虛級化,如有必要就依政黨比例選出任務型國代,第三屆國代任期至2000年5月19日止,從此再也沒有第四屆國代了。

           。。。。。。。。。。。。


  2004年8月,立法院通過憲法修正案且公告半年後,2005年5月14日,選出所謂的「任務型國代」,從5月30日集會至6月7日,一舉複決通過「憲法修正案」,連帶終結在台灣憲政史上禍害半世紀的國民大會,以後修憲也由人民直接複決立院通過的憲法修正案。

  2005年6月7日那一天,當最後一屆國民大會主席葉菊蘭敲下議事槌,宣佈散會的那一刻,台灣的國民大會就此消失,「山中傳奇」也終於宣告完全落幕。

  因為台灣的總統已改由民選直接選舉產生,國大已經失去功能,「廢除國大」也成了全民共識。這一屆的國大代表們,就叫「任務型國代」,他們的「唯一任務」,就是自廢武功,也就是自己修改憲法來把自己廢了,從此國大關門大吉。

  這次的「末代國大」比起老蔣時代開會的「風光」,實在成了「過街老鼠」,因為台灣民眾不願再浪費民脂民膏在國大身上,希望它趕快表決完就儘快打烊,所有媒體也都緊盯著國大的花費,不許它藉延長會議來多領幾天薪水。

  既然這次國大的「任務」如此簡單 ,應該不用開太久的會。偏偏它在5月30日辦理報到後,隔了一星期才正式開會,據說這中間的6天照樣可以領錢,一天領台幣7000元,300 名國代就要花上國庫1200萬元以上的支出,一時間輿論大嘩,又批評國大「自肥」。

  當然,台灣媒體對到底開會要支出多少,其實也不甚關心。反正中山樓也沒有當年穿旗袍的漂亮美眉,所以大家只關切的是他們「吃什麼」?原先是一家五星級飯店為國代們掌廚,據說一桌只要新台幣3000元(這價錢在台灣實在是平價的有點寒酸)。

  但結果一吃下來,有的國代嫌菜色太差,根本不值一桌3000元。甚至有的國代不滿各界「關心」,認為根本不需要吃到3000元一桌的菜,後來國大秘書處乾脆改成每人發一盒新台幣100多元的飯盒,媒體不再「關心」,國代也吃得安心。

  到了6月7日那一天,午餐時間居然沒「飯」吃了,原因不是沒錢用了,而是中山樓裡煮了幾十年飯的大鍋爐突然壞了,因此有菜無飯。這鍋爐用了有40年,大概也知道自己的大限到了,識趣的比國大代表更早一步「自行了斷」了。

  對台灣民眾來說,中山樓的「山中傳奇」,見證著台灣民主政治的變化。也由於公投入憲、司法院接手處理正副總統彈劾案,國大的職權正式歸零,從此走入歷史。如今「山中傳奇PART 4」終於是正式完結篇了,獨留中山樓關上了紅色大門,關上了一切喧囂,等待「轉型」。

  雖然中山樓已經被台北市政府定為「法定古蹟」,將進行公開招標,規劃做為國際會議廳。不過還沒招標,它就已先成為「觀光勝地」。因為凡是大陸來台旅遊人士,上陽明山時都樂於在中山樓前合影留念,成為僅次於「中正紀念堂」的觀光景點。

  如果「山中傳奇」能為台灣帶來大陸觀光客,那也算是老蔣對台灣人民與這塊土地贖罪的最佳祭品吧!

台長: 管仁健

茶葉
我覺得站長蠻博學多聞的,希望站長能寫更多台灣以往的事。
2006-09-08 13:22:38
bigburger
格主的博學多聞真令人佩服。不過底下這段恐怕有點問題:
「到了第三屆國大,因任內李登輝三度發動修憲,尤其是以1999年9月的第五次修憲,最為驚天動地,是「山中傳奇」經典作。因李登輝自己想延任,於是先放任國大擴權自肥...」
被宣告違憲的條文是為了配合將國民大會改為立法院的比例代表,所以國民大會任期與立法院一致,而立法院則是以「配合會計年度調整」的牽強理由而延任。但是這些都和總統延任無關。1996就已經總統直選了,除非在總統任期相關條文內明訂總統延任或修改總統任期且由本任開始實施,否則修改國大和立委的任期,並不會影響總統任期。
格主這段李登輝意圖延任的說法,在上下文中似乎找不到依據。

那幾年雖然聯合報之類的非主流派媒體不斷放出李登輝將延任、連任或休息一任再選以規避憲法連選得連任一次之限制的消息。然而似乎沒有實際的證據可顯示李登輝確實有這樣做。
2006-11-01 15:23:48
版主回應
當年《聯合報》5月11日的標題是:「蘇南成爆內幕:兩國論爲總統延任鋪路

前國大議長蘇南成昨天驚爆兩國論和總統延任案挂鈎內幕。他強調,兩國論提出後因爲美國出面干預才告逐漸煙消雲散,總統延任案也因此破局。

蘇南成表示,李登輝在1999年7月提出的兩國論,引起外界的高度關切,認爲兩國論就是爲總統’延任案護航;李登輝也在1999年8月20日向他明確表示,總統延任案不可行。

蘇南成說,其實,總統延任案最原始的提案人是民進党國代。當時的政治情勢反映出陳水扁難以出線,連戰也無力應戰,在擔心宋楚瑜出頭的情況下,決定用廢國大來作爲通過總統延任案的籌碼。但是,後來他擔任國大議長後,認爲與其廢國大,還不如由國大對政治體制來個全盤的改革,所以後來他才積極推動全面修憲的工作。

他說,據他瞭解,李登輝對完成全面修憲的政治改革是很有使命感的,所以國大也全力推動總統延任案。李登輝對他明確表示總統延任案不可行後,才讓整個計劃未能克竟全功。
2007-06-06 13:47:18
從此再也沒有第四屆國
也不一定,隻是增脩條文,有時傚性的(國傢統一前),說不定也會有四屆國代呢
2007-01-15 03:07:07
版主回應
台灣只能在保持現狀與被統一之間尋找空間,想統一對岸?比較難吧!
2007-10-01 09:53:12
超級太保
還蠻好奇的一點
當年蓋中山樓的時候怎麼不蓋在台北市區就好了
開會還要跑到山上太麻煩了啦
而且台北市正需要有這種文化意涵的建築
2007-07-26 22:42:34
版主回應
老蔣自己也有點心虛吧?在市區出現「老賊投票」時提尿袋,抽痰機、呼吸器與人工肛門的畫面,會影響國際視聽。
2007-10-01 09:56:43
陰森購物
我想起以前一部國片~我的一票選總統~將這些亂象描寫的淋漓盡致~主角當年只得了兩票~但是靠著遞補幾十年後還真給他補上了~

這部片好經典~可惜我一直找不到~不知道當年是誰那麼帶種~敢拍出這種電影~雖然那時應該已經解嚴~但是社會各方面仍是在管制下的~

有不少台灣國片劇情內容真的是不錯~特別是著重在小人物的描寫~演員演技也沒話講~比起現在只會唸台詞的新生帶&quot嘔象&quot好太多了!可惜自己人不捧場~認為台灣片不登大雅之堂~
2007-08-04 10:42:24
版主回應
電影我比較不熟,有看到時這部片子時再通知您。
2007-10-01 09:59:07
咬文嚼字
===甚至要操作噪音極大電動抽氮機===
把&quot氮&quot抽光光~~那不就變成純氧了嗎?
應是抽痰機吧!!
2007-09-29 14:19:29
版主回應
感謝指正,檢查後發現好幾個錯字,非常汗顏,已修改,煩請繼續賜正。
2007-10-01 09:42:34
虛懷若谷
萬年國代也有它悲劇性的一面,如果不是大陸淪陷,絕不會出現這種反常現象。
2007-10-05 13:25:31
版主回應
老兄,別說本省人,當時外省人想要享受幾天萬年國代的「悲劇」也不可能。他們就是獨裁殖民政權的花瓶而已,誰覺得是悲劇,大可辭職去金馬或泰緬邊境殺敵報國,沒人攔著他們。如果萬年國代是權利,請讓大家一起享受;如果是義務,請讓大家一起負擔。他們幾百個老賊的「悲劇」,是建立在上千萬小老百姓的「慘劇」之上。
2007-10-05 15:17:55
甚清
呵呵,其实世界上民主国家有不少,开会的时候吵架的也不少,动用暴力阻止对方通过决议的也有不少。
不过动辄打架斗殴丢鞋子的貌似也只有台湾了。
这是台湾人水平要比其他民主国家低下的缘故,还是台湾人政治热情高的缘故?
我想听听台湾人的意见。
2008-06-16 21:40:09
版主回應
老兄:那是因為您生活在一個很有「特色」的地方,您看到的資訊都是「狼奶」。日本國會是怎樣通過安保條約?韓國國會是怎樣討論光州事件紀念?難道都像老蔣的國民大會、中國的人民大會,找一大堆「老賊」來聆聽聖旨抄筆記、鼓掌通過嗎?

台灣的民主才剛起步,還有很多地方要學習,歐美國家國會早期還有鬥劍比槍的,韓國日本到今天也無法完全制止暴力。民主是一步一步來的,派一隊坦克壓過去,立刻就能安靜20年,這些我們也了解,老蔣也玩過。
2008-06-17 08:36:43
咖啡
對台灣立法院裡出現的脫序表演大驚小怪的也只有大陸人了,
台灣人早就視而不見,
這些人在螢幕前表演幾秒鐘,
下戲以後勾肩搭臂一起炒股的所在多有,
過幾年後用選票把他們換下來也就是了,
何況民主的真諦乃票票等值,
有一大票偏好動作派的選民,
當然會有動作派的民意代表出現,
閒話休提,
等你們可以選出自己的省長及縣市長以後,再來交換意見不遲.
現在說多了
你們也體會不出來
2008-06-17 00:24:27
甚清
對台灣立法院裡出現的脫序表演大驚小怪的也只有大陸人了,
台灣人早就視而不見。

嗯,下次倒是要找个西方人请教下,他们觉得有趣么?
2008-06-18 10:51:34
版主回應
台灣在民主國家裡還只是個青春期的孩子,隨時都會闖禍,但不是因此就把他關籠子當畜生養,只能陪著他長大。台灣人對政治的熱情,隨著民主的內化,這幾年已逐漸降低,先進國家投票率都很難超過5成的,這才是正常現象。

台灣的國會打架用社會學的角度來看,是有推與拉兩種力量。推是因為台灣以前使用日本制的中選區,就是一人一票,每一選區選出不止一名的代表,在選舉時對手的不是黨外,而是黨內。如果遇上超高民意的競爭者,把中間票吸走了,剩下極端立場的,只要有百分之三就能當選。所以經常看到統獨立場的人渣代表,在電視鏡頭前打一架,讓社會邊緣人看到,最後兩個人都能當選。(日韓都已廢止了這種落後的選制,台灣到去年底的選舉才改變。)

至於拉的力量,就是台灣准許電視記者在會場穿梭攝影,拍出一些打架的特寫鏡頭,這是最廉價的肥皂劇。下流媒體與無恥政客配合落後選制,就成了台灣國會鬧劇難休的原因。
2008-06-18 16:23:46
忙裡偷閒
我衷心希望台灣能獨立,至少保持現況。對岸的經濟科技發展再好再強盛、文化多深厚,對於基本人權和政治思維的體質沒變我就難以認同。而這幾年本地新聞泛政治化的現象也很讓人憂心。

這幾年迫切想多知道台灣的過往及一切,與其說是為自己的立場找基礎,不如說是單純地想了解自己站立生長的土地。
2008-08-12 12:56:18
我的一票選總統
【鐘聲21響】作者是筆名「阿圖」的許仁圖,當時他是河洛出版公司的發行人。河洛是戒嚴時期專門翻印古書與民國初年大陸書的出版社,對中文、歷史、哲學等系的窮學生都不陌生。那家店在重慶南路比三民、東方、商務等老字號書店還氣派,員工多達一百多人。

阿圖本來是輔大哲學系的,大一暑假轉學台大哲學系畢業。他在當河洛老闆時,寫了「鐘聲21響」,紀錄當年班上的一些「哲學怪人」,在中國時報的人間副刊連載時廣受歡迎,時報出版公司結集成書時又大賣,阿圖一下子就成了暢銷書作家。他與阿扁是台大同屆的,但當時他比阿扁紅多了。

但阿圖少年得志,野心太大,竟籌資拍攝【鐘聲21響】的電影,自己擔任編劇就算了,還自不量力的硬要擔任男主角。我記得他當時找的女主角是蘇明明,阿圖身高一百五十公分左右,矮到連兵都不用當,卻堅持要自己站在蘇明明旁邊演戲,這部戲的下場可想而知。

電影垮了後沒多久,河洛也垮了。當時還有票據法,就是要用刑法起訴跳票的債務人。阿圖做了一年多的牢,出獄後,寫了「校樹青青」、「我在死牢的日子」、「黃袍加身」、「我的一票選總統」、「大頭仔」等多部劇本。後來擔任五千年出版社負責人。他的新作【手扶著鐵窗向外望】據說感動了小蔣,要求國家安全會議討論廢除全世界只有台灣才有的「票據法」。

後來他南下高雄,出任台灣時報記者、副刊主編等職,並加入黨外。1998年還當選民進黨高雄市黨部第七屆主委,輔選謝長廷成功。因此後來擔任高雄市政府顧問、新聞處長、民政局長,謝長廷北上擔任民進黨主席時,他跟隨到民進黨中央黨部任副秘書長。
2009-01-14 02:44:55
咖啡
嗯,下次倒是要找个西方人请教下,他们觉得有趣么?
================================================
下次倒要找個西方人問一下
他們覺得中國拘禁劉曉波有不有趣?
下次倒要找個西方人問中國不讓達賴落葉歸根有不有趣?
2009-01-14 23:26:18
竹筍弟弟
以前我們公民與道德「珍妮」老師,有提過國會的情況。的確有「不方便」的「老人家」,有的是需要人家攙扶的,有的坐在輪椅上,有的也有「附加」尿袋的。但是老師說比較健壯,不需要人家攙扶的那一種,就可以自己投票;不行的,就是家屬,或者是護士小姐幫忙投,變成「護士看護小姐或家屬也能投票」的「天下奇景」。
2009-04-27 18:28:13
喵啦
拜讀過版大所有的文章,覺得版大把台灣過去的大小事做了翔實的描述,感謝您讓台灣人有歸屬的感覺
2010-01-31 01:32:34
Ernie
在中國共產黨統治下的大陸同胞目前只能聽到來一種來自共產黨的聲音萬無法聽到多元的聲音。

我在大陸出差時,在飯店的電視上看到有一個政論節目在述說"民主的缺點",節目中提到泰國就是因為施行民主政治所以才會經常發生"紅杉軍"及"黃杉軍"佔據機場。另外,二十幾年前先後從台灣架機"起義"到大陸的空軍飛行員林賢順及李大維也曾公開的為共產黨發聲說:台灣就是因為施行民主政治所以才會這麼亂,亂到在立法院開會時有立委用大鎖將會場的門鎖起來,台灣才區區的兩千三百萬人而已施行民主就這麼亂了,要是中國十幾億的人口施行民主政治那就更無法想像了。畢竟他們倆在"投共"後受到共產黨的禮遇,因而"寄人籬下,不得不底頭"吧!

話又說回來為什麼中國大陸目前貪官污吏橫行呢? 就是因為沒有在野勢力監督,執政黨想怎麼樣就怎麼樣,同是自家人貪污有什麼關係呢? 在台灣的兩蔣時期也是如同現在的中國一樣,"歪哥"橫行,也是因為當時毫無在野勢力可言。在1960年代雷震在台灣因為鼓吹民主自由並試圖籌組"中國民主黨"而被老蔣下令逮捕。此外,並明訂"在動員戡亂時期不能組黨"以阻止在野勢力的發展。

在"改革開放"之後,中國共產黨只能宣揚民主的缺點來打預防針以扼止人民對民主的嚮往了。此外,共產黨決不容許在人民當中產生任何有別於共產黨 價值觀,這也難怪中共要嚴格控管所有的民間團體,特別是宗教團體。中共很怕李洪志會成對為"洪秀全第二"藉著宗教而發展勢力,甚至自編、自導、自演在天安門廣場上的"法輪功學員自焚事件"以扭曲社會大眾對法輪功的觀感。
2010-09-08 13:59:10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