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5-10-09 23:32:42| 人氣237|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風雷雨電【卷二】【第五回】

推薦 0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第五回 刃下留義不留血】

時:接上
地:小茶居門外的市集
人:青如、公子

只見青如捧著腹,慢慢地從茶居步出,更小心的把弄自己的嘴唇,原來是想清理口部。
她走到剛才綁著馬的地方,發現那匹馬不見了。
「那個師傅又是的,什麼都走了……」青如一臉不滿,突然省起,「哎呀!我的刀綁在馬背呀!」
除了搥手頓足,青如也沒有其他事情可以做起來,只有更加埋怨上官遠。
「都是他……現在什麼都沒有了!難道真的要去滄州府?雖然洛姑娘看起來不錯,但那個大塊頭真的惹人厭……」青如邊盤算邊走,自然沒有為意自己綁在腰間的錢袋,已經惹來不少眈眈虎視。
「不過,還有我剛才付賬留下來的……」青如習慣的摸一摸腰間,發現空空如也,大驚,「我的錢袋呢!」
青如環顧四周,人流說多不少,絡繹不絕,根本沒有任何小賊的蹤跡。
此時的她突然感到前所未有的無助,只因之前一直以有錢財所恃,甚至任由上官遠跟自己分開也是同樣道理,或者是熟讀〈江湖年鑑〉之過,認定有傍身錢就不怕江湖事的青如,終於面對她在江湖路上的一大難題──沒錢。
青如想哭又不是,想罵人又不成,只得在街邊屈坐下來,像頭受傷的小白兔般嗚咽──當然,她絕對不是小白兔,只是一頭撒野失敗的小花貓。
忽然,一把清脆的男聲進入青如的耳朵:「姑娘,這個包是不是你的?」
青如抬頭一看,是一位衣履光鮮,面如冠玉,相貌堂堂,似是富家公子的青年,手持的正是自己的錢袋。
最正常的反應,自然是青如一手接過錢袋,馬上檢查袋中的銀兩,竟然一錢不差!
「謝謝你!」青如這次自然把錢袋袋得穩穩的,不會再那麼大意。
那公子悠悠道:「不用客氣。」一個轉身就離開,不留半點痕跡。
在他身後的青如對這個「大好人」感覺卻有點奇特,雖然他身上的衣著是一般富家子弟的光鮮──正確的說法應該是俗氣,但那個人的眼神清澈空洞,帶點超然的孤傲,與他身上的衣飾極不相稱。
不知怎麼,青如突然感到一陣寒意,是否因這位富家公子而起呢?
「管他呢!」青如找回錢袋,即找回她身在「江湖」的所恃,對她認識範圍以外的人,除了一剎那的好奇外,絕大部分她是「過目即忘」。

X X X X

時:日
地:小茶居門外的市集
人:上官遠、小販、小孩

另一邊廂,上官遠一邊喝酒,一邊拉著馬匹,慢步在市集走過。
看似對周遭事情漠不關心的他,眼神卻是是東張西望,應該是尋找一個人。
「江青如那個死丫頭去了哪裡?」上官遠心中口中的埋怨,就只有這一句。
而上官遠不斷打轉的,也只是剛才他跟青如分手的那家小茶居門外。
當一個人急與慌亂的時候,自然心煩氣燥,接著就會……不小心碰到別人。
這次上官遠碰到的是一個小孩,他隨即跌倒。
那個小孩也自然是雪雪呼痛。
顯然上官遠對無意碰到小孩自然是歉意非常,小心翼翼的把他扶起來,不發一言的替他拍拍屁股後,又繼續搜尋青如的蹤影。
閉嘴不問話是沒有結果的,所以上官遠終於都忍不住,向在茶居外的一個小販查問起來:「請問你有沒有看到一個梳著大馬尾,穿著男生衣服的娘娘腔?」
那個小販道:「剛才大刺刺的在茶居吃東西的姑娘?有看見,她叫伙計的聲音那麼大,誰都聽到。」
上官遠似看到曙光道:「你知道她?在哪裡?」
小販道:「誰知道?」又低頭整理他的那些乾貨。
上官遠大失所望,又拉著馬匹沮喪的走,慢慢的走到一棵大樹下,又遇上剛才碰到的小孩。
那小孩看到上官遠眉頭深鎖,忽然問:「叔叔,你是不是要找一個蓄馬尾辮,穿著男生衣服的姐姐喲?」
上官遠聽到時,低下身子緊張的捉緊小孩道:「你怎麼會知道她的?你見過她?」
小孩搖頭道:「我不知道,只是剛剛有一個伯伯叫我找一個叔叔,他是正在找那個姐姐的,」然後從胸口的袋中掏出一包東西,「著我要交給他。」
上官遠接過打開,發現竟然是青如的耳環,大驚拉著小孩不放嚷:「誰交給你?」
小孩被抓得很痛:「我不知道,是一個伯伯給我五文錢,著我交那包東西給你,我什麼都不知道!」掙扎良久,小孩擺脫了上官遠,迅速跑開。
上官遠慢慢的站起來,一臉不能置信的樣子。
雖然青如的確有與他失散的紀錄,但上官遠每次都很快有把握的把她尋回,所以一直都不當是一回事。
這次當他發現久尋不果,而青如的近身物件更被送到他手上,是擺明車馬的向他示威,表示他們已經抓住青如。
也只有冥教才會三番四次的向他挑釁。
當上官遠心中盤算千百樣時,一柄小飛刀向他的眉心飛往。
上官遠輕易的避開,飛刀插在樹上,但他察覺到插著的是一張紙條。
「救人,即到十里坡。」上官遠暗暗咀嚼沒有上下款的紙條,對筆跡有點疑惑的熟悉,也猜想發此紙條的是友還是敵。
事情亦不容上官遠選擇。青如是他的徒弟,他把她帶到現在四處跑唬蕩蕩,也等於答應江無終照顧其女兒,那是他的責任。
無論如何,只要有青如消息的一線機會,上官遠都不能再失去。

X X X X

時:接上
地:十里坡
人:上官遠、高別

帶著馬走到十里坡的上官遠,慢慢走到一棵大樹下,把馬匹的繩索綁在樹上後,從馬背上將風雷刀再繫在自己的腰間。
突然他像感應到有人在埋伏。
「出來吧!」上官遠大喝一聲。
從樹上有一身穿黑衣的人從天而降,「飄」在上官遠面前。
是一個青年模樣,濃眉大眼,體格粗壯,卻身手矯健之輩,最重要是他身穿的黑衣上,有著深綠色的綑邊。
這個人定神的看著上官遠,上官遠也似是熟悉的看著他。
「老大。」這個人終於開口了,對著上官遠喚道。
「小九,」上官遠也開口喚,沒想到二人竟然是相識,「我早就猜到是你。」
那個名叫「小九」的人雖然看似殺氣騰騰,但對上官遠所言沒有回應。
上官遠再定神打量他身上的衣服綑邊,苦笑道:「小九,不,我應該稱呼『高門主』,冥教『阿鼻門』的高別。」
高別也歎氣道:「我也沒有想過無名十三的高足『上官遠』,竟然就是老大你。」
「你想把我綁回去領功嗎?」上官遠倒也快人快語。
高別並沒有回答上官遠的問題,只是一臉沉默。
「江青如究竟在哪裡?她是鑄劍山莊的大小姐,抓她對你們沒用。」上官遠最緊張擔心的還是青如。
「不過她是你的徒弟。」高別此時卻如此回答。
「冥教的目標不是我嗎?把我換回去也就可以了。」可以看得出為了青如,上官遠急成怎樣的地步。
高別應該是首次見識上官遠的蠻勁,感到極為訝異的樣子。
「挺緊張你的徒弟,話也比以前說多了。」良久後高別才說此話來。
或者是上官遠有感失儀,又或者是「徒弟」這兩個字讓上官遠突然想到什麼,他從口袋中掏出手帕。
「我不只緊張我的徒弟,也關心我的師傅。」上官遠向高別展示出手帕上,清晰的顯示梅花鏢印記。
高別看著手帕,一臉茫然的道:「我不明白。」
上官遠把手帕收起,「我只想知道家師無名十三跟你們有合關係,這塊手帕又有什麼意思。」
高別奇怪道:「你認為我會知道嗎?」
上官遠認真的道:「我不知道你們對我跟江家大小姐有什麼興頭,硬要抓我們,不過我對你們的興趣,僅限於此,其他的與我無干。」
高別點點頭道:「這個從不多管閒事的,才是我認識的老大。」
上官遠輕蔑的一笑道:「我從來都沒有多管閒事,只是有人認定要找我麻煩,然後把我的徒弟都擄走而已。」
高別突然更正道:「江家大小姐不是我抓的。」
上官遠聽到此話,一臉不能相信。
「你相不相信都好,我跟我的手下都沒有擄走她,只知道聖教門下有人請她回去,好讓老大跟他們一聚而已。」
「聖教?哼。」上官遠又是輕蔑的一笑,「一聚又何用擄人?何況我跟你們話不投機半句多。」
高別也點頭道:「話不投機,的確跟老大投契的人,從來都沒有。」
上官遠歎道:「『小九』,由始至終,我只想知道兩件事情,江家大小姐,以及無名十三。」
高別悠然道:「我記得,『老大』從來也不會跟人套交情,不過今天既然你問到,『小九』相識一場,也可以盡能力答你,」頓悟一下又道,「第一件:不關我的事,第二件:你不要多事。」
上官遠聽得一頭冒水:「這是什麼意思?」
高別歎了一口氣道:「應該是我最後一次叫你作『老大』吧,『小九』想給你最後一個忠告:要回來的人總會平安回來,不要知道的事情知多無益。從今而後,你是上官遠,我是聖教『阿鼻門』的高別,大家各不相欠,再見亦不用說什麼。」
說罷後高別飄然離開。
上官遠對高別由此至終都是一個人,並沒有帶任何的手下感到奇怪,也對自己出示手帕的這個舉動感到魯莽,但總算是與冥教中人清楚說出自己的意圖,不管他們想對自己如何。
但最重要的是,「青如那丫頭去哪裡?真的被冥教的人抓走了?」
雖然依上官遠的經驗,江大小姐這回是「凶多吉少」,但對高別剛才的話,又著實迷惑起來。

X X X X

時:日
地:地下室
人:青如

其實上官遠並沒有猜錯,青如的確被冥教的人擄走──師傅不在身邊,單靠銀兩當然不能行走江湖,反正她又不是沒有被捉的紀錄。
只是今次的「規格」比以往高,囚於地下室,手鎖上鐵銬的青如,終於有機會看到抓她的主事人,卜力行。
卜力行這次穿上一套以深藍色綑邊的黑色長衫,比以往看到的更為華貴,也不知是為了炫耀還是怎樣。
他身後跟著幾個冥教的嘍囉,看似排場十足。
青如看到卜力行這個陣勢,除了不屑,也是沒意思看。
「江大小姐,這裡舒服嗎?」卜力行充滿諷刺的味道。
青如瞄一眼卜力行後,不屑的轉頭背向他,沒有任何回應。
卜力行也只有一笑道:「其實我們也沒有待慢之意,只要上官遠願意點頭就成。」
「你要我師傅點什麼頭?」青如對卜力行的說話不太明白,故此又轉過來問。
「你師傅是聰明人,他會明白的,」卜力行又抿嘴一笑,轉身離開,跟其中一個看守囚室的嘍囉吩咐,「好好看守著她。」
「知道,門主!」嘍囉做了一個奇怪的手勢,應該是冥教的暗號吧,是青如看不明白的。
但青如更不明白的是卜力行特意來說話的含意,畢竟她被擄已經幾天了。
「唉!你們想對我師傅怎麼樣?你們想……」青如還未大嚷完,就眼巴巴看著冥教那班人離開,只剩下那個嘍囉。
青如悶著的搖動一下手上的鎖銬,發出嘈吵的鈴聲。

「鈴鈴……啷啷……」
臥著像條死蛇的青如又再次搖動她手上的鎖銬。
看守她的那個嘍囉覺得不耐煩,喝道:「吵什麼?」
「我肚子餓。」青如故意無聊的呻吟。
「時間還未到!」嘍囉也不會安撫青如一下。
青如看到嘍囉不理睬自己,繼續把弄鎖在自己手上的銬子。
「還嘈什麼!」嘍囉的脾氣已經很不好。
「我要去尿尿。」說這句話時青如一點都沒有臉紅。
「尿什麼?」嘍囉顯然頭腦不是太清醒,聽不懂青如的意思。
「我-要-去-尿-尿!」青如再次大聲呼叫,「這裡什麼都沒有,讓人怎麼辦?」
嘍囉這次聽懂她的說話,卻猶豫道:「不過……」
輪到青如不耐煩:「唉!你是不是要我在這裡拉,熏得這個囚室臭臭的,你就這樣看守著我?」
「這個……」嘍囉正在思量,他的目光正在打量青如手上的鎖鏈,心想她不會容易逃脫的,也不想再被青如的嘈吵聲煩著,「好了……帶你去茅廁!」
嘍囉從腰間拿出牢籠的鎖匙,打開門讓青如出來,同樣發生啷啷聲。
雖然青如看似一臉不在乎的樣子,可是實際上她一直打量嘍囉腰間的鎖匙串。

台長: 江大小姐
人氣(237) | 回應(0)| 推薦 (0)|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圖文創作(詩詞、散文、小說、懷舊、插畫)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請輸入圖片中算式的結果(可能為0)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