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12-31 09:02:10 | 人氣(363) |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短篇小說】被偷走的一天

推薦 2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每次聽到有人說“時間是最公平的”,我也禁不住竊笑。

驟聽起來似乎無可爭議,因為時間在每一個人身上流逝的方式也是一致的。雖然人類往往受個人的心理因素影響而產生時間過得太快或太慢的錯覺,但這真的只是純粹的錯覺,時間的準則永遠一致,除非我搞砸了,否則絕對不會出現時間快了或慢了的誤差。

我其實還挺喜歡觀察人類對時間又愛又恨的內心小劇場,面對毫無差異的條件,人類的內心卻會將時間自行切割或拉長,實在非常有趣。

諷刺的是,我身為時間守護者,卻從來不覺得時間公平。怎麼說呢,雖然時間的質總是相同,但每個人所分配到的量卻大相徑庭。有的人長壽得不合情理,有的人還未來及認清這個世界便撒手塵寰。這樣公平嗎?

哎,我還是繼續擺出不願置評的姿態好了,要知道我只是負責守護時間,對時間的分配無緣置喙。我一直都安安份份做好我的工作,只要沒將時間搞亂,誰也不會注意到我的存在。

我從來不會批判任何人浪費時間,因為不管他做甚麼不做甚麼,時間還是一樣的流動,與誰是否存在無關,當然也與誰在做甚麼扯不上任何關係。至於人類經常做一些毫無意義的事,本質上並非浪費時間,他們只不過是在虛耗自己的生命。人類從來沒有擁有過時間,又如何浪費呢?他們只能消耗屬於自己的生命。當然,人類有時候會做出一些行為來消耗別人的生命,像是舉辦一個言之無物的講座,一大群人被迫坐在一起聽某人乏味無聊的說辭,講的人興奮忘我,聽的人心煩意亂,卻只能悶不吭聲。一個人消耗一大群人的生命,還要自我感覺良好,有夠好笑的。

我一直抱著冷眼旁觀的心態看待事物在時間洪流中的發展,如果沒有時間的加乘,所有事物都不過是無聊的存在,試想像所有物事像一尊尊銅像那樣豎立著,沒有時間的推移,他們就一直豎立在原位,不會折舊沒有演進,也無法與任何事物產生聯繫,所以說時間為萬事萬物賦予超越其本身的價值。正因為時間太重要,我的工作才具有必要性。

多年來一直有許多人類試圖扭轉時間的運作,企圖進行時間旅行,不管是飛越未來還是回到過去,許多科學家也在努力探索,但時光機一直都只在電影和小說中出現,因為在現實中我絕對不會允許時間被人類搞亂,只要嗅到一絲絲危險的氣味,我也會設法阻止。然而,時間也不是完全沒有被搞亂過,在我之前的二十七任時間守護者,總是因為失職而被放逐。在漫長的歲月裏,要完全不犯錯幾乎是不可能的,我還有二百七十八年便打破時間守護者在任時間最長的紀錄,我本來信心滿滿的,不過刻下我將要重蹈歷任時間守護者的覆轍,犯下失職的大錯,簡直是明知不可為而為之。

我將親手搞亂時間,所以我才會在這裏絮絮不休說一大堆有的沒的,算是一種被放逐前的自白吧,也試圖為我接下來的行為作出解釋,但搞砸就是搞砸,任何解釋也不過是欲蓋彌彰。

所以我就直接說吧,我決定偷走一天的時間。

我當然可以選擇挑選偷取時間的對象,但由於時間被視為公正無私,因此我決定偷走全人類的一天,這樣誰也不會說我偏頗。

對於被偷走一天,大部份人類都會無知無覺,大家總是過著日復一日的平凡生活。每天早上起床上班下班吃飯看電視。昨天做了甚麼已記不起來,今天也沒有做甚麼特別的事啊。如果昨天和今天沒有分別,那今天和明天大概也不會有甚麼分別吧。過著規律生活的人類特別容易迷失於日常之中,因而難以察覺時間的斷裂。大部份人類總是在年月過去以後,才感嘆時光飛逝,對於當下的生活點滴卻直接略過,不太在乎這天發生過甚麼或沒有發生甚麼。

就像那些度日如年的上班族完全不會覺得被偷走一天是一種損失,本來一直拖延的工作繼續拖延好了,說不定多拖一兩天,工作就可以直接推給別人。當然有一些工作無論拖延多久還是非你莫屬,但只要死命地抱著一兩項工作,新工作也許就不會落在自己頭上。所以,被偷走一天只是小兒科,他們根本就是慣性竊匪,偷走整個職業生涯啊。

又如那些退休後無所事事的老人,沒有重心的生活方式,讓他們總是重複著一些習慣,像是晨運、看電視、找人聊天、吃藥等。以吃藥為例,有時候他們走進廚房打算倒水吃藥,當他們回過神時看著手中的水杯,恍惚地猶豫自己是剛吃了藥抑或正打算吃藥。他們試著回憶剛才的畫面,可是吃藥的畫面天天出現,對於重複的習慣,他們總是混淆到底是剛剛發生還是前一天發生,而答案必然模糊,所以他們絕對不會懷疑時間被竊,因為他們只會覺得是自己搞混日子。

然而,假如被偷走的這一天對某些人來說是重大日子,他們便不可能忽略這一天的消失。

譬如說,一個前所未見的超強颱風預計在這天吹襲某國,將造成嚴重破壞,甚至傷亡慘重。要是這天憑空消失,颱風會因欠缺時間的推動而消散於無形,本來會發生的悲劇最終沒有上演,人類視之為奇蹟,對上帝讚美歌頌,卻不知道這不過是我的小把戲。然而,我不需要任何人注意到我的存在,雖然我做出如此膽大妄為的行動,但我還是想盡量保持低調。

譬如說,兩間大型公司經過多月的磋商,計劃於這天簽訂合併合同。即使這一天消失了,合併計劃會因而終止嗎?當然不會,改另一天簽約就好。對某些事情而言,要發生的始終會發生,因為這是建基於人類的自由意志,與時間上的偶然與巧合扯不上關係。在這情況下,連我也無能為力,所以說,時間雖然具有極大的威力,卻絕非萬能。

還有一種情況,當這一天被偷走,有一些事情應該發生卻沒有發生到。對當事人來說,由於他們根本不知道原本會發生扭轉他們命運的事情,所以他們對於沒有發生的事並無任何感覺。因為這一天被偷走了,甚麼也沒有發生,日子還是如常地過。

隨便翻開一宗個案,阮琪本應在這天遇見張誠浩。張誠浩會對她一見鍾情,對她展開猛烈追求,她會接納他並在四年後跟他結婚,婚後兩年誕下兒子張東明,而在他們的兒子三歲時,她會發現丈夫出軌而跟他離婚。這樣說來,阮琪沒有遇上張誠浩,到底是幸抑或不幸呢?她避開了一段令她痛苦的關係,卻也失去成為張東明母親的機會。另一方面,對於本來會誕於人世的張東明來說,因為阮琪和張誠浩沒有相遇,所以他連化為灰塵的機會也沒有。阮琪大概不會對錯失一段最終失敗的姻緣而遺憾,卻會對錯過了本來要成為她兒子的小孩感到惋惜,可是她永遠不會知道,她失去了一個未誕生的孩子。阮琪對於自己在這消失的一天之中錯過了甚麼並無任何感覺,就算她發現這一天被偷走,也只會驚訝時間的消失,絕對不會聯想到她的命運因而被改變,而現在的她正開展第二個人生。

再來一宗個案吧。林修勇本來會在這天駕車上班途中收到上司的短訊,他在查閱短訊時因為沒注意到路面情況而在斑馬線前撞倒大學生郭幸恩,她當場昏迷,住院八天後傷重死亡,跟她相依為命的母親因為傷心過度,五個月後跳樓自殺。一個短訊,一個意外,郭幸恩及其母親的人生化為烏有,而林修勇的人生也跌進谷底,一輩子背負著殺人的罪孽。然而,因為這天被偷走,甚麼事也沒有發生,林修勇沒有收到那個短訊,沒有撞死郭幸恩。郭幸恩會繼續完成大學課程,畢業後考上公務員,跟母親過著安穩的生活。林修勇繼續忙於應付難纏的上司,可是不管他如何努力,還是得不到上司的賞識,跟他同期的同事紛紛升職,就他一人一直原地踏步,後來他喪失所有鬥志後辭職創業,居然獲得重大成功,往後一輩子衣食無憂。林修勇永遠不知道,這跟他原來的命運有著天壤之別。

總之,有一批人的命運因為這天被偷走了而徹底改變,而這些人對此渾然不覺,他們的生活如常,甚麼也沒有發生過。

然而,甚麼也沒有發生過其實是不得了的大事,必然引起軒然大波,最終驚動另一派採取行動。

掌管平行宇宙的一派必須製造多個平行宇宙來容納這些人在命運分歧後所產生的後果,以避免宇宙大爆炸。第一任時間守護者就曾引發過宇宙大爆炸,所以後來才會出現平行宇宙派,負責平衡時間失衡的風險。

平行宇宙派會根據命運分歧者的情況製造出完美的平行宇宙,讓一切回歸原來的軌跡,與脫離軌道的人生雙線並行。有多少個命運分歧者就必須有多少個平行宇宙,所以別追問我偷走一天會產生多少個命運分歧者,這真是說到平行宇宙派的痛處,而這部份還是交由平行宇宙派操心好了。

至於哪一個才是真實的人生?兩者皆是,又兩者皆非。你只要管好你身處的宇宙就好,管甚麼平行宇宙的另一個你呢?

不過話說回來,我一直不支持平行宇宙派的做法,因為時間本身就具有修復機制,雖然被擾亂了的秩序永遠無法回復正常,但是時間可以解決一切問題,只要時間夠長,所有問題最終也如灰塵,路過無痕。除了個別影響重大的事件最終會構成歷史,大部份發生過的事也是一閃即逝,不管曾經多麼璀燦,終敵不過時間的長河。

如果人類夠清醒,就會認清時間的殘酷。時間越是中立,便顯得越殘酷。

不管塵世間有甚麼悲歡離合,我也一直維持不冷不熱的態度靜靜觀察。明知接下來會發生甚麼事,卻只能任由事情自然而然地發生,當哀嚎聲響徹天際,我彷彿成為共犯,沉默成為最具殺傷力的武器,而我一直徘徊在臨界點,終於在那麼一刻,忽地心生憐憫,再也無法對眾多苦難視而不見,於是我決定偷走一天以制止某些苦難發展下去。

我必須承認這絕對是一時衝動的決定,但我豁出去了,當我下定決心時,就已做好接受懲罰的準備,並且開始明白歷任時間守護者失職的原因和心態。

偷走全人類的一天到底會產生多大的衝擊?有多少人的命運會被扭轉?有多少人因而避過死劫,又有多少人因而無法降生人世?這樣說來,我制止了一些悲劇,卻也可能製造出另一些悲劇,所以我絕對應該繼續保持中立,這才是我的職責,但我被不作為的痛苦折磨良久,再也無法抑止。

你也許好奇到底是怎樣的悲劇令我寧可破壞時間秩序也要阻止發生。你知道同一時間,世間有多少宗悲劇在發生嗎?我不打算讓任何人知道我對甚麼事情生起憐憫之心,所以我才要偷走全人類的一天,藏葉於林嘛。我既然要以偷走時間來制止悲劇發生,也必然要好好執行保護工作,況且我不需要任何人的道謝。

接受懲罰是必然的結果,但在此之前,我必須將偷來的時間消化掉。

要消化這些時間的做法有很多,譬如我可以將偷來的時間送給枉死的人們,讓他們跟家人團聚,就算只是一下子也好,能夠好好說再見,對往生者和生者而言都是莫大的祝福。譬如我可以將偷來的時間送給那些帶著遺憾的人,讓他們有填補遺憾的一天。如果遺憾沒有發生,這將是多麼美好的一天啊。

對於突然多出來的一天,短暫的團聚也好,填補遺憾也好,人類會以為這不過是一場夢,但不管他們是帶著微笑還是含著淚醒過來,這樣的夢將可潤澤他們的生命,讓他們有勇氣在跌宕起伏的人生之中繼續走下去。

世間的悲歡離合每分每秒也在上演,坎坷和磨難從不間斷,笑聲和讚嘆也不絕於耳。我在這天制止了某些悲劇,但類似的慘事將來還是有機會重複發生,你可以說我做了愚不可及的決定,我無法否認我的魯莽,但我對此絕不言悔。

我作為時間守護者的生涯大概很快就會結束,我不難過,也沒有任何遺憾。我將帶著我的憐憫,躍進人類的夢境之中,願世間只剩下美好。

台長: Kitty
人氣(363) | 回應(0)| 推薦 (2)|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圖文創作(詩詞、散文、小說、懷舊、插畫) | 個人分類: 短篇--被偷走的一天 |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請輸入圖片中算式的結果(可能為0)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