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11-04 23:40:53 | 人氣(412) |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推薦 0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舊文重貼:【八月徵文】母狗老師的驚嚇日記-我,他,還有變成了祂的她(一)...

【八月徵文】母狗老師的驚嚇日記-我,他,還有變成了祂的她()...

 


作者:風和日麗(Julia 
2019 / 8 / 31 
發表於春滿四合院

因為"春滿四合院"那邊廢止了每月徵文活動,也看不見他們打算把已經投稿的文章、另外分區做收藏,因此,與其擱在院子那裡被人遺忘、無人問聞,Julia姑且就把這一篇之前做投稿的舊故事、重新分成幾章給貼上來做分享;如果大家的反應夠熱烈,也許還會張貼下一篇吧!

 

 

Julia不忘再做一下提醒:本篇故事純屬虛構、並內含大量18禁限制級內容,故不滿18歲者,以及對情色、暴力、血腥內容有所不適或厭惡者,請務必斟酌是否要繼續閱讀本篇故事,Julia在此謹做閱讀前的義務告知。

 

---------------------------------------------------------

 

我是Julia,原本打定主意在院子裡,就此當個安靜看看文、偶爾回回文就好了的路人!但是,在家待產沒事做的無聊日子,還是讓我想找些事情做做,比如寫下這一篇故事。

 

這次寫得不是我和我家達爸之間的故事,所以,這裡就不多做關於我們家故事的贅述了;如果看完文、連帶對我們家故事有感興趣的朋友們,就有勞自己爬文一下囉!

 

而這也是Julia第一次挑戰寫鬼故事,加上趕著月底出搞,以致縮減了一些內容後,大約還有21000字,還請各位在閱讀之前,可能需要先準備一下"耐心"這樣的東西喔!

 

******

 

 

715日,中午‧現在。

 

「沙沙...沙沙...沙沙...」,一陣惱人的頭痛過後,我醒了過來,耳邊傳來了一聲聲的低沉聲響,我尋著聲音來源,竟然是我身上的黑色套裝衣服、正在和家裡廚房的地板做著摩擦的聲音。

 

"我怎麼了?這是怎麼一回事?",呃,好痛,正在努力理清思緒,想自問自答的趕快明瞭自己的身體、為什麼會躺在家裡廚房的地板上,並且還被人拉著雙腳給拖行時,突然,我發現了一件事-

 

似乎開始感覺不到痛楚了嗎?我的一隻眼睛-左眼,正處於看不見的狀態,就連右眼也只能睜個大概半開之中的視野裡,我看見自己勉強伸出了右手、摸了摸左邊眼睛的位置,然後,我驚恐的看見了沾滿手指上的新鮮血跡。

 

我的左眼被打爆了嗎?微微有東西突出了眼眶的觸感,讓人有了不寒而慄的想像;那麼,我快死了嗎?咳咳!突然,難受的咳了一聲,我從嘴裡噴吐出了幾點血花,正在我右手的手心裡、開得好不燦爛漂亮,也同樣的怵目驚心。

 

「沙沙...沙沙...沙沙...」,然後,我大概又被人拖行了一兩公尺、連痛覺也逐漸要和呼吸一起消失掉的恍惚間,頭側著一邊被拖行的我,卻看見了模糊不清、而又十分搶眼的一雙白皙腳趾和雙腿,正在像似漂浮著的往我踏步過來,無聲無息。

 

而這雙纖細的女人的腳的主人,我想,應該就是那個、變成了祂的她吧!

 

---------------------------------------------------------

 

711日,晚上。

 

搬來這個新租的地方一個多月,我始終覺得這裡"不太乾淨"-住起來一直有種讓人心神不寧的莫名違和感不說,更別提還一連發生過許多次的奇怪現象-

 

半夜裡,客廳的電視機會突然自己打開,還不斷的轉台著;又或者會自己忽然沖起水來的廁所馬桶、找不到聲音來源的腳步聲,以及家裡的門、三不五時會自行打開和關上的發出嚇人聲響...都讓我懷疑自己是不是得了、一種隨時會陷入幻覺之中的精神疾病。

 

還好,我的未婚夫‧小偉-孫呈偉,他是個沉穩又冷靜的人-雖然年紀比我小了幾歲,但卻總能理性的安撫著我,而又願意聆聽我說著心裡話的耐心和感性-就像這時候,他往我們睡覺的床位給緊貼著的牆壁上,就貼上貼好了幾張、他從附近的大廟‧靖安宮給求來的平安鎮宅符咒後,他對我露出了一個安撫的微笑-

 

「這樣子,妳放心了嗎?」

 

「嗯,大概吧?」

 

這幾天,不分白天夜晚,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我還在房子裡聽見了詭異的敲牆聲;幾經推敲,那個微弱的敲牆聲,似乎是從小偉剛貼上貼好符咒的位置給傳來的。

 

「如果,妳再不放心...好吧!我就乾脆再走一趟靖安宮,找那裡一位熱心的師姐過來幫我們家看一下好了!不過...我覺得是不是妳吃的、那些中藥膠囊之後藥效的後遺症?還是...妳先停一下每天吃藥的事好了,先觀察一下再說呢?」

 

「不、不用了,你不是說這些中藥膠囊、是你媽特地為我準備的,聽說對調理受孕體質很有用,一顆不是還賣個200塊錢嗎?不吃...好像會辜負你媽的一片好心...

 

雖然沒有見過面,但感覺小偉的媽媽、未來應該會是個好婆婆吧?一顆顆暗紅色膠囊裡的褐黃色中藥粉末,對我這個逼近40歲大關,又被醫生評斷卵巢功能早衰、而不易懷孕的女人來說,又怎能隨便就放棄掉這個希望呢?

 

「好好好,妳說了算!不過...這麼認真吃藥的想調理身體,我說妳啊!這麼想幫我生孩子啊?我的-母、狗、老、師!」

 

「討厭!別這樣叫我啦!孫呈偉!」

 

「討厭什麼?那妳...現在的這樣子,又是怎麼一回事呢?母狗老師?還有...都學不會...妳啊!要叫我主人啦!」

 

「唔唔......主人...這樣子嗎?」

 

我無話可說,會和小偉玩起這種性愛遊戲,也是自己心甘情願的,當初...也沒被勉強過。

 

「嗯嗯...很乖呢!我的-母、狗、老、師!」,但我不知道小偉對這種性愛遊戲、就像有著癖好的玩上了癮-最近的這幾個月,更試圖把我調教成、他心目中"母狗老師"的淫賤模樣。

 

於是,今天晚上,月經剛走完的我,才會頭上戴著狗耳朵的髮箍,全身赤裸的待在床上,還戴著桃紅色項圈和搭配的金屬細鍊子,雙手微抬的蹲在了我未婚夫、也是我口中的"主人"的小偉面前,並且聽話的把舌頭伸出來、微微吐露著舌頭的看著她。

 

好羞恥的感覺!感覺...真的被心愛的男人給當成一條母狗給看待了呢!真不知道...美雪姊和嘉美姊她們...是怎麼習慣被男人這樣子玩弄和調教的啊!

 

「嗯嗯...」,拉過他手上的細鍊子,再伸手夾住我的舌頭、往外拉扯的玩弄了一番後,小偉突然湊近他的頭、強硬的給了我一個深吻,像似給我願意乖乖聽話的"獎勵"

 

我倒不討厭這樣粗魯又強勢的男人,尤其對照他平常那一副、正經八百的斯文男人模樣的反差,更讓我對這時候的小偉、我的未婚夫,有種莫名以對的愛戀。

 

比起之前那幾個"草食系"男友,小偉簡直才叫做男人-台大畢業,有身材有臉蛋,又有收入穩定的正當工作,家裡爸媽又不會多管他的獨立一個人,在床上又是一個...嗯嗯,"不好說"的狀態...讓我在交往了這一年多之後,決定該給自己一次和這個男人結婚的機會。

 

所以,我答應了他的求婚,只要我能懷上他的寶寶的話,我們就會在生下孩子後、再找個漂亮的海外小島給自己舉辦個體面的婚禮。

 

"下面"也開始濕了呢!母狗老師...來!練習跟主人介紹一下自己...看會不會讓妳再濕一點呢?母狗老師...

 

「是、是的,主人...我是理和國小的四年乙班老師,鄭美晴老師,也是...孫呈偉主人養的...母狗老師...啊啊...喔喔...

 

我,突然其來的叫了出來!一邊甩著腦袋後的長頭髮、一邊出聲迎合著從下半身傳來的酥麻快感;而在那個瞬間、我蹲在床上的兩條腿,也開始微微的顫抖起來。

 

討厭的小偉,老是喜歡用手指玩弄人家的"那裡",偏偏技巧又那麼好-一邊大拇指按著人家的陰蒂做揉壓,一邊中指熟練的抽插起人家粉紅色的陰道口的靈巧手法,還讓另一手揉捏起人家的C罩杯胸部做著挑逗,也讓和他在接吻中的我、忍不住是放大聲音的呻吟起來...

 

「嗯嗯...我想要了...小偉老公...嗯哼...主人...

 

「真是淫蕩呢!虧妳以前還是叫什麼"理和三美"的校花美女老師呢!母狗老師...

 

「別這樣說我...啊啊...主人的肉棒子...也硬起來了呢!」

 

這是一種女人的天性吧!在閒聊之中,說到和男人有關的"那件事",美雪姊也好,嘉美姊也罷,她們手裡最喜歡握住的"東西",也沒在怕羞的說、不是什麼金銀珠寶的昂貴寶貝,而是一根又大又粗、又能滿足自己慾望的滾燙肉棒-最好,還是能一跳一跳的青筋猛爆模樣!

 

於是,開始渾身發熱發汗的我、把兩邊膝蓋往床上一放,伸著舌頭看著小偉的臉,一邊把他的肉棒子給搓硬弄粗後,嘴巴的口水順著下巴滴落的瞬間,我笑著幫他用口水、在他肉棒子上給抹出了一片濕潤的水光。

 

「呵呵,真是的,還怕人說呢!什麼"理和三美",以前啊!認識的人都知道-蔡美雪老師、馬嘉美老師、鄭美晴老師,妳們三個...都是給男人養、給男人玩的母狗老師,還虧妳們自己...能假裝不知道呢!」

 

"理和三美",是指以前我們學校裡、三個名字裡有""這個字的女老師-從年紀由大到小做排列的話,就是美雪姊、嘉美姊,還有年紀最小的我‧鄭美晴;至於..."母狗老師"云云之類的抹黑說法,我就不知道、小偉是從哪邊給聽來的惡意中傷了。

 

「討厭...嗯嗯...囌囌...嗯嗯」,小聲的表示抗議後,我開始幫小偉給口交起來。

 

「妳們學校‧理和國小的名產...還有人說...就是"母狗禮盒"呢!"理和國小出產母狗禮盒",唸起來還真順啊!可惜啊!那個蔡美雪老師,還真的跟一個她教的小六小男生跑了,嗯...他名字叫蕭世群嗎?呵,那是幾年前的事了?三年?四年?還是五年前的事了?嘶......

 

呵,但認真的說、就算傳聞的一部份事實是真的,那也是我們和自己家男人的事,也沒必要給其他那些陌生人、拿來給說三道四的吧!

 

「四年...四年了...嗯嗯...囌囌...嗯嗯...啊~主人的肉棒子...感覺已經準備好了呢!」,小偉比我小上幾歲的年輕活力,果然,很快的在我的嘴巴裡有了"反應"

 

老是在聽美雪姊、誇張她家那個"小男生老公"‧蕭世群的肉棒子有多棒,還故意在手機上傳照片給我做炫耀,但其實...我家小偉的肉棒子也不賴吧!至少...我很滿意。

 

「啾!啾!」,低頭親了幾下、自己心愛男人的肉棒子後,我伸手抓住了、肉棒子前端的溫熱龜頭,並且在小穴口附近摩蹭了幾下後,再讓龜頭肉冠慢慢的擠開了、陰道口的微開縫隙之間...啊!我從陰道腔道裡、感受到一股被"東西"侵入陰道和跟著填滿填實的滿脹感,男人的肉棒子啊!果然是能讓女人為之銷魂蝕骨的寶貝東西啊!

 

「啊...」,我想,我是用兩眼微微翻白的表情給發出了淫叫聲吧!忽然的一陣的無力感,讓我往前一傾、伸手撐在了小偉厚實的男人胸膛上給喘著氣。

 

「啪渣!啪渣!啪渣!」,等我休息了幾秒鐘後,在女上男下的姿勢中,混著水聲的肉棒子抽插聲,也開始在房間裡給響了起來;一聲又一聲之中,也聽見了我和小偉的喘氣聲和呻吟聲。

 

以及...一個詭異的敲牆聲和微弱的女人說話聲-

 

「叩叩叩,救我-叩叩叩,救我-」

 

而我,當時候,全然沒注意到、那個詭異的敲牆聲和女人微弱的說話聲,其實...就正好從我正前方的牆壁方向給傳來的。

 

 

(未完,接下一章...



 

 

我是Julia,完成於 8 / 31 下午

 

 

 

 

台長: juliasu1314

我要回應 本篇僅限會員/好友回應,請先 登入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