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費滿額抽日本新瀉機票! 生吃洋蔥、大蒜 抗感冒力kaza才有的超萌貼圖~ 央行利率連3凍 彭淮南...
2007-01-02 11:48:45

尋找女巫


在台北忙著安頓的這段時間,我即便是忙,心裡卻一直惦記著那些大大小小的表演。我開始變得焦燥不安。埋頭讀著老師在上課第一天便分發的書目,安靜的表面藏著了巨大的渴望:台北是夢想之地啊。即已來到了台北,怎麼可...

2006-09-18 11:53:55

越絢爛越寂寞


看著你坐上計程車,我一個人越過剛剛和你走過的馬路時,忍不住回頭望了一下,車裡你並沒有往我的方向看。也許是因為被冷氣吹得滿是務氣的車窗,讓我只看見你背著背包的身影,在仍未甦醒的台北街頭,剪成一帖記憶的剪...

2006-04-15 14:28:06

直到髮稍也變成了雨


我一直會記起那段異常執著的日子。雖然,今天的我已經開始置疑執著下去的意義,然而那緊捉著夢想不放的力度,在我的手心遺留下一道深深的指痕,如今仍清晰可見。 好漫長的一段歲月,我早上起床,穿上了藍裙白衣,...

2006-03-11 12:54:48

遇見王力宏的薩克斯風手


在吉隆坡演藝中心那仿如城市奇僻郊境的地方,下午四點的太陽竟然悶在雲層裡,玻璃屋旁的湖面遠遠卻可看見粼粼碧波。我一打開車門,就發現那是個慵懶得讓人不想動腦筋的下午。 見Greg Lyons之前,來不及熟讀他的背...

2006-03-04 14:11:25

咖啡館記事(三)


我開始理不清咖啡館和酒館的差別,很多咖啡館已經兼賣酒精,酒館也為不嗜酒的顧客準備果汁咖啡。混淆不清,在我們存在的這個年代,背影明明是女的前面看卻是男的,你以為他愛的是女人,卻不小心瞧見他被一個肌肉男俏...

2006-03-04 14:09:03

咖啡館記事(二)


上一回,我猶如《香水》中的葛努乙,啟動了鼻子,遇著了奇香。這一次,我則遇上了一名神奇的占卜師,地點依然在那家咖啡館。 第一次,已經約好了時間占卜,但我臨時食物中毒,無法成行。簡訊那位未曾見過面的占卜...

2006-03-04 14:07:02

咖啡館記事(一)


我其實不是非泡咖啡館不可的人。對於咖啡,我僅僅為了滿足那"不喝就提不起精神"的生理需求。嗜咖啡多年,卻喝不懂其好壞。沒有泡咖啡館的習慣,因為覺得對生活仍未如此要求,不必造作地在友人來電時,假裝有品味地拋...

2006-02-10 17:27:40

從冬眠中醒來


春天尚未真正結束,所以我猜測地球上某些特定角落的特定生物,仍在冬眠。 小學有一堂叫作"人文與環境"的課,那是第一次有人向我們解釋什麼是冬眠。就是在嚴寒降臨之前,先吃個飽,然後躲在地底下睡覺,用一場長夢...

2006-01-22 16:19:26

我們都是江湖兒女


一場小學同學的婚宴,彷彿啟動了一扇奇妙的大門,神乎其技地把我和我那丟失已久的年少事跡重新銜接起來。 先說說那兩個終於結束愛情長跑的同學吧。新郎四眼是我的遠親。在我成長的小鎮,所謂的遠親就是平日不怎麼...

2006-01-02 13:52:22

2006以前一場碎裂的夢


圖:在百貨商場不經意抬起頭,竟然遇見了天使。 就在歲末這短短一個月內,我彷彿在經歷了一段複雜的人生。 副刊舉家從舊有的辦公室搬到對面的辦公室去,新辦公室裡處處散置著大大小小的紙箱、凌亂的書報...

2005-12-09 23:13:03

那年的風又響起


慢慢的我明白了,為什么我總是耽溺在那些訴說著青春的日劇當中。也許就和《愛情白皮書》裡的女主角成美一樣,她一直無法放棄的,其實不是初戀情人掛居。掛居在影片當中是個隱喻,隱喻那段逝去的青春以及無法復返的美...

2005-12-04 00:49:09

遙望我們的新居


這是我們的朋友楊嘉仁從他那興建中的豪宅工地拍下我們那棟公寓的照片。公寓有個漂亮的名字,叫九重葛──英文名是bougainvilla。樓高十八層,我們的單位在十七層,一人之下,百人之上。向東,站在陽台上看得見一片吉...

2005-11-30 22:12:27

〈城市綺想〉魔鬼繼續入侵


圖/本地畫家許量嵌 近來看過一部驚悚片《The Exorsicm of Emily Rose》,女主角的身體裡住進了六隻魔鬼的故事非常深刻。尤其魔鬼住進人類的身體,反賓為主地控制人類意識這回事。 很久以前便從許多文章裡看...

2005-11-20 23:07:59

最初的樣子


對於我和b的愛情,有時候我滿心愧疚。我甚至懷疑,是不是因為我金牛的個性,所以b注定無法像雲那樣,繼續漂浮,繼續兩袖清風仙風道骨。 現實的生活太尖銳真實,我常不小心被刺傷,那些逝去的回憶,反而像一部電影...

2005-10-29 01:47:58

〈城市綺想〉爺爺埋了之後


圖/Bill Brandt/Window in Osborn Street/1931─35年 當我只有六歲,已經知道爺爺躺在那裡一動也不動,不是在睡覺,那叫死亡。爺爺逝世之後,我在我的夢境遇見他,都不會像以前那樣直奔他的大肚腩去摟著...

 1 .  2 .  3 .  4 .  5 .  6 .  7 .  8 .  9 .      下一頁›      最末頁
第 1 / 9 頁 , 共 127 筆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