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5-22 23:12:59| 人氣506| 回應10 | 上一篇 | 下一篇

ㄿ續長今夢ㅛ第八十七章ㄼ讓蝴蝶引路(下)

推薦 17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一宮女腳步靜悄悄跟著眼前人兒//

//差不多….

/ /!!! [嗨嗨…]

就趁她側目之際  // 攤開手中物

[]/ [!//!!]

 

忽然被尖叫聲跟眼前飛來一黑影

聽視覺兩感官瞬間受到衝突 嚇得她慌張地抱頭蹲身

[那是...什麼….!!??]

 

[愛成 妳膽子好少!!] 伴隨了甜美笑聲

[好啦! 只是蝴蝶而已啦! 我剛抓到呢!!]

 

[蝴蝶?!] 原來只是小昆蟲

叫愛成的宮女才睜開眼睛 嚇得眼淚還在打滾

她抬起頭強笑 [我還以為是什麼呢]

陽光暖和地打落下

柔和的風吹開她兩邊縷髮絲

她只不過是才十一歲的少女

但那對不符合年齡的灰眼眸如此清冷靈透

稚嫩的臉龐裡透著快要張開的傾城絕色容顏

---沒錯!!

不久後的她被多次納入後宮 更隨大王散步在後花庭的絕色宮女

 (手繪花樣時期韓尚宮)

[!!] 她指著自己腳邊 [牠在這呢!!]

[別踩到!!]

[哪裡?!] 愛成蹲下去身尋覓著 [都是枯葉呢]

 

她輕輕碰了一處枯葉牠害怕得拍了一下翅膀

在一埋枯葉裡 忽然動了一下

[看到了!] 愛成似乎第一次見到新昆蟲

書本有記載過一種奇異蝴蝶 長得似枯葉

當有敵人時便會靜靜掛在樹枝 偽裝成一片枯葉

[!妳是怎麼找到牠啦? 長得這麼隱蔽]

 

她笑著說 [牠肯定有其他伙伴呀]

[在鮮豔蝴蝶群裡 一身大地色澤 一眼便認住 但也不難找啦]

[就像妳一樣!]

 

枯葉蝶自知逃不過

依然拍拍翅膀左搖右擺向空曠地方飛

[愛把自己藏起 不爭不取] 她說

[但牠不知道自己翅膀比其他的要大點 飛得更高]

[只要她肯飛起來 才不會被踩到呢!]

 

心裡上上下下被一股熱騰騰折騰著

五臟六腑似乎被挪動了

也是這一天後 她的人生似乎被調了頻率

幾次考試 她被認定將來能角逐最高尚宮一職

/

年年歲歲花相似

歲歲年年人不同

[我從來不喜歡爭奪!]

已婷婷玉立的愛成坦白道

[更不想跟妳爭最高尚宮這一職!!]

[這一刻!!我好想跟妳較量!! ]

 

她一身雪白的寢服 [只要做到問心無愧就好!]

此時的她被灌與大人有私情拉到後庭進行私刑

[….被抓到的蝴碟只要心不死.]

[牠會飛回原本的地方呀!! 找回朋友呢!]

[記住!!! 飛得愈高才不會被撲倒!]

記住!!

 

[韓愛成!!] 判官一聲斥喝

把韓尚宮從回憶裡抽出

拉到義禁府裡的鏡頭那驚慌樣子與當年一樣

可在宮廷經歷過多年風風雨雨

她從容端莊地接話 [小女是!]

 

[怎麼會在妳膳食裡 發現毒物!] 判官指出她致命地方

[供出受何人指示 也許能免妳一些皮肉之苦!]

 

語畢韓尚宮身旁多了兩曹兵把自己綁著木椅上

連腳也被麻繩死死綁在椅腳 他們手持木棍交叉插在大腿間

似乎沒有他想要答案就要被侍候 [小女沒有受人指示!]

[也沒有呈上任何對主上有害膳食!]

[大人請明察!! 嗯嗯….]

果真一下就被兩曹兵無情地把木棍向外撬!!

這樣反關節的酷刑迫供不到五秒讓韓尚宮大汗淋漓

[大人!! 口口聲聲發現毒物!] 忍受痛楚韓尚宮不解

[既然是毒物! 氣味尚宮怎麼會分辨不了!]

 

不知哪來的報告

稱溫泉鴨飲用了硫磺水 身體積聚了許多毒素

[所有藥材根據吃的人體質不同 其效果也會天差地別]

[所以妳好歹毒! 偽裝是不像直接吃到毒物]

[食下已染毒鴨肉 無聲無色奪命!!]

 

[那的百姓都食這樣料理! 都沒有誰出事!]

韓尚宮臉色慘白 [根本不是料理問題!]

[而且膳食也與食醫商量好才做]

[一切香料都從宮裡領取!]

 

[但唯獨鴨子 妳堅持使用當地 對嗎?] 判官再問

[鴨子體內已存劇毒 妳還抵賴不是膳食問題?]

[果真不吃點苦 是不會好好說話!]

[來人 給我壓下去 鞭十鞭!]

 

另一邊廂X 崔宅

此時男人們都為結案提前高舉烈酒

[剩下的只是畫龍點睛啦]

內心盤算就趁此機會被她們聯扯到趙光祖

宮廷為除掉異己當然不會善罷!!

 

蝴蝶是嗜血昆蟲嗎?

怎麼不是飛去花群裡呢?

是迷路了嗎?  還是.. .. !

此時畫面轉到義禁府

臥倒在地的韓尚宮被撥了一桶冷水

!! 視線怎麼模糊了? 一切景象都被重疊起

對了 不是夢!!! 我還在義禁府!!...

 

白蝴蝶在韓尚宮身上轉來轉去

深藍色的衣裙都被血染成一大片

一身骨骼都被打散似

皮開肉裂的呼吸也是痛

眼看曹兵又繼續第二輪鞭子刑

//飛達//一聲清脆俐落鞭聲打下身軀

奇怪 不覺得痛? 是沒知覺了吧?

韓尚宮慢慢睜開眼睛 眼前模糊的白色蝴蝶與人影

[娘娘!!] 熱淚盈眶的女嗓叫著

長今!  重疊的景像終於恢復好了

剛才一下鞭給我擋下 可痛對了!

韓尚宮好想伸手保護她 但連眨眼的力氣都沒有!

她這樣撲過來 鞭子肯定在背後劃下一道血狠…!!

而她背後的曹兵似乎不為猶豫 快要揮下第二鞭

[…!!] 她只能吐出片隻字

 

 

[停手!!!] 連閔政浩也沒緩衝倒剛入來景象

一瞬間就看到長後肩被鞭出血紅

[別傷害無辜!! 再動用刑罰 我就不客氣!]

 

[閔政浩大人呀?!] 判官臉色更鐵 [這裡是義禁府!]

[內禁武官再插手騷擾本官審問 本官便秉公處理!]

[居居女官竟有逆謀野心 想必有跟與主上親近的人互通消息]

[這麼看來 閔政浩你也有嫌疑!! 來人給我拉下去!]

 

[!!] 閔政浩也很詫異 沒頭沒尾被灌上罪名

他沒想到判官也沒被買通  主上還沒醒來! 要怎樣扭轉乾坤?!

而且還識趣地讓曹女還押政浩 知道他一定不會向女子動手

 

[我不知道我們犯下什麼樣罪行!]

長今只知道再審問下去 韓尚宮一定會吃不消

緊張害怕 焦頭爛額的她俯身在韓尚宮之上

[但是怎麼可以說是被指使呢? 單憑什麼可以說出這樣話!] 

 

[放肆無禮的賤丫!!] 判官搭不上話  [把她鞭!!!]

剛收酬金是要做到把他們一網打盡

眼看長今被強按地上 一鞭下一鞭又來

[鳴鳴...] 宮女們哭泣 [這樣下去 會死嗎?]

被拉到門外的閔政浩放下顧慮

兩三下擺脫功夫再衝入義禁府

一個直拳賞給揮鞭曹兵

痛得他向上司請示 [大人!!!]

 

[來人抓住他!] 判官不擔心政浩把曹兵打到落花流水

因為崔提調說過  ~只要是她! 他一定無條件妥協

[一定是這賤丫色淫朝庭官員]

[犯下滔天大罪的女人 還要禮條束縛? 脫衣鞭!]

 

[停手!!] 閔政浩反被幾個曹兵用繩索綁住

[這種對宮女不成文的屈辱 義禁府還這麼封建?!]

[我不允許你繼續審案!]

 

兩曹兵似乎對到判官意思

把長今的袖口拉下 深深乳溝袒出半邊豐滿肉包

連判官也多瞄了幾眼 心想果真她有料迷倒閔政浩

[先給他打十大板!]  !!

主上一直高燒不退 趁現在治你一頓!

早已不爽政浩頂著主上名義不時插手義府職務

 

鞭痛牽動全身神經 [還說是朝庭官員? ]

倔強的長今咬破嘴唇還是不爭氣地掉眼淚

[跟自己堆砌案情! 亂判罪行!]

[急不及待結案!我才想問你!]

[到底你是受了什麼指示!!]

這宮女!! [… ] 判官片刻語塞

這遍體鱗傷的身軀裡 怎麼有一種力量翻滾著

眼前這女子喚起他某些回憶!!!

對了燕山君報復他們都是這樣子...

被誣控 沒有翻身機會 難逃一死

! 孩子還小 什麼都不曉 求大人開恩!!”

誰賜你職責助紂為虐? 看著百姓人頭落地是你為官抱負?”

 

衣衫不整的長今被狠狠扔倒地上 沒力撐起身體

眼看右側是奄奄一息韓尚宮

往頭頂前方看 是政浩被押在板上

五味交雜的他 心想著不知道自己能捱上多少板

才能拖延時間 絕不能讓她們這樣含冤死去

也不能再讓她受屈辱 可是…..!!! 我只能做到 替妳們捱些痛!

[我已經叫洪常去請鄭大人過來!  他一定能查出原因!]

[多撐一會就好!!!]  後面的我幫妳們承擔!

[我會跟妳撐下去!!放心一定會跟著妳!]

 

凝視著他承諾眼神 長今點了點頭 […拜託了…]

如果沒有他!  自己也會跟韓尚宮 就這審問死去!

他又為了我們   …. 吃上這樣苦

 

不知道是撐不住 還是她不忍心看著政浩捱板

她閉上眼睛 閉上了眼睛 血依樣滲紅了白色內人服

長今! 醒醒!!! 撐下去!

貼在地面的韓尚宮慢慢用手撐過去她身邊

淚珠斷線在她臉頰滑下 她把她被扯下的袖口拉上

這樣丁點力使得吃力 恢復過來一定要一段時間吧

當看到長今右肩一道舊疤痕時 是什麼造成這深的創傷!!

擠不出語句的她片刻放聲大哭

!

當初不能保護妳!!!

到現在還讓這孩子受苦!!!

 

/畫面一時

給政浩忍著板痛特寫

[停手!] 今英與一行御膳尚宮前來

[閔政浩大人早在一個月前離開宮廷到外精訓]

[關於逆謀事情 有件事 女不得不老實稟報!]

 

一時是長今昏倒特寫

另一邊今英遞上出納簿

[奇怪!! 怎麼韓尚宮會竄改以前帳目] 崔提調不解

[做夢也沒想到她竟然意圖逆謀顛覆朝政 !!!]

 

[繁華落盡見真淳] 連太后也前 她瞄了韓尚宮

[本是打動了本宮的心 沒料到只是把本宮當成一枚棋子]

[本宮實在被妳蒙騙得徹底!]

[原來一切真摰都是假!]

 

鏡頭切到血淋淋賣鴨老闆

[是啦是啦!] 他被嚴刑迫供到胡言亂語

[有人指使我要賣鴨給宮裡的人...就是她!!]

語畢 他便斷氣! 兩名曹兵趕緊給他蓋上手印

 

/

曹兵動作乾淨俐落潑上冷

奄奄一息的長今被按到押板上 似乎要對她進行第二輪逼供

不知道什麼時候趕來的內禁隊長與部下一同挽住政浩

負傷的他依舊想替長今挨板 [且慢! 你怎能聽片面之詞!]

出納簿 本末倒置加控於她們

如果妳們認罪 就不用受苦!

今英紅了眼睛 內裡的聲音告訴她

她們根本沒錯!! 換是自己也是寧死不認

蠢材!!難道要被活活打死嗎? 認了吧!

可是看見政浩出面保護長今

她更想曹兵把長今打到粉身碎骨還被風吹散!!

這樣就不用看到政浩看著長今的眼神

急切眉宇間裡是多麼憤怒又心疼

 

同時韓尚宮也被按倒地上 接受下一輪侍候

下去!!韓尚宮給她打氣的聲音都使不了

他們的木長棍一又一下往發抖的身軀打下

政浩愈是掙扎 他們就愈使力打 

她緊繃的身體隨時會軟下來跟賣鴨老闆一樣得到解脫

有誰幫幫長今? 告訴我有誰能…?

忽然間韓尚宮注意到半空中 那隻白蝴蝶焦急地徘徊

?.....

被抓到的蝴碟!只要心不死!

是幻聽?  腦海再次連結起那天回憶

韓尚宮睜大了瞳孔 [..天女..?]

杏色皮膚鑲著一雙靈氣會說話的眼睛

小酒窩淺淺一笑 道牠會飛回原本的地方

找回朋友呀!

 


還想著 哪天去到彼岸

要怎麼找妳….



原來妳已經來到了...!

[是我!] 韓尚宮竭斯底里的呼喊 [吩咐她去買鴨而已]

[此滔天大罪 小女罪該萬死!]

 

她那悲鳴成為一聲聲空虛的顫音 傳入在場耳朵裡

今英閉上眼睛鬆開咬唇 低聲嗚嗚哭著

崔提調瞪紅著眼睛在一焦點 努力捂著發抖的唇

曹兵遞上一張判決書於韓尚宮前

她沒有猶豫 把自己血手印蓋上

 

[圖謀不法宮女韓愛成!] 隨即判官宣告

[被賜予死罪!]

這聲沉重判決

崔提調鬆下臉部表情掉下一行眼淚

 

頭號犯人韓尚宮隨即被曹兵押下

義府判官跟尚宮都相繼離開

剩下倒臥血地的長今請求道[!]

她向政浩伸著震抖的手 [鳴鳴..大人!!]

負傷的他來不及扶起她  就連自己也被內禁同伙拉走

[大人!! 不能結案!]  兩人被拉開 她有氣沒力道

[我呢 跟娘娘一伙!!..]

 

X監牢

 

連生不管上監尚宮勸阻 隔著欄杆哭個十萬遍

[連神醫鄭主簿大人都過來了]

可她想起韓尚宮認了罪 就算結果不是食物中毒

其實都是無濟於事 [娘娘! 妳想想方法!]

她看到韓尚宮的傷 也深感受到嚴刑使意志磨滅

[我能做什麼? 我又不能去見主上....嗚嗚]

 

中午又拉進一被鞭倒不似人兒的昏厥女子

韓尚宮撫摸她的眼神滿是母愛既不捨

連牢士都看不過去 都偷偷給她們飯菜

 

[主上醒過來了!] 洪常隨即也帶來逆轉消息

[閔政浩大人一定有辦法放妳們出去]

韓尚宮搖了頭淡淡一笑 說想要紙墨

在一旁等的洪常從自己內衣裡撕下一條布

看見他給長今背肩鞭口流血處包紮 ...總算沒錯了..

[拜託你了] 韓尚宮語氣很小又很柔和

[哪怕萬般困難!] 給洪常遞上一封信

[都要活下去!]

 

從牢房那個只有手掌般大的窗木看出去

天空真的好小 好小...早知道平時就多看看天空..

韓尚宮輕聲唉了一口氣 頭躺在自己大腿的長今依舊沒醒過來

也難怪了海爾 要是得知前來施救罪人 她也會受遣責!

在痛楚中失去意識的長今也許會這樣想吧

 

牢房大門傳來雜聲

[韓愛成!] 判官面對著倆手無寸鐵的女子

一個已是從容地凝望著刑具的犯人

一個則奄奄一息 不知道能否撐到明天的傷者

遲疑了幾刻的判官重整呼吸

[逆謀造反朝廷 投毒主上證據確鑿 判處死刑]

[決不待時] 語音未落

曹兵把韓尚宮依到牆邊 手上的刑具架上了她四肢

畫面偏暗 讀者看不到 判官也紅了眼睛

與那時候對無辜婦孺立下死刑 同時無奈吧

同時自責無法抑壓對金錢的貪婪 這樣說確實是鱷魚眼淚!

/長今 !

/我不得不先走一步了!

 

一下清脆//

四肢神經瞬間感到刺痛

似眼睛被鋒芒的光照入

只剩一口氣的韓尚宮貼在牆前坐

看著曹兵們俐落地執起刑與判官

在等待自己最後斷氣

/確實! 我也無力再活下去了!

 

另一邊廂

崔提調心肌被抽了一下

不自覺地朝窗外凝視 那正是牢房方向

看到姑姑反應 今英似乎如釋重負 [是時候休息了!]
 

 

[妳在哪?]

長今慢慢恢復了意識 第一句就叫起韓尚宮

[娘娘...?]  側臥的她發現自己被關進了牢房

撐起沉痛身體 轉目搜尋在角落依坐著人兒

她慢慢用跪的方法移到她身邊 [娘娘..] 邊叫著

牢房很暗 她看沒清楚 以為韓尚宮只是睡了

以防萬一 確保不是昏迷 還是要叫醒

當長今碰到韓尚宮胳膊時  一陣毛骨悚然跑遍了全身

[娘娘?!] 撫摩到韓尚宮粗糙冰冷的手

 

長今發現在漫長的歲月裡

她每天都被水和調料浸泡而來不及擦乾的手

是那麼粗糙 [!!妳說了什麼?]

摟著沉重的她 [妳是追隨了逆謀?]

[只是守醬庫的怎麼會被牽涉到這種事裡….]

[明明是守醬庫的!! 妳明明是守醬庫!!!!]

[娘娘說說嘛!!!! 到底為什麼這些事不斷發生在我身上…]

 

 

X中宗寢室

 

幸得鄭主簿的一套針炙讓中宗退了燒

而且也因為他療法 內醫院爭先做了詳細紀錄

 

[韓尚宮 她招認了]

他沒看穿那張畫押判紙的紅印背後有著什麼故事

[寡人從來沒料到她如此深謀遠慮!]

 

[主上!] 內侍還是說同一番話

[閔政浩大人跟特別尚宮李連生 一直跪在外面]

[一滴水未沾嘴到現在有三個時辰了!]

[閔政浩大人還是挨了二十大板]

 

[就算是寡人也無法....] 中宗憂愁道

忽然被外面一女尖叫聲嚇倒  ?

還能聽到有人說急切道[...扶娘娘回去]

[大人!! 閔政浩大人!!!]

 

[主上!] 好快另一個內侍從門外傳來

[韓尚宮娘娘 已執行完刑法!]

 

 

/

//

///

呆呆站在藍天下 四周寧靜

天花瓣飛來的白蝴蝶化為故

熱淚盈眶的她向自己點頭

她搭上她的 花瓣飄過畫面

兩隻蝴蝶徐徐向藍天飛

一鮮白一柔黃

 

<<待續

 

 

 

 

台長: Jia

黃一坤
舒顏展眉,擁抱美好的周末吧!
2019-05-25 09:08:03
版主回應
^^ 彼此彼此
2019-05-26 09:37:27
(悄悄話)
2019-05-27 17:59:26
(悄悄話)
2019-05-28 10:11:00
(悄悄話)
2019-05-28 13:54:24
(悄悄話)
2019-06-01 15:55:59
瀟雨
寫得挺好的,滿好看的。
2019-06-03 21:57:33
版主回應
謝謝><
2019-06-04 22:08:56
(悄悄話)
2019-06-05 11:13:50
(悄悄話)
2019-06-05 17:52:54
(悄悄話)
2019-06-05 18:00:51
(悄悄話)
2019-07-20 17:40:03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請輸入圖片中算式的結果(可能為0)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