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3-10 18:37:25| 人氣191| 回應3 | 上一篇 | 下一篇

ㄿ續長今夢ㅛ第九十二章ㄼ兩情攜清風相依

推薦 16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月光無聲地傾瀉在海岸上

一艘大船悄悄駛來

不一會兒!!

無數肅殺黑影子蜂擁上岸  直奔騰村莊

......”呀——是——?”

更夫來不及辨認.. 脖子被划出一道紅

........”——救命!”

炮火轟破瓦房裡的夢

..........”鳴鳴!!!——呀

子們無一不受恐慌地叫喊

 

拜託 !

海岸線一帶構築沿邊烽火陸續爆開

濟州各鎮防禦所的 一定要盡快趕來———!撲通

生命的最後 烽火衛兵點燃了扭轉乾坤的開始———

—————!

畫面承上回

被擊沉的堅強似乎有望重整時

划開黑幕的火光伴隨起刺耳的爆破聲

嚇得長今一頭倒在政浩懷裡

不妙! 政浩雙手摟著她頭 這能減低聲音對她造成傷害

!!! 接下來是號角低鳴

政浩沒料到 自己居然還能體會外族入侵

這股千軍萬馬湧心頭的緊張感

有別以往宮廷模擬練習

兩人互相攙扶到山腰 看到遠處井然有序的兵陣

連政浩有過數次以一敵十面對強盜經驗面前

這次親臨排山倒海武裝重甲的外族

不由得感到畏怯!

[辰時有艘商船在虎岩洞渡口出發到漢陽]

當兩人疑惑可去可從時

正遇到雲白一行人往山上躲避

這得知來者是倭寇

防禦衛兵與其熾烈戰鬥也顯束手無策!

只能眼睜睜看著倭寇徹底攻入濟州監營城

不到一時辰裡也佔領了三大村莊

[咱們趁這機會離開!]  

不幸之中大幸 日前為政浩安排回宮

雲白可花了九牛二虎之舌 讓商船多靠岸幾天

 

確實沒有比活命更重要!

烽火畢竟是依靠鎮與鎮肉眼聯繫

惡劣天氣情況下傳達信息

透過吹號角和點烽火互傳遞信息

而進行水陸合作擊潰敵人的計劃

變相一定減慢了救援

而今晚亦是該死的夜霧!!!

 

一行連同百姓五十來人

為怕擠不到船上 大家還是認真討論最主要上船!

[閔政浩 由你去最近的島縣匯報這情況]

只要捱到辰時商船到來!

 

[行不通!] 被挽救的傷兵 迷迷糊糊道出晴天霹靂!

[看風勢 快會刮大風雨 明天船都無法靠岸!]

[我操!!] 雲白送了他一個後腦拍 [臭烏鴉嘴!]

 

這裡地貌奇特

有數以百計的丘陵 瀑布 懸崖和熔岩隧道

最近的鄰鎮援兵 能兩時辰趕到已是痴人說夢話

逃上山的百姓大多都願冒險挨餓 徙步至別鎮尋求庇護

與其有一半可能擠不到上船

倒不如趁這幾個時辰逃到鄰鎮更實際

走在崎嶇不平玄武石的一行人 愈來愈多人脫隊

剩下 兩名傷兵 雲白 長今 政浩 一個三口家庭

繼續前往虎岩洞

 

該死的雨果真呯呯嘩嘩地下

大家狼狽紛紛地找避雨處

得知曼大夫在緊要關頭也到要入村找尋自己

長今一如既往沉默愁眉不展

政浩見狀安慰道 [曼大夫說不定也在逃走路上]

還貼心地替她披好披肩

 

[你還好吧?]

擠到一起的雲白也聞到他身上傳來的酒氣

[“像閔大人滴酒不沾 真帥呢”] 雲白突然模仿起宮女花痴

[! ]

 

長今似乎也留意到政浩異樣

輕輕舉起手 指尖反覆按壓摩其太陽穴

政浩似乎沒有感到不好意思

只因頭真的太痛了!

一閉眼就是 往她唇裡吸吮舔酒畫面 !!!

[...我好多了] 政浩按住了她

 

像宮女與大人不能有任何身體接觸

在雲白眼裡 他看穿了政浩握她手的力度

有別於他跟海爾之間互動

只對長今 他才顯靈出這樣關切

而長今也沒有像宮女那樣閃避

似乎這一切 他們都已經習以為常

雲白內心還是感到老來安慰

 

辰時還殘留夜晚的寒意

蒼茫的荒野渡口 只見一小船獨自橫漂在邊上

 

下了場大雨

輕的貝殼就隨著海浪沖了上岸

大海四周瀰漫重霧

雖容不得親近

但卻有一番魅力吸引著大家不斷向前靠近

[太好了!] 傷兵歡呼 [船到岸了!]

 

雲白很高興 來了這艘大船 五十人也能上

 

船家還帶了一個壞消息 [最多五個人!]

原來早在大牛島時 就已經發生了襲擊

眾人踩上船板發現 甲板躺滿奄奄一息傷者

[聽說他們改變航線只為擄走大夫!]

大牛島還處於半開發狀態

三兩個炮火的見面禮讓前線傷亡慘重!

幸好他們離開後不久商船也到岸了

船家也擱下運貨 義載傷者到資源豐富的濟州島求醫

只不過航行中聽到號角及烽火

立馬改變靠岸碼頭 也碰好來到原定渡口

雲白與政浩是勢在必要上船者

長今更被政浩拉到上船

[趕快決定!] 船家擔心霧散開了 會暴露位置

 

[繞到另一邊渡口] 雲白與政浩 跟船家討論去向

[我想他們沒那麼快攻到那邊吧?]

 

率先走下跳板是兩名傷兵

看到船上命在旦夕的同伙他倆實感慚愧

另外還有

[這裡地理環境我都熟悉] 他安慰妻子 [放心!]

[我會活下去!]

此時長今看到了船下的一幕

年輕夫婦哭哭啼啼地道別

!!/!!/

她想起了自己爹娘

在營帳那一夜 娘親也是同樣依著父親懷裡哭

為什麼他們要抓走爹呢?”

我爹!是燕山君護衛武士

~老伯伯說一定要跟著上船!”

肆虐的過往慢慢回放

如刀絞刺落在心胸

少婦手抱的四歲女娃還在恬睡中

她彷彿看著過去的自己 很燦爛地笑

即便是純粹的東西 卻一去不復返!

我怕 到最後

~我怕黑...不敢自己走...”

“....嗚嗚....” 一片黑暗 往哪都是一樣

淚水模糊了她眼睛 讓她悲痛欲絕

我什麼都沒剩下

 

是第六感還是侵佔的野心

當外族軍隊浩浩蕩蕩來過時

商船經傲然高高昂起

似匹脫韁的野馬向浪濤裡衝

/

//可是

///

宮廷豈能放過任意解除繮繩的馬

 

[再怎麼說] 老內待萬萬想不到這匹良馬!

[他丟下官職一溜煙地離開京城呢?]

 

[這下判決] 中宗 [他捍衛正義的拳頭打歪了]

[都是寡人的錯!]

 

[主上!]

除政浩最了解中宗心思以外

這還有一位老內待

[正是打進了靶區!!]

[正是抓到其勾結不法絲網]

[他們才急於滅口!]

[面對老奸巨滑 沒料到韓尚宮是首為其衝!]

 

[不是碰到寡人的惡疾!] 中宗深陷自責

[韓尚宮跟那位普通賣鴨老闆]

[就不會在這局裡掉了生命!]


FanArt by @feurmich in twitter

[那個多次拼上性命救過寡人的宮女]

[怎可能....]

 

[這樣悲劇 ]他亦惋惜道 [確實苦了她!]

[這才讓閔大人感到沮喪] 靈機一動他決定

[在大家沒有怪罪他之前]

[小先去打點一切!]

 

鏡頭也順便跟著她去到今英寢室

 

崔提調入屋 見桌上料理似乎絲毫未動

[妳已經缺席一個月的課說跟呈宴]

[再下去 太后可會派醫師]

[難道妳要讓大家都知道 妳得心病嗎?]

 

側臥的今英把棉被蓋到頭上

[明明她是那麼出色的娘]

口說韓韓尚宮

但腦海想的全是政浩觸不可及的回眸

還有不經意的淺笑

執使對長今每一鞭打

[我卻背判了她給我的教誨!]

如此出色的男人眉宇卻為她憤怒與心疼

卻從未注目過自己的赴湯蹈火!

[一想到娘娘死狀 我難受到無法呼吸!]

一想到他拋一切就只為去濟州島...

這猜想壓根足以讓她忘了如何呼吸

長今 妳到底要贏我多少......

 

[?!] X鏡頭一轉

已是長今瞪大瞳孔特寫

她一手使勁蒙著嘴巴憋住喘氣聲

一手索緊披頭肩

畫面拉遠

叢林裡她跟外族士兵只隔了三棵樹距離

難道他們一行人那麼快來到另一邊渡口?

 

幸好政浩披肩是深灰色

在枯木裡成了保護色

可是手持長矛兵隊靠近自己邊一點

心跳便倍增 她不得不往後藏

———對了!

———你們就往反方向走!

/折唰!!

清脆斷枝聲惹回轉目搜索的士兵

[?! ?]

 

長今挽起累贅的長裙

拔腿向斜坡上逃跑

如果被抓回村!

說不定能見到曼大夫!

念頭起

後面武器碰撞追趕聲

卻激起逃生本能

呼嗚——呼!!

 

餘光瞄到已有黑影急近 糟了!!

可沒眨眼時間 經已到竄過來!!!

[?!] 來不及吐出喉嚨的尖叫

一隻強而有力的掌心從後面死角位伸出

死死蒙著長今下半臉

撲通——!

她連同他

一同翻滾落草懸岸下

他千鈞一髮救了自己!

———等等這體味很熟悉!

不到片刻 兩人滾落在地面上!

摟抱她的男人依舊伏在她身上不動

似乎在等待....[!]

[掉了什麼?] 斜坡上的士兵推測

[看到什麼嗎?]

 

[笨蛋! 只是石頭!]

他們從叢林石縫間窺探不久

[大驚小怪!]

 

隨著斜坡上人聲遠去 

他才慢慢放鬆手中人兒 [沒事了!]

 

早在剛才她就認出這熟悉體味是誰!

長今沒有太多愕然 乖乖被政浩扶坐起來

[你受傷了!]  

鮮紅的手背才映入到她眼簾

條件反應便從石縫間裡採一把幾種草藥

 

是驚嚇未過還是心理的力不從心

兩手怎麼也揉不爛藥草 ——!

她肯定少不了擔心生死未卜的曼大夫!

而腦海亦有韓尚宮抹不去的笑顏

可又偏偏連接著她斷氣依坐牢牆邊一刻!

!不要...

還有陽雪跟大家的嘻笑 如繞耳邊

!! 不要給我想起她們.....

此刻心裡

一陣刀剜一陣發熱

若有酒精麻醉 ———

 

目光不離她 注意到她嘴唇顫了

政浩緊張問 [弄傷了嗎?]

深怕剛才魯莽為她帶來不必要傷痛

眼下盡是非一般擔憂

 

長今苦笑搖著頭  

二話不說把他受傷的手擺在自己大腿上

因揉不爛 她乾脆在藥草放在嘴裡咀嚼

不管帶刺的草藥會傷到口腔

咀嚼出汁液才敷到他手上

[這些是散血草 是可以止血!]

來回咀嚼剩下的草莖 並敷到傷口處

 

政浩從沒質疑過

更不介意手上有她咀嚼過的藥草

她處理患處跟茶裁軒時是一樣的!

這熟悉感覺! 

他靜靜問道 [是什麼味道]

 

[味道微酸帶苦澀] 她如實告知

待敷料完全覆蓋 她取下繫腰帶包紮

(放心 身體有披政浩披肩!)

 

兩剪影下的天空破曉了

依稀鑲著幾顆殘星

——

———

[謝謝妳....] 政浩縮起左手道

[還好有妳...]

 

哪怕他動作再快

對紅色敏感的長今瞄到了!

他傷口的血依稀滲透出

她垂下半邊頭 [你應該離開才是!]

 

[妳突然下船 我好擔心妳!]

政浩又感覺到這股暗流

從她身上滾動出的悲傷

[我怕 再也保護不到妳]

 

[尚宮娘娘陽雪 我認識的人...]

[還有我父母...]  她強抑情緒 緩緩道

[我珍而重之的人都選擇這樣方式離開我]

嘴說逞強 淚卻投降

哪來堅強不過是硬撐而已

她抓住他衣襟  [大人再不回去!]

[你真的會死...!]  

 

政浩從容不迫在襟衣裡掏出——

本以為一輩子再也沒機會找到!

對思念娘親的遺物

———豆娃娃!!

終於能親手交還了!

長今愕然看了看  

以為將永遠失去的卻重現在眼前

[你回去過...!?]

 

多少悲傷都凝聚在這一滴液體當中

有時候沒說出的悲傷反而更令人感到悲傷

對他來說!失去她比一切更刺痛到他!

政浩不再克制了除下長久而來掛著的沉穩面具

[我總是遲一步] 兩淚眼對視 [所以我要加快步伐]

[才能追上妳!]

連中宗也嘲笑他是情愛木呆子

他又怎察覺到對她的情 已是愛慕

又怎會理解伴隨來的恐懼無邊無際

 

/為還自己清白身份

他毅然來到濟州島 更賭上一切用上中宗名義!

/他承諾過要分擔自己心裡的痛苦

酒醒時

才知道他喝光烈酒還有村落都有他買來的披肩!

堂堂護衛武官為了承諾 為自己做了這麼多

也有想過為何對自己這麼好? [大人!]

抽泣哀求道 [不用為了我]

 

殊不知半空繞著

由遙遠天邊飛來的兩隻蝴蝶

一純白一柔黃

是要告訴說 敵人已注意到他倆身影嗎!?

!!! 正往他們方向趕來!!!

 

她忽明忽暗的痛 難以觸碰

[早知道這一切...]

徬徨到墮落

連暢哭也無法釋懷這樣無所適從

[我就跟隨娘...]

她實在不敢想!

不敢想 連他也離開.....!

[一同死去!]

 

畫面卻有一稚嫩弦外音問道

天女妳會相信大人與宮女有結果嗎

另一女童弦外音答道

命運互相吸引

我相信 也許會出現所謂的奇蹟呢

 

[那麼我也會了結自己]


FanArt by Jia

政浩寬闊厚實的身軀將她抱得緊緊

[趕到黃泉路上找妳 ]

 


FanArt by Jia
傳到她身上的男人獨有體溫

說不出的安心 讓長今捨不得離開

手指把對方的衣服抓得嗞嗞響

他倆緊緊摟抱

 

彼此懂得溫暖

好不容易兩情相悅

蔓延在心靈深處那種感覺

——

———被打斷!

[是什麼人?!] 倭寇兵趕到來

[! 都拉回去!]

 

<<待續

 

 

/

一群大夫誓死捍衛

[哪怕死 都不會給外種人診症!]

 

被抓百姓亦表示只求一

 

[由你開始!] 將目提起一老翁衣領

一把利刀果斷割開頸動脈

嚇得男男女女嚎叫

 

//

[不是州牧大人] 曼大夫苦笑

[他們肯定也把我跟他們一同處刑]

找到曼大夫時

發現 在火炮中逃跑時

為解救被壓孩子

回過神來雙手已被燒傷

[那男人口述其症狀 我哪有把握?]

 

///

[釋放濟州島百姓 還有監禁的官員]

長今 [這是第一個條件!]

 

[?!] 將目愕然一再提起利刀

可他終不了手?! 什麼....!

[竟敢不言大慚?]

 

[區區一個女子而已!]

踏出房間的是——

清新脫俗氣質美人兒

什麼——!

她是殘暴精兵的首領?

[費了這麼時間?]

 

[主公大人!] 將目竟說起明國語

[我殺不了!] 似乎有什麼難言之隱

 

[沒有誰不怕死! 立馬送她一刀!]

 

[我不怕死!]

長今也回他們明國語

 

下章

被抓的大夫寧死不診症

敵軍似乎更要擴大佔領擄更多大夫

沒有餘地的長今抓緊了這機會還大開條件

而且將目對長今似乎有什麼感覺?

這時出現的其首領 萬萬沒想到

竟是令人眼前一亮的美艷脫俗美人

精通多國語言的她究竟是什麼人?

讓長今成為她主診大夫

[妳不是說不怕死嗎?]

[那妳怕什麼?]

 

續長今夢第九十三章女子綰下願

 

[我害怕失去周圍的人]

長今把脈道 [只剩下我自己!]

 

[我竟不是明國人] 病情持續惡化

她奄奄一息道 [也不完全是倭寇人]

[到最一刻我才發現 一生被仇恨支配]

[如果能重來...]

 

 

台長: Jia

(悄悄話)
2020-03-12 00:16:52
(悄悄話)
2020-03-13 15:59:12
楊風
周四早安, 平安喜樂
2020-03-19 10:19:09
版主回應
同是呢><
2020-03-19 11:33:46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請輸入圖片中算式的結果(可能為0)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