歲末年終再衝一次旅行? 俄羅斯特務也愛這款車…日最夯透明飲料,你跟上沒 蘋果拚綠化 小至包裝盒...
2016-09-14 02:00:00 | 人氣(48) |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長篇小說:蝴蝶殘影—初戰(CH13中)

推薦 0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所有的人出發前往藍腹酩哥國王的所在地入口,躲爾倪多魁人族的所有族人在一旁監視著,緊張的氣氛不容許一絲出錯,友善的躲爾倪多魁人族這時變成嚴肅的戰士,惡魔皺著眉頭看著他們,但是他們不理會惡魔的眼神,心無旁騖監視著,紅牙想要安慰惡魔的情緒:「或許..」,當躲爾倪多魁人族聽到紅牙的聲音時,全部的人都轉頭過來,施展出最強的本領,準備要攻擊手無寸鐵的紅牙他們,鏮鏮駐林舉起手說:「看來你們還不知道我們的決心,自從高脊烏背魚人被滅種後,我們躲爾倪多魁人族便接下這個重責,我們已經失去太多的族人,今天也失去其中一名的重要族人,你們如果膽敢小看我們的決心,輕視我們族人們的向心力,我們絕對不會手軟,知道嗎?回答我的話,知道嗎?很好,我要你們所有的人都記住我的話,『不要以為我們是在玩遊戲,現在這一刻,就是戰爭,不容許你們的踐踏我們的尊嚴』。」
  所有的人都吞了口水,紅牙他們緩緩點頭,除了瓜瓜的部下們,他們一臉輕蔑看著躲爾倪多魁人族們,瓜瓜看到他們輕蔑眼神後,便瞪了他們一眼,他們才緩緩點頭。
  亞多雷器一直往深處遊去,直到周圍的魚群都消失了,沒有人講話,身後的陽光漸漸消失,黑暗則漸漸襲來,等到回神後,只剩下半體雙生獸頭上的燈照亮大家,這時命理河童從左手拿出一顆血鏽色的圓球,亞多雷器銜住珠子往前遊,這時候身旁的黑暗變成暮紅色,就像是我們穿越了某個隧道。
  「國王,我是亞多雷器‧鳴思令,我們需要國王您的智慧,我們迷失了方向,麻煩您為我們指點迷津,並引領我們回到正確的道路。」亞多雷器沉穩謙卑說。
  紅牙看著前面非常巨大的鯨魚,就連是藍鯨都比不上牠的龐大,身上有著無數道的疤痕,並且有著三個魚尾,並且這個球體空間除了眼前的國王之外,沒有其他的東西,四周都是扭曲的黑色色調,很像是肥豬畫上的抽像畫風,國王沒有看著我們,呆滯看著前方,亞多雷器繼續說:「我們找到了高脊烏背魚人,但是我們無法判斷他的真假,我們需要國王的智慧,為我們判斷真偽。」
  等了非常非常久的時間,藍腹酩哥國王不發一言,就連一絲的晃動都沒有,就只是呆滯看著前方,飄浮在半空中,側身面對著我們,亞多雷器、命理河童和所有的躲爾倪多魁人族都低著頭等待著國王的回答。
  突然間,藍腹酩哥國王消失了,如此龐大的身體無預警消失了,命理河童拿出剛剛的圓球,但現在卻已經變成鵝黃色的正方體,亞多雷器銜著正方體往前游,原本處在黑色的球體空間變成了黃色的隧道,我們所有的人都在移動著,剛剛是紅色的隧道,現在是黃色隧道,紅牙他們不知道到底發生什麼一回事,他們看著旁邊的躲爾倪多魁人族,只見他們依舊低著頭,對於剛剛國王的消失不放在心上,這時黃色的隧道消失了,來到了藍色閃電狀線條的正方體空間,而國王就在那裡,姿勢就跟剛才一樣,所有的人都沒有說話,也沒有對剛才提出任何問題,惡魔不敢置信張開嘴巴,瓜瓜則是不斷地轉頭,當紅牙想要講話問問題時,國王又消失。
  「亞多雷器老大哥,國王不會理我們,就算你有羅鯨紋身鑰匙,可以每次都找得到國王的所在地,他還是跟以前一樣,我知道你不想聽到接下來我說的話,但你自己也知道,他已經拋棄我們了。」尾機機日說。
  「國王需要時間排解在他心中的黑暗,如果是你失去生命中最重要的人,你還活得下去嗎?國王的肩膀曾擔負許多重責,現在是國王最低落的時期,我們應該要體諒他,並想辦法填補在心中的空缺,不是在這時後拋下他,你說是吧?尾機機日長老。」亞多雷器說。
  亞多雷器再度銜著羅鯨紋身鑰匙,鑰匙變成了銀白色的三角錐,亞多雷器不放棄地穿越隧道,原本銀白色的隧道突然間變成黑色的隧道,原本一直都低著頭的躲爾倪多魁人族這時都抬起頭,驚慌地看著黑色的隧道,尾機機日說:「亞多雷器老大哥,不要再穿越了,你知道接下來要到的地方。」,亞多雷器說:「不能在穿越時停下來,這樣我們會被困在穿越隧道裡,但是….國王怎麼會帶我們這裡呢?」
  通過黑色隧道後,來到的是一片光亮的地方,沒有奇怪的符號停留在空中,在這空間裡不停地轉動,但是我們卻不會跟著轉動,國王沒有在這空間裡,亞多雷器不斷地在這空間裡遊著,當他一直往前遊時,邊界卻一直往後退,亞多雷器無法碰到邊界,彷彿這空間是有生命的,所有的躲爾倪多魁人族都亂了手腳,濕汙汙說:「族人們,先暫時別慌。」,女匹冶聲聲說:「長老,國王他是什麼意思?居然帶我們來這裡,他不想理外面的事情就算了,現在居然如此地無情無義。」,所有躲爾倪多魁人族都大聲喧嘩,就連最冷靜的命理河童都慌張,不停地摸著手臂上的閃電。
  「現在羅鯨紋身鑰匙是什麼顏色?」亞多雷器緊張地說,他想要碰到邊界,但是邊界卻離他越來越遠。
  「現在的顏色透明的,鑲著金邊的環扣雙環,這是羅鯨紋身鑰匙的防護措施,當年就是避免老蝴蝶拿到這把鑰匙所設定的空間,原本是要關老蝴蝶和間諜的,而現在我們居然會被國王這麼對待,如果沒有國王的帶我們離開,我們將永遠無法逃離,而且這空間會吸取我們所有人的力量,而被吸收的力量會轉移到國王,國王他怎麼會變得如此無情無義。」尾機機日說。
  妮頓基基放出黑霧金魚,才剛放不到一秒的時間便消失了,尾機機日沮喪地說:「不要浪費力氣,在這裡所施放的力量都會被吸收,現在國王還沒開始吸取我們的力量和體力,只是把我們困在這裡,亞多雷器老大哥,不要在白浪費力氣了,你永遠追不到邊界的,雖然之前幼酩雌輅公主說只要碰到邊界,就可以離開,但也只有幼酩雌輅公主辦到,而且我們也無法得知她是用什麼辦法,這個隔離所有事物並吸取所有力量的空間:『碎質鱗片空間』,我們再也無法逃離這裡了。」
  命理河童拿出默銘鐵慍鏡,想要找出離開這裡的隱藏道路,但在鏡子裡沒有反射出什麼,所有的人看到鏡子沒有反射景像,躲爾倪多魁人族們發瘋到處亂跑了,濕汙汙不斷地哭著,尾機機日則在一旁安慰著她,亞多雷器放棄遊回來,命理河童默默將鏡子收起來,這空間不停地轉動,沒有任何方法可以離開這裡。
  「沒用的爛國王,你只會躲嗎?只會躲的國王,連活著的資格都沒有。」紅牙生氣地說。
  所有的躲爾倪多魁人族和亞多雷器都看著紅牙,季季棄固多拿出雙刃勾懼刀,那是一把只能砍靈魂的刀子,當與敵人打鬥時,敵人的靈魂會被牽引出來,最後只能被刀子砍得魂飛魄散,季季棄固多快速移動要砍紅牙的魂魄。
  「紅牙沒關係,在來之前我們早就知道會這樣了,說什麼國王沉浸在過往的悲傷,雖然我不清楚到底怎麼了,但我想死掉的人一定超弱,弱者只有死亡一條路,別妄想能擁有希望的資格。」瓜瓜拉高聲音諷刺說著。
  「別想玷污亡者的名譽,什麼都不知道的外人,居然放肆地嚼著舌根。」一股厚重怒氣的聲音說著,這時後瓜瓜的身體變成深黑色,而且黑色的地方還帶著螺旋狀的軌跡,彷彿身體被某種空間占領似地,惡魔大聲地說:「有種出來講,別躲在背後設計別人。」
  突然間這個空間不在轉動了,白色的四周的景色不斷脫落,漸漸變成暗紅色色調,帶著菱形圖騰的空間,藍腹酩哥國王就在那裡,但他這時瞪大眼睛看著瓜瓜的同時,默默流了眼淚,國王憤憤地說著:「你以為我喜歡這樣放逐自己嗎?你以為我什麼事情都不知道嗎?現在蝴蝶女王在外面與躲爾倪多魁人族打鬥,需要我告訴你們死傷人數嗎?別以為你什麼都懂,更別以為你可以瞭解我的痛苦,你連渣都不配,只要我想讓你死,你就別想要活著。」
  「國王,您說我們族人現在遭遇危險了嗎?老蝴蝶怎麼會知道入口處呢?難道是........」尾機機日瞪著瓜瓜,接著掃過惡魔和紅牙,咬牙切齒看著他們。
  這時候國王的轉身過去,恢復到之前遇到的姿勢,再度以側身來面對著我們,瓜瓜的身體漸漸被黑色螺旋狀的空間吞噬,瓜瓜的部下不斷地尖叫,拼命揮舞著手臂想要救瓜瓜出來。
  「所以你現在是把喪失兒女的痛,加重回報給躲爾倪多魁人族們嗎?」紅牙吼著說。
  所有的躲爾倪多魁人族都嚇住了,他們驚恐地看著藍腹酩哥國王,躲爾倪多魁人族是個單純友善的種族,擁有超人般力量的他們,當年接下了高脊烏背魚人的使命,繼續保衛海洋數千年,他們沒想到最後換來的是如此無情的回報,所有的躲爾倪多魁人族都生氣了,包括尾機機日和濕汙汙這兩位長老,他們突然間變得超巨大,臉上的五官都消失了,他們拋棄了所有的情緒,變成真正的巨人怪物,沒有理性的韁繩和感性的浪漫,只剩下盛怒的怪物在咆哮,紅牙不知道他的一句話居然會引來如此嚴重的後果,亞多雷器擋在國王的前面,命理河童拿出赤背鐮刀,但是他們都知道喪失情緒的躲爾倪多魁人族會有多可怕。
  躲爾倪多魁人族開始發動攻擊,藍腹酩哥國王吼叫一聲後,躲爾倪多魁人族全部都消失了,在國王發動能力時,瓜瓜身上的黑色螺旋狀的空間消失了,恢復成原來的樣子,然而藍腹酩哥國王繼續吼叫著,這時國王皮膚變得更加光澤,也變得更加大隻了,原本衰老的模樣,漸漸恢復年輕,亞多雷器緊張地說:「國王,躲爾倪多魁人族他們只是暫時失去理智,他們的族人在外面奮戰,他們當然會擔心,所以麻煩國王可不可以不要在吸取他們的力量了?放了他們一條生路。」
  「我已經上千年沒有進食了,躲爾倪多魁人族的力量非常強大,我需要這股力量。」藍腹酩哥國王貪婪地說著。
  紅牙看到瓜瓜手上拿了一隻蜘蛛,腹部上有著罌粟花的粉紅色圖騰,惡魔小聲說:「蜘蛛從哪裡來的?快點拿走。」,瓜瓜說:「這隻幻象蜘蛛是從昆蟲箱子人拿的,現在要逃離這裡就只剩下這個辦法了。」,接著瓜瓜將蜘蛛拿給了蠍毒吮劍龍人,他則把蜘蛛放在蠍子尾巴上,用力甩了出去,幻象蜘蛛在半空中神速地吐絲結網,當它完成網子後,幻象蜘蛛腹部上的圖騰發出璀璨的粉紅色燈光,而藍腹酩哥國王一看到燈光後便發出怒吼,並且散發出慈祥柔愛的眼神,但也夾雜著懊悔孤傲的氣息,紅牙問著瓜瓜:「你到底做了什麼事情?」,瓜瓜說:「在我們一進來這裡時,我已經用幻象蜘蛛咬過每個人了,以避免到時會要要面對所有人的情況,幻象蜘蛛的毒液會讓被咬到的人,看見他們自己最脆弱的回憶,而蜘蛛所結的網如同投影螢幕,所以那隻大肥鯨應該是看到他自己的回憶,現在我要把鋼錨絲蟲吐出絲來,讓我們可以躲進絲裡,以免遭受危害。」
  惡魔敬佩看著瓜瓜,瓜瓜卻鄙視地說:「這就是男生和女生的不同。」
  藍腹酩哥國王到處橫衝直撞,不斷地說對不起,被包裹在絲裡的紅牙他們,深怕會承受不了藍腹酩哥國王的撞擊,突然間國王發出痛徹心扉的哀嚎,一瞬間鋼錨絲蟲所吐出的絲開始捲曲變形,最後每一根絲都被震斷,出現在眼前的景象不是暗紅色色調,帶著菱形圖騰的空間,而是一隻精瘦銀灰色的烏賊怪物與躲爾倪多魁人族們對戰,當他們一看到尾機機日長老和族人們出現時,他們快速遊了過去,因為他們都失去了意識。

台長: Beefingers 12

我要回應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請輸入圖片中算式的結果(可能為0)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