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7-31 07:49:22| 人氣529|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把詩還給庶民〉(盜題散文)

推薦 4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67096380_1147152852142877_3644553189748899840_o.jpg
幹嘛復興?是台灣都沒郎了,所以沒錢撈?



〈把詩還給庶民〉(三稿)

「故事」和「故事書」是佚凡論文的重點之一(「故事」不只是story)。就不要說古代了,現代亦然,例如老街,或者古蹟。

佚凡關心著民間文學,在社區大學開課的父親只有高農學歷,課綱也有很大的部分在民間文學、甚至廟宇裡面流傳的故事。

依稀記得大學時代,我們到台南麻豆進行田野調查,那是很寶貴的記憶;最珍貴的獲得不只是佚凡終於明白「或許非當下時空的人,才有辦法知道(獲取?)更多」,遑論已然在高雄市謀生的老父是昔時故鄉高雄縣小村庄人文協會的名譽理事長,負責統籌規畫導覽總統的下鄉蒞臨行程。

離題了。

在麻豆和當地人訪談後,所採集的各個訪談,呈現「故事」被流傳的各種版本。而「民間文學」有個術語叫作「原音直錄」,相當可惜的是,早知道的個人一直到後來後來很後來才明白其重大與必要,大學年代則流露出了無意的「知識分子的驕傲」,修訂各個傳說。

(修訂各個被流傳的信以為真。)

「故事」或許類似,但是,「故事書」所載並不同。

例如,觀音菩薩並不是觀音佛祖也不是妙善公主。

伽藍菩薩和關雲長不能畫上等號。

可以Google「曹劌論戰」,其時各個史書都有不同的記載,包括之前有學者以為史書(何謂史書?)中的「曹沫」、「曹子」就是其人;而前者關係到了文字、聲韻學,後者更是關係到了「子」的指稱何是,儘管上海博物館已然收購了戰國楚竹簡;而「考古學」的出土其實是被歸於「人類學」學科範疇之內,也只是當時當地的其中一個沒有被流傳沒有被認為沒有被形成說法而已。

這並非培訓研究的課題。

古書是沒有句讀、沒有標點符號的;古人如何論述,吾人如何表示才不是厚誣古人,在在地透露出了每個人的學養。

和其心性。

例如在資訊爆炸的現今網路時代,各個獨立個體的吾人,身歿之後如何被敘述置入一個大寫的欄目中與生平不相識的人名百年修得同船渡?

例如《左傳.文公十五年》有言,其曰:

夏。曹伯來朝,禮也。諸侯五年再相朝,以脩王命,古之制也。

就很難了

「伯」者何?其時不僅可以是公侯伯子男(實也可以啦);更令治史學者研究的課題是「春秋五霸」或者「春秋五伯」!?

而這同樣或許關係到了文字與聲韻,也關係到了春秋時代是否禮法尚存,由此引發的研究是春秋時代是否春秋時代?而「春秋後」呢?

吾人今日據西漢時代劉向所著之《戰國策》將其命名為「戰國時代」;而這是在孔子不為王的前提下所成立的命名;請Google「孔子+素王」,將會有一堆解答;孔子後代子孫---孔衍著有《春秋時語》、《春秋後語》,並非《戰國語》,那一段時代是否當真禮崩樂壞、時人如何稱呼自己?

保存鉅量文物的敦煌藏本中,沒有《戰國策》,只有《春秋後語》,時人如何稱呼自己?

吾人如何表示自己?

「何謂歷史?」是中華民國大專院校各歷史系(含史學系)大一必修課「歷史概論」(含「歷史導論」)的必考題:不是在問妳秦始皇作了什麼事、也不是在問三國時代除了高雄郎以外最勇猛的武將是誰、單郎不是問十字軍東征時發明牙刷了沒,而是「何謂歷史?」

〔漢〕武梁祠留下了一堆珍貴的壁畫,故事卻和吾人今日認知的「歷史」故事有些不同;回到本文最初所提及,廟宇流傳的故事和祭典是?

離題了

何謂「來朝」?又何謂聘禮?

古人沒有句讀沒有標點符號,該引文會不會是「以脩王命古之制」:諸侯們各自獻上自己國境內研究所得的古代禮法,然後彼此會商,(在春秋戰國時代)然後修改了周王朝所記載的上古聖人之制。

(政治和政制又大不相同)截句糾察隊不但錯以為「周朝分為春秋和戰國」,更大言不慚地指導他人的思想文字,甚至隨意指責他人!我只是表明我的太師父(沒有具名)是哲學系的先生是新儒家學者以表示我的立場,卻又被歸咎狐假虎威沒有自己!

離題了,抱歉

故事和故事書

各自不同的流傳,關係到了各個論述的成立

這是歷史此一學科最迷人之處

不是風在動、不是雲在動

妳如何看待古人,妳如何表示妳自己。傅柯的考據學,詞與物,或者我想談文學史。

「文學史」不只是新聞局或國家圖書館的出版資訊而已,文學+史,或者文+學+史?

或者,以「史」而論述「文學」?

「中國文學史」此一科目,應該在中文系或歷史系?

學?

學著看別人,這是資訊爆炸的網路時代,很輕易地可以表達自己;或者,我們都知道,那些吶喊「表達自己」的人們,都只不過是在重複劇本台詞,重複同一本故事書。

最恐怖的。

而找書是很累的,以上都非佚凡專門的課題

是我回去梳理古典而知,

不是只依靠維基百科,更不是摘錄(竊占?)截句(?)他人的白話文著作

領有殘障手冊而且失業然後隨時被截句糾察隊為難的我是否庶民?

明明是我被檢舉,而後以分行的形式敘述表達自己遣詞用字的理由,為何佚凡就變成了被認定的炫學文字檢察官、為難讀者? 佚凡記得台灣詩學季刊社吹鼓吹詩論壇在推行截句運動時,有類似的活動就是把歌詞或電影對白或小說文句加入作品之中;原來,在這之前寫就(所以沒依照吹鼓吹的遊戲規則),都是炫學不尊重讀者沒有真誠地面對生命。

我在抗拒由台灣詩學季刊社吹鼓吹詩論壇所發起的截句運動。

台長: 佚凡
人氣(529) | 回應(0)| 推薦 (4)|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藝文活動(書評、展覽、舞蹈、表演) | 個人分類: 過去完成式 |
此分類下一篇:〈我們〉
此分類上一篇:〈生活隨筆〉
TOP
詳全文