善終無界限 成大醫安寧... 加德滿都必吃美食地圖微笑餅乾模!限量出清中 美國陸軍在戰場上部署H...
2008-07-15 14:34:59 | 人氣(2,470) |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吃誰的飯?

推薦 0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吃誰的飯?


  二十年前,蔣緯國的小舅子丘延亮涉及叛亂案,關在景美軍法處看守所。蔣緯國去看他也不好,不去看他也不好,最後還是硬著頭皮去看他。因為蔣緯國身份特殊,看守所為了優待,特別以所長室作為會見地點。姐夫與小舅子見面後,蔣緯國由於情急,也由於表態,在所長面前大罵丘延亮,說:「怎麼連你也搞叛亂!你也不想想你在吃誰的飯?」丘延亮那時年輕氣盛,回嘴說:「吃誰的飯?我吃老百姓的飯!」丘延亮回嘴的意思顯然是說,我雖是皇親國戚,可是沒吃你們蔣家的飯,而是吃老百姓的飯,我們劃清界限好了。雖然如此,在判決下來,國民黨還是給這不承認皇親國戚的左傾幼稚病患者刑期打了對折,跟他同案的陳映真等左傾幼稚病患者也一體借光,一律對折優待。--丘延亮還是吃了國民黨的飯,而陳映真等也吃了「阿肥」(丘延亮外號)的飯。沒有這種飯局,這些小紅鬼的大牢可有得坐呢!

  丘延亮他們坐牢時,我也正關在同一看守所。聽到黃毅辛講起這件事,頗覺有趣。隨著年紀漸大,我感到這一吃誰的飯問題,倒真有學問在。革命元勳章太炎在《廣論語駢枝》一書,提到柳下惠。說《論語》中說:「柳下惠為士師,三黜。」為什麼「數黜而復起」呢?因為他是大土匪盜跖的哥哥,魯國人怕盜跖,所以給他哥哥做官來對付盜跖,「俗藉惠以解免耳!是即晉世王敦、王導之事也。惠去,則跖必入魯。魯之君相無以御之……」這就是說,柳下惠能做官,是因為有個叛亂犯弟弟盜跖;王導能做官,是因為有個叛亂犯哥哥王敦。表面上,柳下惠、王導是吃政府的飯;真的原因,他們吃的乃是乃弟乃兄的飯。--沒有他們兄弟的反面捧場,他們的政府不會如此慷慨給官做的。所以,真正的衣食父母,非政府也,乃兄弟也。

  同樣的模式,推而廣之,我們會驚訝的發現,人們不但拜親人之賜,吃親人的飯;甚至更拜敵人之賜,吃敵人的飯。以「空城計」為例,以諸葛亮之智,當然知道以司馬懿之智,足可判斷城是空的,但諸葛亮的高桿是,即便你司馬懿明知城是空的,你也不敢進來抓我。因為你司馬懿所以被主子重用,正由於有我諸葛亮在,你的主子要打我,非用你不行;一旦沒有我了,也就沒有你了。為了長保祿位,你司馬懿非得將計就計,配合我合演這出假戲不可,只要我諸葛亮在,你就永遠可以演「曹操主義統一中國」的戲。老子看扁了你,你就是不敢進空城啊!--由此可見,諸葛亮看不穿司馬懿,他也不算諸葛亮了;司馬懿若真進了空城,他也不叫司馬懿了。敵我雙方都夠看的時候,不在話下的默契是很重要的,諸葛亮就這樣行,他看中了你司馬懿在吃敵人的飯,所以,我可以優哉游哉,跟你鬥法。多好玩呀!

  在這種好玩下,我們放眼一看,盡是飯局:國民黨在吃共產黨的飯、台獨在吃國民黨的飯、國民黨中「崔苔菁」(吹台青)在吃民進黨的飯、民進黨在吃台獨的飯、台獨在吃美麗島的飯、美麗島在吃前輩政治犯的飯。……依此類推,所有你的衣食父母,其實都是你整天要消滅、要打倒、要排擠的一群族類,你跟他們,活像生物學中的「共生」(symbiosis )。可恥的是,低等動物片利共生,只自我謀利而已,絕不醜化對方。今天的國民黨與民進黨,卻連低等動物都不如,他們一邊吃人的飯一邊臭人家,真不要臉呢!

                     一九八八年十二月六日


本文選自《啟發你的小故事》

台灣著名作家李敖先生,是海內外文壇有影響的人物之一,他學貫中西,寫作勤奮,作品獨樹一幟,頗富特色。說古論今,嬉笑怒罵,豪放兼婉約,風趣與幽默,常為讀者所注目。






圖片說明:good good study, day day up!



http://is.gd/UVL

台長: dd
人氣(2,470) | 回應(0)| 推薦 (0)|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社會萬象(時事、政論、公益、八卦、社會、宗教、超自然)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