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柴盒青年旅館$462起 超值限定買機票送酒店四晚這時節,玩新加坡超划算! 環署:最大空污來自國營...
2006-01-01 09:30:50 | 人氣(54,209) | 回應(33) | 上一篇 | 下一篇

台灣小學課本裡的「大陸同胞」(管仁健/著)

推薦 1 收藏 1 轉貼0 訂閱站台

  「天堂往台,地獄往中」這是老蔣統治台灣四十年來,不斷對台灣同胞(尤其是中小學生)洗腦的主軸。在小學六年級國語課本第十一冊第四課起,一連四課的題目都叫「天堂與地獄」。分別由食、衣、住、行四方面,介紹在水深火熱中的大陸同胞。

  在安徽省蚌埠的火車站上,有一個小孩子哭哭啼啼。他面黃肌瘦,衣服又髒又破,一面哭,一面伸出乾枯的小手,像旅客喊著:「肚子餓!」沒人理會那孩子。因為那些匆匆忙忙出站進站的人都很餓,誰也顧不了別人。這時候,有一個年輕的旅客,在孩子面前站定了。他想:「這孩子的父母哪裡去了?為什麼不來照顧他?」

  這個好心的青年,還有一點乾糧,他就把乾糧給了那個孩子。當他還沒走開,眼見那孩子剛剛把乾糧送到嘴邊的時候,突然從拐角的地方,跳出一個中年男子,衝過來,把乾糧搶去,用最快的速度咬了一口。可憐的孩子,緊緊抱住那個男子的腿,哭著喊叫:「爸爸,我肚子餓!」原來這個中年男子沒有飯吃,一連兩三天討不到食物,實在餓極了,就利用孩子出面,去打動別人的惻隱之心。他躲在旁邊,伺機而動。拿釣魚作比喻,這孩子是他安排的一個餌。

  這是大陸匪區裡面發生的事情,那兒真是人間地獄。那個青年旅客,已經逃出地獄,投奔自由地區,說出他的親身見聞。在匪區裡面,到處都是忍飢挨餓的人。因為共匪剝削人民,用狠毒的手段控制了所有的糧食,要人民勒緊褲袋,不讓他們吃飽。

  每年都有成千成萬的人,甘冒生命的危險,穿過共匪的層層封鎖,向外逃生。他們異口同聲的說,大陸同胞生活困苦,連買一小塊豆腐,都得憑共匪發給的「購物證」。這些人逃出地獄,來到台灣,看見家家豐衣足食,人人健康快樂,認為是他們在大陸上夢想不到的事。

  有幾個住在福建沿海一帶的漁民,出海捕魚時,被一陣狂風吹到金門。他們迷了路,船也破了。金門的軍民一面替他們修船,一面招待他們食宿。吃飯的時候,他們看到桌子上擺滿了菜,都嚇得不敢動筷子。接待人員勸他們儘量吃,他們還要小聲追問:「我可以吃嗎?這些都是給我們吃的嗎?」

  飯後,這幾個從海上隨風漂過來的人,到街上散步。經過菜市場、食品店,看見那麼多的雞、鴨、魚、肉、蔬菜、水果;那麼多的火腿、罐頭、奶粉、點心。看見人人可以買自己喜歡吃的東西,用不著事先去求誰批准,他們更驚訝了!接待人員告訴他們:這兒不過是金門。在台灣的大都市裡,有數不清的食品公司、菜館、市場,就是偏遠的小鎮,也處處有小吃店、糕餅鋪、菜攤子。大家自由買賣,自由享用。

  這幾個一向生活在地獄裡的漁民,睜大了眼睛。其中一個人自言自語:「真的嗎?真有這樣一個地方嗎?」然後,他自己作了結論:「要是真有這樣一個地方,那一定是天堂!」
  
  。。。。。。。。。。。。。。。。。。。。

  一家外國的通訊社,派記者來台灣採訪,觀察中華民國進步的情形。這位記者來到台北之後,當天就發出一篇通訊。他說:

  今天是星期日,天氣很好,溫暖明亮的陽光,注滿了全市。這兒的人受到陽光的吸引,紛紛從家裡走出來,形成一條條的人流。人流在大馬路上會合,向前緩緩移動。這些人都穿著漂亮的衣服,千百種質料,千百種圖案,千百種顏色,匯成一條鮮明燦爛的河。

  這個鮮明可愛的流動體,湧向山林,湧向海濱,也流進公園和動物園。在萬花競艷的公園裡,花也燦爛,人也燦爛;遠遠望去,簡直分不清哪些是花,哪些是人。這些人仍然要湧進綢緞莊、裁縫店,挑選自己喜歡的衣料,打聽最新的服裝設計。從燦爛的人流裡,我看見了中華民國紡織業的進步,人民生活水準的提高。

  一個多月之後,這位新聞記者到了北平,觀察匪區的真實情況,他說:

  這是華北最大的城市,據說也是生活水準最高的地方。但是,我所看到現象,是一片荒涼、單調和貧乏。我看見人們穿著藍布衣裳,在灰暗的街道上匆匆奔走,表情緊張,沒有笑容,彼此見了面也不交談。

  在所有公共場所,看來看去,人們穿的都是這種藍色的粗布,似乎這是唯一流行的衣料。衣服剪裁的款式,也人人相同,沒有變化。他們非常沉默,無論有多少人在一起,也都是一樣的顏色,一樣的表情,就像是一群藍色的螞蟻。

  但是,作一隻藍色的螞蟻並不容易。在今天的中國大陸上,連這種藍不也不可多得。絕大多數的人買不到布,也沒有錢買布。他們買一寸布,也要經過申請、批准。一年之中,他們所能買到的那一點點布,僅僅夠他們縫補舊衣服上的破洞。千千萬萬的人,已經十幾年沒有添置過一件新衣服;這固然由於他們太窮,而更重要的是,共產黨不許他們有這種奢侈的想法。

  這位記者回到自己的國家,發表這次旅行採訪的感想。他表示:「有人說,中華民國的百姓,過的是『人』的生活,大陸匪區的老百姓,過的是『非人』的生活。這種說法,並不十分恰當。事實上,共產黨對待百姓,還不如我們對待我們豢養的狗。『非人』兩個字,不足以形容中國大陸人民的痛苦。我們應該說,今天的中國大陸是一座地獄,而我們這裡和中華民國等於天堂。
  
  。。。。。。。。。。。。。。。。。。。。

  天下常有同名同姓的人。台灣省有一個孩子,叫蘇小海,同時,江蘇省有一個孩子,也叫蘇小海。兩個蘇小海的年紀差不多,都在十一二歲左右。但是,兩個孩子的命運完全不同:台灣省的蘇小海,生活在富足康樂的天地裡,江蘇省的蘇小海,卻不幸生活在匪偽政權的壓迫折磨之下。

  住在台灣的蘇小海,放學回家,來到門口,先按電鈴。他走進客廳把書包放在沙發上,嚷著:「媽,好渴!」一面打開冰箱,去拿水果。他的媽媽說:「小海,先喝一杯溫開水,馬上要吃飯了,水果留到飯後再吃。」

  這時候,住在江蘇的蘇小海,也從外面急急忙忙的回家,他在路口站了兩小時的崗,剛剛交班,又飢又渴。站崗是共匪替她們規定的工作,要這些天真的孩子去監視來往行人。他用不著按鈴或敲門,因為他家早已沒有門,幾年以前,共匪就把門板卸下來,抬走了。他家也沒有客廳,一家八口住在兩間破爛不堪的房子裡。他找水喝,發現水缸是空的,媽媽到井邊去打水,還沒有回來。他只好站在門口,眼巴巴的望著。

  晚上,住在台灣的蘇小海,跟爸爸媽媽一塊兒看電視,螢光幕上正在介紹新近完成的國民住宅,那一排一牌的樓房,一層一層的陽台,比圖畫還好看。小海看了兩個節目,聽見電視機裡的播報人員說:「小朋友,睡覺的時間到了,現在該去睡覺。早睡早起身體好!」他就到自己臥室裡去了。

  這時候,江蘇正在下著傾盆大雨,那裡的蘇小海肚子痛,睡不著覺。大概是晚飯前喝生水,喝出來的毛病。他家沒有廁所,他們跟這條巷子十幾戶人家,共同使用一間廁所。外面雨下得太大,他沒有辦法出門,就坐在母親事先準備好的木桶上,嘩啦嘩啦響了一陣。他的父母兄弟都在黑暗中皺著眉頭,捏緊了鼻子。

  有一天,住在台灣的蘇小海出門上學,看見許多工人,開著挖土機、推土機蜂擁而來,要把門前的馬路拓寬。第二天,就有人來拜訪小海的爸爸,勸他賣掉房子,到風景優美、環境清靜的地方,去住新式公寓,因為有人想在馬路旁邊蓋百貨公司,願意出高價買這塊地皮。小海的爸爸答應了,帶著全家去看新房子,那房子既寬大又漂亮,跟在電視機上看到的一模一樣。於是他們辦好手續,高高興興的搬了進去。

  江蘇省發生的事情可不一樣;接連下了幾天大雨,那個蘇小海的房子倒塌了,因為他們的破房子,十幾年沒有修過,本來就隨時可能發生意外的。他們沒有房子可住,共匪命令他們去住「人民公社」。在那裡人們一排一排的睡在地上,每一間房子有幾十個人擠在一起,每人只占自己身體那麼大的地方。而且丈夫和妻子分開,大人和小孩分開,一家人不許輕易見面。從此,那個蘇小海每天跟蟑螂、跳蚤、老鼠、螞蟻一塊兒生活。

  同樣的是孩子,為什麼兩個孩子的遭遇完全不同?因為他們一個生活在天堂上,一個生活在地獄裡。
  
  。。。。。。。。。。。。。。。。。。。。

  楊大偉從大陸匪區逃出來了!他能夠脫離地獄,跳出魔掌,不知道有多少人為他慶幸。他從廣東邊界游泳到香港,再由香港到台灣。從他的家鄉到廣東邊界,有一百四十里路;這一段路,他花了六年時間才走完。

  六年前,他聽說一百四十里外是海,海的那一邊可以通往台灣。既然天堂有路,就暗中抱定決心,他想:「先到海邊去看看!」可是,村口匪幹把他擋住了。因為村民要出村子,得先申請通行證。發通行證的匪幹問他:「你為什麼要出門?那裡有你的親戚嗎?他叫什麼名字?住在什麼地方?我們要先查查看。」

  沒有通行證,不能出門,只好等別的機會,這一等就是兩年。這時候,楊大偉的朋友寫信給他,勸他「努力并保重身體」。信中的「并」字,本來和「並」字通用。這封信照例經過匪幹的檢查,存心刁難的匪幹認為:「并」字是把「共」字例過來寫,有反共的思想,就把楊大偉掀起來審問,嚴刑拷打,然後罰他到工廠去做工,不給工資。

  這家工廠,距離邊界不遠,工廠的產品,有一部分是皮球。楊大偉咬緊牙根,做了四年苦工,天天都在計畫逃走。有一天,管理工廠的匪幹把兩箱皮球交給他,同時給他一張通行證,派他去送貨,他心裡暗暗的高興,認為機會到了。楊大偉事先作了必要的準備,帶著皮球,不走匪幹指定的路線,直奔海濱。這是很冒險的舉動,但是,他一關一關闖過來了。邊界上大一層密密的鐵絲網,也好不容易通過了。他把皮球放在網子裡連成一串,再用繩索綑在身上,悄悄的滑進海裡,讓皮球的浮力幫助他,奮勇游向對面的隄岸。

  這以後的情形是:匪兵發現了他的行蹤,朝著海裡射了很多子彈,他以為凶多吉少,幸而都沒有打中他。然後,他抓到了陸地,昏倒在海灘上,那就是香港。楊大偉得救了!他來到台灣以後,不但生活很好,而且享有充分的行動自由。過去,他花了六年時間,才走完一百四十里路;現在,他經常到一兩百里以外的地方去,有各種新式交通工具供他乘坐,往返只要幾個小時。
  
  。。。。。。。。。。。。。。。。。。。。

  看了這麼多台灣當局在小學課本裡,對在「地獄」裡的「大陸同胞」生活的描述,也要聽聽大陸當局對台灣同胞如何介紹在「天堂」裡的「大陸同胞」。
  
  1959年農曆春節前夕,中央人民廣播電台的對台廣播裡,每天都有一小段介紹「三面紅旗」下,北京居民在「天堂」裡的生活片段。負責播音的同志來自台灣,這不稀奇;但他卻是台灣婦孺皆知,已經奉祀在忠烈祠裡的烈士。中國政府怎麼宣傳大煉鋼、人民公社的德政,台灣民眾大概沒幾個人關心;但讓殉國的「烈士」還陽,這就稀奇了。

  親愛的台灣同胞:今天我參觀了京棉二廠,這個廠又紡紗又織布,共有十三萬紗錠,規模很宏大,而且廠房的設計,機械的製造,機器的安裝,全部是自己完成。新進工人工資四十多元,廠長二百多元,相差不大。工人每月伙食十幾元錢就相當不錯,若一餐兩毛錢,就可以吃到牛肉燒蘿蔔、雞蛋番茄、肉絲炒白菜。住房是廠方配給,按人口的多少分配,每月租金才一塊多錢,冬天廠方還發給烤火費。工廠內設有託兒所、幼稚園、醫院、電影院、洗澡堂,工人生活便利了,可以有更多的時間精力去勞作貢獻。

  親愛的台灣同胞:今天我參觀了四季青人民公社,這裡社員吃飯真的不要錢,完全由公社供給,令我驚訝。另外還按日發工資。工資的多少按每個人的勞動力評定。有的人有專門技術,每月還有技術補助。女社員懷孕以後從事輕勞動,生孩子有產假,工資不會停發。各生產隊都辦起了公共食堂,但各個社員家裡的鍋瓢盆碗,仍然是保存的,逢年過節或是想換換口味, 可以到食堂領口糧,自己回家料理。我認為公共食堂的最大好處,是婦女的勞動力得到了徹底解放,使她們從鍋台邊走到公社的各個工作崗位,在經濟上不再依賴男人了,家庭成員地位真正平等,相互關係也更加和睦了。

  親愛的台灣同胞:今天我參觀了北京工交展覽,在冶煉方面,祖國現在以鋼為綱,土高爐、土平爐遍地開花,也有規模宏大的煉鋼煉鐵廠,實行土洋結合,人們全體出動,晝夜不停的在煉鋼、煉鐵。民眾共同為1070萬噸鋼而努力。國家在躍進中,有可能不需十五年可超過英國,甚至超過美國。

  親愛的台灣同胞:今天我參觀了百貨商店,王府井百貨公司裡非常擁擠,真是人擠人。商品差不多都是國貨,只有少數幾樣東西有進口貨。沒有鮮豔的招牌與廣告,看起來很樸素。買賣還價的風氣沒有了,任何東西都標好了價格,一分錢一分貨,童叟無欺決不是誇大。
 
  親愛的台灣同胞:今天我參觀了故宮,這一處偉大的建築,表現了我們民族固有的建築藝術風格。進了天安門,從東路開始參觀,皇帝辦公的金鑾殿,我都仔細看過了。然後進入歷代文物陳列館。從夏商周的化石、銅器、陶器,從秦漢時代到清朝末年的各種文物真是琳瑯滿目,美不勝收,文物古跡,被保護得很好。這裡是我久已嚮往的地方,由此可看到祖先的足跡與其奮鬥的歷史。

  親愛的台灣同胞:今天我走街串巷的閒逛一番,北京衚同雖小,建築雖舊,可是很清潔,無垃圾無污水,除「四害」工作非常徹底,地面見不到紙屑、果皮、煙頭,公共衛生非常好,反映出民眾文化層次道德水準的提升。這些問題,不是貼貼標語,喊喊口號就能解決得了的,需要群眾覺悟。凡群眾支援的事情,便會馬到成功。另外,也看到買蔬菜與買紅薯的群眾均列隊購買,無吵罵亂擠現象,也使人耳目一新,感到社會風氣的進步。
  。。。。。。。。。。。。。。。。。。。。

  
  張迺軍為何會出現在北京對台的廣播節目裡,又為何是台灣忠烈祠裡的「烈士」,這要從前一年(1958)十月十日說起。老蔣為了在台慶祝中華民國47年「國慶」,雖然金門砲戰硝煙猶存,老蔣仍然不顧老美反對,清晨6時40分,由台灣桃園機場出動空軍五大隊F-86軍刀機8架。中途一架故障,僚機護送其返航,其餘6架直飛馬祖,大陸也起飛了8架米格17攔截。

  結果國共雙方在龍田上空交火,到了上午10時,老蔣在「國慶紀念典禮」裡昭告全台軍民:「我要非常高興地告訴各位,今天上午在馬祖上空,我英勇的空軍又擊落了匪米格機多架,這是共匪給我們全國軍民為慶祝國慶送來的賀禮。」晚上的國慶晚宴上,5名參戰飛行員公開亮相,接受表揚。

  第二天《中央日報》等各報,都刊登來自中央社統一口徑的「捷報」:「中國空軍軍刀機群(F-86型機6架)國慶日上午,在馬祖東南海面上空執行巡邏任務時,突遭由大陸飛來的中共米格17型機等多架攔截攻擊。空戰當中,中共機損失五架,另兩架共機被擊傷。擊落共機兩架的空軍英雄是丁定中上尉,路靖少校、葉傳熙上尉各擊落匪機一架,張迺軍少尉撞毀共機一架。
  張迺軍少尉是江蘇漣水人,二十二歲,空軍官校三十八期畢業。這次奉派到馬祖上空巡邏,他飛二號機。當空戰開始時,他驟見一架匪機攻擊友機,眼看偷襲的匪機正在開槍,在間不容發的時候,他不能再等機會瞄準,便毅然向匪機衝去,轟然一聲,兩團大火扭在一起,他做到了殺身成仁、舍生取義的壯烈犧牲,與匪同歸於盡,而救了友機。張乃軍的壯烈行為將永為我空軍史上的最光輝感人的詩篇。」

  國軍自稱空戰中打下5架米格機,共軍也自稱打下了3架軍刀機。可是有一點對台灣不利的是,台灣宣佈張迺軍駕駛「與匪同歸於盡」的軍機,墜毀地點是在龍田。台灣這邊總沒法說空戰發生在海上,可是殘骸墜落在陸地吧!這違反了老美不准國軍去大陸挑釁的規定。

  所以這場空戰之後,無論國共雙方到底誰在吹牛,但有一件事卻是真的,除了U2高空偵察機仍赴大陸領空活動外,國軍戰鬥機的活動區域,被老美限制在海峽中線。
  。。。。。。。。。。。。。。。。。。。。

 
  但居心叵測的「共匪」,竟然等台灣熱鬧宣傳張迺軍烈士慷慨殉國好幾個月後,才讓張迺軍「復活」來對台廣播。台灣方面當然是嚴格封鎖消息,而狡詐的「共匪」仍不放過,1959年6月30日,新華社又發布:

  「六月三十日,中國人民解放軍福建前線部隊釋放了原蔣空軍五大隊少尉飛行員張迺軍。張迺軍是去年十月間在我福建前線上空進行騷擾活動時被擊落俘獲的。他被俘後,受到人民解放軍的寬大待遇。人民解放軍考慮到他還有親屬在台灣,根據他的意願,將他放回金門。」

  中新社還配發了兩張圖片。上圖為張迺軍剛被擊落時的情形:長頭髮、瘦削愁苦的臉孔,穿著破爛不堪、左臂上還打著補丁的美國空軍舊軍裝,手捧的飛行帽上,竟還印有USF(美國空軍)的英文字樣。下圖是張迺軍獲釋前的情形:穿著新衣服,喜笑顏開,人已發胖。

  張迺軍在海上由大陸漁船交給金門漁船後,遣返台灣。據香港《晶報》報導:台北一位「老前輩」說:「中共不是叫張乃軍生返,而是叫張迺軍送死。因為蔣介石生性多疑,恐有滅口之必要。」即使過了30年,台灣軍方在1987年出版的《國共空戰秘史》裡仍堅持:

  「四十七年十月十日,為了慶祝雙十國慶日,我空軍天虎部隊出動了F-八六F六架向中共空軍挑戰,駐福州機場的中共空十二師、龍田機場的空十五師均不敢起飛迎戰。於是,我機群乃在福州、龍田機場上空進行戰技操演,甚至超低空掠過時減慢速度,放下起落架,做出要準備降落之動作。

  中共MIG-17PF機群在老羞成怒之下,遂被動勉強緊急起飛二十架應戰。於是,在一場追逐、纏鬥之後,又有六架MIG-17PF被擊落。我少尉飛行員張迺軍為了營救長機,而不惜與一架MIG-17PF對撞,兩機當即在電光石火的一剎那中雙雙爆炸墜落,演出了碧血灑長空的一幕,悲壯之至。張迺軍少尉被列為作戰失蹤。

  中共則大肆宣傳,表示張迺軍少尉運用以機撞機的特攻戰術,所撞毀的那一架是福州基地空十五師之中共飛行員趙德安,並賦予其中隊趙德安中隊之光榮稱號,列為台海空戰英雄部隊。但是,當日參加雙十空戰之我方、中共飛行員莫不親見撞機的一幕。史實俱在,鐵證如山,實不容信口雌黃。」


  全世界的媒體都把釋放張迺軍當作重要新聞處理,台灣各報刊卻一律緘口,半字不提。只會在島內向民眾宣傳「史實俱在,鐵證如山,實不容信口雌黃。」至於這位天天對台灣人民廣播,宣傳大陸是天堂的國軍烈士,回台後是不是就等於回到地獄,我也無從得知了。是天堂、是地獄,還是讓兩岸繼續比賽誰最會吹牛吧!

台長: 管仁健

Master
好像又回到小學時候。。。
2006-08-21 07:55:53
阿儒
是呀! 真是有趣.......
2006-08-30 17:14:54
趙韞
不看不知道
2006-10-27 13:03:04
60砲長
張迺軍於48.6.30被中共用小舢舨送回到小金門,回到台灣後,接受政戰部跟情報署長期的"歸詢"
後又回空軍服役,但已與飛行無緣
張迺軍在退役候,目前定居於美國
對國共空戰史有興趣的朋友
可參考文經社出版的"歸來的軍刀"
(不知已絕版否?本書是我數年前從光華商場"搜羅"回來的)

另張迺軍與共軍MIG-17相撞後,兩人都跳傘,國軍的F-86竟對兩個跳傘的飛行員射擊,米格機飛行員"杜鳳瑞"被打死,張迺軍的降落傘也被打穿了幾個洞
2007-02-21 11:46:58
版主回應
60砲長兄

絕版了。您忘記我是在哪一家出版社的嗎?周愚(平之)先生旅居美國,我想辦法找一下他的聯絡方式再告訴您。
2007-02-22 00:18:22
60砲長
哈哈
我在開玩笑的拉
貴社的書,我只有這一本
還是從舊書攤買回來的
貴出版社還有類似的書籍嗎?
2007-02-22 02:44:46
版主回應
「歸來的軍刀」這類書籍比較少耶!作者因為在美國,所以可暢所欲言。兩岸的政治扭曲人性,是人類世界少見的殘酷。

家父50年代在孤兒院教的一個學生,當初莫名其妙的被人帶到台灣,在孤兒長大後服役當海軍,不知是太平艦還是哪一艘,又被中共俘虜。後來不知為何,寫信輾轉寄給家父,結果家父因此也多了點麻煩。(還好死豬不怕開水燙)
2007-02-27 15:52:14
共产党人的后代
杜凤瑞确实是在跳伞后被国民党飞行员击中牺牲的,这是严重的犯罪行为
2007-08-30 08:24:08
版主回應
國共戰爭是人類歷史上最殘酷、最無聊也最無恥的權力鬥爭,兩岸空戰與飛行員叛逃的故事,我有空另開專題。
2007-08-30 08:49:25
william100rt
關於站長談到海戰被俘的往事...
本人在大陸江西某公職單位任職的堂兄曾提到過其同事就有原國府海軍充員兵因海戰被俘後.在當地落地生根之台灣原住民
2007-09-05 13:58:50
61C
管兄..

所謂&quot海峽中線&quot, 這是李登輝主政時代脫口而出的我方底線..

在1950~1970年代, 所謂海峽中線一說是不存在的, 海峽當面的共軍飛機只要一出海就算犯規, 整個海峽空域都是國府空軍的勢力範圍.. 1958年幾次空戰就是如此; 到了1967年的113空戰還是如此; 甚至到了1970年代末期, 台灣空軍都還執行過大陸沿海威力偵巡的科目.... 即使這幾十年間, 國府空軍有幾次越軌脫序狀況(如:1958年925空戰, 當天國軍飛機幾乎追殺到江西境內了), 不過美中台三方都還是極力克制, 沒有讓衝突擴大, 並盡力維繫這種默契

海峽中線默契的形成, 是在1980年代才逐漸開始, 我們平常不過中線, 他們平常不出海, 形成一個過渡地區... 不過後來李登輝把默契講的太白, 讓解放軍空軍好像不來中線都說不過去...
2007-12-08 16:14:36
燕山小隱
http://www.fightersalon.net/bbs/showthread.php?t=8077
周愚(周平之)的<歸來的軍刀--張迺軍的撞機、 殉職 、復活及其他>

張迺軍所撞的是杜鳳瑞,而非趙德安
而張迺軍撞機也不是他為了救長機,存粹只是混戰中的意外
張迺軍撞機後政府也不是刻意的造假,純粹是研判張迺軍以犧牲所以認定為烈士,後來得知他生還被俘後自然不再有相關的宣傳。一半說什麼活烈士進忠烈祠近空軍公墓我看在張迺軍的案例應該是沒有才是,因為從報紙上的資料來看空戰結束後11/11號上還有張迺軍的新聞,隔天開始便沒有了,如果是有入祀引葬應該會有報導,所以我估計軍方很快就已知道張還生還的消息,只是沒有更正而已


另外william100rt所指的可能是吳渺火吧
2007-12-09 00:01:53
好~~
恭喜146師管兄學長上電視啦~~~東森新聞~~台灣小學課本裡的「大陸同胞」講的就是這篇耶~~~剛剛午夜12半看到的~~~ 原來管兄看起來還挺可愛的~~嘿嘿~~~加油~~~多到KD發表一點喔~~~身在匪區....~.~!
2007-12-09 02:24:33
雞蛋裏挑骨頭
要人民勒緊褲〈袋〉,是帶不是袋吧
2008-09-25 18:11:29
老喬
課本寫的是頗有宣傳意味,但是老毛搞三面紅旗、土法鍊鋼、文化大革命,餓死、整死的人不計其數,這事在對岸多數人也都承認,這樣對照當時的課本也覺得很符合事實啊!
2008-12-12 15:20:51
Jimmy
Subject: Truth of CAF history 8-25-1958

You may email 孫木山 (stand.23@hotmail.com ) one of the 8 pilots (all pilots were from 5th. Tactical Fighter Group) to find out the mystery of 8-25-1958 fighting. I believe that one Mig-17 down , one Mig-17 wing damaged and no F-86 down.

Who is the author of &quot國共空戰秘史&quot, you need follow up with his statement in his book, one F-86 down (what is the proof ?or where is the source?). I like to know the truth of this part of history too.

http://blog.udn.com/standmood76/detail

Jimmy
&quot天虎&quot的八員&quot虎將&quot,究竟哪一位在何種狀況下被擊落以及生死吉兇,《國共空戰秘史》依然諱若機密秘而不宣。
2009-02-25 06:13:00
Jimmy Sun
八.廿五 空戰 親歷紀實
http://blog.udn.com/standmood76/2690468
2009-02-28 04:24:38
路人
周愚(周平之)的<歸來的軍刀--張迺軍的撞機、 殉職 、復活及其他>
http://www.haodoo.net/?M=Share&P=0832
2009-04-02 01:08:38
ERWIN CHENG
幾個小問題:

一、所謂「臺海中線」其實最早是美軍所劃定,但並非規範國軍機艦活動範圍,而是美軍自己機艦的範圍。至於國軍的戰機,在美方要求避免尋釁的前提下,原則上是以大陸海岸向外延伸十五浬為界。但實際上,由於國軍方面戰管與飛行員的aggressive,往往便宜解釋這個命令,例如海岸線十五浬,應該是以大陸的本土計算?還是延伸的外島也算?

至於偵察部隊當然是會進入大陸上空,不僅是U-2或蝙蝠中隊的P2V,包括戰術偵察等級的RF-84/101/104,也都經常衝進去。

這種局面基本上維持到1990年代中期,國軍戰機仍有在海峽西部空域偵巡(如1995最後一架故障墜毀的F-104,就是在馬祖附近),共軍戰機原則上仍不出海。直到1995,1996的臺海危機,共軍戰機才積極出海;1999兩國論爆發,共軍戰機甚至去衝真正的中線....從此以後,雙方就真的「一人一半」了。

另外,儘管有美方定下的規矩,但實際「操作面」上未必如此:例如一旦空戰爆發,很可能打到陸地上空;共軍戰機追擊國軍偵察機,也有飛出海岸的例子。

另,杜鳳瑞被國軍戰機擊斃,是大陸方面的標準說法;張迺軍在周愚的書中也這麼說,並表示自己也曾在空中被攻擊。不過這個說法在空軍老先生中一直爭議很大:被指控開槍的丁定中曾經撰文嚴厲駁斥,也有人打圓場表示,其實跳傘在空中,空戰還在四周進行,其實看起來很容易會覺得大家的子彈都衝著你來......老實說杜鳳瑞是否被丁定中(或其他國軍飛行員)擊斃,都很難說,是否蓄意射擊降落傘,恐怕只有當事人才知道。
2009-09-29 17:30:25
jsun1949
八.廿五 空戰 親歷紀實

由於筆者; 是參加空戰 1/8 軍刀機戰鬥機飛行員. [為我小弟 追真實. 作證.] 駁斥 國, 共, 兩黨 都灌水的 戰史 記錄 虛偽; 都是文人自編故事也;
25 日, 下午; 5:17 F-86 x 8 蔣天恩, 顧樹庠, 孫木山, 葉傳熙, 毛節盛, 林文禮, 靳文紀, 路靖.

椄戰; 劉維敏..僚機, 被一架 F-86 咬住, 劉 单機 戰 4 架. 從 10,000 米, 戰至 1,800 米; 歷時 8 分鐘激戰. 擊落 2 架 F-86...... 却在追另架 F-86 時...被地面炮火擊中. 失事; 空戰 2:0 勝;

反對 F-86 戰果 3:0 .....吹牛;

筆者; 是第 8 架落地的.. 是最後一架, 第七架落地後 20 分鐘落地, 因油量 在龍田上空. 僅剩 600 磅. 飄飛回桃園基地; 八人中七員都去作戰組 報戰報; 李向陽聯隊長 抱着筆者; 高興的捶打; 為了 他期望 八架安全返航; 筆者 陪他 高興. 未去作戰組; 也不知道.也沒看見.. 誰? 擊落 Mig-17 筆者擊中數發子彈在Mig-17 翼尖事..沒報告... 當然...英雄無聊矣. 煩呀;


看見; 軍艦被砲彈擊中. 煙火濃烈..... 金門小島...安安靜靜; 也 冒砲彈擊中之火, 點點而已;

曾經一日飛行過, 五次 金門 上空 巡邏....

國民黨. 未問過筆者; 老共在 2002 年. 北京. 非正式. 談談; 都大笑.....
2009-11-07 09:05:51
JP
沒錯!就是這幾課!
我朝思暮想,印象最深的就是這些課文!
感謝站長讓我重溫舊夢。
而且我永遠記得,「惻隱之心」這個詞,
我就是在這一課學會的。

不過說真的,
那時我對這些內容可說是深信不疑啊。
2010-02-03 13:03:40
Chantal
連買一小塊豆腐,連得平共匪發給的「購物證」。

是不是「……,還得憑共匪發給的……」
2010-02-03 18:43:42
Arthur
看的那麼多文章
國共2黨都是狗屁不通
都不能信
2010-02-11 17:32:24
wmr
我是大陸人,大陸以前真的是那樣呀。現在中共也不是真的改正了,而是想控制世界。
2010-02-16 21:35:53
bart_simpson
這些課文喚起了久遠的記憶,讀著讀著都快飆淚了。真是感謝管兄。不過持平而論,七○年代後期的兩岸實況的確就是台灣小學課本裡寫的那個樣子。那時候台灣的確經濟起飛,家家豐衣足食,對照大陸因仇視西方資本國家而導致經濟全面崩潰,人民一窮二白,說是天堂絕不為過。台灣這邊拿這些材料編寫成課文,說是洗腦,我尚覺得欠公允,當然更絕非吹牛。我去年在大陸結識一個1977年出生的女孩子,她說記憶中小時候能吃飽已是難得,偶爾逢年過節吃到一片肉,還要在嘴裡咀嚼再三,邊嚼邊跑去外頭玩,嚼到滋味都沒有了才肯吞下去。試想那個年代的台灣小孩有誰有過這種体驗?我想起小學時班上有個男生,每天便當都帶一樣的菜色,一大片紅紅的方型肉乾,一堆肉鬆,和一些青菜,從沒看他換過別的菜色,我那時候就覺得他們家一定很窮…。至於衣飾,當時大陸人民身上的衣物的確不是藍就是灰,就是紅衛兵小將穿的那種棉衣,用螞蟻來形容,哪裡不貼切呢。去年適逢中共建政六十週年,我當時曾在深圳機場看了六十年來的圖片回顧展覽,其中有一區就是針對衣著的回顧。牛仔褲,洋裝,都是八○年代后期改革開放之后才有的。至於什麼糧票布票也全是事實,當時仇視資本制度,一般百姓並不使用人民幣交易,國營工廠裡的工資就是發些糧票、油票…。
2010-04-16 19:04:36
唉呀
作者說這些文章是"洗腦"
可是我詢問過幾位年齡較大的中國人,他們都說當時的情況確實和這裡敘述的相去不遠,因為糧食缺乏,常常吃不飽......那到底是作者在胡說還是他們在胡說啊
2010-11-17 00:02:41
Ernie
共產制度下的人民生活景況是可想而知的,至少毛澤東在1950年代末期所發動的"大躍進" 造成了大饑荒,成千上萬大陸同胞活活的餓死,這是不爭的事實。在目前全世界最大的反中共媒體"大紀元報" 及"新唐人電視台" 也有這樣的報導。

連前"人民日報" 社長胡績偉也說: “國家赤地千里、餓殍遍野的慘像完全是我們黨造成的。
2010-12-16 14:53:05
小馬哥
蘇小海這篇文章也是小弟小學所讀課文,大陸方面當然不清楚,但就我家在台灣真的窮死了,記得看到蘇小海時,我還以為自己是在大陸呢!
其實這反映了以前的教育只是統治者的工具而己,不管是國民黨和共產黨都一樣,連民進黨執政時不也有樣學樣,這就是中國人的劣根性,連民進黨說要去中,自己潛移默化了,去也去不了的劣根性。
2011-05-03 12:49:32
kenn
這些洗腦課本我也讀過,真是讓人腦殘到可以,這些狗屁當權者,到現在還在當權,到現在還在洗腦,想盡辦法教育這一代與下一代,不要自己思考,真是狗屎到家
2011-07-31 10:51:25
混世魔王
其實,小學課本裡的內容一半真一半假,描寫"匪區"的情形雖然看來是虛構的,但是在某段時期裡大致不差。而對"天堂"的描述就TMD騙肖耶!!小時候台灣還是很貧困啦!!那個天堂是專屬有錢人跟權貴的。

另外有關空戰是否射擊共軍跳傘逃生人員拙見以為不至於刻意為之。因為空軍圈子很小,今天你射他,明天就換它射你,像英軍在英倫保衛戰中刻意射殺德軍跳傘逃生人員是有上級授意的,所以當時德軍飛行員跳傘後都刻意墜落到低空後再開傘,以免成了英軍的活靶。況且,當時在敵方空域隨時注意6點鐘方位應該比較重要,應該無人會刻意射殺已退出戰鬥的人員,遭其他空戰中的飛機流彈誤擊是比較可能的。
2011-09-28 11:58:52
碧语
哎,原来偶一直生活在地狱中哈~``
话说,大陆的小学课本没发现有把台湾当对立的,这一看,真是吓一跳啊~``
2012-01-03 16:30:38
出生
因為你還未出生
2012-01-12 00:57:52
因為
因為您的祖先還在大躍進,勒緊褲帶把香噴噴的大米上供給蘇共.餓死幾千萬人哪有時間金錢念書
2012-01-12 01:02:39
大陆的年轻人都不关心这些了
现在都追求“物质” 没你们这么有思想
2013-01-28 01:29:16
阿雄
兩邊都在洗腦啦。
不過,我祗知道現在島有200萬呆灣郎在匪區討生活。陸客團在島上趴趴走。
國民兩黨的高官,退將爭相去對面討糖吃,中華民國已經被這羣人敗光了。
2013-10-06 02:30:00
gogo
請借我轉貼您的網址請大家過來這邊看
2014-03-25 11:15:19
我要回應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請輸入圖片中算式的結果(可能為0)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