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1-03-21 22:08:14 | 人氣(129) |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痕跡

推薦 0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其實也不能很確定,是不是每個人年輕的時候,都曾對情感有單純、絕對的預期,唯一能很確定的只有,這個世界一直在變。

〔他們不是情人,並不相愛,但在寂寞的大街上相擁,用戀人的方式,親暱地廝磨著彼此的臉頰;在毫無防備的夜裡,做愛。〕

發生過的事,一模一樣地倒帶重播,只可能出現在腦海,所有的情緒,勉強維持85%的相似度。然後時間拍岸,一點一滴沖蝕去了,開始恍然於未曾真實的夢境逐漸淡去的記憶之間。

痕跡

〔他們是朋友,喜歡彼此,但不相愛,見著面的時候,侃侃而談,坦坦大笑,了解彼此,尊重朋友的份際,直到那個炫目的場景,在所有時空的巧合下,逼到眼前;女子膩進男子溫暖的懷抱。〕

友情與愛情分得清楚,想必是件幸福的事,誠然,與善惡分明的絕對觀並不相同,但也許性質近似……
我見你低語呢喃。

〔沒有愛情的吻,嚐起來味道如何?當真沒有嗎,不是說,所有的誓言,最可信的也不過那一瞬間,不如為著那剎那微笑,許一個天荒地老的愛情,於是就此甜美。〕

又搖頭了,靜默地微笑搖頭,成為一種爭論時的習慣,但亦非爭論,眾人之前,僅是傾聽,並無爭論的意欲。

〔懷抱間,於是摯愛,是至愛?珍惜地輕柔地吻著愛人的眉眼額頭,在這樣的身體裡,如何見著彼此的靈魂?〕

當生活如城市中整齊的建築物,排列豎立了在眼前,那曾經的所有的親吻以及擁抱以及做愛,你僅能用身體記憶,用每一個轉身,即使只是你觸碰到自己。

〔嘴角一朵微笑的小花,趕緊用另一朵湊上前去摘,吸吮之間有著甜美、沉溺,彷彿靜酣酣地沉睡了數千年,只為了在最對的時間醒來。〕

感官可以有多大的歡欣愉悅,只是心靈永遠處於過胖的重量級狀態,毫不遲疑地茁壯,身為附庸的身體,只得找別的方式復仇,如:各式各樣、琳瑯滿目的疼痛。

〔所以你終於決定放棄奉祀愛情嗎?輕嘲的笑聲,又在偌大的四方屋裡延散開來,撞擊牆壁,回音來去,在下一段感情奔至跟前時,未曾消滅的能量,足以在一瞬間,震得你耳鳴。〕

整個世界,繼續下著,困倦潮濕的雨,終究還是讓你看出,在等待。

台長: 秤子
人氣(129) | 回應(0)| 推薦 (0)|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社會萬象(時事、政論、公益、八卦、社會、宗教、超自然)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