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11-21 17:17:25 | 人氣(278) |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消文78 《入行論》云,「晝夜無暫停,此壽恆損減

推薦 0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消文78    789– 803

【思惟壽無可添,無間有減者。如《入胎經》云,「若於現在善能守護,長至百年或暫存活。」極久邊際僅有爾許,縱能至彼,然其中間壽盡極速。謂月盡其年,日盡其月,其日亦為晝夜盡銷,此等復為上午等時而漸銷盡,故其壽命總量短少。此復現見多已先盡,所餘壽量,雖剎那許亦無可添,然其損減,則遍晝夜無間有故。】

消文:

「思決定死」的第二種因相是,思惟壽命不但無可增添,而且會無間斷地減少。如《入胎經》中所說:「如果現在開始善加保養身體,最多也只能活一百歲,或稍久一些。」但是最長的極限也只有如此壽量。就算能活到一百歲,這中間的壽量也是很快就會銷耗殆盡。十二個月過完,就是一年;三十天過完,就是一個月;一晝夜耗盡,就是一天;十二小時耗盡,就是一個白日;時間每分每秒的過去,我們的壽命其實是很短暫的。算算現在已經過完大半輩子,所剩的日子不多了;想要增壽,卻連一剎那都不可能增添,倒是它的損減,卻是從早到晚一刻也不停,從不間斷。

【《入行論》云,「晝夜無暫停,此壽恆損減,亦無餘可添,我何能不死。」此復應從眾多喻門,而正思惟。謂如織布,雖織一次僅去一縷,然能速疾完畢所織。】

消文

《入行論》中說:「時間晝夜不停留,壽命總是一天天的有減無增,這樣,我怎麼可能不死?」 這個道理可以經由種種的譬喻,來正思惟。譬如織布,雖然一次只織一根緯線,卻能迅速織完一匹布。

【為宰殺故,如牽所殺羊等步步移時,漸近於死。又如江河猛急奔流,或如險岩垂注瀑布,如是壽量,亦當速盡。】

消文

譬如待宰的羊,在被牽往屠宰場的路上,每一步都是趨向死亡。又如湍急的江河,向前奔流不返;也像險崖上傾注而下的瀑布,迅速宣洩,我們的壽命也是如此迅速的消逝殆盡。

【又如牧童持杖驅逐,令諸畜類,無自主力而赴其所,其老病等,亦令無自在引至死前。此諸道裡,應由多門而勤修習。如集法句云,「譬如舒經織,隨所入緯線,速窮緯邊際,諸人命亦爾。如諸定被殺,隨其步步行,速至殺者前,諸人命亦爾。猶如瀑流水,流去無能返,如是人壽去,亦定不回還。艱勞及短促,此復有諸苦,唯速疾壞滅,如以杖畫水。如牧執杖驅,諸畜還其處,如是以老病,催人到死前。」】

消文

又如被牧童執杖驅趕的牲畜,只能毫無自主之力地回到欄圈;當我們面對老病時,同樣是毫無自主的被引至死主面前。這些道理,應該經由多方面來精勤修習。如《集法句經》中所說:「譬如織布,緯線穿織在筆直的經線中。緯線隨著經線的長度,一縷縷的織入,像這樣,也很快就織完這匹布了。人的壽命也是如此,日日無間斷地減少,很快就終此一生。譬如被牽往屠宰場的諸有情,隨著牠的腳步,一步一步走到屠夫的面前。壽命也是如此,一步一步,很快就靠近死主。再譬如瀑布流水,一去不復返;我們的生命也是這樣,流逝的歲月,不會再回頭。生命何其短促,充滿著艱辛勞苦,並且迅速壞滅,就像執杖畫水,水過無痕;又像牧童驅趕牲畜,回到農舍;我們也是被老、病催趕,趨向死主的面前。」

【如傳說大覺窩行至水岸,謂「水淅淅流,此於修無常極為便利。」說已而修。《大遊戲經》亦以多喻宣說,「三有無常如秋雲,眾生生死等觀戲,眾生壽行如空電,猶崖瀑布速疾行。」又如說云,「若有略能向內思者,一切外物,無一不為顯示無常。」故於眾事皆應例思,若數數思能引定解,若略思惟,便言不生,實無利益。】

消文

傳說中敘述阿底峽尊者走到水岸邊時,說道:「看著水淅淅的流,剎那剎那的生滅,這對修持死無常,很容易在心中顯現的。」說完,尊者便立即修習念死。《廣大遊戲經》中也引述各種譬喻來宣說無常的道理:「三界的無常,如同秋天的雲彩,瞬息萬變;眾生的輪迴,就像觀看戲劇;有情的壽量,有如空中的閃電,快速消逝;生命猶如懸崖上的瀑布,奔洩不止。」又說:「這些道理只要稍稍能向內自省一下,就當了解外在一切事物都是在顯示無常之相。」所以,我們應該好好思惟這些例子,若能數數思惟,相信一定能對「念死無常」的道理,引生出決定的信解。如果只是僅僅思惟一兩次就覺得無法生起,這樣對自己一點好處也沒有。

【如迦摩巴云:「說思已未生,汝何時思,晝日散逸,夜則昏睡,莫說妄語。」非但壽邊為死所壞,而趣他世,即於中間行住臥三,隨作何事,全無不減壽量之時。】

消文

就如迦摩巴祖師斥責他的弟子:「說什麼已經思惟,但就是生不起定解,你什麼時候認真地思惟過?白天時散亂放逸,晚上又昏沉好睡,不要說謊了!」,不但生命到最後會被死主毀滅而走向來世;即使是在活著的時候,壽命就隨著每天的行、住、臥三件事,從來沒有一刻壽命不是在減少、消失。

【首從入胎,即無剎那而能安住,唯是趣向他世而行,故於中間生存之際,悉被老病使者所牽,唯為死故導令前行。故不應計於存活際,不趣後世安住歡喜,譬如從諸高峰墮時,未至地前空墜之際,不應歡樂。】

消文

從入胎開始,時間就沒有一剎那停止過,不斷推著我們向下一世前進。在這一世命存中間,我們也都被老、病等苦所牽累,一步步引導我們走向死亡。所以,我們不應該在命存的時候,全然不為後世作打算,只安住在現世的安樂裡。就好比從高峰上摔下來的過程中尚未墬地,還在半空中下墜的時刻,不應該感到歡喜一般。

【此亦如《四百頌釋》引經說云:「人中勇識如初夜,安住世間胎胞中,彼從此後日日中,全無暫息趣死前。」《破四倒論》亦云:「如從險峰墮地壞,豈於此空受安樂,從生為死常奔馳,有情於中豈得樂。」此等是顯決定速死。】

消文

這也像《四百頌釋》引經論說:「人中的勇士(對教誡中的國王等對象)!人從剛剛結胎的那一剎那開始,壽命就沒有一刻休息,從此日夜不停地邁向死亡。」《破四倒論》中也說:「譬如從險峻的高峰上墜落,即將喪命,難道還會在半空中感到快樂?我們在生死當中也是一樣,既然知道每天都在迅速地趨近死亡,而在一息尚存之際,哪有什麼真正的安樂可言?」以上說明人一定會死,而且死亡很快就會來到的道理。

台長: deepmind

我要回應 本篇僅限會員/好友回應,請先 登入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