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伏貼提高抗病力 奇美... FORD Fiesta首賣挺韓勢力總盤點 全民退休理財風 群益投...
2007-07-15 18:01:59 | 人氣(1,741) |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反省李敖的反省

推薦 0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射者,仁之道也。射正求諸己,己正而後發。發而不中,則不怨勝己者,反求諸己而已矣。

--禮記



  一九八九年,李敖在六四天安門事件後,發表了許多文章,他的態度是--  
  中國人民必須有暇自哀,以此為鑑,知道了自己的對錯,然後抗議者和開槍者才都各得答案。(我是天安門)


李敖對美國人的中國政策,不以為然--

  一百年前,美國的記者瑞伊斯(Jacob August Riis)寫「其他民眾怎麼活」(How the other Half Lives),影響到美國老羅斯福總統(Theodore Roose-velt),而有以救世。今日美國對中國的問題,關鍵不在表演庇護秀和譴責秀,而在真正理解十一億人囗大包袱下,中國民眾怎麼活,而有以人溺己溺。不此之途,徒以空頭的人道責人而不責己,一定會引起中國人的反彈,那不但太笨,也太偽善了。一九九一年二月二十九日(為錢其琛談話進一解)




  一九九七年,是台灣二二八事件五十周年,李敖與學生陳境圳合寫了一本「你不知道的二二八」,「對苦難做一點真正反省」--

  五十年過去了,「台灣菁英們」眾口一聲,平反二二八了,誰先動手,一概不提;阿山受害,按下不表;死人灌水,兩萬八千;流氓昭雪,以菁英論。……全部的是非,都­一面倒了、都在學術外衣下清一色了。哀呼是適當的、悲慟是應該的、感情的語言是可以理解的。但是,這些以外,對苦難做一點真正反省也是必要的。當年的不懂事、不­能「知其所止」,節外生枝,引來了進一步的悲劇;五十年後,以二二八做政治訴求的「台灣菁英們」,是不是也該想想後果呢?

  把二二八牌這樣打下去,省籍對立與台灣獨立是明顯的因果發展,而悲劇重演與「血洗台灣」是明顯的歷史必然,說大陸不會打台灣、不能打台灣、不敢打台灣的人,無須­今天「台灣菁英們」來說,二二八時提出四十二條的菁英們早都說過了,當時若說他們目光狹窄,沒有見識,他們一定不信。但是,當墓草久宿之日、當劫後餘生之時,他­們還不信嗎? (「你不知道的二二八」序)
  兩千零四年開始,在鳳凰衛視的李敖有話說節目,李敖曾談到他的理想主義,以及他的反省--


  可是當你為這些理想奮鬥的時候,你才會發現要付多少代價,並且當這個理想真的付出實現的時候,你才發現外國那句名言,就是說你去為一個主義去死比實現這個主義容易,為什麼?真的要實現它的時候,你才發現有很多人是你的攔路虎,有很多的人是你的絆腳石,有很多你本人的一些原因使你變得失落。什麼原因使你打起勇氣來而不失落?就靠你一點點微薄的信仰,那個信仰就是我李敖近七十年來一直所堅持的一些信仰,而這些信仰有的時候我自己都難免會懷疑值不值得這樣做。

  我有時候會懷疑,我這一輩子所宣傳的所相信的一些東西有沒有發生了錯誤的地方,我會懷疑我自己。當然我經過諸項檢討以後,發現基本上是站得住的,雖然我不再那麼樣的天真了。


  又是李敖有話說,李敖認為,九一一事件後,美國人需要「真正的反省和教訓」--

  我手裏有一本書,這美國印的,這麽考究的書,整本書都是紀念他們這個九一一的恐怖的被害,把美國人的這種被害的情況報道得不厭其詳。我們看到這都是這本書裏面的資料。

  可是我總覺得九一一恐怖的這個事實,並沒有給美國人帶來一個真正的反省和教訓。到底是怎麽回事?像我的妹妹,她們是很早就離開臺灣,入了美國國籍,她們也住在紐約附近。這次回來臺灣來,跟我聊天,她們的感覺裏面,就是美國人一般市井中的美國人的感覺,就是說,我們美國人被攻擊了,被恐怖主義攻擊了,所以我們要反擊,這是全美國都一致的一個愛國運動,不可以有第二種聲音的。那麽我就問我妹妹,有沒有反省,爲什麽你們眼裏的恐怖主義這樣子攻擊你們?請注意啊,他們是付出那麽大的代價,他們搶了你們的飛機,然後他們要過去,要學如何開飛機,冒險犯難,最後開著這飛機撞到你們的雙子星大廈,同歸於盡啊!爲什麽這些小回回,這些阿拉伯人,他們要用同歸於盡的方法來跟你們幹?他爲什麽這麽恨你們?你們美國人有沒有反省,爲什麽你們犯衆怒,惹來阿拉伯人,惹來這些回教徒,冒險冒死來跟你們對幹?你們美國人爲什麽不這樣反省?(7月25日 弱者暗算有理)
  兩千零五年九月,李敖神州文化之旅,他在北京大學呼籲「我们要做历史性的反省」--

  我们现在骂北洋军阀,我们有什么资格骂北洋军阀呢?北洋军阀比我们度量宽大得多啊。今天除非把我李敖放在这里来做北大校长,对不起,好象在抢副校长的位置啊。(笑)否则,我们就不要骂北洋军阀,我们要做历史性的反省。


李敖列舉了世界上許多圍城事件,隱微地提到了六四--

  全世界任何政府在这个时候都是王八蛋!开枪对不对?当然不对。可是我们作为人民也要想,逼他开枪,巷住了,局面造成了我们逼他开枪,我们要不要反省?我们为什么这么笨呢?


  在清華大學講演的時候,有學生問他「有沒有反思過自己」--

學生問:李敖先生您好,我是來自機械系的同學,我和我同學挺喜歡您主持節目的風格,都知道您嘻笑怒罵的風格給您帶來很大的名氣,但是有時候您的不留情面也使您失去很多支持者,作為一名喜歡您的年輕人,我想問一下您有沒有反思過自己,還有一些什麼缺點,或者是有哪一些不足?

李敖答:你又拿孔子來逼我,孔子說,丘有幸,苟有過,人必知之,我很有福氣,因為我有錯的時候,全世界都知道,這不是孔子嗎?謝謝你,我告訴你,我自己有所反省,可是我和你們說,有時候忍不住,自己有那種衝動,要張狂,要顯擺,的確是有,可是在我內心深處冷靜得不得了,非常的務實,尤其是數錢的時候。
你知道嗎?李敖說,他「真正的目的」是--

  记者问:你如何总结这次大陆行?

  李敖答:我不希望台湾与大陆对抗,也不鼓励有人步我后尘。坐牢很痛苦,不能写作、又浪费时间。到现在我的身体毛病百出,还有很多心病,有一些爱恨情仇,压力很大。白天压住了,晚上还是会做噩梦,这是老政治犯共同的遭遇。我很多青春浪费在台湾,所以才说情缘已尽,我的青春与台湾同归于尽了,所以不愿再浪费时间。

  我将来如果做了中共大员,一定会帮台湾讲话(哈哈大笑)。这次到大陆来,因为大陆过去封闭,听不到外界声音,希望能让他们看到不同的人,看到这样疏财仗义、这样会耍、这样会说、花样又多的人,他们学不到的。(李敖讲述大陆行心路历程,台湾《联合报》9月27日报道)


台灣能體會李敖的心意麼。李敖為什麼要「擁護中國共產黨」?

  大家看了半天,都看到我在北京讲的话、在上海讲的话,可是到了香港,大家知道我讲了一句话,什么话呢?一般人到了香港地区都避免讲的这句话,我讲出来了,我说我拥护中国共产党。这种话,我没有受到任何的威胁,因为威胁不到我,我在香港,可是为什么我要讲这句话?就是告诉大家,为什么我要选择了这个拥护所有理由在演讲里面都讲了,中国不能再穷,中国不能再乱。在这些前提底下,我们必须我们在现实的基础上、在务实的基础上、在中国安定的基础上、中国再也不要混乱、再也不要千万人头基础上面建设我们的国家,这是我真正的目的。(我不是朋友,是自己人2005年10月07日 17:29)



  李敖在香港的講話,可以給台灣一些參考--

我說香港人爭民主是錯誤的,不是說民主對香港不好,而是對聰明的香港人而言,這個東西太抽象了,可以不要這個東西。當我們香港變得壯大,變得強大,在整個的中國作為指標性的一個地位,我們可以領導很多事情,民主自然就會來,不需要我們去爭它。所以我認為香港人應該繼續他的聰明,對政治上的部分應該淡漠一點,這才是聰明的香港人。


李敖不認為台灣是什麼「民主」--

  大家把台灣當成自由民主的地區是一個錯覺,台灣以此為自豪也是一個錯覺。告訴大家,香港比台灣自由民主的多,為什麼?香港保留了很好的英國人留下的法治,台灣是一個無法無天的一個社會,如果自由沒有法治,這些自由民主統統都是假的。今天我想大家打破一個迷思,不要以為台灣是一個自由民主的地方,台灣是一個混亂的地方。



台長: dd
人氣(1,741) | 回應(0)| 推薦 (0)|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社會萬象(時事、政論、公益、八卦、社會、宗教、超自然)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