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被厚衣保存不當 4歲... 紐約7天只要29900元起爽!澎湖人平均有三台賓士 米其林少女三餐無肉不歡...
2017-03-08 02:00:00 | 人氣(301) | 回應(1) | 上一篇 | 下一篇

長篇小說:蝴蝶殘影—終戰(CH29-2)

推薦 0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隊長,這個工作還真是乏味。」一名咬咬幗栗屋族說著。
  食僻卡至鬼鐘不再是沒有形體的鬼怪了,蝴蝶女王歸還他的盔甲,之前蝴蝶女王會沒收他的盔甲,是因為他私自殺了另一隊的隊長,僅管蝴蝶女王沒有殺了他,但是失去盔甲的幫助,讓他成為眾人笑柄的吊車尾,他揮著青沙色的披風,閃亮的長槍握起來依舊順手,他真想殺了之前對他不敬的混帳,尤其是錮女埜斯切,但是就算有了這套盔甲,還是打不贏她,女王麾下最強的隊長,無奈嘆了一口氣,氣體從盔甲的十九個洞竄出去,讓原本的降魂霧海的施展範圍更加擴大,突然間他感測到有其他生物接近,或者說他們早就在那裡等候了,食僻卡至鬼鐘繃緊神經說:「給我打起精神,有其他的生物接近。」
  「咕咕咕咕咕咕~」
  「嚕嚕嚕嚕嚕嚕~」
  「兀兀兀兀兀兀~」
  三個奇怪的聲響在幽暗的降靈霧海裡傳來,咬咬幗栗屋族發出笑聲,在霧海裡用聲波定位敵人的所在地,但是他們卻找不到,在自己擅長的領域裡吃悶虧,食僻卡至鬼鐘緊張地說:「全部都彼此靠在一起,他們曾經消失在這片海洋裡,是個難纏的族群,不准掉以輕心,因為他們是十七點骨流族。」
  為了籌備這一次演講,整座宮殿裡的人都蓄勢待發,準備為蝴蝶女王奉獻出最大的力量,演講最重要的除了要有設備之外,觀眾更是不能或缺的,因此所有的部下們都全力出動,將叛亂份子抓來宮殿,包括幾名流落的躲爾倪多魁人族、三隻虛弱的替黥龍斥受族和洺團瓶族,就連在海上搜救的人類,都成了獄下魂,莫名其妙就丟掉靈魂,成了鬼羅迷契業族。
  即將到來的日子,每個人都不敢鬆懈手上的工作,各斯其職:再度被培育的塔妮雅歌尾魅族負責把印在岩捲鐵上的宣傳單發出去,宣傳單沒有寫上半個字,黑色的底色印上蝴蝶七彩拼裝圖騰,簡單卻不容得質疑,再再宣告新王者的時代降臨;漿行護樞族則是處理演講的大小事務,以確保當天能順利完成;咬咬幗栗屋族則是繼續守護宮殿外圍的安全,不能讓入侵者有救走被俘虜的機會;紙神空短族因為與替黥龍斥受族的交戰,導致元氣大傷,目前在宮殿理療傷;一字族並沒有參與演講的事前預備工作,因為他們是當天的護衛;歐葉濕骨皮族則是看管被抓來的俘虜,同時也一同協助漿行護樞族;花花蕾果族幫忙蝴蝶女王練稿,因為甲說蟲族淨會說些阿諛奉承的話,瓜瓜得斬釘直鐵的見解,被蝴蝶女王受命為宮管家;海泡沫列軍家族由於還沒服從蝴蝶女王,卡霧紅度員警長使用名祀假嗜泡泡,對家族成員進行思想改造。
  海洋瀰漫著一股肅靜的氣息,玻璃女王所創造的王者生物從來沒有被打敗過,眼看蝴蝶女王的宣傳單傳遍海洋每一個角落,讓所有人不禁想起玻璃女王的仁慈,玻璃時期的繁榮場景,現在的族群卻已經變成寥寥無幾了,超過五千萬隻魚類的死亡,海裡病菌達到最高峰,漸漸吞噬健康的生物,現在不需要蝴蝶女王部下的驅趕,人類已經不敢再接觸海洋了,站在科學的角度,海洋成為有毒的水,從來沒有發現過的病菌接踵而來出現,癱瘓了醫學和人類理智線,若是站在神學的角度,海洋成為最接近地獄的產物,撒旦成為鄰居,痛苦代替了笑容,剝奪人類的信仰和情感天地,地球的滅亡倒數正式啟動,然而上一次啟動毀滅了恐龍時期。
  「啊!啊~啊!啊啊!啊~~啊~~~~要整齊劃一發出聲音,每一個聲部要控制好節奏和音調,我們再來練習一次。」,甲說蟲族指揮著洺團瓶族,因為今天是偉大的日子,過去幾天的緊密的籌辦,正式向全海洋宣告新時代的日子終於來臨,君臨天下的新掌權者會在當天頒布新法條和展示權利,而洺團瓶族的聲音能讓海洋族群放下偏見,不由自主相信蝴蝶女王的一字一句,因此編排出歌功頌德曲調是非常重要的,甲說蟲族不敢鬆懈,一再地要求洺團瓶族練習。
  紙神空短族繼續留在宮殿裡療傷,所有的部下都出發前往海洋的中心點,從未被人類發現的地方-海擠心,然而海泡列軍家族卻只有填豎擠牢家族跟著前往,其餘的族員都待在宮殿裡進行思想改造,就連不愛出門的錮女埜斯切也跟著出發了,整齊劃一的隊伍令人肅然起敬,在旁觀看的魚群都低下頭,不敢張望一眼,深怕被殺掉,只能默默跟著隊伍的背後,搖擺虛弱的魚鰭,順服地隨後跟從。
  粉紅色和絹藍色星星在海裡載浮載沉,就像是希望仍然不放棄我們,在最困難的時候,為我們指領明路,鑲著珍珠的權杖輕輕一揮,宮殿緊閉的大門緩緩打開,這時宮殿現出原貌,不再隱身在海洋裡,輕盈秀麗的八角型玻璃建築,綿延不絕的格局,透明瑰麗的典雅風格,居然就隱藏在海底八千八百哩的位置,獨樹一格的宮殿氣勢,震懾住前來祝賀的賓客,其中一名的紙神空短族以為他們忘記拿東西,準備上前譏笑嘲諷,不料上百萬噸咬合力撕裂那名紙神空短族的脖頸,濃稠的白色液體漸漸流出,即將流逝的靈魂看見粉紅色和絹藍色星星,他心想:「海洋裡怎麼會有這麼漂亮的東西?」,疑問尚未解答,頭蓋骨就被莫名的重力壓碎,結束他上千萬年對生命的嘮嘮續續。
  海擠心聚集了數千萬隻還可以行動的魚類,但是他們都奄奄一息,鬼羅迷契業族全數參加,開心沸騰的場面成功炒熱氣氛,但是也只有他們還保持這樣的活力,被俘虜的生物困在卡霧紅度員警長的監禁塢泡沫裡,各個都喪失了元氣,四周架滿黑底蝴蝶七彩拼裝圖騰的旗幟,岩捲鐵是海底稀有的礦物,就連人類都還沒發現,它們可以散發出化學輻射,讓刻在表面的事物散發出去,就像是隱形的廣播電磁波,如果人類現在一踏進海水裡,在被海水裡的病菌入侵的前幾秒,絕對會感受到陰沉黑暗的蝴蝶影像,此時人類會對自己的身分感到自卑,懷疑是否還有成為人類的資格,並重新審視看待世界的角度,但是幾秒之後,人類還沒調整好眼界,便已被入侵的病菌擊垮,再再體現出人類的嬌弱無能。
    「女王陛下駕到。」甲說蟲族司儀說。
  地球上有五大王者,彼此之間各司其職,維護地球上的生靈,率先創造出生物,海洋的女王:「海洋創物者-玻璃女王」;提供生物成長平臺,陸地上的君王:「陸地孕育者-琰蕨國王」;設置保護屏障,空氣的陛下:「氣旋平衡者-繩撒女王」;維持宇宙運轉軌道,地心的國王:「湧心架物者-骨豐國王」;維護兩道的平衡世界,魂脈的掌鑰者,「反世對稱者-甲遜幽者」,原本看似無法改變的君王體制,現在的海洋女王卻換成蝴蝶女王擔任,地球的王者並沒有捎來祝福,反對四大王者的黨派紛紛派人前來祝賀,整片海洋陷入陰鬱氣氛,受困族群的嘆氣,前來投靠的反對黨派彼此交頭接耳,都在蝴蝶女王踏上演講台嘎然停止,陰鬱氣氛變得更加凝重,全新的蝴蝶第一期在此展開。
  「感謝在場所有的愛民們、最親愛的部屬們,以及鐵砂明兒、妻索夫重、季亙兩、末果逆贖剛,感謝你們特地前來參加,身為海洋的新任女王,一定會支持你們的舊體制改革,大家都知道玻璃女王是我的姐姐,姐姐她現在進入睡眠期,藍腹酩哥國王也已經舉躬盡瘁,為了能讓海洋繼續地運作,並恢復黃金時代的繁榮,我,蝴蝶女王願意擔負這項重責,不辭辛苦為在場的所有族群謀取最大的福利,成為海洋女王就像是接下對姐姐對我們的期許,姐姐熱愛海洋,我也亦然如此,這份熱愛會讓彼此的連繫變得更加緊密,所以正式宣告,蝴蝶第一期在此開始,喔!謝謝你們,謝謝你們的掌聲,喔!謝謝,你們對我不吝嗇的鼓勵,會讓我更戰戰兢兢做著每一件事情,你們的開心正是我喜悅的來源,哈哈!
  在宣佈蝴蝶第一期的法條之前,讓我先來歡迎蝴蝶第一期的新居民…..」,五名漿行護樞族各拿著一個大箱子,紛紛走上演講台,「第一位是可廝棲獸,瞧瞧它可愛的樣子;第二位是宿芽幕季,它可是我花了………」
  食僻卡至鬼鐘發出兀兀兀的笑聲,打斷蝴蝶女王的話,原本都仔細聽蝴蝶女王介紹,現在全都轉過頭看著食僻卡至鬼鐘,青沙色的披風在海水裡不斷飄洋,蝴蝶女王不理它,繼續講著,然而其中一名咬咬幗栗屋族也發出怪聲,緊接著所有的咬咬幗栗屋族發出與以往不同的笑聲,瀝遊蛛日剃,蝴蝶女王麾下的第二隊隊長說:「食僻卡至鬼,你應該知道今天是什麼日子,給我安靜一點。」
  食僻卡至鬼的頭上出現了「九」這個數字,上弦月的紅色笑容消失了,原本飄渺的形體變成了墨綠色的骨頭,骨頭裡閃著金黃色的沙粒,瀝遊蛛日剃發出嘖一聲,其餘咬咬幗栗屋族放出降魂霧海,將在外圍守護的區錫帽困和轉祀戶排除在外,它們都是空間的操作者,如果空間裡有幹擾物遮蔽,他們便無法順利移往其它的空間,蝴蝶女王撫平腰際上的禮服皺摺,接著說:「我說海洋吃腐爛的傢夥,十七點骨流族,全族只有十七個族員,當年被我殺到只剩下五名,你們自己上門來,哈哈哈!如果是來祝賀我,可是非常歡迎你們,倘若是來找麻煩,我會連同你們一起殺掉,操控咬咬幗栗屋族的你們說是不是,密誇黏偶族?」
  瀝遊蛛日剃拉開胸膛,十四隻亙白蘿氣痕族跑了出來,在明眥鐵議長的死亡爆破下,亙白蘿氣痕族早以全數滅絕,但是蝴蝶女王放了幾隻在瀝遊蛛日剃體內,以被不時之需,因為亙白蘿氣痕族只要是用來對付密誇黏偶族,兩個族群都是操控術的強手,密誇黏偶族利用罩盤陶偶術,將對方鎖進隱形的陶罐裡,並進入對方的腦袋裡進行控制;亙白蘿氣痕族則是利用白絲宙肘線,將隱形的線埋在對方的四肢和腦袋,進行遠端的操控,這時的十四隻亙白蘿氣痕族將俘虜裡的躲爾倪多魁人族和三隻替黥龍斥受族進行操控,先破壞他們的大腦,埋入白絲宙肘線後,其餘三隻沒有進行操控的亙白蘿氣痕族則是在一旁等待,如果密誇黏偶族戰敗,便可以加以利用,反過來吞噬對方。
  三位十七點骨流族紛紛現身,額頭上有著「二」、「九」、「十七」,蝴蝶女王拍著手說:「十七點骨流族現在只剩下三位,還真是令人鼻酸,但是我必須讓各位知道,我是體面的女王,如果你們願意臣服於我,我會原諒你們剛剛的無禮……」,十七點骨流族從身體流出蜜綠繡色的化膿物,並不斷發出恐怖的怪聲,蝴蝶女王假裝嘆了一口氣說:「瀝遊蛛日剃,把這三位成為你的收藏品吧!」
  瀝遊蛛日剃發出響徹海洋的尖叫聲,豎起全身的紅色流蘇,往十七點骨流族衝過去,穿著食僻卡至鬼盔甲的十七點骨流族掀開背後的披風,命理河童拿出捲業雙刀迎戰瀝遊蛛日剃,瀝遊蛛日剃分裂成十三個分身,每位分身的流蘇都不同顏色,張開嘴巴,從腹部裡傳來角深促幾何團的樂聲,它們是腹擠足聲聲族,發出的聲音是它們的武器,當年瀝遊蛛日剃把它們全部都殺了並吞下肚,凡是被吞下肚的生物,都會再一次活過來並為瀝遊蛛日剃工作,命理河童痛苦地哀嚎,十三位分身往命理河童靠近,命理河童拿出透澤光罩,躲在裡面避免樂聲的侵襲,本尊的瀝遊蛛日剃看著命理河童成功被制伏後,臉朝向十七點骨流族,在她說話的同時,臉跟著分裂成兩半,「僅剩的三隻十七點骨流族,具有腐蝕對手能力的生物,看來是值得珍藏的貨品。」
  從瀝遊蛛日剃的臉出來的是,十七點骨流族的死對敵,翻花角諾手族,具有死者復甦和治癒能力的族群,頭頂長了兩根角,鑼密鼓的身體構造,讓它們可以自由地在海水裡移動著,每三個指掌長在一起,各有五個手掌,手掌上長滿花翻式指結,螺旋狀轉動朝著十七點骨流族衝了過去,只要被碰到,具有毒素的骨頭會被淨化,十七點骨流族就會失去維生系統而死亡。
  「你相信我嗎?」溫柔的聲音對著綠球藻說著,黑霧金魚在綠球藻上面遊著,想要找尋在綠球藻裡的生物,那個溫柔的聲音繼續說:「收回去吧!就讓我們等它們出來。」,一道細微的聲音說:「可以讓我們看你的拉部索思正義鍊嗎?」,那個人拉開額頭上的拉鍊,三條拉部索思正義鍊跑了出來,直接跑進某一顆球綠藻裡,「是真的拉部索思正義鍊,而且你是高等的高脊烏背魚人,沒有任何生物的拉部索思正義鍊,具有定位、攻擊、防守、駕馭、轉零、調理、風置的能力,我們願意幫你們,因為我們欠你們一個道歉,當年是我們把高脊烏背魚人改造成塔妮雅歌尾魅族,我族在這裡對你說聲最誠摯的道歉,對不起。」
  被控制的咬咬幗栗屋族及時放出幽深霧網,暫時困住翻花角諾手族,然而被控制的替黥龍斥受族吐出鬼綠營火焰,將前來支援的咬咬幗栗屋族直接燒毀,密誇黏偶族趁機逃脫,其中一名躲爾倪多魁人族高舉逆努火炬杖,噴射出連海水都無法熄滅的火焰,十七點骨流族將這股火焰吃下肚,各自拔掉胸腔的一根骨頭,對著骨頭吐出墨綠色的火焰,帶著毒素的火焰噴往反對王者的黨派,季亙兩拍拍翅羽,所揚起風浪便將火焰直接撲滅,翻花角諾手族逃脫幽深霧網之後,將其中一隻十七點骨流族緊緊抱住,手掌上的花翻式指結直接貼上十七點骨流族的顴頰骨,它痛苦地不斷掙紮,並反咬對方的指結,其他兩隻的十七點骨流族前來幫忙,兩隻塔妮雅歌尾魅族擋在前面,拉開背脊上的拉鍊,恐怖的老頭再度出現,眼看著同伴漸漸被淨化,它們衝上前,準備一口咬下塔妮雅歌尾魅族背脊上的老頭惡魔時,塔妮雅歌尾魅族的頭被扭轉成兩百七十度,倒過來的頭就像是被折斷的竹筷,十七點骨流族趁著空檔咬住翻花角諾手族的頭和身體,三隻十七點骨流族的毒素反撲翻花角諾手族的花落辦淨化,最後全身變成墨綠色,中毒死亡。
  「親愛的錮女埜斯切,看來你已經蛻變成功,什麼時候成功的呢?為什麼要阻止呢?你最好說清楚!」,兩道螺旋狀的粉紅色和淺藍色的鱗片交夾一起,胸間有一塊黯淡的深紫色,臉部是酒紅色的鱗片,全身是綠灰色,手背和背脊上各有一道拉鍊,原本老婦女的形態現在變成了精神抖擻的壯年男子,瀝遊蛛日剃帶著殺氣衝向錮女埜斯切,錮女埜斯切用大拇指抵住瀝遊蛛日剃的脖子,被抵住的地方開始分裂,紅色的流蘇就像是具有生命的觸手,將錮女埜斯切緊緊包圍住並推進身體內,分裂的地方漸漸合起來,錮女埜斯切被推進體內,瀝遊蛛日剃摸摸脖子:「叛徒,在裡面好好反省。」
  瀝遊蛛日剃對著蝴蝶女王深深一舉躬時,頭頂出現了三條鐵鍊,突然間瀝遊蛛日剃被鐵鍊絞成碎片,紅色流蘇變成斷裂的繩子,錮女埜斯切毫髮無傷走了出來,瀝遊蛛日剃被絞成碎片前,將自己的心臟分離出去,心臟開始分裂,從裡面出現的是一隻相當巨大的水龍銀柱錐獸,凱斯密斯脊斷龍,繼藍腹酩哥國王上一任的王者生物,長久以來被關在藍腹酩哥國王的碎質鱗片空間,直到蝴蝶女王吞噬藍腹酩哥國王,得到凱斯密斯脊斷龍後,透過翻花角諾手族的死者復甦的能力,重新召回了凱斯密斯脊斷龍,並把它關進瀝遊蛛日剃的心臟裡。
  由於瀝遊蛛日剃的死亡,失去掌控者的控制,被解放的凱斯密斯脊斷龍陷入歇斯底里的狀態,蝴蝶女王拔一根頭髮,讓這根頭髮進入凱斯密斯脊斷龍的中樞神經,進行控制,蝴蝶女王得意的說:「如果不是在修復凱斯密斯脊斷龍身上的傷,我也無法瞭解它那複雜的身體構造,有了凱斯密斯脊斷龍,你們這群小鬼只能臣服在我底下,對了!你們對龍族時代的記憶應該相當模糊,看來這一次可以讓你們好好複習一下,並讓你們知道不服從於我,會有什麼樣的下場。」
  凱斯密斯脊斷龍發出怒吼,喚醒全海洋魚類體內的古老記憶,過去的恐龍時代,海洋是由凱斯密斯脊斷龍所統治,強悍、陰險、城府深,而且性情捉摸不定,當玻璃女王拉下隕石結束了恐龍時代,哺乳類時代接管龍族的繁榮局面,凱斯密斯脊斷龍則是負傷躲藏在深海裡,準備東山再起,藍腹酩哥國王的出現,將凱斯密斯脊斷龍關進碎質鱗片空間,吸取對方的力量,斷絕凱斯密斯脊斷龍邪惡的野心,並成為新世代的海洋王者。
  此時重獲自由的凱斯密斯脊斷龍,俯瞰看著這群弱小的生物,蝴蝶女王悠哉地在一旁看著,凱斯密斯脊斷龍由於無法反抗被植入的蝴蝶女王頭髮,將注意力集中在操控咬咬幗栗屋族的密誇黏偶族,凱斯密斯脊斷龍全身水銀色,流質的身體構造,加上破碎不成形的龍骨,讓凱斯密斯脊斷龍的移動速度像閃電般快速,一閃而過的攻擊,讓密誇黏偶族盡數重傷死亡,降魂霧海被解除,額頭上刻著「二」的十七點骨流族,臉上出現了一道大門,整張臉埋在門的背後;額頭上刻著「十七」的另外一隻十七點骨流族,被吸入黑暗的穴道,空間的強手,區錫帽困和轉祀戶,轉眼間解決掉對手,蝴蝶女王開心地拍著掌聲,現在只剩下額頭刻著「九」的十七點骨流族,它拿起長槍往蝴蝶女王衝去,鐵砂明兒的手裡出現泡泡狀的岩漿,將它封在火成岩裡,最後往海底墮落,成為深海底下最孤獨的幽魂。
  「老蝴蝶,別以為這樣就結束了。」,錮女埜斯切發出半娘仔的聲音,男女混雜的聲音讓全場的人都笑了出來,但是俘虜們知道這是幾千年前高脊烏背魚人的隊長,突破了蝴蝶女王的改造基因工程,在嚴苛的狀態下重生,俘虜們都露出敬佩的眼神,除了剛成為鬼魂的人類,各個都露出徬徨不安的表情之外,他們不願相信居然還有這樣的世界,在內心告訴自己,這一切都只是夢而已。
  瓜瓜立即抽出「複製」、「保護」、「武器」、「監禁」的箱子,拿出蜈蚣鞭子往錮女埜斯切甩去,錮女埜斯切舉起右手擋住蜈蚣鞭子,鞭子上的蜈蚣腳深深勾住錮女埜斯切的手臂肌肉,幾隻血蛭吸了錮女埜斯切的血液,秤乾肚人揮出秤桿,錮女埜斯切左手抓住他的脖子,往外一丟,隨即便衝向瓜瓜,準備把瓜瓜的頭擰掉,蠍毒吮劍龍人吐出毒痰,錮女埜斯切則是拉開手背上的拉鍊,鐵鍊緊緊綁住蠍毒吮劍龍人的脖子,半體雙生獸分裂成兩半,左半邊的身體貼在鐵鍊上,想要腐蝕掉鐵鍊,不料卻被鐵鍊直接絞碎,右半邊的身體貼在錮女埜斯切的身上,想要啃食掉她的身體,不料卻被她一手抓破,當錮女埜斯切只離瓜瓜十公分時,瓜瓜默默地說:「相信我。」,蠍毒吮劍龍人噴出煙霧將所有的人都包圍在裡面,瓜瓜輕輕推開錮女埜斯切,粉碎的半體雙生獸,跑出原本的燈泡棉花人,吸飽血的血蛭,突然變成錮女埜斯切的形體,燈泡棉花人進入此形體後,複製的錮女埜斯切二號就像是打開開關,可以活動自如,瓜瓜遞給錮女埜斯切一套金蟬衣服,要她穿進去,緊接著由蠶寶寶吐出的絲所建成的監牢,錮女埜斯切二號走了進去,毒霧消散過後,大家只看到困在監牢裡的複製二號,真正的錮女埜斯切已經穿上金蟬衣服,消失在大家的眼前,蝴蝶女王開心地說:「演講繼續開始囉!」

台長: Beefingers 12

新聞台Blog小天使
親愛的台長︰
  恭喜您!此篇文章極為優質,獲選為本日哈燒文章,將會出現在新聞台首頁哈燒文章區塊輪播。請您繼續保持每日撰寫文章的好習慣,期待您提供讀者更多精采的內容,加油!
2017-03-09 10:33:22
我要回應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請輸入圖片中算式的結果(可能為0)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