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萬元中古車網路限量出售 台中市人最愛買的二手車角逐北市長丁守中自認最強 機車牌照再細分 電動機...
2017-03-01 20:25:54 | 人氣(368) |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長篇小說:蝴蝶殘影—終戰(CH29-1)

推薦 0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窗簾大聲尖叫:「你~是~誰~~~~~~~~」

  瓜瓜開心笑了出來,但在窗簾看起來就像是腐爛的肥香腸正在對他微笑,他嚇到從昆蟲箱子人的背上跌落,汴十三卒腹趕緊衝了過去接住窗簾,然而當他坐在噁心的怪物的背上,看到它的脊椎骨裸露出來時,窗簾嚇得半死想要離開它,但是只要窗簾移動一個腳步,汴十三卒腹也跟著移動,雙方就在你爭我鬥的情況下,讓窗簾無法順利逃脫,看起來就像是老鷹抓小雞,母機在前面保護小雞的樣子,瓜瓜笑得非常大聲,她說:「秤乾肚人,放他下來,哈哈!實在是太好笑了。」
  「你到底是誰?想要幹嘛?」
  「我是鬼,我要吃掉你,啊啊啊啊!!」,瓜瓜張開爪子做出想要吃他的動作,窗簾嚇得跌倒在地時,發出噗一聲聲音,瓜瓜笑得更加大聲了,她繼續說:「你知道我為了救你,浪費了多少顆醫療球嗎?我已經跟女王說,要你成為……」
    另一個聲音從窗簾的耳邊傳來,「現在,你給我聽好,不准給我挖耳朵…」,窗簾原本以為聽錯了,當他聽到不准挖耳朵時,舉在半空中的手停住了,在耳朵裡的聲音繼續說著:「這是預先錄音,所以你不要回答我的話,了嗎?我怕隔牆有耳,所以我在你的耳朵裡放了一隻金龜子的錄音機,我再重複一次,不要回答我的話,現在給我表現自然一點,我是瓜瓜,就是在你面前頭頂上長了一朵超大花朵,就是我,瓜瓜,我知道你很難相信,但是你務必相信我,現在我只想要趕緊離開這裡,我在想當初鬧鐘設定的一個小時絕對已經過去,儘管我不知道夢裡的時間和現實時間有沒有相同,但是我猜想一定過好久,所以我們就算不能醒來,也要離開這裡,這樣你就可以知道待在這裡比醒不來還要更加嚴重,接下來你必須完全聽我的話,重複一次,必須完全聽我的話,我是你的隊長,我會假裝不認識你,我會逮到時機一起出去,我之前曾遇到紅牙和惡魔……」
    「我也是。」,瓜瓜瞪著窗簾,窗簾突然想起不能回答在耳朵裡的話。
  「你現在是在跟我頂嘴嗎?」,瓜瓜說著,但是在窗簾耳朵裡的瓜瓜則是說:「現在的情況很危險,蝴蝶女王是個恐怖的人,我們要假裝服從她,我還沒找到肥豬,但是離開這裡才是首要策略,所以你一定要跟我好好配合,知道嗎?以上的談話就此結束,錄音機還會再播放一次,我知道你腦子沒那麼好……….. 現在,你給我聽好,不准給我挖耳朵,這是預先錄音…..」
  「是的,隊長。」,窗簾對瓜瓜敬禮,瓜瓜則是轉頭過去不理他,假裝這是第一次的見面,突然間一個陰沉的聲音說:「恭喜第十隊隊長,成功改造第七隊隊長,女王有事情要我們到正殿,對了,先跟你說明一聲,女王禁止我們打鬥,而你居然還改造它,看來你要好好跟女王解釋一番。」
  「謝謝你的關心,我自己會向女王解釋。」
  正殿裡聚集了所有的生物,隊長們都出現了,每一小隊在自己的位置站好,不敢發出任何聲響,正殿被佈置成金碧輝煌,眼前還有一張由七彩碎寶石所鑲成的王座,站在王座旁邊的一名甲說蟲族司儀,穿著高領的迷迷香色的雙排釦子羅宋衣,高聲說著:「登基典禮開始,女王駕到。」
  梳著辮子頭,戴著粉紅色皇冠,穿著七彩的女王禮服,一群甲說蟲族跟在後面拉著女王的長尾禮服,霸氣的氣息夾雜著羞澀的笑容,蝴蝶女王將綹在額頭的頭髮撥到耳後,光彩奪目的打扮讓所有的部下看得目不轉睛,都忘記低下頭行禮,蝴蝶女王甚至破例摸了其中一名的部下,每個人都驚訝地喊叫,原本嚴肅的登基典禮,瞬時間變成愉快的派對,蝴蝶女王映著酒窩走上王座,揮開長尾禮服,坐在王位上,所有的部下都跪了下來,有些部下還哭了出來,蝴蝶女王等待這一刻已經等上好幾兆年,閃著淚水看著這一幕,蝴蝶女王舉起手,全體的部下在同一時間都站起來,整齊劃一的動作讓蝴蝶女王流下淚水。
  「各位親愛的寶貝們,如今我已經成為女王了……」,所有的部下歡騰地大叫,有人喊著:「您在我心目中早就是女王了。」、「我們永遠愛您,一輩子效忠您,我親愛的女王。」、「女王,您好漂亮喔!」、「沒禮貌,怎麼可以用這麼粗俗的話來稱讚女王呢?天啊!女王,您好漂亮喔!」
  蝴蝶女王摸著心臟,笑得合不攏嘴,她繼續說:「我這一生追求女王地位,儘管外面的叛亂份子都不願意服從於我,但是現在有你們陪伴,與我共同分享這份喜悅,對我來說,這是最棒的事情,謝謝你們長久以來對我的忠誠,麻煩的事情已經解決了,我會好好統治這片海洋,不會辜負你們對我的期待,至於尚未平息的叛亂份子,這可是要讓你們好好解決,女王的權利是不容許被懷疑,幾天過後,我會舉辦大型的演講,到時候他們會全部臣服於我,而我會站在全世界的頂端,就連是天際的星星,都無法與我比擬。」
  興奮的心情讓瓜瓜也跟著一起狂歡,一整晚的派對讓明天變得更加重要,每個人在心裡緊握著這份希望,漫長的戰爭終於結束,新時代的和平即將降臨,蝴蝶女王坐在王位上欣賞著愉悅的景像,一名大膽的歐葉濕骨皮族邀請蝴蝶女王跳舞,蝴蝶女王笑著把手遞出去,全部的部下都不斷發出喊叫,一搭一和的叫聲,卻意外融洽成一部合音曲,蝴蝶女王不斷在各個部下間旋轉跳舞,開心的笑聲感染了在場每個人,沒有人會想到蝴蝶女王居然願意一同玩樂跳舞,瓜瓜也走過去,牽了蝴蝶女王的手,當蝴蝶女王一對到瓜瓜的眼神,便說:「親愛的,聽說你吃掉汴十三卒腹,整個第七隊歸在你隊裡,我沒有把規則跟你講清楚是我的錯,但是你居然把我的得意部下吃掉,你把我當作什麼?」
  「對不起,女王陛下,是它先來…..」
    「你最好給我閉嘴,今天是重要的日子,我不想要跟你計較這件事情,但是其它的小隊已經再不爽了……」,蝴蝶女王甩了瓜瓜一巴掌,「第一次犯錯是無知,第二次再錯可就得拿性命相抵,最好遵守我所訂下的規則,我剛剛看了汴十三卒腹,模樣還真蠢,心心嘴噘迷,這一次我原諒你,找時間將我的規則記牢,我可以創造你,也可以收拾你,知道嗎?」
  蝴蝶女王推開瓜瓜頭上的花朵,牽起等在下一位部下的手,其他部下看到女王甩了瓜瓜一巴掌,都露出邪惡的笑容,瓜瓜氣得轉頭就走,派對還在舉行,這是蝴蝶女王一生當中最快樂的事情,僅次於被玻璃女王抱在懷裡。
  原本以為會越是苦難的情況,心裡的藝術靈魂越是不會被澆熄的,然而肥豬對於那幅畫的概念變得漸漸模糊了,長達好幾天的虐打,被鞭子甩得皮開肉綻,被上下倒過來綁在鐵門上,被灌尿液、一隻手被越野車輾過,那隻手應該沒救了,心裡的希望便變得越來越稀薄,此時醒著是一件痛苦的事情,那一天肥豬被綁在布袋裡,在布袋裡被揍了好幾拳,好不容易被爸爸解開布袋的繩子,卻眼睜睜看到爸爸的頭被別人砍下來,血液噴進眼睛裡,手還抱著還溫熱的屍體,肥豬的腦子突然間當機了,再也沒有爸爸的世界,沒有爸爸的責罵,人生便少了重要的一塊,肥豬邊哭邊衝出去跟他們搏鬥,卻打不贏洲育他們,被他們又套上布袋帶走。
  肥豬此時被吊掛在樹上,好幾天沒喝水,他吐出乾燥的舌頭,洲育邪惡地甩起鞭子往肥豬的舌頭打去,上萬道的閃電集中在肥豬的太陽穴,那陣痛感讓肥豬失去了感官知覺,他心想如果能這樣撒手人寰,不知道該有多好,他又想到紅牙他們為什麼還沒醒來?難道還在夢裡嗎?在他快要失去意識時,一陣吵雜的聲音從耳朵傳來,還自遙遠的熟悉感讓他再度張開雙眼,一探就竟。
  「你知道你講出這種話,是欺師滅祖的背叛嗎?」
  「我說各位家族們,把眼光放遠一點,我們海泡沫列軍家族已經存活了好幾兆年,我們是玻璃女王創造的第一批生物,而且世世代代與老蝴蝶爭鬥,現在失去了藍腹酩哥國王,玻璃女王還在沉睡中,現在最佳的辦法就是尋找最值得信賴的依靠,這樣才能延續我族的繁榮。」
  「卡霧紅度員警長,我不願意相信你會說出這種話,存在你心底的正義跑到哪裡去了?老蝴蝶用什麼東西來收買你,才讓你變得如此醜陋不堪?」
  「我才想問尹渡區盎密總理,你跟老蝴蝶真得沒有交易嗎?我們偵察部隊可是證據可以舉發你,要不是明眥鐵議長當初壓下這件事情,你想你還能在這裡嚼舌根嗎?老蝴蝶收買我?我看是你被老蝴蝶收買呢!」
  「卡霧紅度員警長,明眥鐵議長當年給你機會,但是你現在卻不懂得珍惜,看來我們必須將真實告訴大家。」身羧乎告惹族的族長說著,摸著雙排辮子鬍鬚,釋放出情報頁泡泡,情報頁泡泡聚集成一片螢幕,營幕裡的卡霧紅度員警長走進區錫帽困的空間裡,身羧乎告惹族的族人也偷偷跟著進入,卡霧紅度員警長與區錫帽困自在地對話,但是卻聽不清楚他們兩個人在講什麼,鏡頭越來越近,對話越來越清晰,「你願意提供…….」卡霧紅度員警長說到一半時,情報頁泡泡被一層黑色泡泡遮住,聲音和畫面全部都變成黑屏,上上下下的海泡沫列軍家族氣憤地看著卡霧紅度員警長。
  「我不知道你為什麼要這樣抹黑我,拿這種假情報來騙取大家對你們情報部隊的信任,我們偵察部隊找到的訊息可不是這樣,你真的以為…….」
    雅模羅莫司法長放出束刷泡泡,將蓋在情報頁泡泡上面的黑棚書泡泡沖刷掉,營幕再度恢復正常,卡霧紅度員警長的聲音繼續說:「區錫帽困,這是藍腹酩哥國王的羅鯨紋身鑰匙,應該說是泡泡羅鯨紋身鑰匙,我複製了藍腹酩哥國王的鑰匙,到時候你就可以隨意進入藍腹酩哥國王的空間,而他最後只能任由你宰割。」
  所有的海泡沫列軍家族身上不斷冒出泡泡,只想殺了眼前汙辱家族的叛徒,「藍腹酩哥國王是你害死,賠命來!」、「明眥鐵議長為什麼要壓下這件事情,難道他也是叛徒嗎?」、「我不相信這件事情,員警長是一位正義的仁者,這是假的!」
  「卡霧紅度‧義窩章魚‧撅隬伺,你給我解釋清楚,要不然我直接斃了你。」卡拉目野治軍團長氣到使出將死首披泡泡,是一招兩敗俱傷的死招。
  「我說卡拉目野治軍團長,你有必要使出這個招術嗎?哈!我還能解釋什麼?當年明眥鐵議長知道後,他差一點殺死我,最後我拿蝴蝶女王的情報跟他交換,並且交出泡泡羅鯨紋身鑰匙,他才放過我,但是他不知道的是,當區錫帽困和藍腹酩哥國王在打鬥時,我把另一把泡泡羅鯨紋身鑰匙偷偷交給區錫帽困。
  你們想知道為什麼我背叛家族嗎?我這是為了大家好,我已經對漫長無期的戰爭感到厭倦,如果直接投靠蝴蝶女王,就能免除麻煩,家族成員就不會有人傷亡,呦呦呦呦~別那麼激動,有遠見的人總是遭人排擠,我一生只怕明眥鐵議長,如今他已經死了,你們以為擺出這麼大的陣仗我就會怕嗎?對了,再告訴一件你們還不知道的事情,海泡沫的水瘤蒸泡代碼是我提供給蝴蝶女王,這位來歷不明的達明迦家族,正好成為我的煙幕彈,讓我隱身幕後,操縱這一切。」
  所有的海泡沫列軍家族擲出畢生最強的泡泡招式,突然間海泡落議會被上萬隻的章魚入侵,就連傳聞中的大王手植章魚也出現了,齊聚一堂噴出墨汁,卡霧紅度員警長使出偵探黑泡沫,由於偵探黑泡沫和墨汁的結合,讓原本的力量提生了好幾倍,卡霧紅度員警長笑著說:「新一頁的海泡沫列軍家族歷史即將展開。」
  「區錫帽困,你有什麼事情要稟報?」
  「拜見女王陛下,海泡沫列軍家族前來投靠您。」
  「怎麼可能,在你被我創造之前,他們就像是海底的爛泥巴一樣死纏著我,投靠我?還真是愛說笑。」
  「他們現在就在這裡,可以允許女王陛下讓卡霧紅度員警長進入您的鳳體,改造你的視覺神經,讓您可以看見他們。」
  蝴蝶女王一點完頭之後,卡霧紅度員警長帶領自己家族的成員,進到蝴蝶女王的體內,不久後蝴蝶女王看見一大群海泡沫列軍家族被一層黑色的泡沫困住,一位留著青色、橘色、卡其色波浪短髮的女性泡沫說:「叩見蝴蝶女王,我是海泡沫列軍家族的員警長,卡霧紅度‧義窩章魚‧撅隬伺,由於家族間的交涉失敗,對於未來的看法各自不同,因此我用偵探黑泡沫剝奪他們的思緒,並用監禁塢泡沫困住他們的行動,這是海泡沫列軍家族的名冊,包括家族成員的祖譜都詳細記載,願請女王陛下參閱。」
  「區錫帽困,你是怎麼說服他們投靠於我呢?」
  「未來!」
  「哈哈哈,說得好,你這一次做得非常好,那時候我就在想你怎麼可以這麼輕易就砍到藍腹酩哥,雖然你是為了處置藍腹酩哥而誕生的,但就連是我,最多只能造成些微傷害,不能穿越空間直接割掉他的肉,棒棒棒,愛死你了。
  你說你是卡霧紅度員警長,上一次是區錫帽困將水瘤蒸泡的代碼拿給我,所以這是我們第一次見面,你說,我要如何相信你?」
  「女王陛下,我將海泡沫列軍家族全部帶來,這就是我對您的忠誠。」
  蝴蝶女王摸了一下綁成辮子的頭髮說:「叫心心嘴噘迷來。」
  當瓜瓜一踏進正殿時,瞬時間抓狂,頭頂上的花朵因為興奮而不斷地搖擺,然而因為大量的海泡沫列軍家族的在場,讓花朵開得更加燦爛,漸漸茁大成雙層畢室花朵,兩朵超大花朵互相交疊,中間形成了真空的空間,讓進到花朵的獵物,除了能瞬間改造完成之外,也能針對瓜瓜的意識改造成想要的能力和形體,也可以將獵物存儲在中間的真空空間裡,讓瓜瓜可以隨心所欲地改造,甚至也可以直接吸收成自己的力量,新形體的改變讓花朵變成更有智能和效率的改造兵器,當瓜瓜的花朵形體改變完成後,便立即衝了出去,張牙舞爪地想將海泡沫列軍家族吞進肚裡,蝴蝶女王輕輕說:「親愛的,等一下。」
  原本呈攻擊姿勢的瓜瓜停下腳步,不情願走向蝴蝶女王的面前,還一邊往回頭看海泡沫列軍家族,蝴蝶女王摸著瓜瓜新形體的變化,開心地說:「沒想到短短的時間就能讓你進步到這種狀態,我感到相當欣慰,雖然用話話語鍊控制你,但是你卻可以在限制條件下茁壯,你的努力我都看在眼裡,現在我要解除話話語鍊對你的控制,海泡沫列軍家族已經要歸我所管,這樣就不再需要控制你了,但是未來還是需要你的話,親愛的,我希望你能不吝嗇發揮出你百分百的力量。」,蝴蝶女王親了瓜瓜的額頭,並摸了一下話話語鍊,被控制的瓜瓜漸漸恢復神情,她恍神看著蝴蝶女王和底下一群濁黑的泡泡,蝴蝶女點頭王示意要她站在旁邊。
  「親愛的,你覺得我要如何處置這群海泡沫呢?」
  「回女王陛下,海泡沫列軍家族的力量相當厲害,小的認為讓他們獨自在另一個隊裡,卡霧紅度員警長絕對會帶領他的族人,為女王陛下效力。」
  「卡霧紅度,你是我第十二隊的隊長,海泡沫正式成為我的部下,我知道他們還不服我,但是這個問題你自己解決,如果讓我知道你們還有背叛之意,我會請心心嘴噘迷幫你們全部改造成花花蕾果族,包括你在內。」
  所有的人都退下正殿,窗簾跟著瓜瓜的後面走著,他不敢隨意跟瓜瓜聊天,突然間有一個微小的聲音說:「臭窗簾,你是耳聾了嗎?」,窗簾轉頭看著聲音的來源,他又繼續走著,但是之後便沒有聽到這個詭異的聲音,他看著瓜瓜的背影,突然間有想抱她的衝動,就算她變得再醜,她還是瓜瓜,嘴賤又聰明的詩人,她努力克制害怕並在蝴蝶女王面前表現泰若自如,窗簾在心裡許下一個小小願望,他希望瓜瓜能成為他的女朋友,讓瓜瓜知道他是最安心的依靠。
  「給我走快一點!」,瓜瓜抽出昆蟲箱子人的「偵察」箱子,丟出蒼蠅的偵察網,徹頭徹尾檢查是否有人躲在暗處偷聽,瓜瓜知道宮殿裡有人躲在另一個空間,因此她又抽出「幻象」箱子,讓上萬隻的蟑螂組成所有人的形體,拍拍作響的翅膀讓瓜瓜起雞皮疙瘩,但是這是唯一的方法,因為她聽到熟悉的聲音。
  「你是肥豬嗎?你怎麼變成海泡沫了?」
  「肥豬?肥豬在哪?」
  「為什麼我們總是比男人搶先一步呢?肥豬他變成了海泡沫,我知道你看不見他,不要再轉來轉去,我看到頭都暈了,肥豬,你先進到他的身體裡,讓他可以看見你,要不然這小子一定會慌亂導致露出馬腳。」
  「事實上,我不知道要如何讓別人看見我。」
  「你們可不可以把腦子帶出門,每一次都要我幫你,長大一點。」
  瓜瓜拉開拉鍊,讓改造過後的歐壘升輅家族進到窗簾的體內,他看到一群泡泡從他的體內出來,最後都遊進瓜瓜的肚子裡,最後他看到在瓜瓜的面前有一隻蓋著白色短頭紗的泡泡,他笑著說:「你就是肥豬?哈哈?你好小喔!而且你幹嘛學新娘蓋婚紗,哈哈哈!你長得好好笑喔!」
  肥豬抬頭挺胸說:「零顆泡沫、水母鬍鬚,達明迦家族,這才不是婚紗,不懂不要亂說,這是時尚的頭巾,哈哈!」
  「你怎麼現在才來找我們,你之前都跑到哪裡了?幸好你現在才來,要不然我可能會把你吞下肚,不由分說直接改造你,讓你喘一口氣的機會都沒有。」
  「還記得我們那晚設下鬧鐘嗎?當我脫離夢境之後,再也不敢睡覺,因為我被一群泡泡逼問拷打,對了,你們真得沒有脫離這裡嗎?因為你們都沒有醒來。」
  「從那之後過了多久,我們真的都沒有醒來嗎?一切都還好嗎?是所有人都沒有醒過來嗎?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而且你剛剛是說因為被別人逼問拷打,而拋棄我們嗎?你給我說清楚,老娘被迫待在這裡的怒氣已經升到最高點了。」

台長: Beefingers 12
人氣(368) | 回應(0)| 推薦 (0)|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圖文創作(詩詞、散文、小說、懷舊、插畫) | 個人分類: 長篇小說:蝴蝶殘影 |
此分類下一篇:長篇小說:蝴蝶殘影—終戰(CH29-2)
此分類上一篇:長篇小說:蝴蝶殘影—守護(CH28)

我要回應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請輸入圖片中算式的結果(可能為0)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