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07-21 14:00:00 | 人氣(2,400) |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推薦 1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先讀為快]《狂魔戰歌:預言之子》。預言與心靈交織出的戰鬥 - 言雨 / 釀出版


在荒涼山崑崙海的西南山腳下,曾有個被喚作山泉村的小地方”,光是虛構的地名,就讓人感受到奇幻和神話的氣息,看似與世無爭、羊人群居的小村子,住著葛笠法及亞儕羊人兄弟倆,而原本該是平靜的生活,因著豬女呂翁夫人的出現掀起軒然大波……

月光灑落的黑夜、震驚恐懼夾雜著血腥的氣味,讓自己恍若走進了《法柏哈溫》那個禁忌的森林,兄弟倆身世的秘密、心靈魔法,還有關於狂魔的預言,隨著葛歐客的死亡慢慢揭露出來,為了救回被帶走的葛笠法,混雜羊人狼人共八名成員的遠征隊,從山泉村出發了。

又名九黎大陸的奧特蘭提斯大陸,傳說是創世神黑寡婦以心術編織而成的世界,心海則是其蛛網的空隙、宇宙與世界接軌處,透過神術能在心海裡凝成意象,提供使用心術的立足點,亦能以此防禦他人心術製造的幻覺,這裡是只有會施展心靈魔法者,才能走進的戰場。

感覺上,《狂魔戰歌:預言之子》的情節發展和場景設定,包括奧特蘭提斯內種族的界定,營造出的是西方奇幻風格,然而,奧特蘭提斯神祇所展現出的意象,荒涼山、崑崙海等地名,卻又融入相當東方神話色彩,有趣的是用字遣詞當中,還穿插了現代用語。

無論是西方奇幻作品中較常出現的羊人、人馬,不朽生物代表之一狼人,抑或稍嫌陌生(也有可能是這本書獨有)的豹獵人、豬人、人牛、人虎以及獅人、鼠人等,看到半人半獸的形象,不免將其性格與既有印象做聯想,可在《狂魔戰歌:預言之子》中,有些性格卻出乎意料之外。

在葛歐客的保護下,葛笠法其實對自己身世、預言一無所知,可就因為他是預言中的鹿人,自詡為黑寡婦正統血脈的豬人,為了重振樓黔牙帝國,仍然毫不客氣地將爪牙伸向了他,並對其加以折磨,試圖透過此種方式,扭曲甚至控制葛笠法的心智,使狂魔預言成真。

每個人或多或少都有感到茫然的時候,這時有人會求助占卜,來了解自己的運勢,希望能獲得指點未來該怎麼走,但當將來被攤在眼前,是心念受到驅使所以走向所謂的命運,還是因為注定的所以無法改變,這個恐怕也是《狂魔戰歌:預言之子》所想要探討的吧!

書裡不是只有黑暗邪惡、恐懼害怕,《狂魔戰歌:預言之子》也有溫馨的一面,遠征隊的諸位,雖然彼此之間沒有所謂的血緣關係,卻建立出深厚的情誼,或許風暴究竟無可避免,但曾經的患難與共說什麼也不會忘記,只要保有一絲良善,就有機會激發無限的勇氣,克服性格上的弱點。

有心人士操弄,將為奧特蘭提斯大陸帶來怎樣的腥風血雨,又預言和心靈交織出的命運方程式,會怎樣牽動葛笠法及亞儕兄弟倆,《狂魔戰歌:預言之子》以充滿現代氣息的敘述口吻,道出兼具東西方奇幻、神話色彩,且拋出了心念與命運議題的故事,讓讀者在閱畢後,透過思考是心(念想)導致預言、還是預言左右了心(念想)這個問題的同時,也關切奧特蘭提斯 的未來。


【作品簡介】

狂魔預言在豬人的操弄下,開啟了序章。
為了不讓整個大陸淪為狂魔的血腥舞台,羊人的善良是最後的希望。
毀滅與重生,將在亞特蘭提斯燃起戰火!

朱鳥抱著被欺騙與傷害的怨恨,在留下滅世預言之後,跳入輪迴。
而在豬人的預言裡,狂魔與朱鳥的交會,將成為整個亞特蘭提斯的夢魘。
為了榮耀與私慾,他們已經等待了好幾個世紀……

遺忘豬人帝國威脅的山泉村,每天都有羊人在狂歡跳舞。年輕的葛笠法生活在羊人村莊裡,一生中最大的憂愁就是如何在舞會上博得母羊人青睞。
一日,豬人闖入村莊,將他貶為奴隸,拖入帝國深處,以折磨宣稱他即將實現古老的預言。
羊人的養子,瘦弱的狼人亞儕為了救回自家兄弟葛笠法,不得已踏上旅程,殊不知命運的轉輪已準備將他的旅程編入糾纏的歷史之中。狂魔預言成真的步伐,正與他競逐著這場不公之戰!
這個世界未曾知曉的一切,也在這漫長的征途中,逐漸攤開……


【作者介紹】

言雨
是個非常沒有氣質的國文系學生,也常常花時間告訴別人這一回事。熱愛閱讀,自認只要不是財務報表,其他中文書通通都能接受。天生體質不能喝咖啡,卻又愛喝的要死──就像被警告靠寫作吃飯會餓死,還是不怕死想寫寫看。
曾出版《影之眼:亞瑪迦地圖第一》(繆思出版)

作者言雨
◎開本/25k正(14.8x21cm)
◎頁數/頁
◎裝訂/平裝
ISBN/9789864450114
◎出版日/2015.07
◎出版社/釀出版(秀威資訊)
◎叢書系列/

#作家生活誌 http://showwe.tw/books/comment.aspx?c=316

台長: Julin

是 (本台目前設定為強制悄悄話)
* 請輸入識別碼:
請輸入圖片中算式的結果(可能為0)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