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3-31 09:13:53| 人氣383|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感恩--能隱身的和尚開悟了我(自序與佛陀的教化)--本文轉自正法群

推薦 2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也許有當師父的人,會指令他的弟子,不准看這本我如實記載編輯的書。為什麼?因為他擔心他的追隨者看了以後,會清醒認出他不懂真佛法,他傳的是假佛法!我不同,我希望我的跟隨者都能看任何為師者的書,只要是正知正見,儘管研究,邪惡才怕見正氣,你若是真金,還怕火煉嗎?只有破銅爛鐵冒充黃金的才怕進煉金爐!!

 

編著:印昌

 

自序與佛陀的教化

 

  我的職業病就是研究宗教,說來可笑,遺風固有,在夢裡也隔三差五來它幾段學經研論,打禪玄、問機鋒所謂開悟,搞了半世也還是在夢幻泡影中打轉。研經學論、問道求法妄言開悟,成了我自然執著的愛好並專而成弊,尤其是佛教。我在這昏天倒地裡翻身打滾了四十七年,與其說我被誤導了,莫如說是我自己愚鈍。我苦心研學過小乘、大乘、顯宗、密宗、禪淨,深入過阿含經、菩提道次第廣略二論、中觀論、俱捨論、成唯識論、因明論、般若論等等,總合論集經書不下一百部。由於研論過勝,經教、義理、文句自然還算了透。怎奈我獲得的修證成果受用,卻是身心疲憊、愈來愈衰竭,臉上皺紋愈發滄桑,血竭枯黃。年輕時,我住在家鄉,家裡用水都是我用雙手提,每次兩手各提一桶水,每桶約八十斤,走五十多米遠,輕鬆可承。如今六十多歲,一隻手提石鎖七十斤已然走不了當年的半段路程。我就這樣一邊修學一邊在凡夫的生老病死中無奈衰竭。至於悟境上,更是混沌昏聵於種種臆測猜想的情識分別,而所謂弄清真諦的玄機,恰恰是意想思辨,所謂開悟即成道,道之為性,道諦可悟,而無所得,頓悟了如來禪,三身四智體中圓,不見其生亦無死,自證菩提,性空無有所得,其實這只是空洞無實的機鋒禪語,生老病死來了,一點用都沒有。所有這些都日漸一日地向我證明,空洞無實的理念毫無用處啊!如此苦心奮鬥的研學結果,讓我犯下了彌天大罪,也是理所當然。好在皇天不負有心人,終歸還是在感恩裡見到了解脫的我。廢話暫休,我還是書歸正傳吧。

 

  當我憶及過去,一想到自己曾認為真正的佛法是不存在的,就不寒而慄,為自己感到萬分悲哀。那時我總在思考,佛教中的慈悲、與人為善以及因果等教法都順乎天意,從善其流,皆可奉受,但也就頂多讓人善良罷了,並沒有含藏解脫成就的基因。而傳說中的佛法呢?什麼叫佛法?法在哪裡?開悟二字揚世千秋、幾成風氣,禪門玄題,悟無所得,法性無相,何來有法?無法法亦法,無我所見,無法所成,當下即菩提,等等玄詞機句,都成了自恃高人的禪瘋子的口頭禪,在我看來卻是誤己害他、狂言妄語,都是在耍嘴皮子,現實中沒有一個是真成了道的,都是一些可憐凡夫在冒稱開悟聖者。而法王活佛法師們講的那些,是解脫生死的法嗎?含金量有多少?為什麼我看到的多半都是黃銅拋光?什麼是真正?什麼叫虛假?經年累月研學下來,終究還是現出了生綠的銅鏽本相,身心虛弱衰竭而亡為實。

 

  於是,我認為佛法是不實在的,不是真正而是虛假,人們口口相傳的那些玄乎其玄的所謂超凡神通的本事,沒有人現場看到,看到的是如大衛·科波菲爾的魔術師把戲——假東西!說好聽了是神話是故事,說難聽點就是一些迷世謊言,扯胡談,假佛教之名而行江湖之騙。尤為值得思考的是,佛教幾千年來,演變了多少宗派?僅就這一點,正常嗎?如果是純正的法脈,就應該是固有的、定性的,為什麼還要改變演變呢?正因為它自身存在著問題,才會導致改宗變派。變什麼?變觀點、變不同的教說,變形變法變律規,各掌所謂一派法脈,都宣稱自己那一派是真正的佛法,是獨一無二最正確的法脈,公說公有理婆說婆有理,真理在哪裡?有的人著書幾十、幾百本,到頭來還是白紙黑字的空洞理論,自己不但不能了脫生死,而且連身體的虛弱衰竭都無法掌控,還讓弟子接著宣吹為聖,可笑至極!在生都無聖胎聖質可表,死後聖量何存?每個掌門傳法上師都稱他的傳承是第幾代,是如何的正脈統,他的佛法最高最大最真,有頭有尾,傳人編號排名,都會自己樹立教風,每個人招牌宣傳輝煌燦爛,驚天動地,最終卻體虛身弱,病痛無藥可醫,一命嗚呼哀哉尚饗,完全看不到佛法在他們身上起了什麼作用,他們與生老病死的凡人全無二致,一模一樣,這就是他們的"了生脫死"。我眼睜睜看到在四川華西醫科大學(川醫),一個名震世界的頂級著名法王死得非常悲慘,不要說化虹光,連生死自由都沒有。再想到另一位在香港死得很可憐的大教派頂頭大法王,難道這就是一代祖師級法王的終結嗎?生死自由何在?了生脫死何在?兩千多年的佛教歷史中,多少無知的人,被這類自己都沒能了脫生死的所謂宗師人物,引領步入了愚迷的歧途,貽害永恆,可憐至極!

 

  我走訪了顯密佛教諸多宗派,深入了解到他們的內部底蘊,花了很長時間在前藏、後藏、青海、蒙古,包括流轉海外的各派。有些宗派的教說讓我啼笑皆非,例如薩迦派,其立派原則就讓我無法釋懷,什麼薩迦派的法不外傳?什麼法定由法王宮、聖母宮叔侄傳承?這不是與釋迦牟尼佛的大悲菩提之道背道而馳的嗎?這不是利從於個體家族的自私自利嗎?這哪裡是奉行世尊的菩提行愿呢?哪裡是為渡眾生呢?再就世界著名的噶陀寺來說,只是分寺就有一千多座,稱曾有化虹光成就之人十萬多個,肉身縮小者也不計其數,但經查證,並無實際證據,盡是口頭說的空話。幾百年前的事,沒有錄像記載為憑,誰說得清楚?或許也不過是些以訛傳訛的故事罷了。而看得到的事實是,近百年來沒有一例化虹光的人,包括寺主法王都病苦而亡,未了生死。大家上網查實情看看,當代的幾位掌教寺主、法王,有名有姓的哪一個化成了虹呢?哪一個生死自由了呢?有傳說才旺仁增、阿瓊喇嘛化虹成就,但也同樣只是傳說中的空話文章。藏密中肉身縮小的活佛有很多,但這其中的真相令人毛骨悚然,幾乎個個都是死後經過七天切骨去肉、硝鹽醃乾,強行擠壓,包紮做小。卻有一樣擠壓不了——頭大如常人,因頭顱無法做小,一旦開刀縮骨,就會面目全非不像本人,因而只得身小頭大,卻很少有人知道一些所謂的成就者,死後被凌遲、開膛破肚造假的悲慘狀。

 

  至於釋迦佛陀規定的菩薩必具的五明,這些號稱菩薩金剛化身的人,沒有一個具備,把極其普通的水平稱為五明,打著招牌辦什麼學院,辦什麼五明講座,辦什麼五明經辯,全是在騙外行!他們哪裡知道,五明是實質的成果,而不是空洞的理論,一旦讓他們把五明成果一項項攤出來擺著評比,說實在點,整個藏密都找不到一個真正具有五明的人物!有些人質疑過我這個說法,只可惜,他們尋遍各宗派,至今也沒能找出一位有名有姓的,實實在在五明具足的人,找不到一個人能夠一樣一樣亮出他的五明成果,讓大家看到他每一樣都超過或達到了世間專家的水平,查遍藏域就是找不到一個具備完整五明的人。

 

  顯宗同樣如此,空洞理論隨便亂講,十個和尚至少有六個各講不一,誰正確誰錯誤?這些人往往都頂著高僧的稱號,你選擇誰?有些高僧大德確實名震國際,著書立說百部之多,建立龐大浩瀚的寺廟,但他們真的是聖人嗎?你如果因為這些表象,就認定他們是聖者,那就被騙了,誤入歧途了。不錯,他們會講出很多前輩的玄乎顯聖事跡,但那畢竟是口說無憑啊,而他們自己身體虛弱衰竭,甚至重病無藥可治,就是眼前的事實啊!大家想一想,有道高人會虛弱衰竭無藥可治、一命黃泉慘絕人寰嗎?我研學佛教學問多年,自然也懂死亡的因緣,隨其因果,有不同的死亡,有現世惡報死,有還宿世因果賬而亡,有非時之死,有隨眾生因果而離世等,這些病痛衰竭而死的所謂高僧大德,難道一個都不成就嗎?他們算是哪一門子呢?自古記載的有道高人都是生死自由掌握,不受輪迴束縛,而這些病死的所謂高人,他們在生死面前的自由何在呢?還是說千年來的記載本身就是虛假的傳說故事呢?

 

  這些事實歷歷在我面前,讓我難以釋懷,盤踞導引我的認知,到底有沒有真正的佛法存在?真正的佛法到底是失傳了呢,還是根本沒有的事?諸多疑障令人難解,我越來越覺得當今佛教界,盡是些幼稚可笑的漫天謊言的騙子偽君子。

 

  我對佛教的信心越來越低,心情也暗昧不快,那段時間我一直盤算著寫一本書,闡明這些年我對佛教的考證認知。一天,我在一家餐館吃晚飯,一個身著比丘衣衫的人,在旁邊的兩張桌上發菜單。難道這館子的服務員也招和尚來做了?我感到不可理解。這時比丘走到我桌前,沒有給我菜單,而是給了我一封信。他說:"這是你要的,這世界有真佛法。明天你還會見到我。"幾句話都說得那麼突兀,我愣了一下,正要問他什麼意思,他卻轉身走了。我起身去洗手間,剛好看見那和尚推門走進去,洗手間離我大約四五米,我與和尚進入洗手間的時間前後最多差七八秒鐘,我把門推開,接下來的事情把我嚇壞了,因為洗手間裡就兩個格間,都敞著門,完全沒有和尚的蹤影,而進出洗手間只有一道大門!我驚奇無比,馬上到櫃檯問服務生:"你們那個發菜單的出家人是哪一位師父?"服務生反問什麼出家人?我說和尚。服務生說我們這裡從來沒有出家人。我又返回洗手間查看,依然沒有踪影,我懷疑有暗室,上下左右仔細查看觀察,結果四周都是裝修好的堅固牆壁。我去問之前和尚發菜單的另兩桌人,他們說發菜單的是服務員,哪來的和尚?糟糕,我是不是出現幻覺了?可那封信就實實在在握在我手中,這不是幻覺!我相當震驚,當天晚上一夜未眠。我好奇和尚給的信封裡面是什麼,但又不敢打開,擔心會不會裝有什麼病毒,滿腦子除了興奮就是亂七八糟,渾渾噩噩到天亮。

 

  第二天下午,我去超市購物,突然看到十幾米遠處,那個和尚正迎面向我走來,我趕快主動上前叫他:"師父,你好!"和尚說:"你為什麼不看信?"話音一落,轉身進了貨架巷道。我急忙跟過去,前後相差三四秒鐘,但是,長長的通道裡,除了看貨取物的顧客,和尚無蹤無影,這個人又是就地消失了。我腦中一亮,忽然明白"天吶!是高人!"這是遇上神仙了嗎?我靈機一動,馬上跑到超市門外僻靜處等著觀看,兩個小時過去了,沒有和尚走出來。我決定離開,回去看信。剛把車倒出來,車子還沒擺正,突然看到那和尚就在離我五輛車的位置,正在上車,我立馬停車衝了上去,卻看到車中只有兩位西方白人、兩個小孩,我問他們:"看到一位和尚師父嗎?"他們說:"先生你在說什麼?我們剛來,什麼和尚?我們不明白。"我無話可說,只得微笑道歉。這和尚就這樣又在我的面前不見了。

 

  我回到住處,毫不猶豫打開了信封。裡面一頁紙上,有幾行打印的黑字:"《正達摩祖師論》《了義經》《金剛經》《藉心經說真諦》《般若經》《解脫大手印》。"

 

  我順著和尚點化的這條路線,開啟了一段全新的求知旅程。不用思考,《金剛經》《般若經》是釋迦牟尼佛說的經,而《正達摩祖師論》《了義經》《藉心經說真諦》《解脫大手印》的主人,在網上一查即現,網上對此主人褒貶不一,有些人說是壞人,也有很多人說是好得不得了的人。我在想,那位來無影去無蹤的和尚,那樣的世外高人,為什麼要接引我見這位主人?為什麼要把《金剛經》《般若經》與這位主人的說法,拿來讓我作為對話認知、指引我鑒定目標呢?但是,就憑這來無影去無蹤的聖僧和尚,如此崇敬這位主人,我一個愚昧的凡夫有什麼資格去鑒定呢?此時我不再多想,抱著一顆純淨的虔誠心,進入了如來藏,徹底看到了真相。原來,網上那些誹謗和污染,只不過是些傳假佛法的江湖騙子、社會流氓,或山精水怪、魔子魔孫投胎人類,來專門破壞佛陀正法的妖孽使者、邪惡人渣的行為而已。

 

  我的世界好像被打開了另一道大門,那大門裡放射出來的萬丈光芒,將我固有的陰暗晦澀和種種不滿,盡數消散,我的全部身心,都沐浴在光明之中,我忽然覺得自己這幾十年的研學都是在愚癡可憐中混飯吃。

 

  在隱身和尚這事件之前,我滿身都是所知障,確實放不開諸多判析思考,但這和尚在我眼前憑空消失隱身,而且他怎麼知道我沒有看信?這絕不是凡人做得到的,絕對證明了這和尚超凡入聖!我必須要弄清楚這隱身和尚的謎,和尚告訴我這世界有真佛法,且指引我看到了真經寶典,那麼我就應該順著和尚的指引,進一步結合實際弄清楚什麼叫佛教?什麼是真正的佛法?什麼是假佛法?我直覺這一次得到的答案會是最透徹最正確的。我定下了心,展開了深入的里程,我找人追蹤,依理憑據,再次獲得了對顯密二宗、淨土、唯識、華嚴等的進一步實際考證。最重要的是,我找到了鐵證如山的真正佛法的證據,我從骨子裡徹底明白了,以前學到的諸如阿含經、六祖壇經、楞嚴經、菩提道次第論、成唯識論、俱舍論,什麼頓悟、漸悟等等,所學的都只是佛教中的佛學名詞術語,不是佛法。而當今密宗的蓮花部、瑜伽部行瑜伽、事瑜伽、離戲瑜伽、無上部、金剛部等法,也都只剩下顯修世俗儀軌的外殼,包括絕大多數的所謂伏藏法,都是自己提前埋藏好再去挖出來的,都是偽造的假東西!這些都不是能修之見境、受用實相的真正的佛法。我明白了當今的什麼法王、活佛、大法師,最了不起也就是個講理論的善良行持的學者而已,我醒悟了真正的佛法不是我之前昏聵的認定。

 

  隱身和尚走出來的這道法門,是真正佛教的正道,意及此,我不敢再有任何愚癡疑問,那位憑空不見的和尚,似乎瞪著眼睛在看我心中有什麼歪想。我從此徹底變成了另外一個人,最終由於我的真誠,通過了考驗,親身體驗了真正佛法的超凡入聖,原來那是必須建立在絕對的虔誠、三業相應、大慈大悲、幫助眾生、明信因果、捨己利他的基礎上,才能通過的特別的勝義擇決修學,五個字:真正的佛法。

 

  這真正的佛法不是佛學,與世間佛學完全是两回事,也不是代代傳承法本中的教授,與這個世界所謂的傳承大法完全不是同一類的東西,有着天地之別。真正的佛法,它悟得到、看得到、摸得著,從自己的身體、精神,與佛菩薩們的交往,都是直接相通的,不是一句悟了、成道了之類的世俗玄虛空口話,與理論沒有關係,與傳承體系沒有關係,而是實在的看得到的道行,是來自另外一個空間的佛法,與某些法王活佛法師們傳學的書本經教儀軌法本,根本不是同一個世界的教授。但知識上還必須要深入經律論作為基礎,在修行上必須以《解脫大手印》兩大心髓的身口意實修實行,才能獲得佛菩薩本尊的勝義擇決。必須經勝義擇決才能受到勝義內密灌頂,才能獲得真正的世外之佛陀佛法。這真正的佛法是虛空本尊親臨認可接收弟子,或是法本經過虛空本尊親臨道場勝義擇決定性的,而不是傳授師說了算數的,那不是這世上現存的未經勝義擇決的世俗佛法。

 

  法有五類:一、本尊認可接收弟子傳的佛法,稱為世外佛土佛法;二、經勝義擇決定了性傳承下來的法本,為正法儀軌,但欠缺勝義內密灌頂傳授。後面三類法很容易分辨:三、世俗佛法,該傳法師無聖量可表;四、純屬編造的假佛法,附佛外道,該傳法師無聖量可表;五、邪教冒稱佛法,根本不是佛法,該師無正理無聖量可表。

 

  之前我還愚癡地認為,在法王大活佛大法师處學的法沒有用,也许是不对路子,那麼現在已經是網絡時代了,各家各派在網上都有講說他們的法,一定能找到真佛法。由此,我妄圖在網路、經書、公開流傳的法本中找到對路的修法途徑,現在想來實在是幼稚可笑。當年拜高僧拜法王受灌頂修無上密續法,又被誤導參禪幾十年,結果全是自欺欺人的幾句開悟空話,都是在世俗法門中打轉,所學的全是釋迦牟尼佛陀公開告知佛教徒的,要經三大阿僧祇劫廣修六度萬行才能大成就的法門,而沒有學到世尊特傳的,這一生成就的勝義佛法。勝義的無上珍貴的佛法,無論何等祖師都不敢放在網上,因為未經勝義擇決、虛空本尊親臨認可,而輕慢暴露正法者,必墮無間地獄或金刚地狱!就連瑪爾巴大師,已經清楚觀照到密勒日巴祖師是法脈繼承人,都還得考驗密勒日巴。在無比虔誠、嚴苛考驗過關的基礎上,密勒日巴祖師才學到了真正的佛法。但他究竟學到的是什麼法?有些自以為是的人,憑猜想傳承法本,說是恆河大手印,或者心中心、上樂金剛等,這就大錯特錯了。人們認為的这些法都是公開的世俗佛法,而密勒日巴真正修的什麼佛法,除了大聖巨聖,根本無人知曉究裡,網上杳無蹤影。因為佛陀正法不能流傳於非法器之人。學到真佛法談何容易啊!真佛法是比生命還要珍貴的寶貝,佛弟子必須三業相應,經過勝義擇決才能進入內密灌頂傳授。而內密灌頂的金剛丸何在?虛空本尊親臨顯聖金剛丸傳承了嗎?為你正法了嗎?先不要說勝義佛法,只是找到一個勝義擇決師就很難了,就算是大聖德,也必須經由巨聖德級的佛菩薩下法旨給他,他才能招請得動護法惡王、擇時辰妃、巡視觀照護法與壇城眷眾入壇境,所以想在網上學到佛法,那真是國際玩笑,天大的愚頑妄想,白日做夢!而我竟然就是這樣一個空混了幾十年的幼稚可笑的白癡!

 

  世上還有些愚笨可悲的所謂高僧大德,欺騙一大批愚迷信眾,動輒就來一個"開悟""見性",或打點機鋒禪語,大家還很吃這一套。例如有人說:"我學法幾十年,沒有得到東西",或說什麼"虛雲和尚成就了,卻不見有成就",或是"某人請法師修水陸法會功德無量,我請同一批法師修了一場,我沒有看到有功,也未收到有德"或者說:"你叫什麼名字?""我無名。""無名又怎麼會有你這個人?""我不見有人。"諸如此類,故弄玄虛,故作高人證悟之像,以示自己是明心見性的聖者。不要說是如此玄弄空研的凡夫,就是達摩祖師的教外別傳、以心傳心、頓超開悟成聖,那也只是對乘願力再來的菩薩金剛們的應機之醒,絕非業力纏身之常人能有份入的。如果普通人都能一語證悟空性,那說法者無疑是在侮辱釋迦佛陀所說勤修戒定慧是錯誤的,無疑是侮辱釋迦佛陀廣說般若、要行人廣修六度萬行、持戒、明信因果、諸惡莫作眾善奉行是不正確的。世尊竟然不如靈山法會迦葉尊者拈花微笑以心傳心的頓超開悟嗎?禪宗二十八祖菩提達摩,焉能及世尊之項背啊?祖師比之佛陀,差距太遙遠了!稍微想一想就明白了,如果能將帶業之人來一個教外別傳、不立文字、頓超直入,釋迦佛陀為什麼要告知萬法唯因果,為什麼要重點說《般若經》之無與倫比,是成佛之母呢?難道釋迦佛陀在折磨眾生嗎?佛陀為什麼不讓所有人都教外別傳、不立文字、頓超直入呢?如果一個十惡不赦的人都能當下開悟成聖,還是萬法唯因果嗎?因果還存在嗎?佛陀再三強調明信因果,要修行,說八萬四千法門之多,這就說明頓超開悟是不適合凡夫普通人的。因為,如果黑業纏身的惡人都能頓超開悟成聖,那就違背因果了!更何況達摩祖師也不是頓超直入成聖,他悟道以後還在嵩山五乳峰石洞中面壁九年修持,這是為何?如果達摩祖師的教外別傳是不立文字的話,那祂為什麼留下《達摩祖師論》?這些都太值得行人們深思了!這世上許許多多的人,都被"開悟"兩個字,把一生光陰給耽誤了,到臨終都沒能證到聖量成就!

 

  其實這種人就是佛教騙子,以文字機鋒、空洞禪語騙供養,沒有絲毫真實的修證成果,只會裝樣子,耍嘴皮,手腳身體虛弱無力,不到七十歲就沒有年輕人的體質了,這類人拿口頭說開悟來矇人,全是假的,他們常被稱作"經叫子""禪和子",就是些佛法外行,玩弄玄詞糊弄人的小赤佬、法門混混而已。

 

  與此同時,普通信眾對佛教、佛學、佛法這些概念的混淆誤解,再夾雜迷信和無知,也為那些佛教騙子邪師製造了生存土壤。例如,許多人認為吃素、燒香、拜菩薩像、拜觀音像、拜佛像、拿油上香趕廟會、戴串佛珠就叫學佛,就能受佛菩薩護佑無災無難、長命百歲、超凡入聖;例如認為打坐參禪冥想就是修行;認為學佛就是要放棄世間的一切;認為學佛無非就是一種精神寄託而已;認為佛法在網上查得到,經書裡有說,一學就成就了;認為學佛就會菩薩保佑;認為磕長頭拜千里就會感動佛菩薩;認為活佛、法師一定都是高人,跪拜他們、供養他們,或者捐錢給他們的寺廟就肯定是功德;認為學佛就是唸經書、持佛號、學論著;認為抱著佛經念誦就絕對會成聖;認為法王、格西、堪布、喇嘛、和尚、大居士會講經書理論就是聖者,等等等等,不一而足。

 

  人們為什麼會有這些錯誤謬解?為什麼會脫離釋迦佛陀正教正法走入歧途?究其根本,佛教經律論太多,很難懂,而高坐法臺胡亂吹噓的法王、活佛、法師們更多,絕大多數都不懂得真正的佛教佛法。他們當中,有懂點佛教理論半桶水的,有完全憑自己想象胡說八道亂編寫書的,有東拉西扯拼湊理論裝模作樣的,有外表是一代大法王,而實際上根本就是外行混進來坐主位的,有什麼也不懂隨便撿一些名詞術語敷衍人的,當然也有為數極少的人研學過上百部經律論,理論知識還勉強看得過去的。但是,無論懂不懂得佛教理論,無論理論學得好與壞,就算能背誦三藏,有一點可以斷言,他們都沒有進入真正的如來正法之门,他們所講的,不是勝義的佛土世界的法,最多是本土世界傳承的常規佛法,因為佛法的道行不是那些書本理論和傳承儀軌所能涵蓋的,也正因為佛法的道行不是那些書本理論,他們才拿不出佛法聖量,都是凡夫在教凡夫,都不是聖者。

 

  其實,最關鍵的,佛法講究的是兩個字:真、假。學到真佛法,福報智慧無窮;學到假佛法,貽害終生。如果拜師學佛拜到一個沒有真佛法的凡夫,師父都無真佛法無聖量成就,弟子學到的必然是假佛法。你想,教你的師父都相通不了佛菩薩,你還能學到通達佛菩薩的佛法嗎?能成就嗎?你學到的只能是理論,能成就嗎?理論成就不了人,再好的理論也代替不了真正的佛法,再好的頓超直入禪語開悟,都是空洞無實的造詞,再好的世俗佛法也不是即生成就的勝義佛法,而必須要真正的勝義佛法才能確保今生成就。當然,世俗佛法也會有成就,那是分段性的小成就,是要經過漫長的三大阿僧祇劫、廣修六度萬行才能解脫成就的常規佛法,這是釋迦牟尼佛明確告知人類眾生的。例如密勒日巴祖師,根本沒有多少理論學識,卻成了一代巨聖,因為他學到了真正的佛法!又如日古溫波活佛全家,全藏無有一位法王活佛能及項背,就連蓮花生大師法脈傳承的大圓滿無上智法承第十九代祖師根桑澤程仁波切,也千方百計想盡辦法求學日古溫波活佛持有的勝義佛法(後根桑活佛於雲南南江化虹身成就),因為他學到了真正的勝義佛法,才能顯赫出驚世聖量。

 

  在釋迦牟尼佛住世時代,除了佛陀神通廣大法力無邊之外,還有維摩聖尊與諸菩薩羅漢等所展現的佛法聖量,多不勝數,以資佛法的實證道果,表顯真正的佛法所在,這在佛經、公案上隨處可見詳記,那些驚人的聖證量,哪裡是整天空洞無實說開悟的人能有的?虛吹佛法的假貨色們根本沒有真實的道行!我以前對佛法的總體認知是錯誤的,但對當今佛教界的了解考證是真實的。展觀各宗各派,坐在高臺上口若懸河的法王活佛格西堪布法師,到底誰能拿得出實際的佛法聖量,展現給大家見證呢?拿不出聖量來!他們拿得出來的,是神情憔悴,是病體虛弱,是形消骨立,是隨無常生老病死與凡夫無異,這就說明他擁有的是打問號的佛法,他自己都沒有實際證量,還在輪迴凡夫中打轉,又能憑什麼把眾生帶出輪迴解脫成聖呢?憑幾句摘經抄論拼湊來的佛教術語嗎?憑胡編亂扯騙外行的假話嗎?弄一些魔術把戲給人看就叫佛法了嗎?憑一些經辯名詞空頭理論嗎?這些與解脫生死毫無關係!會背菜名的就是廚師嗎?會背菜名就能教人做菜成為大廚嗎?實際上灶台的本事呢?世間法中都必須依真本事來判定能力高低,而不是依嘴皮子,更何況是要帶領眾生出離六道輪迴的佛菩薩大聖者,怎麼可能沒有超凡入聖的真功夫真本事真聖量顯現呢?那麼,到底什麼是聖量呢?我後面會拿出實理實據,讓你們看得見、找得到、摸得著。

 

  學佛不是外行人以為的什麼精神寄託,而學佛修行將直接導致我們在現實生活中的身體健康、福慧增長、智慧開膚,直至解脫成就。那麼,對於人類眾生來說,最大的解脫即是自由於生死,不受輪迴束縛。生死,是每個人都會面臨的最大痛苦,每個人都想要擺脫它,但從古至今沒有任何一個凡人擺脫得了,凡人每天的方向都是走向停尸房、殯葬場,過一天就更接近一天,沒有一人能逆行,個個都是順著死亡的方向前進,日漸一日地虛弱衰竭,這是人類最大最深的悲傷和恐懼。很多人不了解,在佛教中,高僧聖者生死自由的實例多不勝數,藏密各派過去的祖師、大法王、大活佛,如瑪爾巴大師、宗喀巴大師、無我母大師、杜松淺巴法王、密勒日巴祖師、阿迪峽尊者,近代的益西陽嘎喇嘛、朗昭喇嘛、日古溫波仁波切、降巴格西等等,哪一個不是聖量顯赫、生死自由?再如達摩祖師、寒山、拾得大師、慧能大師、虛雲老和尚、太虛大師、法尊法師、普欽法師、聖欽老和尚、廣欽水果法師、能海法師、辛寂法師、正果法師、遍能法師等等,兩千多年來,成就解脫的聖僧太多了,他們中有的想生則生、想死則死,完全不受生死擺佈,有的預知時辰,瀟灑坐化往昇佛國,而他們的諸多證量聖跡,也一直為七眾弟子津津樂道。

 

  所以,聖者聖僧必定有聖量,他們天然就擁有聖量,沒有聖量就不是聖者聖僧。而現在的許多人修不出聖量,學佛、出家,乃至高坐法台講經說法幾十年,名聲響遍世界,一代法王,一代大師,到死也還是凡夫一個,也沒修出任何聖量成果,說直白點,他們能證明自己具有聖者的質地結構嗎?不要說聖量法力,連超過凡夫的聖體力都沒有,他們只會自欺欺人,騙無知門外漢!他們只能搬出什麼謙虛謹慎、修行人不追求神奇古怪、不顯聖體、內涵修養、修的是悟無所得、性自無身等等說辭,玄虛搪塞,迷惑外行,藉此遮掩自己的凡夫本質。殊不知,他們忘了,口說不顯聖,卻處處演說表白自己如何顯示了神奇,什麼傳承第幾代,他的傳承如何稀有珍貴,他的某祖師又如何神通廣大法力無邊。其實他們不是不顯聖,是顯不了聖,沒有聖量,拿什麼來顯啊?只好空說傳承編造神奇不臉紅。他們還裝出一副高深莫測的樣子,讓人誤以為他們很有修證,是悟境明心、證得道果法身的高人,這樣他們就可以繼續坐在法台上騙取大眾的供養了,卻不知,他們終將受到地獄的接待。

 

  佛教徒們追求成就證聖,就是不再是凡夫結構體,那就必然有超凡的體質、本事出現,當年阿難尊者證得成就,大迦葉尊者要他從鎖孔中鑽進門以驗證他是否已經入聖。可如今呢?全世界到處都有聲稱菩薩轉世的所謂聖人,尤其在藏傳佛教,各宗各派都有什麼認證為菩薩轉世的仁波且,什麼大聖化身的法王,基本上每個宗派都能數出好幾百個 "大菩薩",誰驗證過他們的聖量?他們展顯了釋迦佛陀鐵定在經書中的圓滿五明,還是有超凡的聖證量?他們的體質,到底是真正脫了胎換了骨的聖體質呢,還是如常人凡夫的體質呢?他們是聖者體質結構嗎?他們的體質體力與凡夫有差別嗎?沒有差別不就是普通人結構的凡胎嗎?一個凡夫結構的普通人,憑什麼坐在法台上冒稱大菩薩大聖呢?他們不是騙弄愚人、披著佛教外衣惑眾斂財是什麼呢?

 

  說到藏密,有人會說:藏密不一樣,這是一個很神秘的宗派,他們是藏傳佛教,是不一樣的佛教。錯!這種認知又是對佛教的一個巨大蒙混污染。顯宗也好,密宗也罷,都是佛教的支分流派,它們有修持方式上的差異,但絕無教義本源上的不同,無論它們神秘還是平常,無論它們以什麼樣的形式存在於世,都不能違背釋迦佛陀傳授佛法於此世界的根本原則,這個根本原則就是大悲救渡眾生脫離輪迴苦厄。眾生平等皆具佛性,不生不滅,有情決定死、無情決定滅,法無自性,萬法皆無常。無論是誰,只要離開了這個菩提根本、宇宙性空真諦,便是與釋迦佛陀的教法背道而馳,便不再是佛教,而是外道甚至邪教。那麼,既然是以大悲救渡眾生脫離輪迴苦厄為根本,那麼施教救渡之師,必須符合佛陀之教言,自覺才能覺他,否則一個凡夫,拿什麼渡眾生?既然自覺而成聖了,那就必然擁有佛法聖證量,就可與佛菩薩交往,只有這樣的師資,才堪立於救渡眾生的聖位上,否則就是凡夫教凡夫,外行教外行,傳的就只能是害人害己的假佛法。

 

  在此我們不得不思考一個嚴肅的問題,藏密古籍中,確有很多關於聖者們展顯聖量的記載,然而,如今的藏密,那些超凡的聖量成了掛在嘴邊的故事,現實中早已無影無蹤。近百年來,包括噶陀寺在內的所有名寺大廟,有誰真正肉身化虹飛向佛土了?姓甚名誰?甚至著名的寺主、法王都一命嗚呼哀哉!殘酷的現狀是,藏密各派,如今可以說一個真正的虹光身成就者都找不出來了,連開頂插草,都變成普通人都會的,用堅硬的吉祥草插頭皮這類騙人的把戲了!因為真正的佛法,失傳了,大批的法都消失無蹤了,所謂藏密傳承,只剩空架子了。當然,也有真正懂佛法的,如第四世多智欽法王土登成華利桑波,可惜他沒有把真正的佛法傳承下去,因而至今也無人看到他的繼承者們有什麼聖證量。

 

  這些話我其實真的很不想說,因為實在不願令那些勤勤懇懇修持藏密法的佛弟子喪失信心,更何況我自己,也曾經對蓮花生大師、宗喀巴大師、瑪爾巴大師、薩迦兩宮掌教時代偉大的佛法聖跡,充滿了嚮往敬佩,但事實就是事實,掩蓋這些事實只會給眾生帶來更多的迷茫,給他們的成就造成更多的阻礙。我說佛法失傳是有依據的:一、看不到他們的聖量成就,看到的是凡體凡力凡夫精神;二、大頭小身的所謂肉身成就,確實是假貨;三、各派所謂的"大菩薩"化身的人,都是凡夫質地的虛殼,完全不是超凡的聖體結構。清海隆務寺的老法王卡索仁波且也印證了我的觀點,卡索仁波且多年來,一直在做藏傳佛教各教派法脈經書法本的整理恢復工作,他親口對記者說(有媒體公開報道):現在西藏的佛法,只剩下原來的百分之二十了,百分之八十都被毀了,消失了,回不來了。換句話說,藏傳佛教百分之八十的法,都失傳了。這就難怪,如今藏密各派,有的連基本的心風明點的法都修不起來,拙火定也修不起來,更不要說密密部的金剛大法,生起次第都修不起,何來圓滿次第?妄圖生圓不二次第?甘露丸都已經變成沒有靈魂聖力的藥物加唸經的藏藥丸了,勝義擇決都用抽籤、打卦、轉糌粑丸子來冒充了,還說什麼成就?絕大多數的法都是假儀軌,只聞其名,不見其實,儀軌殘缺甚至消失,而且就算有完整的,也是世俗普通佛法,虛空本尊不會當著學法弟子的面認可他的。這是何等末法時期之可憐啊!但是各派為了保持顏面,還硬撐著說自己掌握了何等了不起的無上大法,傳承名單排列得整齊有序,結果一看,個個都是肉體凡身、虛弱無力無聖量,盡是借古代祖師的成就再搞些假動作矇騙世人,例如前面提到的用人工手術切除骨節的辦法,用硝鹽覆身如醃肉一般,強行將身體壓縮擠小成一肘高的大頭翁肉身,做成功大概需要七天時間,七天後抬出來吹噓神奇,對外宣稱是肉身縮小的大成就者。這些人為了自我顏面和宗派利益而誑惑眾生!惡毒到竟然把他們上師的尸體拿來凌遲,開膛破肚、剝皮切骨、硝鹽醃浸,慘無人道!這樣虛假邪惡的行徑,已經徹底違背了釋迦佛陀的教戒,不要說佛教徒,連個不學佛修行的普通好人都不如,更不要說什麼修證聖道了,他們的行為,佛菩薩們只會惡心,怎麼敢支持和關照?若非因果使然,護法們早就將這些惡毒的假聖假師誅之以棄了,這類人天地都不會容忍,他們是地獄三惡道的後生!任何法的本尊,都絕不可能接收這類欺騙眾生的極惡之人為弟子,故而他們修任何法都是假佛法,不可能有聖境展現,即便偶爾有點什麼奇怪發生,也已經淪為怪力亂神之利用。這類人在世時體虛病纏,離世後地獄受苦,悲哉哀歎。如此惡性循環,可以說,藏傳佛教今日之現狀十分堪憐,少部分人還在那層神秘的面紗下蒙混,但隨著時間的推移,那層面紗還能為他們遮醜幾日呢?

 

  前段時間,世界佛教總部設立了針對男性為師者的,金剛杵印證真假聖量、鑒別聖凡體質體力的"拿杵上座"佛法考科。我得知這個信息,興奮了好幾天,這是按蓮花生大師制定的標準,進行"拿杵上座""杵上金階""聖杵離座"的考核。因為聖者的體質結構與凡夫不同,聖體質自然生發聖體力,必然超越凡夫力量,因此蓮師當年制定了這一考科來鑒別聖凡真假。"杵上金階""聖杵離座"是要等妙覺菩薩以上的巨聖德才能完成的上供,我們暫且不說,就說"拿杵上座",是非常直接的提拉金剛杵的重量考核,應考的人很多,大半年實踐下來,卻沒有一個及格達到"康體士"

 

  在考核中出現了一個令人深思的現象。有一個藏地來的拉然巴格西,聲稱是修藏密法"獨猛金剛"得成就的人,入考不及格,金剛杵紋絲不動,後來給他連降五級重量再考,一樣的拿不起金剛杵,這就是這位"獨猛金剛""成就者"的真相。要知道獨猛金剛是法界中非常厲害的大力王,聖力顯赫,而一個號稱已經修成獨猛金剛的人,卻力氣小得連普通人都不如,這不是騙人是什麼呢?所以世界佛教總部這個考科設立得好啊,是凡體結構,還是聖體結構,請拿杵上座,一提當下就分明。同時我們也感歎,這世上打著一面正教宗派大旗,號稱聖人、菩薩、金剛的領袖人物太多了,基本上都是些無力虛體,自欺欺人的凡夫。

 

  到這裡有人又會問,那我們該怎樣驗證那些高高在上的法師活佛的真假呢?他們有的處處表示謙虛謹慎,又不去拿杵顯聖體質聖體力,還有什麼標準能印證他們呢?有啊!《合部金光明經·陀羅尼最淨地品》,《菩薩地持經·菩薩地持方便處慧品》等經藏中,釋迦佛陀都明確定出了菩薩必然具的五種超凡智慧,即五明,也就是說,只要是佛菩薩,就必定具備五明智慧。彌勒菩薩也在《瑜伽師地論》中告知眾生:"云何菩薩自性慧?謂能悟入一切所知,及已悟入一切所知,揀擇諸法,普緣一切五明處轉。一、內明處,二、因明處,三、醫方明處,四、聲明處,五、工業明處。當知即是菩薩一切慧之自性。"換句話說,佛陀定出五明的標桿,眾生就可以依照這五明智慧指標的高低,去判斷為師者是佛菩薩聖者,還是普通凡夫,值不值得依止。這五明智慧是看得見摸得著的,只要是真正的佛菩薩,拿出這五明智慧的成果一點都不困難,這是他們本身具備的精神思想、身體質地,就像果樹結果一樣自然。那麼,反過來想,如果一個稱為佛菩薩的人,他繪畫雕塑工藝製作一樣都不會,或者會一點也比不過世間上的能人,他的文學水平很低,他說話邏輯不清用詞不准,他完全不懂人體和事物的任何醫治及修繕,尤其是最終集諦之內明,一眼就能見真假聖凡,如果他本身體質沒有具備超凡的內證聖量,他力量平凡、施法無聖境,竟然還自稱聖者騙大家,如果這樣的人你都相信他是佛菩薩,那就只能證明你自己愚笨到家,活該上當怪不得旁人了。

 

  我們一定要非常清醒,佛陀的五明,是圓滿無缺的,每一項都會達到世人中專家高度的頂端,大菩薩的五明也一定會超越世間能人。釋迦佛陀將五明這個標桿留給眾生,就是讓眾生依循這個方向去鑒別真偽,以便學到真正佛法的。當然,五明涉面過廣,特別是前四明,深淺變化無窮,界限模糊,對普通人來說確實難以區分聖凡,智慧不夠的人容易把凡夫的知識認定為聖境。但是作為總集諦的內明,沒有涉面性,是直接的照妖鏡,是開箱見底貨、翻牌看紅黑的鑒定真假佛菩薩的檢測器。尤其是蓮花生大師法制的"拿杵上座"印證,一針見血,立竿見影,是聖是凡伸手現,三十個段位級別讓聖凡真假清清楚楚,無以遁避。

 

  有一個教派的法脈掌教人說:"如果拿金剛杵重量就能代表佛法,那就是個笑話!提重量怎麼能代表擁有真佛法聖量呢?"對此,我想說的是,既然你自居是一代傳承佛法的掌持者,既然你說拿金剛杵重量代表不了真佛法,那好,那就請你這位所謂的傳承正教的掌持人,把鎮殿金剛杵拿起來看一看!總不能說修真佛法身體無力、虛弱多病拿不起金剛杵,修假佛法才會體力強壯、身體健康無病拿得起金剛杵吧?總不能說拿不起的是真佛法,拿得起的倒成了假佛法吧?我告訴你,邪不勝正,自古定論,既然號稱傳承法脈一代掌教人,連一柄金剛杵都舞弄不了嗎?真佛法不如假佛法嗎?難道虛弱無力的病體才能代表有真佛法成果嗎?倒死不活、衰竭無力才是脫去凡胎成聖體了嗎?如果連亞洲大力士乃至世界大力士都舞弄不了的重量,而被體重比大力士輕、年齡比大力士大、且不練重功的佛教老師父單手提起,這不正是真正的佛法修成的脫胎換骨,這不正是成就聖者的超凡聖體力嗎?如果不是聖人體質,怎能出聖體力?為什麼依因明比量於現量取質,大力士提不起的重量祂能提起呢?我們要知道,世界大力士都達不到的標準,而不訓練大力的修行者能泰然輕取,不是佛法聖力是什麼呢?這是任何理由、任何說辭、任何科學、任何解說都推不翻的事實真理!因為這就是真佛法造就的聖體質、聖體力!

 

  所以,在這裡我無比真誠地提醒佛弟子們,如果你渴望真正的佛法,為了自己的福慧圓滿、解脫利益,你為什麼不用實證聖量的標準去衡量、鑒別、尋找為師者,去印證誰才擁有真正的佛法,誰值得你依止學習呢?

 

  我一點都不想自讚誹他,我是修行人,我要學佛菩薩發菩提心願,不能有半點不利他人成就的心,他人學到正法能成就,那就是我的幸福,我巴不得所有的法師都明心見性,所有的活佛都聖量超凡,巴不得所有眾生都學到如來正法解脫無礙!但理想與現實的差距太大了,當我拿起五明標桿,拿起實證聖量的法器,去量測當今佛教界的大量人和事,我所收穫的,是巨大的失望,我深感難過,眾生深陷虛假謊言、空洞假佛法,甚至落入外道邪說之中,我難以抑制悲哀。在這漫如淵海的末法黑暗中,我也曾一度找不到方向。我看到,無論佛教外行還是佛教內部,似乎都把沒有實證聖量,化作不在意的理所當然,似乎都認為佛教就是經書理論、四大皆空、空性開悟,開悟了佛性,明白了無法可得就是了生脫死不受輪迴痛苦了,而一說到有聖量本事可得,就斥為有漏之種,是有為法神奇古怪,就不是得道即無得。當然,學習佛教正理是必須的,明理才知道該如何依教奉行。但明理並不代表實質啊!理就是理,實就是實,明理只是一個基礎,是一個空洞的、沒有實際東西的基礎。只有明理上的實證,理體一元無二才是道量,如世尊當年的弟子十六尊者,擁有了佛法聖量,才開始進入實在的進取,才有可能於現實中超凡入聖,脫離輪迴諸苦要取得成就解脫,必得聖量有證啊,否則就不會有禪宗二十八祖菩提達摩一葦渡江的事了,這不是顯而易見的道理嗎?但為什麼大多數人都不知道聖證量才是修為的成果呢?為什麼即便是知道聖證量的人,對拿杵上座這樣實在的道行表顯,也是隻字不提呢?大家忽略了一個問題,當今世界的法王、活佛、法師,所謂的高僧大德們,這些人基本上自己就是假聖人真凡夫,他們沒有聖量可言,如果他們講說了"拿杵上座"這樣的真鋼印證,自己就一切都垮了,因為自己是一代宗師卻做不到,在弟子面前丟臉,弟子清楚地看到他沒有真佛法真聖量,只是個傳假佛法的凡夫,那誰還願意皈依他呢?這些假聖者不但不會提這件事,如果旁人提到,他會頓然呵斥恨之如敵,他會想盡一切辦法為自己遮醜,實在掩蓋不了,就會強力造謠誹謗,因為這是此類無道之師唯一慣用的招數,他做不到,不反對怎麼辦?可是再狡猾的貨色,他也忽略了一個關鍵問題,佛教徒們會想,如果是世尊佛陀、觀音、文殊、彌勒菩薩,如果是蓮花生大師、宗喀巴大師、瑪爾巴大師、薩迦初祖兩宮大聖,他們會提不起"鎮殿金剛杵"上金階嗎?會嗎?會不如常人的大力士嗎?這是多麼清晰直白的鑒別啊!!!

 

  凡是假聖者都絕不願意講到以實證聖量印證真假聖凡,這正是末法時代的現象,這正是波旬魔王所希望的,讓所有眾生學不到能修出聖量的真佛法,讓假佛法將眾生扣押在生死輪迴中,這就是魔要的!

 

  在我幾十年的追尋之中,在即將徹底絕望之時,何其有幸,我必須說,無比感恩沒有教過我佛法,卻開悟了我破除五陰浮雲、三毒水泡的聖僧恩師,我的大聖師兄——能隱身的和尚!他讓我在這漫無邊際的渾濁晦暗中,見到了真正的佛法光芒!它是那麼的明亮燦爛,像一顆重磅光彈綻放在黑暗的夜空,所有的邪惡、扭曲、欺騙、誑惑、混沌,都因這無量巨大光明而遁逃潰散,我在這光明中,清晰看到了令眾生解脫成就的真正佛法,親眼見到了超凡入聖的如來佛法,實實在在地存在於人世間!我更看到了這法門是與當年釋迦佛陀無二無別的一個體系,成就的聖者們、大聖者們歷歷在現!

 

  為什麼這麼說?因為,在這個光明之所在處,現返老回春、出佛陀三十二相、開現量伏藏、展金剛大力王聖體質聖體力,修拙火定、修護摩火供、修勝義浴佛之法、請來虛空佛陀降甘露等等等等,每一部法,都展顯了聖境界,而且是虛空佛菩薩親臨壇城的聖境界!更看到了這個光明之所在處,有大批佛弟子解脫成就,證量高不可攀,有的甚至親受阿彌陀佛現身傳法,親受觀世音菩薩現身接引,有的當眾展顯神識出體取物,有的當眾施展良馬空行神力,一兩分鐘跨過十幾公里,有的施展金剛大力世間無人能比!有的先到極樂世界旅遊,參拜彌陀、約定時間,返回人間料理恰當,再正式往昇淨土!我看到在實踐中,有的施如來正法擺金剛陣、八風陣,看不到的佛法力量,將人隔在地上兩釐米粗細的黃繩外,無論如何都跨不進去,當場讓人見識超凡巨大的佛法威力,曾連任兩屆的國際拳擊協會主席親證現場,驚歎不可思議!有的預知時辰坐化,有的生死自由掌控,有的圓寂後結出堅固舍利子,有的荼毗出摩訶薩級別的舍利子和稀世光艷的五彩舍利花,有的成就後肉身金剛不壞!

 

  混亂萎靡的末法時代,炸起一聲又一聲正法的驚雷,我們仿佛又重回到釋迦佛陀住世的年代,能常見菩薩阿羅漢們施展聖量!這些,不正是佛教徒全部修持的目標嗎?這不正是佛經中記載的聖境嗎?這不正是蓮花生大師、宗喀巴大師、瑪爾巴大師、無我母大師、薩迦班智達、月賢王時代的聖量再現嗎?這不正是佛陀正法的直顯嗎?我欣喜萬分,真正的佛法,還在人間!

 

  這無量光明之所在,即是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的教法,也就是與釋迦佛陀一體無二的、沒有宗門派別之分的純正的真正的佛教!

 

  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佛法的每一次勝義法會,都必定有超凡入聖的聖境展顯,每一部勝義的傳法,都有佛菩薩本尊親臨。只是其中一部羌佛說法的《藉心經說真諦》就統攝了整個般若要義,而另有說法達兩千多卷,全是正知、正能量、佛陀正法!《解脫大手印》兩大心髓,更是修行的精要中的精要,無與倫比的勝義教授!依法修得成就的弟子,更是層出不窮,每一個都有名有姓有據可查,有的成就巨大引來全球媒體廣為報道,震撼世界!

 

  也許會有一知半解的人認為,印昌前文呵斥開悟二字空洞,是無實理論,那《藉心經說真諦》也是講說空性證悟,不也是理論嗎?有這種想法的人是愚昧的思維,《藉心經說真諦》是理體雙運的精華,不是違背因果宣揚空洞的開悟了就成聖了,而是據實詳盡地精說性空真如之諦,教化眾生修行、滅業、證悟、住性,徹底成就解脫涅槃道,這正與釋迦牟尼佛說法相同,必從修行因果入手,主張實證受用,豈是禪機開悟之無用空話?至於六祖慧能之頓悟,修行者可知祂是金剛菩薩投生轉世再來人嗎?

 

  紙短言長,且不說羌佛現三十二相等殊妙聖境,儘就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的五明成就,就是符合釋迦世尊經藏規定的最圓滿的頂峰成就。只是內明一項的其中一小部分"內證聖體質聖體力""外得回春相",就已創歷史最高紀錄。蓮師所制"拿杵上座""杵上金階""聖杵離座"檢測標準,最高達到上超三十段,世界大力士標準最高上超十段,但羌佛在一次被恭請觀禮的法會上,聖德高僧們提前將"鎮殿金剛杵"抬上了金階,這就成了難題,因為現場沒有人能將該杵請下金階,這是意外發生的事,大家只得請羌佛解難而拿杵離聖座,四百三十四點八磅重的"鎮殿金剛杵"(這是經美國蔡曉薇律師現場公證稱量的該杵實際重量),羌佛單手拿起懸空十三秒,上超了五十九段!有金艷萍、徐蒞達夫妻二人,經洛杉磯郡政府和加州政府公證申明,公開登報懸賞兩千萬美金來賭證,他們二人的目的是想看一看就常人大力士是否有上超五十九段的力量,或唯獨只有真正的佛菩薩才有此超凡的聖力。到目前為止,只有羌佛做到了,世上沒有任何人能單手拿杵上超五十九段懸空十三秒,任何人能達到這個標準,即刻領取那兩千萬美金!這就是羌佛的佛陀聖量,絕非常人法王大力士們能做到的。

 

  有人認為,這算個什麼呢?提點重物也拿到佛法裡面來說?我認為講這話的人愚笨到了家才會說出這樣的腦殘話。很簡單,既然不算什麼,為什麼找不到一個人能把那兩千萬美金拿走呢?既然不算什麼,你自己怎麼不去拿走那兩千萬美金呢?你不覺得你說大話使小錢可恥嗎?我敢說,任何人想要上超五十六段都是白日做夢,三十段都超不了!除了真正的佛陀和等妙覺菩薩摩訶薩,誰都做不到!羌佛的五明高峰,這世界上確實沒有第二人能企及,也無有先聖可與相比,這是擺在眾人面前的事實,若有質疑,你可以試一下,不管你把哪一項搬出來對比,都絕對達不到羌佛的五明高峰,僅就內明證量這一項的千分之一"聖杵離座"上超五十九段,就無人可及項背!這些都是有例證實物為據的,太多太多了,我無法在這短短前言中一一詳述,請參見《多杰羌佛第三世》寶書所載羌佛的成就中之部分成果——三十大類成就。

 

  修學南無羌佛的親傳佛法,出現了很多大成就聖者,如身體修成透明的降養清真老法王,圓寂十天後法體神變、回春成莊嚴相的因海聖尊,當著上百人的面修現量伏藏法精準取藏的玉尊,當眾拿起千斤重攔殿金剛杵的旺扎上尊,預言精準、分毫不差、生死自由的祿東讚法王,圓寂時身放五彩虹光的雪巴派法王大西拉仁波且,能與玉皇大帝隨時溝通且降妖除魔於翻掌間的永定大法師,又如林劉慧秀居士、候欲善教授先到極樂世界旅遊參觀,在阿彌陀佛座前預定好往昇時辰,返回人間告知大家,再按預定時間準時往昇西方極樂世界!再如趙賢雲居士、闕祥壽居士、趙玉勝居士、王靈澤居士、王程娥芬居士、吉田幸子居士、余林彩春居士……還有很多驚世成就者,此不贅述。只說其中一位弟子洛桑珍珠仁波且,是全世界在西藏取得拉然巴格西學位的唯一兩位漢人之一,他在西藏求法八年,受過六百多種灌頂,八十歲時有幸皈依在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座下。在他接受到羌佛灌頂的當天,親口對記者感慨道:"我學佛六十年,不如今天一天!"洛桑珍珠格西的話,讓我們從中體會到兩個深刻的問題:一,六十年的學佛,六百多種灌頂,不如在羌佛這裡學一天,那大半生輾轉辛苦求學到的東西,多麼堪憐!二,這位飽經滄桑的老活佛大格西,曾與太虛大師、法尊法師共事多年,他曾徒步穿越西藏無人區禮拜空行母聚居地,他是深通經律論的拉然巴格西,並有《菩提道次第略論》等譯著,他明確知道什麼才是真正的佛法,因此,這位八十歲的老格西,在接受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灌頂的時候,覺得自己在這一天才算是真正走進了佛法的大門,他萬分感動之下用真摯又深沉的語氣說出這句發自肺腑的話"我學佛六十年,不如今天一天!"當時的這一句,飽含著多少對真正佛法的渴望,飽含著多少內心深處的心酸、欣慰、慶幸,還有無比真誠的對南無羌佛的感恩啊!(詳見當年的實況錄像)

 

  再有,中國大邑縣霧中山開化寺,是擁有兩千年歷史的著名叢林,曾被尊為"禪教之總持",是佛教在中國南傳的第一站。佛教傳入中國,南傳第一站是四川大邑霧中山開化寺,北傳是河南洛陽白馬寺。開化寺出現過許多聖僧。開化寺前任方丈普觀長老,也是峨眉山金頂第十三代祖師,修證極高,一九九八年圓寂,生死自由,肉身金剛不壞,法體至今仍供奉在開化寺。這位大聖成就者便是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的弟子,他所修的令他得到成就解脫成為肉身金剛不壞大菩薩的至高佛法,便是來自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他的師弟果章老和尚,曾是峨眉山九老洞長老,後任霧中山接王亭寺方丈,二零一五年一百零七歲時坐化,生死自由,圓寂十一天后有不法分子用針刺老和尚血管,當下鮮血流出,表法肉身菩薩之境地。果章老和尚也依止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學法多年,二零一四年,羌佛法著《藉心經說真諦》出版時,果章老和尚鄭重感言:"我今天要感恩法寶公開。我是霧中山接王亭的方丈,雖然今年有一百零六歲了,但在佛陀面前卻仍然是一個小孩,這之前我一直住在峨嵋山的九老洞,我和我的師兄普觀老和尚都是第三世多杰羌佛的弟子,我的師兄是峨嵋山第十三代祖師,我們這一生拜請過非常多高僧大德、法王活佛,雖然經歷很多求法過程,但是就是找不到我們想要的佛法。後來我和師兄被禮請到佛教南傳發源地第一站霧中山開化寺,重整祖庭,一天突然受到佛菩薩的指點,說雲高益西諾布總持大法王才有最高的如來大法,就這樣我和師兄拜到了第三世多杰羌佛座下。在佛陀師父那裡,我們聞受了甚深的佛法,受到了大法灌頂修學,聞聽了沒有公開的如來大法,達到了開悟。我師兄已經大成就圓寂了,他猶如六祖慧能大師一般,證到了肉身不壞金剛舍利身。現在得知《藉心經說真諦》將馬上出版,普渡眾生,我只能說,真正的如來大法公開了,這是百千萬劫以來眾生的最大福報喔!"(詳見《藉心經說真諦》第七百零七頁)

 

  早在一九九二年,有一次第三世多杰羌佛率數十位弟子臨時起意前往開化寺,時值開化寺全寺僧眾禪七閉關進入第三天,普觀長老突然從座上出定,告訴僧眾說,立即停下禪七,全體前往山門,護法菩薩剛才通知,最偉大的聖者我的佛陀師父很快就要來了!十多分鐘後,羌佛一行來到寺廟,僧眾們早已披衣搭俱以最隆重的禮節恭候在山門口,普觀長老和果章老和尚更是大禮叩拜,兩位老法師恭敬攙扶著當時尚且十分年輕的羌佛進入寺廟,直至山頂明月池。(詳見當年實況錄像)

 

  於此,我們想要問一問佛弟子們,世界佛教僧伽會主席悟明長老,虛雲大師的衣缽傳人香港竹林禪寺的意昭老和尚等高僧,也拜南無羌佛為師,受到內密灌頂,受傳本尊法,悟明長老修到肉身不壞,意昭老和尚生死自由,還有西藏密宗四大教派總法王唐東迦波大菩薩十六世,受蓮花生大師親教指引而拜南無羌佛為師(以上詳見當時媒體新聞報道),這些道德清純、修證極高的世界著名大師、大菩薩聖者、大法王、大活佛、長老老和尚,他們聖量超然能隨時與諸佛菩薩通達,他們已經是生死自由的大聖成就者,他們對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無比的虔誠恭敬,他們依止在羌佛座下修學到的佛法,為他們帶來了巨大成就。最近我見到《中華佛教人物大辭典》中也記載了黃輝邦、曾仲溢等高僧大德是羌佛的弟子、受羌佛教益。我們再笨也應該明白,這值得我們認真思考真正的佛法在哪裡!

 

  各位行人,為了便於閱讀,這本《感恩——能隱身的和尚開悟了我》,它不很厚,它只採擷了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的正法海洋中,寥寥可數的幾朵浪花,但每一朵都綻放著真正佛法的光芒,每一朵都能讓眾生清清楚楚地看到,真實的佛法聖量是什麼,真正的如來正法到底在哪裡。

 

  我要選入書中的佛法聖跡,不是故事,而是有實有據的鐵證如山的事實。但這樣的事實數量龐大,無法一書列盡,我只選擇了有報章媒體報道過的其中一部分,而沒有媒體報道的聖跡更是驚世奇觀,太多太多,應該說,自釋迦牟尼佛滅渡至今的所有大聖者們,都不及羌佛之一二。

 

  我寫這本書,蘊含了我的真心,什麼真心?一懺悔,二感恩,三慶幸,四誠願。懺悔我過去無知的輕教慢佛之大惡罪,感恩聖僧顯聖渡化愚頑的我,慶幸我未遭惡報,今得殊緣為大眾衷訴真情,誠願各位行人都能學到真正佛法,今生福慧圓滿,得到解脫成就,利樂一切有情眾生!!

 

  我把這自序呈上,合掌祈請南無羌佛恩師說法,佛陀師父看後當下說法,這是我萬萬沒有想到的事。南無羌佛說出了深廣淺普之弘法利生要旨。我把佛陀恩師的教化和我要說的話,立名為:











                    我師羌佛以上說法,弟子深受教益,銘記於心,也會如佛陀教化去做。但是我還得說,我所寫的自序前言,是正知正見的佛法義理,並經聖德組聖德們斧正,一致讚同我的說法,聖德們認為:佛陀是佛陀,印昌是印昌。印昌為眾生開啟聖法大門,提示眾生知道有正法、無上法,身為佛弟子,印昌以受用大道成就,發心利眾,理所應當。但佛陀的菩提大悲聖願,是普覺於三界六道根器各異之有情眾生,故而必須平等對待,因為身為佛陀,並非一派宗師。更要知道,南無羌佛處處與眾生平等,不予自恃高人一等,故常時見到羌佛以慚愧自居,其實,我們哪裡能及羌佛的百分之一二啊!眾人見到羌佛單手提起四百三十四點八磅重的"鎮殿金剛杵",然而羌佛哪裡才止這點力量呢?有一段錄像可以證明。在二零零四年的"勝義浴佛法會"上,有一個重達四千二百六十磅的"浴佛池",十二個成年人合力抬它,紋絲不動,而有一人,頭戴斗笠面具,一個人輕輕提起浴佛池倒出了池水!羌佛說那不是祂,祂自己連兩百磅都提不起,那是另一位巨聖,但羌佛卻說不出這位巨聖是誰,而我們一看身形即知,那活脫脫就是羌佛,而且現場環境就是在羌佛居家的花園中,至今十六年過去了,事實證明那"另一位巨聖"根本就不存在,不管佛陀師父承不承認都是祂,身形是改不了的!但要知道,羌佛從來就是大悲利生,謙虛至極的,那是真正無私、無欲的大覺佛陀境界,否則,羌佛就不會蒙面展聖力而不顯露自己了。而印昌你不是佛陀,你將佛土之法告之於眾,有醒於人,希盼獲其法益,甚可讚歎。至於大眾能不能學到至高無上的勝義佛土大法,那就得靠自己去虔誠爭取了。只要三業至誠,再普通之人,亦可即生成大聖。

 

  感謝聖德們的增上助益。佛弟子印昌在此重申,我絕非故意貶低任何佛教宗派的任何人,作為佛弟子,直心是正道,是根本。我相信一個真正菩薩應世的法王、活佛、法師、大德,只要不是妖孽投生,只要不是社會騙子假佛法充當正聖,就一定會為利眾生而讚成我說的心裡話。我必須得對正義的善德為師者們說,當今世界,騙子假上師假活佛遍地都是,難道不是這樣嗎?網上看到,曾經一度,就只是在北京朝陽區,就有十萬朝陽活佛,而且一個個都有寧瑪噶舉薩迦格魯希解等教派的傳承,結果個個都是凡夫騙子教凡夫,找不到一個有聖體質聖體力聖證量,難道我慚愧印昌不應該提醒大家仔細鑒別嗎?這可是關係到我們自己成就解脫的大事啊!只有那些毫無佛法證量的假活佛騙子邪師,那些打著傳承旗號,卻已經變質為邪見誑惑他人的附佛外道、妖師才會對我恨之入骨,因為我揭開了他們的假面具,障礙或損及了他們的騙色斂財之路。但我也相信,闡提雖於地獄受極劇之痛苦,但也有佛性。萬一某一天,某一世,某一劫,那些傳假佛法的惡人,他們善業成熟而惡業遠退,他們有緣走上正確的修行之路,有緣學到真正的佛法那一天,我認為他們也會為了幫助眾生早日成就解脫,像我一樣為正法利生,訴說真情的。所以,我執筆編著這本書,目的只有一個:為了讓佛教徒如我一樣,學到真正的勝義佛法!福慧圓滿、早證菩提、了生脫死!

 

  為世界吉祥昌盛盡綿帛之力,為法界增添解脫聖眾而呈此書,我編著此書免除收取一切版權費用,純屬義務盡心之行,若有功德,全數迴向給身處B 型流感病毒、新冠狀瘟毒等各類瘟疫病難中的世界各地的眾生,祈願受災難者急速消除苦厄,轉為平安!

 

  感恩我師羌佛祈禱消除B 型流感病毒、發生在武漢的新冠狀肺炎!誠如羌佛恩師在一月三十日的法音中所說:新冠狀病毒雖然嚴重,但很快就會過去。現在,發生在武漢的新冠狀肺炎確實已得到控制,但世界多國近期又突然爆發新冠狀瘟疫,甚是嚴重。聖德們聯合祈請我師羌佛再度加持消除正在全世界蔓延的新冠狀疫病。羌佛說:"我會祈禱,大家放心,但我深感慚愧,諸佛菩薩會加持消除正在世界蔓延的這場瘟疫。現在國家很重視,會有很好的藥物治理這些瘟疫,人們一定會度過疫難,獲得平安的。"

 

南無本師第三世多杰羌佛! 

南無娑婆世界佛教教主釋迦牟尼佛! 

南無十方諸佛!

 

佛弟子:印昌





台長: 紅塵佛子
人氣(383) | 回應(0)| 推薦 (2)|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教育學習(進修、留學、學術研究、教育概況) | 個人分類: 文章轉載 |
此分類上一篇:董秀花師姐的兒子 文章分享----轉自網路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請輸入圖片中算式的結果(可能為0)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