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05-28 01:31:26 | 人氣(1,162) |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我的心跳若不能在胸口,那能在何處?

推薦 0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p><img title="3284424175_a70e55ffed_m.jpg" src="http://pic.pimg.tw/burorly/4b91a504519dc.jpg" alt="3284424175_a70e55ffed_m.jpg" border="0" />&nbsp;</p><p>&nbsp;</p><p>
我的肉身若不能在家裡,那能在何處?
人生的意義,原來是自生活中一點一滴小事的累積:
孩子退燒時、夫妻相視的微笑、摯友相見時放聲的嬉笑、
出差早回家時妻子的驚喜...&nbsp;
這些事都微不足道,卻是陪伴著我們能夠安度晚年的回憶。&nbsp;
怎麼會連微不足道的回憶,要能夠在我身上、都這麼的難得,都多麼緣木求魚:
曾經要結髮的女人相視的怒目、
約好要相惜一生的摯友相擁時只能放聲的哭泣、
一直坐在家中等待歸人回家時錯愕的對話....
在努力奔向未來時,不能忘記我們正活在當下,&nbsp;
我深知現在的每一分鐘都在生活,只有紮實的活過現在,才有未來美好的。
我對生活的要求沒有那麼地高,我對物質的追求沒有那麼地遠,
因為生命真正的快樂是在過程,不在終點。&nbsp;
我知道其實旅途和終點一樣重要,甚至更重要,
所謂終點常常只是一個夢想,一個永遠距離我們只有一步之遙的夢想。&nbsp;
<img title="2987101404_0491abd2a9.jpg" src="http://pic.pimg.tw/burorly/4b91a5483eceb.jpg" alt="2987101404_0491abd2a9.jpg" border="0" /> 
經常感念在生命的轉彎處、在我人生跌倒的低潮時,那些帶領我走過黑夜的朋友,
那些遠大的夢想,真的只有一步之遙嗎?
換算政霆與我的距離,的確真的只有一步之遙;只是,這一步,是先走一步。
夢想和你像一樹來不及看見熱情的曇花,卻沉默如不需潤澤的仙人掌
由冷漠而暖熱的心竟又復歸到寂靜
暖嫩的心才剛燒起,如何能輕易地放開掌心、鬆手拍掉
夢想和你真實的肉身,怎麼說那都還不是成了灰燼?
</p><p>&nbsp;</p><p>
漂流的這些年,從貢丸米粉的產地,推回岸邊的我,再回到了台北,
像極了沒有跟的浮萍,順著暗潮的變化,回到了後山,
溪水急著要流向海洋、浪潮卻渴望重回土地,
&nbsp;&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nbsp;
無耐,海洋和土地要尋找到豆方大的容身處都沒有...</p><p>&nbsp;</p><p>
我的夜和著我無盡哀傷的淚、沁入寒冬的雙手拉上最暖的被
覆蓋我此生最冷的冬天,
那個冬夜的前夕仍有我最後和你最天真的笑聲
一天一夜喚醒被踐踏已久的自信自尊
一頁一頁翻閱被挑開的矛盾和衝突
以及不再畏怯、拍上我胸間真實卻空洞的鏗漮音
我的心跳若不能在胸口,那能在何處?</p>

 

我的肉身若不能在家裡,那能在何處?

人生的意義,原來是自生活中一點一滴小事的累積:孩子退燒時、夫妻相視的微笑、摯友相見時放聲的嬉笑、出差早回家時妻子的驚喜...&nbsp;



這些事都微不足道,卻是陪伴著我們能夠安度晚年的回憶。&nbsp;



怎麼會連微不足道的回憶,要能夠在我身上、都這麼的難得,都多麼緣木求魚:



曾經要結髮的女人相視的怒目、

約好要相惜一生的摯友相擁時只能放聲的哭泣、



一直坐在家中等待歸人回家時錯愕的對話....



在努力奔向未來時,不能忘記我們正活在當下,&nbsp;

我深知現在的每一分鐘都在生活,只有紮實的活過現在,才有未來美好的。



我對生活的要求沒有那麼地高,我對物質的追求沒有那麼地遠,

因為生命真正的快樂是在過程,不在終點。&nbsp;

我知道其實旅途和終點一樣重要,甚至更重要,

所謂終點常常只是一個夢想,一個永遠距離我們只有一步之遙的夢想。




經常感念在生命的轉彎處、在我人生跌倒的低潮時,那些帶領我走過黑夜的朋友,

那些遠大的夢想,真的只有一步之遙嗎?

換算政霆與我的距離,的確真的只有一步之遙;只是,這一步,是先走一步。





夢想和你像一樹來不及看見熱情的曇花,卻沉默如不需潤澤的仙人掌

由冷漠而暖熱的心竟又復歸到寂靜

暖嫩的心才剛燒起,如何能輕易地放開掌心、鬆手拍掉

夢想和你真實的肉身,怎麼說那都還不是成了灰燼?



漂流的這些年,從貢丸米粉的產地,推回岸邊的我,再回到了台北,

像極了沒有跟的浮萍,順著暗潮的變化,回到了後山,

溪水急著要流向海洋、浪潮卻渴望重回土地,

無耐,海洋和土地要尋找到豆方大的容身處都沒有...


我的夜和著我無盡哀傷的淚、沁入寒冬的雙手拉上最暖的被

覆蓋我此生最冷的冬天,

那個冬夜的前夕仍有我最後和你最天真的笑聲

一天一夜喚醒被踐踏已久的自信自尊

一頁一頁翻閱被挑開的矛盾和衝突

以及不再畏怯、拍上我胸間真實卻空洞的鏗漮音







我的心跳若不能在胸口,那能在何處?

 



本文已同步發佈到「生活點滴」

台長: 莫言的小站

是 (本台目前設定為強制悄悄話)
* 請輸入識別碼: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