搶破頭的超值福袋 這設計美得不合理!最新!投信連續3日買超股 龍舟16強 民進黨:起...
2017-01-18 02:00:00 | 人氣(49) | 回應(1) | 上一篇 | 下一篇

長篇小說:蝴蝶殘影—杖蛇(CH23)

推薦 0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黑色的棺材擺放在大廳,一根竹竿上纏著四隻蛇的標誌包裹著棺材,所有的道上都前往弔念,縱使自己的家人死於這一次的災難,也沒有人低頭哭泣,更沒有人前來安慰,對此我感到相當開心,因為這些東西都是假的,不要說有多想念我爸,放屁!借錢、找人算帳、投靠的時後,才會想到我爸,才會特地找上門請求幫忙,雖然有幾個爸爸的老朋友,一直以來都挺著爸爸,但是現在呢?超過一萬多人前來弔問,有多少人是真心的?而且新聞不是說這一次海嘯死很多人嗎?怎麼還有這麼多人活著?
  我站在靈堂看著他們,若是以前的話,權力的轉移才是大家關心的焦點,然而現在他們都想要提早回去,每個人的腳急促地抖著,無趣的搭話聊天,我真想拿爸爸的武士刀將他們的腳一一剁掉,並把他們的舌頭砍斷,他們臉上的哀傷是留給自己,不是留給我爸,這樣的話,爸爸的喪禮有必要辦嗎?
  「謝謝大家前來參加,我想我爸在天之靈一定很欣慰,有這個多的兄弟到場,我代替爸爸向你們道謝,謝謝再添主教舉辦這個隆重的葬禮,謝謝各位新聞記者賞面子前來,對此我只有無限的感謝,在場的叔叔伯父阿姨教導我很多事情,才讓我逐漸成長茁壯,先父留下的職責,我會不負眾望完成,成為杖蛇幫的老大,日後我絕對會…….」
  一個嘖的聲音從左邊的座位發出來,我轉頭看到忠署叔不屑吐了一口痰,我大聲說:「忠署叔,看來你有話想說。」
  「死Gay,還想當我們…….」
    我從腰際拔出槍,按下扣板,對著忠署叔的頭開了一槍,他的腦漿灑在宜妹姨的身上,所有人驚嚇地看著我,大概停了兩秒,所有的人才對我拔出槍來,我對著他們露出一個大大的笑容,右手插在口袋裡,左手緊握著槍說:「沒錯,之前我所惹出來的事情,感謝在場所有的人的幫忙,包括拿著攝影機的記者們,你們電視台拿了錢,幫我報導一系列完美形象的新聞,不但沒有向大眾提到黑道身分,同時也幫我們漂白加害者的罪惡,我向你深深一舉躬,我是Gay?哈哈,各位醒醒,我最討厭Gay了,像是悛傑…..」,我對著悛傑的頭上開了一槍,接著我繼續往前走,悛傑的頭還再噴血,所有的人將我團團圍住,我抬頭看著從上方垂吊下來的鋼線,我說:「挑選時間到了,上帝與撒旦,請選擇一方,並為自己所選擇盡力奮鬥,因為這是賭命的遊戲,對了,我選擇上帝。」
  所有的人都看著鋼線,並把槍微微抬高,打算綁住鋼線升到空中後,便要把我打得稀巴爛,然而我的品味沒有那麼低俗,一個防彈玻璃罩從空而降,我走了進去,關上門,我笑了一下,因為蠢人總是沒腦。
  上萬發的子彈開始發射,就連在防彈玻璃罩裡的我,也受子彈的衝擊不斷搖晃,但是站在空中看著一群無助的人被子彈貫穿,並且撐著最後一口氣按下扣板機,企圖打穿玻璃罩的樣子,看起來真的好可憐,可憐到想要在他們頭上點一根菸,只是不能親自開槍射他們,感覺有點可惜,畢竟上帝除了冷靜看著世間之外,同時也會降下淨化閃電,斬斷人世間的紛紛擾擾,燒毀虛假的冷漠面具。
  防彈玻璃罩緩緩降落,我打開門走了出去,下人幫我拿了一根鑲著蝴蝶和杖蛇幫造型的拐杖,拐杖裡是一把長劍和長槍,我自在跺出每一步,在這混亂的世上,總是有一群是天生當奴隸,眼前幾十位穿著黑色皮衣的槍客,我向他們點著頭,我看著爸爸的棺材上面有著剛剛槍戰留下的灰塵,我走上前準備好好擦拭,突然間有一隻手握住我的腳踝,難道他不知道我整套西裝是訂做的嗎?在世界還沒死亡前所訂做的嗎?美好的過往氣息可不是這群垃圾摸得起,我抽出拐杖裡的長劍,刺進她的腦袋,嗚~居然是小女孩的小腦袋,哈哈哈!
  我將拐杖交給別人,當他把劍上的血擦乾淨後,我將劍收回拐杖裡,我往爸爸的棺材走去,接著我踩在下人的背上,站在爸爸的棺材上,將拐杖用力敲在棺材上,看著一望無際的空曠,不由自主地心情變得好好,能夠掌握其他人的性命感覺真好,難怪爸爸總是不願金盆洗手,「絕對的命令附帶著絕對的榮耀」,我現在終於懂得爸爸當年說的這句話了。
  我站在爸爸的棺材許久,我命令下人將窗戶打開,讓微風一同慶祝這一刻的喜悅,溫暖的陽光從窗邊洩出,就像是上帝灑落的隆恩光芒,閉起眼睛享受這無比的自在,突然間,鳥叫聲也跟著進入我的世界,吵雜的頻率打亂了原本的好心情,我張開眼睛瞪著這幾隻煩人的鳥,在腦海裡想起那個人,那個人讓我失去所有一切,雖然他被老女人吃掉,但是現在還不能確定那個夢是否真實,如果是真的話,我會有點失望,因為我不能親自解決他。
  我踩著下人的背,如果等一下找到他,我也要踩在他的背上,我轉過頭看著爸爸的棺材,當年就是你太軟弱了,才會讓媽媽離家出走,讓媽媽愛上了別人,而且笨到讓媽媽懷了其他人的種,最後還派殺手撞死她,記得那時候我好不容易找到媽媽,那一天早上十點,媽媽會到大賣場買東西,我都事先查好了,當我興奮地在門口等她時,一台貨運車直狠狠撞上媽媽的車子,我看到媽媽露出驚恐的表情,我立刻衝了過去,媽媽並沒有當場死亡,她有看到我,我還幫她整理頭髮,但是媽媽卻帶著陌生的眼神看著我,彷彿忘了我的名字,連我的存在都不記得,最後一句話都沒說便死掉,你派來的監督者還把我拖回家裡,回到家後你甚至甩了我一巴掌,你根本什麼都不瞭解我的心情,我大叫一聲,轉開拐上的長槍構造,朝著棺材開了好幾發子彈,跳起的木屑就像是在地上跳動的魚,拼命想吸到一口氧氣,可惜的是,死老頭,你已經死了,沒有自由了。
  在重生的世界裡,我就是規定,下人為我點燃香菸,我吸了一口,重生世界裡的空氣特別新鮮,少了數十億人製造出來的二氧化碳,空氣裡氧氣的純度變得多麼可口,我將菸蒂丟向剛剛下人倒下的汽油,猛然大火立即竄起,而我就像是浴火重生的鳳凰,準備宰製全世界,也準備殺死他。

台長: Beefingers 12
人氣(49) | 回應(1)| 推薦 (0)|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圖文創作(詩詞、散文、小說、懷舊、插畫) | 個人分類: 長篇小說:蝴蝶殘影 |
此分類下一篇:長篇小說:蝴蝶殘影—蝴蝶(CH24)
此分類上一篇:長篇小說:蝴蝶殘影—畫布(CH22)

吃喝玩樂
吃喝玩樂~http://avsex8av.com
2017-01-19 16:45:08
我要回應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請輸入圖片中算式的結果(可能為0)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