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檔值得抱一輩子的定存股 地表最強肌肉車繽紛創意趣!樂高積木餐廳 柯營遊行 北市警估9萬...
2003-12-05 09:32:33 人氣(2,564) | 回應(7) | 推薦(0) | 收藏(0) 上一篇 | 下一篇

李香蘭 的「三年」

0
收藏
0
推薦

前一陣子,費玉清出了一張老歌專輯,其中就有一首「三年」這首歌。這首歌是出自於由李香蘭、趙雷聯合主演的邵氏電影「一夜風流」裡的插曲。而這部電影也是李香蘭主演的最後一部國語電影。

這首電影插曲「三年」,想當然爾,原主唱者是李香蘭。歌詞意境,就好比「安平追想曲」,那個女主角為她所愛的荷蘭船長,一日復一日,一年復一年,每天孤單身影,吹著海風曝曬在烈日下,站在安平港望著大海,希望他總有一天能夠回到她身邊。當然最後的結局是相當悲慘的。

這首扣人心弦的「三年」,心境上就像歌曲裡的伴奏,非常無奈地一而再、再而三的撥動琴弦。李香蘭的歌聲,一句又一句的訴說,一聲又一聲的呼喚,迴盪在耳際,讓聽者為之動容,情緒久久無法平靜。內心深刻感受到,守候的人心中的那份苦悶,內外的煎熬,無人可以訴說。只能默默地等候。等待對方的到來。


http://www.youtube.com/watch?v=ICL061nPcA8
http://www.youtube.com/watch?v=Nt_VGHlXDao
李香蘭~三年


「三年」
1958年(民國47年) X月XX日錄音,X月XX日,百代唱片公司發行
詞:李寯青 . . . 曲:姚敏 . . . 編曲:XXX
1958年 邵氏電影「一夜風流」的插曲


想得我腸兒寸斷,望得我眼兒欲穿,
好容易望到了你回來,算算已三年。
想不到才見面,別離又在明天,
這一回你去了幾時來?難道又三年?
左三年、右三年,這一生見面有幾天?
橫三年、堅三年,還不如不見面。
明明不能留戀,偏要苦苦纏綿?
為什麼放不下這條心?情願受熬煎。


我在讀高中時,總覺得幹嘛有些人要用一生去守候一個人。他們是不是神經有問題呀?還是瘋啦?老覺得他們太傻啦!為了一個沒有結果或不確定的未來,在那望穿秋水、左等右盼。明知道通常下場都是很悽慘的。為什麼還是有很多人前仆後繼要如此的等待與守候呢?

當我在看<第八號當鋪時>,韻音為韓諾堅貞不移的苦苦守候。起初我不是很能夠苟同,心想那個女的八成患了精神病。最後當她年老臨終前說的一番話,讓我想起曾有一段話是這樣說的:『守候的本身,是對愛情的奉獻。而守候的日子,是艱苦難熬的。但那種甜蜜,遠遠勝過那些痛苦和孤單的歲月。是外人無法瞭解的。守候,既是奉獻,也是收穫。一切塵世的喜樂皆比不上』。


「不知道是早晨,不知道是黃昏,
看不到天上的雲,見不到街邊的燈,
黑漆漆、 陰沉沉,你讓我在這裡癡癡的等。
想的是你的愛,想的是你的吻,
流不盡相思的淚,熬不完離別的恨,
夢悠悠、昏沉沉,你讓我在這裡癡癡地等。
也曾聽到走近的足聲,撩起我多少興奮,
也曾低呼你的名字,盼著你向我飛奔,
看清楚掠過的影子,才知道是一個陌生的人。
會不會你再來,要不要我再等,
一遍遍我自己想,一聲聲我自己問,
愛也深、恨也深,我還是在這裡癡癡地等」。


************************************(歌曲專業評論)************************************
Andrew:〈我個人覺得這首「三年」李香蘭唱得不好,尤其低音的部份應該是唱壞了!〉

Shelly:這首「三年」是蔡琴的曲目啦!要李香蘭這種花腔女高音來唱,根本就是強人所難。主要的是她的聲音壓不低啊!整首她也只能把左三年又三年那一句唱好。

Andrew:〈妳的意思要唱琴這種嗓音來唱,才會對味嗎?〉

Shelly:聰明!要唱出「三年」的韻味要唱琴這種嗓音來詮釋比較恰當。

Shelly:她用的是唱高音的聲樂方法,她不知道唱低音要有點胸聲;所以這首歌對她來說不適合,她也不適合它。

Shelly:所以整個聲音都是散開來的,沒有一個集中的點,因為她很難唱得集中,所以連帶的高音也受到影響,導致唱得不夠到位,你沒聽出來她的氣息都是死的嗎?沒辦法流動?

Andrew:〈我只聽出來,她唱低音好像鳥死鳥死(要死不活)的感覺。〉

Shelly:「三年」讓男生唱會更好聽、更有味道。

Andrew:〈內心魔音:《你說是的是我嗎?》眨眼睛中〉

Shelly:還有這首歌速度很慢,每一個樂句都很長,聲音又要壓低,這會讓李香蘭有氣不夠用的感覺,所以最後那些高音的地方,你可以聽得出來她的氣快要不夠用了,所以沒有支撐的抖音又冒出來了!

Shelly:李香蘭一直想要把低音壓出聲音反而會露出白音,如果懂得善用咬字和身體一些空間,自然會有厚實的共鳴聲,不需要大聲。

Andrew:〈是不是這種低音的唱法,一般女高音無法勝任?〉

Shelly:嗯!可能是沒有人教她怎麼唱低音,就像很多剛開始學聲樂的女高音,不會唱低音一樣,死勁的想讓低音也變得很亮。事實上低音要的是厚實的共鳴美,不是亮、也不是壓著大聲。

Shelly:在這首歌曲裡,她的聲音很不統一,有各式各樣的音色跑出來;一下子亮、一下子虛、一下子柔潤、一下子乾,聽起來很不舒服。

Andrew:〈先前聽完這首歌,我對這首歌的評價很糟〉

Shelly:也有另一個可能,問題出在樂曲的伴奏很簡單,她可能不習慣聽到太安靜的簡單伴奏,這可能使得她很沒有安全感,反而沒辦法放開來唱。



<<未經本人同意,文章不得擅自轉載,盜用者將採法律追訴>>

百代唱片邵氏電影姚敏李香蘭Shirley Yamaguchi山口淑子李寯青一夜風流
我要檢舉 台長:川島
人氣(2,564) | 回應(7)| 推薦 (0)|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音樂賞析(音樂情報、樂評、歌詞、MV)

lan
對於一個歌手唱一首歌的評價,要從多方面角度去詮釋;從技術,從感情,從風格...盡量都要能夠適當地兼顧,無論是偏頗哪一方,都是不周延不理想的批評.尤其我非常反對完全從演唱者的技術層面去評判這個歌手唱這首歌的成績.實質上來說,技術是要為作品為風格為感情服務的,儘管從既定的技術層面來看有很多瑕疵,但我完全不認為這就足以影響這個歌手感情的表達和對整首歌的詮釋,除非他是個新手,或純粹是造詣不夠,無法充分的&quot表現音樂&quot.不可否認,李香蘭的歌唱不無斧鑿痕跡,絕不是像正統聲樂界所要求的那般完美,我也認同以上&quot歌唱專業評論&quot的種種技術層面的分析,不過我認為,以上所提到的種種李香蘭唱三年的這些&quot技術缺失&quot,也許是出於李香蘭技術層面的不足,亦或是李香蘭刻意的表現,無論如何,都反倒輔助了聽者主觀情感的觸發,對李香蘭的整體演唱而言反倒是加分的;光憑歌詞看來,這首三年是首&quot怨歌&quot,表達的感情是如深宮怨婦般的泣訴,音符的安排自然也應該要符合歌殂要表達的意境和感情,這首歌我之所以肯定,是在於他曲調的安排與歌詞意念的展現,搭配得非常恰當!李香蘭壓著聲音來唱這些低音樂句,很能夠深切的表達出棄婦般的怨和煎熬:&quot想得我腸兒寸斷,望得我眼兒欲穿&quot &quot想不到才相見,離別又在明天&quot &quot明明不能留戀&quot &quot情願受熬煎&quot ,仔細品味會發現,這首歌的低音樂句所套的詞都是這首歌的主人公&quot自怨自艾&quot的&quot泣訴&quot表現,李香蘭那種&quot壓著唱&quot,&quot不流動&quot的低音,把這種內心的煎熬和壓抑著的怨意,很強烈地表現出來,尤其是那句&quot想不到才相見&quot最是牽動人心!因為一開始便壓著聲音唱,導致高音唱得不順透,使高音聲音顯得吃力感,技術上來說,這是瑕疵,但就這首歌的感情表達來看,其實是很具個性的!&quot左三年,又三年&quot這句全首歌的高潮,也正是這位怨婦最激烈的情感表露,先前壓抑著的愁悶,怨氣,煎熬,在這一瞬間一股腦宣洩上來,李香蘭那個吃力的,&quot不流動&quot的,略帶喊似的扁薄高音,充分體現出這位怨婦的淒切和掙扎呼喊,這句之後所接上來的就又是像前面那般如泣如訴的&quot低吟&quot;這句高音夾在上下兩段&quot低吟&quot的段落中間,突顯出這句應該展現出的爆發力,要與前後兩段的&quot泣訴&quot相對應,把那種抑揚頓挫明顯地唱出來,才足以表達出這首歌的感情張力.聽過很多其他歌手演唱這首歌,大部分沒有表達好這首歌所要的感情張力,都唱得太順了~純從歌聲來聽,很完美,但從進一步的感情要求來看,就顯得平淡許多,彷彿自己被棄被冷落都是不關己的樣子,沒有深入這首歌的主觀情緒,沒有將自己化為這首歌的主人公,感情的詮釋也就差了一截,不符合這首歌的作曲者或作詞者所想要的樣子,因此,我會說,蔡琴唱得很好聽,但我並不會說蔡琴他唱得多好!這是我的見解.
我並不期望李香蘭用多麼完美的聲線和技術來唱這首歌,因為這首歌的情緒和情感本來就不是多麼穩定多麼柔順多麼&quot流動&quot的,而是處處充滿著燥動,充滿著呼之欲出的激烈,以及備受壓抑的苦悶,在這種情況下,所展現出的歌聲自然就是&quot有各式各樣的音色跑出來&quot,而不會是一個統一到底的狀態. 李香蘭是一個很具素養的歌手,他在那個年代之所以有他的超脫性,除了他正統的聲樂訓練背景之外,就是他能非常認真地研究與琢磨不同的歌曲所要表達的不同情意,而不會什麼都用同一種技巧,同一種音色,或同一種腔調來詮釋,如果不是自己能發揮範圍內的歌曲,要嘛就要求改,不行,那就乾脆不唱;這些內容,在很多史料記載中都有績可循,這也就是李香蘭所不凡的地方,也是他的歌至今仍然很有可觀性,以及仍有這麼多歌迷的所在因素
2008-05-01 14:07:15
版主回應
我在留言板上,我說啦! 我只在她的歌唱技巧方面;包括:音準、音色、花腔、技巧等方面去做評論。雖然我是她的超級粉絲,但是對於她所演唱的歌曲、以及主演的電影,我都秉持著平常心來看待。而不會一昧的偏頗。

而您所提出來的論點,比較專注在她的情感表達,這是屬於個人感受度的強烈與品味喜好的不同,由於個人主觀意識太強烈,沒有統一標準,不適合拿來做評論(例如:「藍天」,我個人覺得黃小琥唱得比張惠妹還要來得好聽,但是我在網站上發表此論點,馬上會被張惠妹的粉絲罵得狗血淋頭)。

不可否認,我人覺得,這首歌曲她在情感詮釋上,表現得淋漓盡致,令人讚賞。但是連我這外行人一聽就知道,李香蘭在這首歌曲的演唱技巧方面真的很糟,一位受過二十多年聲樂訓練的人,居然只顧情感的表達,基本唱功該注意的音色、音準、換氣卻全部都不見啦!令人疑竇!所以歌唱技巧方面,表現得有點荒腔走板。不只有我一人,很多人在聽完這首歌之後的直接反應都說:唱壞啦!

不知道您是否有仔細聆聽過李香蘭唱過百餘首歌曲,她是花腔女高音,每次歌曲碰到低音的時候,她的聲音表現都不是很好,不是音準不準,要不就是會走音。其實一般來說唱低音本來就是女高音的致命傷,李香蘭也不例外。

這首作曲者是姚敏,他並不是正統學院派出來的,也許他的狹隘觀念認知,只要是受過專業訓練的聲樂家,任何的歌曲、任何的曲風都能夠勝任。卻沒認真研究過,縱使受過專業訓練的女高音也是有罩門的地方。哪怕是世界知名的聲樂家,也都會盡量挑選適合自己的曲風、歌路、音色來演唱。

很多人沒聽過李香蘭所唱的版本,一般人只聽過費玉清與蔡琴的版本。但是為何在KTV裡很多人喜愛點這首歌曲?就如你所說:它的曲調安排與歌詞意念的展現,搭配得非常恰當!才會讓人回味無窮。
2008-05-02 19:32:31
lan
當把旋律去掉,用朗誦的方式來唸這首歌,真的會深深體會到李香蘭的詮釋是多麼深刻和生動,以及詞曲作者編制這首歌的用心良苦;隨著歌詞感情的抑揚頓挫,旋律也隨著起起伏浮,演出者的語氣腔調也隨之變換,一幅淒美悱惻的情感悲劇彷彿在眼前上演,更如同是自己所親身遭遇的一樣!由此更能突顯出李香蘭錄唱這首歌前所下的一番功夫,把歌曲的感情精髓給真切地展現得淋漓盡致!不凡之至!
2008-05-01 14:17:43
lan
我也承認我也是李香蘭的粉絲,他的歌曲-從滿州到上海到香港到日本,能聽到的我都聽過,電影片段我也看過一些,對李香蘭的歌唱技巧本身也有一些概念,不過我必須說明,我是根據客觀的歌曲與歌詞出發來提出感情表達的觀點,並非完全出自個人主觀的感受和品味的喜好與否,如果我犯了這些缺失,我大可無限延伸把李香蘭捧得多麼完美無缺無人能比,然後對你貼出的&quot歌唱評論&quot全盤否定,但我自認並沒有這麼做,再說,我這些觀點我也曾經跟同好私下分享過討論過,也都能被接受.論感情表達的標準主要就是依據歌詞和旋律的表現而定,除非詞曲作者有什麼特殊的表現意念,不然演唱的人或評賞的人,都不應隨意超出或忽略詞曲作所給予的資訊.其實要批評李香蘭唱這首歌的技術缺失,除了低音的問題之外還有許多得談,其中比如說他的吐字問題.無論是哪個時期,李香蘭唱的中文歌曲當中幾乎都有吐字上的問題,比較嚴重之處在於ㄤㄢ這兩個韻常歸得不夠漂亮,像是&quot賣糖呀賣糖&quot乍聽之下有點像是&quot賣他呀賣他&quot,&quot江南&quot有點唱得像&quot加南&quot,&quot雙飛&quot唱成了&quotㄕㄨㄢ飛&quot,這是李香蘭比較不容易修正的缺失,而這首歌詞有將近一半以上都是以ㄤㄢ作為韻角的字音,這正好強迫突顯出李香蘭存在已久的吐字毛病,李香蘭香港時期所錄的歌曲當中,就這一首三年特別&quot詰屈聱牙&quot!無法精準地掌握每個字距的發音和連貫,左支右絀之下,連帶也影響到他的發聲狀態,整體成績便打了折扣!
當然我是不知道李香蘭如何看待這首歌曲,又是如何衡量自己如何表現,如果歌手詮釋起來有什麼發揮困難,大體都會跟詞曲作家相協調,如果談不攏,就別唱這首了,不過還是唱了,所以我想雙方還是都還可以接受這些情況吧!滿州和上海時期還年輕,經驗不足,一些歌曲唱不對頭尚可理解,但已經又磨練了這麼些時候,又站上過百老匯舞台,應該各方面都已經夠成熟了.另外,李香蘭唱這首歌其實也沒有像你所說的什麼音色音準換氣全都不見了這麼嚴重,大體來說還是相當穩的.再說,姚敏就算不是學院出身,但至少還是李香蘭所喜歡的合作對象,如果姚敏像你所說的那種心態來作曲,就李香蘭的態度標準,總也不至於捨棄這麼多經驗老道的學院派香港作曲家而非找姚敏不可吧!
2008-05-03 16:25:35
版主回應
一般歌唱比賽,像是最近流行的《星光大道》,歌唱的評分標準還不是根據:音色、音準、技巧來評分,至於感情詮釋,縱使有列入評分項目,給的評分佔得比率比都是低於百分之十以下。毒舌派的評審,還不是根據音色、音準、技巧來講評給分。

如果依照你的理論,評分標準捨棄音色、音準、技巧不用,單單只根據感情詮釋來評分,不就天下大亂,評分標準完全憑藉著評審的個人喜好來評分,像:如花、許純美的歌聲,碰到喜歡他們這種唱法、這種嗓音的評審,如花、許純美不就是得冠軍,成為歌后啦!

意境優美的歌曲被唱壞不代表歌曲不好,從此掩沒了這首歌曲。
林黛那付死鴨子的嗓音唱壞了所有的歌曲,但是並沒有掩蓋歌曲原本悅耳動聽的音符與旋律。一樣受歡迎,人人琅琅上口。

像卡拉斯雖然唱壞了曲子,但是她的情感的渲染力~卻可以讓在敞的觀眾不在乎聲音是否唱壞了。但即便情感的渲染力,讓觀眾如此愛戴卡拉斯,而尊敬卡拉斯的專業聲樂家們,仍舊秉持著平常心去評論,卡拉斯…她真的把聲音唱壞掉了!
聲樂界長輩們大多都肯定卡拉斯在歌劇上的成就與魅力,但也都必須殘忍的說,因為她的性格,讓她到了後期把自己的嗓子唱壞了,唱功一流,但嗓子壞了!

人不可能完美,所謂:人有失神、馬有亂蹄、吃燒餅哪有不掉芝麻的?
沒有人一生的表現都是完全沒無暇、零缺點。

李香蘭雖然在百老匯舞台登台過,沒幾天就下台一鞠躬,為什麼??
還不是表現不理想,被觀眾給唾棄。

李香蘭找姚敏,不難保是唱片銷售因素,姚敏那時是最夯的作曲家,很多大牌歌手、新人都搶著要他所寫的歌曲來唱,因為那是票房保證。之前學院派寫的歌曲不通俗,唱片銷售不理想,畢竟李香蘭是個藝人,藝人也是根據唱片銷售量來求生存,唱片賣不好,還有下次機會灌錄唱片嗎?唱片公司也是向錢看齊。畢竟賠錢的生意沒人做。

這首「三年」,是電影裡的插曲,在時間倉卒之下,李香蘭盡快想把電影趕快拍完,不斷的連夜趕著拍戲,灌錄歌曲。所以李香蘭根本沒有太多時間去準備和消化曲子。因為婚期迫在眉睫,她要趕著去結婚,所以她一拍完這部電影,片刻不停留,馬上飛到緬甸仰光去完成她的終生大事。

我只能說,平心而論,李香蘭的「三年」,是心有餘而力不足的作品。
2008-05-04 23:53:23
lan
字距->字&quot句&quot
2008-05-03 16:28:58
lan
我之所以會留言提出我的看法,主要是覺得您這篇文章的評論頗有落差;主文的部分您很平心靜氣且感性地描繪出李香蘭唱這首歌的感受,但底下的&quot專
業評論&quot,卻又出現了&quot鳥死鳥死的感覺&quot,或是&quot對這首歌評價很糟&quot這樣果斷絕對的評語,把歌手的技巧和情感詮銓釋給完全劃開,所以才留話提醒您,對一個歌手的演唱寫出評論,務須適當兼顧技術和感情詮釋的部分,無論偏開哪一方,就顯得不夠周延,或是落差極大.我特別說過,若要從情感詮釋的角度來做評論,必須不脫歌曲的旋律和歌詞的表現,旋律和歌詞是詞曲作家表達他們意志的直接媒介,是這首歌存在的要義,演唱者或評論者的發揮,都要在這個基礎上展開,不能有所忽略或是曲化,如果脫了這層因素,那才真的是&quot天下大亂&quot,但是,我並沒有這麼做.我在文章中也有提到,對於你貼出的&quot專業評論&quot,我是認同的,李香蘭唱這首三年確實有&quot專業評論&quot所提到的種種情形,但是,無論造成這些情形的原因,是李香蘭刻意的也好,心有餘而力不足也罷,並不足以影響李香蘭詮釋這首歌的整體成績.如果評論的人有什麼個人喜好,那一定要提出充分且有根據的理由,提出那個歌手或作品有什麼可取之處,再說,[做歌唱評論]不等於[歌唱比賽],歌唱比賽絕對都有某個侷限和某個一定的標準,在這個有限的標準之下做出武斷的評比,想請教,您是以怎樣的標準為標準?為什麼要單以這一個標準?以這個標準來衡量所要評論的歌手和歌曲,落足點在哪裡?要評論音色,技巧,花腔等技術性的東西,也有很多角度很多類型和標準可以講,您的立足點在哪裡?就您其他篇章貼出的&quot專業評論&quot來看,為您做評論的人一定是個音樂演奏者或是音樂製造者,而且具有嚴謹的訓練背景和一定的演出經驗,用的是正統西洋美聲唱法的標準,為的是李香蘭也有正統美聲唱法的背景;我個人很佩服您這位評論人,在技術層面能夠很經為而準確地訴乎言詞,言一般人所不能言,他所受的訓練非常嚴謹和扎實,不過,李香蘭儘管有正統美聲唱法的背景,但並沒有什麼歌都刻意套用美聲唱法的模式,尤其是香港EMI的這些歌曲,像總有一天會回來,梅花,十里洋場,只有你等等,都沒有以強調正統美聲唱法的唱腔去演繹,李香蘭是個把流行唱法融入美聲唱法元素的優秀例子,但並不是一個將美聲唱法套用在流行曲演唱的&quot聲樂家&quot(尤其後者常常是失敗的),將美聲唱法的審美,像是樂句的連貫和線條的流暢,聲音的通暢和統一,還有共鳴腔體的運用等要求帶進流行唱法中,取得非常好的協調和運用,從流行歌曲的角度來看,做得非常優異(姚敏曾誇讚李香蘭抬高了流行歌曲的身價),但如果以嚴格的美聲唱法的要求和規範來衡量,就可能什麼都不是;我想您這位評論人一定是個接受度很寬的人,能夠平心靜氣地來評價李香蘭的歌唱,換做是許多受了所謂&quot正統訓練&quot的人,恐怕沒有這麼大的雅量呢!不過,仍然回到我一開始就強調的,技術的東西是要為作品為風格為感情來服務的,寫評論也是一樣,技巧要顧,歌手的情感和風格詮釋也要適當兼顧,不能截然劃開;您的評論人從技術層面去做分析,可以說明的是歌手地演唱中有這樣的客觀情形,但這只是評論的一部分,並不能因此就概括了這個歌手的整體成績.我想您也一定看過很多樂評寫的專欄和評論吧!仔細分析會發現,他們做評價一定都會談及歌手的感情詮釋和風格的掌握,技術上的優缺點提出來的同時,也一定不會忽視情感和風格,不會因為技術上有瑕疵就武斷地說他唱得差或是情感詮釋很好而技術上的缺陷就可視而不見.何況,對於三年這首simple的流行曲,李香蘭也沒有強調用美聲唱腔來演繹,照美聲唱法所要求的,聲音要通暢圓潤,線條要連貫流暢的標準,當然是&quot渾身都毛病&quot
您所提出的林黛和卡列拉斯與卡拉絲的例子其實正是我要說的,看來咱們的看法還是差不多的;一個歌手或演奏家(說大一點就是藝術家),他們能留名青史或廣受愛戴的條件很大部分是取決於他們的感染力和藝術魅力,其實就算是他們演唱生涯的尾端,他們本錢和技巧可能已經衰化,但從他們那時的演唱仍然可以體現出他們的藝術造詣,這部分,就已經不是技巧或怎樣有形無形的規範所能夠去概括了.
2008-05-12 21:25:46
wanlife2000
這首歌李香蘭版我細聽不知多少遍

發現一個後面非李香蘭版本的錯誤

就是橫三年 豎三年

應該更正為 寒三年 暑三年才對
(比較符合意境)

除了李香蘭版,所有的都唱錯了

如不相信請放大聲一點聽就知道了
2008-08-29 21:14:10
小熊
我剛仔細再聽ㄧ次,
還真有點像W兄所說的那樣,
但我的看法還是維持橫三年豎三年,
因為歌詞上ㄧ行為左三年右三年,
"左右"配上"橫豎"這樣的對仗文句很恰當。
至於李香蘭唱的既像"橫"也像"寒",
跟她特殊的發音咬字有關吧!
2008-09-03 00:54:29
我要回應 本篇僅限會員/好友回應,請先 登入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