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10-01 19:01:36| 人氣193| 回應1 | 上一篇 | 下一篇

ㄿ續長今夢ㅛ第八十八章ㄼ夏末最後蟬鳴

推薦 20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畫面稍倒帶到那時

[大人不能結案! 我跟娘娘是..一伙!]

他倆被拉扯分開  她被入打入牢房等候發落

而政浩被兩壯護衛夾帶去內醫院接受治療

半路得知中宗甦醒便趕去大殿

 

鏡頭趕過去時 只見大殿前跪著一男一女

連生不時低泣 [我能怎麼辦?]

[連大人你也沒辦法了嗎? 哪我還有說話的資格嗎?]

 

快點!快點! 要趁判刑前 ! 哪怕能拖點時間!

仰望上空幾片細碎的白雲

樹上的葉子一動不動 一絲風也沒有

負杖傷的政浩滿頭冷汗 原來他跪了一段時間

 

中宗雖得到療法甦醒過來

但在場的臣官似乎著急上奏逆謀一事

在旁好言相勸 人在牢房不會逃得過判決

當務之急還是讓中宗休養好龍體

主上!” 政浩顧不了太多

只需中宗一聲令下 重查此事...

也許能改變判決書!! “韓尚宮跟徐內人...”

一定...”

 

語音未落即被眾臣子各樣指證數落

 

不需要證據!! 我就是!打從心裡!相信她們!

人證物證及韓尚宮自白

一切顯得單白的政浩無法喊出心口一句

也被臣子以武官身份不能旁聽等等為由趕出來!

 

X另一邊廂

 

深深淺淺的官服

帶著某種黑暗嘲諷的氣息

浩浩蕩蕩來到只聞低泣聲 的牢房

[嗚嗚...]  前面盡頭傳來持續的低泣 [...]

 

來到她們面前的先是壯嚴的男嗓

[徐長今罪不過死 判決終生貶為濟洲官婢!]

[若還押中試圖掙脫 即能鞭刑至死!]

[!!] 在判官放下宣言揍  [聽到沒...]

[...沒有...]

 

他們認知中參與逆謀的女子

想必鼠耳高飛根反尖過目不為賢 !!

[嗚嗚..]

只不過眼前被灌上重罪名的女子

她像一個在夜幕來臨時迷路的孩子

傷心地哭

哭自己 哭驀然間離去的親人

哭她的茫然 哭一切的一切

 

半蹲在長今前的是兼司僕尹桓

[...我能做到的 ...把妳安全送到濟洲島!]

[我曾經調派到那邊  跟他們也有交情 我會...]

 

只見她緊緊摟住尚宮 ?! 

還沒得到中宗准揍!就動刑! 絕對是......

難怪未到時辰 就有人扔了行裝讓自己過來

根本沒時間去會知閔政浩!!! 可惡!

她眼淚抖大一顆一顆地從眼眶裡掉落出來

不願擦乾 不願 不願停止掉眼淚

一邊強抑制著又終於抑制不了的哭

那是撕裂人心的哭!

 

執行兵興起的鞭子與麻花繩 早就軟了下來

 

[!] 尹桓強忍心裡不忿 鎮定執行流放程序

幼童時像被親哥哥呵護般

那邊河的小魚很多 讓妳去抓吧!”

不用害怕! 我背妳過去吧! ”

 

不說 是尹桓用年假跟段綢與上司交換這次機會

自動請纓為這次押送犯人的隊目

去濟洲島路途遙遠 不少報告有犯人體力不支死在半路

其實都知道押送官兵嫌日曬雨淋才在中途把犯人虐死

 

自頂著消失六年的宮女回到宮廷

斷斷續續被調走又回來的三年裡

也沒過一次正式見面說聲我回來了

多年前目睹恩人被朝廷官員押走後音訊全無

今天自己無論如何也要把恩人女兒安全送走

 

[尹桓哥哥...] 長今斷斷續續叫了舊時稱呼

也請求著 [把娘娘帶走...哪怕她不再醒來...好嗎?]

 

小時候 她在叢林撿到被石頭砸死的小烏

兩眼淚汪汪的模樣 給牠食飯會不會好起來呢

回應她是尹桓無奈地搖頭

[拜託嘛...] 一瞬間受倒一道重力落下自己背後

暈倒的長今被尹桓橫抱起來 與押送官踏出牢房

只剩小窗那縷柔光伴著韓尚宮

 

有心人隔了一個時辰 才把判決行刑宣告開去

韓尚宮死刑已執 支離的遺體被倒於御膳房前

作為殺一儆百  告誡別有用心之人

而徐長今也押到船上  等待她是漫長為官婢的餘生

 

大殿四周空氣瞬間被定格

等到的是令人窒息的結果

政浩終被身上的痛壓得重重 暈倒過去

[大人!] 連生緩衝消息有點遲鈍 [閔政浩大人!]

當韓尚宮與長今臉孔浮現起 ..?!

連生一大喊 淚水倒在政浩肩上 [找人啊!! !]

 

X御膳房

 

那具蒼白大體被曹女粗暴地扔倒 空地當眼處

不管大家要怎麼經過 都不敢往既熟悉又陌生的尚宮瞄一眼

遠處那一女官似乎逗留了一會 連曹女也給她躬身

原來是崔提調! 鏡頭拉過去

回到她與今被召去內醫院與醫官調查中宗病因

原來中宗高燒不退昏迷倒是一御醫診脈有誤導致

你恐怕性命難保!!’’ 首御醫怒責你說怎麼辦?!”

 

 “對你們來說紀錄主上病誌 有多難呢?”

 那時候只想讓御醫在病誌裡刪改一些

她毫不在乎此事問責下來會否影響到自己聲譽

首當其衝才是韓尚宮

讓御醫置身事外 將罪責推到韓尚宮膳料 再把她扔回醬庫!

這一來一往差崔家人情 對必要時也有幫助

我本來就打算就這樣而已

 

韓尚宮也確實犯了過失罪今英在旁補充

追究起 她買的溫泉鴨都食用礦泉水裡硫磺毒

 

!” 首御醫悅顏大笑我怎麼看漏這裡呢

不過照你們處理料理食物應該很格外小心才對呢!”

怎麼韓尚宮會掉以輕心呢?”

 

往後對話意圖把她們與趙光祖黨派扯上關係

長年在宮中 總肯定有誰方便互通來龍去脈吧

哎呀~難怪了 閔政浩大人從以前就跟韓尚宮合作~”

一與崔家商業有往來的膳醫 想起崔家眼中釘

 

鏡頭拉遠 崔提調嘴角微揚冷笑

一切都好笑 捏空給她編故事

當局者迷 真荒謬 那有像那樣的人呢?

那可是要人命的走向 踏出內醫院的那刻

我竟然 竟然 有絲  捨不得

與自己爭鬥大半生的硬板身軀被抬走了

明明是難過神色 卻依然把頸立得挺直的她

瞬間彷若領會到她心中淒涼 也不禁紅了眼眶

坦然平靜面容下 是自我內心爭鬥吧

 

 

另一邊廂內醫院

鄭雲白被內侍邀請到此議商改善中宗的藥膳

但只到內醫院前庭 就惹起各醫師排斥反對

[宮廷可不能給野人進出!]

認為他那三流醫術搶走了前面醫師為中宗甦醒做的努力

[去你們的所謂醫術交流] 雲白反正也沒差 只不過在他看來這不過是儀式

 

[閔政浩大人!來了!] 後面傳來人聲

 

[正好還煩要找他算帳!] 雲白 [我可不再管囉!]

還以為政浩也來內醫院調和

兩三人擔架快速從他旁邊經過

躺在擔架那俊雅秀美的臉疼痛扭曲 眉心緊緊地攢在一起

疑惑的他神情表現出疼惜

本來要破口大罵政浩怎麼著急找他

說長今被陷害造反做毒料理導致中宗昏迷

大人你一定有方法診斷那時洪常十萬火急交代

不然韓尚宮跟長今小姐會有生命危險! “

不到幾針療法 中宗就醒過來了 脈搏顯示只是舊病復發而已

[怎麼了?] 他拉著洪常手肘

 

[?!] 一臉錯綜複雜的洪常 終於過濾到眼前熟識的人

[為了拖延時間給大人你診斷]

[大人他...他替長今小姐挨了一部分杖刑!]

 

[連情況都沒查清 又是屈打成招的技倆]

他不排斥宮廷一貫做法 [我看是政浩是得罪了人]

[才借此教訓他!]

[那丫頭呢? 告訴她這下來可不要德久的酒囉]

 

[長今小姐她......]

 

鏡頭跟著藥使們來到內醫院藥房

動作乾脆俐落對單執了幾種藥材準備熬湯

在一角的兩三醫女使勁地搗爛藥材後趕去內醫一寢室

[大人 敷料準備好了!]

 

寢室裡除了精通醫術醫師 還多了內禁衛長跟曹兵

他們交頭接耳不知道在說什麼

[心疼下屬 就該早點過去!] 醫師喘了幾口粗氣

?! 怎麼這裡氣氛怪怪 似乎他們像串通了啥

 

一醫女扭乾毛巾 另一醫女也在旁醫師旁蹲下去

大家都準備就緒 她掀開那張蓋在政浩一絲不掛身上的薄被

連男人都投以的目光   在場醫女也吞了口沫

要不是臀部那片火燙介的腫痛

修長的大腿和勻稱窄翹的臀部仿佛經過精心琢磨

若不是親眼所見 沒人能相信這軀體是屬於一個男人

 

[義府的人早對政浩有敵意]

看到他身上那點點令人擔心的紫砂

內禁長忍不住再講 [但你們也不用這麼重手吧]

 

[五六下板子下去] 曹兵解釋 [哪有辦法不讓傷痕疊加]

[義府長可是聰明人! 要是做不到一定情度 他可會換人]

 

醫師好快判斷了幾處淤血最嚴重地方

開始指法嫻熟地推拿按摩

[這種程度持續擊打可真會癱瘓]

 

看到傷勢

明知不是打自己卻都有反射性股顫

他在疼痛中迅速衡量了自己體力

不能在一開始把力氣浪費在無謂的掙扎上

他盡量放鬆兩腿

雖然放鬆會讓板子抽上去的時候更疼

但這樣才可以把傷勢減到到最小

內禁長提到了今英 [要不是崔尚宮娘娘]

[你可受更多皮肉之苦!]

[都不長眼睛 誰在乎你!]

 

死亡就只有一盞杯重

在權謀之間觥籌交錯

輕易提起又輕易放下

而回憶是杯中蕩漾水

潑灑出來的水是過去

 

她看到一雙鬱鬱眼睛 明明取得天下最尊貴權勢

卻不笑不喜容顏

她見過許多人 只要一個細微動作和神色

她馬上能洞悉對要什麼

她卻看不清 也望不進她心底

今英似乎做好了承受她的責備

 

[我想起了濟洲島的事 妳給長今連生熬藥]

崔尚宮來到自己宅院廚房 看著今英獨自準待會晚宴

一石二鳥的慶功宴 宮廷來的官員都赫赫有名

妳給了內禁長的人情債 難道也會換來閔政浩的謝意?

[兩日寸步不離守在小爐前細火熬藥那樣子]

[我想起了妳那時候的眼神 是多麼的真摰] 崔尚宮淺笑道

[我應該早點告訴妳 ]

空氣凝結了數刻  崔尚宮嘆了一口大氣

[我很欣賞妳表現!]

 

今英停下動作  側了頭 雙眸亮著淚光 [?!]

[做著自己鄙視至極的事卻得到妳讚賞]

本可以置之不理 卻要讓她們扯上罪名

還要往 打擊宮廷罪惡保衛朝鮮的大人 打注意?!

永遠忘不了韓尚宮遭受酷刑後的臉龐如此憔悴孱弱

此滔天大罪 小女罪該萬死!” 目光灼灼凝視著長今她

那是憤恨! 不甘!

[有什麼比這更值得嘲諷] 說完她又繼續手頭工作

 

曹女把韓尚宮肢離的遺體扔到空地的畫面!

崔尚宮低低頭 良久說不出話來 [....]

[他與他心繫人兒都不會原諒妳!]

[全心全意為他準備的料理]

[這更是最嘲諷的事!] 她轉身離開

 

! 一切都是妳們疏忽才讓人有機可乘

但閔政浩大人!並不能因為妳們的疏忽!

無辜搭上生命!

妳私下把出納簿交給大人! 也是不可體諒!

從內禁長那裡得知 沉睡了幾天的閔政浩終於甦醒了

還是來不及到府上道謝!”

小事小事! 只要大人恢復過來就好了!”

 

今英提上幾碟料理又回到宮廷

晚風吹吹 走上斜路

只要閔政浩待在宮廷 我一定不讓任何人得逞傷害你!

[借過借過!] 幾個行船大叔大包小包跑下來

遠去的著急聲似乎是有客人急著去濟洲島

[是什麼人? 竟然買起老闆起行?!]

[管他啦! 酬勞是白天的三倍呢!]

 

醫院找不到人 難道那麼著急去內禁衛報到了嗎?

可是內禁衛只亮了大門的燈 [你們有見到過閔政浩大人嗎?]

 

守衛思考片刻 [這麼看 閔政浩也不是去崔宅喔!?]

[前不久 阿烈醫女也來過找大人呢]

 

難道是去了中宗那裡?!

可是堂堂一廚房女官怎可能隻身過去

[料理不能擱涼! 你們趁熱食吧!]

竟然人不知什麼時候找到 那麼也不要浪費食物

 

難得今天是休宮假 也要在廚房忙

意識一天下來的工作量 身體才有了疲累感

兩天休宮假 那麼明天好好在家休息一會啦

 

走回中途路時碰上焦頭爛額內禁長

 

[大人要離開了嗎?] 今英 [晚點 還有甜糕與花茶呢]

 

[哎呀!] 內禁總合而言拋下 [閔政浩竟然請辭了!]

[未等主上跟准奏  人都不見哪去了!?]

 

只要閔政浩大人待在宮廷... 只要他待在宮廷...

今英往後一退 隨即轉身朝與崔宅相反方向奔跑

起先是小跑 逐地加快狂奔

 “他與他心繫的人兒不會原諒妳!”

連自己的去向都來不及交代清楚

只知道用盡力氣要丟開腦海的話 還有整個崔氏

她跑過河畔跑過山澗 她不知疲倦不知盡頭

//

我只求你!待在宮廷!!

///

直到腳絆到樹根 整個人懸空跌倒

只感到腦杓重重朝地叩了一聲

褐色的土地翻成旋轉的夜幕

不管眼角淌落的液體

往日嬌嫩的臉孔與現在紫眸重疊

/“他不過是奉命行事! 大伯也不應該隨便給府院君秘藥!”

只要大伯安份守己 他肯定找不了什麼把柄!”

你說過為了崔家不會鋌而走險!”

 “把大人留在宮廷!” /

把他留在我身邊就夠了

/“怎麼像極妳姑姑! 又怎麼不像妳姑姑那樣果斷!” /

崔判述承諾後也再沒打閔政浩注意

 

全心全意為他準備的料理!”

 

那天中午 她看到了韓尚宮!也看到了姑姑!

看著她看著韓尚宮被抬走最後一刻

一側身依在石牆的她 艱辛轉身舉步拾階而上

落下台階的那道影子陰陰長長

這更是最嘲諷的事!”

目送姑姑重新挺直背脊的身影

散發出無可侵犯傲氣與高貴

一步一步而上 走向家族數代承襲以來的!

尊榮之位!

我只想你待在我身邊!

 

裂碎的心

風輕拂耳梢的聲音

嗚嗚......這晚

是她聽到夏季最後一次蟬鳴

 

 

<<待續

 

 

[酒能忘記一切難受?!]

政浩走到她臥躺旁

[那麼說 現在我的難受也能忘記吧]

 

醉醺醺的長今冷笑支恩了一聲

她又灌下一大口烈酒 來不及送到喉嚨

政浩捧起她雙頰 朝她唇裡畫圈似的舔

舔光嘴巴裡的烈酒

 

續長今夢第八十九章餘音沉

 

 

 

 


台長: Jia

(悄悄話)
2019-10-06 14:30:22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請輸入圖片中算式的結果(可能為0)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