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資:台灣最好的5檔股票鎖定高配股高配息的個股京都必體驗:和服變身北京分寸不讓 習近平十...
2009-09-07 09:21:55 人氣(13,673) | 回應(1) | 推薦(0) | 收藏(0) 上一篇 | 下一篇

【暗戀手記】第二十九章→女同志小說,不喜勿入!

0
收藏
0
推薦


第二十九章



當我也緊緊地回抱妖女曼妙的身子,忽地餐廳裡一片掌聲如雷,但下一秒鐘,老爸老媽迅速的把我和妖女拖回家。兩隻小麒麟及妖女的父母,還有喬人璧的父母,甚至桐姨珊姨也多管閒事的跟著我們一起回家。只不過男主角喬人璧突然中途跑掉了,我暗自猜想,他也許是受到極大刺激,心臟負荷不了才不想面對現實吧!


等到大家陸陸續續回到家裡,老媽嚴命我,『遙遙,妳和夢珠乖乖坐在客廳,要是離開沙發一步,小心妳的屁股!』


老媽一行人全進去書房,連兩隻小麒麟也大搖大擺的跟隨在後,看這情形似乎是要開家庭會議。可是老媽啊,我也是蕭家的一份子,為啥把我拒之門外呢?


『遙遙‧‧‧』


我轉頭看妖女,『嗯,有啥事兒?』


臉上緋紅,有點羞答答的問,『妳剛才在“霸王花”所說的話是真的嗎?』


『嗯!是真的!妳要相信我剛才所說的話,全是我的肺腑之言!』我很堅定的點頭。


『我相信妳。』她的雙眸瞬間明亮,且柔萬千,嘴角勾勒出一條非常柔媚的弧線,煞是好看,我好想衝過去吻住她。


『那個喬人璧有別的女孩子‧‧‧』我痴的注視著貌無雙的妖女,心中沒忘記提醒她。


『我知道,他現在已經飛去找那女孩子了。』她歪著頭笑著說。


『呃?妳知道‧‧‧可妳怎麼還無於衷‧‧‧』我瞪大眼睛,很難以置信的看著她,問得吞吐其詞


她正要回答,老媽他們都從書房走出來了,將我和妖女緊緊包圍住,不讓我們有逃跑的機會。只有那兩隻小麒麟很安靜的坐在他們後面的小沙發上,眼睛望向我這邊,似乎是在等著看好戲。


我一看那氣勢,強盛猛烈,雄雄赫赫,嚇得我不由的慌失色,全身冒冷汗。唉,我怎麼會那麼耐不住氣,在眾人面前向妖女告白,而且在告白的同時也出櫃了。此時我才發覺到事情的嚴重性,深怕他們這群人會像“梁祝”的劇情一樣,把妖女許配給喬人璧那個“馬文才”,並且逼我們分開。那麼我可能會像“梁兄”一樣傷痛到吐血,以此類推,妖女也可能會像“九妹”‧‧‧啊!這種事絕對不能發生!不管我是否會被殺被剮,為了妖女的生命安全,老娘一定要力爭到底!


『遙遙,妳們什麼時候開始的?』老媽表情很嚴肅的先審問。


我怯生生的悄悄抬頭一看,呃?,他們個個胸前手交叉著,擺明是要審我,又嚇得我額頭上的汗珠滾滾滴下。當時我瞠目結舌的無法回答,幸好妖女伸出手緊握住我的手,她那柔軟的手似乎傳輸給我無比的力量。好,老娘豁出去了!


『大概有三個月了‧‧‧』我稍微勇敢的直視老媽,但她的臉色如結成了一層冰霜,非常冷酷駭人,我又害怕的立刻低下頭


『遙遙,妳知道同性戀不受世人接受嗎?妳確定妳喜歡女人嗎?而不是一時興趣嗎?』老爸鐵著臉,目光如炬。


妖女這時用力握住我的手,幫我打氣,我深深吸了口氣。


『我知道。不過我不是一時興趣愛上夢珠的,而是完完全全的愛著她。您也許會覺得很荒謬,女人怎會愛上女人呢?可是愛情原來就是一件難以理解的事,愛上了就無法自拔。』我實話實說了,但老爸仍然鐵著臉


『妳叫蕭遙是吧?我是夢珠的母親。我只想知道妳能給夢珠幸福嗎?』一個很端莊美麗的中年婦人,頭上挽髻,身上一襲粉紅套裝,面貌與妖女有點相似,站在老媽身旁,慈眉善目,比“觀世音”還善且祥和,說話的聲音也很柔細,舒緩了我緊張的情緒。嗯,既然她是妖女的母親,那我必須小心翼翼的回話了。


『劉媽媽,我現在不能向您保證,未來我和夢珠是否幸福,但是時間可以證明我是否有能力給夢珠幸福,我深信夢珠也會給我機會證明。』


劉媽聽了後,和她身邊的高大中年男子相視,兩人微微點頭。


『我是喬人璧的媽媽。我們不管妳能不能給夢珠幸福,這是終身大事,妳們始終是兩個女人,怎有幸福可言?妳們還是早早分開,省得將來後悔!』這位自稱是喬人璧的媽媽,一副精明能幹的模樣,雖長得也很漂亮,身材也很苗條,但口氣堅決強悍,叫人百莫辯。


他奶奶的‧‧‧花心“馬文才”的媽媽果然是來拆散我們的,怎不見妳的寶貝兒子呢?叫他出來和我單挑啊!交個女朋友也要請娘親出馬,真是他奶奶的軟腳蝦!不過,此時需要冷靜對付敵軍,不能先亂了腳步,而長他人志氣,滅自己威風。


『這位喬媽媽,即使門當戶對的男女婚姻,也有破碎的。幸福的定義很廣,因人而異。所以幸福與否,應該由夢珠和我來決定。』我很有禮貌的回答,希望她能真正瞭解同性戀的愛情世界。


『夢珠,妳的意思呢?』喬大媽扭頭問妖女,語氣變得很溫柔。


『姨‧‧‧我願意與遙遙平凡的度過一生,過著淡泊名利,與世無爭的生活,只要遙遙仍然在我身邊。』妖女含笑的望著我,眼睛溢滿喜悅及愫。嘿嘿,她終於放棄那個名利雙收的喬人璧,而選擇一無所成的我,令我感動萬分,我又想吻她了。


喬大媽輕嘆了口氣,『唉,孽緣啊‧‧‧』


她身邊比較矮胖的中年男子伸手摟抱她,可能是她的先生,面帶微笑的輕拍她的背,似乎是在安慰她。可是劉媽媽和劉爸爸,以及老爸老媽也悄悄輕聲嘆息。


『嘿嘿,遙遙啊,這條路不好走哦!』桐姨這個時候卻皮笑臉的問我。


對於桐姨和珊姨,我比較沒壓力,因為我知道她們其實很疼愛我們這些小孩子。


可是桐姨祖奶奶啊,我已經在受審中,妳還來雪上加霜,於是我好不客氣的回問,『妳沒走過,怎知不好走?』


『好啊,竟敢對桐姨這樣說話,遙遙是越來越放肆了!』


她氣呼呼的邊說邊捏我的臉頰,我來不及求饒,珊姨立刻把桐姨拉開,救了我一命。


『桐,別再捏她了,遙遙“不懂事”,何必跟她一般見識呢?』珊姨安撫氣憤的桐姨,然後轉頭問我,『遙遙,這條路真的不好走,妳能在遇到困難時,勇敢的面對它,並且把它解決嗎?』


遇到困難啊?每個人都會遇到困難,只是有些人沒有能力解決,越解越難。我回頭看妖女,她依然微笑的看著我,唉,這嬌柔美麗的小女人,我已深深的愛上了。


『珊姨,我不知道以後遇到困難是否會迎刃而解,但為了心愛的人,我會盡量解決它。』


『嗯,記住妳現在說的話,不可言而無信。幸福是要兩個相愛的人一起去創造,知道嗎?』珊姨輕聲細語的對我說道。


『我知道,我會永遠記住今天對你們所說的話,和夢珠一起創造幸福!』我很堅信與妖女未來是幸福的。


住我和妖女的“包青天大人”們,表情漸漸化,不像剛才那麼嚴肅。我心中暗喜,雖然他們沒表示出是否接受我們,但我很確定大風暴已經過境,七色彩虹離我們不遠了。可是,桐姨仍然不放過我‧‧‧


『遙遙,妳們接吻了嗎?』


當然接吻了!但我微皺眉頭,不回答她。


『嗯,不回答?害羞啦?那遙遙啊,妳們都還是處女吧?』


處女?我是啊,但我不知妖女是否‧‧‧偷瞄她一眼,只見她紅著臉低頭不語。嗯,由此看來,她應該還是處女,我心裡有點暗爽,喬人璧沒得逞。可是桐姨問我們這種問題,實在很沒禮貌。我瞪著桐姨,幻想我的目光如無數飛鏢從我的眼睛裡發射出去,射在桐姨的身上,讓她體無完膚,傷痕累累!


『嗯,呵呵,還是不回答,那就是默認了!』桐姨興高采烈的回答自己的問題。


我完全暈了。


『遙遙,妳們以後會結婚嗎?』她真是鍥而不捨。


結婚?很想啊,但法律沒有明文規定同性戀可以結婚的,而且國內沒有同性戀結婚。我轉頭看妖女,只見她正抿嘴思考中。


『如果夢珠想要結婚,我會照辦。』雖然婚姻只是一張紙,既無真正的保障,也無永久的保證,但其實我很想給她永久的承諾。


妖女抬頭看我,嫣然一笑,美麗動人,唉,此時此刻我好想好想吻她啊!


『嗯,不錯不錯,看來遙遙很疼老婆!』桐姨很滿意的點點頭。


啊?老婆?我又暈了。不過妖女又紅著臉,不敢看我了。咦?奇怪了,做我老婆有何害羞的啊?


『遙遙,最後的問題,妳們以後會生小孩嗎?』這次桐姨很正色的問。


呃?小孩?兩個女人怎生小孩啊?除非那個天才醫學博士閒來無事,把卵子變成精子,或是只提取雙方的  DNA ,然後複製小孩,替所有的男女同性戀造福。


桐姨見我還在呆著臉想著她的問題,她沒耐性等我回答,就要撲過來捏我的臉頰,老媽迅速一手拉住她,很慎重的對我和妖女說道,『遙遙,夢珠,妳們要互相扶持,互相照顧,互相保護對方,做個好拉子。由於國內風氣保守,妳們凡事要低調,不可明目張膽的在公眾場所親熱。像今天這種情況,絕不能再發生,否則後果可能不堪設想。爸媽不能 24 小時跟在妳們的身邊,所以妳們萬事要非常小心,能瞞著別人就瞞著。夢珠啊,如果遙遙那天辜負了妳,妳要趕緊告訴湘姨,我一定馬上剝她的皮替妳出氣!』


啊?娘親啊,妳怎能忍心大義滅親呀?


『湘姨,謝謝您,我會的!』妖女很乖巧的點頭。


啊?難道她也忍心看到我被老媽剝皮啊?我的奶奶啊,最毒婦人心啊!


『小湘,遙遙這個悶葫蘆不鳴則已,一鳴驚人。咱們要不要再教訓教訓她?』桐姨賴在老媽後面,似乎還想捏我那粉琢般的臉。


『桐,別鬧她了,咱們談談正經事兒。劉先生劉太太,我和我先生都決定等她們大學畢業後,搬回我們家住。』老媽笑著對妖女的父母說道。


『不行,我要她們去美國結婚後,再住在一起。不過,她們要跟我們一起住。』劉爸搖手拒絕。


『姐夫,咱們喬府空房間多,我看啊,她們跟我們一起住好了。』喬大媽突然插嘴。


呃,姐夫?劉爸是喬大媽的姐夫,那劉媽應該是喬大媽的姐姐,那妖女算是喬大媽的外甥女,那喬人璧就是妖女的表哥吧。嗯,表哥表妹好像不能結婚的哦‧‧‧我還沒想明白,他們又討論起來了。


『哎呀,遙遙是  T ,夢珠是  P   P  當然要住在 T  的家裡,就像老婆住在老公家裡一樣的道理啊!』桐姨一旁哇哇大叫了。


『什麼  T   P  啊?就算遙遙是老公,夢珠是老婆,我們劉家可以招贅的啊!』劉爸不甘示弱,不虧是成功的企業家,很有生意頭腦。


可是我的奶奶啊,招贅?我居然落魄到要入贅劉家,唉,我把頭往椅背一仰,暈倒了‧‧‧身旁的妖女卻呵呵笑了。


『她們以後住那兒,就等她們畢業後再說。不過,生小孩的事一定要談清楚。』老媽不想跟他們爭論,很冷靜說道。


嗯,生小孩?不要啦‧‧‧地球人口快爆炸了,別生了啦!


『生小孩這事兒,也可在美國做人工受孕。只要找到優良的精子,可以讓她們共用,兩人生下的小孩就有血緣關係了。』劉媽熱切的建議。


『嘿,這主意好!珊‧‧‧咱們也‧‧‧』桐姨拍手贊成,然後扭頭看珊姨。


『嘖,妳要我老蚌生珠啊?甭想了!』珊姨翻白眼。


『呵呵,桐,妳還是安份點吧。劉太太的主意我也贊成,可是夢珠身子瘦弱,生小孩會比較辛苦。咱們遙遙從小就是個健康寶寶,我看還是讓遙遙生好了,借腹生子應該沒問題吧?』老媽亂出主意。


娘親啊,我才是妳的女兒耶!您怎麼老是胳臂往外彎啊?妖女又笑得花枝亂顫,很沒形象,讓我對她嗤之以鼻


『好,就這麼決定了。』劉媽點頭。


哼,每個人都在欺負我,老娘不幹了!


『遙遙,別生氣了。』妖女輕輕撫摸我的長髮。


『嗯,我沒生氣,只是奇怪大夥兒似乎都在欺負我!』我撇著嘴。


『其實他們很疼愛妳。』


『啊?欺負我就是疼愛我的表現啊?我才不要他們的疼愛!對了,夢珠,那個喬人璧是妳表哥嗎?你們不是男女朋友嗎?』突然想起來,趁機問清楚。


『呵呵,遙遙妳誤會了,他是我表哥,不是我男朋友。我的“男朋友”是妳啊!』妖女又呵呵大笑了。


『啊?是我誤會了。可是妳不是對別人說,他是妳男朋友嗎?』仍然有問題!


『如果不這麼說,怎有藉口拒絕學校的男學生啊?』妖女在我的鼻子上刮了一下。


『那麼,那天我看到跟他接吻的女孩,才是他真正的女朋友?』唉,我真笨啊!


 她點點頭,『其實我早已告訴我爸媽有關我們之間的事,他們在美國居住過,所以思想很開通,只是當時還沒見到妳的本人。桐姨她們也看出來,所以湘姨曾打到我的手機,確定我們倆是否相愛。她本來勸我離開妳,但因為桐姨和珊姨,她最後接受事實了。』


『咦?這跟桐姨和珊姨有啥關係啊?』我覺得有點奇怪。


『因為她們也是拉子,彼此非常相愛。但至今仍然得不到父母的諒解,都不能回家探望他們。湘姨怕我們也會像她們一樣,斷絕親子關係,才接受我們的。』妖女詳述原因。


『啊?原來她們也是拉子!我怎沒看出來啊?』她們瞞了我二十年,真是晴天霹靂啊!


『因為妳笨啊!』妖女輕輕戳我的頭。


『等等,大家既然都知道我們的關係,為啥還要審問我們啊?不是耶,他們只審問我,根本都沒審問到妳!』我不笨,終於發現了很大的問題!


『呵呵,因為妳是悶葫蘆,他們是在逗妳玩的,並且教導妳啊!』


啥?我怒了!非常怒了!於是張牙舞爪的想捉住她出口悶氣,但她勾住我的脖子,深深吻住我的唇。嗯,久違的唇舌好柔軟好甜美,我也緊抱住她,讓這個吻更加深更加甜。


『麒麒!麟麟!快遮住眼睛!兒童不宜觀看啊!』


老媽的“獅子吼”真響亮,但妖女的吻更厲害,我們完全不受影響。


『可是媽,姐跟夢姐姐接吻的畫面真美,比動畫裡的還要好看呢!』麟麟很高興的叫道。


『對呀!媽,而且過完年我們就不是兒童了,我們現在是青少年了呀!』麒麒反駁了。


『呵呵,小湘啊,機會教育機會教育!麒麒麟麟,別看了,讓她們有私人空間。』桐姨跳出來擋住兩隻小麒麟的視線。


『哦‧‧‧』


後來他們說了啥,我聽不見了,因為我已經陷入妖女的熱吻裡了。

言情小說
台長:玉塵

~★Azrael☆~
屋阿挖屋阿 好刺激呀

我都笑到肚子痛ㄌ 呵呵

這篇好有趣呀 哈哈
2009-09-07 19:32:14
版主回應
呵呵 現在肚子還痛嗎
2009-09-11 08:04:56
我要回應 本篇僅限會員/好友回應,請先 登入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