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08-01 20:30:20 | 人氣(963) | 回應(4) | 上一篇 | 下一篇

孩子們的文學長廊小說短評

推薦 1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暑假期間,創作坊總是為不同年齡層的孩子,準備不同的讀本,用不同的引導方式,讓每一個孩子自己找到閱讀的意義和價值。
       2010
年暑期的閱讀菁英班,孩子們閱讀《鍾肇政文學顯影》中的九篇極短篇小說與相關短評,把愛、把領略,把所有成長中的疑惑與思索,透過小說中一個又一個「微縮的人生」,深入整理出來,用有限的時間、精簡的字句,表達出一個無限延伸的文學遠方。
      
訓練時間和寫作時間都很短,對於這些孩子們交揉著小說、人生,以及自己生命檢視的短評內涵,真的帶著無限驚喜。

 

 

林柏燕〈兩棵檳榔〉

參見http://mypaper.pchome.com.tw/5877a/post/1312254132

張靖玄:老人因為執著的愛谷清子,才使得他那蒼老的檳榔樹仍時時在腦中搖晃著,提醒著他對往事的思念,是現實是幻想好像變得不那麼重要,只要能再反覆的回味漩渦裡停留,就能找到愛可以永恆的依據。

楊定澄:原本一時的色色想法,在未來成了隱隱作痛的傷;雖然和別人結婚,心卻忘不了另一個人,可真是標準的「劈腿」。當真愛不在身邊,讓一個文學作家「阿達阿達」,可真是「愛很大」。

江亭儀:老人之所以要收集檳榔,或許不是因為它像谷清子的眼淚。或許是因為那兩棵檳榔樹在他眼中,就是他和谷清子,而收集檳榔,可以使他覺得谷清子和自己在一起。但是,當老妻把檳榔丟掉時,老人的支柱頓時垮了,因此變得「阿達阿達」。

吳宛庭:檳榔到處都有,掛在樹上的那一串,人人都曉得,那是谷清子的淚水。路邊的兩棵檳榔樹,是在風裡依偎的妳我。包覆著思念與悔恨的檳榔炸彈,雖然老妻已將集成一袋的它們扔了。但它們仍把老人炸得體無完膚。

曾敬涵:從文章中看見老人對谷清子的濃烈思念,他的心中充滿了無奈和感慨。雖然谷清子不在老人的身旁,也無法再見到她,但是老人並非一無所有,因為他還有他生命中的重要一「伴」,也就是他的妻。

黃翊誠:癡情與慾望佔據了老人的心,那過去的一切成為痛苦的回憶。看完這篇文章令人忍不住想大笑,但悲愴之意卻又巧妙夾雜其中。兩棵檳榔的恆久印記正像那老人的思念越來越多,無法磨滅。

徐檍昕:他好深情,沒法子見到她,只好去撿起擁有兩人回意的檳榔樹所生出的果實,但卻被完全不知情的老妻誤會成一位「不正常」的人,真不知道要是什麼反應。我不怎麼喜歡第二、三段,因為那兩段讓大家不知如何去看待它耶!

彭家揚:作者將故事中的主角所看到的谷清子描寫得非常動人,而老人就一直日夜思念著她,有一段說那掉下來的檳榔很像她的眼淚,使我非常感動。不過我覺得老人有點瘋狂,什麼都能看成谷清子。

 

 

愛亞〈晨光中〉

參見http://mypaper.pchome.com.tw/5877a/post/1312302906

張靖玄:那黑色的燈籠褲,藏有不一樣的想法延伸,燈籠褲,因為不是緊貼著身體的逼迫感,簡單的造型,反而令人好奇裡面包藏的含意,迷惑著我們追尋,但因為漫無邊際的黑色又讓我迷失在前進與後退的決定中。

楊定澄:愛的那道甜美包裝,可真把文中女學生整得昏頭轉向。無限美好的想像也是愛偉大的原因之一,為了美好努力闖一闖,但經常不是非常平穩的走下去,因為行走在輕霧中,意外常常發生。

曾敬涵:我喜歡作者對於晨光中空氣的描寫,的確,鼻子確實感受了一股涼意。那位高中女生看著小說,慢慢的,她隨之進入小說情境中,她分不清真實和虛幻的世界。

徐檍昕:那一位高中女生可真放鬆,不會因為擔心考試而勞累自己,也不會因此而晚到學校,是小說吸引自己一路往前走吧!我也曾因為小說而放棄了好多事,我羨慕那位高中女生。

 

 

王幼華〈大嵙崁天空的笑容〉

參見http://mypaper.pchome.com.tw/5877a/post/1311874706

張靖玄:奔跑意象,是腳底與地面的碰觸,像創作一樣,把情感與文字結合,即使心靈有些缺口,生活有些挫敗,藉由堅持的信念,填補心中的缺口,讓情感更透徹的烙印在每一個書寫的文字中。

吳宣毅:在一個無邊的大地上,那青年為何不顧身心的創傷,而傳遞著溫暖與愛,他的創作,究竟是為了什麼而存在?是為了抒發自己的情緒,或者是為了喚起人們心中的那一點溫暖?

吳宛庭:沒有雲朵的天空裡,旋著純白鳥兒,有如大海中的一片花瓣,帶著若隱若現的光芒,地上的青年,在白鳥之下,決定將這微弱的燭光化為照亮地球的太陽。雖然身心都帶著創傷,卻依然咬牙堅持著將愛到處擴散。我很喜歡。就是因為有這樣的人,弱勢才能得到溫暖,也因為有這樣的人,世界上才有永不熄滅的光亮。

 

 

黃秋芳〈違章二樓〉

參見http://mypaper.pchome.com.tw/5877a/post/1312075778

張靖玄:藝術家使用過氣的千元鈔,製造歲月的痕跡,而我卻認為新穎的紙鈔,更能顯現鍾老對文學的態度,持續學習的讓文學展現不同的新鮮風貌。

楊定澄:2021或許是現在政治的放大版,但人心疲倦了,還管鈔票上印著誰的肖像?法律要管的可能是影響更多別人的大事,而不是NOBODY創作坊建造的違章二樓。政府內有什麼黑暗?像在一樓仰看一零一大樓的頂端,唯一能知道的是,某些人很忙,有些人卻很閒。

黃信燁:作者創造的FUZZY洗衣機跳脫了我們對洗衣機的刻板印象。對我而言,這已經算是「製造紙漿機」了。而且違章建築大部分都會被拆除,可能因為創作坊使用的是國家給的材料吧!

吳宣毅:這篇文章用平淡的語氣表達出這些奇妙的事,彷彿這一切是一個再簡單不過的事實,但是讀者卻無法相信,因為這一切根本與現實不同,我們無法想像這違章二樓的面貌。

曾敬涵:整篇文章中充滿了趣味,使讀者們看了會心一笑,這種文章最適合在有煩惱時來閱讀,是抒解心情的王道之一,相信會讓人們露出雨過天青的燦爛笑容。另外,運用鈔票疊成的紙磚來加蓋違樓,是否有點兒浪費?

李翊榛:「Fuzzy洗衣機」既是洗衣機又可以把鈔票變成精美紙磚,真是厲害。「Nobody創作坊」裡的孩子應該是邊跳舞邊寫作文吧!我覺得這篇文章有趣又好笑,所以很適合大家閱讀。

吳宛庭:得獎者不一定要是Somebody,因為即使是Nobody也能抱走頭獎。獎金不一定要拿去大吃大喝過癮一番,因為它們也能成為無人取締的違章二樓。

蔡正平:這篇文章有些地方非常的有趣,像是Nobody創作坊,如果根本「沒有人」,那誰要來負責創作?更有趣的是,居然有人住在玉山山巔上,真是太神奇了。

 

 

彭樹君〈桐花〉

參見http://mypaper.pchome.com.tw/5877a/post/1312154563

黃信燁:藉由桐花的花期慢慢帶入鍾肇政的性格,也就是不受侷限,努力親近別人,且多吸收外來的事物。

徐檍昕:一男一女的站在桐花樹下,好浪漫,但是在文章中的人說出的話,卻讓人感到不捨和傷心,這種複雜的感覺,在心裡滾動著。我喜歡那一位男生說的一句話「作了就是了吧,其他的別多想。」如果真能這樣,生活會變得更容易吧!

曾敬涵:文中人物不知道自己何時能完成她的著作,我想她因為受到外界太多的干擾而猶豫不決,或者是她想太多了。即使有再多的干擾,但是心裡一定要有自己的堅持,絕不受外界而動搖自己的理念。堅持理念想必能成就事業。

楊定澄:每年春夏,白色巨塔一定會出現模樣,為了讓自己的形狀永遠傳下去,把自己妝點得無比堅強,桐花沒有休息,無時無刻成長、開花,可能只是為了讓地球增加色彩,和鍾老為了豐富文學的版圖一樣。

李伊庭:就像桐花一樣,因為氣候異常而改變花期,不論初夏還是深秋,不受時間的限制達到傳宗接代的目的。它彷彿提醒我們,不要受到外在環境的侷限而放棄,我們應該肯定自己並堅持到底。

 

 

馬筱鳳〈山林通靈者〉

參見http://mypaper.pchome.com.tw/5877a/post/1311966267

張靖玄:一開始阿政會被自然的景物刺傷,像對文學的新奇感,讓我們毫無防備只能接受磨練,雖然換來的結果可能不盡理想,起碼是靠自己的力量去真實體驗的文學之路。

李翊榛:讀來恐怖又心驚膽跳,不知何時某人又跑出來把那人殺死或砍一刀,光想像就是十分驚險與恐怖的畫面,想要逃離只有一個辦法就是當最後的生存者,才能逃離這從綠草如茵變成剛染成紅血的森林,如果不想被殺,就要戰勝這裡所有的人以及內心害怕的自己才可以。

吳宛庭:文章一開始所描述的那場大霧,從書中溢出,毫不留情的將我一把拖入其中漆黑的山林禁區。描寫的如此生動,有如正在閱讀的我也被帶刺的咬人貓纏住腳踝,重心不穩。山中的幽靈告訴阿政那段血跡斑斑的歷史,是出於怒濤般的不平,還是無底洞似的悲傷?

黃翊誠:人生正像一段幽長的路,中間摻著黑暗與光明,黑暗時,人就容易受到傷害如同主角阿政一般,藤枝或五節芒正是那人生中的障礙,但我們只能清除眼前的障礙並勇往直前而不能害怕退縮,才能看見光亮。

楊定澄:來台初期,閩南、客家和原住民爭鬥不斷,我們像黑道一樣想表達各自的義氣,卻用錯誤的方式。也難怪,當每個人常用自己的角度看四周時,和平非常易碎。

 

 

蘇小歡〈來者何人?〉

參見http://mypaper.pchome.com.tw/5877a/post/1311874986

張靖玄:鍾老的那一番話,會使我產生兩種矛盾的心態,不論別人把他定義為何種文學境界,都已無須深入追究;又或者他其實很在意自己文學的影響力?但無論是那一種心態,他還是選擇用自己的執著,持續喜愛著文學。

楊定澄:成名是什麼?一時的榮華富貴、家喻戶曉,久了終究會消失,沈寂於紙上。一百年的成長換來的是後人的淡視,不如享受生活,該努力把事做到最好,能享樂就放鬆沈浸娛樂中,比起一輩子的「爭第一」打拼好多了。

徐檍昕:文裡的「爭國介」與「吳萬世」這兩個人好像是把自己的名字當成是自己的目標,很不一樣的設計而且又使閱讀文章的人多了一絲樂趣。而鍾肇政是在看這本小說的主人,因此很投入內容,才會渾然忘我的說:「何年代人?何國人?我都忘了……」

吳宛庭:盤古開天,用了一枝筆撐開了天地,猶如撐開書的封面與封底。女媧揮動泥鞭讓人類出現,其實也是揮動著筆書寫人的故事。作家筆下的鍾肇政就是一個驚人的世界,即將要毀滅宇宙的超級惡勢力也敵不過他闔上手中書的力量——夾死在書頁中的命運,「啪!」

黃翊誠:這篇文章十分精彩,它令我整個人融入劇情,卻又在闔上書的那一瞬間,把心拉回現實。它更令我發現其實無論內力的高深強弱,盡是虛幻,因此它告訴我不能太沈迷於某件事物。

蔡正平:這篇短文像武俠小說,又像是在說歷史。書中的毛蔣二人讓我想到毛澤東和蔣中正在搶中國的歷史,毛澤東是專制的人,所以他可以殺死十萬人來換取蔣中正退出中國。

江亭儀:看似武俠小說的文章,原本讓我以為會有打鬥得你死我活的場面,和精采的結尾出現,但出乎我意料之外的,雖然結局並不精采,但是不平凡又特別的結局卻很能吸引我的注意力。

 

 

楊隆吉〈羽毛燈罩的圈圈舞〉

參見http://mypaper.pchome.com.tw/5877a/post/1312118504

楊定澄:為了夢想,時間停止也沒有關係!實踐想法本來就是用自己的生命和未來交換。圈圈舞在燈罩的努力下,成了一支美麗的舞,剩下的殘局要自己想辦法。

李翊榛:羽毛燈罩與晚風,利用圈圈舞來交朋友。交到朋友之後還用圈圈舞來增進友誼,讓彼此的默契加深,加深到連時間都忍不住停下腳步看看他們兩人增進彼此的友誼及默契呢!

江亭儀:想學跳舞的羽毛燈罩在我看來,就是作者筆下的鍾肇政。他不放棄機會,而他的努力使得周遭的人、物不得不停止動作,停下來看著他用自己和文學所製造的「文學旋風」。

黃翊誠:這篇文章結合了文字的聯想創意與舞蹈教學,令人為之嘆服,晚風與羽毛燈罩所合造出來的強風竟將時針、分針、秒針都凍停,由此可見,專注每一件事是非常重要的,它能帶來強大的力量。

蔡正平:剛開始就出現鐘罩正,令人覺得這不是巧合。晚風說最厲害的風是旋風,但是晚風不知道,最強的風是能把時間停止的風,而晚風時跳舞時辦到了,所以他才是風中之王。

曾敬涵:一個沒有生命的物品,在文章中經過特別修飾,活了過來。有生命的羽毛燈罩,在文中賣力的轉圈圈,他的熱情無線,跳到忘我的地步。學習羽毛燈罩的熱情,我們將對每一件事物充滿好奇。

黃信燁:第一句話就暗藏著「鍾肇政」三個字。而且運用擬人法將鍾肇政的個人特色描寫出來,也就是他努力和做事有幹勁的精神。

徐檍昕:好活潑,讓那些不會動的飾品像孩兒們那樣天真的動起來,好像那個地方只有自己一樣,連我都激動起來,並且感覺到書面上似乎一直吹出一陣陣的旋風,作者的表達充滿力量呀!

彭家揚:一開始便能看見一個景象,並使自己融入其中,而且當它們開始轉時,越轉越快,就像達到一個派對的高潮時,突然燈泡一亮,整個就停了下來,然後正好足夠讓讀者去回味剛剛的盛況。

 

 

謝鴻文〈文字精靈的儀式〉

參見http://mypaper.pchome.com.tw/5877a/post/1311874868

張靖玄:兩個精靈對文字都有感情的融入及寄託,但文精靈選擇「鍾」字,因為「終」究離別的心情也無法掩飾「鍾」愛文學的氣息,而「字」精靈「正」迷戀那「政」的字形,獨特的想法讓我也隨著字的舞步開始在空中飛舞。

李翊榛:文字精靈為了幫助《魯冰花》去尋找真正美麗漂亮的魯冰花,於是讓它燒掉變成白蝶慢慢飛出文字精靈的手中,勇敢的去找最真實漂亮的魯冰花吧!讓我知道消失並不代表結束。

江亭儀:看起來像很有趣的童詩,竟然可以「肅穆鄭重」的朗誦。童詩中鍾肇政的「鍾」經過拆解後,成為銅鐘羨慕的物品。但仔細想想,現在的鍾肇政不也是很多大人物羨慕的人嗎?

楊定澄:在書本暴漲的現代,還有誰會想對著書膜拜,尊敬的將它燒完?書沒有生命,但以其他角度觀察書的價值,會發現書也可以擁有不只影響自己的巨大力量。

曾敬涵:文字是倉頡的精采鉅作,被創造出來的文字,經過長時間的成長及蛻變之後,就成了現今人們溝通的方式。燃燒儀式別具意義,升天的每一個文字將忘記過去,重新踏上另一段人生之旅。

 

 

台長: 文學樹
人氣(963) | 回應(4)| 推薦 (1)|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藝文活動(書評、展覽、舞蹈、表演) | 個人分類: 創作坊的說理選材 |
此分類下一篇:一場精采的演講必須具備的要素
此分類上一篇:進階班取材分享----〈欣賞好作品〉

小蟹子
這些小小評論家
真可愛啊!
2010-08-01 21:37:58
全家樂
每個人都有自己的對文章的看法,而且都很有趣!
2010-08-02 22:15:07
創作坊小說研習,鄭重推薦
2010年這個暑假,創作坊藉由《魔法雙眼皮》、《不說再見》和《向有光的地方走去》這「光之三部曲」的系列共讀,做為孩子們多元學習的素材。
引領所有學習寫作文的孩子,確立小說的閱讀與創作的能力,敏銳地串起生命中所有的線索,無論是語言、文字或生活,都在濃烈而充滿象徵意義的小切片中,表現出千萬人中仍然不能掩蓋的特色。
這些研習,在短短的一個月裡,每一堂課45~50分鐘的創作時間裡,我們看到讓人驚豔的成果。
一.小說評論
1.「光之三部曲」總評:
〈黃秋芳「光之三部曲」,文學評論〉http://mypaper.pchome.com.tw/joyhi5877/post/1321344400
2.「光之三部曲」角色討論:
〈黃秋芳「光之三部曲」, 角色分析〉http://mypaper.pchome.com.tw/joyhi5877/post/1321289858
〈黃秋芳「光之三部曲」,人物評論〉http://mypaper.pchome.com.tw/kid5877/post/1321303218
〈進階班孩子評選《魔法雙眼皮》人物〉http://mypaper.pchome.com.tw/kid5877/post/1321363066
3.「鍾肇政文學長廊」主題小說競寫評論:
〈愛上小說,在微縮的人生中學習〉http://mypaper.pchome.com.tw/joyhi5877/post/1321253006
〈孩子們的文學長廊小說短評〉http://mypaper.pchome.com.tw/kid5877/post/1321265230
二.小說創作
1.延伸「光之三部曲」的單篇創作:〈「光之三部曲」角色延伸小說----創作坊國中學生小說聯展〉
http://mypaper.pchome.com.tw/joyhi5877/post/1321329443
2.〈「光」之三部曲,角色延伸系列連作〉http://mypaper.pchome.com.tw/joyhi5877/post/1321390088
3.限題競寫〈創作坊學生主題小說創作:「水」〉http://mypaper.pchome.com.tw/joyhi5877/post/1321390119
4.多元而不受侷限的自由創作〈創作坊學生奇情小說創作〉http://mypaper.pchome.com.tw/joyhi5877/post/1321390167
2010-09-05 17:18:38
2019/7/18
宛如拾起,那些小說餘光,行走在悠悠長廊....
2019-07-18 10:03:28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