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08-28 15:31:33| 人氣5,078|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李敖:石齊平「中國大趨勢」序

推薦 0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中國美學密碼 017.jpg






一九八五年八月二十八日,邓小平接见津巴布韦非洲民族联盟主席,说了一段话①:

  社会主义是什么,马克思主义是什么,过去我们并没有完全搞清楚。马克思主义的另一个名词就是共产主义。我们多年奋斗就是为了共产主义,我们的信念理想就是要搞共产主义。……共产主义……各尽所能,按需分配。按需分配,没有极大丰富的物质条件是不可能的。要实现共产主义,一定要完成社会主义阶段的任务。社会主义的任务很多,但根本一条就是发展生产力,在发展生产力的基础上体现出优于资本社会,为实现共产主义创造物质基础。

两年以后,一九八七年十月十三日,邓小平接见匈牙利社会主义工人党总书记,又说了一段话②:

  「四人帮」时期对共产主义的理解,用他们的话说,就是宁要贫穷的共产主义,不要富裕的资本主义。简直荒谬得很!马克思主义又叫共产主义,马克思主义的基本原则是,在社会主义阶段实行「各尽所能,按劳分配」,在共产主义阶段实行「各尽所能,按需分配」。按需分配要物资的极大丰富,难道一个贫穷的社会能够按需分配?共产主义能够是贫穷的吗?……发展生产力,这才是真正的马克思主义。……贫穷不是社会主义,发展太慢也不是社会主义。否则社会主义有什么优越性呢?

同年四月二十六日,邓小平接见捷克斯洛伐克总理,又说了一段话③:

  搞社会主义,一定要使生产力发达,贫穷不是社会主义。……现在虽说我们也在搞社会主义,但事实上不够格。只有到了下世纪中叶,达到了中等发达国家的水平,才能说真的搞了社会主义,才能理直气壮地说社会主义优于资本主义。现在我们正在向这个路上走。

从上面三段谈话里,邓小平坦白道出:实现共产主义得先有产可共。产就是「物质基础」。贫穷的社会是不能按需分配的,没有「物质基础」,搞什么主义,「事实上不够格」的。邓小平并预言,要到二十一世纪中叶时,「才能说真的搞了社会主义。」

  上面三段话,是二十世纪八十年代说的,如今二十一世纪了,中国的突飞猛进,早已超迈了邓小平的高瞻远瞩,无需到二十一世纪中叶,中国就超英赶美了,成效之快,真令我们惊喜了。

  只有惊喜,没有「先天下之忧」吗?

  有的。

  邓小平早就「忧」到了。

  一九八五年十月二十三日,邓小平接见美国时代公司组织的高级代表团,答复了几个关键性的问题④。在问到「经济改革,你们教育人民要致富,出现了少数贪污腐化和滥用权力的现象」时,邓小平的答复是:

  我们主要通过两个手段来解决,一个是教育,一个是法律。这些问题不可能在一夜之间解决,也不可能靠几个人讲几句话就见效。但是我们有信心,我们的党、我们的国家有能力逐步克服并最终消除这些消极现象。

这是邓小平第一次「忧」,因为出现了「消极现象」。在问到「这种现象是否反映了一个潜在的、很难解决的矛盾,即市场经济和社会主义制度之间的矛盾」时,邓小平的答复是:

  社会主义和市场经济之间不存在根本矛盾。问题是用什么方法才能更有力地发展社会生产力。我们过去一直搞计划经济,但多年的实践证明,在某种意义上说,只搞计划经济会束缚生产力的发展。……我们发挥社会主义固有的特点,也采用资本主义的一些方法(是当作方法来用的),目的就是要加速发展生产力。在这个过程中出现了一些消极的东西,但更重要的是,搞这些改革,走这样的路,已经给我们带来了可喜的结果。中国不走这条路,就没有别的路可走。只有这条路才是通往富裕和繁荣之路。

这是邓小平第二次「忧」,因为「出现了一些消极的东西」。

  「消极现象」也好、「消极的东西」也罢,说破了,穷本溯源,在「采用资本主义的一些方法」。这一采用,的确有副作用,但是,「中国不走这条路,就没有别的路可走」了。

  为了给中国建立「物质基础」,我们不能无忧。因为「中国大趋势」最后情归何处,我们不能不做先知式的思考。毕竟「美国大趋势」、「资本主义大趋势」,我们已经领教过了、预见到了。原来人类要有八个地球,才能维系美式奢靡和美式「全球化」,可是,我们有八个地球吗?

  在电视画面里,我看到美国总统奥巴马走进北京紫禁城,由故宫博物院郑欣淼院长当家做主、带着参观。在赞美郑院长之余,历史的画面涌上了我,那是一九○○年八国联军时,美国的残暴军人一马当先,首先打进紫禁城。一百一十年下来,美国再也不能这样对中国了,同样的进了紫禁城,但是,什么是前倨后恭,我们终于看到了。

  一百一十年来,由于中国的壮大,虽然修正了帝国主义国家的「豪夺」态度,但是,防范他们的「巧取」,仍是我们的当务之急,我们不能不警惕。邓小平口中的「消极现象」、「出现了一些消极的东西」,多年下来,已经积极蔓延,除了造成中国内部的问题外,还须面对新式帝国主义「软功夫」的「巧取」。旧式帝国主义是杀人越货,新式帝国主义却不杀人而只越货、尤其越你的通货、用它的滥美金越你的通货。今日中国沦为美国的大债主,其实又无奈又烦恼,再加上美式宣传的一面倒,大家被这恶少吃了,还以为他是好人呢。海峡两岸都有一些媚美之徒,其蠢在此。

  中国共产党建党以来,近九十年,它历经了二十八年青春与血泪,「忽报人间曾伏虎」⑤,取得政权。在「国在山河破」的艰苦中,跌跌撞撞,建设中国,其中又有二十多年陷于左道,就是邓小平说的「二十年『左』的错误」⑥。以邓小平为例,他一生中花掉五十年去清除路障,人生几何啊。幸亏他在垂老之年、在「三落三起」之后,能够为中国决定大趋向,能够「摸着石头过河」。

  我试图以最简明的语言来描绘这九十年来的三个阶段:

  第一阶段——「背着包袱过河」。

  第二阶段——「摸着石头过河」。

  第三阶段——「捧着卵子过河」⑦。

邓小平死后,后继有人,但继的已不太是「马上得天下」那一代,而是「马下治天下」那一代。论雄才大略、论革命狂飙、论大开大合、论纵横天下,「马下派」当然不如「马上派」;但萧规曹随、谨小慎微、守成开物、跻身世界,却又是「马下派」集体领导的绝活。关键在「马上派」的共产党要「欲与天公试比高」⑧,而几十年下来,天公已被以美国为首的魔鬼取代,变成了「欲与魔鬼试比高」。这一比,虽不得不然,但也不无远忧。「小康局面」以后呢,我们还是要比的,不是吗?但是,我们没有八个地球。我们的「终极目标」是掐住魔鬼,而非和他同归于奢、同归于尽。「欲与魔鬼试比高」是正确的,但魔高一丈,我们就得捧着卵子也高一丈,甚至一丈五、两丈。「高处不胜寒」,高胜了魔鬼,未必胜得了寒,高高在上之余,总要想想「终极目标」吧?

  什么是「终极目标」?扼要的说,就是邓小平口中「为实现共产主义创造物质基础」的极限问题,在没有八个地球的先决条件下,我们的「终极目标」不在比阔比高,而是要把吃人害人的美国掐住按住,把魔鬼打回原形。我们必须要拖垮美国,否则的话,美国会将我们拖垮。

  「马上派」的远景是正确的,虽然他们有心无力;六十年下来,「马下派」越来越有此力了,虽然我们还在过河。

    我们总要过了河去,在河水中间逡巡太久,将有害于我们的「终极目标」,并且引出的「消极现象」、「出现了一些消极的东西」,将越发严重。一旦「落花逐水流」,唯美是尚、一蠢到底,中国就麻烦了。

    我的好朋友石齐平,他以「中国大趋势」专书探讨中国前途,体大思精,令人赞佩。他要我写篇序,我赞佩之余,特以大趋势后的「终极目标」,聊做补充。盼齐平勿以吾言河汉,进而就中国大趋势后的大趋势,奋而著书、振聋醒聩。那时我再来写序,就更光荣了。

二○一○年二月二十六日,在台北草山之阳

①②③④见「邓小平文选」第三卷。

⑤见毛泽东「蝶恋花《游仙》」。

⑥见「邓小平文选」第三卷。

⑦这句中国谚语,溯源苏州方言「捧牢卵子过桥」,见「现代汉语方言大词典」页1877,语言学者加注说:「走过木桥,也怕卵子掉下来,故用手捧住,形容过分小心。」此乃语言学者之言,勿以黄腔视之。

⑧见毛泽东「沁园春《雪》」。


轉載http://kan.lee.ao.blog.163.com/blog/static/89917447201029102631342/

按:最新一期亞洲週刊報導<李敖出版新書批判美國>,李敖說,他為鳳凰衛視石齊平的新書寫序,文中有三段話,書是在大陸出版,卻不敢用這篇序。

台長: dd
人氣(5,078) | 回應(0)| 推薦 (0)|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社會萬象(時事、政論、公益、八卦、社會、宗教、超自然)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請輸入圖片中算式的結果(可能為0)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