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8-09 10:55:59 | 人氣(333) |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福特萬格勒:身為作曲家的觀察心得

推薦 3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翻譯前言:
福特萬格勒雖因指揮才華而遺澤後世,但是他一生一直懷抱作曲的雄心:十歲就寫下「小提琴奏鳴曲」、「F大調鋼琴三重奏」、「第一號弦樂四重奏」、「鋼琴奏鳴曲」;十七歲作「第一號交響曲」、1944-1945年完成「第二號交響曲」(參閱:古典啟示錄:指揮之神——福特萬格勒)。

關於他的作曲,可參考他的錄音師許納普的評語:
「⋯⋯他的第二號交響曲壯麗而宏大。⋯⋯作品裡的內容和衝創力則令人印象深刻。我們這時代把原創性奉為最高的藝術形式。所以他的交響曲立刻被稱為“樂長的作曲”⋯⋯我們還可以從中聽到柴可夫斯基、布魯克納、布拉姆斯和其他大師音樂的迴響。我只能說,他的音樂雖有前人的影響,但也有他一己的風格和特色。」(詳見:福特萬格樂的錄音師——弗利德里胥·許納普 訪談錄(三))
以及布蘭德爾的觀點:
「⋯⋯他自信是個作曲家,他內心一定有過批判的本能告訴自己說:指揮一職才是他說服人的力量所在。至於他所作的曲子,我們只需知道:這有助於他從作曲家的角度來審視所指揮的作品⋯⋯」
(見:布蘭德爾 論 福特萬格勒)

而我自己呢,聆聽他第二號交響曲的感受,只能說這傢伙太悶騷了,不知他把主題 (主旋律)藏在哪裡,你似乎永遠看不到地平線的盡頭,從頭到尾一顆心思就被懸在半空⋯⋯

無論如何,這篇文章是他以作曲家的角度來審視當代調性問題。有一點他說得沒錯,調性的表現方式在模仿者的手中,給人厭倦和枯燥無味的印象;然而在大師手裡,就像是神來一筆的靈感之作。證諸葛瑞茲基 ( Henryk Mikołaj Górecki,1933-2010) 的作品,所言不虛。

______________________
《福特萬格勒:身為作曲家的觀察心得》
——
譯自“Furtwängler on music”,Ronald Taylor 編譯

雖然現今處在理論的時代,事實仍然是:真正的音樂“觀念”一旦轉化為實際的聲音時,立即使得所有理論失去了準頭。此外,如果作曲家擁有足夠的能力、決心和訓練,使他不但“具有”想法,而且可以在作品的創作過程中實現該想法需要達成的一切,那麼,所有關於理論的討論都淪為泛泛空言。最後,假使問題落到實踐的經驗上,更沒啥好說的了。

但,事實擺在眼前——而這是我們時代最為模稜兩可的現象——我們除了有演奏的音樂之外,還有一種論證用的音樂;一種是在音樂廳和歌劇院演出的,另一種是在期刊和報紙上討論的; 一種是認真地實踐,另一種是認真地理論研討。可惜的是,這情勢迫使我們音樂家非得嚴肅面對不可。

時代的改變已經超乎我們的認知。如今不需要任何勇氣便可建構一堆無意義的聲音——可以時髦地形容為“大膽的實驗”。然而,要寫一個普通的和絃、寫一個合乎自然的樂句,的確需要勇氣、需要大量的勇氣!以往一直有一條法則叫做“自然的表現模式”,這法則幾世紀以來建構了所有真正音樂的基礎。難道這法則不再適用了嗎?

當然,持續重複說過的事物,這是毫無意義的——這是模仿世代的標記。但同樣無意義的是一昧求新求變的現象,這鼓勵了作曲家盡可寫前所未有的東西就好了。我們承認藝術品的原創性存在於各個細節、各個獨特的瞬間和各個效用上;如果這些林林總總的東西要取得正確的意義和永恆的價值,則必須扎根在做為整體的作品之中。因此,我們面臨最緊迫的問題不在於:我們如何說出新的東西——這是我們永遠得面對的問題——而在於:我們如何創造一個完整的存在物(entity as a whole)?

這讓我想談談有關調性的話題。在音樂中,我們可以透過兩種方式來證實調性的功能。狹義上,調性意指一組個別的音符或和聲之間的關係,以及這種關係所含的特殊性質和風味。作為使聲音和諧的來源,它是作曲家所處理的素材之一,所以就像任何素材一樣,用久了免不了造成損耗。因此,近兩個世代的年青作曲家拒絕接受這樣子的調性,無可厚非。

然而,除此以外,調性還有另一個功能,以終止式(cadence)為代表。終止式是結構上的一個要素,容許音樂取得有機的形式,具備開始、中間和結尾。在這個功能中,一如我們一再看到的,調性一向是一股活潑生動的力量。的確,它不會消失,正是因為它具備了有機作用這一特性。而且,人本身就是有機體,遵循那主宰所有有機生命的同一個法則。

如果我們記住調性的雙重功能,我們就可以解釋下述矛盾的情況:為什麼它一下子顯得過時,一下子又顯得新穎而有活力——這種情況就是:在模仿者的作品中,調性的表達方式留給人厭倦和枯燥無味的印象;反之,到了大師手中,就像是神來一筆的靈感之作。正如過去十年來音樂上的發展所證實的,這一差異的特質並未獲得該有的關注,其原因只能歸咎於我們未能充分重視有機生命和有機發展的原則。

最後一點個人的觀察。音樂是對全體人類說話、對公眾說話,而非針對一小撮專家說話。毫不自誇地說,我不能夠違背我認為最重要的考慮因素——必須找到能獲得普遍接納的一種表達模式。一旦這個原則遭到棄絕,現代“個人主義”揭示的方式勢必侵蝕我們音樂的根基。


________________

*譯註: Cadence  終止式:
終止是指以旋律或和聲上的配置作為樂曲的解決或歇止。在調性音樂中終止是用來強調樂句的主音("Tonic")的主要方法。
〔見維基百科:終止(音樂)條

〔另:節錄自貓頭鷹音樂辭典〕
為表示曲調或樂章的終止,而採用一系列音符或和絃,給聽者部分或完全終止的感覺。在18世紀和19世紀的演進過程,將和絃的某些序進用於終止式。下舉幾種主要的終止式,但這種終止模式並不像早期常見的模式,19世紀末隨著作曲家試驗新的和聲概念,傳統的模式已經由完全不同的模式所取代。
正格終止式 (authentic cadence)
變格終止式 (plagal cadence)
不完全終止式 (imperfect cadence)
假終止 (deceptive cadence)
弗里吉亞終止式 (Phrygia cadence)
陽性終止 (masculine cadence)
陰性終止 (feminine cadence)  




台長: Katle and Joe
人氣(333) | 回應(0)| 推薦 (3)|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音樂賞析(音樂情報、樂評、歌詞、MV) | 個人分類: 福特萬格勒專輯 |
此分類上一篇:福特萬格勒 論 指揮家的專業技巧

我要回應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