牙菌斑的堆積是牙周病根... 天菜男大生被熟女開車倒追咦?帳號被停權,怎麼回事 幕僚轉述 「張花冠若自...
2017-03-16 16:01:16 | 人氣(1,098) |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暴風雨後的寧靜 ——摹寫福老1945年1月22日布拉姆斯一號第四樂章的演出現況

推薦 3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照片:古殿音樂喫茶 Friedman Wang 提供)

這篇文章是純粹感性的抒發,試圖進入那個時空,與當天的福老、樂手及觀眾共處一堂,再度重溫他們經歷的時光⋯⋯
___________________

一場意想不到的盛宴——記第三次福特萬格勒音樂同好欣賞會 》一文刊出後,蒙〈福特萬格勒的音樂與思想〉於臉書轉載,並謂其中布一第四樂章於「空襲中斷後重回來的演奏,真有種置死生於度外的悲壯。」真是一針見血、一語道破福老該場演出的精髓,並點出福老的崇高人格。隨後,他的註語激發我飛躍的想像,不斷推著我進入那神聖莊嚴的時刻。

這次演出途中遭逢盟軍轟炸,不得不中途停止。待轟炸過後再繼續演出。我想做大膽的推測與想像,而且就讓我們暫時沈溺在這樣的想像中:



根據日本協會盤的封套底說明(見圖),1945年1月22:23日演出的曲目有:

a. 魔笛序曲

b. 莫札特第40號交響曲
c. 布拉姆斯一號交響曲
而 22:23 這寫法是什麼意思呢?是指不確定的22或23日?或者是兩天相同曲目的混搭?或兩天錄音的剪接?
無論如何,可以看出上半場演出莫札特《魔笛》序曲和《第四十號交響曲》,下半場則是布拉姆斯《第一號交響曲》。我們可以猜想上半場演出時一切風平浪靜,等到下半場可能在第三樂章時,轟炸加劇,音樂廳可以感受的轟隆聲。最後燈光閃爍,福老在勉強指揮完第三樂章後不得不暫停,與樂手及觀眾一起離開大廳避難。等到風平浪靜燈光重啟,樂手和聽眾像歷難歸來,紛紛重回座席。福老走上指揮台,示意直接從第四樂章開始。

當他走上指揮台時,他在想什麼?抱著怎樣的構思?想必他已胸有成竹了。
就在先前,轟炸中演出的極度張力下嘎然中斷,他回到昏暗的休息室裡,外頭是地動天搖的隆隆聲。他一個人默默坐著、沉思⋯⋯這無情的戰火將持續到幾時?和此刻此時沈醉在音樂中的演出者和聽眾,又有什麼關係?我們和它何干?戰爭,不是我們這些人發動的,我們只是時局下的經受者,無能改變這一切,唯有承受不論好壞的後果。
德國民族的敗滅已成定局。人民忍受著不斷家毀人亡的轟炸。每天都生活在死亡毀滅的恐懼中。但他(我)們依然要生活、生存、活下去。希望能挺過這一切,之後,戰爭過後,無論怎樣,至少不再會有轟炸和無辜的犧牲。至少,民眾能過和平寧靜的日子。如果活了下來,仍然可以有新生和復興,因為憑著傳承下來的文化和人性的精神力量——如此豐富的遺產和資源——未來一定有一條出路。以福老對人性和文化的崇高堅持與信念,就算個人疲累了,但仍對整體人類(包括德國民族)的前景保持內心深處的厚實希望。

於是,當轟炸過去,當他重新站上指揮台時,他已瞭然於胸:從哪裡開始;要給聽眾、這些整體德國人民的代表,什麼樣的贈與——分擔他們的痛苦和哀傷,給他們無限的安慰和無比的信心及力量。就在音樂裡,透過音樂給他們、讓他們體會:艱苦危難之後,必有光明和幸福。不要放棄這一切希望啊!
於是⋯⋯他拿起指揮棒,從沉思的深淵中浮上來,帶著伴隨的深沉寧靜、並從那寧靜平和中流出整個樂章,
從容不迫又充滿力度;那時他的心、樂手的心和聽眾的心全都連成一氣。或許樂團和聽眾在一開始還懷著劫後餘生的忐忑,以極其迫切的期待等候福老給出的音樂。但,就在音樂流出的一瞬間,所有人都在音樂中交融成一體。福老不負眾望,在音樂中給了最誠摯的情感撫慰和希望,如同造物者所賜與子民的⋯⋯

結束時會有掌聲嗎?
我們不禁想到,將會是一片純粹的寧靜;
人們噙著淚水、懷著感激與信心,沒有出聲,沒有人想打破這珍貴的平靜。

第一次,福老在靜默中深深一鞠躬,離開舞台。
第一次,人們感到掌聲顯得廉價,
不若寧靜所呈現的莊嚴充實及壯大。

那近乎永恆的片刻寧靜,是福老一輩子獲得的最大喝采!










本文已同步發佈到「音樂派對」

台長: Katle and Joe

我要回應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請輸入圖片中算式的結果(可能為0)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