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國人肥胖比例登全亞... 中樂透!男子狂買一打賓士夫妻每晚停車場約會找刺激 亞莉安娜台北開唱嗨翻 ...
2016-12-14 02:00:00 | 人氣(43) |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長篇小說:蝴蝶殘影— 征戰(CH20上)

推薦 0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海洋在數萬億年的演變,出現了不同階段的生物,單一細胞生物、細菌、魚類、爬蟲類、鳥類、哺乳類,然而這些只是目前人類所知道的生物,像是排斥臍類,不具有繁殖能力的生物,只能將基因注射在其他的生物體內,企圖改變對方基因來創造出同類的夥伴;卡奇峰類,一種居住在岩漿裡的生物,沒有生物反應能力,既不會呼吸也無法繁延後代,然而它們可以操控海底火山的噴發,有一陣子,蝴蝶女王想破頭想要將他改造,卻不知要從何下手;刷流盤盧類,在白堊紀時期,是一個相當活躍的生物,甚至可以離開海洋,與暴龍一決死鬥,然而他們卻一夕之間全部滅亡,沒有留下任何屍骨和分泌物,它們只存在白堊紀時期的恐龍記憶內。許多的生物在演變中滅亡,除了無法逃脫達爾文法則,有一大半則是莫名其妙消失,無法推估他們存在的事實,更無法瞭解他們的來龍去脈。
  現今存在海洋裡的種類大部分都是魚類,沒有智慧能力的生物,能夠餵飽肚子,它們就心滿意足了,然而能夠跨越好幾世代的生物,擁有高智慧的生物,玻璃女王所創造出來的結晶,目前在海裡有十個族群,除了懸氣亞壁團體,早在五十億年前便不再出現,繼馬哭盧矢天族在玻璃女王進入冰眠期也跟著消失,其餘的族群因為幾千年的戰爭,便不再出現,只有海泡沫列軍家族維繫海洋生態的平衡,躲爾倪多魁人族守護海洋的和平,一部份的鬼羅迷契業族成為蝴蝶女王的手下,其餘部分則是繼續耽溺在過往的回憶裡,以及洺團瓶族,生性樂觀,讚頌和平的吟遊詩人,然而蝴蝶女王一直想抓走他們,讓他們能成為歌詠煉獄的死神。
●遠古生物:海泡沫列軍家族 、懸氣亞壁團體。
●高能足生物:密誇黏偶族、十七點骨流族、區圓山鈾髮族。
●全人族:躲爾倪多魁人族。
●團球獸族:替黥龍斥受族、繼馬哭盧矢天族。
●亡靈:鬼羅迷契業族
●吟頌者:洺團瓶族 。
  目前處在動盪的時刻,藍腹酩哥國王也查覺到悄悄逼近的危險即將到來,他除了將力量歸還給躲爾倪多魁人族,也將自己一些力量分給躲爾倪多魁人族,讓受傷的躲爾倪多魁人族能夠恢復,明眥鐵議長,海泡沫列軍家族的議長,他說:「尾機機日長老,國王已經將你們的力量還給你們之外,也將自己本身的力量也一同贈與,是否能夠一盡前嫌,與我們一同協助國王,對抗老蝴蝶。」
  「我們很感謝國王將力量歸還我們,但是我們無法協助你們,我族損傷慘重,就連傷亡人數我們都還不知道,實在無法幫上任何忙。」尾機機日說。
  「躲爾倪多魁人族的力量所向披敵,我想如果有你….」
  「我族必須好好養傷,死去的亡者,我們必須辦一場追弔會,因為我們躲爾倪多魁人族死後無法成為鬼羅迷契業族,我們就會像是吐出的空氣一樣,消失得無影無蹤。」
  「躲爾倪多魁人族,我以國王的身份向你們道歉,這幾千年以來,你們努力捍衛海洋的和平,而我卻像是縮頭烏龜一樣,躲在自己的空間裡,不管其他生物的死傷,任由蝴蝶女王的迫害,甚至還奪取你們的力量,讓你們失去支援族人的機會,我很清楚知道你們對我有怨言,但是現在是動盪的時刻,蝴蝶女王一直以來都想要奪取我的生命,獲得真正的掌控權,我沒有任何立場要求你們再次挺身而戰,但是以朋友的身份,我需要你們的力量,以前的族群已經隱蔽了,現在我們需……」
  「藍腹酩哥國王,感謝您的邀請,但我族必須好好養傷,我們已經沒有太多的精力可以對付老蝴蝶了,密誇黏偶族和十七點骨流族呢?我想他們應該還沒被老蝴蝶殲滅,他們可以出來幫助您,現在該是我族退出戰場的時刻了,真的很抱歉。」尾機機日說。
  濕汙汙拿出一張紅色和青色的契約,遊到紅牙和惡魔面前,他說:「我們已經不能幫你找尋同伴了,之前誤會你們是老蝴蝶的手下,對此我深感抱歉,我已經聽了族人說你們很努力幫助我們,並且對抗著老蝴蝶,惡魔,你甚至還失去一條手臂,我們不知道要如何補償你們,嗚嗚嗚嗚~我會把你恢復成鬼羅迷契業族,我代替所有的族人像你們道歉。」
  「濕汙汙長老,我不會怪你們,畢竟你們也是為了保護族人,才會如此謹慎看待每一件事情,事實上我很欽佩你們,我常是被說做是虎頭蛇尾,沒有辦法貫徹始終,但是遇到你們之後,才知道我或許可以成為像你們這種人,堅毅、負責任、有原則的做事態度,我會好好學習,我很感激你們,所以濕汙汙長老別再哭了,而且我喜歡這副模樣,強大的力量伴隨著堅忍不拔的心,我想我對這樣的身份感到榮要,可以的話,我不想要變回原狀。」
  所有的躲爾倪多魁人族聽到惡魔這段話後,都哭得唏哩嘩啦,每個人都含糊說著,惡魔笑笑看著他們,因為他始終知到這群小小人的心思其實很善良,只是身不逢時,他們必須武裝內心,硒嚕嚕走了上前,她的雙手各出現金黃色的光環,上面還有四道圓環咒印:「我們如此對你,你居然還這樣……你不要臉,嗚嗚嗚嗚~嗚嗚~我會把你的手長出來,會有點痛,可能要忍耐一下。」
  「硒嚕嚕,你知道施展這招會有什麼樣的後果嗎?你是拿你的手來交換。」
  「鏮鏮駐林長老,我們躲爾倪多魁人族的第一條守則,『生命交關,族人第一』,惡魔已經是我們的族人了,我的手臂能成為他的手臂,這是我的榮幸,更何況我們之前是如此惡劣對待他們,少了一條手臂,都無法抵換他們的恩情。」
  「硒嚕嚕,千萬不要這麼做,我不值得你這麼做。」惡魔不斷爬起來,想要遊到硒嚕嚕面前,阻擋他這麼做,突然間一陣疼痛讓惡魔跪了下去,惡魔大聲尖叫,他可以感覺到手臂的每一塊細胞增長的速度,甚至聞到淡淡清香的味道,接著惡魔痛到暈了過去,硒嚕嚕也一同暈倒,紅牙遊過去惡魔身旁,這時候的惡魔的手臂長了回來,紅牙驚訝看著躲爾倪多魁人族他們。
  「這是我們能做的事情,我們要退出戰場了,但是我們願意為你們做事,畢竟我們無法達成當初跟惡魔簽訂的契約,我們會在暗處保護你們。」,濕汙汙將手上的契約撕掉,他繼續說:「我們應該不用再簽訂新的契約,我以躲爾倪多魁人族的名譽像你們發誓,我們會在需要幫忙的時刻,出來幫助你們,但是這場與老蝴蝶的戰爭,我們已經輸了,全族已經沒有心力去面對另一波的親人死亡,這一點請你們原諒,最後麻煩你將鬼壓壓酒魔杖交給惡魔,我看他使用得相當順手,我們的武器一生只跟隨一名主人,在他被我們抓到的時候,鬼壓壓酒魔杖便對他有反應,我想我們必須歸還屬於他的東西,最後我代替全族為你們說聲謝謝,沒有你們的幫忙,我們全族最後必定走向滅亡,謝謝你們。」
  躲爾倪多魁人族深深盡上最高的致意,拿出自己的武器,像著我們發出感恩的攻勢,上百個攻擊在面前出現,不到一秒便消失,原本有著上百萬的族人,現在只剩下零零散散的幾百人,而且他們還身負重傷,屬於躲爾倪多魁人族世界的通道,傑羅往命區道已經開啟,他們緩緩走進通道裡,失敗沮喪的心情表露無遺,族人的死傷讓他們悲愴不已,悔恨的心情讓人無法靠近,紅牙心想,在幾千年前,許多消失蹤影的族群是不是帶著這樣的心思退出舞臺,躲在暗處隱隱啜著流在心裡的傷痕,紅牙想要對他們說出一些打氣的話,但是看到他們一個接著一個走近通道的樣子,他卻無法說出口,因為這樣會損傷到他們的尊嚴,並不是每件事情都可以有個完美的結局,現在能做的就是目送著他們,紅牙掉著眼淚看著他們。
  「我們現在能做的就是找出援軍,僅次於高脊烏背魚人的戰士:密誇黏偶族;有著與躲爾倪多魁人族相同戰力的勇者:十七點骨流族;驍勇的猛獸:替黥龍斥受族;玻璃女王的守衛軍:繼馬哭盧矢天族;這是我目前知道尚未被滅種的族群,至於當年叛族:區圓山鈾髮族,我不清楚他們是否被滅種了。」尹渡區盎密總理說著。
  「但是再找尋他們蹤跡之前,我們無法對抗你的朋友,瓜瓜,她能夠吸取我們家族的戰力,果然我們猜得沒錯,他的確是叛徒,要不然怎麼會他出現過後,蝴蝶女王就能製造出破解我們身上水瘤蒸泡的代碼,這件事情如果不解決,我們便無用武之地,就像你說的,只能就是被吸塵器吸走那般,儘管我不知道什麼東西。」卡拉目野治軍團長說著。
  「他是誰?至於我的朋友,我會處理好,不會再讓她吃掉你們的族人,這一點我向你們保證,至於你們所說的援軍,你們有辦法知道他們的去向嗎?感覺他們有自己的世界,就像是躲爾倪多魁人族一樣,沒有找到通道便無法找出他們。」
  「你說得沒錯,沒有找出通道,便無法找到他們,但是我們為了國王捲土重來的日子到來,我們已經找到密誇黏偶族的三捲複合液梯入口,但是我們不知道該如何進入;替黥龍斥受族的叢山岩降龍羅門,沒有他們從裡面開啟,我們便無法進入,至於其他的族群的所在位置,國王,真的很抱歉,我們目前還沒找到。」尹渡區盎密總理說著。
  「非常感謝你們默默為我做事,一直相信著我,我非常開心,謝謝你們,現在尹渡區盎密你帶我到密誇黏偶族的三捲複合液梯入口,我有辦法進入,替黥龍斥受族那邊只能先處理密誇黏偶族之後再說。」
  「國王,讓我來處理替黥龍斥受族。」紅牙說。
  「我不能讓你處理這件事,替黥龍斥受族的排外性非常強烈,對於陌生份子,他們可能會衝上前將你咬殺,儘管你現在的樣子是高脊烏背魚人,而且身上的味道也符合高脊烏背魚人的味道,但是他們當年親眼看到高脊烏背魚人的滅亡,所以當他們一看到你,會認為是蝴蝶女王所改造的冒牌貨,我不能派你去,這樣會讓你送上性命。」
  紅牙摸著戴在頭上的皇冠,他說:「我既然接下王子的位子,便不再奢望能逃離死亡的威脅,我想做得不單單是讓大家能脫離老蝴蝶的掌控,我想要讓大家能重拾自由的歡樂,已經死去了好多的夥伴,踩過的屍體已經讓我們忘記希望的滋味,我想接下這一次的任務非我莫屬,希望國王能放手讓我做。」
  「亞多雷器,你將羅鯨紋身鑰匙拿給紅牙,當他們看到我的鑰匙,就會…..」,紅牙對著藍腹酩哥國王比出五根手指,國王納悶看著他,紅牙說:「不用,身為王子就該有的風範,如果沒有說服他們我是王子的話,他們還是不會讓我進入,就算他們看到羅鯨紋身鑰匙,他們可能會認為您已經死亡了,我們成功奪取這把鑰匙,可能會造成他們的大暴動,畢竟您說他們的排斥性非常嚴重,相對的,他們的猜忌心也應該非常嚴重。」
  「就讓雅模羅莫司和卡拉目野治一同陪著王子,這樣也能保護他的安全。」明眥鐵議長說著。
  「亞多雷器和命理河童,你們也跟著去,切記,替黥龍斥受族對於尊顏看得非常重,因此不能汙辱到他們,而且他們對於勝負也非常重視,你們可以用這一點來激他們開門出來,我只要一說服密誇黏偶族的出戰,我就會立即趕到你那邊,畢竟他們只聽我和玻璃女王,很少人可以命令替黥龍斥受族,這次去要小心。」
  紅牙與雅模羅莫司法長和卡拉目野治軍團長一同前往替黥龍斥受族,雅模羅莫司法長說:「王子,我們都還沒有自我介紹,我是海泡沫列軍家族的司法長,雅模羅莫‧昇掘水母‧覷命岢,我們強濟乎家族為您效命。」
  卡拉目野治軍團長也跟著說:「王子,您好,我是卡拉目野治‧權廳鯊魚‧依斯羅導,佧略風爾氣家族就算犧牲性命也在所不惜。」
  「你們好,你們的名字好長,我記不起來,剛剛有聽到鯊魚和水母,不知道可以這樣稱呼你們嗎?」
  「當然可以,如果您願意這樣稱呼,我深感榮耀,十五顆泡沫,水母髮刺,強濟乎家族。」雅模羅莫司法長說著。
  「您怎樣稱呼我們都行,十八顆泡沫,鯊魚鬍鬚,佧略風爾氣家族。」卡拉目野治軍團長說著。
  「為什麼你們的泡沫顆數不同,而且鬍鬚?髮刺?什麼意思?」
  「根據我們海泡沫列軍家族,泡沫數是我們的徽章,女生是以單數計算,最多十七顆,像是卡霧紅度員警長擁有十七顆泡沫,而男生則是以雙數計算,最多十八顆;然而男生是鬍鬚,女生是髮刺,除了是我們的時尚之外,也是我們進入生物體內的鑰匙,像我可以進入水母體內吸取氧氣或者是獲取能量,同時也是維持水母的生存,我們海泡沫列軍家族是在維持海洋的平衡,然而現在的生態已經大量被破壞,因此有很多家族的成員已經消失了,儘管如此,我們家族們還是盡力維護生態平衡,這一次能夠知道密誇黏偶族和替黥龍斥受族,是因為寄生在這兩個族群的家族傳來微弱的訊息,我們才能夠依循他們留下的記號,找到這兩個族群的入口。」雅模羅莫司法長說著。
  「原來如此,那可以講一下關於替黥龍斥受族的事情嗎?」
  「替黥龍斥受族是團球獸族,出現的時代大概是你們所說的侏儸紀時期,之前我們跟鬼羅迷契業族的人類鬼魂聊過,目前存活的團球獸族只有替黥龍斥受族和繼馬哭盧矢天族,繼馬哭盧矢天族是玻璃女王的護衛軍,出現的時期比替黥龍斥受族還要早,而替黥龍斥受族是一個力量相當強大的族群,但是在幾千年前的戰爭,他們被籲玻壘士爾拔棄,紙神空短族的頭領所打敗,當年替黥龍斥受族的領袖,三斥罰龍鎖液獸身負重傷,他才會帶領他們族群隱蔽在叢山岩降龍羅門裡面。」卡拉目野治軍團長說著。
  「你剛剛說的什麼壘士爾是誰?難道他們有那麼厲害嗎?」
  「吐,我們齪棄紙神空短族,他們之前有是我們這邊的夥伴,就連藍腹酩哥國王都要敬他們三分,屬於神氏獸族,神氏獸族有三大族群,他們為了獲得老蝴蝶的信任,他們滅了與他們同時期的同伴,九螟額神窟領族和日殺爐神鎳族,現在他們反過來摧毀我們,成為老蝴蝶的手下能得到什麼嗎?無聊的虛榮心?還是用之不盡的力量呢?」雅模羅莫司法長生氣地講著,身上的泡沫不斷往上升,而且也不斷變色。
  「唉!所以他們也像躲爾倪多魁人族一樣,因為族人的傷亡,才退出戰場。」
  「事實上,當年被打敗的只有替黥龍斥受族的領袖,三斥罰龍鎖液獸,由於替黥龍斥受族非常重視尊嚴和勝負,老蝴蝶知道這件事後,把三斥罰龍鎖液獸引誘出來,並把所有替黥龍斥受族封鎖起來,讓紙神空短族全力集中攻擊三斥罰龍鎖液獸,而國王趕到後卻無法進入解救,導至三斥罰龍鎖液獸身負重傷,退隱海洋。」卡拉目野治軍團長說著。
  「難怪國王說用勝負來激他們開門出來,原來如此,這樣我有辦法讓牠們開門出來。」紅牙信心滿滿說著。
  「在希望和折磨的兩項選擇,你會選擇哪一項?」,錮女埜斯切拖著氣音說著,在床邊守護的塔妮雅歌尾魅族吱吱笑著。
  「你想問什麼?」咬咬幗栗屋族低沉地說著。
  「女王底下最弱等的隊伍,只會不斷逃竄的懦夫,老嫗想知道你們的想法,就只是這樣而已。」
  「雜種,你沒資格跟我這麼說。」
  「最好放乾淨你的嘴巴,要不然我一個人可以把你們全部都殺了,不需要勞煩大人您出手。」守在床邊的塔妮雅歌尾魅族,露出邪惡笑容說著。
  「錮女埜斯切,別以為你實力強就可以囂張,我們都是屬於女王的部下,不能私自廝殺,你應該清楚這項規定。」食僻卡至鬼鐘說著。
  「是這樣嗎?如果我想殺你,你想會有人知道嗎?哈哈哈!」
  蝴蝶女王的正殿籠罩一股黑氣,不斷迴盪的笑聲充斥在空氣裡,就像是有上千萬縷的幽魂再四處徘徊,在黑氣裡出現一道又一道弦月狀的血紅笑容,食僻卡至鬼鐘施展出最強的監禁,降魂霧海,就連蝴蝶女王也相當仰賴這股力量。
  粉紅色的床簾突然掀了起來,錮女埜斯切抓住不斷幻變的食僻卡至鬼鐘,邪笑著說:「抓賊先抓王,我說你的能力一直都沒有在進步,降魂霧海,你以為我是三等的爛貨嗎?偷偷跟你分享一件事情,我的蛻變都無法順利完成,如果我吃掉你,是不是能增加力量,讓我的蛻變能夠早一點完成,提早為女王做事呢?你覺得呢?不要只是笑著,回答我的問題。」
  原本迴盪的笑聲嘎然停止,咬咬幗栗屋族屏氣凝神,深怕錮女埜斯切會殺了食僻卡至鬼鐘,一個不屬於世界上的聲音緩緩說著:「第一隊隊長,我相信你有足夠實力殺了我們,就連是我都很難戰勝你,但是如果女王知道你殺了第三隊隊長,失去了降魂霧海,你知道後果會怎樣嗎?」
  「轉祀戶,別把話說得那麼好聽,女王那邊我自己有方法可以解決,再說除掉一個廢物,女王一定會很開心的。」
  「不要忘記塔妮雅歌尾魅族全部都已經出動了,只留下六名的抬床侍女,錮女埜斯切,到時候你可是要一個人獨自消滅咬咬幗栗屋族、歐葉濕骨皮族和我族,誰輸誰贏都還不知道呢!」汴十三卒腹摸著肚子走進正殿說著。
  「你以為我打不贏嗎?哈哈哈~沒想到野生種會那麼聽話,如此聽從規定,連小小的玩樂都那麼拘謹,老嫗的興致都被你們破壞了,好好守護宮殿啊!沒用廢物們,老嫗要回去休息了,食僻卡至鬼鐘,你想要報仇的話,歡迎來我的寢宮,老嫗躺在床上等你來,哈哈哈~」,六名塔妮雅歌尾魅族抬著床離開正殿。
  「食僻卡至鬼鐘,你別放在心上,我們都會站在你這邊的。」轉祀戶說著。
  「嗯!如果不想被吃掉,奉勸你好好增強實力,我們可是無法無時無刻保護著你,你說是吧!小Baby。」汴十三卒腹說著。
  「誰是小Baby都還不知道,沒有品味的餓鬼,想打架就直接來。」食僻卡至鬼鐘說著。
  「夠了,現在需要好好完成女王交代的任務,食僻卡至鬼鐘,你看守宮殿外圍,放出你得意的降魂霧海,不准讓其他叛亂份子進到宮殿一步,汴十三卒腹,你們族群掩護咬咬幗栗屋族,宮殿內部則由我族鎮守。」轉祀戶說著。
  等到他們離開正殿後,轉祀戶說:「出來吧!剛剛就發現你了,不出來是嗎?把他給我抓出來。」
  兩隻乾癟的魚突然跑出來,遊向正殿的天花板,寬大的嘴巴直逼向前,凱碩緊張地從天花板掉了下來,其中一隻將他銜起來,另一隻準備將他吃下肚,「不要吃我,啊啊啊啊啊!」
  「為什麼錮女埜斯切剛剛沒有把他抓出來呢?這是為什麼?難道他是….」轉祀戶碎嘴說著。
  「你應該是第十一隊的隊員,凱碩是吧?」
  「是誰?怎麼會知道我的名子,第十一隊?什麼意思?」
  「我是第九隊隊長,轉祀戶,女王有提到你還沒到來,並吩咐我如果你到了之後,務必歡迎你,由於第十一隊隊長已經與女王一同出發,所以你暫時先在我的隊裡,我會派事情給你做的,在那之前你先把這個東西吃下。」
  一個蠶白色的盒子從空中出現,盒子上面印著蝴蝶的圖騰,凱碩說:「這是什麼?我為什麼要吃這個東西。」
  盒子緩緩打開,但是沒看見任何隻手打開,一隻白色的蟲被放在盒子裡,突然間凱碩的嘴巴被掰開,白色的蟲被抓離盒子,一離開盒子後,蟲不斷地蠕動,接著塞進凱碩的嘴巴裡,飄浮在空中的乾癟的魚消失了,凱碩狠狠摔到地上,他不斷地嘔吐,甚至伸進嘴裡催吐,然而那隻蟲彷彿有生命似的,已經爬進體內,無法將它吐出來。
  「我吃下肚是什麼噁心東西?嘔!嘔!你在哪裡?出來!」
  「你就給我安靜站好,人類真是愚蠢低等生物,只會不斷製造問題的髒東西,等女王回來之前,你就給我在這裡站好,哪裡都不能去,除了你想把性命陪出去。」不見蹤影的聲音帶著威脅的口氣講著,這時凱碩身上出現了兩隻咖啡色的嘗菲形蟲,身型乾扁,跟剛剛出現的魚一樣,「如果你敢移動腳步,嘗菲形蟲最喜歡從獵物身上咬一個洞,然後鑽進體內,吸著你的營養,直到你變成乾乾瘦瘦為止。」
  凱碩安靜站好,雙腳不斷顫抖,因為繞在身上的蟲不斷爬著,發出丘丘丘的聲音,嘴巴上的獠牙不斷咬合,那股令人膽寒的聲音消失了,正殿只剩下凱碩一個人發抖地站著。
  數千隻的章魚一同行動,就連是鯊魚都不敢靠近,藍腹酩哥國王全速遊著,並發出無聲的音波,尋找密誇黏偶族的三捲複合液梯,三捲複合液梯位在海床、聚合板塊邊緣、海流的交會處,切確的位子沒有人知道,因為入口的位子是不固定的,章魚們不斷噴射墨汁,卡霧紅度員警長指揮所屬的填豎擠牢家族,當他們進入墨汁裡發出穴位地尋波,每位海泡沫列軍家族都沉默不已,不想要打擾藍腹酩哥國王和卡霧紅度員警長的搜尋,明眥鐵議長將大小不依的金色泡沫圍繞在墨之外圍,如果找到三捲複合液梯,金色泡沫會破掉並發出聲音。
  「看來所有的族群都離你而去,你說是不是阿,瀝遊蛛日剃。」
  「女王您說的沒錯,藍腹酩哥是眾叛親離的小鯨魚,沒人要的小東西看起來好可憐喔!哈哈!」
  藍腹酩哥國王不理會蝴蝶女王的暗諷,但還是警覺地觀察蝴蝶女王的動作,梯足電庫族摩拳擦掌等待殺戮指令,塔妮雅歌尾魅族高歌吟唱,亙白蘿氣痕族就備戰鬥姿勢,瓜瓜發瘋似不斷飄散著花粉,海泡沫列軍家族不敢鬆懈看著這群來勢洶洶的敵人,即將觸發的戰爭的氣息讓人無法喘氣,所有的魚群都不敢靠近,整片海洋瞬間寧靜了幾秒,直到蝴蝶女王說:「親愛們,咬吧!」
  瓜瓜上前衝了過去,頭罩小姐不斷從身上撕下紅色碎末,往前方的灑去,迎接在前方的是名砢松禕獅族,慓悍的海泡沫拳聲族,能進入生物體內,摧毀體內的心臟細胞,頭罩小姐被這群名砢松禕獅族入侵之後,不斷呻吟蠕動,最後吐出一口紅色的煙霧,往深海直直墜落。
  梯足電庫族吐出黑色煙霧,將手指伸進黑霧裡,在海洋放電的話,所有的生物都會立刻死亡,然而幕綠卡律家族,海泡沫的護軍團,進入黑霧裡,讓自己不斷地繁殖,並將黑霧裡的閃電全部吃下,吸飽電力的幕綠卡律家族,讓梯足電庫族無法順利放出電擊,另一批的閃亹若廝幾族,海泡沫的遊擊隊,進入梯足電庫族的體內,直接竄進梯足電庫族的腦袋,破壞腦細胞,一大堆的梯足電庫族口吐血絲死亡。
  「沒想到遠古生物的力量還是如此強悍,真是令人煩躁,心心嘴噘迷吃掉他們,不准讓他們這麼囂張下去,區錫帽困是不是該換你上場呢?」
  一群塔妮雅歌尾魅族衝過去要咬藍腹酩哥國王,並把背脊上的拉鍊拉下,從裡面出來的老頭貪婪張開嘴巴,藍腹酩哥國王對著他們發出聲波,打算讓他們進入體內空間,不料從藍腹酩哥國王右眼窩的旁邊開出一道門,區錫帽困只伸出一隻手,手上倒持著一把白色的長刀,刺進藍腹酩哥國王的眼睛裡,藍腹酩哥國王不斷上下翻騰,然而區錫帽困不受影響,繞著眼窩的形狀平整地將整顆眼睛刨下來,塔妮雅歌尾魅族進而順入咬下藍腹酩哥國王的肉,背脊上的老頭不斷地旋轉,企圖咬嗜更深層的肌肉,尹渡區盎密總理施展出落泡泡移刑,想要驅趕塔妮雅歌尾魅族,並讓她們嘗到鱗片被強行摘落的痛苦,心心嘴噘迷往尹渡區盎密總理的方俯衝,藍腹酩哥國王不顧眼睛的疼痛,大吼一聲,將妮雅歌尾魅族和心心嘴噘迷關進碎質鱗片空間,橋護嘉禾家族,海泡沫的醫療團隊,立即到藍腹酩哥國王的右眼窩進行療傷。
  突然間藍腹酩哥國王哀嚎一聲,因為藍腹酩哥國王的背部劃出一道又深又長的刀痕,不斷飄散的血液讓剩下的塔妮雅歌尾魅族興奮地衝了過去,但是她們突然退了好幾步,因為她們臉上粉紅色的鱗片突然剝落,她們露出尖銳的牙齒瞪著藍腹酩哥國王,因為他們看不見尹渡區盎密總理。
  「區錫帽困你幹得真好,只是你居然把我的心心嘴噘迷關進你的空間,可別以為你這樣就占了上風,看來現在該是我親自出馬,直接將你開腸剖肚,把心心嘴噘迷和塔妮雅歌尾魅族放出來,喔!不對,尊貴的女王可是不能弄髒手,完美的部下可以為我效勞,我只需要在這裡看一場精采的解剖術,想必一定很刺激。」
  「蝴蝶女王,你到底想要把我逼到……」
  「弱者,沒有人要你講話。」區錫帽困憤怒地說著,並將藍腹酩哥國王的舌頭硬生生割去,不斷從口中吐出鮮血,藍腹酩哥國王無聲大吼著,企圖將區錫帽困關進碎質鱗片空間,然而區錫帽困也同樣是掌控空間的術者,因此藍腹酩哥國王的聲波無法探詢到區錫帽困的所在,卡霧紅度員警長高舉著監禁塢泡沫,等待區錫帽困下一次出現,將他套進監禁塢泡沫,讓他無法遁形,讓藍腹酩哥國王可以將他們成功關進碎質鱗片空間。
  明眥鐵議長看著如此糟糕的情況,卡霧紅度員警長已經放棄尋找密誇黏偶族,他心想如果現在放棄的話,只有海泡沫列軍家族對付這群敵人,事情不會有好轉的情況,說不定會藍腹酩哥國王會死亡,明眥鐵議長的拿手把戲是爆破,他將他的家族找來,輕聲告訴他們:「各位榨盤聲拓可族,有人怕死嗎?我們必須協助國王逃離此地,你們知道該怎麼做,是吧!」
  亙白蘿氣痕族吐出鐵網,將藍腹酩哥國王困進網子內,鐵網上端有著小小橢圓形的鐵籠,現菽冥智凱羊離開前一位宿主,進入小小的鐵籠裡面,也從口中吐出銀紫色的絲線,緊緊纏繞在鐵網,就像是樹根緊抓地面一般,這時現菽冥智凱羊的眼睛變成網狀形,網狀形的小格子顏色以菱形排列,眼睛中間的顏色是粉紅色,往外是淺藍色、白色、金棕色、粕青色以及鐵紅色,六道不同的顏色的出現,蝴蝶女王開心笑了,她說:「各位親愛的部屬們,不愧我如此疼愛著你們,沒日沒夜為你們加強力量,並把最好的生物軀體移植在你們身上,真棒!真棒!漬漬漬漬漬漬,你們有接到我的飛吻喔!哈哈哈哈哈哈~現菽冥智凱羊辛苦你了,控制藍腹酩哥一定很困難,好好把持住,不能讓藍腹酩哥反回來控制你。」
  現在現菽冥智凱羊的眼睛出現多達十二種顏色,而且全身不停顫抖,藍腹酩哥國王正在擺脫控制,然而沒有任何人可以插手此事,因為現菽冥智凱羊和藍腹酩哥國王目前是一體,如果傷到藍腹酩哥國王就等同是傷到現菽冥智凱羊,亙白蘿氣痕族發出幹擾電波,想要擾亂藍腹酩哥國王的意識。
  明眥鐵議長帶領著榨盤聲拓可族進入現菽冥智凱羊,由於沒有人可以看見海泡沫列軍家族,除非海泡沫列軍家族進入對方體內改變感官細胞,否則海泡沫列軍家族就像是隱形的暗殺高手,因此沒有人發現現菽冥智凱羊出現異狀,由於藍腹酩哥國王連成一體,明眥鐵議長進入現菽冥智凱羊的神經,與藍腹酩哥國王進行最後一次的對話:「國王,我是明眥鐵議長,能再看見國王的振作,重新帶領我們一同作戰,這是我無上的榮幸,國王,待會您帶著大家趕緊離開,我的家族已經再破壞敵人的神經,再見了,藍腹酩哥國王。」
  突然間,一陣金紅色的爆破讓大家閉起眼睛,海浪沖起了十八呎高,高達七百萬隻的魚類死亡,一百八十八艘的船被炸毀,七個國家被浪淹沒,塔妮雅歌尾魅族、梯足電庫族、亙白蘿氣痕族全數死亡,蝴蝶女王將自己包裹在頭髮裡,包括漿行護樞族和花花蕾果族,因此躲過這一次的爆炸。

台長: Beefingers 12

我要回應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請輸入圖片中算式的結果(可能為0)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