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起腦力激盪拿獎金! 全球首輛「可飛可跑汽車」老舊山城回憶過往時代眼淚 僅做14天董事長 邱正...
2011-08-06 00:25:31 | 人氣(186) |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談人生的離散和分離

推薦 0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2009/09/02 23:09:51 

人生經常有意想不到的際遇,怎麼會相遇和認識都沒有來由的就是會碰到;同樣的,離散和分離也一樣,它就是發生了。


小時候,我喜歡上學,也滿心期待考試的到來。因為我總是會拿著剛接過手的獎狀,飛奔回到家,媽媽總背對的我面對著瓦斯爐在準備著給我吃午餐,我會拼命跟媽媽說話,告訴媽媽,我這次考得不錯。我想,正是這些滋味,勾起我對第一名的記憶,也正是這些滋味,讓我始終記得媽媽煮的那一餐,即使沒有加上蕃薯的飯,媽媽吃起來都笑得好甜。一直到三、四年級,情況有了些改變,我好像突然間把心事收了起來,不太愛對人講,因為我想我已經長大了,怎麼很多事都不是想像中的美滿,那時,已經開始有了愁眉,愁眉下的眼。



一直到我升上了五年級我遇到了政霆,那使得我在封閉的小小世界中懂得用另外一種態度面對,或許是桀驁不馴的樣子,或許是不可一世的模樣,但不論是什麼模樣,政霆都改變了我的一生。


政霆說:今生有你這個好兄弟就已經足夠了。



認識政霆的那十幾年,經常性的因為我們都遇到低潮時而聚在一起,難兄難弟怎麼老是只能抱在一起哭訴不愉快的昨天,就是患難才會見真情,日久才會見人心。在我的人生中,經常性的表現出只有零與壹的線條,這樣數位的訊號卻不斷的憾動我的心,一直到政霆的心跳不再有跳動,我的心也因此停止律動了很久。



我不得不承認,愛情一直是我最深邃的眷戀與迷失,政霆除了陪著我試著嘗上一口滿溢相見恨晚時的愛情酒,還會陪我等待這杯酒浮上一層霉渣,我們才會停止等待可能會因為我們而發酵的釀酒,再一起看著眼前這杯酒是如何被該死的陌生人一口飲盡。一度流行的環島、摩托車環島、一直到今天的風行的腳踏車休閒,越來越多拉風的腳踏車在路上跑,追風的腳踏車騎士越來越多,唯一不會退流行的,應該是對於馬子的追求,從十七歲到七十歲都能夠擁有愛的機會,巨大的老老闆也騎著自製的腳踏車挑戰不可能的任務,誰說年紀會是一個對於追求夢想的阻礙。


 



自從上次從抱著政霆的骨灰罈之後,每天都當成最後一天在過活的我,只有盡是往牛角尖裡鑽的份,我不怕獨自一人等待釀酒的過程,只是牛角尖打從活人堆裡鑽過來,現在卻卻往死地裡去。失去政霆過後的我,曾經努力的想讓自己變成一個有希望的人,便成一個有幸福的愛的人,因為大家都告訴我:「要把政霆的份繼續活下去」。讓自己能夠活得精彩,活的光亮,延伸了自己生命的寬度,就好像是延伸了政霆生命的長度了。希望我幸福的政霆,念茲在茲的就是這件事,我深深知道政霆多麼希望幸福能來敲我的門。


 


 


 


幸福是主觀認定的,無客觀標準的。幸福不是自來的,而是自己去追求的。我在政霆去逝後的半年多後,我開始了一段感情,躲在門後的我,試圖勇敢地去敲開幸福的門,我試著去愛一個人讓我放下我潛藏很深的執念,那個人給我帶了個希望,一個永遠不會離開我的人,離散和分離都一樣,我都不希望它們發生。希望生命裡還能夠存在著一個無比重視我的人,希望生命裡還能夠會擁有一個永遠不會放棄我的人,希望還有多一點希望,我們開始試著去愛,我們也試個學著去遺忘過去,試圖放棄注視生命裡的那些陰霾。然而,我愛的人有一雙執著而灰暗的眼睛,有呼吸很深的嘆息和緊抿的唇,總是壓抑著深情與憤怒、真愛與痛苦,可能不讓我感孤獨而距離我很遠。然而,我愛的人在彼此眼裡尋找自己,希望在對方的眼中總是渴望著看到有形的自己,進而透過倒影能夠看見無形的眷顧。現在,別說不見我愛的人的蹤影,就連最初的友善,都像是一種不悅的曾經。幸福好像沒有開門,幸福勇猛地敲了我的頭。


 


 


透過爭執的沖刷,我漸漸已忘記何時又為何愛上她,只知道自己總是盡可能抱緊她,無論何時何地我總是不忘記索取一個擁抱,沒想到她在我懷裡依然的憂鬱與驚懼、刻意的甜蜜與無意的殘忍:我見漸已忘記何時又為何愛上她,遠遠的就看見她無法照亮的眼睛,無從取悅的偽裝。她的猶豫太深了,以致於愛上她的那天,試看看這三個字讓我也有了與她相同的眼神、無可說明的憂鬱。


但是我無法解釋最後的沉默,那種無聲的相悖、無意的疏離、靜寂的廳房,怎麼可以如此無聲無息的消失,世界瞬間縮小成了一個人的方呎,時常,我希望臨睡前,身邊是曾經愛過的她,時常,我希望入睡後,夢中是曾經如此相知的他。然而,在嘎然而止的夢寐中,定格的卻只是一個空蕩的我。每夜每夜的沉靜,都不禁讓我回想,消失的你們都沒有留下隻字片語給我。原來,當我走出我們彼此的生命、難離的深情,我從相片中的影子,看見那背著月光的、巨大的冷漠。原來,離散是這樣子一回事。


她總是以為我的情詩是相續不斷的曖昧對象,說真的,我寧可人們如此認為,這樣至少我能維持皮面上,那單薄的一層桀驁不馴。然而,在我無法重新再愛一遍的心裡,嘴上持續咀嚼著一些廉價又低俗的玩笑,才能掩飾我真虛的心靈。或許,我仍任性地回憶過去那些蕭瑟的青春,一篇接著一篇對過去充滿情愫的文字用力的劃開了一道道痊癒不了的傷口,不是我仍舊喜歡著那些傷過我心的女人,我無法掌握的當下,卻驅使我向著無法把握的過去倒退,一瞬間,只想退回了最初相遇的時光,可能是我們彼此都不了解,只剩下那個生日時寫給我的一張小卡,裡頭都是從前的她為我帶來的小東西,有的是一張裁成了1/4的信紙、有時是一個平安符,有時只是她出門前留下的黃色便箋。


過去,家人跟我聊起她的狀況,我只是含糊其辭的,用別的話題敷衍過去。過去,當我朋友跟我聊到是否有個她的存在,我只是簡單的一語帶過,跳過話題,關上相簿,停止追問後,我都知道我現在並沒過得更好,只是雜亂的現實讓我走向寂寞、心底卻一刻也不得安寧。才剛醒來,就一念一念的,惦念著她。或許,我只是害怕從泥沼裡爬起來掉到更黑更深的爛泥中,卻佯稱說我並沒有陷入絕境戀她而後愛她,愛她又不禁失了氣度怨她,就像是突然好了一天的天氣,相隔一夜卻又狂風暴雨,又好像是突然發佈好消息的公司,才剛用漲停板的價格搶到一張,才剛開盤,就一筆一筆的被打成跌停板。


彼此的誤解就好像堆積疊層的積木,一年一年地往上堆,要怎麼優雅的繼續疊上去,卻不能將高塔型狀的積木一觸而塌,似乎成了談戀愛時最刻不容緩的任務。我們繼續不斷地敲打對方的偽裝,相互窺視彼此危險的眼睛,摀著胸口的心跳,什麼事都不做地停留在原地等待,只想狡猾的不勞而獲,卻看到日漸遠離的目光不再有交集。從愛她的一個瞬間又一個瞬間,讓我確知我孤獨的存在。從想念她的一個念頭又一個念頭,讓我確知我存在的孤獨。是不是真的在相愛的瞬間最美好,爾後,我們是如此孤獨地相愛,即使相愛也時時刻刻能察覺寂寞的存在。讓所有的寂寞顫顫如同星辰,讓所有的愛念孤獨地如同皓月,不說就是不說出口的感情,永遠都像是上了鎖的文章,怎麼樣子都不曉得背地裡的意義,不猜就是不需要再猜的念頭,永遠我都像是小偷一樣晝伏夜出地出現在她的心房裡翻箱倒櫃地想要找到開門的鑰匙。


 



「我恨你,我會恨你一輩子。」,我愛的人死命地對著我咆哮著,竟成了破壞門的工具,奪門而出的腳步,拖著滿是沉痛記憶的行李,居然箭步如飛。


如果悲哀太多,則不太會覺得悲哀。
如果苦痛太多,則不太會覺得苦痛。
如果憎恨太多,則不太會覺得無愛。



我的好友啊,我失敗了,僅能針對杯裡的霉渣催眠自己那是一口美味的芝麻糊,一飲而盡。




本文已同步發佈到「生活點滴」

台長: 莫言的小站
人氣(186) | 回應(0)| 推薦 (0)|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心情日記(隨筆、日記、心情手札) | 個人分類: 我的手札 |
此分類下一篇:30 歲的人生
此分類上一篇:一刻鐘都是永遠

我要回應
是 (本台目前設定為強制悄悄話)
* 請輸入識別碼:
請輸入圖片中算式的結果(可能為0)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