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5-11-28 09:46:34| 人氣284|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風雷雨電【卷二】【第六回】

推薦 0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第六回 愛恨交纏 危中有機】

時:接上
地:後花園的茅廁內外
人:青如、嘍囉、眾、高別

鎖上手銬的青如跟著嘍囉左穿右插,終於到了一處像後花園的地方,有幾格茅廁。
嘍囉向茅廁的方向指了一下:「就是這兒,你自己進出吧。」
青如沒好氣的欲步上前時,故意失去平衡的踏在嘍囉的腳上,讓二人倒在地上跌得人馬朝天,剛好青如壓在嘍囉的身上。
似乎嘍囉的反應比青如更害怕,「你不要……壓過來……」
「怎麼?」青如的手卻飛快地翻找嘍囉腰間的鎖匙串,使勁的抽出來。
嘍囉看到此時當然更加憤怒,「你在幹什麼!」但身體仍然被青如壓下而動彈不得。
青如當然沒有理會他,只是試了不同的鎖匙,終於可以打開自己的手銬,雙手重獲自由。
青如慢慢的站起來,不過生怕那個嘍囉會對自己反攻,竟然趕快在他的下體要害補上一腳。
「嘩……」害得嘍囉呱呱大叫。
當然青如並沒有理會他,而是觀察四周哪處是出路。
只是冥教的人比青如更快出現在她眼前。
青如看到這批嘍囉與先前卜力行那夥的分別,就是他們黑衣上繡著的,是綠色的綑邊。
領頭的人,黑衣深綠色綑邊的,正是高別,他盯著青如不發一言。
幾個嘍囉亮起自家的刀劍,一副要捉拿青如的架勢。
青如不知如何是好,忽然發現茅廁旁邊有一條木棍,情急拿起來作自己的武器。
「活捉!」高別言簡意賅,令青如想起上官遠的說話風格。
那個幾個嘍囉立即向著青如衝前。
青如唯有用木棍使出家傳的江家八法,但畢竟手上的既非刀劍,只是一條中度之木棍,沒有被劈開已經算走運。
論武功,那幾個嘍囉應該比青如高,但青如的蠻打帶點瘋狂成份,她的形勢雖然不樂觀,但暫時仍未被抓著。
不過被抓著的時間應該快到,有一個嘍囉把劍揮到青如的脖子。
這次青如不再像以前般愚蠢,會向劍鋒衝前,反而腦中閃現上官遠在秀水峰教她的畫面。
如何從左至右劈向樹木,連續數下的力度和去勢剛勁凌厲,這樣的「一招」刀法。
情急生智,青如再次依樣畫葫蘆耍出這一招,姑勿論是否虛張聲勢,也不管姿勢正確與否,但與之前耍得胡里胡塗的江家八法相比,這「無名」的一招像樣多了。
但就是這一招,讓那個嘍囉嚇著,並退後數步。
「殺神一式?!」高別忽然脫口大叫。
青如首次聽到有人對自己所耍的招式叫嚷,分神回頭一望,忽然從後感到重擊。
「哎呀!」應聲倒地,閉眼昏倒的青如,是被她失神留意的嘍囉一記打下來。

X X X X

時:日
地:廂房內
人:青如、高別

「哎呀…」青如按一按自己的頸部,仍有點隱隱作痛,但總算醒來,發現自己身在一間廂房的床上。
青如環看四周,雖然廂房不算簡陋,卻隱約看到大門及窗外有人在把守,感到被監視。
她正在奇怪之際,有人推開大門,正是早前要抓她的高別。
高別正在緩緩的走到青如的床邊坐下,盯著她不說話。
青如被高別盯得不太自然,卻又不知道他的用意,復奇怪沒有把自己扣起來,唯有盯著高別。
二人互相以「眼神」對峙良久,青如首先按捺不住。
「你這是什麼意思?把我困在這裡,想怎樣?」青如的語氣是不懷好意的。
「沒什麼,江大小姐是我們聖教的貴賓,我們以禮相待,會有什麼意思呢?」高別的態度卻是謙敬有加,與之前要活捉青如的態度大有分別。
「別開玩笑了!你不是要拿下我師傅嗎?打不過他,經常以我作餌,不知羞!」經歷之前逃脫失敗的青如,自然不會相信這些「鬼話」。
高別突然俯身對著青如,把她嚇了一下:「你知道嗎?你師傅也在敝教府上作客,待一會兒我帶你去見他吧。」
青如思疑了一會,不相信道:「我師傅才不會那麼不濟,讓你們這班混蛋抓著。」
「哈……不愧為上官遠的徒弟,好……」高別突然的笑意盈盈,離開床邊,令青如更覺奇怪。
「你在笑什麼……把我困在這裡幹麼?放了我……」青如唯有大嚷。
「殊!」高別像是看到外面的什麼,對青如示意,「我不會放你,也不會虧待你,你最好保佑你的好師傅來救你吧。」
高別慢慢的步離房間,並對把守房間手下打眼色要看牢青如。
「喂!」青如突然想到什麼,「你剛才說什麼『殺神一式』?是什麼東西?」
高別轉頭答:「有機會你問你師傅吧!」之後就踏出大門,手下把門關上。
只見青如不斷的呼喚:「喂……」她想下床的時候,卻發現全身麻痺著,只可以看著門慢慢關上。

時:接上
地:廂房外小庭園
人:高別、卜力行

當高別從廂房出來時,看到卜力行正衝著他走過來,眉頭一皺,示意本守在門的手下先行迴避。
卜力行倒也不客氣的問他:「你這是什麼意思?」
「我不明白『什麼意思』?」高別一臉不解的反問卜力行。
卜力行瞄一下廂房的門,「你把那個丫頭收到這裡,全心跟我過不去嗎?」
高別道:「是你看守不住,她才能溜走,現在我替你抓回他,卜大哥你應該謝我才是。」
「不要裝蒜,我知道你從來都盯著我,想看我出醜?我怕你未夠資格!」卜力行怨懟的道。
「你別想歪吧,我們都是聖教門下,又怎會這樣想呢?教主命令要拿下上官遠兩師徒,我對這個丫頭使一點軟的,才可以捱久一些,引她師傅來。」高別此時一臉誠懇的道。

時:同上
地:廂房
人:青如

此時見身子麻痺的青如,慢慢的爬到地上,蠕動的向著門口的方向移動。
青如也正在集中精神聽門外的聲音,隱約聽到「上官遠」三字,知道門外的人正在談論她的師傅,內心更急,限於全身麻痺,不能站起來,只好繼續戮力「移動」。

時:同上
地:廂房外小庭園
人:卜力行、高別

「你不用以教主來嚇唬我,這個丫頭始終是我拿下的,上官遠就算來要人,都不關你的事。」卜力行似乎對高別的「多事」態度極為不滿。
「原來卜大哥誤會了,我從來沒有要搶功的意思。」高別的語氣越見「誠懇」,卜力行卻越來越哭笑難分。
「誤會的是你,」卜力行忽然如此道,「教主閉關前定下的命令,就是要大家去搶,傅流蘇獨自一個去抓上官遠,你卻跟我走在一起,不是爭那想怎樣?」
高別的臉色開始變得僵硬起來,「卜大哥,合阿鼻門與餓鬼門之力,一定勝過修羅門那個女人吧?何況那個丫頭已經中了十香軟筋散,要從她抓下上官遠,我們根本不費吹灰之力。」
「哼!」卜力行冷笑一聲,「那個丫頭武功只得丁點兒,何需你高大門主花氣力用『十香軟筋散』?別跟我稱兄道弟,我可不是他。」
高別聽得出卜力行最後的話中有話,臉上卻不動聲色。
「大家彼此彼此,既然卜大哥不領情,小弟也不再說什麼,只是捉拿上官遠此事上,不要讓傅流蘇『黃雀在後』就成。」
「這個不用你跟我說。」卜力行回敬高別這一句。
有餓鬼門的下屬從庭園外進來,拱手向卜力行行禮。
「稟告門主,屬下已經依你所言……」
卜力行以手示意打斷其下屬之話,生怕被高別聽到,「我們回去再說。」然後二人離開廂房外的小庭園。
高別的臉色也森冷起來,本已迴避的阿鼻門門人從後冒出來,向他拱手示意,他卻沒說一句話,只是急步的離開小庭園,那個門人也緊隨其後。

時:同上
地:廂房
人:青如

「『十香軟筋散』?不會吧!」臥在門前地上的青如聽到剛才高別卜力行對話,一臉狐疑的心想。
「我記得江湖百曉生說過,『十香軟筋散』是遇強越強的麻藥……」青如也想像出卜力行提到,以其差到不行的內功,根本不用如此藥力高別的麻藥來對付。
所以她再次嘗試以手俯臥撐起來,發現原來她根本能夠站起來,雖然手腳仍然有點麻痺,但並不是完全不能動。
青如奇怪自己為何剛才卻全力無力不能站起來。
「魔教的人全都是烏龜王八蛋!」青如內心滴咕。
然後,她的適當警報又出現了,自然的大叫起來:「我肚子餓!」毫無禮貌的對著門外。

台長: 江大小姐
人氣(284) | 回應(0)| 推薦 (0)|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圖文創作(詩詞、散文、小說、懷舊、插畫)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請輸入圖片中算式的結果(可能為0)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