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2-09-14 00:33:02 | 人氣(202) |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從前〔歌詞小說〕

推薦 0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堤邊的海風很涼,頭髮吹到臉上擾啊擾的,海邊的濕氣很重,一會兒她就覺得頭髮微微濕了,臉頰也是;海邊的雲隨著天色黯淡,一邊變化著,一邊換著顏色,她呆呆地瞪著那些雲,腦海裡仍淨是他爽朗的笑臉。

他為她的細膩善感傾心,毫不避諱地在眾人之間多照顧她一些,她只安安靜靜地微笑回報。某次朋友之間有意無意地閒聊八卦,提到他是個女孩緣很好的男孩,可卻從未聽他向誰告白,言語之間果然有人向她投過羨慕的眼光;她嘴角微捲,心底笑笑〔也許是他派來的說客吧!〕她要自己這麼相信。

安靜的她雖不見得完全沒有戀愛經驗,可總是這麼朦朦朧朧,說不上什麼深刻體認,是在一起、是分開,對她來說沒有太大分別,所以後來她心裡決定,還是一個人好,她不覺得有什麼不好,也不過就安安靜靜過自己的日子,沒什麼不好…

..............................

那天她提前走了,身體有點不舒服,她知道怎麼照顧自己,只是回到住處,疲憊得還是先和衣躺下了〔等會再起來吃點東西,先休息一下吧!〕不料越躺身體越不舒服,睡不深,卻也醒不來。

接著就被一連串的鈴聲吵醒,起先她還分不出是電話還電鈴,躺在床上讓意識一點一點慢慢回來,鈴聲持續著,好久好久,她坐起身,嗯,是電鈴。

她起身向門的防盜眼看了一下,心裡一震,是他。她狼狽地開了門,揉揉一頭亂髮,眼神渙散地看他就這麼走進來,又是飯又是湯,馬上擺了她一桌子,他蹲在桌邊仰頭看著她問:「妳自己能吃東西嗎?」她晃了晃頭,想把自己晃得清醒一點,走到桌邊的椅子坐下,離他遠的椅子。

他竟就這麼當作她在回答問題,不由分說移到她身邊,舀了一匙飯,遞到她面前。

她慢慢睜大了眼睛,有點搞不清楚狀況,看看他,又看看眼前的飯,有點不好意思地笑了笑,指了指湯匙說:「你放下,我可以自己吃,謝謝你。」他滿臉疑惑:「真的可以嗎?」「嗯。」她直上直下慢慢點了點頭。

他才有點不甘願似地放下湯匙,因為看她不肯直接從他手上接過湯匙。她低著頭開始慢慢吃了起來。「今天晚上大家有聚會,可是妳沒到,我問了問,沒有人知道為什麼,只有小慧說妳好像有點不舒服先走了。」她繼續吃,沒搭腔。

「我來之前打妳電話,沒接,蠻擔心的,就算像平常一樣只說了兩句就說要掛電話也好,妳總也是會接電話的,打了幾次,就決定去買點東西,料想妳一定沒吃。」

「聚會呢?」嚥下了一口飯,她輕輕問。

「先走啦,然後就來按妳的門鈴,按了好久,妳再不開我都打算報警開妳的門了。」他漫不經心地先回答了又繼續剛剛那段「擔心實錄」,鮮少看他捨得這種聚會不參加的。

「所以啦,等了那麼久,我就不幫妳吹飯了,應該蠻涼的了吧,不然我看妳可能不肯吃。」他孩子氣地笑了笑。

她覺得眼睛熱熱的,可能是被燴飯的微溫氤氳的,也可能是早先鼻涕眼淚的餘威。她慢慢吃完了飯,開始喝湯,他就靜靜在一旁看她吃,沒有再多說什麼。

「看妳吃得蠻好吃的,我都餓了。」「那…」她突然停下湯匙。「沒關係啦,我開玩笑的,妳快吃,吃飽了才有力氣休息。」

「吃飽了才有力氣休息?」她笑了出來。

「是啊,妳大概是感冒吧?鼻子紅紅的,也好多衛生紙,妳連擤鼻涕都小聲啊,才會都沒有人知道妳生病的。」「啊,來不及收…」她有點不好意思,覺得連臉頰都發熱了起來。「哎呀,生病都這樣啦,什麼收不收的,妳住的地方要是我媽媽看到了,一定會對我說『你看,人家就是有辦法把屋子收拾得那麼乾淨,就會跟我找理由說收不好!』」

她還是輕輕笑了笑,想要說點笑話,可是腦筋卻轉不過來,平常她不是這樣的,安靜歸安靜,要說出什麼讓人捧腹的笑話,也是挺拿手的,想著想著,臉就越發紅了起來。

「嗯,妳吃了東西臉色比較紅潤了點,剛剛進來的時候本來很想扶妳,臉色好白,像是飄出來的,可我想妳不喜歡別人碰妳,嗯…」他頓了頓。

「我也不想趁人之危。」她訝然抬起頭來盯著他看,臉上沒什麼表情,心裡卻的確很是掙扎。他看她吃完之後,很勤快地收拾殘局,甚至還拎起了垃圾。

「好啦,那我走了,妳好好休息,有點力氣就去看病,我知道妳會照顧自己的。」「那…這些多少錢?」「欸,妳這樣…」「好啦好啦,那就,謝謝你…」他知道她討厭依賴,討厭大男人自以為照顧女人,卻能做得那麼不漏痕跡。

「那我走了。」「嗯,路上小心。」她就這麼飽餐了一頓,還都是她喜歡的口味--他平常果然很留意,她闔上門之後,靠在門上…,覺得頭還是暈,決定去洗熱水澡,準備睡覺,不再想了。

躺上床時,有一種心滿意足的舒適感。翌日醒來,腦子第一個畫面是他孩子氣的笑臉,發現果然得到很多體力休息。

.......................

那天,其實她已經病好了好些天,他跟在身邊,眼睛竟是有話想說又不知道如何開口。她遠遠看著他向自己走來「嗯,病好了嗎?」她覺得他有點明知故問,已他對自己的關心。「嗯,好了很多天了,那天真的很謝謝你。」「哎呀,妳謝了好幾次啦,隔天、再隔天,從那天之後每次我們說話妳都謝過一次了吧!」「就…真的很謝謝你。」

「妳…,怎麼老是拒人千里。」他眼裡有點受傷「其實那天我也想過很多方法,我知道我提東西過去給妳吃,說不定反而讓妳對我更保持距離。」「我…我不知道怎麼說。」他的心思何嘗不細膩,她的心底微微發麻了一下。

他靜了一會兒,沒聽到她說話,轉頭看著她「妳,看著我,好不好?」她把視線交給他的眼睛,卻越看越朦朧,她覺得自己眼睛霧氣好重。「我們認識好些年了,對不對?」「嗯。」

「我明天要離開了,他們這幾年已經問過我好幾次了。」「我知道。」「我想跟妳一起走,他們也問過妳,是嗎?我們是可以一起走的?」他知道的。可是她不想走,她離不開自己的天地,不知道為什麼,雖然那實在稱不上什麼天地。

「我很努力讓妳了解我、信任我,我到現在還是不知道,妳以前究竟受過什麼傷害,但是我可以保證,一輩子不會讓妳有那樣的痛苦了。」她不曾給他機會走進她的心裡,她真的受過什麼傷害嗎?難道不是她天生如此,其實她自己都不明白。

她搖了搖頭,停了一下,再搖了搖頭。頭髮在風的吹撫下四方飛散,倒是很唯美,她忍不住在心底訕笑自己。想著想著,她竟然就真的這樣帶著有點心碎的表情,笑了。

他不再說話,很快地在她眉肩輕輕親了一下,立刻起身離開,她來不及反應,只在朦朧的雙眼裡,看見他黯然遠離的身影,覺得自己的臉頰濕濕的,那瞬間,她覺得自己的心心一點一點地沉了下去。

......................

他離開之後沒多久,她也離開了,不過,是徹底離開那個環境,她再也沒有辦法待在那個一起生活過的城市,可是又離不開那些習慣,於是到了另一個可以看到海的城市,雖然是相似的方式工作著、生活著,但是每每想到他的笑臉,她心裡就是一陣麻,她想,這一定是愛了,但是她未曾把握,自己早就習慣看著他那樣快樂又安適的模樣,一直帶給她很安全的感覺,她漸漸看到這愛,是深是淺;其實,她覺得,連他都很明白,不明白的,只有當時的自己…低估了這能耐,至今。



主唱:萬芳 詞:厲曼婷

從前,有過一段愛戀,我量不出他的深淺,只覺暈眩,從前,不很久的從前,他總譜出美麗的誓言,到我面前,是我膽怯、埋頭、蒙眼,是他傷悲、昂頭,就走遠,就在那一瞬間,心老了一點點,惆悵讓愛的深淺,慢慢浮現,昭然若揭。

明明看見你很勇敢,往這邊走來,我的心卻沒有打開,不曾回應你的呼喊,反而躲開,我自己都說不明白,想流淚卻又偏偏哭不出來,覺得不甘,是我低估愛的能耐,臨別吻,在眉間,直到你已黯然走遠,淚才湧現。


註:流行歌曲的歌詞常常讓我很有感覺,也很有畫面,好幾年沒寫小說,本以為頂多千字就結束,標題也本定為「小小說」結果情境描寫,一下子就敷衍得太多了去。一直有人勸我,窮到這時,應該把這些文字拿去賣,一下子就貼上,就失去各報社投稿的籌碼,不過,網路書寫,還是習慣吧。〔秤子〕2002/09/14

台長: 秤子
人氣(202) | 回應(0)| 推薦 (0)|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圖文創作(詩詞、散文、小說、懷舊、插畫)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