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8-12 09:41:40| 人氣442|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廣論消文165 若時雖一果,初因非可見,見一亦增多,爾時何不畏。

推薦 0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廣論消文165   164頁第3-10

益西彭措堪布 廣論講授:思惟六苦

 「丑二」:思惟六苦

酉三、數數捨身過患

數數捨身過患者,如云:一一身體諸骨聚,超過幾多須彌峰。謂一一有情受身之骨,若不爛壞,多於須彌。

思惟六苦中第三數數捨身的過患,就像《親友書》所說:每一位有情每一次受身的骨骸,如果不腐爛壞散,堆積起來可以超過好幾座須彌山。

下面對第三數數捨身過患做一歸納:

理證:五蘊身(有法)已捨過無數次,因為輪迴無始,蘊身沒有起點的緣故。

比喻:就像果樹的果實不斷掉落一般。

酉四、數數結生過患分三:一、標明出處  二、以教理遮破錯解 

三、明彼修行之理

戌一、標明出處

數數結生過患者,如云:雖將地丸如柏子,數母邊際未能盡。

第四,數數結生的過患,就像《親友書》所說:雖然取大地土做成像柏子那樣小的泥丸,以一粒泥丸代表一位母親,這樣大地泥土可以全部取盡,但是母親的數量卻無法數盡。

戌二、以教理遮破錯解

先說錯解:

昔諸先覺解釋此義,謂一有情為母之量,此非正義。

往昔先覺將母邊際的意義解釋為:一位有情累世曾經做過自己母親的數量。比如,某甲在我的前五世、前七十世等做過我的母親,這樣一直往前數,此人曾無數次做過我母親。但是,這樣解釋並非論文的本義。

再以教證遮破:

即此釋中引經文云:諸苾芻,譬如有人,從此大地執取諸丸,量如柏子,做是數云:此是我母,此是我母之母,而下其丸。諸苾芻,此大地泥速可窮盡,然諸人母輾轉非爾。是顯自母及彼母等母轉次第。

《親友書釋》當中引用了一段經文說:諸比丘,比如有人取大地土搓成體積像柏子那樣大的泥丸。每搓一粒泥丸時,都說:這是我母親,放下後又取另一粒說:這是我母親的母親,又取一粒說:這是我母親母親的母親,這樣一直數下去,大地的泥土可以窮盡,但是諸人母親往前的相續卻不能窮盡。這段經文明顯是在顯示:自己的母親以及母親的母親等輾轉的次第,而不是一位有情曾做過自己母親的數量。

下面是以理證破斥:

此論亦說母邊際故。

而且《親友書》原文是說母邊際。所謂邊際是對相續而安立的,即某一相續的起點和終點叫做初際和後際,所以應當這樣解釋。

戌三、明彼修行之理

有人問:思惟這個道理為何會就能厭患輪迴呢?

此成厭患因之理者,如《四百論》云:若時雖一果,初因非可見,見一亦增多,爾時何不畏。

這個道理之所以成為厭離輪迴之因,理由就像《四百論》所說:就算是一個果,它最初的因也無法見到。如果把一個果的因追溯上去,可以增多至於無量,想到這裡,為何還不畏懼呢?

比如,對於我們現前這個身體,若去推求它的因,就知道它是自己的心識依託父精母血,經過孕育而有的。也就是以母親的一點血做為種子,漸漸孕育後才有了現在的身體。所以這個身體的因,有一分是來自於母親。而母親的血又是從何而來呢?推究其因,是從母親的身體所出,而母親的身體又源自外祖母的血,外祖母的血又是依靠曾外祖母的血孕育長大而有。這樣一直往前觀察,追溯這個身體的根源,根本找不到盡頭。由此可見,這個身體確實是無始相續而來,有著和輪迴同等年齡的演變歷史,而輪迴當中任何一法都是如此。就如同不知從遠古何時開始,由種子變成西瓜,西瓜子又發芽長成西瓜,西瓜又孕有瓜子,這樣相續不斷而有了今天的一個西瓜,所以推究其因,確實找不到最初的起點。

再來推究眾生的結生相續:現在這個五蘊是果,它不可能無因而生,否則就有常有和常無的過失,也不可能是不隨順因生,所以必定是心識脫離前面的蘊身之後,和父精母血結合,才有這個蘊身。既然有前一世蘊身最後的滅,那麼必定有前一世蘊身最初的生,因為無生的法不可能有滅。由此再推前一世蘊身的出生,同樣必定是前二世的蘊身與心識分離之後,和父精母血結合而有,這樣就推出有前二世的蘊身存在。如此一直往前推,便可知道我們這個蘊身是由前前的蘊身數數輾轉而來。

其《釋》亦云:此顯由諸難可度量稠林相續,令極難行生死大野,常應厭患,隨順於此,當如理修。如此當知。

月稱菩薩的《四百論釋》也說:這一頌是顯示,由有情以難以計算的、密集的無明相續,導致其奔走於極其難行的生死大曠野中。對此生死總體的苦相,應當常常厭患出離,隨順於此出離心,應當如理修習。所以應該這樣理解。

令極難行,是說明生死歷程一刹那也不離開苦。無始以來輾轉至今,這一路走來充滿了痛苦、艱辛和血汗,為何會是這樣曠劫的苦難呢?根子就是以無明為因,由它相續不斷地引起三苦、八苦等無量痛苦。應從這裡看到無明為害之大。

台長: deepmind

我要回應 本篇僅限會員/好友回應,請先 登入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