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4-02 15:17:08| 人氣185| 回應1 | 上一篇 | 下一篇

ㄿ續長今夢ㅛ第九十三章ㄼ女子綰下願

推薦 17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村路失去往日安詳與寧靜

取而代之的

是滿目瘡痍和毫無生氣的哀號

 

倭寇兵直接踐踏臥地人身上

地下到處都是被炸傷的呻吟聲

於強大武裝兵前掙扎

只會徒勞無功而且還會傷及身邊人

若不是受傷跟她 政浩想必會奮力對抗

 

!劈啪! 呼嘯的砲彈響

天空一角射出一道長長的光芒劃破晨曦

田野像被無限廣大 似波瀾一樣搖晃抖動

隨即都是濃煙和紛亂 連馬兒也驚跳亂咆

小鎮道路躺滿橫七豎八的屍體

有父母焦急地呼喚孩子

也有孩子哭喊尋找親人

[通通抓回去!] 倭寇目吩咐道

[一刀下去看還會不會聽話!]

近處倒塌中傳來幼兒啼哭聲

他們應該不會狠下手吧?

好不容易..我才...

她才在這裡找到了可以依靠的力量

可是所有一切 轉瞬間就要消失了

一路看著讓人倍感親切的漁網

屋頂 穀倉以及樹林統統陷入烈火

長今驚呆了

目光彷彿從遙遠地方摸索回來

X

兩人被帶到官衙裡

單是營門 四方八面都是被擄來的百姓

他們乖乖等待被倭寇兵捆綁

哪個小孩哭鬧 就被狠狠口塞硬物

 

她瞪大褐色目光 掃視每個臉孔

 

忽然

前面二樓展望台傳來淒厲男吼

臉朝地...隨即!

摔不死卻換來一身骨折疼痛

 

長今嚇得倒吸口氣

政浩更對所作人恨之入骨

他單臂摟緊她嬌小顫抖的軀體

頭貼著他懷裡的長今似乎也鎮定了

側頭視線剛好落到本廳一旁的瓦房

門前被綁的都是眼熟官員

而且正好與監營目對視 [!]

 

死的死 傷的傷 監禁的監禁

一切全都要消失嗎?

連這有力的臂彎也會被奪走嗎?

然後只留下自己嗎?

她開始害怕自己

害怕每到一處就引發災難的自己

 

本來司空見慣的百姓都沒敢哼半聲

直到男人咬牙切齒不屑道 [!]

[就這丁點本事...] 痛昏過去

 

硝煙漸散 [———呀!]

不顧鮮血如鵝毛般飛濺

濟州陸兵隊仍奮不顧身往前衝

眨眼間 一半人都倒下!

這股寧為玉碎士氣也感染了百姓

未被綁縛的百姓一同吶喊

純樸的島民逼上梁山 不再等待被救!

保衛家園再也不是陸兵隊的責任

一下爆發力推倒倭寇並搶了其唐刀

接二連三的倭寇兵奄奄一息倒地

 

被綁在武習木柱的 應該就是大夫了

他們一同助威 誓死捍衛 [哪怕死!]

[都不會給外種人診症!]

跪地百姓亦蠢蠢欲動 [!!]

寒光剎時一閃 殺聲震天

無數短斧翻著斤斗

貼在政浩懷裡的長今雙開手臂緊摟他腰部

她急哭了 [不要!! ...]

用全身的力量壓住他的魁梧

 

 

!

天地瞬間凝結一團

大家無一不聳肩縮頸 瑟瑟發抖

沒有哪個血肉之軀能擋下敵方的炮擊

濃煙未被燒開 被綁木柱的大夫已燒焦了

本廳裡走出浩浩蕩蕩隊伍

[果真沒吸取教訓!]

是朝鮮語!難道是援兵?

但怎會攻擊百姓呢?

 

看清楚了! !

 

站在前面舉起炮槍的———

凜冽桀驁眼神 細長單鳳眼

渾身散發著令人難以接近的氣息

他肯定是倭寇將主吧!

 

[令大人出面鎮壓 真夠丟臉!]

說話是在他旁邊的鼠頭樟目

鮮明對比下實是醜陋

他不就是濟州島使令大人嗎?

 

從監營目瞪他的鄙視眼神知道

他把整個監營連同官員作為籌碼

加入倭寇陣營賣命

帶領倭寇直搗城門!

另一方面來說他比倭寇還要心狠手辣

[!] 所有官卒都對他深惡痛絕

 

[由你開始!] 使令居然揪起老翁衣領

手裡小刀果斷割開其頸動脈

是寄望的背判?

還是他身後冷酷無情倭寇將主橫空降世?

男男女女頓失戰意都嚎嗚

 

[!] 一女嗓按捺不住叫囂

[倒不如乾脆殺了我!]

 

[別以為是州牧女人]

一翻譯倭寇隊長大聲道

[我就不敢動妳!]

[就成全妳 來人把她頭砍下來!]

 

幸好本廳的吵鬧

使令鬆開下一個老婦人

[看來我得去懲罰這個女夫!]

 

州牧順勢追出來哀求道

 

太好了!沒事呢...

長今懸在心中的大石終於踏地了

可是老天爺嫌少折磨她

她又要再次目睹恩師與韓尚宮相似死去?

 

[我自問沒私心! 我背著我國人唾罵]

曼大人臉無懼色 從容不迫道

[堂堂站出來救你們主公]

[你們卻把我拒諸門外?]

[真好!反正我不是神醫!]

[只聽門外人問症就能斷症]

[真夠丟光我自尊! 我還不如死去!]

 

[這時候 妳就別口硬...]

州牧拉扯她衣袖勸慰

 

 

[妳只是個女人而已] 鳳眼將目開腔道

[怎可以讓妳直接會吾我們主公大人!]

[而且還是傷痕累累的女人!]

畫面穿過早前

曼大夫在火炮中逃跑時

不管雙手已被燒傷也為解救被壓孩子

[憑什麼...——?] 

就在將目拔劍之時 他詫異 [?!]

[又是女人?!]

 

擋在他眼前是一髒兮兮女子

[拜託!] 我跟娘娘是同一伙的!

長今終於來得及哭哀道 [別殺人了!]

 

政浩後悔自己未能抓住她衝出去

面對殺人不眨眼的倭寇兵

為了長今 他做好萬全心理準備

 

政浩又再次背著自己 拉開戰鬥架勢



FanArt by @feurmich in twitter

她只能躲在安全地方哭

那天馬車裡 也只能哭

 

曼大夫又走到他倆面前

[下手也得按次序!]

 

[你這自以為懂醫術女人]

使令也插嘴嘲諷

 

[大人!] 州牧拋出最主要焦點

[這裡除了曼大夫! 沒有人願意救主公了!]

[被你們折磨的大夫都寧死不屈]

[難道就把主公生死擱置嗎?]

 

一繼續擴佔濟州島尋找大夫

但連日的攻擊 兵體力也秏損了七八成

還要賭 之後援兵戰力強勁多少

二是主公病歪歪 能撐多久仍是未知之數

不是不讓機會眼前唯一願意診治女人

[她的手又豈能做到根本把診]

[在開什麼玩笑!]

 

[實不相瞞] 州牧實無他法

[曼大夫她還有徒弟!]

 

[大人!] 使令鬼鬼祟祟拉上人質

在他們對峙後面 他強推長今倒地

[別聽他口出狂言! 她還包庇著這罪大惡極女人!]

[...!]

 

瞬間又一道鮮血 ?!

 

眨眼功夫政浩重重賞了他一拳

可是鳳眼將目不是省油的燈

對他的敏捷刮目相看同時 他回了他一刀

政浩左前臂被揮出一道深紅[!]

刺痛讓他眼前一下糊黑

 

[徒弟?] 鳳眼將目 [怎早前沒聽你說過?]

[他人呢?]

看見州牧微微低頭不語

曼大夫與她攙扶受傷男子

而他還想要扶起披頭散髮女子

別殺人了!” 她哀求

站出來的女子? [...該不會...]

 

[最出色的兵力都已經被炮擊成灰!]

使令心想吃這一拳也值了 [繼續順勢攻擊!]

[把這班愚人殺死!]

 

長今瑟瑟發抖握緊拳頭

真想殺死眼前背叛祖宗男人

 

[反正我沒趣!]

鳳眼將目另一手提起炮彈槍

似乎要一口氣了結他們跟在場所有人

[再跟你們鬧下去!]

 

 

[等等她徒弟醫術是超越大部分大夫之上!]

州牧補充 [曼大夫妳經常說的呀!]

[就算半夜驚醒 她也能精確對準穴位針灸!]

 

醫術?

就連監營目表情都複雜地望著長今

御膳宮女怎會醫術 還是超越他人之上?

 

連長今腦海也一片漠然 醫者身份?

很陌生很陌生

見曼大夫神情變得飄忽

大家眼神中夾雜著憤怒和恐懼

她甚至一度懷疑自己也曾有過行醫?

 

[妳是大夫嗎?]  一哭聲傳到她耳邊

聲音是來自跪地身懷六甲婦人

[救救我孩!] 她跟丈夫跟家人向自己叩頭

 

長今瞄到地上死去的將士

那雙凝望天空的眼睛

終究沒有閉上

 

先是雙手燒傷的女人替主公診症

現在輪到渾身酒臭的女人?

真在侮辱我們!

她憑什麼!?

鳳眼將目一手把刀擱在長今脖子

 

 

浮浮回憶曼大夫問道妳說臉色泛紅呢?”

臉呈紅色是發燒

額頭是屬心火部份 看到額頭發紅 那就是鬱火病!”

 

病患鼻樑和眼睛周圍以及嘴唇 都發青

曼大夫又問是什麼病

青色代表有寒症 痛風 淤血

發青代表她的病是氣血不順

筋脈虛弱所引起 是風庳前兆!”

[娘親! 我不想死呢!]

殺氣肅靜裡孩子童音如此清澈

[不要死好嗎!]

 

 

聽到大家的請求嗎!

!!


FanArt by @kim_mabu In Instagram

妳要活下去!” 母親最後遺言

妳把我的份 好好活著陽雪夢中一別

只被判死罪的韓尚宮

將目的刀鋒已向脖子推入 ———!

在最後一面 韓尚宮卻是寬容地淺笑

娘娘!!

————! [?!] 將目瞳孔放大

她充盈的淚光瞬間吞回眼眶

迷離褐色眼眸忽然很光澤似發光樣

 

[釋放濟州島百姓跟所有官員!]

長今站起來與將目平視道

[這是必要條件!]

 

鳳眼將目 政浩 州牧 監營目

鏡頭特寫一格一格給了他們愕然

使人不得不欽佩她勇氣

百姓與官員似乎料到她血賤下場

不禁閉上眼睛

[竟不言大慚?] 刀又往她脖子擱!

她堅定眼神似望進了自己最深處

竟與————

(網圖)

———那張封塵笑顏重疊![..什麼]

本看人淡淡的鳳目 略透惆悵般明澈

說白了 彷彿是觸動他內裡最深處的靈魂!

此時背後本廳傳來斥喝

[區區一個女子!]

[費了這麼點時間?]

 

將目放下長刀收起空洞銳光

投以長今我不會傷害妳眼神

他慢慢轉身 向主公躬身!

 

大家視線都落在踏出本廳的主公!

也竟然說著朝鮮語?她究竟何方神聖?

擁有一批細型又威力強勁炮擊槍

還培訓出一隊隊草菅人命精兵

 

[管有沒有大夫? 通通給我不留活口!]

這雄厚的嗓音竟然是源於女子..


(網圖)


驚人冷霧髮量 兩插有髮釵垂有流蘇

如月的鳳眉下一雙冷艷烏黑美眸 翹挺瓊鼻

將目與倭寇們都對她肅然起敬

脫俗的美人

什麼——!竟然就是他們的主公!!

她就是殘暴精兵的首領?

以為明眸善睞 卻有種超越同齡人的閱歷——

——持著與她氣質不符的長矛

武器寒光閃閃足以讓所有人毛骨悚然

這幫兇悍男人甘願拜服於她 勢必來頭不小!

誰敢對她有任何非分之想

 

[沒出息!] 主公轉換倭寇語

比手命令著什麼

倭寇兵快速把百姓集中在一起

本廳裡隊伍亦為炮擊槍上燃料

該不會——要把他們炮灰?

 

[主公大人!] 將目上前道 [解決他們]

[不值動用燃彈!]

[何妨找到了新大夫....]

 

雖說他們即要大開殺戮

熟爛明國語的長今與曼大夫

依舊搞不清情況是——

——他們不完全是倭寇人

難道是與明國的混藉人?

 

古時混藉人可被積極打壓

即便出生二班 !

比普通狀元入宮求得半職更難!

別說出生農民百姓

連混飯也成問題

他們怎可能擁有這幫勢力?

 

主公雙眼兇狠狠瞪著他 似要開腔氣勢

哪像病重垂死之人呢?莫非另有其人?

還是她是主公的女兒?

對呢 蛇蠍美人不適合她...

(:!別囉嗦了! 炮擊槍隊伍都把他們圍起了!

[你給我發過毒誓捨棄自主!一生皆苦樂跟隨我]

[我希望自己不曾懷疑你奪位!]]

 

[! ] 將目確是有難言之隱 [我誓死效命主公!]

[給我行動!]

主公長矛指著長今等人

[不然我連你也行動!]

 

曼大夫與政浩也被倭寇壓下

他們伸手道 [長今!]

只需主公一聲令下——

—— !!痛苦後 來生也能相逢

孩子們 婦人 連男人 嗚嗚哭

終於不再抑制悲傷 摟抱一起

 

[我殺不了!] 將目渾身血液像沸騰著

帶著一股不能忍受的怒氣

[那是我記憶猶新]

[那一晚!]

 

主公雙眸閃過一秒猶豫

看來知道他所指那一晚的事

她不為所動 不可遏地吼叫著

[根本沒有誰!不怕死!]

此番話似在回應那段回憶!

 

 

[你們!] 主公舉起長矛

目光一轉切換另一語言向隊伍準備

將目還不離開話可會波及到

貫徹始終的主公壓根不會留任何情面

只要不聽她命令!

就在她下一秒張口發號施令

 

絕不能讓她吞出一個字!

沒有誰不怕死!”

[我不怕死!]

千鈞一髮長今以明國語回她

——!

————!

主公睜大瞳孔詫異地打量她

將目更轉過半邊身 ..什麼?

 

眼見政浩止不住的血

急得長今再也沒有任何進退餘地

她推開曼大夫 竟然——往前面走!

———她胸口貼在炮擊槍前

[讓我治療妳!]

[把他們放了! 一個不能少!]

 

[?!] 腦袋一陣沉重主公瞪愕

記憶花海中散落的花瓣瞬間重新綻放

迷糊的情緒隨之湧起 [....]

求你!放過我們!”

微開唇瓣遲遲吐不出半字

她望眼欲穿

彷彿再現那曾楚楚動容少女

只要他活著!”

我今生只提武器為大人手起刀落!”

那麼——?!” 一男粗獷嗓淫穢笑道

梳洗好 先到我房間再說!”

[撤退!]

 

[?!主公大人?] 倭寇互相疑視 [妳說什麼?]

[把所有人放回去!]

[除大隊 全回船上準備所有炮槍圍守這裡!]

主公放下長矛切換朝鮮語道 [我條件!]

[下令給我所有效士準備飯菜!]

倭寇士們從命迅速為百姓鬆綁

推嚷他們趕快離開官衙

 

州牧長呼一口氣

雖想到安排人手為敵軍做可口飯菜而感到羞恥

曼大夫是我恩醫 我不能讓她白白送死!

在重要關頭推上死罪可免大竟逆不道女子

一個不能少!竟與倭寇大開條件

她弱不禁風 那一刻氣場卻很強大

還保護了一直排斥她的百姓與官員

為了他們能活下去

可是已經有幾位男大夫因為診症不了而人頭落地  

州牧亦感憐惜 投以長今複雜目光

 

 

[別髒兮兮的碰我!] 主公說完揮袖入屋

鏡頭回溯到少女那一夜

她顯然換了亮麗新衣裳 在門口踟躕不前

直到屋裡的人把她拉進去

畫面亦在這一刻定格了 

----

----

------最後融入黑暗時

傳來令人寒心的衣裙撕裂聲音

 

<<待續

/

[壞血症引來的心力交瘁] 主公臥在塌塌米上

蒼白無力 嬌柔說話的她看上去更年輕

[已經達到我無法承受地步]

[別再給我開補身藥劑!]

[不然我砍下妳頭!]

 

[我定竭盡所能...]

長今反復探脈後道出 [妳腎功能急劇衰竭!]

[通常被診斷出這 最多還能活七天]

 

[妳說啥?]

這麼說敵方好快群龍無首

一盤散沙 若遇上援兵不就?!

使令想必要阻止這一切

[就憑妳三流醫術?]

 

//

這一天

碼頭駛來了一艘宮廷

說是傳有御令的——

[閔政浩!]

 

使令冷嘲

看到監營目對他禮讓三分

早就對政浩看不順眼

 

當看政浩被五花大綁拉扯過來

[放肆!竟對水軍萬戶大人無禮?]

[水軍萬戶——?]

///

[若有來生]

那一夜

賜我重新之人

我用了今生的憎恨去報仇

[我發誓要做好人]

 

////

立春之日 各鎮滿溢喜慶

前往見她路上

他想起了

閔政浩大人洪常

能光明正大與長今小姐一起

 

我們都看出了他提醒道

! 大人還真不知道?”

她對大人的心意 就跟你對她一樣!”

再只需一個小小突破口而已!”

 

也跟我同一心意?

 

[我們接到命令] 義府官突如其來

[官婢徐長今治療倭寇]

[這是通敵之罪! 必須押送義禁府調查]

[閔政浩大人你亦涉及在內 請你也跟我們回去!]

/////

[那是我的意思!] 監營目突然出現

而且他另一個身份 竟是———!!!!

[官婢徐長今違逆律令治療敵軍 的確當誅!]

[不過——!]

 

 

台長: Jia

(悄悄話)
2020-05-20 10:28:37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請輸入圖片中算式的結果(可能為0)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