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11-29 10:59:48 | 人氣(251) |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廣論消文79 故此極勇暴,猛箭無錯謬,乃至未射放,當勤修自利。

推薦 0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消文79    803– 813

思於生時亦無閒暇修行妙法,決定死者。謂縱能至如前所說,爾許長邊,然亦不應執為有暇。謂無義中先已耗去眾多壽量,於所餘存,亦由睡眠分半度遷,又因散亂徒銷非一,少壯遷謝至衰耄時,身心力退,雖欲行法,然亦無有勤修之力,故能修法時實為少許。

「思決定死」的第三種因相是,思惟活著的時候,不一定有時間修習妙法,死亡就已經到來。

縱然能像前面所說的活到最長年限,也不要認為有閒暇。因為我們一直忙著世間一些無意義的事情,這就已經耗掉大部分壽命,剩下的時間,又大半在睡眠中度過;加上因懶惰、散亂而空過時日,從年輕力壯,一轉眼就到了老邁枯朽、身心衰退的老年期。這時候就算還想要修行,也已力不從心,所以說真正能夠修行的時間實在少之又少。

《入胎經》云,「此中半數為睡覆蓋,十年頑稚,念年衰老,愁嘆苦憂及諸恚惱亦能斷滅,從身所生多百疾病,其類非一亦能斷滅。」《破四倒論》亦云,「此諸人壽極久僅百歲,此復初頑後老徒銷耗,睡病等摧令無可修時,住樂人中眾生壽餘幾。」伽喀巴亦云,「六十年中,除去身腹睡眠疾病,餘能修法,尚無五載。」

《入胎經》中說:「人的一生當中,有一半的時間在睡眠。一到十歲是孩童時期,年幼無知,一般不會想到要修行。到了老年,差不多有二十年是年邁體衰,又已經無力修行。中間的少壯時期,因不停的忙碌,大部分時間是在心理憂愁,以及種種恚惱當中度過;再加上身體可能遭受種種疾病纏身、病苦煎熬,隨時還會送命,因此能修行的時間也就幾乎耗光了。」

《破四倒論》中也說:「人的壽命最長也僅為百歲,其中最初年少無知,後段年老力衰,只是徒然銷耗歲月而已;其餘的時間,也因為睡眠、病痛等因素而無法修行。所以真正能在安樂自在中修行的時間,實際上沒幾年。」伽喀巴祖師也說:「以西藏人平均年齡六十歲計算,除掉飲食、睡眠、生病的時間,真正能夠修法的日子,連五年都不到。」

如是現法一切圓滿,於臨死時唯成念境,如醒覺後,念一夢中所受安樂。若死怨敵定當到來,無能遮止,何故愛著現法欺誑。如是思已,多起誓願,決斷必須修行正法。

就算此生一切圓滿,到臨死前,也終將成為幻境一場,就像在夢中,醒來發現以前所經歷的種種歡樂景象已變成回憶。既然知道死主這個怨敵一定會來,而且沒有辦法阻擋它,那為什麼不早一點覺醒呢?為什麼還要貪著世間的一切,繼續被世法所欺誑呢?如果我們能這樣思惟,就會隨時發起誓願,下定決心修行正法。

如《本生論》所說而思,「嗟呼世間惑,匪堅不可喜,此姑姆達會,亦當成念境。眾生住於如是性,眾生無畏極希有,死主自斷一切道,全無怖懼歡樂行。

應該照《本生論》中所說的來思惟 :「唉!世間的一切真是迷惑、顛倒啊!它們既不真實,也不值得喜樂,就好像歡喜地去參加一場盛大的姑姆達會(白蓮花會),最後也徒留夢幻般的回憶啊!(會散人空)然而眾生卻安住在下述的狀況中,居然一點也不怖畏,真是太奇怪了。通往他處的道路,都被死主親自封閉,而眾生對這件事全然不感到害怕,還貪戀著世間虛妄的歡樂,這是多麼顛倒!

現有老病死作害,大勢怨敵無能遮,定赴他世苦惱處,誰有心知思愛此。」 《迦尼迦書》中亦云,「無悲愍死主,無義殺士夫,現前來殺害,智誰放逸行。故此極勇暴,猛箭無錯謬,乃至未射放,當勤修自利。」

面對當前大勢力的怨敵─老、病、死的步步逼害,我們既無法阻擋,又無處可逃。想到死後一定會墮入三惡道這種苦惱之處,誰還會有心思貪愛姑姆達盛會呢?」透過以上的思惟,就會生起第一個決斷─必須修行正法。

《迦尼迦書》中也說 :「死主是沒有任何悲憫心的,而且它殺害眾生,是不講情面、也無需理由的。眼看死主隨時能取走我們的性命,凡是有智慧的人,誰還會放逸度日呢?所以,我們一定要趁著這支粗暴有力、而且方向絕對不會錯的「死亡之箭」,在還沒有射發出來之前,在自己還有自主能力時,趕快努力的修學能圓滿自利的正法吧!」

台長: deepmind

我要回應 本篇僅限會員/好友回應,請先 登入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