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11-04 23:44:00 | 人氣(448) |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推薦 0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舊文重貼:【八月徵文】母狗老師的驚嚇日記-我,他,還有變成了祂的她(二)...

【八月徵文】母狗老師的驚嚇日記-我,他,還有變成了祂的她()...

 


作者:風和日麗(Julia 
2019 / 8 / 31 
發表於春滿四合院

因為"春滿四合院"那邊廢止了每月徵文活動,也看不見他們打算把已經投稿的文章、另外分區做收藏,因此,與其擱在院子那裡被人遺忘、無人問聞,Julia姑且就把這一篇之前做投稿的舊故事、重新分成幾章給貼上來做分享;如果大家的反應夠熱烈,也許還會張貼下一篇吧!

 

 

Julia不忘再做一下提醒:本篇故事純屬虛構、並內含大量18禁限制級內容,故不滿18歲者,以及對情色、暴力、血腥內容有所不適或厭惡者,請務必斟酌是否要繼續閱讀本篇故事,Julia在此謹做閱讀前的義務告知。

 

---------------------------------------------------------

 

我是Julia,原本打定主意在院子裡,就此當個安靜看看文、偶爾回回文就好了的路人!但是,在家待產沒事做的無聊日子,還是讓我想找些事情做做,比如寫下這一篇故事。

 

這次寫得不是我和我家達爸之間的故事,所以,這裡就不多做關於我們家故事的贅述了;如果看完文、連帶對我們家故事有感興趣的朋友們,就有勞自己爬文一下囉!

 

而這也是Julia第一次挑戰寫鬼故事,加上趕著月底出搞,以致縮減了一些內容後,大約還有21000字,還請各位在閱讀之前,可能需要先準備一下"耐心"這樣的東西喔!

 

******

 

(接上一章...

 

 

712日,早上。

 

小偉一直是個準時上班的上班族,因為有當組長兼行政職,而在暑假稍微貪睡晚起床、才去學校上班的我,這幾天起床後,都只會看到餐桌上、擺著他替我準備好的早餐,還有他分盒裝好份量的中藥膠囊,並且還有附著一張小紙條、提醒我記得吃藥和要把早餐吃完。

 

今天的早餐是無糖豆漿和吐司火腿夾蛋,這年頭、願意下廚為女人做一頓早餐的男人不多了,而小偉正好就是其中一個,也讓我早上一起床、就有了一個開心微笑的好心情。

 

八點多,我走出了我們剛搬進來的這間307號房,回頭關上咖啡色鐵門和外頭的防盜鐵柵門後,上了鎖,才一個抬頭往旁邊一看,我看見了隔壁306號房的鄰居-同間學校的李老師和她的男友,瞧她們的模樣...似乎正在...搬家?

 

「李老師,早...妳們正在...搬家?」

 

「早啊!鄭老師!沒辦法,實在撐不下去了!昨晚啊!我們兩個聽了一整晚的敲牆聲和女人的叫喊聲,南無阿彌陀佛和什麼經文都唸了,一樣止不住那個恐怖的聲音...一直在聽到...

 

「嗯...女人的叫喊聲?妳們...是在說我嗎?不好意思...吵到妳們了...」,女人的叫喊聲?想起昨晚小偉在床上的"特別賣力",也不禁讓我的淫叫聲、格外的認真給喊出了喉嚨外的場景,一下子,腦內的畫面重播,也害我不禁在學校的女同事面前、惹得自己是一陣面紅臉赤來。

 

「不、不是,鄭老師,妳誤會了!我是說...有個年輕女生在向人求救的聲音...像這樣...救我-救我-」

 

學起傳說中、那個女鬼發出叫喊畫面的李老師,她比我年輕幾歲;而她們早我們一兩個月搬來隔壁的306號房,直到前一兩天才打算搬家,但據說...已經算是住得比較久的房客了。

 

這棟有五層樓的住宿大樓離我們學校很近,走路還不用五分鐘,所以,學校裡有不少老師都是這裡的房客-除了三樓的這一層樓之外,因為就在鬧鬼的傳說繪聲繪影之下,李老師她們倆一走算在內,應該只剩下包含我們家的兩間住戶而已。

 

看著李老師,我心裡突然有個念頭-有機會的話,我是不是該把三樓鬧鬼的傳聞、好好給找人問個清楚才是,這樁人云亦云的鬼故事,看起來也不像空穴來風。

 

而我和李老師聊著、我們這兩間306號和307號房間的鬧鬼傳聞時,一旁李老師的年輕男友、倒是頂著眼鏡,一邊揮汗如雨的從房間裡、搬出了好幾個打包好和封上了膠帶的大紙箱。

 

然後,我看見了李老師的男友、他忽然露出了一臉愕然的表情,站在李老師身後的、向我問起了這樣的一句話-

 

「鄭老師,妳剛剛出來的時候,應該有把妳家房間的大門關上和鎖好吧?」

 

「有啊!我剛鎖好門,一轉頭,就看到你們在這裡了,所以,你們應該也有看到我在鎖門吧?」

 

「但是...鄭老師,妳看一下妳家那邊...我建議妳...要不要再重新檢查一下、妳家的大門有關好和上鎖了嗎?」

 

「什麼意思?嗯......

 

李老師順著自己男友注視的方向看去時,我看見了她同樣露出的一臉愕然和嘴角微顫、帶著害怕神情的苦笑笑容;而我也注意到了、我家307號房的防盜鐵柵門,居然已經打開了大半,並且正看到咖啡色的鐵門、還兀自緩緩的向外打開當中,「框」的一聲後,跟著撞上了防盜鐵柵門上,兩道門,""的一聲的碰撞後,便又微微向外繼續的移動著。

 

307號房,是三樓這一側的倒數第2間房間,再過去的308號房、目前沒有住人,何況這一側走到底、也沒有可以上下樓的樓梯,那麼,是誰打開了我家的大門?或者該問...我家的大門是被人打開的嗎?

 

而且,裡頭的咖啡色鐵門、不是要往內才能打開的嗎?怎麼會...往外...打開了...

 

「李老師,妳先忙,我、我們...還要忙著搬家呢!」,氣氛尷尬的一個變化,李老師就轉頭拉著男友、進到自己房間裡給消失了;而我,則一臉茫然的看著自己家的大門、居然又是自己重新的慢慢往屋裡方面給闔了上去。

 

「嗯...」,這時候,不知道哪裡來的勇氣,或許是梁靜茹給的吧?在吞下了一口口水後,我突然伸手擋住了、這道快要自己給闔上的咖啡色鐵門,決定回到自己家裡和一探究竟。

 

「大白天的,怎麼會有鬼?我不信...」,通常會"鐵齒的"說出這樣的話的人,也往往在為後來發生和遭遇的事、無形的把flag給一整個立好又立滿;而我,就成了這樣子的一個人。

 

「咚!」,腳才一踏進到小玄關,咖啡色鐵門,就兀自給闔了上來的發出了巨大的聲響。

 

"靠夭咧"!嚇死人了!」,我小聲的碎嘴了一句,才從鐵門發出的碰撞聲中給回過神,驚魂未定的我,雖然是在大白天裡,依然是跟著腳步、而把房間裡的電燈給一一打了開來,直到我站在自己和小偉睡覺的臥房門口外。

 

我開始後悔、剛剛選擇進到屋子裡給一探究竟的決定-我,看見了一個身穿白色裙裝衣服的年輕女生,臉被一頭長髮遮蓋住的、站在我的面前-如果,她那"樣子"...算是用"站著"的話。

 

頭上,日光燈的燈光、開始一亮一暗的閃爍起來;而那白衣女人的身影,也跟著一現一滅的在我面前、忽隱忽現的慢慢動了起來。

 

「這是什麼?」

 

「為什麼這樣子對我?」

 

語意不清的兩句話裡,那個白衣女人舉起一隻手和伸出了手指、指著小偉貼在牆壁上的那幾道符。

 

「妳和他...都是一樣的...

 

突然,眼前一片雪白之中,一張沒有血色的女人臉龐、赫然貼近了我的面前-一張嘴,往嘴角兩邊各自散開了、一道淡淡的血痕外,兩個沒有眼珠子的凹陷眼洞,竟然從眼洞裡頭,開始滲下了、兩行像似血液的鮮紅痕跡。

 

「咿呀-」,在右手傳來被人用力握住了手腕的感覺時,我,終於忍不住的大叫了起來...

 

---------------------------------------------------------

 

712日,晚上。

 

恐怖的經歷,卻總在千篇一律的恍惚中清醒作為帶過-在感覺睡了一個長覺、才醒過來的昏沉沉後,我看了一下手機,其實才離我剛剛本來要出門的時間、居然才過了11分鐘。

 

於是,連仔細的把家裡再看過一次的勇氣都沒有,我就直接衝出了家裡、腦子裡只想著要快步趕去學校上班,並且一直待到小偉先回到家裡後,我才從學校回到了家裡來。

 

「○○縣某鎮的◎◎公園,今天驚傳本月發生的第三起遊民猝死案件,由於事發的公園、緊鄰當地的※※國小和住宅區,已經引發當地居民的恐慌和各種議論和流言;雖然承辦警方公佈了、之前兩起類似案件的死者死因是心臟麻痺的意外猝死,但因為疑點甚多,目前承辦警方仍未排除是他殺案件的可能性...

 

「寶貝,看看這新聞...又有遊民死在我們家附近...現在台灣的治安,還真的越來越讓人不得安心啊!」

 

「嗯嗯...

 

「怎麼了?還在想妳剛跟我說的"鬼故事"...啊!我是說大白天就遇鬼的經歷啊?」

 

「嗯嗯...你不相信?」

 

「怎麼會...我不是又把新的符咒貼上去?早上上班接到妳的電話、我特地在回家路上給去了一趟靖安宮,順便又請那位熱心的師姐、幫忙開了幾道符咒回來...

 

聽著客廳電視機上的新聞吵雜聲中,晚上七點多,我在廚房裡忙進忙出了一會兒、才總算弄出了一頓像樣的晚餐;而小偉,聽了我在早上發生的事,雖然還是一副處變不驚的鎮定模樣,但他倒也不是什麼"鐵齒"到底的人,還是貼心的又去了一趟靖安宮和請了新的符咒回來。

 

我端了一鍋咖哩雞出來到客廳的小茶几上,而另外在小茶几上的飯菜,還有幾道便菜和白飯跟鮮魚湯,對只有兩個人的晚餐來說,算是還可以交代過去了吧!

 

只是,我有點心有餘悸的看向了、客廳沙發旁的小垃圾桶-垃圾桶裡頭,小偉剛丟進去了、幾張從臥房牆上給摘下來的舊符咒,一起皺巴巴的放在了一個紅包袋裡。

 

說是舊符咒,其實才貼上給過了一天而已-明明昨晚才貼上的符咒,下午等我回到家時,已經是在牆上、一片又黑又是破爛的一副詭異光景,為什麼?難道是因為那個女鬼...的關係?

 

「哇~好香!寶貝煮的咖哩雞,我還是怎麼吃都吃不膩!」

 

「你、你怎麼這樣子說?好像我只會煮咖哩雞的樣子,討厭!」

 

「是啊...

 

......

 

我突然愣了一下,在把裝滿咖哩雞的鍋子放好後,我轉頭看了小偉一眼,並且一個字也沒說。

 

「嗯...」,小偉看出了我眼神裡的疑惑吧?他搖了搖頭、雙手一攤,表示剛剛我清楚聽到的那一聲、「是啊...」的年輕女人說話聲,很顯然的...不是他的聲音;但是,不對,那他這樣子的反應...代表小偉他也聽到了嗎?

 

「吃、吃飯,剛煮好的咖哩雞特別好吃!」,小偉看出了我眼神裡的恐懼吧?等我安靜的在他身旁的沙發空位上坐下來後,他還貼心的幫我裝了一碗白飯和淋上了咖哩雞給我。

 

「碰!」,忽然,客廳裡的那個小垃圾桶倒了下來,沒有發現到什麼原因的...自己倒了下來。

 

後來,那一晚的晚餐,不知道為什麼、我吃起來是格外的漫長...

 

******

 

713日,早上。

 

我,鄭美晴,天生不是什麼當"好奇寶寶"的料,但也不是什麼、可以麻木不仁過完每一天的"木頭人";這天早上,我向學校請了一天假,就是想好好理清、發生在我家裡的這一些事的來龍去脈。

 

這時候,一樓管理室的管理員‧老何和小安,就是很好的打聽對象,雖然他們也才來上班一兩年的樣子,但總比我什麼都不知道、相信要來得可靠許多。

 

於是,我樂意提供了一手啤酒和一袋滷味的"誘因",多少誘使了他們開口說出了、一些可能會嚇屎...嗯,是嚇死我的事-一件社會案件,也可能是這一連串鬧鬼傳聞的起源...

 

大約四五年前的時候,一對當時候住在這裡307號房的大學生情侶倆、有一天晚上大吵一架後,過沒幾天,男朋友就說他女朋友失蹤不見了!當時候,男朋友還報了警,女朋友的家人還過來這裡、跟著警察一起找人了好幾次。

 

後來,那個一個人住的男朋友也搬了家,大概受不了那些對他而言、淨是不好聽的傳言吧!誰知道,據說他才搬出去沒多久,就也出車禍過世了!然後,307號房的鬧鬼傳聞也就開始了,並且一整個擴散到了三樓的這層樓,甚至...是這一整棟的住宿大樓來。

 

「這些事情...都是我聽來的!」,比較年輕的管理員‧小安跟我這樣說,嘴裡,還啃著我買來送他們吃的滷雞腳。

 

「小安說的沒錯,我記得...房東還說過、那個大學生男朋友的名字叫什麼?啊!楊繼盛!至於...女生的話,好像叫黃...黃安婕嗎?」,看著報紙、喝了一口冰啤酒的老何,算是比小安早來幾個月的"前輩",好像還是那位平常"神龍見尾不見首"的房東先生、他家的遠房親戚的樣子。

 

「那你們...對這件事,都不會感到好奇嗎?」,我問,並且從錢包裡掏出了一張千元大鈔出來、再伸手把錢壓在了他們面前的桌子上。

 

於是,小安感到了興趣和收下了那張千元大鈔,並且拿了306號房的備用鑰匙、帶著我去了我家隔壁的306號房一趟。

 

然後,我又開始後悔了、我剛剛做了這樣的一個決定...

 

 

(未完,接下一章...



 

 

我是Julia,完成於 8 / 31 下午

 

台長: juliasu1314

我要回應 本篇僅限會員/好友回應,請先 登入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