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把妹!開這台就對了 你容易被蚊子「叮」上嗎?不看盤也能輕鬆獲利40趴 理工女無女性好友 找男...
2016-05-04 02:00:00 | 人氣(42) |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長篇小說:蝴蝶殘影—毆打(CH02上)

推薦 1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流好多血,你們想怎樣?」
  「就是看你們不爽,誰允許你們可以到這裡的?」
  窗簾被打在地上,一顆虎牙和臼牙從滿口是血的嘴裡吐出來,兩顆牙齒被血和唾液包圍著,就像是在海裡溺水的孩童,連可以抓住飄浮的救生圈都沒有,只能在恐懼底下哭嚎,而這時惡魔扶著哭個不停的窗簾,窗簾失神地不斷呢喃,「媽媽…一定…會..打..打..打..死…死..我我我我,我...們們們...快..快..快..快..離離離離…離..離離…離離離….開開」,但惡魔現在就像是刺蝟,全身的怒火化為無數的針,不可能像膽小鬼逃走,準備全力衝向對方,讓對方好好嘗嘗痛的滋味。
  「哇!愛哭鬼趕快哭,哭大聲一點,這樣我才能夠去揍你。」
  「給我閉嘴,不准哭了,他們沒什麼好怕的,不要哭了,我叫你不要再哭了!」
  「離離..離離..離離離離離離離.......開開開開..開開..開..開開…這..這..裡裡裡,好…不…不不不不..不不….好好好?」
  「幹嘛這麼掃興!只是被揍一拳就哭成這樣,還說要離離離離離…開..開開開……開開我們,這實在是太不禮貌了,死小孩就是不懂得禮儀,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站在惡魔眼前有七位高中生,每一位都虎視眈眈看著惡魔準備衝過來,這樣就可以用正當防衛的理由,來好好扁這位不知死活的小鬼,他們看著惡魔用一隻手扶著那個娘娘腔,另一隻手還緊緊握住拳頭,「感情還真好啊!死Gay!」
  「聽說Gay最喜歡聚在一起了,哇!你們有七個人,那你們玩起來絕對很爽喔!哈哈哈!依ㄡ依ㄡ!好多動作喔!」
  七位高中生聽完惡魔講完這句話,彷彿被開啟身上的某一個開關,一瞬間全部的人都包抄上去,惡魔往左方踢起腳來,不但沒有踢到對方,還因為重心不穩而摔倒在地上,惡魔和窗簾雙雙往後跌倒,頭用力撞向地板,一瞬間惡魔想到媽媽拿起蛋用力敲在碗緣的畫面,而在旁邊的窗簾突然軋然停止哭聲,彷彿想起什麼似的,但在隨後的一秒,又哭得更大聲了。
  「哈哈哈!Gay炮就是要像這樣睡在一起!下一招不就是要親,喔!對了!把他們的褲子脫掉,反正他們都要上床了!哈哈哈!」
  高中生們將惡魔和窗簾的褲子、內褲和衣服都通通脫掉,然後拿一條繩子將他們兩位臉對臉綁起來,繩子穿越了兩個人的頭部、胸、腰、屁股、大腿、小腿,將他們兩個人緊緊地綁在一起,惡魔的嘴巴緊緊貼在窗簾的嘴唇上,還可以嘗到窗簾嘴唇上金屬味的血,兩個人的生殖器也緊緊貼在一起,高中生們將他們兩個人從地上扶起來,他們一看到兩位國中生緊緊靠在一起,全部的東西都貼在一起的畫面,都大聲地笑,「死Gay!」、「原來Gay喜歡這樣貼」、「從小就吃重口味,不太好喔!哈哈」,然後高中生從背包拿出油漆罐,在他們兩位站的地方,畫了一個大大的愛心,,接著每一位高中一邊笑的同時,也拿出手機來拍照和攝影,威脅他們敢說出的話,就把照片和影片都上傳網路,接著他們狠狠打了他們一頓,並且在走之前,還在他們身上撒了一泡尿和一些樹葉,並且還吐了口水,接著便揚長而去。
  惡魔看著窗簾早就已經昏了過去,無法一個人站起來,惡魔大聲得地罵,但因為惡魔的嘴巴貼在窗簾的嘴唇上,只能發出嚕嚕嚕的聲音,而且窗簾在他們綁在繩子時,尿了一地,惡魔一想到剛剛所受到的屈辱,一整個火大到不行,但現在的他們連移動一釐米都不行,除了全身赤裸,被打得傷痕累累之外,被繩子綁起來的姿勢,一定會上新聞的頭條,到時候不是簡單地處裡就可以結束,惡魔滿腦子都是私下處理的畫面,想要把他們好好打一頓,將所受到的屈辱十倍、百倍、萬倍回贈給他們,惡魔將這股火氣用力咬下窗簾的嘴唇,惡魔看著窗簾依然沒動靜,但鼻子依然傳出呼吸的空氣,心想幸好還活著,幸好…幸好…還活中…這時候惡魔也哭了出來,原本憋住的尿這時候也全部排洩出來了,惡魔不斷地哭,不斷地吶喊,但他只能發出嚕嚕聲,嚕嚕嚕…嚕嚕嚕嚕…………
   剛剛我夢到了我跟魚群一起游泳,在睡夢裡我的腳變成了魚尾巴,強壯又帥氣的尾巴,我的脖子兩側的腮可以清楚感受到水流通過時,用力在水中吸取空氣的力量,而且穿梭在魚群裡感覺真好,彷彿我是世界之王一樣,海底的魚都無法追趕上我的速度,我甚至還跳出海平面,讓陽光照射在我身上的鱗片,反射出無數閃爍的光芒,海水的溫度相當溫暖,當我一醒來的第一件事,不是先跑去月曆把昨天畫上大大的X,而是要先跑去問爸爸,這一次的海邊之行,是否會那麼有趣好玩?
  我快速地跑向樓下的客廳,但爸爸一聽到我的聲音後,立刻把電視轉到卡通台,爸爸習慣早上邊看新聞邊吃早餐,不太會一早就讓我看卡通,但現在爸爸卻轉到卡通台,「怎麼看到我就轉走呢?」
  「沒有啊!誰叫台灣都是政客吵架、藝人花邊新聞,沒什麼好看,今天就讓你看卡通。」
  「嗯?你不是都看CNN嗎?不是有國際新聞嗎?你確定不看嗎?怎麼今天感覺怪怪的?算了!那我要吃早餐了!」
  等到我坐在沙發上看卡通時,爸爸臉上的緊張感消失了,平常一早要求看個卡通,都會被碎念到不行,說什麼多聽聽一些英文,看一些國際發生的事情,對你未來有幫助的話,怎麼今天會讓我看卡通,而且剛剛立刻轉走不讓我看,難道是…爸爸一早就在看彩虹頻道?因此我假裝要拿衛生紙,立刻拿走遙控器,趕緊跳開爸爸的身邊,按下返回鈕。
  電視螢幕立刻出現一位帶著帽子和墨鏡的女生,泣不成聲地在罵政府,說什麼政府沒有把社會安全做好,才會讓我兒子發生這件事,儘管她還戴起口罩,但她絕對是窗簾的媽媽,因為窗簾的媽媽常常戴著墨鏡出門,所以我認得出他媽媽戴墨鏡的模樣,我轉頭看著爸爸說:「窗簾怎麼了?他媽媽怎麼出現在電視上,還哭成這樣?」
  只見爸爸把頭轉過去說:「窗簾出事了。」接著走向電視機前,按下電源開關,「窗簾和惡魔出事了,昨天他們被打。」
  「被打?他們昨天說要去練習打羽毛球,惡魔要教窗簾,因為下學期還有羽毛球課,窗簾一直都打不好,怎麼會被打,而且惡魔還打輸?這怎麼可能,我之前還被他打斷牙齒呢?他怎麼會………爸爸,他們到底怎麼了?」
  這時候電話響起,我立刻衝過去接起來,電話那一頭是瓜瓜,「喂!紅牙,你知道窗簾和惡魔他們昨天被打嗎?他們兩個人昨天被脫光光綁著,窗簾好像有輕微腦症盪,惡魔斷了兩根肋骨,我早上一起來就在網路上看到新聞,他們被綁著的照片被記者拍下來,兩個人被發現的時候已經被打到暈了過去,而且就在我們一起玩遊戲的時候被打,窗簾現在還在昏迷中,惡魔已經動完手術了,聽說現在已經沒事,但………喂!喂!紅牙!!你有沒有在聽?喂?」
  「你為什麼剛剛不跟我講?為什麼?」我朝著爸爸的方向大聲地喊,我不喜歡被矇在鼓裡的感覺,尤其朋友的事情,只見爸爸往我這邊走來,搶走我的電話筒,「瓜瓜,我們等一下會去看他們,等一下見。」、「嗯!那你把電話拿給媽媽聽,我跟她講看看。」
  這時候我立刻跑向樓上的房間,爸爸等一下會帶我去看他們,雖然爸爸沒有在第一時間讓我知道這件事,但現在不管了,拿起背包,趕緊衝下樓來,只見爸爸說:「那我們等一下去載你,嗯!掰掰。」
  「爸爸,快一點!」爸爸拿起鑰匙、手機和錢包,然後指向早餐,我立刻拿走一塊麵包,快步走在爸爸的身後,心想哪一位混帳把他們打成這樣,而且還把他們脫光綁起來,不要讓我知道是誰,要不然我一定會用更狠的手段來搞死你。
  我們一到醫院時,一堆記者早已經站在門口,全部的攝影機都對準著前方,黑壓壓的記者群讓我看不到他們到底在訪問誰?但現在最重要的是能趕緊看他們,在我們要去醫院的途中,瓜瓜就已經把事情的狀況大致跟我講,我原本以為爸爸會要我們閉嘴,只見爸爸眉頭深鎖,什麼話都沒說看著前方,我想爸爸現在應該跟我一樣很生氣,生氣到想揍人。
  在爸爸要來之前,就先打電話給惡魔的爸爸,說我們等一下會過去,惡魔的爸爸說他現在還在加護病房,醫院那邊還要再做一些診斷治療,叫我們不用過去,但爸爸堅持要過去,因此答應讓我們過去,只是現在還不行看惡魔。
  我們一進去醫院急診室,準備要進去,也看到了肥豬和他爸媽,我們快速寒暄一下,一起走了進去。
  一看到醫院有警察,我、瓜瓜和肥豬一同使個眼色,沒想到事情會嚴重到這樣,居然需要員警人員的駐守,在電影裡通常是犯人在追捕中受傷了,在送到醫院後,才會派一些警察監督犯人,以防止他逃跑,而現在的情形,只要有風吹草動的跡象,這些警察絕對會掏出配槍,不客氣地指向前方,台灣的警察只要在記者面前,絕對是虎虎生風,惹不起的。
  我們一群人安靜地站在角落,這時惡魔的爸媽四周圍著正在安慰他們的親戚,我們不應該打擾他們,但在心裡卻很想直接走過去詢問現狀,不想要只是站在一旁,只能往壞的方向想,被壞的思緒牽著走。
  爸爸看到他們的親戚都退到一旁時,站起來走了過去,我們也跟著爸爸的身後,那些惡魔的親戚帶著質疑的眼神看著我們,我想應該是看到我、瓜瓜和肥豬和惡魔的年齡差不多,以為我們是打他的犯人,但我不想要去理會這些眼神,我們是他的好朋友,我們不可能就這樣不管,只是我突然想知道,在這一群人裡,窗簾的親戚朋友不知道有沒有來,沒有看到他媽媽的蹤影,一想到窗簾有輕微的腦症盪,拳頭便握得更緊了。
  惡魔的爸爸一看到我爸,便站起來緊緊抱著爸爸,肥豬的媽媽蹲下來抱著坐在椅子上惡魔的媽媽,「銓敬現在狀況還好嗎?手術有成功嗎?」肥豬的媽媽低聲地說。我和肥豬都哭了起來,眼流不停地流,惡魔的爸爸再抱完肥豬的爸爸後,便把我們緊緊抱在身上。
  「醫生是說手術相當成功,要我們不要擔心,但現在銓敬都還沒醒來,我到現在都沒看到他,只能在這裡坐一晚,什麼事情都不能為他做,我.....不知道...道道…現在是什麼……是…什麼……狀況???」惡魔媽媽說道。
  「我想銓敬一定會沒事的,老天爺會保佑他的,我們都會在這裡等,不用擔心,我們都在這裡,銓敬一定會平安沒事的。」肥豬的媽媽說道。
  「那軒平呢?聽說他有腦症盪,他現在怎麼了?怎麼沒看到軒平的媽媽呢?」肥豬的爸爸問道。
  「她現在應該在記者會那邊,我真搞不懂為什麼她可以丟下孩子,跑去開記者會,她還要我們一起去,她說她一定跟記者講,要用記者的力量還抓到傷害他兒子的罪犯,但我現在已經沒辦法像她這麼做,平安沒事就好了。」惡魔的爸爸說道。
  「我相信惡魔和窗簾都會沒事的。」
  「謝謝你紅牙,我也是這麼相信。」


本文已同步發佈到「文創空間」

台長: Beefingers 12

我要回應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請輸入圖片中算式的結果(可能為0)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