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3-29 07:51:45 | 人氣(224) | 回應(15) | 上一篇 | 下一篇
推薦 0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馬戲vs馬術

(中共果然是土匪,普世皆禁動物表演禁食狗肉,中共就

就啥?西方的普世價值即雙標:只准自己表演馬術吃聖牛,不許別人

所言即是,如要禁演/禁食要依同標:是否「虐待」/「瀕危」)


多家馬戲團聯名聲討動物保護組織馬戲表演是否應該廢止?

央廣網2018.3.24消息(記者王楷)最近,一封多家馬戲團聯名控訴和質疑“拯救表演動物項目”的聲討書在網上引發熱議。聲討書稱,這一項目打著慈善的旗號打壓動物馴化,使馬戲團難以生存。聲討書後附帶的名單顯示,署名的馬戲團有兩百多家。究竟馬戲團是不是必然虐待動物,動物保護組織的理由又是否應該被支持呢?
  動物表演,幾乎是馬戲團的代名詞。2017年,在廣東珠海舉辦的第四屆中國國際馬戲節上,曾經是必看環節的動物表演突然取消了。而此前三屆馬戲節中,都有涉及動物表演,承辦方也將此作為重點內容對外宣傳。但這引發了“拯救表演動物項目”的反對,他們認為“這種不合時宜的落後文化,在全世界正在被不斷禁止或者限制”。
  據紅星新聞報導,安徽宿州埇橋馬戲協會會長楊志遠稱,其實兩方的矛盾衝突由來已久。對於該不該馴化動物做表演——馬戲團方面表示,動物表演是大家維生的方式,也是傳統文化;但在動物保護者看來這卻很殘忍,“它們(動物)沒辦法說話,我們必須站出來維護它們的權益。”
  中國動物園協會副秘書長於澤英告訴紅星新聞,動物保護組織反對馬戲團動物表演的主要原因是流動演出過程中野生動物的生存狀況和“福利待遇”很難得到保證,但志願者一些投訴誇大其實也值得探討,“未來,馬戲團總會順應時代找到相應的定位。”
  被聲討方——拯救表演動物項目
一年35次監督投訴,發現19個動物演出有問題
  聲討方——馬戲團
他們的宣傳讓很多人退票,忍無可忍才聯合聲討的
沒有明文規定禁止馬戲表演,志願者沒理由阻撓
  “動物是吃飯的傢伙,我們都拿它當寶貝。”於金生說,“'拯救表演動物項目'的志願者太偏激,拍到動物被關在籠子裡就是虐待,拍到搭棚演出就覺得是非法的。”
  於金生認為,沒有明文規定禁止馬戲表演,“拯救表演動物項目”沒有理由煽動志願者三番五次阻撓表演。於金生說全國的馬戲團很多,雖然“有個別不符合規定,但大部分沒有問題”。
  於澤英認為,自從有人類開始,人們就開始處理與動物的關係,就出現了馴養,隨著社會的發展,動物園的職能在不斷變化,從早期的馴養為了吃和觀賞,到後來用於顯示國王、貴族的威嚴,再到現在為滿足獵奇心、滿足教育和科研工作。“未來會怎麼樣?我想總會順應時代找到相應定位的。”
  對於近年來不少動物園與馬戲團“分手”的消息,於澤英說不是動物園行業要“封殺”馬戲,實在是在對待動物的理念上出現了衝突。她認為,馬戲團已經走到了生死存亡的轉折點,但這個困難動物園方也沒辦法解決。曾經有馬戲團的人找到於澤英,對她說如果動物園不收留他們,他們只有走向街頭,那樣動物的生存環境會更差,她很無奈地告訴對方:“我們也沒辦法。”(紅星新聞記者丨潘俊文)
  央廣新聞提出疑問:然而沒有了動物表演,未來馬戲團還能存在嗎?根據不完全統計,全世界目前有36個國家、389個城市,禁止或限制動物表演。有馬戲界業內人士表示,“應該讓動物保護組織更多地了解馬戲裡面的動物,正規的馴獸專家、演員對動物非常保護,因為這些正是他們的飯碗。”
  歷史悠久的馬戲表演如今之所以存在爭議,是因為人們對於動物保護尤其是動物福利方面的觀念不斷地與時俱進。但有觀點認為,對於動物表演不能夠“一刀切”,一些流傳至今的動物表演還被認定為當地的非物質文化遺產,也需要保護,特別是對於動物福利的主張是否超出當前中國國情的討論,一直沒有中斷。
  今年兩會期間,針對有媒體記者對於動物福利立法主張的提問,全國人大常委會法工委副主任王超英回應,全國人大已經註意到這些方面的呼聲。王超英同時也指出,雖然一些地方法規在探索,但是國家層面的立法到現在為止還處在研究和探討階段,並沒有形成最大的共識。
  回應
 這些馬戲團不夠團結,對付動保就該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合夥出點資金,僱傭點私家偵探,調查這個動保組織的人是不是無任何不良行為,一查一個準
 別用什麼道德綁架別人,道德是用來約束自己的,人家不違法你搞什麼事情!支持馬戲團,只要不是那種確實是虐待動物的馬戲團。
 哈哈,馬戲表演可以禁止,但也要不養寵物、不圈養動物、不畜牧、不吃肉不喝奶不拿走人家的蛋!因為這些行為和行業的本質都一樣——讓動物滿足人類自己,無論是精神上的還是物質上的。看馬戲表演就和養寵物以及訓練寵物一樣,都是讓動物滿足人類的精神需求。同時以上所有這些行為和行業,都無一例外地侵犯了動物的“權利”——別虛偽,更別談歧視、排斥、“侵犯”了(不許人家吃某種動物的肉,不許人家看動物表演就是一種對他人的歧視、排斥與“侵犯”)。

【圖博館】實然觀:

如今,在飲食政經文化學的包裝下,色重於香重於味之日法料理、反成為流行時尚健康美食,其實日本的生肉、鹹菜、烤炸等是很不健康的(這些加劇了日本集團主義式壓力下之胃病,鮪魚吃的全球瀕危免禁、中國廢物利用的魚翅燕窩反被禁,果真要禁全球也要同標:依生態實然法則「瀕危」、依而不能各宗教應然:「聖牛」「髒豬」「寵狗」…),而中國因重勞動需求下產生的重口味(鹹油)傳統料理、依中國人的「心靈手巧」也很容易「創造性繼承」出、合乎現代人口味需求的美食,君不見流行一時的台式方便(泡)麵/美式快餐(速食)都被看成不健康、而被網上中餐取代(連高鐵上都可點餐了),日法料理之流行也將被、加強中餐之形色用餐環境之氛圍後的、新中餐取代。

另參【新博館】殘忍的《史》         啥是黑化?


動物權:邏輯邪13/66
現代的養寵物和動物權保護運動
比上 不如古代的唯靈論
認為人是萬物之靈
「神愛萬物」 但
神派人管理萬物
「民胞物與」 但
異於禽獸者幾希
比下 不及原始的泛靈論
認為萬物皆有生命
「圖騰崇拜」 但
其實是殺來祭拜
對現代人應沒啥吸引力
但其運動勢頭卻很大
真令人困思 吊詭
 
別困於運動者詭論
運動那有啥邏輯
但憑勢力立法
粉絲屌絲之聲勢
便能逼吃狗族上吊
 
人家的邏輯可長了:
「動物有和人一樣有追求最大幸福及最小痛苦的權利」
所以禁止動物的馴養 實驗和食用
 
那就用各種方法增加動物的幸福
仿馬術之馴養 順其好動天性
獅虎狗熊猿猴能在馬戲團表演
那就用各種方法減少動物的痛苦
改善實驗室飼養場屠宰場環境
人就有邏輯可實驗食用動物了
 
反對者和贊成者都有套套邏輯
邏輯學果然是門很邪門的邪問
更邪門是立院門內憑勢力立法

台長: jsoujsou
人氣(224) | 回應(15)| 推薦 (0)|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社會萬象(時事、政論、公益、八卦、社會、宗教、超自然) | 個人分類: 文藝評論 |
此分類下一篇:MeToo運動為何中國缺席
此分類上一篇:異體,正體,簡體

jsoujsou
台灣獼猴降級一般類

(台灣獼猴將被蔡英文政府降級為一般類,怎不見動保團體占領農委會呢?
這個嘛,如【新圖博館】《實然觀》所言:從人的實然占有欲、可看穿台灣(全球民主地區皆然)打著弱勢/居住/土地/環境等應然正義者,實則是反對黨(台以民進黨為主)與其同路人(各式社運團體)共犯結構下、為達到奪權之政治目的之不擇手段地為反對而反對,等它一上台、又背叛其同路人、亂拆濫建、只有政權沒了正義,但這些同路人因國族意識形態(如台獨)、「被叛千遍也不厭倦」地、以「從群眾→社會→新社會→民間→市民→公民→到新公民等運動之名」一再自欺欺人、為主子的劣政合理化,政黨惡鬥的結果當然是土地住宅/城鄉建設之敗壞了,連預防地震之城市都更也寸步難行。
http://mypaper.pchome.com.tw/jsoujsou/post/1375085210

獼猴降級一般類…果農叫好 保育人搖頭2018-04-08 聯合報

對於農委會有意將台灣獼猴從保育類改為一般類,高雄旗山農民李致弘認為「當然很好啊!」南投縣施姓果農也贊成說,獼猴成群結隊破壞龍眼、鳳梨,放鞭炮、養狗都不怕,只能看著辛苦作物慘遭「毒手」。
 李致弘說,家中過去種植蜜棗與芭樂,天天與猴群對戰,三年前不堪猴群作亂,全面剷除高經濟作物蜜棗,改種受害程度較低的香蕉。今年芭樂賣價好,但高達四分之三的芭樂因猴害短收,每次補抓獼猴就要請市府農業局人員到場處理,他認為改降一般類,日後驅趕或捕捉更有彈性。
 但長期觀察獼猴生態的中山大學生物科學系博士班學生林美吟說,二○一四年到二○一六年間,柴山獼猴有二百五十六隻消失或死亡,其中不少恐遭毒殺,「列為保育類動物都如此,且難追凶,不敢想像改列一般類會怎樣!」
 中山大學曾有女學生被獼猴「熊抱」,嚇到不願留校念研究所;如何防範獼猴,已成該校新生訓練內容之一。對於獼猴從保育類改為一般類,多數學生沒特定想法,「獼猴已成校園一部分」,「動保意識抬頭,總不會改為一般類動物後,大家就可丟石頭驅趕或殺掉吧?」
  回應
無論左or右,保守派or自由派,凡事過猶不及!這則報導如果屬實,還真很難不讓人懷疑那群 環保、保育、…團體人士的基本智力了!
2018-04-15 07:50:28
jsoujsou
歐洲走私象牙嚴重 恐致大象滅絕 2018-07-11 台灣醒報

據《英國獨立報》報導,今年4月,雖然英國與中國及香港一同表示將禁止銷售象牙,不過,在1947年之前,以古董形式交易的象牙仍屬合法,此舉讓保育人士認為,等於提供為後期的象牙非法流入市面作掩護。
據《新華社》報導,Avaaz調查人員是在4個月期間於英國、愛爾蘭、比利時、法國、保加利亞、德國、義大利、荷蘭、葡萄牙與西班牙的網路及店鋪購買超過100個象牙製品,並送交牛津大學檢驗其年代,結果發現,74.3%是屬於1947年之後的象牙,19.3%則是1989年全面禁止之後。該組織指出,這次發現等於是歐洲合法交易象牙規定,已成為非法交易的管道以及鼓勵盜獵大象的鐵證。
根據歐盟規定,1947年之前的象牙製品仍可自由交易,因此,該規定成為非法交易者利用的漏洞。1947年之後及1990年之前的製品則需有政府核准才可銷售,1990年以後的象牙則全面禁止交易。對此,Avaaz主管萬德指出,「證據已顯示,非法象牙正在歐洲各地被交易。歐洲必須盡責終止這種可怕的貿易行為。」
據估計,1天被殺的非洲象數量從55到96頭不等,換算每年至少有3萬頭大象性命不保。「保護大象行動」組織創辦人莫莎曼指出,「這些發現證實歐洲促成非法象牙交易甚劇,歐盟必須立即實施全面禁令。」
對此,歐盟主管環境事務執委維拉在看過Avaaz於歐盟布魯塞爾總部外陳列的非法象牙後,已承諾著手調查。

中國的象牙禁令能拯救大象嗎? 2017-3-31 BBC駐北京記者

  象牙在中國非常昂貴,售價可達數萬美元
雖然象牙雕刻的確在中國存在了很多個世紀,但事實上,大多數時候,它只是其中一種獨特小眾的藝術形式,而中國在全球的象牙貿易裏也只不過是冰山一角。
在整個19世紀和20世紀,大規模獵殺大象的活動,先是歐洲殖民者,步其後塵的是北美開拓者。
西方對於象牙製作的飾品、珠寶、鋼琴鍵以及桌球等物品的需求,令非洲象的數量從1800年的超過2000萬頭減少到1960年的200萬頭。
隨著日本戰後經濟起飛,獵殺大象的活動在整個1970至80年代大行其道,導致大象瀕臨滅絶的邊緣。
1989年國際社會禁止象牙貿易,才讓這個物種迎來短暫的喘息機會。
不過,全球經濟格局又一次經歷重大轉變,中國崛起成為重要的經濟力量,從而預示著更多的不幸。
財富的暴漲伴隨共產黨獨特的腐敗與裙帶資本主義,令象牙成為保值的完美途徑,它既可以是奢華的成功象徵,也可以是低調的送禮之選。
2018-07-12 08:05:50
jsoujsou
一種藝術形式於是變成了產業,然後在短短幾年間,中國佔據全球象牙需求的70%。
時至今日,偷獵盛行的結果是大象再一次面臨全面滅絶。根據評估顯示,非洲現在剩下不到50萬隻大象。或許在10年內便不會再有野生大象。
本周,在周五工作時間結束之際,中國有近一半曾經受政府許可的象牙工廠和商店將會永久關閉。
至今年年底,中國剩餘的合法象牙貿易也將會全部結束——共計34家工廠和138家商店。
這是一個具有深刻象徵意義的時刻,用其中一個最有名和有力的倡導者——英國威廉王子——的話來說,是一個「轉折點」。他公開讚揚中國政府的決定是「一項重要的舉措」。
或許,具有反諷意味的是,由於王子的祖先曾經大力發展這項貿易,目前英國皇家珍藏的物品當中仍有超過1000件象牙製品。
  倡議者表示,中國的行動可能對大象保護而言是一個轉折點
不過,有觀點認為,關閉中國的象牙雕刻工廠和零售商店非常重要,不僅是因為象牙本身,而且是因為這一項合法化的生意是被用於掩蓋背後一種更大規模的黑市貿易。
該觀點認為,通過密切的監察和認證體系,這些庫存會為中國的工廠供應有限制的象牙原料,有助於防止價格上漲,從而打擊非法象牙需求。
但是實際的效果卻是相反的。事實上,它甚至刺激了需求,因為它給消費者開了綠燈:買象牙是可以的。由於法規執行混亂、腐敗以及許可證造假等問題,大量的非法象牙湧入中國並流入市場,其中一些還以CITES的監管庫存作為掩飾。
需求進一步增長,價格不僅沒有下降,而且直線上升。研究顯示,在現今中國的非法象牙庫存可能有1000噸甚至更多,遠遠超過了2008年在受監管下允許的收購量。
雖然當中無疑還有其他因素在起作用——包括中國經濟增長放緩以及政府反腐和禁止送禮等——但是現在宣佈停止合法象牙貿易似乎確實有助於結束各方熱鬧的揣測。
消費者和經營者都收到了有力的訊息,遊戲已經結束,而象牙的價格在近期也正在下降,從2014年的每公斤超過2000美元(1611英鎊)下跌到如今的每公斤700美元。
2018-07-12 08:06:26
jsoujsou
雖然全世界都在查截非法象牙,比如泰國的這一起,但黑市貿易仍然持續
不過,一些重大的問題尚待解答。就像英國等其他市場一樣,中國頒布的法令似乎仍然准許古董貿易繼續進行,倡議者擔心這可能是一個漏洞。
與此同時,政府並沒有提到,對於目前餘下的合法象牙庫存要如何處理,以及將會如何防止它們流入黑市。
而新的政策很可能令非洲貿易更進一步深入地下,如何進行控制仍然取決於執法機構能獲得多少的資源。
我們自己的研究顯示,打擊非法捕獵野生動物的意願並不強烈。
在超過20年的時間裏,犀牛角買賣在中國一直被禁止。出售、購買、運輸或者寄送犀牛角會受到嚴厲的判刑,最嚴重者可判終身監禁。
然而,在網上快速搜索下,就能找到有賣家公開兜售犀牛角,有的是全只,有的則是珠寶或者藥材。
  買賣的風險似乎不大。
「相信我,我從來沒出過問題,」其中一個網上的賣家說。對方向我們發送了犀牛角手鐲的照片。
2018-07-12 08:07:05
jsoujsou
外媒又開始抹黑內馬鐵路,不怕打臉? 2018-08-23 觀察者網

中企在肯雅承建的蒙內鐵路延伸段內馬鐵路被人diss了,主題還是“中企破壞生態環境”,內容毫無新意。
22日至23日,“美國之音”連發2篇文章,稱內馬鐵路“不得民心,遭大量民眾反對”;“打破當地生態系統,導致數百種瀕危物種生存危急”;“奈洛比國家公園再也回不到從前”……
文章還提到中企規劃的多個高架鐵路路段,目的是讓野生動物能夠在棲息地自由穿梭,但“動物們因為害怕而不敢穿越。”
  實際情況並不如此。
蒙內鐵路連接東非第一大港蒙巴薩和肯雅首都奈洛比,全長約480公里。專案由中國路橋承建,於2014年12月12日開工,並在2017年5月31日通車。期間,內馬鐵路(奈洛比至馬拉巴)1期工程在2016年10月19日開工,由中國交建承建。
根據規劃,蒙內鐵路和內馬鐵路將分別穿越察沃國家公園和奈洛比國家公園。為此,蒙內鐵路全線設計出14個高達7米的通道,以及100多個涵洞,保證不同物種、無論體型大小,均能方便穿過鐵路。
早在2016年9月,“拯救大象”就做過一份報告。該機構對這2個國家公園內10頭大象進行GPS定位追蹤,最初的確發現“大象在鐵路沿線徘徊,猶豫不前”的情況。最終大象們還是穿過了鐵路,其中有幾頭更是在6個月的時間內完成了“上百次穿越”。
有些大象還在過道內留下排泄物——肉眼也可追蹤動物們穿越鐵路的行為。
不過,有些穿越並不是通過“動物通道”實現的。比如有的大象會“踩爛護欄”、“翻過土堆”。對此,園區工作人員向美媒表示,目前已經所有的圍欄都已經更換過。
  美媒稱中企鐵路專案是在“未通過環境審核下開工”,“不少民眾不知情”,實際上呢?
據人民網8月13日消息,早在2011年1月中國路橋就完成了蒙內鐵路項目的可行性報告。的確,當時報告裡的中國標準曾讓當地有關部門心存疑慮。對此,蒙內鐵路項目把國內優秀人才派到肯雅,將中國標準翻譯成英文,並邀請肯雅業主參觀中國高鐵。最終可行性分析報告獲批。
在專案推進過程中,通過周密佈置和科學規劃,儘量減少破壞地表,保護河岸,儘量減少對耕地、林地的佔用,著力進行水土流失防護,進行雜訊、水、空氣、固體廢棄物污染防治。
央視在去年5月31日援引中方在肯雅當地的一名當地員工胡德(肯雅籍)表示,為了不打擾動物生活,蒙內鐵路施工期間,總會在晚上6點收工,方便讓動物們通過。
2018-08-24 09:36:49
jsoujsou
在被問及蒙內鐵路的“火車噪音是否會影響到動物”時,胡德回答說,這並不會。“新的火車很好,它的聲音並不是很大,比舊火車聲音小多了。”
報導稱,蒙內鐵路施工沿線,還隨時能看到從預留野生動物通道穿行的斑馬、狒狒、角馬。當時鐵路邊的當地工人就表示說,“這是一條綠色之路,野生動物能跟鐵路和平相處。”
2018年6月6日,《人民日報》記者從內馬鐵路施工現場發回報道,稱專案正採取邊施工邊複墾的做法,從園內其他地方移植植被過來,將施工現場的土地恢復原貌。
  “像我這樣脫貧的,還有1000多人”
美媒還說“內馬鐵路將奈洛比國家公園一分為二”,“點燃民眾怒火”;還稱曾有“動物保護人士”出面向當地政府抗議,要求後者取消鐵路專案的施工。
實際上中企鐵路項目很受當地人歡迎。
蒙內鐵路設計客運時速120公里,貨運時速80公里。原來十幾個小時的路程,現在僅需5個小時。如今,貨物上午在蒙巴薩裝車,下午就能運抵奈洛比,物流成本可降低10%—40%。
開通一年多來,蒙內鐵路運送旅客158萬人次、標準貨物集裝箱11.2萬個,客運平均上座率高達95.2%,貨運能力也從最初的每月2.2萬噸上升到21.4萬噸。
資料顯示,在鐵路建設每100元(人民幣)花銷中,就有40元被用於當地。蒙內鐵路建設時期,有4萬多肯雅人在項目工作,當地員工占比超過90%。目前有超過1500名當地人參與蒙內鐵路的運營,項目方還在建立蒙內鐵路培訓基地,為肯雅儲備鐵路施工的可用之才。
專案方還與當地地方政府簽署了協定,就鐵路沿線居民的用水、用工、培訓機會開展合作,為沿線村落修路、打井、建水塘,並對家庭困難員工提供幫助。比如鐵路沿線的瑪格拉尼小學臨時校區就是項目方承建。開學典禮上,一位學生家長表示:“我在鐵路上工作,中國人不僅給我帶來了工作機會,還給孩子們修建了新學校。感謝你們,你們對肯雅當代及下一代的發展都功不可沒。”
內馬鐵路一位當地管理人員在6月6日表示,自己本來每月收入5000肯先令(約合人民幣342元),如今他每月進賬3萬肯先令(約合人民幣2050元),娶了老婆蓋了房,孩子也已經6歲了。
“我所在的工地有1000多名肯雅工人,很多人像我這樣擺脫了貧困。更重要的是,我從中國同事那裡學到了寶貴的技術。希望有一天我能成為中國同事那樣的工程師。”
2018-08-24 09:38:18
jsoujsou
“大象被火車撞死”?
蒙內鐵路作為“一帶一路”倡議重點專案,是中非友誼的象徵。未來蒙內鐵路各延伸段將抵達南蘇丹、盧旺達、布隆迪、烏干達、肯雅、坦桑尼亞、剛果金,“一路富7國”。
但部分西方媒體不懷好意,想找蒙內鐵路“黑料”卻自行打臉,“美國之音”不是第一家。
2017年6月8日,《紐約時報》曾發文,指出英國於1901年在肯雅鋪設了“米軌”鐵路,該鐵路路線與蒙內鐵路很大程度上重合——同樣穿過察沃國家公園。
這條“米軌鐵路”是用4000多條人命換來的——數千名勞工死于惡劣的工作條件、疾病、和當地原住民的衝突。其中還有數十人是被獅子咬死。因此,這條鐵路也被當地人稱之為“瘋狂快線(Lunatic Express)”。
報導還援引幾位元民眾的觀點,又將“債務危機”、“中企項目滋養腐敗”等言論搬上檯面。比如說一位體驗過蒙內鐵路的當地商人抱怨車上的小冊子用的是中文,部分工作人員穿的制服是“中國國旗(紅色和黃色)”,連火車上的音樂都不是肯雅的。“火車是我們買的,為什麼一切都是中國元素?”
這位商人還驚訝地指著蒙巴薩站的一處雕塑,說中國人在這樹了一座“毛澤東像”。那實際上是鄭和的雕塑。
為“暗諷”中企項目,《紐約時報》不惜引出一個荒謬的故事:
就像中國修建的這條鐵路因為土地問題而遭到地方的反對一樣,英國人當年也受到一個部落的襲擊。率領該部落的男子預言,一條“鐵蛇”會引誘民眾,並對他們進行殖民統治。
最終預言成真(即肯雅淪為英國殖民地)。
結果,《紐約時報》就把“瘋狂快線2號”的帽子扣給蒙內鐵路,稱這條鐵路“同樣瘋狂”。
此外,文章還號稱援引了“拯救大象”組織的資料,稱“中國鐵路項目爭議不斷,至少有10頭大象在鐵路施工期間被撞死”,暗示大象的死和中企鐵路專案有關。
觀察者網查詢“拯救大象”當年的報告發現,的確出現“大象被火車撞死”的情況:2016年1月至2017年6月間,共有20頭大象死於鐵路沿線附近,其中被火車撞死的有11頭。
不過報告解釋道,“那些被火車撞死的大象主要是因為被困在了老鐵路(米軌)和蒙內鐵路的護欄之間,找不到出路。”報告建議進行一定施工調整,並給司機進行培訓,在一些特定區域格外注意降低速度。
2018-08-24 09:39:56
jsoujsou
外交部網站中非合作論壇網站曾在2017年轉載分析文章稱,一直以來,蒙內鐵路不乏各種雜音,但在非洲大陸上支持、羡慕的聲音卻占壓倒性優勢。
外界“撞死大象”的責難被許多當地人譏諷為矯情(如有當地人在網路上指出,當年英國人修“瘋狂快線”時直接拆村、砍樹、屠殺獅子和大象,而蒙內鐵路特意留出了“大象通道”),不過在環保日益成為“政治正確”的今天,在這個問題上多做預案、多下功夫,會省卻更多不必要的麻煩。
  回應
國內還是缺乏專業黑美帝的寫手啊,只管黑就是了管他真假
不是沒有,但寫了卻發不出去,發佈平臺是美國佬控制的。
還沒明白麼?美帝認為非洲的動物比非洲的人重要……非洲搞什麼建設啊,保持原生態,美國人可以時不時來看看動物,多有情懷……
美國人可不是光看的,都帶著獵槍,打死動物後可以合影發個非死不可炫耀。
西方希望非洲永遠那麼窮,以便他們時不時發發“善心”送點二手衣服和過期藥,可以宣揚自己的人道主義
https://www.guancha.cn/internation/2018_08_23_469397_1.shtml
2018-08-24 09:40:37
圖博館
“旋轉真馬”驚現成都雙流萬達廣場 網友馴馬師紛紛指責太殘忍不人道

據紅星新聞2018-11-17報導,代替木制的馬匹,以電機驅動,4匹活潑的馬兒被拴在圓形場地的鋼管上,機器啟動,馬兒便被拉著往前繞圈圈……興致勃勃的小朋友往馬上一坐,簡直就是“旋轉真馬”呀。
然而,有網友卻看得不舒坦了,過路女孩飛飛說:“要騎馬就好好去專業騎馬場騎,把馬這樣綁在這裡,未免太過分了。”
紅星新聞記者聯繫到遊戲舉辦方瞭解到,活動運營已有兩月,週末生意較好。現場工作人員稱,馬兒本來每天都要牽出來遛一下,這個遊戲能讓馬兒走動走動。
關於此事,動物保護專家認為沒多大問題,然而專業馴馬師則認為:這樣的“遛馬”,不人道,也沒效果。
  回應
馬場花500大洋的高大上裝B騎馬,被10塊錢就做到了,馴馬師能不生氣嗎?
說不人道的,拉磨的驢表示有話要說。
驢:對,不僅要總轉圈,前面吊根胡蘿蔔還從來吃不到,身體上和心理上的雙重折磨!
遛狗不也是被動的讓狗前進,不然還徵求過狗的同意?
動物園的動物也是被迫關著,有徵求過動物們的同意嗎? 這些馬是需要飼料的,馬主人用這個方法不僅改善了自己的生活,馬兒飼料也有了來源,一舉兩得,多好。
有些人對白左聖母那套學得倒是挺溜。
https://www.guancha.cn/politics/2018_11_19_480180.shtml
2018-11-20 10:48:00
阿楨
相當於損失166萬件羽絨服 “加拿大鵝”突然崩盤 2019-05-30 環球網

  從007的扮演者丹尼爾•克雷格,到足球明星貝克漢姆,從好萊塢巨星到企業家馬雲……
  過去幾年,樣式普通的“加拿大鵝”羽絨服被名人們帶火了,兩年前還在紐約上市。
  除了名人效應,“加拿大鵝”還有一個標籤,那就是貴,一件大衣動輒就近萬元。但高價格並不能阻擋人們追求時尚的熱情。
  然而,爆炸性的增長難以持續。昨天“加拿大鵝”發佈的季度財報,讓公司股價暴跌30.85%,一夜之間市值蒸發16.6億美元。相當於166萬件售價1000美元的大衣。
   首先是季度銷售不及預期。截至今年一季度,公司銷售額增長25%至1.562億加元,跟2018年財年和2019財年超過40%的營收增長相比直接“腰斬”。
  加拿大鵝表示,“主要因為加拿大鵝80%的收入都來自第三季度,因為在其他季節中,很少有消費者購買高端的羽絨外套。”
  但同樣是一季度,國產的波司登羽絨服卻大賣。
  其2018/19財年半年報(截至9月30日)的經營收益34.442億元,同比上升16.4%;淨利潤達到2.51億元,同比上漲43.9%。期內,波司登羽絨服業務收入同比上升19.5%;主品牌波司登羽絨服收入同比上升24.1%,繼續成為比重最高業務板塊。要知道,這段時間其實是羽絨服的銷售淡季。
  到了冬天,波司登的業績更是突飛猛進。
  波司登品牌羽絨服2018/19財年累計零售金額已經超過百億元人民幣。波司登品牌羽絨服業務2018/19財年的累計營收金額較2017/18財年同比增長35%。
  但你可能不知道,在2012年達到盈利頂峰後,波司登的業績經歷了較長一段時間的低迷。每日經濟新聞記者梳理發現,2013/2014財年到2015/2016財年,波司登營收連續三年下滑;淨利潤則從2012/2013財年開始連續三年下滑。
  此外,截至2017年3月末的過去4個財年,波司登門店淨減少數量達8000餘家。而現在,一個原本被認為面向中老年的“土味”品牌,開始向國際高端品牌轉變。
  為了保持業績高增長,“加拿大鵝”也將目光轉到了中國市場。從公司季度財報可見,“加拿大鵝”在加拿大的銷售額增長28.2%,在美國增長36.3%,而在其他地區增長60.5%。
  繼去年年底在北京三裡屯開設了首個中國門店之後,現在,加拿大鵝稱,將尋求增加在中國的投資並開設新店。
  回應
死貴的!沒道理!堅決不買!支持國貨!
2019-05-31 08:14:36
阿楨
就因也賣給了中國而被指責?辛巴威環境部長反擊“虐象論” 2019-11-28 觀察者網

南部非洲國家辛巴威的環境部長恩德洛武2019-11-25回擊了外界關於他們出售大象的批評,稱這是“比撲殺更可持續、更好的專案”。他還認為,外界之所以批評他們是因為買家是中國
,出售大象並不是一件新鮮事。“你可以去歐洲、美國、澳大利亞的動物園看看,那裡也有來自辛巴威的野生大象。”他說,“所以我不知道這(指責)是因為它在中國還是別的什麼原因。”
  至於所謂的“精神創傷”,恩德洛武強調,辛巴威並不只是純粹的出口大象,實際上他們在出口前會確保這些動物能夠適應他們要去的環境,也會遵循即將被監禁的動物“習慣於近距離接觸人類”的程式,他不理解人們是從哪裡得出的“精神創傷”這種結論。
  恩德洛武解釋稱,辛巴威的萬基國家公園能夠容納的大象數量是1.5萬頭,但目前公園裡的大象數量已經超過了5.3萬頭。他說:“大象過剩嚴重破壞了棲息地......影響到了國家公園的生物多樣性。”
  他指出,幾十年來,辛巴威已經合法地將動物轉移到動物園、馬戲團和保護區,且沒有引起太多爭議。“我們認為,人們應該用科學而不是帶著情緒的眼光去探尋事實。”
  今年8月,《瀕危野生動植物種國際貿易公約》第十八次締約國會議通過了一項決議,禁止辛巴威和博茨瓦納向任何在自然環境中不存在非洲象的地區出口大象。此舉受到了環保活動人士的歡迎,但在辛巴威卻遭到廣泛抨擊。姆南加古瓦表示,辛巴威承擔了保護野生動物的負擔,卻沒有從這種資源中受益,這是不公平的,他們目前會遵守這項協議,但是他暗示,他們可能會退出這項協議。
  回應
 世界上唯一還存在著合法打獵的就是歐美人,美國還存在著不小的地下鬥獵場。既當裁判,又入場堂而皇之雙面人,歐美人談動保我是非常反感及噁心的。
 西方人有什麼資格指指點點?你們連人都不放過,現在來管大象?無恥虛偽
 西方一貫的尿性……你非洲搞什麼發展那,老老實實原生態就好了,我才好炫耀嘛……野生動物送我這裡就是感恩,送到中國去?那妥妥地跟販賣虐待走私脫不開關係
2019-11-29 10:15:48
阿楨
泰國大象觀光利潤高 避難所成幌子掩飾動物血淚 2019-12-23 中央社

為讓大象乖巧聽話,泰國有些馴象師不惜訴諸鉤刺棍打、剝奪食物等暴力手段,以利馴化大象高價出售,而為掩飾討喜表演背後的血淚,一些觀光園區甚至自我標榜為大象庇護所。
泰國東部知名的班塔卡儂村(Ban Ta Klang)有悠久的大象訓練傳統。這裡的幼象不過兩歲就被迫與通常愛子心切的母象分離,並被訓練作各種表演,以討好泰國每年數以千萬計的外來觀光客。
村民表示,馴化大象是為了確保人和象的安全,且過程中不會濫用暴力。
馴象師察林(Charin)強調:「我們養牠們(大象)不是為了傷害牠們。」察林的父親和祖父都是馴象師;相關專業讓他每月能有350美元的收入。
自從大象在30年前左右逐漸淡出泰國伐木業後,馴象師也「轉型」為國內各觀光景點訓練大象,供遊客騎乘,以及作娛樂性表演。
法新社報導,一頭訓練有素的大象可要價8萬美元。為盡速回本,買主往往強迫大象在觀光景點長時間工作,或者學習越來越標新立異的特技,以說服遊客掏錢。
以位於泰國北部清邁、每日遊客多達5000人的湄登(Mae Taeng)自然公園為例,不少人支付約50美元入園費,為的是看大象蘇達(Suda)作畫。蘇達以象鼻持畫筆,揮灑據信為日本風格的風景畫,這些畫作一幅可要價150美元。除了欣賞蘇達創作,遊客還可騎象徜徉山林間。
不過,隨著越來越多人意識到大象被馴化的過程可能血淚斑斑,自我標榜為「庇護所」、「人道對待」大象的觀光景點也增多。
許多這類所謂的庇護所或大象之家禁止騎乘大象,也不提供動物表演秀。與此同時,遊客被鼓勵餵食、擦洗和照顧大象,體驗「人象共處」的樂趣。
然而,動保組織警告,就連「幫大象洗澡」這類看似無害的活動也可能對大象造成傷害。
此外,一些動物權利專家指出,在觀光客看不到的地方,大象所受待遇可能十分殘酷,例如在一些所謂的庇護所,大象長時間被鐵鍊限制行動,或者被迫睡在水泥地上,甚至有營養不良的問題。
史密特-波爾巴赫表示,世界動物保護協會2015年的最新數據顯示,泰國境內受豢養大象有約1771頭的處境堪慮,而這較2010年的調查數據多出357頭。
2019-12-24 08:13:14
日本藤素
感謝分享!

http://www.yyj.tw/
2019-12-31 22:03:39
阿楨
重慶景區讓200斤豬蹦極,網友吵翻了 2020-01-19 觀察者網

景區為吸引眼球,竟將活豬五花大綁,迫使其蹦極。此舉引發網友爭論,在“虐待動物”和“殺豬吃肉”的問題上吵了起來。
1月18日,重慶涪陵某景區蹦極專案開業現場,工作人員將一隻約有200斤的活豬“全副武裝”,隨後從68米的蹦極高臺上扔下。

19日下午,該景區已經作出道歉,“誠懇接受廣大網友的批評和建議,並向社會各界和廣大網友致以誠摯的歉意。接下來,景區將進一步加強景區宣傳行銷管理,以更加優質的景區服務、和諧的旅遊環境,讓廣大遊客在美心紅酒小鎮獲得更加舒適愉悅的旅遊體驗。”
  回應
 而在被推下高臺後,它更是慘叫連連,聲音回蕩於整個景區。......我就納悶了,人不是也一樣麼?
 一幫人就是閑的蛋疼,矯情。吃豬肉的時候吃的比誰都嗨,現在說虐豬了,子非豬,安知豬之樂。
 雖然我不是動保主義者,也很愛吃糖醋小排,但不得不說這個活動純屬無聊+腦殘。
 給豬捅刀子放血不是虐待?電擊殺豬不是虐待?秤兩斤豬的遺骸回去,加大料,醬油,鹽等調味,做成紅燒肉,紅燒豬蹄,九轉大腸,吃的非常嗨皮是不是也可以叫虐豬?孟子:君子之于禽獸也,見其生,不忍見其死;聞其聲,不忍食其肉。是以君子遠庖也。是仁慈,不是讓你聖母心。虐待:是指用殘暴狠毒的手段對待某些人或某些事物。讓豬蹦迪就是殘暴狠毒咯,人去蹦迪是不是虐待。如果豬可以選,蹦極和被殺了做成年豬,豬會怎麼選?再說,豬是公司的私有財產,不管是殺年豬做成紅燒肉,還是做成殺豬菜,亦或去蹦極,都是公司自己的選擇。吃瓜群眾吃豬肉的時候還不是真香,你們這群人只關心豬,稻穀和空氣不是生命嗎,還有水,水裡包含著數不清的微生物,他們又做錯了什麼,你們不關心它,還虐待它。
2020-01-20 09:25:44
阿楨
受夠!實驗屢被批虐待猴子 德科學家要舉家遷陸了 2020/01/24 中時

德國大腦科學家洛哥賽提斯(Nikos Logothetis)因為受不了德國社會輿論抨擊他的實驗室虐待動物,已經決定今年帶著全家人及研究團隊,遷往大陸繼續研究。
德國之聲報導,洛哥賽提斯帶領的馬克斯普朗克研究所(Max Planck Institutes)因進行活體動物實驗而聲名大噪、飽受爭議,2016年德國電視台Stern TV獨家披露該實驗室進行動物實驗的畫面,影片顯示實驗室裡的猴子頭顱被打開,研究人員裝進金屬科學儀器後又將頭顱縫回去,畫面中清楚看到猴子頭部血肉模糊的樣子,有些鏡頭也顯示猴子承受極大痛苦,試圖將機器拆下。畫面公開後在德國社會引起軒然大波,甚至引發民眾上街抗議,呼籲維護動物權益。
2018年德國法院判定洛哥賽提斯等3名實驗室研究人員虐待猴子、並給予處罰,法院的理由是,研究人員應該依據實驗標準早一點麻醉猴子。
不過洛哥賽提斯隨後發表聲明駁斥,強調團隊在獲得批准進行的動物實驗中已經盡了最大努力,盡可能減少這些動物的疼痛、痛苦和對他們的傷害。
其他學術界同業似乎也相當同情洛哥賽提斯的處境,報導引述《施瓦本日報》(Schwäbisches Tagblatt)去年9月的報導指出,在一場學術研討會上,來自美國、英國、日本、瑞士等多國科學家都表達對洛哥賽提斯的支持,他們認為科學研究一旦脫離了動物實驗,就無法進行下去。
報導援引《法蘭克福匯報》(Frankfurter Allgemeine Zeitung)指出,洛哥賽提斯今年將離開德國,帶著全家人及許多同事前往上海,在專門為他打造的實驗室中繼續進行研究。
報導指出,這是德國科學界頭一次遇到納稅人支持的研究團隊幾乎完整地出走,並不是洛哥賽提斯不懂感恩、追求利益,而是因為德國目前的情況讓他無法再忍受下去。
  相關新聞
貿易戰對牠課關稅 美動物實驗室恐遷陸
  回應相關新聞
中國是世界未來的希望!就像二戰之前科學家全跑美國,最後壯大美國...呵~
2020-01-25 07:35:54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請輸入圖片中算式的結果(可能為0)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